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09

书中自有千钟粟,舒服生活得满足;书中车马多如簇,书香相伴幸福路。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小说是一本极好的精神食量,值得你一阅,喝烈酒,骑好马,抢地盘,拥美人。重活一世,吕布高举方天画戟,朝着麾下众人怒吼一声,“众将听令,一个字,就是干!”

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写的小说)免费章节阅读

狂风,呼啸着。

四处喊杀声一片,入目看去,一片火光,厮杀的士卒,奔逃的庶民,如血的夕阳以及在空中飘扬的旌旗,倒是颇有点儿后世唯美艺术的场景……

在这嘈杂的世界中,吕布微微睁开双眼,目光停顿在面前的一摊污水上。

污水中,倒映着一人模样。

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棉百花袍,身披兽面吞头连环铠,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带,一杆方天画戟便是放在他的身旁。在这污水中,看不出脸上的神情,可是那原本整整洁齐的束发,却不知何时散开,披散开来,显得十分颓废。

“我又重活了……”

吕布的目光布满着震动,心中暗道一句,意识又是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东汉初平三年……公元192年?

这是……汉末三国乱世时代!

董卓曹操袁绍孙权刘备……群雄并起,诸侯争霸,一个个的开始在这乱世舞台中大放异彩……不不不,董卓已经退出了这个舞台,半月之前,王允使用连环美人计,成功策反吕布,诛杀了不可一世的董卓。

古典,雅致奢华的卧室之中,吕布的意识早已经清醒,可是双目还未睁开。他很确定,他已经穿越附身在了这个汉末乱世中,与他同名的“三姓家奴”吕布吕奉先的身上。

这世上,永远叫不醒一位装睡的人。只是吕布的双目虽然紧闭,可睫毛却微微颤抖着,显现出他内心的不平静

“严夫人,末将有要事禀报温侯。”

卧室之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还躺在床上的吕布,微微竖起耳朵,却未睁开双眼,只继续听了下去。

“奉先还未醒来,正德有何要事禀报?”

这是一道颇为娇弱的女子声音,语气中略带着一丝幽怨。

“温侯还未清醒?这……哎!夫人,温侯昏迷已有半月之久,这半月内,我并州军心不稳,军中已有谣言四起,王司徒已掌朝政,我怕温侯再不醒来,我并州军……”

男子的声音低沉道。

“啊……这该如何是好……正德,你乃是奉先最信任的将领,如今奉先未醒,你可要替奉先安定住这军马,谨防他们发生叛乱……”

女子的声音顿时提高了几分。

还未等男子再开口,躺在床榻上的吕布终于是忍不住睁开了双眼,朝着卧室门口看去,却见旁边的几名奴婢慌忙跪地,惊喜的大叫一声,“温侯醒了!”

一言激起千帆浪!

众人的目光纷纷朝着吕布看去,而吕布也终于见到了刚刚出声的两人。一位穿着铁甲,身材魁梧壮实的将领,以及一位梳着高鬓的***夫人。

“温侯!”

“奉先!”

两人同时惊喜的高呼一声。

吕布目光打量了整个卧室一眼,看着惊喜的众人,微微沉默。

没有大多穿越孩子一样的茫然,吕布此刻的头脑极为的清楚。在躺在床榻上的许多时日,脑海中一幕幕场景让其记忆犹新,想必,这些,正是那位温侯前身的回馈吧!

初平三年四月,吕布在王允的连环美人计下,成功被策反,诛杀了董卓。而吕布在诛杀董卓的第一时间,便是前去郿坞寻找貂蝉,欲要与貂蝉双宿双飞。只可惜,赶到郿坞后,只见貂蝉留下的书信,貂蝉却是失踪不见。巨大的失落,使得吕布彻底心死,直接嗝屁掉了,这才使得后世的一个军火贩子一越千年,附身在了三国第一人的吕布身上。

一回想起前身因为一个女子而自甘堕落,生无可恋时,吕布就想哼哼几句,在这乱世,什么美人没有?就算貂蝉是天下无双的美人,可也不至于如此!

呵呵,女人!

