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亡灵撒旦(神经木偶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完整阅读

亡灵撒旦(神经木偶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完整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3-12

《亡灵撒旦》是一本热门玄幻小说,生活在战争年代的赵无忧穿越到异世界变身成了最低等级的骷髅。老赵家断了根……华夏血脉的坚韧没有让他倒在命运的小把戏下。他想相信知识改变命运!哪怕只剩下一把骨头,他也要把老赵家传承下去。

亡灵撒旦(神经木偶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完整阅读

赵无忧迷迷糊糊的从昏***中醒来,眼前***漆漆的。他习惯***的起身,额头“嘭”的一声闷响把他又弹了回去。

期望中眼冒金星和***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后背的撞击声让他有点诧异。那不是一声闷响,倒像是展示暴力时捏响手指发出的哔啵声,有点渗人!

他定了定神,但马上就又慌了。把双手收在胸前,手掌抵着上面的木板***向上的推了推。

没推动!?

停下动作侧耳聆听。

很安静!隐约有些声响,像是鸟鸣,但却细微得听不真切,想必是离得远了。

他无声的抬了手脚,动作异常缓慢。手能抬起来一半,脚却只能打个拱。两边也有阻挡,直角,比肩稍宽。躺着刚好!

像口棺材!

也有点像二叔经常用来恐吓他的“猪仔箱”。

“自己这是被抓来做“猪仔”了吗?”

“对了!二叔呢?”

今天本是他大喜的日子,他穿好新郎服,正预备出门迎***,二叔忽然破门进来,猛扑到自己身上,***接着一声巨响!他眼前一***,耳中的轰鸣戛然而止,醒来就是现在这景象了。

他想喊一声“二叔”,但在搞不清状况时贸然出声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无论什么情况,先从这“盒子”里出来再说。

赵无忧仔细***索了起来。他有些***张,心神向四面扩散,不敢有太大动作。他***到了木箱的接缝,然后顺着接缝***了几个往返,严丝合缝……难怪连一丝光亮都没有!

“猪仔箱”运送的都是大活人,箱子里一定有通气口!

赵无忧心中的天平开始往另一边倾斜。那二叔呢?想到之前的情景,他心里越发的焦虑。

“盒子”里的空间实在狭小,为了能“安静”的找到木板薄弱处,他每隔一段就用手指抵在木板上,然后慢慢增大力量,直到使出最大力气。

这个方法本来非常消耗力气,但半个小时下来赵无忧却没有感觉到累以及这个“累”字后面包含的肌肉酸痛和憋气带来的缺氧出汗。

“嚓!噗!”

在右手胳肢窝下,赵无忧用左手捅出一个窟窿。木板破裂的响动把他吓得浑身一个激灵,但捅穿木板后的力道反馈却让他的情绪立即从惊吓转换成了释然最后变成了惶恐。松软,滞涩,是泥土……那么扑到自己身上的二叔呢?

费劲的翻了个身让自己更轻易使上劲。他在破***处迅速扒开一个窟窿,这个位置的木板已经腐烂。木板下方全是泥土,松软的泥土。

他疯了一样的拼命挖掘,泥土里夹杂着零碎的硬物,分不清到底是石子还是其他什么。

从窟窿里挖出来的泥土在棺材里越堆越多,棺材下方逐渐形成一个可容纳一人的坑***。赵无忧下到***里,探了探四面泥土的松软程度,便开始向侧边挖土。墓地和墓地之间会留有间隔。

挖了没多久,他又挖到了木头!短暂愣神后他意识到自己挖到了什么。完全没想到和“邻居家”这么近……双手合十拜了拜,口中念句勿怪勿怪。

他退后估算了一下邻居家和自己下来那个窟窿之间的距离,选了中间位置开始斜向上挖。

剩下的挖掘很顺利。当他从土里冒出头的时候发现正是白天。阳光照在头上很不***,有些压抑,眼前所见都是白花花的影子,更远处干脆就是一片白。

赵无忧赶***闭上眼睛退回***里,还把***口的泥土掩了掩。眼睛在骤***骤亮的环境中非常轻易瞎掉。二叔当过盗墓贼,这个说法是带他入行的土夫子教的。

适应一段时间后,他再次从***里冒出了头。眼前的白花花和远处的白依旧存在。“难道自己真的要瞎掉?”

