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诸北珍珠始家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诸北珍珠始家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2-07

《诸北珍珠始家传》小说是由一本非常好看的重生小说),诸北有个湖,名叫白塔湖。可惜湖大田多人还穷。一位叫何喜富的人偷偷引进养蚌育珠术,却以“大搞资本主义”之由整得半死。改革开放,养蚌育珠大搞,但一度难解除的旧观念,纷繁的市场风云,又把何喜富卷入商海大浪并“淹死”。临终前,年轻的父亲嘱咐儿子过平凡日子,远离勾心斗角的市场纷争。儿子们听父之嘱另择生活之路。后来这里成为全国最大淡水珍珠养殖基地,诸北人由此富得发油。一些后来居上的老板趁机大吹“功绩”,把何喜富这位“诸北珍珠创始人”忘得一干二净。儿子们不服,便外出学习珍珠加工新技术,不仅办起了珍珠加工规模企业,还闯出了一条珍珠产业延伸之路,为父亲、为家要回了“诸北养珠第一人”、“诸北珍珠始家”等荣誉。

诸北珍珠始家传在线阅读

白塔湖畔,草青麦绿菜花黄。

一条条竖横相接,弯曲相连的水沟,交错于青绿之间,时有一只只青蛙卟咚卟咚地跳跃在水沟里。

一幢三开间低矮平房,白墙黑瓦,嵌在于湖田与村的相接处,湖田里绿油油的麦草和黄灿灿的油菜花遮盖了平房的半堵墙,远看是民居,又像湖畈放鸭的棚户屋。

屋前有一块四方小道地,道理上杂乱放着农具、柴草,靠墙的一根竹杆上凉着衣服。道地前方有一条长约两百米,宽不足一米的小路与村相连,这个村庄名叫诸北大队。

屋后有一个用篱笆围成的园子,园子里有一个约四百平方米水面的池塘,池塘四面种着青菜、油菜等,青菜、油菜都开出了小黄花。西斜的夕阳爬过三间平房的屋顶投进园子的池塘里,池塘仿佛蒙上了一层淡黄色的面纱。

何紫娜挑着一担满满的草子,“嘭”的一声撞开平房中间的大门,又“砰”的一声放在右侧墙边。她来不及取下横搁在两头草子上的那根扁担,喘着粗气,匆匆走到隔壁灶间,拿起放在灶面上的那只陶瓷茶杯,“咕咚、咕咚”地一阵狂饮,又转身来到道地上收拾衣服,柴草。

何紫娜左手挎着一堆衣服、右手提着一捆柴草往家走,左脚刚跨进门槛,就听着身后有人喊自己的名字:“阿娜,有客人来找喜富呢!”

何紫娜骑着门槛回头看,是仲根爷爷带着一个生疏人朝自家走来。生疏人身材瘦长,眉目清秀,着一身藏青色咔叽中山装,左边上口袋插着一支钢笔,头戴一顶小草帽,看似干部但又显农民模样。何紫娜以为是公社干部有事找老公何喜富。

何紫娜的老公何喜富是村里的团支部书记,又兼任电工和机米工,公社团委的干部有事找他,总是在中午或傍晚收工回家的时候。所以何紫娜不会象其他家的女主人那样指望男人收工后会帮老婆做家务。

打从春耕开始以后,天天这个时候,何紫娜就得与时间赛跑。好在她还是一位不满三十岁的***,人高力强精力旺,从来不说一声累。

这会儿何紫娜想,公社干部叫喜富是公事,喜富在队里干活也是公事,公事公办,对己无关。她边转身进屋边回答向自家走来的客人:“喜富还没回家呢!”

