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国之孙亮的逆袭(水中云影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三国之孙亮的逆袭(水中云影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3-12

《三国之孙亮的逆袭》是一本超级好看的历史小说,作者水中云影,生子当如孙仲谋,但生为仲谋之子决非是件幸情!赤乌十三年,一个偶然,主人公穿成了孙权最小的儿子孙亮。懦弱之童面对的是***似虎的权臣。生存还是死亡,这绝对是个需要慎重的问题!穿后有父孙仲谋,我自扬鞭自奋蹄!

三国之孙亮的逆袭(水中云影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吴赤乌十三年七月,东吴建业城。与北方黄巾乱以来的兵荒马乱不同,建业城作为孙吴都城,从未遭受大规模的战乱,从一个小小的邑城,现在已显现出烈火烹油似的繁华来。

依秦淮河两边的民居、街市井井有条,街道上车水马龙,行人如织,商铺鳞次栉比,叫卖场声,还价声,牛马声糟杂不堪。

秦淮河东边的大市是集批发,零售与一体的市场,这里有开商铺的,也有就地一摆叫声的摊贩,出售的商品更是五花八门,有吃的,有穿的,有用的,有牛有马,更有一群群面有菜色,衣衫褴褛的仆从站在一边任人挑选。

在嘈杂的人群中,一大二小三人在市集里穿行。大的一袭黑衣,身子粗壮,手中提着一些麻绳捆着的纸包,两只眼睛不时得四处打探着,这显然是大家族的护卫。两个小孩大的约十岁,小的七八岁,都是一身锦衣。这两个锦衣小公子,大的叫全纪,是全家的贵人。小的长得聪明可人,天真而不失沉稳,更是当今吴帝孙权的七子,小皇子孙亮。

前方一群人围着,里边传来嘈杂的争吵声,黑衣大汉一个不留神,两个锦衣少年从人缝中钻了进去。

人群中间跪着一个瘦弱的小女孩,约十岁左右,衣着破烂,一对柔顺的头发披散在自后。不和谐的是,柔顺的秀发上插着一支草标,旁边躺着一个老妇,一条破烂的麻布盖着,双目紧闭,满是褶皱的脸苍白失色,只有那微微起伏的身子让人知道这不是一具尸首。

小女孩跪在地上,双眼含泪,一手紧紧拉着一个布衣儒生妆扮的中年人的袍角,哭泣着请求着。

“顾郎中,请救救我祖母,小女子就是做牛做马也要报答你的恩情。”

“小贱人,松开你的赃手。你身无分文,还想让本郎中为你祖母看病。就算我为你祖母看了,你有钱去买药吗?”中年郎中扯了扯衣袍,不耐烦地说道。

“求顾郎中怜悯,先给我袓母诊治,诊金及药费小女子再慢慢筹措。”小女孩死死不放手。

“你筹措,你一介兵家女子,就是送给人为奴别人也不敢要。你要怎么筹措诊金药费。你也在这市集插标自卖大半天了,可有哪个给你半个银钱。你就死了心吧,好好拉着你祖母回去,找个破席子拖去埋了吧。”顾郎冷冷道。

“我祖母还活着呢。”小女孩轻声争辨道。

“就一口气了,和死了还不是两样。松手!”顾郎中抓住袍子猛地一拉,把袍角从小女孩手中扯了出来。他理了理衣袍,连称叫着“晦气、晦气,”,转身欲离开。

小女孩被一把扯倒在地,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看到顾郎中丑恶的嘴脸,围观众人嘘叫起来。

