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逆命战歌(镇海刑神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逆命战歌(镇海刑神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08

没有别的事情能比阅读古人的名著给我们带来更多的精神上的乐趣,如逆命战歌(镇海刑神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小说这样的书即使只读半小时,也会令人愉快、清醒、崇高、坚强,仿佛清亮的泉水沁人心脾。这个世界怎么了?

逆命战歌免费章节阅读

黑龙回来了。
这个消息宛如一场飓风般,在短短一个小时六十分钟内,传遍了全翡冷翠星。
有人惊喜、有人庆幸、有人喜悦、有人惊惧、有人坐立难安、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预备潜逃。
当初策划袭击黑龙乘坐的穿梭机计划的人都开始了不安,尽管都确信痕迹已经被抹得很干净了,没有一点证据。可全部人也都知道,当那头黑龙暴怒起来杀人是不需要证据的!
他确认你有参与,就绝对不说废话,第一时间找上你把头砍下来是他的作风。
得知这个消息教皇厅的人也都松了口气,科沐蒂坐在密室的桌子后面,教皇厅长武云端就在那里汇报着。自始至终教皇也只是看着新闻,或者翻看一些娱乐头条,没有说一句话。
态度已经很明确,这件事她不过问,谁胜谁输她也不关心。
耶路撒冷市十字禁军军部,一间会客室。
海姆和几个年纪较长的中年人坐在一间休息室,这些中年人在过去的翡冷翠都是各大家族的家长,身份尊贵,手中攥的都是至高无上的权力。
但现在他们也只是落水的狗,手中的权与力早就已经没有了,被那个希斯博尔家的女教皇剥夺了。
“海姆,黑龙的事情你也知道了,他回来了。”这位原巴斯家的家长有些不安的说。
策划袭击黑龙的是他们,原本就是想着要一举弄死他,结果却回来了。希尔顿那个家伙把他带回来,没有领到军部直接对峙海姆,也没有去教皇厅,只是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闭门不出。
不过半天一封挑战信就被送到了海姆的办公桌上,是决斗等级最高的荣耀之战。
对于骑士来说,荣耀即是生命!
失去了荣耀的骑士也不再配称为骑士,全部有关骑士的荣耀象征都会在输掉决斗后被剥夺的一干二净。
“荣耀之战吗……我不会输的。”海姆笑笑,“一个月后我会在决斗场堂堂正正击败他。”
巴斯家长面色一变,“不行!假如你输了,我们这些年的努力就全都白费了!”
“所以我会击败他,守住现在我拥有的!”海姆冷漠的说,“就算你们在场外使手段,用能使出什么?你以为这一个月红龙会给你们机会?”
巴斯家长脸青一阵白一阵,怒哼一声,“你难道以为你能打败黑龙吗?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能跟那个‘最后的黑龙’对抗?当年诺顿星战争十几亿原住民,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个男孩!就是黑龙!”
巴斯家长站起身背着手,围绕着海姆步履不停,冷笑着说,“你知道什么最后的黑龙吗?因为他永远都是那个冲锋在前,却总能活到最后的骑士!你看看!这就像个眷顾他的诅咒!这让他不死……这次又验证了,我们甚至动用了军舰级的主炮连射在那个穿梭机上!全部人都死了……就只有他,又活了下来!”
“你觉得你凭什么能赢过他?凭借你那可笑的骑士荣誉吗?”巴斯家长这句话脱口而出,说完他就感觉有些后悔。
果然下一刻海姆一脚把他踹在墙壁上,骑士剑离鞘插在了巴斯家长的脑袋旁,只有海姆动动手,巴斯家长的人头就将落地。
“骑士的荣誉……并不可笑。”海姆冷声说,握着骑士剑的手在缓缓下压,就像是断头台的铡刀一般。
巴斯家长的脸白的像纸一样,眼睛瞪得似乎要从眼眶里蹦出来,嘴唇哆嗦着想说什么,但就是说不出来。
“滚吧,以后要是再让我闻声你说这种话,我绝对会把你的脑袋砍下来!”海姆抽出剑,一脚踢飞了巴斯家长,海姆什么人,这一脚下去直接踢断了人家两根肋骨。
海姆看都没看趴在门口哀嚎的巴斯家长和那几个早就吓得脸色铁青的家长,他看着窗外,骑士剑缓缓归鞘。
“黑龙是吗?让我们看看谁才是最强的新生代骑士!”