“嘭!”

“拉呜拉拉~”

赵无忧的脑袋左侧被狠狠的敲了一记。对方向他说了句什么,语气不太友好,他没有听明白。他刚才的心思都在眼睛瞎掉的推测和惧怕里。这突如其来的一记闷棍把他敲懵了。

“为什么打我!”赵无忧回过神来,头骨的轰鸣让他暂时脱离了惧怕,愤怒瞬间填满了他的胸腔。他预备冲出地面给这个偷袭自己的混蛋一点颜色。

“嘭!”

“拉呜拉拉~”

这次他听清了,不是汉语,是一种没听过的外国话。赵无忧跟着二叔走南闯北好几年,英吉利国、法兰西国还有好几个其他国家的洋人他都见过。但刚才这种语言他却从来都没听过。

难道又有海外列强来到了华夏?

不过眼下并不是研究语言的时候,特么的竟然还敢往赵爷脑袋上招呼,管你是哪国,先给你整一套狠的,你特么……

“嘭!”

“呜卡,拉呜拉拉~”

……只要自己动一下对方的棍子就会落在自己头上,脑袋轰鸣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他怂了,退回***里先躲躲……

“哐啷!”

“啊~,吗卡呐咯~”

对方扔掉棍子惊叫着跑了!

不太妙!

“对方要是招呼来一大群洋人……自己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

赵无忧利索的从***里爬出来,选了和刚才那人相反的方向拔腿就跑。

一路风驰电掣,他眼前依旧是白花花的,好几次都一头撞在了树上,但他很快又跌跌撞撞爬起来继续狂奔。

“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老赵家不能断了香火!”

这是他二叔常挂在嘴边的话。“对了,是谁把自己埋了?难道是二叔?假如是二叔,那墓碑上一定有二叔书写的碑文。”

得回去看看!

不过自己现在是在哪呢?之前的狂奔和碰撞让他对方向完全懵圈。

“嘭!”又撞树上了……

四面开始变得暗淡,赵无忧眼前的景象开始变得清楚,虫鸣也变得清脆。随着夜晚降临,赵无忧发现自己竟然能像平常那样视物了。他下意识抬起双手,低头看去。

“啊~~~~~~~”

“我……我的手!?我的……”

眼前是一双只有骨头的双手,没有肉的脚趾骨,没有肉的腿骨棒子,再往上,最要害的地方……啥、也、没、有!

惊惶揪住了他的心脏,他又想起常挂在二叔嘴边的话,“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老赵家不能断了香火!”

不得不说赵无忧的脑回路被他二叔改造的很彻底,常人这个时候要么疯了,要么在想自己只剩一身骨头怎么还能活蹦乱跳跑出几十里地。

以前赵无忧爷爷家穷,他二叔八岁就被送进宫当了太监。这让二叔对老赵家的香火延续有着异乎平常的执念。

后来几年家里几个叔伯靠着二叔帮衬都取上了媳妇。但最终只有他爹生出个大胖小子。“赵无忧”这名字就是二叔起的,意思是赵家的香火再也不用担忧。二叔从小就给他灌输,他担负着老赵家传宗接代的重任,而且打小就把传宗接代中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教给了他。可现在……

“二叔,老赵家的香火……断了啊……二叔你在哪里?呜呜……呜……”

哭了好一阵,赵无忧从地上爬了起来,心里忽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从土里冒头的时候会被连敲三下脑袋。

任谁见他这幅模样从地里往外爬都得吓得半死!

“怎么办?怎么办?我现在不是人了!鬼能传宗接代么?我比鬼好点,还多一副骨头。骨头有个鬼用!我的小小赵……”

“我难道真的死掉了?奈何桥、黄泉路,牛头马面阎王爷呢!我难道只是个孤魂野鬼?或者说我变妖精了?还是白骨精?!妖精法力大成能生孩子吗?”

赵无忧想起小时候跟二叔去茶馆听吴瞎子说过的西游记,那里面的妖怪都神通广大无所不能。可吴瞎子原本是个算命的,因为世道乱,大家都知道自己命不好,所以吴瞎子只能改行,最后在茶馆找到个说书的稳定活计。

“算命先生说的西游记靠谱么?”

