QFace娱乐资讯网

鬼灵官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鬼灵官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3-11

"读书是一种幸福,让人增长知识,使人明白道理,令人憧憬未来,叫人品味生活,给人益处多多,这种幸福别无取代。读一本鬼灵官这样的小说也是品味生活,算命探险点风水,惊悚侦察降鬼怪,最传统中国文化,最神秘灵异传奇!

鬼灵官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才过立夏不久,天气就燥热得很,加上半个月没下雨,眼下又是正午,烈日当空,地都被晒得卷皮儿了,赤脚踩上去非得滋起一道白烟,焦热滚烫,灼得人心里发慌。

虽说是清末,战事不断,狼烟四起,但这官道驿站却保存得十分完整,道儿两旁十分整洁,尽管是砂砾路,但骑马奔走起来却毫不费事,只是这炎热的天气让人有些难受,若是能有一丝清风,策马扬鞭才叫舒服。

一马三人,戊林晨只能摇头叹息,照如此速度,赶到京城恐怕得几个月时间,可事情紧急,耽误不得,假如让日本人抢了先,那可是名族的罪人。

“吁”的一声,戊林晨停下马儿,抬头看了一眼太阳,随即跳下马,伸手想将受伤的同伴扶下来歇歇,不曾想到马背上的人却掏出枪来顶在他脑袋上,杀气腾腾的吼了起来。

“你的,干什么,不准休息,快走!”

戊林晨斜眼看了看顶在脑袋上的枪管,虽说是个王八盒子,近距离开枪,脑袋恐怕会炸裂,不过,戊林晨冷哼了一声,依旧将同伴扶下马,而后才对马背上气得发抖的日本人说道:“别忘了你的任务,你若乱来,就不怕你父亲惩罚你吗?”

任务?

想起任务,日本人无奈的收了手枪,一边瞪着戊林晨,一边侧身下马,他终究想不明白,同学十年的戊林晨怎会是中国人,又怎会和中国的传奇人物大刀王五扯上关系?

戊林晨似是吃定了这日本同学,全然不顾他的颜面,取来水囊,先是喂受伤的同伴喝了几口,随后自己才猛灌起来。

流亡日本,十年艰苦终是到头了,去的时候他才十来岁,而现在已是一米八的身高,是个非常俊俏的公子哥了,那正义凛然的眼神就和他父亲当年一模一样。

日本人下马四处查看了几眼,见没有异端便恶狠狠的走向戊林晨,为了任务,他不能杀了戊林晨,但他却能扇戊林晨几个大嘴巴,在日本的时候,他可是经常这么做,可惜他这次错了,错得没有挽回的余地。

不等他走近,戊林晨已经知道他的目的了。

憋了十年,戊林晨不想在忍下去,在中华大地上,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尊严被日本人践踏,忽然,他将水囊猛然甩向身后,起身向日本人撞了过去,抡起拳头,劈头盖脸的砸了过去,口中念道:“小林君,忍你很久,今日就要你葬身在此!”

小林君哪曾想到戊林晨会反抗,竟是被他撞到地上,不等回神过来,眼角星芒闪烁,已是看不清戊林晨的动作,脸上更是传来刀割般的痛感。

小林君无比震动和愤怒,反手抱起戊林晨,一个翻身想扭转乾坤,不料戊林晨力气忽然增大,生生的将他压在地下,他刚张嘴想大骂,戊林晨抓起一把泥土顺势塞进他嘴里,锁住了他的喉咙。

“这里不是日本,由不得你猖狂,若是想活命,交出你的任务!”

戊林晨瞪大眼睛,俊朗的脸上徒然生出杀气,只要他稍稍用力就能令小林君窒息而死,但是他不能。

数月前,大刀王五捎信到日本,要务必赶回来,但不知道谁走漏了消息,在回国之际,日本军方安排他的同学小林君陪同,在弄清小林君任务之前,戊林晨觉得没有必要伤他性命,即便是小林君经常欺负他,但无论如何,两人也是同窗了十年,多少有些情感在。

这年头,并不是全部人都会视死如归,很显然,小林君也非如此,他惊恐的看着戊林晨,不停的锤打地面以示投降,待戊林晨慢慢的松开手后,他脸色突变,豁然扒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戊林晨喉咙。

假如说方才小林君不会开枪,但现在一定会。从小到大,他从来没受过别人揍的耻辱,何况戊林晨动了杀机,只要手指一动,戊林晨的血就会浇遍他全身。

“想开枪吗,来吧!”戊林晨一动不动,坚毅的眼神死死锁定小林君,死对他来说并不可怕,当年父亲英勇就义,留下传颂中华的两句诗: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从流亡开始,戊林晨就知道自己注定多灾多难,但是眼前的小林君绝对不是自己的终结者,除非小林君愿意切腹***。

“想知道我的任务吗,哼,告诉你又能怎样,懦弱的中国人!”小林君讥讽的说道,收起手枪,右手横扫,将戊林晨推开,拾起水囊,咕噜几口吐了出来,洗掉嘴里的泥土有说道。

“看看你们中国的土地上,有多少日本人,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任务,但是你必须保证我见到大刀王五!”