……
数日后,荣耀决斗场。
这场骑士间的战斗在平日里是很常见,但是最高级的‘荣耀之战’是几十年也不见一场,而且发起者还是那个‘最后的黑龙’,挑战的是军部新星海姆骑士。
这场战斗到场的观战大人物很少,就是几个中将骑士长到场,上将级的一个也没有到,黑龙的名义上的父亲,元帅红龙根本连影子都没有看到。
荣耀决斗场建立在常年冰雪交加的珠穆朗玛峰下,因为这里距离耶路撒冷有一段距离,挑战的双方都要在规定时间的前十个小时来到这里。
决斗场在半山腰上一处被开辟出来的平台上,这里冷的要死,半山腰的位置更是能把人冻伤甚至冻死。
假如是中世纪的骑士来到这里决斗的话,可能还没有走到半山腰就先冻死在半路上了。
黑龙早就已经到场,穿着重骑武装的他已经在决斗场静坐七个小时了,漆黑的铠甲上布满了冰霜和风雪,彻底把他掩埋在了那里。就像个雪人一样。
海姆此时已经到了两个小时,乘车而来的他闻声黑龙已经在那里等他七个小时,当下脑子一热也想上去,却不知这是***行为。
即使有骑士动甲保护,但事先不做好预备防护措施的话,上去也会因为海拔、冷空气等因素会昏死在半路上的。
“真的?”海姆觉得自己现在就比黑龙矮了一头。
维护人员连连点头,他们哪敢告诉海姆,黑龙来这里都没有理他们的劝告就直接登上了半山腰,然后就坐在那里七个小时一动不动,要不是还有动甲的信号发出,还在告诉他们上面的那个人还有心跳,他们真要以为那位黑龙已经冻死在上面了。
等到维护检修完毕,身体调整好后,海姆也穿上了动甲登上了半山腰的决斗场。
几乎就在海姆登上的那一刻,黑龙扭动了一下身子,将身上的冰雪全都抖落下去,然后站起身。
“你很迫不及待?”海姆看着黑龙。
这个年少时就已经是军官,并迅速成为军部新星代号黑龙的人从一开始就是他向往的对象。他立志要成为黑龙这样的人,可曾经的他也知道这只是做梦罢了。
现在梦已经变成现实,他取代了黑龙成为新的军部新星,他现在已经也是上校的骑士长了,他得到了一切。但黑龙回来了,海姆其实一直对他都很愧疚,那些肮脏的操作的他也是知道的,不然也不能在黑龙消失后,就迅速取代对方。
海姆握紧了骑士剑的剑柄,他不想失去现在他有的,所以就必须打败那个男人,堂堂正正的打败他!
“时间已经到了,你预备好了没有。”黑龙说。
海姆闻声那声音感觉很希奇,本来在他的想象中,黑龙的声音应该是那种浑厚的、带有威严的喝令声,可他闻声的却像是一个孩子的声音。不,也不能说是孩子,感觉就不是想象中的那个样子。
海姆摇摇头,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维护了半天,又跟维护人员说了好一会,再登上这里,决斗的时间刚好到。
他拔出骑士剑行骑士礼,决斗不需要那么多繁多的礼节,一个骑士礼就足够了。
黑龙也拔剑,行骑士礼。
两人站在风雪中,同时向对方行骑士礼,然后同时收礼。发动攻势。
海姆与黑龙的第一次交锋很快开始了,当那柄以稀有金属打造的中型骑士剑碰撞上那柄漆黑的骑士剑,海姆就感受到了黑龙强悍的力量,或许也只是他的动甲性能优越。
两人刀剑交戈了一瞬间后迅速错开,两人擦肩而过,然后转身再度挥剑劈砍而下。
骑士的战斗其实并没有什么美感,单纯的力量与巧劲罢了。在现代战场上,骑士们的冲锋往往都是两人一组,守护在前惩戒在后。守护骑士冲锋到指定地点,然后由惩戒骑士发动敢死队般的冲锋,绞杀进敌阵。
现代骑士的武器也并不只局限刀剑长枪,实际上骑士动甲上都会安装很多武器,诸如粒子炮、红外线机关枪、狙击导弹,还有几把全自动手枪,这些都是标配。
但海姆和黑龙都没有使用这些,以中世纪骑士的方式对决,武器只有手中的骑士剑!