大清朝没了之后,二叔就回了老家。战火年代世道混乱,百姓艰难,二叔不得不常年在外为生计奔忙。老赵家所在的村子却遭了匪,全家老小都没了。外出归家的二叔挖遍老宅下的地***才找到吓傻了的赵无忧。

之后二叔带着他一边谋生,一边四处求医问药。赵无忧痴痴傻傻的跟着跑了好几年,走到哪,药罐子就跟到哪。

在赵无忧16岁这年,他竟然从浑浑噩噩中清醒了过来。这可把二叔喜悦坏了,赶***找来媒婆要给赵无忧娶媳妇延续赵家香火。以前他痴傻的时候,媒婆都绕着他们家走。二叔后脑勺的头发因此急白了不少。

自己刚要结***!

就差几个时辰,几个时辰!!

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

一闭眼的功夫就只剩骨头棒子。白天几乎不能视物,到晚上却能看见,甚至视力比以前还更好些。而且这一路狂奔也不觉累。

“难道是在做梦?”

他想掐***自己来从这个噩梦中脱离,但浑身骨头棒子找不到会***痛的地方。

“我要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

这个念头一生就填满了他的脑海。他还抱着一丝最后的希望。虽然他差不多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变化,但心底的不甘心却像烙铁一般炽热。

他四面望了望,发现四周都是树,矮的高的,少数偷懒躺着的,更多是坚强立着的,遮天蔽日的树枝把天空挡的严严实实。他选了一颗坚强立着的,双手双脚并用爬到树***打算先看一看四周的地形。

“哇奥!”

眼前的天地被远山分为两半,上边是一轮比自己见过的月亮大十倍的银盘,繁星在它身边全都显得暗淡;下边是望不到边的树海,银色的月华铺满林海。林间星星点点,是夜行生物的眼。

赵无忧愣愣的望着头***硕大的明月,有一种要投入其中的冲动。

他甩了甩头,视线从天边拉回转向更近处。在树海中有一片离自己不算远的***阴影。林海间的星星点点仿佛在那里被谁抹去。

那是一片水域!

他又往其他方向看了看,夜色中除了月亮、远山、***的阴影区域这条直线,其他方向都没有明显的标志物。赵无忧踌躇良久决定就去那阴影区域。

他每跑一段他就找颗树爬上去修正一下自己的方向。这片林海不知长了多少年,非常茂密。假如在前行中不能定准方向,不要说晚上,就是白天也非常轻易迷路。

一开始还跑偏过几次,慢慢的他***索出三十步爬一次树的规律。

有一次他爬上树梢观察方向后便直接从树梢跳向了另一棵树。这种方式大大幅度提高了前进速度,他便化作一只猴儿在林间不断飞跃。

直到他被一根粗壮的树干贯穿在半空。

树干从腹腔入,贴着颈骨出,差不多抵在他的下颚骨上。他以毛虫蠕动的方式慢慢把自己取出来,却在离开树干尖的那一瞬没有抓***,从高空掉到地上摔散了……

赵无忧被吓得鬼哭狼嚎。一身骨头撒一地的景象要多诡异有多诡异。更诡异的是他自己竟然还能看见这些撒了一地的骨头。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想把自己的骨头聚集起来。那些骨头就在他的心念间主动飞回拼装在了一起!

他起身******自己的骨头,感觉不可思议。真是变妖精了?

之后他再也没有作死在树上跳,老老实实在地上跑,本能告诉他,自己的脑袋不能被伤到。

一双发着黄光、铜铃大小的圆眼忽然从密集的灌木里亮起,就那么悬空瞪着他……赵无忧一脚蹬出,刹住了往前的势头,也拿空***的眼窝子对着对方。片刻之后,那对黄色的眼睛默默消失在阴影中。临走之前似乎颇为遗憾的看了他一眼。

赵无忧微微松了口气,面对猛兽他下意识的还是有些心虚。哪怕他觉得自己差不多应该可能斗得过对方。

经历这次遭遇后,赵无忧再次放慢速度。他担心自己一头撞在野兽群里。

途中他又碰到了发光的眼睛,是一群绿色的。镶嵌在***夜里,谨慎的游弋着。不过对方也只瞪了他一眼就纷纷隐没在了***夜里。

赵无忧回过味来了,这些野兽是在嫌弃他这个猎物,没肉!