一切在吕布的脑海中快速回忆了一遍,再次注视向门口的两位时,吕布已经在左右婢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奉先,小心点儿……”

***美人担忧的走了过来,亲自搀扶着吕布,而吕布也是一眼知晓面前的这位美妇。正是他的原配妻子,严氏。

万恶的封建社会就是好啊!

被***美人搀扶着,吕布心中不由得感叹,他因为貂蝉思念成疾,这要是放在后世,正宫原配别说还照顾你了,不把你打出翔算你运气好。

“正德,你刚刚说军心不稳?”

没有过多的想法,吕布究竟也不是初哥了,自然也不会有什么穿越diǎo sī的表现,在感叹了一番后,脸色严厉的看向面前的魁梧男子。

面前的这位将领,正是吕布麾下的八健将之一的成廉。据吕布了解,历史上的成廉骁勇善战,更是对吕布忠诚无比,乃是吕布最信任的嫡系将领之一。不过历史上并没有记载成廉的表字,而如今吕布继续了上任的记忆,才知道成廉表字正德,意为廉洁公正,德行善高。

“不错。”

成廉欲要说些什么,可目光却扫了一下四周的众人。

“尔等,皆退下……”

吕布正声道,可话还未说完,忽然又止住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算了,为我更衣,正德,随我马上前往军营!”

“诺!”

虽然不明白吕布为何想着立马前去军营,可吕布命令,成廉自然服从。

倒是严氏见吕布刚刚清醒,又要更衣前往军营,美眸中露出一丝不舍,“奉先,你才刚醒,身体还未养好……”

“你一个妇道人家能懂什么!”

吕布呵斥严氏一句。

倒不是吕布故意对严氏凶,而是因为吕布平日里就是如此性格的。而严氏,则是继续了封建时代大多女性的特性,也丝毫不觉得吕布这是凶他,反倒觉得昔日霸气的夫君又回来了,让她心中升起足足的安全感……

只要吕布在,即便是面对千军万马,都不用担心受怕!跟随吕布多年,从并州辗转至今,严氏早已经将吕布视为精神的支柱。

“好了,夫人,你安心的待在家中,待夫君安定军心归来。”

严氏亲自为吕布穿戴好了甲胄,在铜镜之中,一身甲胄的吕布依旧是那么的英气十足。伸手抱住严氏那娇柔的身躯,吕布的语气温顺下来道。

这么多年了,岁月早已经在严氏身上留下了痕迹,纵然依旧是美艳动人,可青春不再。自从吕布爱上貂蝉之后,与严氏自然越来越疏远。可如今貂蝉离去,吕布也非昔日之吕布。面对这位从并州便跟随着自己的糟糠之妻,吕布心中还是有些怜爱的!而且在吕布昏迷的半月之内,都是严氏日夜陪伴在吕布身边,纵然严氏性格有些毛病,可对吕布的爱,乃是毋庸置疑的。可惜这么多年,前身并不待见,一回想起来,吕布不由得看着严氏的目光,温柔许多。

“正德,随我去吧!”

松开严氏,吕布轻叹一声,吩咐成廉道。

当务之急,乃是安定军心啊。

“诺。”

成廉领命,两人一同离去。

“夫君,变了……”

望着吕布离去的背影,严氏双眸中升起一些雾汽,神情还有些呆滞。似乎不相信吕布竟然会露出这样的柔和目光,这样的目光,她已经忘记太久了,还是当初在并州时,吕布才对她有过的。良久,严氏悠悠转身一叹,一位奴婢恭恭敬敬的走了过来,拜道。

“夫人,小姐又跑了出去……”

重生之无敌吕布章节全文阅读

自从诛杀董卓之后,麻烦的事情可是一点儿没有结束。虽然明面上相安无事,可是暗地里的斗争却也是十分汹涌。而继续了上任全部的记忆,吕布也知晓,看待事情的角度也不可能仅仅依靠前世的结果。