黑龙错步,半扭身一剑横斩出去,同时头部下低,躲开了海姆上斩的一剑。海姆被斩击到了胸前,后退连连,那里破开了一处大伤口,但不影响战力。
海姆后退两步双手握剑,向前踏出一步,然后跃起斩下!在他的想法中,黑龙面对这一击要么硬抗要么躲避,不论那种海姆都有预备后手。可他低估了黑龙,那个男人竟然跳跃了起来,高过了海姆!
海姆忽然明白了黑龙的意图,这就像是打篮球一样,当你要进篮时,后面忽然窜出来一个人跳的比你高,把球生生盖下,这就是大盖帽。黑龙斩击在了海姆的背后,然后翻身一脚甩下,把海姆踹进地面里。
黑龙落到后,转身就把骑士剑***了海姆眼前,按照规则,当这个动作成立后,海姆就输了。因为假如时中世纪的骑士,黑龙这一剑可以顺势砍下,一举砍断海姆的头。但这只是比试,不是生死相论。
但黑龙也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他,一脚踩在海姆的铠甲上,同时拔起骑士剑削开了海姆的面罩。黑龙把他揪起来,提到眼前,同时他的面罩打开,纯黑的瞳孔死死的瞪着海姆。
“谁给你的胆子?”他这么问,就似乎食人的狮子一般,瞳孔里看似什么都没有,但已经布满了怒火。
决斗场上发生的这幕出乎了全部人的意料,那几位中将级的骑士长面色微变,想要命令黑龙放手,但想到对方也肯定不会听。黑龙归来,必然要刮起一阵腥风血雨。
没有人注重到在风雪的掩盖下,有什么在活动,数量还很多。
海姆本来就有些轻度脑震荡,直到现在现在都还没缓过劲来。黑龙却不愿意放过他,背后的辅助翼开启,在飞行动力的推进下,黑龙将海姆硬撞上了山岩,然后一拳闷在他的脸上,打的海姆满脸鼻血,鼻梁骨似乎也塌了。
“是谁……给你胆子……还有……你身后的那些人!”黑龙低声怒吼,那双纯黑色的瞳孔深处亮起了一点金色。
“我只能说抱歉……”海姆咧嘴笑了笑。
黑龙沉默,然后一拳又一拳的打在海姆脸上,他的一双铁拳怎么能是仅有肉脸的海姆能够承受的了的啊。很快就打的血肉模糊,脸骨碎裂。
“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你一句抱歉就想抵我那些战友的命吗?你和你背后那些人同样都是垃圾!骑士的血与荣誉你也配?”黑龙把海姆甩手扔了出去,就似乎甩开一条麻袋一般。
“你们犯下的债我会一笔笔跟你们算,来日方长!”黑龙捡起自己的骑士剑,一边归鞘一边向着山下走去。
躲藏在山间的毒蛇们看见转身已经没有方便黑龙,终于露出了他们的獠牙,誓要彻底杀死黑龙!杀死这个扰乱了他们全部几乎的家伙!
山谷间,仿佛有一千一万头巨龙同时咆哮出声,无数的能量炮弹穿过风雪,向着这处决斗场发射而来!