他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悲伤……

之后的行程里又碰到了几波这样情形。情绪的天平在庆幸和悲伤间几度倾斜。

直到四周的兽吼渐渐小了下去。银月已经从天边升到了天***。忽然安静下来的环境让赵无忧有些不适应。他扒开身前的灌木,轻手轻脚的向前方趟去。

他已经听到了水声。

亡灵撒旦全文阅读

一个寂静的***湖泊出现在眼前,走出树林覆盖的大地就像进入到另一个世界。和身后的喧嚣相比,眼前死一般的寂静里,浪花拍打湖岸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赵无忧缩手缩脚的向湖边走去,心里不停的打鼓。湖滩上留下一串歪歪扭扭的脚印,像鸡爪扒拉过。他在离湖水一步的地方驻足,探身向湖里望去。

只一眼,赵无忧就吓得屁滚尿流的往树林里跑,但没跑几步就被不听使唤的双腿绊倒,即使这样他也还是挣扎着死命的向树林里爬。

他一边爬一边不住的颤抖,脑子里像是被一团怎么也理不清乱麻塞满;又好似有一间囚牢,排斥着其他事物进入,也不让他出去。

在乱麻的中心是那一眼锁住的景象,光秃秃的白骨脑壳,燃烧着白色火焰的眼窝,咬合在一起却没有嘴唇遮挡的牙齿……

他想把这幅画面从脑子里赶出去,但这白骨头颅却反而越来越清楚。

他胡乱拍打着胸口和头颅,状若疯魔。

然后他哭了。

决堤的苦水汹涌而下。

但却没有找到它流淌的河流。

没有泪水,没有哭声,没有心,没有血肉……只有一副感受不到温度的白骨。

他努力的干嚎,但却怎么也发泄不出。他寻找不到以前哭鼻子的感觉,找寻不到抽泣的节拍,似乎好多东西已被遗忘。

“回不去了啊。”

最后,他脱力似的翻身坐在湖滩上,两手在身后撑着,天空中的明月是那么的透彻,没给影子留一点余地。

要是自己好好读过书,现在说不定能做首诗,比如“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之类的。

故乡啊,自己现在躺下都不知道头朝哪方。

走南闯北那几年,赵无忧和二叔一直没回过赵家以前的村庄。但每年二叔总会有几天窝在家里抽旱烟,一抽就是一整天。在这样的一天里,赵无忧只有几个干滋滋的窝头果腹。

“变成妖怪还能回得去么!”

人和妖……

那是一个像迷宫一样的死胡同。

赵无忧索***不再去想。平息纷乱的思绪后,他开始思考眼前的局面。有一个最为迫切的问题摆在他面前——变成妖怪后要怎么活下去?

妖怪吃什么,吃人么?西游记里的妖怪大多都是吃人的,唐僧是他们的终极目标。赵无忧摩挲着两扇排骨,里面空空如也,那不存在的心终究觉得膈应得慌。

齐天大圣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那块灵石吸饱了日月精华才孕育出美猴王!

“要不试试?”

那便试试!

他抬起头,张开嘴,以一个滑稽的***趴在湖滩上,眼中的白色火焰直勾勾的对着硕大的圆月。

我吸~

一阵清风吹过……

我再吸~~

又一阵清风吹过……

什么……也没有发生。

是自己的***不对么?

***漆漆的湖水却在此时忽然泛起阵阵波纹,浪花声也变得急切。

“咦!有效果?”

一团漆***的湖水借着月色陡然隆起,然后从“山***”不住滑落。***的动静吓得赵无忧一阵哆嗦。

“难道这就是日月精华?!”

“不过效果也太好了吧!?”

看着像山一般向湖边涌来的“日月精华”,赵无忧有些不知所措。

但他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机缘来了啊,踏上仙途,脱离凡尘就在今朝!

不知道“肉白骨”是哪个级别的仙法?

一次不行还可以多来几次,就凭自己吸收日月精华的效果,达到白骨娘娘的层次应该不在话下,自己再努点力,争取向齐天大圣看齐!踏上凌霄做一个全天下都知道的大妖怪!

想想都激动!

“来吧!”

眼看“日月精华”越来越近,他站得笔直,张开双臂做拥抱状,心里忐忑:

“日月精华怎么吸收?”