戊林晨站起来,一边拍掉身上的泥土,一边说道:“我答应你,说吧!”

小林君摸摸了被戊林晨揍得生痛的脸颊,暗想着如何委曲求全完成任务再弄死他,嘴中却说:“我父亲听说王五手里有一本易瑛手札,他非常感爱好,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

《易瑛手札》?

戊林晨剑眉微皱,易瑛不是乾隆年间的邪教教主一枝花吗,王叔怎会有她的手札,这小林君的父亲为何如此敢爱好呢?

有关易瑛一枝花的传说,戊林晨自小便听人说过:相传在乾隆年间,一枝花创邪教对抗朝廷,朝廷为了***耗费了不少银两,不知为何这一枝花手段奇高,每次都能全身而退,只一次能击杀的机会,却让乾隆给放了。

传说终是传说,无从考证,等见到王叔,事情或许会明白许多,戊林晨想道。

“小林君,这一路你最好放老实点,若是敢乱来,别怪我无情!”戊林晨说完,径直走到树荫下面,扶起受伤的同伴,将仅有的水全泼在衣服上,而后用湿透的衣服擦拭同伴的脸。

小林君见识过戊林晨的厉害,见他用掉了仅有的水也不敢作声,只是厌恶的看了戊林晨几眼便躺在树荫下休息。

骄阳似火,树荫似乎遮挡不了热腾腾的灼气,加上方才和小林君大战,戊林晨觉得皮肤快要燃烧了,他起身脱下上衣,光着膀子,露出了健硕的肌肉,在日本,他可从来不敢这样坦露,现在回来了,王叔的那些告诫似乎可以不用遵从。

“你醒了”

戊林晨急忙转过身,生怕自己的身体被人看到一样,说真的,他可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脱掉上衣。

“嗯,我们这是到哪儿了!”

说实话,戊林晨非常惧怕听到这娇娇的声音,他实在没有和女***流的经验,就连这个女子在日本就要求跟随他,他都不懂得拒绝,虽然这女子姿色上乘,腿长腰小脸又白,可他内心依然是拒绝的。

撩拨了几下头发,女子扶着大树慢慢站了起来。戊林晨只认为这女子好看,却不知形容,发短,唇红,齿白,肤如凝脂,眉俊,眼有灵,身似云中仙,虽说她只穿了件麻布衣裳,又满脸风尘,但依旧掩盖不了芳华。

戊林晨从来不敢正眼瞧她,只是在她昏迷的时候瞧了几眼,到如今都不敢问她的姓名,倒是那小林君却时常惦记着她,一路上各种殷勤不说,有时候还死盯着她看,恨不得将她吃了。

好在有戊林晨,否则小林君只怕早就染指了,在赶路的时候,戊林晨有意阻在两人中间,就是怕小林君毛手毛脚。

“终于回来了!”那姑娘感慨了一句,感激的看了戊林晨几眼说道:“非常感谢大哥一路照顾,到了这里我不想再麻烦你了,你们走吧!”

戊林晨一愣,却也不知怎回答,盯了小林君一眼说道:“小林君,我们走!”

小林君有些不甘心,死死的盯着那姑娘,直到戊林晨将他拉上马背才扭过来,戊林晨想了想,还是说了几句道别的话:“你注重安全,现在兵荒马乱,有缘我们再相见吧!”

说完,双腿一夹,坐下马儿吃痛,拨退飞奔,少了一人,马儿也少吃不少力,驼着两人在这荒无人烟的管道上飞驰起来。

在马背上,听着呼呼的风声,戊林晨和小林君各怀心里。

“王叔让我回来所为何事,难道也是这《易瑛手札》吗,当初送我的时候,王叔可是说过希望我这辈子都不要回来的!”戊林晨思考着回来的目的,但总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假如真是因为《易瑛手札》,那这《易瑛手札》势必非常重要,很可能影响到国之事,否则王叔是不可能让自己回来的。

“等拿到东西,看我不弄死你!”盯着戊林晨的后背,小林君厌恶的吐了几口唾沫,戊林晨今日给他的耻辱,他一定要十倍奉还,而且还有那个姑娘,想到那个姑娘,小林君就阴邪的笑了笑,脑子里浮出一些不可描述的画面来,他似乎王忘了自己在中华的大地上,忘了戊林晨是中国人,能否活过三集还得看主角心情。