一时间就连黑龙反应慢了半拍,等到他反应过来,已经躲闪不及了。就算他身上是红龙的孪生武装,还是防御力最强的重骑武装,也挡不住这么多的能量炮齐射。
生死危机关头,黑龙想了很多,当他觉得这就是走马灯后,也想到了自己被能量炮打成粉末的样子。这时候他什么做不了,就算红龙在这里也做不了什么。骑士王也是人,不是万能上帝,也是会死的。
最后一刻时间都仿佛慢了下来,黑龙被扑到了,他清楚感受到了血滴到他脸上的感觉,他呆愣的看着上面的那个人。海姆摇头失笑,他身上的能量罩一瞬间开启到最大功率,他身上的骑士动甲展开,严密打的护住了黑龙。
能量罩能够反抗住纯能量的炮弹,但这是金属混合弹,面对那些金属弹头,海姆用动甲和身躯死死挡住。
不知道过了多久,齐射终于结束,海姆用手支撑的身体早就撑不住了,他压在了黑龙的身上,骑士动甲已经被打的粉碎,他的背脊梁骨也碎成了粉末,连同内脏。他用最后的身体,为黑龙留下了生的希望。
“为什么。”黑龙说。
“因为我是骑士·海鸥。”海姆最后的遗言说出了自己的骑士代号,海鸥。
或许这个男人真的像是个海鸥般的人,想要自由安闲,翱翔在海面,但内心又是个骄傲的骑士。
黑龙忽然有些伤感,他没有花时间去了解这个代号‘海鸥’的男人,假如他们早点熟悉,可能会成为朋友吧。究竟……都是同样骄傲的骑士啊。
“该死!海姆你个垃圾废物!”扭曲的尖叫声回荡在山谷里,那声音是那么尖锐变态。
黑龙把海姆遗体放在一旁,这四周根本没有十字禁军的骑士团,随行的战斗人员也只有不到一百人。
风雪在这个时刻忽然停了,山下那几位中将级的骑士长面色巨变,在那山谷中有着一支规模千人的战斗团!天眼侦测器带回来的画面让这里全部人都意识到,这是有备而来的!
黑龙起身,透过鹰眼观测器,他看到了在对面的山峰上有一片重炮群,都是山地便携式的,刚刚就是这些炮轰了这里。黑龙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面罩落下。
是云羽!!!
黑龙暴怒的想要杀人,为什么他们会知道云羽的存在?还把她绑到这里来了!
对面挟持她的人,黑龙也比较熟悉,是甘森家的族长,以前就是个喜欢玩弄幼女的变态,翡冷翠政变那天他恰好不在,让他逃过一劫。本来以为他会收敛点,安生找了地方活下去,结果没想到他竟然变本加厉了!
甘森族长也知道黑龙看见了这里,从兜里拿出一把手枪把云羽敲醒,她现在身上穿着仅能保暖的甲胃,看她满脸的清淤就知道她受了多大的苦!
“甘森族长……你活腻了吗?”黑龙压着怒气质问,因为用的公共频道,甘森族长那里也听得到。
“黑龙上校这话说的可就有些难听了,你是知道的,我这个一向很惜命的!”甘森族长贱笑着说。
“你想干什么?”黑龙压抑着怒气问。
“本来是想要干掉你然后把海姆那个蠢货带走,可现在他死了,我们需要另一个天赋骑士,正好我手里有你在乎的人。你跟我们走,她就能活下来。”
“你在威胁我?”
“不不,我只是想看看黑龙上校您对爱情的……啊!!”甘森族长哀嚎,因为云羽趁机咬在了他的手腕上,这个家伙不喜欢穿甲胃,身上只有自动发热的取暖衣服。
“该死你这贱人!”甘森族长的用枪柄敲打着云羽的脸颊,直到把她敲晕过去。
黑龙忽然开始移动,他向前奔跑,在有防空炮火的情况他的飞行能力被扼住了他只能像是中世纪的骑士那样,奔跑着冲锋。
甘森族长敲晕了云羽后,立即下达了炮灰覆盖的命令,然后下面的千人战斗团阻击黑龙,他则要看看这个‘最后的黑龙’能战到什么时候!
密集的炮火很快引发了雪崩,但没有影响到黑龙冲锋的态势,没有一发炮弹能够直接打中他,即使迎面撞上,他就用手中的骑士剑劈开。
很快就遭遇了那些手持能量步枪的人群,能量罩这时才张开,黑龙高高跃起,落下时手中的骑士剑凭空长出一米多,他挥剑横斩,立即就有数人被拦腰斩断。
甘森看着已经突入人群的黑龙冷笑,不顾自己人的死伤依然下命开火,对他来说下面的不是人,只是牲口罢了。
更加密集的炮弹倾泻而下,黑龙抓起面前与自己的对峙的甲胃战士的脖子,提着他向炮火发起了绝命的冲锋!