何紫娜话音未落人已走灶间。她先是顺手把衣服往桌上一放,又***把提着的柴往灶口一扔,当仲根爷爷把生疏人领进屋里时,何紫娜已在灶头上忙得锅碗瓢盆乒乓响了。

仲根爷爷见何紫娜对自己领来的客人不屑一顾,便特意提醒了一句:“这位同志说是江苏无锡来的呢。”

何紫娜一听这客人是从江苏无锡来的,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连忙放下灶头上的活,接待起这位客人来。

她伸手拉过一把椅子说:“客人先坐坐吧”,却忽然发现椅子有一处干巴巴的鸡粪。

何紫娜连忙把客人引到到餐桌边的椅子坐,又见一条粉红***明晃晃地露在衣服堆上面,便红着脸抱起衣服走进卧室。

走出卧室,何紫娜从桌上拿过茶杯,放好茶叶,抓起开水瓶往杯子里倒开水,把开水瓶提得底朝天,也倒不出一滴开水。

“真不好意思,连泡一杯茶的开水都没有,你先坐着,我这就去烧。”何紫娜说这话时,脸上火辣辣的一阵,心“砰砰砰”的跳得厉害。

生疏客人见女主人忙得如此慌里慌张,就连忙安慰起来:“没关系,农忙里的农家谁都是这样。”

仲根爷爷看看主人已接待起自己领来的客人,便回转身往屋外走,走时说了一句:“那客人你坐,我就走了。”

客人也起身说了声谢谢。

何紫娜听说仲根爷爷要走了,就走出灶间,托还在门口的仲根爷爷帮忙:“仲根爷哎,麻烦你辛劳下帮我去机米房或配电室看看,碰到喜富在的话,就跟他说一声,家里来了江苏客人。”

何紫娜觉得,老公听到江苏人来了,肯定会放下活,赶紧回来。

那是去年冬种后,何喜富从一位近房阿叔中获悉,有几位江苏人在钱塘江边的湘湖一带收购河蚌,自捞自装自运,每只河蚌还能卖上一二角钱。何喜富想,白塔湖畔有的是河蚌,平时捞去破壳取肉喂猪喂鸡鸭,猪鸡鸭还不爱吃呢,如今有了这个商机,何不动点脑筋赚点钱呢!

何喜富终于托人求情请来江苏人来白塔湖畔捞蚌。捞蚌这一天,何喜富亲自又为他们驾船做向导,何紫娜烧茶煮饭忙招待,大半天时间就捞了满满两船河。

江苏客要刚要付钱开船,却被县渔政站的人发现了。渔政站的人说,湖里的河蚌是国家的,私自捞去换钱就是搞资本主义。

两船河蚌没收了。他们说,念在何喜富是村里的电工,曾帮他们拉过电线接个灯,罚款了就免了。

江苏人回去后,何紫娜还与老公何喜富吵了一架。何紫娜说何喜富,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办事考虑欠周全。

何喜富却说,“失败是成功之母”,他已与一位江苏人接上了关系,双方留下了通信链接,这笔钱我一定要赚回来!

何紫娜也知道,自从江苏捞蚌的人回去后,何喜富一直想着如何再引江苏人来诸北村花钱捞蚌的事。

她曾听何喜富这样说,白塔湖里的河蚌是国家的,生产队湖塘里的河蚌是生产队的,它们都姓“公”,私自捞蚌换钱,不仅人家老百姓会眼红,而且上面肯定也会当作搞资本主义行为而查杀。假如发民展副业为名集体承包经营,不能不说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因为湖塘空着也空着,即使是多打几条鱼,也只不过是让生产队社员多作一点下酒菜而已,而向集体承包鱼塘,钱是集体的,但最大的支配权还不是干部?怎么花、花多少,都是干部说了算的事,你说干部怎会不乐意?

何紫娜还听何喜富说,暗地里曾找过几个生产队长商量这件事,他们都说可以试试。于是何喜富就几次去信江苏,联系商讨承包湖塘捞河蚌之事,这位江苏客人,十有八九的喜富去信约来的。

想到这里,何紫娜心里甜甜的。可她又矛盾着,眼下正是春耕大忙、青黄不接的关口,在刚要做晚饭的时候忽然来了这样的客人,何紫娜担心会应付不过来。她最希望老公何喜富能早点回家。

就在何紫娜这样想着的时候,老公何喜富一脚跨进了家门,发现来得正是江苏无锡东村的副业队长朱均林,就是自己去信约来的这位客人:“朱大哥,真是你呀?怎么来也不先写封信过来呀,好让我去车站接你呢!”。