“你们在这乱叫什么呢?当我们顾家子弟好欺负不成。觉得我做的绝情,你们去救她袓孙啊。在这充什么滥好人呢。”说着甩了甩袍袖,就向人群外走去。

围观众人被顾郎中一时挤兑住了,下意识退开让路。这时,两个锦衣小公子拦住了顾郎中的去路,这两人正是孙亮和全纪。

“人道是医者父母心,你这郎中,怎么能见死不救,一点慈悲心肠都没有。”孙亮生气说道。

“两位公子不知。此女孩和她祖母乃是兵家。前天到我医馆求医问药又拿不出一个钱来。小女孩今天在市集里自卖,她一介兵家子弟哪个敢买?我也是偶过经过,被她拉扯。我乃顾家贵子弟,怎能为区区一介下贱兵奴免费地送医送药。”顾郎中看了看身穿锦衣的两个公子,特殊又看到两人身后的高大粗壮黑衣护卫,知道不可造次,和气地向孙亮细说着事情的原委。

“呵呵,我说顾老三,你算什么顾家贵子弟,你和顾家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呢。”有知情者揭了顾郎中的底。

“还不是要钱吗?有钱你顾三什么不干啊。”

…………..

见得顾郎中摆出一副士族贵公子的的派头,周边众人纷纷嘲讽起来。

“天下间还能写出两个不一样的顾字?要救你们救,我顾三是决不会白白吃亏救这个兵家***的。”说完,一把推开看客,转身从另一边径自走了。

众人见没什么好戏看了,纷纷散去,现场就留下孙亮三人。

小女孩还在地上轻声地抽泣着。孙亮走上前去,把小女孩扶起。

小女孩许是哭得够了,麻木地用衣袖擦了擦泪水,捡起老妇人身边一根粗麻绳放到肩上。原来老妇人是躺在一个低矮的板车上,小女孩拉着木板车就要离开。

“等下。”孙亮叫道。

“贵人是嫌刚才戏没看够,还要调戏***吗。”小女冷冷地道。

“我是说,我来给这位婆婆看看。”孙亮说道,看着小女孩满脸的寒意与不信任,呐呐说道:“反正就看看,对你们也没什么损失。”

也许是被孙亮和气的语音打动了,也许是抱着万一的希望,小女孩放下了肩上的缰绳,把车停了下来。

市集中众人一直在关注着孙亮三人,一见锦衣公子上演诊病大戏,忽拉一声又围了上来,黑衣护卫如临大敌,急忙护住两位公子。

孙亮伸手探向老妇额头,身后全纪全纪一把拉住了孙亮。

“子明不可,危险!病气会过人的!”全纪阻止道。

“呵呵,哪会啊。要过人,站在边上也会过了。你看那个小娘子,和病人在一起,还不是好好的。”孙亮笑道。

“子明,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风险不能冒。”全纪仍不肯放。

“小纪子,别说的这么严重好不好。我只是看看,不要紧的。人命重于泰山!放心,没事的。我只看看这婆婆的情况。”

全纪无奈的收回了手。

孙亮手贴老妇额头一会。老妇人面色腊白,有点微热。对成年人来说,持续的微热是最麻烦的,这表示身体机能反抗力低、自我康复能力极弱。

“哈哈,一个懦童在此装模作样的扮郎中诊病,可笑,可笑。”不知什么时候,那无良的郎中混在人群里成了看客,在那说着风凉话。

黑人护卫大怒,走向前去,顾郎中脸色一变,急忙钻进人群中去了,引得看客们一阵推挤怒骂。正忙乱中,一个老人手持长棍闯了进来,把小女孩与老妇人护在身后,努视孙亮全纪等人。

“丽子,不要怕,有你张大爷在,谁也欺负不了你祖孙俩。”

身后黑衣大汉就欲赶上前来,孙亮摆摆手,说道:“这位老者,我们正为这老妇诊病,并不是欺辱这祖孙俩。”