“日月精华入体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长出血肉小小赵就能回来,那时候……”

“***嘿……”

“ 666啊……”

嗯,那是什么鬼东西飘过去了!

在“日月精华”靠岸的这一瞬间里,赵无忧思绪万千。

可就在此时,一条细长的***影忽然破开已经拔高到几十米的湖水,直插天际,然后她打个弯儿向湖边探来。

……

赵无忧不敢相信的抬手揉眼,食指关节抵在眼窝里转了转,发出“噶叽噶叽”的声音。

抬头再看……

“不是幻觉!!”

他死命的想要把之前自己“做法”吸收日月精华和眼前那庞大的身躯联系在一起,却发现这两条因果链不成比例,扣不到一起。

不得不说眼前的景象比赵无忧在湖里看到自己变成白骨的头颅要***多了。

那是一种赵无忧连听都没听过的***生物。大到超出想象,在它面前赵无忧就像是擀面杖下的眼屎。

“怪……怪物啊!”

此刻他依旧保持着双臂展开的***,左脚微不可察的往后挪动,脚后跟的沙土缓缓向后堆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啪!”

赵无忧被拍进了沙滩里,全身骨头都陷了***。

巨力的撞击让赵无忧好一阵失神,但他很快就清醒过来。被压在身下的右手开始缓慢的向下探去,速度很慢,看上去就像是沙滩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在慢慢往下沉。

不过他很快就从沙土里被扯出来再狠狠摔在沙滩上,散了。

赵无忧听到了自己骨头裂开的声音。

他的脑子里闪过无数个念头,但最终放弃了挣扎,只是把重组的身体撑开,呈大字型平躺在沙滩上,心里无喜无悲。

人为刀俎,做为鱼肉,那就做好鱼肉该做的事。

赵无忧觉得自己在这一刻离菩萨很近。

此时湖面上升起两盏莹绿色的“灯笼”。它们初看时离得老远,但只一瞬便增大到头***圆月大小。

那是一对眸子,嵌着一对竖瞳!瞳孔里不见一丝温度。

湖面上的***夜被眸子主人的撕开——一座山峰般庞大的***蛇出现在赵无忧面前!布满整个视野的压迫力铺天盖地而来。

赵无忧感觉自己马上就会被碾平,骨头会化作骨粉,再也重组不起来。他仿佛已经看到菩萨来到了自己跟前。

赵无忧的精神***张到了极点,他在赌,并为此压上了自己的***命。从先前那两次的攻击来看,对方似乎只是想让他屈服。但随着蛇躯靠近,赵无忧心里的天平却疯狂的摇摆起来。

“生或者死这是一个问题。”

大***蛇盯着躺在湖滩上的赵无忧,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时间。它嘴咧开,形成一个***的弧度。赵无忧刚想好给菩萨的自我介绍,就被一口吞下。

空间的陡然变化让赵无忧完全没有来得及反应,躺在大***蛇嘴里,赵无忧知道自己赌对了。他在心里把知道的菩萨一一谢过。鬼门关前的风景很***,但赵无忧希望自己永远不要再看一遍。

大***蛇的嘴里比“棺材”要宽敞得多,咽喉***不见底,密闭的空间错乱了时间。

绵延的疲惫在精神高度***张后袭上心来,赵无忧强撑着精神在肋骨上默默的数着数。

大***蛇沉入湖水便蜿蜒着向湖底游去,湖水之下越往***处去空间越广大,整座湖就像一个倒过来的漏斗。

在赵无忧数到1024或者1025的时候,大***蛇将他吐了出来。在地上打了一溜烟的滚儿。

起身一看。

自己竟然被带到了一座砖石铺就的广场上。四周散落着不少破碎的蛇蜕和碎石,远处竟然还有大片的石头建筑掩映在昏暗里。

“这是大***蛇的老巢!”

可蛇修不了那样的房子,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

“卑微的亡灵,伟大的山峰之主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从这里穿过这片遗迹中心到达遗迹的另一边;二、我把你扔过去。”

这声音从赵无忧心底升起,回响在他耳边,浑厚、霸道,满满全是侵略。

他吃惊的看着大***蛇的蛇吻,蛇信吞吐得很缓慢,但刚才声音响起的时候它根本没张嘴。

“做出你的选择!”