比如说吕布的前世记忆中,李肃不过是一个小虾米,更是在征讨牛辅的战斗中大败,被吕布给斩首的。可是依现在看来可不是这么回事,李肃的身份可并不容小觑。两次劝降自己的人物,李肃岂是简单之辈?尤其是诛董卓一事上,可是李肃最先与王允密谋的,而他吕布只是后来被李肃拉进去的。如今董卓身死,各个有功之臣封赏,而作为诛董一事上的主谋,王允吕布李肃三人更是获益不少。

司徒王允录尚书事,总揽朝政。加封吕布为奋威将军、假节,仪比三司,更是赐爵温侯。而李肃虽未赐爵,可是也得了一个执金吾的职位,把握兵权。

“温侯,你不知在你昏迷的这些天内,那王允杀尽了董氏全族,尽揽朝政,可是却只给你赐爵温侯。这温侯的爵位,也只是当年董贼封赐给他王允的,温侯诛杀董贼,功劳大过天,他王子师却只给温侯这样的爵位,实在是为温侯不忿。”

跟随在吕布身后的成廉将吕布昏迷后发生的事情,一一说道给吕布听,看得出来,这些时日,成廉乃是有着怨气在身的。

“那李肃也是趁着温侯昏迷,大肆招收那些西凉旧部,更是对我并州军起了觊觎之心,光明正大的拉拢那些将领。末将怀疑我们并州军心不稳,军中散发的那些谣言,也与那李伟恭脱不了干系!”

成廉说道。

“军中散发哪些谣言?”

吕布目光一凝。

“这......”

成廉看着吕布,面露难色,不过因为是吕布最信任的将领,成廉也是没有过多的犹豫道,“军中谣言说温侯乃是为了一女子而诛杀董贼,而且还传闻那女子最后还离温侯而去。温侯此次昏迷,正是因为那女子......”

“据谣言传说,曾有士卒亲眼见到温侯前往郿坞以及颓废的模样,军中都传说温侯早已经不是当年在并州的飞将军了,只是一个没有斗志,沉迷于美色的懦夫......”

成廉小心翼翼的看向吕布,深知吕布性格的他,可是知晓,吕布最恨别人说他懦夫了。如今这军中谣言越来越甚,也让吕布在并州军的威严越来越弱。

“呵呵,就这些么。看来某倒是高看他李伟恭以及王子师了。”

吕布冷笑一声。据实来讲,这个似乎并不是谣言,只是这样的机密,军中高层才会知晓,可不会透露给下面的士卒。吕布在诛杀董卓时,也只是对下面的士卒言是要诛杀国贼,因为董卓对于并州兵马并不好,所以才没有人反对,甚至于感激吕布。他们认为吕布是为了他们考虑,为大伙谋前途,谋出路的。可是如今听到,吕布竟然是为了一女子,更是为了女子丧失斗志,颓废不堪,军心自然不稳。

“有温侯在,那李伟恭和王子师算个什么?”

成廉麻溜的拍了个马屁。

看着成廉那拍马屁的模样,吕布也是轻轻一笑,“正德,以后这样的话还是对我少说,你这么夸赞我,会让我骄傲的。”

“呃。”

吕布的话,让成廉有些不解,究竟不是谁都能理解后世的那些段子的。

因为刚刚清醒,吕布身体还没彻底痊愈好,倒是没有骑马,只是和成廉一同走向军营,可还有走几步,在长安城中便是被一员将领挡住了,来将面如紫玉,目若朗星,看见吕布后,吃了一惊,连忙下马,躬身道,“奉先何时醒了。”

“哈哈,文远不必多礼。”

吕布淡笑。

由于与吕布的亲近原因,吕布麾下的将领对于吕布的称呼并不一样,比如吕布最信任的将领,从并州便是一同征战过来的成廉,魏越两人,便是称呼吕布的官职。而大多数的将领,则是称呼吕布为主公。可是吕布军中唯有一人,如同家人一般称呼吕布表字,那便是与吕布亦臣亦友的张辽张文远。

“奉先要去何处?”

张辽脸上露出一丝迷惑。

“文远,温侯要去军营之中。”

在吕布身后的成廉回道。

“军营?”