“我是写信了啊,怎么信没收到?”朱均林说,出门前三天就把信写过来,说定过来日子的。

何喜富想,自己没收到这信,可能是在邮电所这里耽搁了,也许是村邮员这里耽搁了,但不管这样,来了就好。

何喜富吩咐老婆做几只好吃的小菜,自己一股劲儿地跑到小店,打酒买烟,心想好好招待这位非凡的客人。

这是何紫娜万万没有想到的。要是在平时,何喜富若有心留客吃饭,往往会笑着问问何紫娜,家里有没有什么现成的菜,或是试探着问问客人,要不在这里吃个便饭,这至少可给自己这个掌厨的有个心理预备,也可能为巧妙打发走客人。但眼下这个青黄不接关口,他却自作主张地留客吃饭,不正是为难自己了吗!

何紫娜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也明白一言九鼎是男人在生疏人面前的最大面子,因此还是有条不紊地预备起来。

她从柜子取出鱼干鲞、咸猪肉,里侧大锅下了米、放好水,开始蒸菜煮饭。又从甏里拿出鸡蛋,在外侧小锅里做起韭菜炒蛋。

在诸北村,何紫娜是有名的贤慧农家女,她不但拿得起种田、割稻、施肥等多项农活,而且家里的猪、鸡、鸭都养,每当拿不出什么好菜来招待客人的时候,她就会在自己的坛坛罐罐中找出一点好吃的东西来。没多久,何紫娜在桌上摆上了五六碗菜,过酒的、下饭的一应俱全。

当一桌子菜端上来的时候,挂在墙上的那只广播已响起了《新闻联播》的开头曲《歌唱祖国》的音乐。

何紫娜边端菜边腼腆地对江苏客人说:“真不好意思,都到晚上八点了,晚饭还才开始吃。”

何喜富却面带笑脸地喜悦拿过酒杯斟酒,他接过妻子的话题说:“没关系,晚饭迟点、饭菜差点都没关系,只要我们的事情成功就好,朱大哥你说是不是?”

江苏客人朱大哥点着头连声说:“是是是,只不过实在是麻烦你们了。”

这天晚餐,平时很少喝酒的何喜富也拿起了酒杯,一次又一次地敬过这位远道而来的非凡客人。

何紫娜看看应付客人已经差不多了,便盛来一碗饭,叫来六岁的大儿子思强上桌吃饭,她吩咐思强,赶紧吃饭,吃好饭后去奶奶家跟奶奶说一下,今天晚上妈妈还有好多活未做完,要奶奶多带会小弟弟。思强点头应着“嗯嗯嗯。”

何紫娜的婆婆家,就住在离何紫娜家不远的老房子里,平时都都何紫娜做好晚饭,喂好猪鸡后去婆婆家接过还不到三岁的思强弟弟思康的,最迟也不过是在晚上8点左右,她估计,假如不去说,婆婆可能快把儿子抱过来了。

诸北珍珠始家传小说出色章节阅读

吃好晚饭,何喜富带着新到的江苏客人朱均林去找上莲湾生产大队的大队长联系包塘捞蚌洽谈事宜。

客人一走,何紫娜一下子觉得处理家务的头绪变得清爽起来。她手拿一块抹布来到餐桌前,把五六只菜碗收拢叠成一叠放到桌角边,用抹布三下五去二地把桌子擦干净,捧起碗走到灶边,“哗啦”一声把碗塞进里镬,便拿起砧板和菜刀去中间切草子。

收拾草子是何紫娜这些天的当务之急。

草子是生产队当作饲料分给农户的。每年春耕开始时,生产队就的按一家一户养猪的多少,分块分丘分给农户,农户必须在限定的日子里自行组织人员把草子割完。

何紫娜家里饲养着三头猪,从队里分到的草子就有三亩田多。何喜富天天有忙不完的集体活,白天收割草子的事基本由何紫娜一手包揽,何喜富只在晚上帮妻子何紫娜收拾一下割进家的草子。

今天何喜富带着客人去邻村谈包塘捞蚌业务,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回家。指望不着老公了,何紫娜只好自己加快手脚干。

