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诡神冢(焚天孔雀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诡神冢(焚天孔雀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08

诡神冢(焚天孔雀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已经出来了,神灵真的存在吗?他们又去了哪里?人生已经陷入低谷的陈智,无意间打开了十五年前的一张纸条,从此他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灵血定***,神子殉葬”,原来真正的神灵,并没有传说中那么神圣。一个诡异的神灵世界,一个凡人寻找神灵坟墓的故事。比玄幻热血,却又比玄幻真实。

诡神冢章节全文阅读

“工厂真是要倒闭了,你们都有地方去么?”

满身尘土的陈智刚走出厂房,就闻声工友们在议论着,他木讷的抬头看了一眼,一张破产公告赫然贴在公告栏上。

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这个小型的机械加工厂效益早已不好,已经几次减员,陈智因为踏实肯干才拖到了现在,而现在,终于再也拖不下去了。

“陈智,你怎么办啊?找到地方没有?”,结账时,和陈智一个车间的老林叔关心地问,他知道陈智家里的情况,失业对他现在来说简直是巨大打击。

陈智今年22岁,是这家小型附属加工厂的临时工人,他出生在东北的Z市,Z市是一个以盛产钢材著称的小城市,这里有一个非常闻名的大钢厂叫做Z钢,这个城市有将近三分之一的市民都在Z钢工作,其它人也在钢铁业衍生的小工厂里混饭吃。

陈智并没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的父亲本是Z钢厂的正式员工,那是让人羡慕的铁饭碗,但在陈智的记忆里,他父亲的人生中只有两件事:

一是不停的喝酒,二就是不停的打骂人。

以至于陈智从小到大没和他爸正常的交流过。

在陈智从技校毕业的那一年,他爸因醉酒后出了严重的工作事故,被厂里给开除了。

没了工作的陈智父亲更加的堕落,终日嗜酒如命,终于在一次酒后中风后,被光荣的送进了养老院。

而陈智的母亲则在那一年和他爸离了婚,搬出去住了。

对他的父亲,陈智不是没怨恨过,但是即便再怨恨,那仍然是他的亲生老爸,他不能不管他。

陈智父亲所在的养老院,每个月要交一千两百元的生活治理费,按月付款,否则马上撵人。

钱,目前是陈智最需要的东西。

结了最后一笔工资后,陈智紧锁眉头回到了家中,这个所谓的家是他老爸一生唯一的财产,一套四十来平米的老房子,每次外面下大雨,屋角就会渗水,发霉的墙皮都不知脱落过多少次了。

房间里没有一丝的暖意,老房子的供暖一直不好,暖气管道早就老化了,也没人治理维修。

陈智仰面躺在床上,看着满是蛛丝破乱不堪的棚顶,脑中像一团乱麻一样,想快速找个合适的工作并不是很轻易,失业就意味着他可能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衣食无靠,他自己倒还好办,但养老院的老爸可等不起。

“假如实在没办法,难道要去抢劫么?”,

陈智的脑中胡思乱想着,感觉非常迷茫和无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人生就像一场注定会输的牌局一样,看不到任何希望。

陈智并没有多高的文化,更没有上过大学,初中毕业后他直接进入了技校学铆工,陈智也没有女朋友,因为以他现在的经济条件,实在没有女生愿意多看他一眼,陈智也实在无力去负担别人的生活了。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陈智闭上眼睛,绝望的想着。

“滴答!滴答!”

一阵滴水声打断了陈智的思绪,

“该死,又是哪里漏水了!”,陈智嘟囔了一句,很不情愿的站起来,循着水声找了过去。

水是从暖气里面漏出来的,这本是常有的事,但这截暖气藏在木柜后面,假如要修暖气只能把木板撬开。

没有办法,陈智只好找来工具撬木板,他可不想在失业了之后连房子也淹了。

这活儿并不麻烦,没两分钟陈智就搞定了,但撬开了木柜之后,里面露出了一个木头格子,一个旧纸箱安静的放在那里。

这是那种老式装水果用的纸箱子,放在里面也不知道有多久了,上面满是尘土。

陈智的心中顿时觉得好奇,他不记得有个纸箱放在这里。

陈智快速的处理了暖气,将木柜重新钉好,然后将纸箱搬了出来,。

他吹了吹纸箱子上面的尘土,这箱子发霉得厉害,下面都要***儿了。

陈智打开盖子后在里面翻了翻,里面是一些他小时候用过的教材,陈智随手捡了一本翻看,发现书页都已经粘到了一起,上面还有他写的笔记。

陈智看着这些歪歪扭扭的字,觉得很有趣,脑中回忆着小学时候的事。

小学时候的陈智并不快乐,自从他老爸被厂里开除以后,每次喝完酒都会发疯一样的打骂陈智和他妈妈,他母亲倒是从不和他爸争吵,但她对家人的态度却很冷漠,陈智经常从母亲的眼睛中看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冰冷。

