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九岸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九岸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3-15

一本书,一个故事,一段人生,在书中的世界中,我们可以体会到不一样的人生,看到不一样的风景,就好比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小说中,一场冥婚,把她和陆家少帅紧紧牵扯在了一起。乱世沉浮,坚守本心,只因身后有你陪伴。且看替嫁三小姐如何搅弄风雨,俘获少帅宠爱,缔造乱世中的商业神话!

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九岸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民国元年春。

半空中纸钱纷飞,随风飘扬,仿若一场没有温度的大雪。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锣鼓喧天,分明是一片缟素,却要在大片大片的白色中强行加入一抹刺目的红。

行人驻足围观,站得却极远,像是怕沾到什么晦气一般。

有孩童想要跑过来触摸花轿,身旁妇人赶紧拦下,急忙道:“你这孩子给我老实点!别动,脏!”

“这不是喜轿么?”

“这是纸轿,今个儿娶亲的是陆少帅!”妇人把孩子抱起来,神秘兮兮道。

四周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他们都是来凑热闹的,可不想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许向影坐在纸轿里,苍白的妆容令她看上去像尊雕塑。

轿子抬进陆家。

许向影走下轿子,跟着喜婆来到前厅。

“敬——陆承言少帅!”

她闻声液体落地的声音,眼底划过一抹了然。敬给少帅的酒自然要洒在地上,阴间的人才能喝到。

“敬——少帅夫人许向影小姐!”

喜婆递给许向影一杯斟满酒的白瓷杯,许向影会意,向宾客们遥遥一举。随即轻轻掀开红绸,饮了一口。

平台辛辣,回味甘醇,上好的北地高粱酒。

偏偏这时候身后冷风大作。

许向影脊背一僵,差点就抓不住手里的杯子。她甚至能感觉到寒风裹杂着丝丝凉意在她的霞帔中游走,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来了吗……”许向影抿紧了唇,这样要害的时刻,她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

哪怕是鬼,也不行。

“母亲,假如您在天有灵,请助我一臂之力。”

许向影低喃着,仿佛从这句话中汲取到无尽的勇气。她的步伐渐渐变得坚定,一步一步走向喜堂中心。

……

许珊珊和许家大夫人站在一处,望着许向影相视一笑。不枉她们机关算尽,只要仪式一成,许向影就彻底代替许珊珊成了少帅夫人。

而许家也顺利搭上了陆家这艘大船。

许珊珊微微勾唇,她已经有了新的订婚对象,虽然对方家世比不上陆家,却也对许家助益颇多。她的目光跟随者许向影的身影,第一次真心实意地期盼着三妹心想事成。

许珊珊幸灾乐祸地想:小贱人,当初让她嫁给赵兴邦赵护军使,她死活不肯。现在满足了?嫁给一个死人,一辈子守着灵位过日子,真是悲惨。

等许向影回门,她一定要带着姐妹们好好“同情同情”她。

许珊珊沉浸在捉弄少帅夫人的愉悦中无法自拔,以至于当周遭都乱了起来,她才有所察觉。

“母亲,发生什么事了?”许珊珊狐疑问道,同时向大夫人身边靠了靠。

大夫人看向许珊珊的眼神布满了难以表述的惊惶和……悔恨。

还没解读出大夫人这样看着她的原因,许珊珊就听到一个张扬的声音响起。

“我来的还不算晚吧,拜堂怎么能少了我这个新郎?”

语气中带着久居上位的傲气,还有一丝轻佻的笑意,在一瞬间,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他胯下的战马嘶鸣,却被他勒住缰绳,前蹄高高扬起。

男人坐在马上,戴着白手套的手扣下了扳机,一枚子弹精准无误地击碎了供奉灵位。

与此同时,全场寂静无声,针落可闻,无一人再敢开口。

民国元年春。

半空中纸钱纷飞,随风飘扬,仿若一场没有温度的大雪。

熙熙攘攘的街道上锣鼓喧天,分明是一片缟素,却要在大片大片的白色中强行加入一抹刺目的红。

行人驻足围观,站得却极远,像是怕沾到什么晦气一般。

有孩童想要跑过来触摸花轿,身旁妇人赶紧拦下,急忙道:“你这孩子给我老实点!别动,脏!”