黑龙咆哮,那声音真的不像是人能够发出来的,没有人能够看到,黑龙在面罩下的眼睛已经是黄金色的竖瞳!
血肉炸的满天横飞,也将黑龙身上的甲胃染的血红,他手中提着的那人早就死去,做为人肉盾牌他挡住了几乎全部打向黑龙的炮火。他的另一只手提着骑士剑,碰到敌人就劈砍,没有谁能够挡的住。
甘森族长开始惊骇起来,那哪里是人啊!是鬼,是魔鬼!是从地狱里冲出来的恶魔!
黑龙丢开了手中的人,他高举着骑士剑发动了最后的冲锋,他同时也咆哮出声,那声音在这一瞬间甚至盖过了炮火的声音!
他是谁?是黑龙!是尼德霍格!
甘森族长尖叫起来,那个叫黑龙的疯子是真的能杀了他!
他刚举枪指向那个女孩让黑龙不要轻举妄动,可下一刻他的头就被飞旋而来的骑士剑砍掉了!几个手下看见甘森族长死了,也想立即杀了云羽,但那个名号黑龙的骑士却拿出来一把手枪,每一枪都精准的射进了一个人的脑子,把他们的脑浆都炸了出来。没有人逃得过。或许就连红龙都不知道,他的枪技是这么厉害。
这一战,让全世界的人都熟悉了黑龙,熟悉了尼德霍格,全部人都说他是个疯子。是啊,他可是那种能抓起敌人向前咆哮冲锋的疯子啊!
严寒的山巅上,男孩和女孩相互拥抱着,宣言着永不离弃的誓言。

逆命战歌章节全文阅读

两年后,黑龙尼德霍格二十六岁,已经是少将军衔。在这个国家二十多岁的少将并不罕见,但像尼德霍格这样完全凭实力和军功上来的少将,也只有他一个。
但即使这样也比不上红龙,当年希尔顿第一次拿起那柄王者之剑以骑士自居的时候,他已经有三十多岁了。就是这样,不到二十年的时候他就成为了骑士王,这样的奇迹不是谁都能复制出来的。
一个三十岁的普通人和一个三十岁的骑士从身体素质上来说就有本质的差距,或许真的骑士王的血统在发挥作用。
今夜的耶路撒冷注定不平静,十字禁军军部和教皇厅都是灯火通明,教皇科沐蒂脸色阴郁的盯着那个耶路撒冷市地图上的急速闪烁的小红点,同一情况也在军部出现,尼德霍格失神的盯着那个红点,只感觉天都快要塌下来。
红龙叛逃!
五个小时前,耶路撒冷,潘德拉贡庄园。
骑士王希尔顿将自己的跑车开进了庄园里,丝毫不在意那些被精心修剪过的绿茵草坪,直接开车碾压了过去,一直到拐到庄园后面才停下车。这位总是从容不迫的骑士王此时惊慌异常,就像个被打慌了的落水狗。
跌跌撞撞的他手忙脚乱的开启了自家的秘密地窖,重达十五吨的超重合金铁门掀开了地皮缓缓开启,希尔顿甚至等不了门全部开启就矮身冲了进去。
不过一会,半空中忽然一阵光线扭曲,穿着狞恶甲胃‘裁决’的一队审判者出现了,一行七个人,面面相视。
他们是审判庭三局的审判者,主要治理在翡冷翠发生的全部大小暴力事件,以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些审判者没有想到刚刚连闯十七个路口红绿灯、造成交通事故二十七起的人竟然会是贵为枢机卿、军部元帅的骑士王殿下。
虽然几位审判者不想去招惹一位枢机卿而且还是骑士王的希尔顿,但职责所在,这种事情假如没处理好,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七位审判者都很好奇这下面有什么,但都没胆子下去看,骑士王的责难对他们异端审判庭来说不算什么,但高层也有可能为了给骑士王面子而严惩他们。没人敢下去触那个霉头。
……
进入地窖的希尔顿发了疯似的向前狂奔,地窖只是一种说法,不意味这里真的只是装土豆白菜的地窖,这里是潘德拉贡家的宝库,同时也是个避难所。但几十年的翡冷翠全部贵族世家里,这类的地窖很常见。
当年翡冷翠政变的那一日,就有不少贵族躲进了地窖里,最后逃出生天。
潘德拉贡家的地窖也差不多,四通八达就像蚁巢一般。希尔顿就像是发疯的怒牛一般,横冲直撞,他左拐右拐,脚步也不停,因为他很确定自己的目标在哪里。
越往前面走,空间里就变得越冷,希尔顿感受着冷空气只感觉自己的心也在变冷,红龙·极速武装贴合在了他的身上,速度瞬间快了不止百倍。
在最后一个路口右拐,希尔顿愤怒的大吼出声,他前面有一扇巨大合金铁门,论起厚度和防御力并不比上面那扇门差多少。缕缕的冷空气从门缝中渗透出来,这里已经比冬季还要严寒。
但这不是正常的!冰窖的制冷器出问题才会这样!