而陈智家在Z市中没有任何的亲属,这很希奇,但这让陈智从小就明白一件事,碰到任何事情只能自己面对,没有人会帮他。

陈智又在箱子里翻了翻,捡起了一本包着书皮儿的书,这书皮儿是小学时的女同桌给他包的,上面写着几行歪歪扭扭的字,《小学数学》。

看到这几个字后,陈智脑海中忽然涌进一段记忆,但却怎么也无法清楚起来,似乎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陈智翻了翻书,书皮儿因为时间太久掉了下来,而在书皮的里面,飘出了一张泛黄的纸条。

“这是什么?怎么藏在书皮儿里……”,陈智脑中想着,打开了那张字条仔细看去。

而当陈智看到那张纸条上的字迹时,一段尘封已久的记忆,在他的脑中再次清楚了起来。

纸条上工整的写着两行字:“下午两点,青年锻造厂内仓库见,坐中午12点Z钢的通勤车,终点站下,一定要来,千万千万!”。

落款是“郭老师”,在纸条的背面还画着一个地图,很具体的标注着大门,厂房和仓库的具体位置,即便是一个小孩子也能一目了然。

陈智看着这张纸条,眼珠一动不动,十五年前的记忆在慢慢清醒。

他想起来了,这张纸条是他自己放进书皮里的,纸条上写的那个青年锻造厂,他也曾经去过。

学校曾经是陈智最讨厌的地方,在他的记忆里,因为他的父母无权无势,加上陈智自己也贪玩,老师从来懒得搭理他,只有在找落后生典型的时候,才会想起他来。

但也不是全部老师都对他不好,在陈智小学时,曾经就有一位教数学的郭老师,对他表示过特殊的关心。

那个郭老师是新调来的,他的样子陈智记不清了,但这位郭老师经常把他叫出来聊天,问他家里的情况,问他平时家里吃什么,又问了些他那个年纪根本听不懂的问题。

在陈智的印象中非常深刻的是,郭老师的手腕上有一块手表,表盘的边缘是金色的,非常漂亮。

郭老师告诉过他,这块手表是外国货,叫欧米茄,还说这块表迟早都要送给他的,当时让陈智好一阵的喜悦。

等到陈智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在那个年代,那种金边的欧米茄手表对一个小学老师来说实在有些太贵了。

陈智现在手中的这张纸条就是这位郭老师写给他的,那是在一个课间休息的时候,陈智像个泥猴一样在Cao场上踢球,郭老师将他叫了过去。

当时郭老师满头大汗,很匆忙的将手中的纸条交给了陈智就走了,在临走的时候,还神色凝重的说了一句,“记住,一定要来!”

当时的陈智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位郭老师到底想要干什么。

后来具体怎么决定去的,陈智记不清了,只记得那是他第一次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车开了很久。

青年锻造厂坐落在Z市的郊区,非常的偏远。

在陈智的记忆中,那个厂子的门口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他当时很顺利的就进入了厂内,并按照地图标记找到了那个仓库,而郭老师当时就站在那里。

陈智记得当时郭老师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焦虑,很紧张,似乎怕谁来追他一样。

当时陈智刚走到**,正要开门去叫郭老师时,忽然,一辆解放大卡车横空冲了出来,速度极快,硬生生的将郭老师撞在仓库的大门上。

陈智清楚的记得,他当时站在仓库对面的通道小门后面,隔着一道玻璃,那辆大卡车的车尾正对着他,他根本就看不见郭老师被撞成什么样子。

之后卡车上下来了很多人,全都向仓库大门冲去,没人注重到一个小孩站在门后面。

陈智当时吓坏了,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跑”。

陈智当时做出了一个小孩子碰到危险后最本能的反应,扭头就跑,疯狂的跑。惊恐中他连怎么跑回去的都记不清了。

但是第二天,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个被卡车撞了的郭老师,又去学校上班了。

诡神冢(焚天孔雀写的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而那个郭老师第二天上班后,见到他的反应非常平淡,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陈智刚开始很惊奇,但小孩子的思维是很简单的,他以为一切都没事了,那个车祸可能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有一件事却不同了,那个郭老师从此以后再没对他表示过关心,就是陈智主动去和他说话,郭老师也不爱理他。