“张大爷,这两位公子是给婆婆看病的。”女孩也拉了拉老人后衣,轻声说道。

“诊病?丽子,你不要被这些世家贵子欺骗了。”老子迷惑地打量着孙亮。

“别不识好人心,这位老妇已病入膏肓,子明好心看看,你们还有什么不乐意的。”全纪在一旁生气道。

“小纪子,不用急。”孙亮拉住全纪从正欲上争辩全纪,对小姑娘道:“那位小娘子,你婆婆病了多久了,是否经常发热,头痛,身痛,伴有鼻塞流涕,咳嗽。”孙亮问道。

“嗯,婆婆近来总觉身体不适,时冷时热,鼻塞流涕,口有黄痰,只是偶然咳嗽。”小女孩柔声答道。

“你婆婆应是恶了风寒了。这大热天,身体偏弱,寒气淤积在体内发散不出。”

孙亮揣测道。

一旁老者噗的一声跪在孙亮身前,“公子,你真的会看病。那快救救这老妇人吧。丽子,快跪下求公子。”

“快快起来,不用如此。”孙亮狠狠地白了这个老者一眼,这不正在看着吗。只好上前去扶老者,那老者在地上不肯起身,那边小女孩也跪了下来。

“公子,你是不知道。我是这祖孙俩的邻居。我们兵家苦啊。这老妇人,老头子十几年前在合肥战死了,好不轻易拉扯两个儿子长大,前些年两个儿子也在战死了。现在就留下一对孙子孙女。前几个月,孙子方满十五岁,也去扬州戍边了。现在只和小孙女相依为命。按理该邻里相助,但老汉家徒四壁,也常衣食无着,是有心无力。公子你救救他们,老汉给你当牛做马。”老汉边说边把头往地上不停的叩着。

“起来,再不起来我就走啦。”孙亮看着这个老头有些无语。

“好好,只要公子肯相救,叫老汉做什么都成。”说着站了起来,那边小女孩也站了起来。

“这病也不难医治,只需吃几剂药,休息一段时间就能好了。”孙亮淡淡道。

“老汉等老身无分文,家徒四壁…..”

“好了,知道你家徒四壁。”孙亮打断了老汉的苦诉,转头吩咐全福道:“全福,你到药店去抓上几帖小柴胡汤来。”其实孙亮也不太懂诊病治人,但偶然的小风寒还有些知道的,还记得几个不好不坏的方子。小柴胡汤散热解表,正对老妇人的病症,既使治不好,也能缓解病情。

“小柴胡汤,笑话,从古至今没听说过这种方剂。”无良顾郎中又在人群中嘲讽道,看到全福威吓的眼神,说完一句又一头扎入人群中。

“取柴胡半两,黄芩、人参、半夏、甘草(炙)、生姜片各2钱,大枣4枚为一剂,加水煎服,每日一服,连服三日。”孙亮继续道。

“柴胡、黄芩也就罢了,人参,知道人参什么价吗,是从辽东运回来的神药,价比黄金,一般有钱人家也舍不得服用。果然是不知世情的贵公子。哈哈”无良郎中又在人群中笑道。

“休得在此胡言,再多嘴多舌,某家拔了你的舌头!”全福上前狠狠威吓道。

“全福,你不要理他,速去药店把药买来。”

“公子,那个,那个药方我记不清;.再说,我也不能离开公子左右。”全福为难道。

“老汉可以前往。不远处就有一药铺。”这个张姓老者倒是门清,自荐道。

“既如此,小纪子,你陪这位老者前去一趟,药方都记得吧。”

“柴胡半两,其它两钱,我记得,我就去一趟吧。”全纪接过全福递过的钱袋,随着老者离去。

不多时,两人回来,张姓老者手中提着几小包药。

“子明,药买回来了,用了…..”