张辽皱了皱眉,看向吕布,“奉先,还有一事需要决断。”

说完,张辽在吕布耳边轻轻数语,却是让吕布脸色猛然一变,随即目光中带着一丝喜色,“好,好,好!”

连说三声好,吕布也不管成廉了,快速的说道,“我昏迷这一段时间,那李伟恭还真是大胆,竟然连我的人都敢动。文远,带我过去。”

“诺。”

张辽领命。

自诛杀董卓后,为了杀灭董卓的逆党,长安可是动荡了好几天。大部分董卓的逆党都是被诛杀殆尽,连一家老小都没有放过。董氏一族更是被连根拔起,愤怒的王允将整个董族不分男女老少,一概杀之。在诛杀董卓后的好几天,长安都是处于混乱之中,直到现在,终于是再次安稳了下来。可是那几天的疯狂杀戮,依旧是留了不少痕迹。

残破的大宅中,数名士卒慵懒的守在宅院门前。

这是一间废弃的宅院,宅院的主人恐怕早就不在了。而这间宅院很明显也是经历过战火的吞噬的,许多地方都是成了一片废墟,甚至宅院的大门上都是焦黑一片,显然是被大火侵蚀过的。这样的一间宅院,若不是门前有着几名士卒守着的话,恐怕也早已经是诸多流浪者和乞丐的遮风避雨之所。

“咚,咚。”

在士卒的慵懒目光下,从街道口转弯的一边,忽然走出一行人来,为首的乃是一员身披银锁家白袍,头戴银盔的将领,身后更是跟随着数位持戈的甲士,龙行虎步的走来。

“李将军。”

见到来将,几名士卒马上精神起来躬身道。

“嗯。”

李肃看着几个士卒的表现,微微点头,“你们都退开吧。”

“李将军,这.......”

几名士卒皆是迟疑,其中一位道,“李将军,我等乃是奉张都尉之令在此守卫,无都尉之令,任何人不得进入。”

“好大的胆子!”

李肃怒喝一声。

与此同时,李肃麾下的几名亲兵纷纷怀着敌意的目光看向那几名士卒,只要李肃一声令下,绝对上前将那数人杀死。

“我奉陛下之命,前来诛杀董贼逆党,尔等欲要阻我,莫非也是董贼余孽不成?”

李肃杀意凛然道,语气中,威胁之意甚重。

诛杀董卓之后,吕布昏迷,而王允也只是总揽朝政,所以这段时日,李肃在军队中的威望倒是越来越高。并州军还好,对于那些董卓旧部原来的西凉军来说,李肃的威望更是能够与吕布媲美,究竟李肃跟随董卓多年,可不是在演义中或者正史上的龙套。

真正的李肃,可谓称得上董卓的左膀右臂,更是传说中西汉飞将军李广之后,在军中威望极高的。

“我等岂是董贼余孽.......”

几名士卒慌忙的拜下,这么些时日,他们可是看多了董贼余孽被杀之事。只要给你套上个董贼余孽的身份,任你再大的官,也是给你咔嚓了。

“那还不给滚开!”

李肃冷哼一声。

就在几名士卒面对李肃这咄咄逼人的气势,惶惶不知所终时,从街道转弯处的的另一边又有一行人走来,而为首之人,身高九尺,头戴紫金冠,身披百花袍,人未到,声先至:“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的人。”

“贤弟。”

见到吕布的第一眼,李肃先是一惊,继而又是满脸笑脸的上前去。而在他旁边的众人,则是纷纷尊称温侯。

“哦,原来是伟恭啊。”

吕布冷冷的看了一眼李肃,纵然没有拿方天画戟,可吕布腰中还佩戴一把宝剑,左右更是有着张辽成廉两员大将仗剑而立,其威势看起来不知道比李肃高多少。

“贤弟何时醒的?你可不知道,这段时间为兄可是担心死了。”

李肃继续和吕布套着近乎,若是原来的吕布还吃这一套,可是如今的吕布怎么会被李肃的这一套给迷惑住?前世里身为军火贩子的他,不知道和多少人打过交道,什么样的人没见过?李肃这坏小子,在他面前一口一个贤弟的,可是背地里还想着代替自己,成为军队中的扛把子,想要争权夺利。

呸!我的人,你也敢动心思?