在陈智当时简单的思维里,认为可能是老师怪他没有去赴约,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生气了,总之大人的世界很希奇,他完全理解不了。

后来那个郭老师很快就调走了,陈智也慢慢忘记了这件事,这张小纸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放他进了书皮里。

十五年后的今天,当这张小纸条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这个尘封了很久的记忆忽然在陈智的脑海中慢慢展现,而当时他觉得很合理的事情,此刻在他这个成年人的脑海中,都变得那么的不合理了。

疑点一:那种解放牌卡车的马力极大,对正常人的撞击绝对是致命的,就算这个人没有被撞死,起码应该被撞成重伤,不可能完好无损的站在第二天的讲台上。

疑点二:一个熟悉没多少天的新老师,竟然让一个三年级的孩子逃课去找他,而且是去那么远的地方,这非常不合常理。

疑点三:现在细细回忆起来,当时卡车后面载着的那些人,都穿着老旧的迷彩服,每个人的身手都十分矫健,从车上一跃而下的时候毫不犹豫,这群人绝不是普通人,而像是练习有素的雇佣兵,他们的目的更像是……,抓人!

陈智一晚上没睡好,一直在整理自己的记忆,因为儿时的记忆非常模糊,有些甚至是自己想象出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陈智对这段记忆的印象特殊深,而且对一些重要的细节非常肯定。

似乎有一个人在他耳边低声说:“别忘了,一定要来!”。

第二天一早,陈智就出去找工作了,没了工作就没了收入,老头子可在养老院眼巴巴的等着呢,但陈智的脑子里却一直都在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想着那个希奇的郭老师。

铆工的工作其实不难找,但眼下却不是找工作的好时机,大多数工厂的工资都不高,而且还要压月发放,要不然就是需要去外地工作。陈智不能去外地,他还有父亲要照顾。

在劳务市场转了大半天没有收获的陈智,灰溜溜的向家里走去,他们家住在一片老职工居民区里,这里住的都是Z钢的工人家属,在楼群的拐角处有一家包子铺,刘晓红正站在那里卖包子。

刘晓红是陈智的小学兼初中同学,长得又黑又瘦,像没发育好似的。胆子还特殊小,说话的声音像蚊子似的。

刘晓红初中那年,她爸得了肺癌,她家里倾家荡产给他爸治病,连房子都卖了,她爸死后欠下一大笔债,刘晓红早早辍了学,和她妈一起在这里租了个一楼卖包子。

“陈智,工作找到了吗?”,刘晓红看到陈智关心的问着。

从小学时起,刘晓红对陈智一直很关心,陈智小时候的书皮儿就是刘晓红给包的。

“没,明天我再去看看!”陈智低声回答,眼睛里满是疲惫。

刘晓红微微楞了一下,没有再问,转身从热气腾腾的蒸笼中拿了几个包子,递给陈智:“没吃饭呢吧?拿回家吃吧!”

“不用了,我已经吃过了!”,陈智这个人虽然穷,但他骨子里有一股子硬气,非常不喜欢占别人便宜。

“吃过了?那就留着晚上吃吧!”,刘晓红笑着将包子硬塞到陈智的手里,转身忙去了。

陈智看着刘晓红被热气熏的通红的脸,也不好再拒绝,感到心里暖暖的。

“对了,小红,我问你个事!你还记得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给我们上数学课的那个郭老师吗?他后来去哪了?”,陈智捧着热包子问。

“哪有什么新来的郭老师啊,我们从头到尾就一个数学老师,就是那个很凶的胖女人,从来就没换过,你记错了吧?”,刘晓红放下手里的活计,一脸迷惑的说道。

“你再好好想想,绝对是个男老师,只是后来调走了,是不是时间太久你忘了啊?”,陈智心里感到有点蹊跷了。

“不会的,要说别的老师我可能会忘,但数学老师绝对不会,你忘啦?小学的时候我可是数学课代表,跟数学老师接触是最多的”,刘晓红坚定的说道。

陈智从刘晓红的眼神中知道,她没骗自己。

陈智瞬间有些混乱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昨天没睡好,出现幻觉了?可那张纸条却真实存在啊!”。

但陈智很快确定,那个郭老师绝对出现过,他对那块金边的欧米茄表的印象太深了。

“大傻红,你家包子铺又特么扰民了,你知道吧?你信不信今天我把你这破摊儿给砸了啊?”