“好了,回去再说。你再拿些钱出来。”

全纪从钱袋取出几个当五百的大钱,呐呐地递了过来。当五百是东吴发行的大钞,发行出来搞得民间天怨人怒,购买力极低,实挚够了几个钱。

孙亮狠狠地盯了全纪一眼,一把拿过钱袋,打开一看,只面只剩下了几小块银子和一些小钱,估计万钱不到。看来这几服药还真花费不少。

“这位老妇体子过虚,光吃药也不济事,这点钱,都拿去买些粮米肉蛋补补身子吧。”说完顺手把几个大钱和钱袋一起往小女孩手上一塞。

拍了拍手,转身对全纪、全福道;“钱没了,也没什么好逛的啦,回去吧。”转身就欲离开。

拿着钱袋发呆的小女孩这时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孙亮的衣袖,涨红着脸道:“公子慢走,这使不得。你给婆婆疹病施药小女子就感激不尽了,再不能收公子银钱了。”

“没听到啊,这钱是让你买些肉蛋给病人补身子的,也算是药。这药不吃,病必不好。公子我好不轻易出次手,你想败坏公子我名声吗。”孙亮假意冷静脸道。

“那…..那请公子留下姓名,小女子无以为报,今后愿为奴为婢报答公子恩情。”小女孩踯躅道。

“公子我高风亮节,学**做好事,从不留名的。岂是那等施恩望报之徒。”说完昴昴头带着全纪全福挤出人群走了。

人群中间小女孩死死抓着钱袋,两眼含泪望着三人越走越远。

“子明,**是谁啊?”回家的路上,全纪问道,把孙亮从装逼状态中叫醒了过来。

“**啊,是前些日碰到过的一个乐于助人的人。他乐于助人,从不留下名施恩望报。”孙亮随口解释道。

“噢,此人真君子也,哪天碰到要好好结识一番。”全纪赞道。

三国之孙亮的逆袭免费阅读

回家的路上,孙亮和全纪有一搭没一搭地边走边聊着。

“子明,你真的懂医吗?那小柴胡汤是从哪里学来的”

“闲着无事,记不清在哪本书上看到的。今天算是开了个张。反正治不好,总不能治坏了吧。”孙亮随口应道。

“子明,我看你不光是为了治病吧。不会看上那个小贫女了吧。还真不要说,那小贫女,长得还真不错,长大了稍加调养,绝对是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别人嫌她是兵家,但我们可不怕。要不,我去把她带来,放在家养起来?。”

“你没看到啊,那小女孩身边躺着要死的老太婆。她父兄都为国战死了,祖母又重病,你有点同情心没有!”

“他们家是兵家啊,上阵是他们的命。”

“……..”小亮子颇有些无奈,心里有些沉重。在东吴,实行的是世兵制。兵家就是军户,在世家贵族眼里,兵家就是战争奴隶。兵家子弟,登入士籍,男子终身当兵,女子不得外嫁。子子孙孙都不能脱离士籍。

兵家男子平时屯田,练习,战时出征作战。战死了还往往得不到应有的抚恤,一家男人死了,家中女人孩子生存之难可想而知。

“小亮子,咱们回去吧,都出一个时辰了,视察民情,考察市场也差不多了吧。”也许是看到孙亮的不快,全纪转移着话题。

“哪天我们去西市,那里东西好,也没这边杂乱。”

“不去,那些专供贵族的专卖店有什么看的。”

“要不,我们明天去西山庄子打獐子去?”

“怎么,小纪子啊,看来你武力值近来全部长劲了吧。一石弓现在拉得动几下了?前几天,你隔着笼子射兔子,射了几箭才把兔子射死的?”弓箭,对力量的要求是极为严格的,战阵上一个合格的弓箭兵通常使用一石弓,要求能连续放箭百次以上。一个十来岁的小孩,用来学习、小说大全用的弓箭用来打猎,怎么说都象是个笑话。

“我们用弩,昨天阿爸得到副蜀地造的连弩,一次可发十支弩矢。”大男孩兴奋的说道。

“诸葛连弩!这个可是个好东西。”

“诸葛连弩?阿爸宝贝着呢。一得到就收藏起来了。管它呢,改天拿出来,打头獐子烤着吃。咱们把仪哥,静哥都带上。”仪哥叫全仪,静哥叫全静,都是全纪族中兄弟。

“好吧,等哪天有闲去玩。现在分文没有了,也没地好去了,回去吧。”看着说得兴高采烈的同伴,小亮子反倒有些沉闷。

豪门贵族,成天想着怎么游猎,宴饮。贫苦之家生活无着。一旦外敌入侵,是依仗这些脑满肠肥的士族们,还是能依仗那些饥寒交迫,生活无着的贫民,兵家来反抗?