“这不是喜轿么?”

“这是纸轿,今个儿娶亲的是陆少帅!”妇人把孩子抱起来,神秘兮兮道。

四周人的脸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

他们都是来凑热闹的,可不想沾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许向影坐在纸轿里,苍白的妆容令她看上去像尊雕塑。

轿子抬进陆家。

许向影走下轿子,跟着喜婆来到前厅。

“敬——陆承言少帅!”

她闻声液体坠地的声音,眼底划过一抹了然。敬给少帅的酒自然要洒在地上,阴间的人才能喝到。

“敬——少帅夫人许向影小姐!”

喜婆递给许向影一杯斟满酒的白瓷杯,许向影会意,向宾客们遥遥一举。随即轻轻掀开红绸,饮了一口。

平台辛辣,回味甘醇,上好的北地高粱酒。

偏偏这时候身后冷风大作。

许向影脊背一僵,差点就抓不住手里的杯子。她甚至能感觉到寒风裹杂着丝丝凉意在她的霞帔中游走,带起一片鸡皮疙瘩。

“来了吗……”许向影抿紧了唇,这样要害的时刻,她不容许任何意外发生。

哪怕是鬼,也不行。

“母亲,假如您在天有灵,请助我一臂之力。”

许向影低喃着,仿佛从这句话中汲取到无尽的勇气。她的步伐渐渐变得坚定,一步一步走向喜堂中心。

……

许珊珊和许家大夫人站在一处,望着许向影相视一笑。不枉她们机关算尽,只要仪式一成,许向影就彻底代替许珊珊成了少帅夫人。

而许家也顺利搭上了陆家这艘大船。

许珊珊微微勾唇,她已经有了新的订婚对象,虽然对方家世比不上陆家,却也对许家助益颇多。她的目光跟随者许向影的身影,第一次真心实意地期盼着三妹心想事成。

许珊珊幸灾乐祸地想:小贱人,当初让她嫁给赵兴邦赵护军使,她死活不肯。现在满足了?嫁给一个死人,一辈子守着灵位过日子,真是悲惨。

等许向影回门,她一定要带着姐妹们好好“同情同情”她。

许珊珊沉浸在捉弄少帅夫人的愉悦中无法自拔,以至于当周遭都乱了起来,她才有所察觉。

“母亲,发生什么事了?”许珊珊狐疑问道,同时向大夫人身边靠了靠。

大夫人看向许珊珊的眼神布满了难以表述的惊惶和……悔恨。

还没解读出大夫人这样看着她的原因,许珊珊就听到一个张扬的声音响起。

“我来的还不算晚吧,拜堂怎么能少了我这个新郎?”

语气中带着久居上位的傲气,还有一丝轻佻的笑意,在一瞬间,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他胯下的战马嘶鸣,却被他勒住缰绳,前蹄高高扬起。

男人坐在马上,戴着白手套的手扣下了扳机,一枚子弹精准无误地击碎了供奉灵位。

与此同时,全场寂静无声,针落可闻,无一人再敢开口。

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完整全文阅读

这,这怎么可能?

不仅是许珊珊一个人这么想,全场宾客的目光全都聚集在这个张狂的男人身上,沉寂的喜堂不时响起抽气声。

他的确有张狂的资本,虽然是陆家最小的儿子,却立下了赫赫军功,成了名副其实的少帅。年仅二十就掌控了不下一个师的兵力。之后的几场战争,他也都赢得十分漂亮,彻底将他陆家少帅的威名传扬了出去。

陆烽洲怔怔看着正向他走来的陆承言,而他身旁的陆夫人已然是掩面而泣。

“父亲,孩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陆承言向他行了一个军礼。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陆烽洲抬手按在了陆承言的肩膀上,刚毅的脸上出现出一丝动容,“上天还是眷顾我老陆家的,没有把陆家最后一丝血脉也夺走。”

“今天是我大喜的日子,不谈这些。”陆承言俊美无俦的脸上几不可查地带上了一丝温顺。

陆大帅仿佛这才注重到自己身处喜堂,他哈哈大笑道:“好好好,今日我儿大婚,只谈风月,不谈公事。司仪,替我儿子儿媳主持婚礼!既然言儿归来,诸位就无须拘谨了,尽兴就好,尽兴就好!”

