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妻为大都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妻为大都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10

开卷有益好书香,扫除阴霾喜悦窗。感受暖和与阳光,呼吸淡淡有芬芳。如妻为大都督小说一样词藻满华章,你舍不得放下,那就赶紧读起来吧,【火爆历史,轻松爽文】穿越为女都督之夫,崔文卿誓要侍奉娘子鞍前马后,床前榻后,打败一切来犯之敌。当然,偶然也得出去偷个腥,顺带搅动天下风云。

妻为大都督在线阅读

大千世界浩瀚无穷,平行时空不知几多。

仲秋时节,满目苍黄,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在清晨席卷而至,沙沙雨幕顷刻间笼罩了整个府谷县。

县城正北有一座高门大宅,石狮张牙舞爪其外,两排门戟林立其后,正门匾额上书“振武军大都督府”。

府内有梅兰竹菊四苑,屋舍楼阁层叠相连,水榭凉亭错落期间,竹林青绿,胡杨金红,彰显着威仪显赫之气。

梅苑书台阁楼顶层,穿着一身雪白亵衣的崔文庆正耸立在风雨中,抬首闭眼,任由那细密如织的雨滴冲刷周身,心内无奈而又迷茫。

其实,他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国。

在那里,崔文庆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公司,以及一位漂亮的女友。

在公司业绩蒸蒸日上的时候,崔文庆的合伙人想要独吞公司,联合他的女友设局陷害,让崔文庆陷入牢狱之灾。

望着那对自得洋洋,想要鹊巢鸠占的狗男女,崔文庆奋起反抗,三人也在抓扯过程中误踩漏电电线全部身亡。

崔文庆死的确是死了,只是没想到魂魄穿越平行时空,附身在这名为崔文卿的落第秀才身上。

这个世界曾经也有秦汉隋唐等王朝,但在唐朝时历史出现岔道,并没有发生那场动荡大唐统治根基的安史之乱。

大唐统治三百余年才土崩瓦解,中原重新陷入群雄割据混战的局面,直至英雄出世复归一统。

如今的朝代名为“齐”,地理面积、风土人情与原本应该出现的宋朝差不多,而且巧合的是,齐朝旁边也有辽国、西夏、吐蕃等国。

崔文卿的新婚娘子、振武军大都督折昭,就是因辽国忽然犯边,在新婚之夜连盖头都没掀,率军奔驰前往边关去了。

说起折昭,那可是令人闻名丧胆的存在。

此女十四岁从军,在父兄皆亡后成为振武军大都督,征战四年未尝一败,因其上阵皆是面罩鬼怪面具,从而被好事之徒称为“恶罗刹”。

民间更有折昭画像流传,其相貌三分像人七分似鬼,拳上能站人,臂上能走马,腰粗如桶,力大无穷,一杆梨花枪鲜有对手,乃不折不扣的军中铁血女汉子。

原本崔文卿这穷秀才是不可能与这位声名赫赫的女将军有所交集,一切渊源在于崔文卿的父亲曾救过折昭之父折惟忠一命,折惟忠感念其恩,故而定下婚约,将次女折昭许给崔文卿。

四年前,折惟忠在对西夏的战事中丧命,原本崔文卿以为这事就这么黄了,没想到折昭依旧坚守承诺,愿意下嫁,但唯一的条件就是让崔文卿入赘。

从古到今,男儿入赘都被视为奇耻大辱,饱读诗书的崔文卿自然不愿,然只因对方势大权大,直接派来一队军士将他押来府州,容不得他拒绝。

而在新婚当夜折昭离开之后,崔文卿心情不佳暴饮醉酒,跌落池水当中,被救上来已是奄奄待毙,恐怕也就是在那时,被远道而来的崔文庆上了身。

穿越已成既定事实,崔文庆只能随遇而安,以穷秀才崔文卿的身份生活,从现在这一刻开始,他就是崔文卿了。

好在这振武军都督府富贵显赫,权倾一方,对还未适应古代环境的崔文卿来说,倒也不愁温饱。

只是……听说那位女都督长相有些寒碜。

恶罗刹……

想到这里,崔文卿额头青筋猛跳,半响之后才长长吁了一口粗气,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书阁卧室,崔文卿刚拿布帛擦干身子,便闻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转身一看,一个十二三岁,头梳双髻,脸上有些婴儿肥的侍女端着木盆走了进来。

“奴婢荷叶,见过姑爷。”

听到“姑爷”这个称呼,崔文卿不自禁的皱了一下眉头,这才笑道:“你叫荷叶?我记得你,在我卧床昏迷不醒这些天,是你照顾我的吧?”