希尔顿狂奔上前,输入密码、扫描虹膜、语音指令确认后门禁才被打开,希尔顿甚至等不了这么一小会,门刚打开一个小缝他就用手***去生生把门拽开,穿上极速武装的他有这个力量。
冰窖的门被打开,希尔顿快步进去,看到了让他差点晕过去的场面!
制冷管、液氮气管、转化气管都在***冷气!维生冷冻舱和能源还在正常运作,希尔顿跑到冰窖中心,中心处有一座水晶的冰棺,棺中原本面色冰白的婴儿竟然开始有了些许红润!这是身体机能在逐渐恢复!
希尔顿不敢想象布局这么多年,假如真的毁在这一天,那他死后有什么脸面去见那个人!
希尔顿的电脑迅速计划出修补计划,他从冰窖的一边的柜子里拿出全套的工具箱,就是为了预防这一天的到来。
东修西补将近的两个多小时的希尔顿忽然从配电柜伸出头来,他如同发怒前的狂龙一般转头看向门口,穿着裁决的异端审判者!希尔顿站起身,向着那审判者走去,不管他看没看到什么,他今天都不能活着走出去!
“枢机卿大人,”审判者尽量不靠近这个冰窖,站在门口他看着向他走来的希尔顿,“我是……”
希尔顿没给他说完后的时间,左手拔剑,挥剑就斩下!审判者想要发出警报,但他早就没有了那个时间,因为他的头已经被斩下。
希尔顿向着地窖外走去,他很清楚,异端审判者从来不会单独出行,至少七人为一队,就是说上面还有六个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忽然。”希尔顿喃喃说。他知道过了今夜他假如还活着,那他就不是这个国家的英雄,不再是枢机议会中的一员,也不再是骑士王,元帅的名头都将离他而去,从此直到死他只有一个标签:叛国者。
但他不会后悔,因为他已经为此预备了很多年,只是没有料到来的这么忽然罢了。
一直到晚上八点,七位异端审判者失联的事情才被确认,半个小时后被确认死在潘德拉贡庄园。
九点钟,教皇厅公布红龙叛国,罪名无故杀死七名异端审判者、盗取十字禁军军部机密以及威胁秘鲁机关局局座阿尔法教授交出红龙战机。
现在叛国者希尔顿已经被卫星定位,他还在耶路撒冷,行进路线是市南郊!
“不,不可能!”尼德霍格站在军部的推演盘边,失魂落魄的大吼,“你们说谎!你们***都在编瞎话!他怎么可能叛国?他怎么可能!这是诬陷!无耻的诬陷!”
不愿意相信这一切的尼德霍格冲出了军部,外面天气忽然变得潮湿起来,天边还能听到阵阵雷响,似乎事要下雨一般。尼德霍格出了军部,就开车直奔教皇厅,他要去找那个女人质问。
……
“你还想知道什么?”科沐蒂冷眼看着尼德霍格,这位钢铁般的教皇此时也是异常的愤怒,在过去的短短几个小时里,她就失去了她手中最锋利的一把剑,名为骑士王的利剑!