许向影在宾客的道喜声中糊里糊涂和陆承言拜了堂,喜婆搀着她去了后院,直到喜婆退出去把门关上,她还没从这巨大的惊吓中清醒过来。

陆少帅怎么忽然活了?

她竟然就这么跟一个生疏的男人拜了堂?

许向影把红盖头掀开,柔和的光线让她的视线豁然开朗。

窗外天色未暗,隐隐可以闻声宾客推杯换盏的声音,明明离她有些远,却给她一种置身其中的感觉。

许向影郁闷死了,大夫人逼她嫁给陆承言,她答应了,条件是把她娘嫁入许家的嫁妆给她。

两家酒厂和陶然阁让许牵钟好一阵肉疼,可在陆夫人和许珊珊苦苦请求下还是妥协了。倘若陆承言真的是一个死人,许向影就能顺理成章得到这些东西。

谁知道陆承言竟然活着!

她还能得到了吗?

没等她想出什么逃跑的办法,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高大的身影遮挡住了大半光线,刀削斧凿一般完美的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

陆承言眉眼低垂,审阅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在许向影身上。

许向影不由自主地往后挪了一步,脚后跟恰好撞在床踏上,发出“咚”的一声响。许向影吓了一跳,一时没稳住坐倒在了床上。

“怕我?”

她听到那个男人喑哑的声音,带着丝丝沙哑的性感。

“是,是有一点,少帅气势太强,害怕也很正常。”许向影强自镇静地回答,“而且今天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太震撼了,我还没反应过来。”

陆承言发出一声轻笑,他关上房门,慢慢向许向影走来,像是慵懒的雄狮,极富耐心地挑逗着爪下的猎物。

空气似乎都因这个男人的接近而变得粘稠起来。

许向影看得出来,陆承言的步伐虽然很慢,却极其坚定,且频率和幅度都很稳定,就似乎丈量过一般。

“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不过,总要收点利息才行。”[霸道总裁上身 有点尬 ]陆承言的目光格外迫人,没等许向影反应过来,他便已经俯身,堵住了她柔软的唇。

陆承言的吻和他这个人给许向影的感觉一样,无比强势和坚定。

他的舌尖不容拒绝地撬开了许向影的牙关,直到许向影承受不住快要窒息的时候,他才意犹未尽地放过了她。

“呼……呼呼……”许向影大口喘息,眼角泛起了生理泪水。

陆承言看得呼吸一窒,一股邪火蹿向小腹,幽暗的眼神带上了几分火热。

许向影喘息了一阵终于缓了过来,刚一抬头就看到陆承言给她递了一杯合卺酒。

“喝。”

许向影愣了一下,接过酒仰头就要喝下去,却被陆承言按住。

陆承言皱着眉,有些不满地盯着她,“你怎么这么笨,合卺酒怎么喝你没学过?”

出嫁前,女子的确需要学习这些规矩。可许向影这一桩亲事是冥婚,她娘去得又早,自然没人会教她这些。

她摇了摇头,低垂眉眼的模样竟有几分楚楚可怜。

陆承言冷哼一声,不怎么温柔地把许向影拉了起来,一边调整两人的手臂,一边淡淡道:“我听说你是被逼才嫁给我的。”

许向影脊背一僵,这不是废话吗,之前全部人都以为这是一桩冥婚,谁会愿意嫁给一个死人啊?

“太坦诚可不是什么好事。”陆承言冷冷道,随即命令她,“喝了。”

说完,自己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许向影也喝掉了自己杯子里的酒,打算把手臂撤回去的时候,不曾想被陆承言一把拉进怀里。男人宽厚的手掌按压在她后腰处,力道不容抗拒。

“你……”

“别紧张,我没有爱好强迫女人。”看着怀里人噤若寒蝉的模样,向来不懂得妥协的少帅,竟然下意识地放缓了语气。

等到许向影放松了一些,他才继续道:“我会给你时间适应,但不要让我等太久。”

说完,他吹灭了烛台上的喜烛。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宠妻当道少帅妻管严(九岸写的小说)出色章节完整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