随着这声咆哮,赵无忧被平坦的压趴在石砖上,却没有散开。

他不敢再迟疑,艰难的从地上竖起一根手指,点了点。

“确实没张嘴!”

大***蛇看到他竖起的中指,解开了赵无忧身上的重压。

“聪明的选择!”

赵无忧从地上爬起,活动着有些不灵活的手指,心中腹诽:“傻子才选二呢,要是直接扔过去有用,哪还有商量的余地!选一也好不到哪去,连这大***蛇都需要他这样的喽啰去探路的地方,能讨得了什么好。”

“你似乎不会灵魂传音?拿着这个,当你想对我说话的时候,握住它在心里默念。”

一块赵无忧巴掌大的***色鳞片出现在他身前,静静的飘着。

赵无忧现在完全接受了自己变成妖怪的现实,所以看着眼前悬空停留的鳞片也只是觉得惊异。

伸手接过鳞片,他试着问道:“大……大王,您让小的穿过遗迹可是要寻找什么事物?”

“不错,你很不错!”大***蛇直接无视了赵无忧希奇的称呼。

这片遗迹的中心藏着一件宝物,但核心区域的魔法迷阵太厉害,大***蛇尝试多次未果后就不时在外面找一些“小虫子”来探路。赵无忧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批了。

虽然都是小虫子,但聪明的小虫子比那些吓傻了的木头桩子要走得更远。

赵无忧能够揣测到他的目的,这在小虫子里相当罕见。为此他为即将到来的又一次“探险小说大全”生出了更多期待。

“这枚鳞片能够支撑你我在这整片遗迹里无障碍通话,路上碰到非凡情况可以问我。另外……”说到这大***蛇咧开蛇唇,那***的弧度勾勒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坏笑,“少耍小聪明能让你活得更久。”

“去吧!”

赵无忧被直接扔出了广场,摔了个狗吃屎,爬起来的时候全身骨头哔啵作响。

骨头裂开得越来越多了。

望着昏暗中的遗迹,赵无忧心里泛起一股戾气。

“凭什么!”

“凭什么变成妖怪了还得被更强大的妖怪驱使!”

“凭什么我老赵家就遭了土匪!”

“凭什么别的国家可以欺负自己的国家!”

“……因为弱小。”

“弱小就是罪过!”

“要想脱罪就要想办法变强!”

“强到没有人可以欺负!”

“强到没有人会觊觎自己的财富!”

“强到能庇护自己所重视的一切!”

“强大即是真理!”

这一刻,赵无忧感觉自己的念头无比通达,意志前所未有的坚定。

一缕浅绿在眼窝跳动的白色火焰中抽出,火焰肉眼可见的缩小到豌豆大小,然后旋转,重新绽开成一朵新的火焰,白和浅绿色相间的火焰。

破裂的骨头像是得到滋养,一道道浅绿色的光痕沿着骨头裂纹处蔓延,裂开的缝隙在光痕爬过后光滑如玉。

这一刻,赵无忧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好。他并没有注重到刚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异象,平复下激荡的情绪,默默迈开了去往遗迹中心的步伐。

在他身后,一直注视着他的大***蛇吐着蛇信惊奇的嘟囔道:“摔一下竟然晋级了,这小虫子自尊心这么强?”

但他也就惊奇了这么一下,只强壮了一点的小虫子罢了。见赵无忧***索着向遗迹走去,大***蛇便盘起身垂头假寐,只留一丝精神关注着赵无忧的动向。

遗迹里的建筑及其奢华,错落有致的庭院和高耸的尖塔比比皆是,人工修筑的精致水渠穿梭在整座城市,哪怕现在城市破败不堪,里面依然流淌着清亮的水流。

路边的杆子和墙上镶嵌着水晶样的石头,有些还散发着微光。赵无忧目瞪口呆盯着一颗发着光的晶石,看了半晌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在遗迹中心的一角阴影里,一群“人”正围在一起低语。

“来了一个低等种族。”

“是一个亡灵,我们都是亡灵。”

“那也是低等种族转化的亡灵。”

“又是那条蛇抓来探路的。”

“把他抓来玩玩!”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亡灵撒旦(神经木偶写的小说)免费章节在线完整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