她比任何人乃至尼德霍格都想最先确认希尔顿的真实态度,因为那是骑士王,是她控制十字禁军和全部骑士最重要的人!
骑士王叛逃看似只有他一个人,可在这个国度里不知道有多少崇拜他的骑士愿意追随他,只要他振臂一呼,十字禁军至少得有三成左右的骑士跟随他一同离去。
三成看似不多,但换成实际数字,那也是让教皇都心疼的十几万骑士啊。
教皇厅厅长武云端进门,迅速将一份电子文件递给教皇,教皇解密一看,怒不可赦。
“该死!希尔顿你到底发什么疯?”科沐蒂愤怒的把电子文件摔在地上,“通知狮心公爵,让他的救赎军参与追捕行动!”
“那十字禁军……”武云端迟疑说。
“暂时用不到他们,全体待命!”教皇命令,“异端审判庭精英裁决组出动一、三、七、十二组,配合救赎军堵截希尔顿,不能让他就这么逃出去!”
“现在审判庭还有多少副庭长在翡冷翠?”
“第四、六、七、九、十,五位副庭长现在就在翡冷翠,其中第四、十两位副庭长就在耶路撒冷。”
“命令他们也参与行动,卫戎司的人也给我出动,我也不是白养他们的!”教皇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尼德霍格,冷声说,“你也给我滚回去待命,这里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希尔顿的事情你也解决不了。什么都不能做的废物还呆在这里干什么?等着我给你提供夜宵吗?快滚!”
这个二十六岁的骑士觉得自己还是那么无力,本以为已经把握了权力,到现在看来还不过是权力者手中的棋子罢了,真是可笑啊。
尼德霍格沉默中转身走出了教皇厅,他仰头看向天空,雨点打在了他的脸上,他忽然想到了很多年前在诺顿星上,那天似乎也是这样的天气,黑夜的天空里有乌云,远处雷声阵阵,然后雨水打在他的脸上,他漫无目的的行走。
再然后,他就遇见了那个改变他一生的男人。
尼德霍格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去见那个男人,想要问他为什么那么做。他一步跳下了教皇厅的阶梯,转身坐进了车里,向着那个地图上极速闪烁的红点而去。
……
希尔顿俯身趴下,他现在正在以每小时一百五十公里的速度移动着,只因为他的下面是他的那辆跑车。他攥紧了手中的骑士剑,前方又出现了一个连级规模的救赎军,临时构筑的三级防御工事让跑车被迫急停,希尔顿借着惯性甩飞向了阵地,身上的重铠武装背部出现辅助翼,再度推动他前行。
密集的火炮铺面而来,五十多个战士依次有序的开火压制,枪膛中装填的都是实体金属弹,动能极大。救赎军的中尉连长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要擒下那位,那可是骑士王,单枪匹马都能屠杀一个团的狂人,区区一个连都不够给对方塞牙缝。
要不是事前构筑了三级防御工事,就他们这些人都挡住希尔顿五分钟都算很不错的了。
希尔顿的红龙人工智能系统已经开始为他画出了弹道路线,并同时开启了能量罩,希尔顿避开了几乎全部的子弹和炮火轰击,来到了工事下面,仅横斩一剑就将工事破开了一个口子。
火力压制倾泻而来,希尔顿留下了一颗微型雷就快速后退,车门自动打开,希尔顿迅速坐了进去,车门刚刚关上,震天的爆炸将三级防御工事炸没大半。
至此,他已经连续突破了七次拦截,接下来可能就会是异端审判庭的副庭长们了。不过希尔顿也从没有怕过他们,今天不论谁来挡他,他都必须冲出翡冷翠!