吕布冷冷的盯着李肃,那冰冷的目光让李肃有些心惊,身为天下第一人的威势可不是盖的。

“李伟恭,你好大的狗胆!”

直盯着李肃,吕布怒喝一声,“这段时间,谁给你的勇气敢动我的人的?”

“贤弟说此话什么意思?”

李肃笑脸凝固了。

吕布却根本没有再向他解释,只是将手中的剑忽然拔出,瞬间架在李肃的脖子上。而这一变故,令李肃猝不及防,李肃麾下的亲兵也是马上反应过来,持戈对向吕布。

“竖子!尔等谁敢乱动!”

张辽成廉也是立即反应过来,纷纷拔剑相对,成廉更是粗着嗓子吼道。

“奉先,你这是何意?”

被吕布拿剑架在脖子上,李肃心中惊惧万分,额头上冷汗直下。

“李伟恭,你和王子师耍的那些阴谋,真以为我不知晓?”

吕布冷声道,“今日剑悬颈上,是让你记住,若再有下次,便不是拿剑架在你脖子上,而是剁了你这狗头!”

“滚吧!”

看着李肃额头上大滴大滴的冷汗直下,吕布慢慢放下手中剑,冷笑一声。

李肃脸色已经赤红一片,也不知是怒的还是羞的,抬头再看吕布的目光中,闪现一丝杀意,但随即消逝。李肃脸色慢慢恢复平静,“奉先,我不知你是听了哪位小人的蛊惑,才做出如此举动,可是我李伟恭对你可是一片诚心!”

面对李肃的辩解,吕布冷哼一声,直接转身进入宅院中,将李肃无视掉了。

“哼!”

张辽成廉两人随着吕布一同而入,经过李肃身边,成廉不屑的冷哼一声。很显然,对于李肃他是极其不屑的,今日吕布的做法实在是出气的很。

“竖子欺我!”

李肃盯着吕布的背影,脸色阴沉一片。

在原地驻足良久,李肃紧紧握着拳头,沉声道,“李二,你确定这宅院中藏匿的人乃是李儒?”

“小人亲眼所见!”

李肃身边,一名小卒苍白的脸色说道。他实在没有想到,吕布竟然如此恐怖,竟敢直接拿剑威胁李肃,在吕布面前,李肃仿佛只是孺子一样。一时间,心中竟是也有些后悔背叛吕布了。

“哼,很好!”

李肃怒哼一声,甩袖离去。

宅院里,破落的角屋中。

吕布踏入这阴暗潮湿的地方,一股味道扑面而来,不由得吕布皱眉,张辽见到这幕,马上解释道:“奉先,这个地方虽然破落,可却偏僻,不轻易让人查出端倪来。”

“偏僻?那李肃如何得知的?”

吕布看向张辽,他知道这位对他忠心耿耿,可是有些事情,不能看在张辽忠心的份上就不提了,“文远,此事,下不为例!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日后还重现在战场上!”

“诺!”

闻声吕布的指责,张辽惭愧万分,脸色羞惭得赤红一片,正声道。

未走几步,隐隐约约看见屋中的一个背影,吕布长吁口气,回顾成廉张辽道,“你们都退下吧。”

“诺。”

张辽成廉领命。

看着张辽成廉两人离去,吕布慢慢靠近那个背影,同时开口道,“文优近来可好?”

随着吕布的开口,一人缓缓的转过身来,竟是一位瘦骨嶙峋的文士,留着一脸山羊须,散乱着头发。看到吕布后,文士也没有任何表情,走到脏乱差的床榻旁躺了下来,自顾自的说道,“吕奉先,有勇无谋之辈,背信弃义之徒,号称天下第一猛将,实乃一匹夫耳!”

吕布的表情凝固了,望着侧着身子的李儒,知道不能按常理出牌了,轻咳一声,用比李儒还大上几倍的音量道,“李文优,数典忘祖之辈,阴狠狡诈之徒,自认为智冠天下,实乃一可笑之徒罢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重生之无敌吕布(九鼎大少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完整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