鬼灵官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赶到京城已是两月以后了,两月的颠簸,他消瘦了不少,满脸也都是疲惫之色。

夕阳西沉,倦鸟归去。

街道胡同里都不见有人影,几只胆大的老鼠在马路上放肆的追逐着,低空中,偶然还会擦过一些蝙蝠,伴随着尖锐的啸笑又很快消失不见。不远处酒肆旅馆的招牌也都昏暗无光,有些甚至破烂不堪了。

昔日繁荣昌盛的京城,今日却落地如此境地。戊林晨心头有些失落,长吁一口气后心情才好了一些,不管怎么说,他终是回到了当初的地方,应该喜悦才对。国之衰败,乃清廷腐败无能所致,当初若是依七君子变法,中华又怎会落得这般不堪呢?

游荡了许久不见有人,此时天色也渐晚了,若不是月亮出来早了些,眼下只怕抹黑了。戊林晨看了瘦得皮包骨的黑马,摇头叹息一声,拍了拍马屁股自言自语道:“辛劳了马兄,你自由了,走吧!”

送开缰绳,瘦马驼着月光慢慢消失后,戊林晨这才四处查看起来,十年光阴,他忽然觉得京城生疏了,就连王叔家的链接都记得不全面,今夜只怕要在此过夜了。

小林君这两个月受够了戊林晨,身体累,心里更累。此时此刻,他萎缩在一处断墙下,再也不愿挪动半分步子,只是睁着无神的双眼,盯着逐渐笼罩而来的夜色发呆。

见无处可借宿,戊林晨也在小林君身旁坐下,两人一言不发,也全无心思,片刻之后,小林君已是鼾声四起,震得戊林晨心里发毛,若不是几只大黄狗在和老鼠追逐嬉戏,戊林晨只怕会觉得惊恐。

夜渐深,月光渐浓,寂静的街道上豁然传来几声锣鼓声,铿锵有力的声音震得耳朵生痛,周身汗毛竖起。戊林晨猛的窜起来四下张望,那小林君却惊得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戊林晨白了小林君一眼,也没再管他,向着锣鼓方向奔走了过去。

翻过几处断墙,穿过几条小巷子,七拐八弯之后戊林晨眼前忽然一亮,一处宅子灯火通明,门前人头攒动,临门的阁楼上几个妆扮妖娆的女子奶声奶气的招着手,再看那门楼牌,上面贴着几个烫金大字——亲香楼。

戊林晨眉头紧锁,暗想道:“乱世如斯,这烟花之地却毫发无损,真是商女不知亡故恨,隔墙犹唱***花了!”才念道完,心头却是一愣:“当年康叔叔带我来过这里,往左走,第四座房屋就是王叔的住所!”

想到这里,戊林晨又惊又喜,正要疾走而去,不料手却叫人拉住,回头一瞧,却是位妖娆多姿的女子。

“好俊的公子哥,来来来,进去玩玩嘛,包你爽,我们这儿的姑娘个个都是水灵灵的!”说到这里,女子压低声音,伸手就勾搭在戊林晨的脖子上,凑近他的耳朵,细声说:“公子,我们这儿除了姑娘,花酒,还有福寿膏哦!”

戊林晨从未被女子如此亲近过,当下面红如靥,耳烫似火,心跳像擂鼓,那里听得进女子说了什么,右手一甩,摆脱了女子,双手抱拳说道:“姑娘,还请自重了!”

“小哥呀,你这是作甚呢,来来来,我们进去玩!”女子只当是戊林晨看不上自己,伸手便要用强,想硬拉戊林晨进去。

戊林晨吓得连连后退,不停的摆手说:“姑娘,你看看我这脏兮兮的样子,可不是有钱!”恰在此时,小林君也赶到了,戊林晨眼角余光瞥见,不等小林君喘气过来,几个箭步躲到小林君身后说道:“姑娘,此人有钱,您找他吧!”

女子瞥了小林君几眼,露出几分失望的神色,心想:“有钱又如何,我倒是愿意你这个没钱的,谁叫你生得俊呢,哎!”

小林君几个月没见过活着的女子,这下双眼闪出精光来,笑嘻嘻的,拉起那女子就走,口中更是大声喊道:“他,是个废物,不好用,我的,厉害!”