孙亮好象明了西晋能迅速统一三国的历史必然。世家豪门不想打了,生活无依的贫民更想盼是太平世道的到来,好去经营他们身上衣衫口中食。历史由合久必分,已到了分久必合的必然。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平常百姓家。”边走边看,来到朱雀桥,孙亮口不由衷的吟出了一首应景不应时的诗来。

“好诗,好诗。不过,王谢指的是哪家啊,咱江东,最有名的家族就是陆、朱、张、顾、全等,就是没听说过有王家谢家啊。”全纪一边拍着马屁,一边致疑道。

“这,……随口说的。”王家,谢家,我知道他们在哪儿呢。

“哦”

孙亮摸了摸下巴,这是前世带来的坏习惯,一有口误就想恨不得掩口收回。

又穿了。自从莫明其妙的来到这个世界,尽管小心在意,但难免穿帮啊。几个月来,这已经是N次的穿帮了。太显了,不能够啊。太装逼了,装逼会挨雷劈啊。

“我说小纪子啊,真有些饿了,快回去吃饭去。”孙亮岔开话,快脚向前走去。

小纪子快步跟上,黑衣大汉两手提着东西,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孙亮不是这个时空的人,在后世的一个时空里,孙亮从一个三流的农业大学毕业,通过三支一扶成了乡镇农技站的农技员,经过不懈的努力,使了浑身解数从乡农技站调至了能混吃等死的县农业局,本以为再没什么想法了。接下来该找个老婆,养个不好不差的儿子或女儿,过上个有妻有子的生活了,也算知足了。可也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哪个天使大姐,与同事的一场酒,醒来后变成了这个八九岁的孙亮。这一切如梦一般,让孙亮有着十里秦淮身似客,不知今夕是何夕的迷茫感。

孙亮母亲是宫中织奴出身,没有什么家族支持。还好这个不甘平凡的女子,凭着不错的身段,灵巧的心思颇得吴帝孙权的欢心,从一介罪奴,爬上了宫中夫人之位,带着小皇子孙亮不咸不淡的过着日子。

现在,吴国群臣、家族,分成两个阵营,太子孙和的太子党,鲁王孙霸的鲁王党,围绕着储君之位斗得个不亦乐乎。孙亮上面有四个哥哥,在兄弟之中并不显眼,也没有哪个家族会傻得来烧这个冷灶。

几月来,也算初步融入了这个世界。后世的孙亮也基本适应了这世的生活。嗯,这辈子的孙亮,就是分辨蜜罐里鼠屎的那位聪明人吧。

三国两个有名的小孩,一个是称象的蓸冲,另一个就是能分辨蜜中鼠屎的孙亮,是在后世的小朋友启蒙读物中经常出现的主角。

曹冲早早夭亡了,孙亮倒是平平安安长大,还做了几年皇帝,后来被权臣赶下了台,最后莫名其妙的丧命于押送途中。

一个废帝不是被幽禁就是被搞死了是极其自然的事。但对于刚穿过来的孙亮,要面对如此命运就难以接受了。

上学时历史就没学好,三国演义虽说不少看,但也只是喜欢看前面内容。小说中,罗大大把三国后期好些事都是简单的一笔带过,即使看了对后期也没什么印象。

自诸葛亮秋风五丈原后,就是姜维不死心的与魏国打着,打着打着邓艾就把蜀国灭了,扶不起的阿斗来了个“乐不思蜀”故事。吴国呢,孙权之后走马灯似的换皇帝,在位都不长。

东吴最后一任君主是孙皓,是个有名的暴君,弄得天怨人怒,晋朝大军开来,吴国军民不是投降就是四散。最有印象的就是孙皓为了阴拦晋国水军,来了招铁索横江,结果被人烧断了,国家也迅速的灭亡了。