希尔顿侧头看向了后面的冷冻棺,这个冷冻棺经过他改工也只能撑住七十二小时左右,就是三天。这三天的每分每秒都是无比珍贵,冲出翡冷翠的下一站他就会去撒坦之域,在那里他已经留好了退路,已经预备多年了。就是为了今天。
……
耶路撒冷,哭墙。
这里是欧亚大陆区的分界线,只要越过这座哭墙,在前进的话,就会进入亚洲区。
黑夜中,雨水倾盆而下,就似乎天国中的永恒之河决堤了一般,雨水都洒在了人间。
一辆有着炫目红色的超级跑车冲破了雨幕,那辆车本该光鲜亮丽,受到最好的保养。可那上面却带着无数的伤痕,烤漆都被打掉了不少,看起来伤痕累累。在将要突破哭墙,进入亚洲区的时候,这辆车却似乎耗尽了动力一般生生停了下来。
车门自动打开,希尔顿从里面迈步而出,他手里提着骑士剑,看着那站在雨幕中的骑士。
“为什么?”那人颤声问,“我的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希尔顿叹息一声,“贝狄威尔,我忠诚的骑士啊,你要知道在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必须去做的事情。今天发生的事情看似导火索是那几个异端审判者,但就算没有他们,我也会在十几年后,做出今天这样的事情。”
“当然不会这么明目张胆了。”希尔顿耸耸肩,“本来我该悄无声息地消失,但今天的事情把我的安排全部都打乱了。所以我只能这样做。”
“我不能理解。”贝狄威尔说。
“所以你要对我拔剑吗?”
希尔顿握紧了手中的剑。贝狄威尔是十二圣殿骑士中最忠诚于他的圣殿骑士,虽然他只有一条胳膊,但不意味着他的实力不行。现在他穿上了骑士动甲,就是双手健全的骑士,实力也在前五之列。
略有出乎意外,贝狄威尔缓缓下跪,仅剩的左手攥拳捶胸,“我怎么会对您拔剑呢,你是我的王,从能在您身旁与您并肩战斗开始,我就发誓要效忠于您一生,为您战斗到至死方休。”
“这就是你坚守的骑士道吗,其实……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希尔顿感叹着说,“但你就这么绑了尼德霍格,真的好吗?”
在贝狄威尔的身后,被枷锁背铐住双手和脚的尼德霍格就在那里,他的嘴上带着不能让他说话的刑器,爬在地上的他像条虫子一样扭动。
希尔顿来到他面前半蹲而下,看着这个已经二十六岁,却还像个大孩子似的男孩,雨水打湿了他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更加软弱。
“恨我吧。”希尔顿说,他起身一脚把尼德霍格踢的翻了个身,随即一剑***了他的胸膛中,尼德霍格痛苦的瞪大了眼睛,那双眼睛里依然尽是不敢置信。
希尔顿摘掉了堵住他嘴的刑器,“再见。”
他给予尼德霍格最后的是冰冷的五个字和穿入胸膛的凶狠一剑,被搅碎了心脏的尼德霍格张了张嘴,他强悍的意识支撑着他没有昏死过去。
希尔顿,现在已经是个叛国者的他转身登上了自己的跑车扬长而去,都没有再最后看一眼在血雨中抽搐的尼德霍格。
黑龙忽然爆发出了震天的怒吼,像是龙啸一般传遍了整个耶路撒冷,他狂怒的吼叫着。明明他的心脏被洞穿搅碎,但他却还有着力量,更强大的力量!束缚的枷锁被生生扯断,那双黑色的瞳孔爆发出了惊人的异样色彩,黄金瞳!
他像个受伤的野兽一般奔跑,贝狄威尔想要组织他,可没有装备战甲的尼德霍格一甩手就把穿着战甲的他打飞出去,那力量简直不像是人能够拥有的。
尼德霍格追不上那奔驰而去的跑车,他最后站在哭墙上面,愤怒的咆哮。声音却是那么受伤,又带着悲伤。
他的胸口处的伤莫名其妙的快速自愈,就连被搅碎的心脏都在修复重组,几分钟内他就像没受过伤一般。但谁又知道他的灵魂已经缺了一块。胸前,被希尔顿刺穿的心口是如此的空荡荡。
尼德霍格半蹲在哭墙上,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了进去……就似乎多年前的那个孩子一样。
这一夜,是红龙与黑龙的决裂之夜。从此,他们将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逆命战歌(镇海刑神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免费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