一个极其嚣张的声音在原本安静的小区里响起,也打断了两人的对话,陈智一看来人,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对面过来的几个年轻人,为首的身材偏瘦,白净的脸带点雀斑,走起路来浑身乱颤,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他名叫苟世飞,大伙背后都叫他狗是非。

这货也真对得起这个外号,为人特殊的狗Xing,欺软怕硬,特殊喜欢在背后讲人是非,破嘴都不如个好老娘们。狗是非的妈离婚以后,跟了一个警察局的老头,听说那老头是个小领导,但大家都没见过,倒是狗是非天天把老头挂在嘴上,叫的比自己亲爹还亲。

“大傻红,你家包子用死人肉做的啊?怎么这么臭?”,狗世飞直接拿起一个包子塞进嘴里,恶狠狠的斥道,他身后的两个人也没闲着,一个劲的把包子往嘴里塞。

刘晓红平时胆子小,看见狗是非就想哭,怯生生的说一句,“大飞哥,我家这包子都是新鲜的猪肉,不会臭的!”

“怎么?那是我说错了?”狗世飞一把扔掉手里的半个包子,将包子铺前的凳子直接踢飞了出去。

要是放在平日里,陈智绝对不会搭理这个狗是非,倒不是陈智怕他,而是这家伙每次出来都带着人,在这一代偷鸡摸狗无所不为,一脸无赖相,这一带也还真没几个人想惹他。

但今天陈智眼看着刘晓红被他欺负了,也不能一声不吭啊!只***着头皮走了过去,客气的说:“大飞,咱们都是老同学,她也不轻易,天挺冷的咱就别为难她了。”

“陈智,你算个什么东西,大飞也是你能叫的吗?怎么?想在老子面前玩英雄救美啊?你也不掂掂你多大斤两。再说这大傻红长得这么丑,你这口味倒是挺重的~~,哈哈~~。”,狗是非说完后,和身后的人大笑了起来。

“都是同学,没必要这样吧?”,陈智压着火,冷着脸说道。

“少特么的来巴结老子,你一个失业的,也来跟老子装?再特么的不识好歹,老子叫人把你……”,苟世飞厉声说到这里,却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他看到陈智不知道从哪儿摸了一把铁锹握在手上,脸色铁青的看着他。

狗是非虽然平日里看起来飞扬跋扈,但其实是个孬货,真要动起手来,他心里是害怕的。

陈智平常在他的印象中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但他知道,这种人真要动起怒来,就是神仙都敢杀。

“你想干嘛?我爸可是警察局的领导,闹出事,吃亏的肯定是你!”,苟世飞的眼珠子滴流乱转,心中暗暗叫苦,陈智平常不爱说话,今天怎么成炸毛鸡了?

“哎呀,你们这是干嘛啊?你们几个都是同学,不要因为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嘛!”,刘晓红她妈从屋里跑了出来,见这情况急忙打圆场,“小飞啊,是我们家晓红不好,怠慢了你,阿姨请你吃包子,别生气了……”

看见刘晓红的妈出来了,陈智手中的铁锹松了松。

苟世飞眼尖,知道台阶来了,马上发狠的指着陈智,“姓陈的,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收拾你……”。

苟世飞骂完之后飞快的带着人跑了,陈智也没去理他。

苟世飞走后,刘晓红已经泣不成声了,红妈在一旁安慰,陈智也插不上什么话,只好悄无声息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陈智再次将那张纸条拿了出来。

他仔细的看着这张纸条,这是从一张老式的信纸上撕下来的,虽然泛黄了,但上面的字迹却依旧清楚,而且一看就是个男人的笔迹,字迹工整,明显练过书法。

“青年锻造厂……”,陈智的脑中极力的想着这个地方,自从他长大后,就没听到过关于这个厂子的半点信息,这么多年了,估计这个厂早就废弃了。

陈智拿出手机,给两个还联系的小学同学打了电话,得到的答案和刘晓红一样,压根儿就没有郭老师这个人。

陈智顿时陷入了迷雾之中,这个郭老师仿佛只在陈智一个人的记忆里出现过,难道……,是他见鬼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诡神冢(焚天孔雀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版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