再说何紫娜家的房屋很拥挤,左边后半间是厨房、前半间是餐厅,右边后半间用于粮食储藏、前半间用于柴草堆放,中间的后半间做卧室用,前半间作机动,平时用于置放农具及其他杂物,逢年过节时,就腾出来作为接待客人的场所。至于“春耕”、“双夏”这样的农忙季节,则腾出空间用于临时堆放草子稻谷等杂物。

何紫娜的娘家也在诸北村,平时少有住宿过夜的客人,偶有客人住宿,就在储藏室的谷橱上铺上一张草席和被子当作临时床。而今可能住宿的客人是江苏来的,有希望帮助自己家赚钱,假如安排他到储藏室里宿夜,恐怕有点过意不去,假如让出自己的卧室让客人睡,这深更半夜的在这里收拾草子,不就会影响客人睡觉了吗?

何紫娜想了好几个方面,总觉得尽快收拾干净堆放在这里的草子,是当晚最紧要的任务。

何紫娜选在一块空地上放下砧板,再找来一根四方的小凳子放在砧板边,人坐在小凳上,左手按住草子,右手用菜刀“唰唰唰”地切起草子来,不一会,这里又堆了一座青青的、软软的草子山。

收拾草子的最后一道工序是腌藏草子。白塔一带腌藏草子的方法,是用土砖切成或深挖一个长方形深坑,然后把草子一层一层放上去,再一脚一脚的把每层草子踏实。

何紫娜家的草子坑设在屋后的外墙脚边,看看切碎的草子在屋里堆放不下了,何紫娜就动手把草子搬到屋外的草子坑里去腌制。

之前,一般都是何紫娜在家里切草子,何喜富把切碎的草子搬到草子坑里去腌制。而今天家里只有何紫娜一个人,草子的切、搬、腌都得自己动手。

何紫娜放下刀,驼着背慢慢地起身,反手用拳敲敲背,又慢慢地直起了腰。她从屋外道地里拿进一只畚簸,把草子一畚簸一畚簸地搬进屋后的草子坑里。

何紫娜觉得一层草子放得差不多了,便挽起裤腿一跃身跳进草子坑,一脚一脚踏起草子来。

起初的时候,草子坑里的草子堆得松松的、高高的,一脚踏下去,草子要没过膝盖,何紫娜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得吃力。到了有点平实的时候,何紫娜如同小跑步般地踏着,这时候她显得轻松多了。

轻松的时候何紫娜就会多思多想。她先是想江苏客人的到底会不会住宿在自己这样杂乱拥挤的家里,假如他来之前能在集镇的街上订了旅馆,自己就不用再深更半夜铺床了。

万一客人要住宿在自己家呢,或许还是自己一家睡到谷橱上,把床位给江苏客人睡,这样也算是对客人的厚待。

当然,她想最好的结果是等会儿只有老公一个人回家,这样不仅省去了铺床的烦恼,而且还可指望老公帮自己连夜收拾好收割进的草子。

夜很深,何紫娜孤身一人在室外干活,心惊胆战。好在远远近近的阵阵哇鸣,为何紫娜略微壮了胆。不一会,“卟嗵”一声,像是一只青娃跳进菜园里池塘里,顿时,远远近近的蛙声全没了,听到的只是从自己脚底下透出的“呼嚓呼嚓”的脚踏草子声。

“有人吗?”何紫娜警惕地朝四面张望。四面都是黑乎乎的,暗白色的夜空下,那些立在田边的草蓬、湖岸的树丛,似兽似人,勿隐勿现。何紫娜越看心越慌,那里是不是躲闪着一个流氓甚至是***犯?这里会不会忽然窜出一只猛兽或游来一条毒蛇?

何紫娜越想越害怕,感觉脚下的草子已有点湿答答了,就起身跳出砖坑,逃命一样地跑进屋里。

何紫娜切了一阵子草子后,婆婆一手牵着大儿子思强、一手抱着小儿子思康朝自家走来:“阿娜你忙好了没有,你两个儿子小的已睡着了,大的也想睡了,你是否先安排他们睡呀?”