望了几眼两人背影,戊林晨冷哼了一声便向左而去,他非常感谢那女子,有她缠着小林君,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

疾走了几分钟,四周忽然安静了,戊林晨只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再走几步,月光又暗淡了下去,抬头一看,却是乌云遮月,众星飘忽,他心中一阵发麻,不由得加快脚步,凭着模糊的记忆,来到一座小院门前,抬起手,正要敲门,脖子上却是一凉。

借着隐约的月光,戊林晨清楚的看到脖子上架着冰冷的钢刀,锋利的刀口渗得他心里发麻。

悄无声息,动作迅猛,戊林晨知道来人是高手,自己不能轻举妄动。

“大哥,什么路数,谋财还是害命!”戊林晨毫无忌讳,中华武林人士,干脆,果断,做事绝不会拖泥带水。

“慢慢推门进屋,别废话,刀口不长眼!”身后之人冷冰冰说道。

不容思考,戊林晨缓缓推开门,才进屋,身后却是吱呀一声,门又关上了,不等他看仔细,门内却是十几大汉,头戴素巾,手持长刀,将戊林晨团团围住:“来者何人,是白莲余孽还是义和团杂碎?”

戊林晨亲眼见过父亲惨死,眼下这种场面自然是不惧怕,他双眼精光一闪,眉头一皱,坚毅的脸上漏出一丝杀机来说道:“在下戊林晨,前来拜访故人,若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好汉,还请海涵!”

才说完,场中忽然寂静无声,良久之后,只听到身后之人轻声说道:“老张头,掌灯,是小师侄兰生回来了,你们都机灵点,以防有人生事!”

兰生?

许久没听人喊这个名字了,戊林晨百感交集,更名改姓十年,今日他像是认祖归宗了,内心甚是激动,若不是不明情况,他估计早已欢呼雀跃了。

“你们都下去,我有话要对兰生说!”身后之人吩咐一声之后,屋内亮起了昏暗的灯光,待众人退去,那人又说道:“兰生,我是王帅,你师叔啊,你终于回来了!”

王帅?

多么熟悉的名字,小时候,两人经常到处调皮捣蛋,有一会自己惹事了,还是他背了黑锅。戊林晨很是激动,张开双手就抱住王帅不放:“师叔,我回来了,师公还还好吗?”

王帅轻轻拍了拍戊林晨的肩膀,哽咽道:“你师公已经不在了,今天是头七,来来,给师公磕头吧!”说完,王帅慢慢的放开戊林晨,拾起失去亲人的悲痛,领着戊林晨来到王五的灵堂前。

戊林晨咋听到这个消息,内心瞬间崩溃,过去的种种浮上心头,六神无主的他任由王帅领着磕头。

“兰生,在外人面前你可不要叫我师公,得喊我王叔,可别把我喊老咯!”

“兰生,帅帅和你年龄差不多,但是你父亲是我徒弟,你只能喊他师叔了嘛,别生气,王叔给你买糖吃!”

“兰生,将来你要像你父亲一样,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如非必要,希望你永远不要再踏足中华!”

……

此时此刻,他已经不在了,再也见不到那和蔼面孔,再也见不到那有力的双臂,再也见到那呼呼生风的刀法,他已经走了,永远都无法回来。

戊林晨就这么跪在灵堂前,一言不发,王叔对他父子都有恩情,若不是王叔,他只怕早就烟消云散了,但是他竟然没能见到王叔最后一面,他觉得非常内疚,非常不孝。

“死者已亦,生者如斯,兰生你也不必悲伤,眼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们去做!”王帅点上一株蜡烛,一边拨弄着烛火,一边平静的说道。

戊林晨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叹息几声站起了,恭恭敬敬的说道:“师叔有什么事尽管吩咐,目睹父亲惨死以后,生死已经不重要了!”

王帅点了点头,戊林晨有种气概他很欣慰,望了一眼父亲的遗像,他指示戊林晨坐下后才平静的说了起来。

中华大地,岌岌可危,内政紊乱腐败,各方势力烧杀抢掠,白莲余孽,义和团,长毛军无恶不作,外有帝国列强虎视眈眈,八国联军欺我中华,父亲让你回来,就是为了商讨应对之策。

另,父亲一次保镖任务,得到半部手札,乃是白莲教主一枝花亲著,事关清廷迷宝,你我绝不能让此藏宝落入他人之手,以免生灵涂炭。

戊林晨早有预感事态严重,但并未曾想到有关国事,听师叔说得热血沸腾,心中更是激动,张嘴想说什么,却让王帅抢先又说了起来。

我父死于非命,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但父亲有言在先,兰生听遗。

戊林晨急忙站起半跪,低头说道:“兰生谨遵遗训”

王帅厉声正色,表情十分严厉,双眼望向戊林晨说道:“兰生不可插手追凶,只得觅寻藏宝,我之墓碑,由兰生亲自篆刻,不得有无,若不遵从,帅可杀之!”

戊林晨徒听到王叔是给人害人,心中愤怒难当,现又听王叔不让他查凶报仇,心中更是悲痛难鸣,加上两个月的奔波,风餐露宿,精神上却再也支撑不住,一头栽在地上昏厥过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鬼灵官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