嗯,去年司马家已经把蓸爽一家都杀了,司马家统揽了魏国的军政大权,耳熟能详的诸葛亮也病死了十几年了。三国统一的日子就快到了吧。作为孙权的子子孙孙,在阴险的司马家统治下,无论上没上位,没好下场是一定的。

种田,强兵,争覇?尽管时间紧迫,还不是时候啊。

作为一个穿越者,可不能低估古人的聪明。能在史册上留名的人,能在刀光剑影下生存下来的人,可都不是好对付的。不说眼光锐厉,隐忍阴险,内战内行的吴帝孙权,就是那些哥哥、姐姐,无论是太子孙和,鲁王孙覇,还是全公主,朱公主就能要了你的命。想到这,孙亮不由看了看身侧的小纪子。

小纪子姓全名纪,族中叔祖就是全综。也是大姐孙鲁班的丈夫。这全纪,也是鲁班大姐和母亲潘夫人一次相聊相得后派到身边做跟班的。

大姐鲁班公主,叫孙鲁班,因嫁给全综,又称全公主。仗着孙权喜爱,在孙吴朝野呼风唤雨,是鲁王党的灵魂人物。近来也不知怎么的,和孙亮母亲朱夫人来住的火热,原来不太来往的她们,现在是三天两头凑在一起。

看着身边的全纪,后面尽职尽力的全福,孙亮心中一阵舒爽,真得感谢这位公主姐姐啊,终于享受到了作为一个皇子福利。

带着跟班,后面跟着个保镖,东逛逛,西看看,钱随意花,东西随意买,买了不用提,难怪后世的一些美女乐意于拉着老公、情人、男朋友上街。

三人走过朱雀桥,来到朱雀门。全福麻利地向掏出块木牌向守门兵丁亮了亮顺利地进了门。

一直往前的三人全然没有看到不远处跟着一个穿着破烂的小女孩,看到三人进了朱雀门才无奈离去。建业的朱雀门,不是普通百姓能随便的走的。

穿过朱雀门,就是向北直通宫城的大道。朱雀门到宣阳门,长近五里,宽三十丈道路,中间是孙权的专用御道—“苑路”,御道两边建有排水沟,再两边才是一般人通行通常人走的道路。

哼,这位大帝颇有后世某国胖子的风彩,孙亮边走,边心时里菲薄道。其实,不懂历史建制的孙亮不知道,这种帝皇专用的御道在刚过去的秦汉两朝并不少见。

三人正走着,迎面员骑将领着一队步卒列队而来。士兵们身披皂色战袍,外罩皮质铠甲,头扎布髻,腰挂短刀,肩扛长枪,如林前行。头前将领约三十余岁,中等身材,顶盔贯甲,骑匹玄色战,手持一杆大戟,威风凛凛。

三人忙避让至道旁。领头军将面色肃然,看了看三人,微微颔首,催马向前径直而去。严整的军队,给人一种透不过气的压力感。直至军列渐渐走远,三人重新上路。

“小纪子,那位将军是谁啊。挺威风的。”

“哼,他就是五营督陈象。一介武夫,平时就知道捧太子臭脚,看见殿下也不知见礼。”

有什么可介意的,孙亮不以为然,身边全纪却是气呼呼的。这全纪,既是鲁班公主一行的,也该算是个鲁王党吧。

大道上行人不多,来往的都是官吏或进行警戒的军队。大道两旁是中心官署和警卫部队营房。

在吴国,各家族、将领都有自已的部曲,这建业宫城内的禁军,分别由无难督与五营督统领,是建业城常备军,也是皇帝直接掌控的武装力量,平日里,五营禁军也负责建业城的治安与宫城的警戒。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三国之孙亮的逆袭(水中云影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免费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