何紫娜继续低头“唰唰唰”地切草子:“小的你先放在床好了,顺便也把思强的脸和脚洗洗,让他俩先睡,我这一身脏兮兮的不方便,再说这一大谁草子还想切完呢。”

婆婆安置好两个孙子走出来,看看何紫娜还有这么多草子要收拾,也从灶间拿来菜刀和钻板欲蹲下身去切草子。何紫娜见状连忙劝阻:“妈妈,你腰不好,别来干这个了。”婆婆又起身走到灶间,帮何紫娜洗起刚才塞在里镬碗盏。

何紫娜听到灶间传来的洗碗声,便抬头朝灶间说话:“妈妈,你把碗洗了话顺便帮我烧点热水,等下喜富假如带客人来的话也好有热水洗漱。”

何喜富带着客人回屋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左右。这时何紫娜刚刚把堆在屋里的草子收拾干净。

何喜富见刚才杂乱的现象不见了,满脸戴笑地在江苏客人的面夸奖老婆:“朱大哥,你说我老婆强不强,这么一大堆草子就让他一个人收拾干净了!”

江苏客人朱林均,竖起拇子伸到伸到何喜富面前说:“强强强,我一进门就看出来了,你老婆肯定是村里的女强人。”

何紫娜没去留意一对男人对自己的夸奖,只顾看他们各自脸上的表情。她想,这样有说有笑的进来,那边的事肯定办得较为成功。她叫过喜富:“你先带客人去灶间洗漱,我得把客床铺铺好。”

何喜富很喜悦:“好好好,你客床铺得好一点,今晚我和林哥睡一床,晚上我们还要好好聊一聊。”

何紫娜说:“我知道,我把我们的睡的床让给你和客人睡,反正这床是我家最好的床了。”

何喜富伸出食子点到老婆的鼻尖:“算你聪明!”

何紫娜扭过头,轻轻地说了声:“神精病!”,边说边朝储藏间走去。

储藏间里的谷橱实际用两个短橱子拼成,拼成后的谷橱约有两米长,一米三宽,要在橱子上面睡母子三人,肯定是很拥挤的。但好在谷橱的一直一横都贴墙而放,不愁儿子会掉下柜子。

何紫娜***的时候,先把谷橱子上的坛、甏、罐一一拿下放在一处墙角,顺便从柴草间里拿一捆稻草铺在谷橱上,稻草面上再铺一张草席。

铺好草席后,何紫娜***象刚才踏草子一样踏了几下,感觉软绵绵的,还算有点***。

她嘣的一下跳下床,从自己卧室的衣柜子里取来被絮被单,先把被单铺在席子上,再把被絮平铺在被单上。

刚铺好床的时候,何喜富进来了。

何喜富看看床上的被絮问何紫娜:“我们家没有被子了?”

何紫娜告诉何喜富:“过年洗了,不用也没去翻好,这样将就一下好了,等会我们母子睡在这里,你和江苏客人睡在卧室的床上好了。”

何喜富笑笑说:“那只有委屈你了。”

何喜富又去与江苏客人聊天。何紫娜拿起扫帚,把谷橱前丢下的稻草等垃圾扫到一角后,走向自己的卧室欲把已熟睡的两个儿子抱到谷橱上睡。

何紫娜轻轻掀起盖在儿子身上的被子,忽然“啊”的一声惊叫起来。随这一叫,两个儿子也哇哇地哭了起来。

在一边聊天的何喜富和江苏客人朱均林以为发生了什么事,连忙跑进卧室来,只见何紫娜还掀着被头发呆,掀开的被窝冒着热气,热气从大儿子思强的***底下窜上来,思强的***四面湿淋淋的。

“儿子尿床了。”这时,何紫娜才慢吞吞地说出了话:“平时每睡到一点左右的时候,我都为叫他起来尿尿的,今天忙着做事忘记叫他尿了,结果真的尿床了,这怎么办呀?”

何紫娜马上回过神来,她对已站到身边的江苏客人说:“看来今天只有委屈客人了,这张床睡不了了,只有你们睡到隔壁谷橱子上去了!”

江苏客人朱均林摆摆手说:“没关心、没关系,今天马上天都亮了,我们随便睡一下就算了。”

何喜富带着客人到储藏室睡,何紫娜红着脸又收拾起这张床来。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诸北珍珠始家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书卡漫】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