那侍女点头一笑,旋即心有余悸的言道:“姑爷跌下水池后可把我们给吓坏了,连府内请来的郎中都说你没救了,好在姑爷你福大命大,自有神仙庇佑,终于转危为安,改明儿荷叶一定去庙里上柱香,感谢菩萨大恩。”

崔文卿知道自己这个被绑来的姑爷在大都督府颇受冷遇,重病卧榻的时候,多亏这个小侍女衣不解带的悉心照料,身子才为之好转。

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这份恩情,已在心底牢牢记下了。

同样,对于仇恨,崔文卿也没有忘记。

因为他的前身并非是不慎跌落水池,而是有人乘他醉酒故意为之,换句话来说,那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谋杀。

既然他现在已是崔文卿,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前身的仇就由他来报吧!

血债必须血偿!

看到崔文卿的脸色忽地阴沉可怕,荷叶不由有些战战兢兢起来,颤声问道:“姑爷,你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婢子伺候不周?”

“不关你的事。”崔文卿展颜一笑,面上寒容顿解,“对了,记得成亲那晚,一直拉着我喝酒的那两人,似乎叫什么折继宣、折继长的,他们与折昭是什么关系?”

崔文卿口中的折继宣、折继长,正是新婚之夜有意灌醉他,并作出他不慎跌落水池假象的两人。

荷叶想了想,这才回答道:“他们是二房的两位公子。”

“二房?”

“对,大都督的祖父折御卿共有两子,分别叫做折惟忠、折惟本,大都督是折惟忠之女,而折继宣、折继长则是折惟本之子。”

“这么说来,他们与折昭是堂兄妹关系?”崔文卿听明白了。

“是啊。”荷叶点了点头,一脸庆幸的开口道,“那夜姑爷落水,是继宣公子最先发现并开口呼救,继宣公子可是好人啊!”

闻言,崔文卿冷冷一笑,却没有搭话。

这枚萝莉太过天真,不谙世事,直把吃人的狼当作忠诚的狗了。

只可惜他这个入赘姑爷在折府没什么地位,属于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想要对付折继宣、折继长两人,还需从长计议才是。

这时,一名仆役忽地急匆匆进来禀告:“姑爷,继宣公子与继长公子前来拜访,正在水榭等候。”

崔文卿微微一怔,嘴角溢出丝丝冷笑。

只怕是来者不善啊!也好,就让我来会一会你们。

妻为大都督小说出色章节阅读

梅苑东南角有一片波光粼粼的水池,池内残荷败叶,游鱼点点,有几分萧瑟落寞,也有几分生气灵动。

崔文卿在荷叶的陪同下刚走进水榭,便看见朝着池面那张石桌旁,正坐着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公子。

他还依稀认得,稍稍年长、身得俊秀挺拔,有着几分阴冷气息的那位,乃是折继宣。

而另一位体格威猛,看似孔武有力的公子,则是折继长。

面对径直入内的崔文卿,折继宣脸上露出几分不明就里的微笑,目光流转间意味不明,显得颇有城府。

反观折继长,双目闪烁出一股摄人的光泽,隐含敌意。

“哈哈,得知文卿贤弟身体好转,我兄弟二人联袂拜访,实在叨扰了。”

说话的是折继宣,听起来满是喜悦的语气中透露着一份诚挚真诚,若非崔文卿已知他的为人,说不定会被他的虚情假意所蒙蔽。

心念微闪,崔文卿气定神闲的落座,抱拳一拱笑答道:“在下已无大碍,有劳二位兄台挂心了。”

折继长嘴角微微一咧,轻哼道:“你这秀才很不简单啊!落在池水中那么久,平常人说不定已经死了,你竟然只是大病了一场。”

“哦?”崔文卿眉峰一挑,似笑非笑的言道,“听继长兄的口气,似乎很失望似的,莫非觉得在下应该死了最好?”

话音落点,折继长、折继宣两兄弟同时一怔,没想到这不久前还对人唯唯诺诺,有着几分迂腐酸儒气息的穷秀才语气竟然变得如此犀利,竟让他们措手不及。

折继长冲动易怒,脸膛一沉便要化作,还是那颇有城府的折继宣暗暗拉了他一把,他这才一脸尴尬的言道:“嘿嘿,贤弟真会说笑。”

折继宣轻轻一叹,换作了一副推心置腹的口气:“文卿贤弟,你我也算是一见如故,为兄有一席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崔文卿心知重头戏来了,笑道:“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折继宣等的就是这一句话,镇重其事的言道:“去岁贤弟虽则科举落第,但你不过十八岁之龄,若能苦读两三年,安知不能一举登第唱名于应天门之外?没想到我那堂妹折昭竟以婚事相迫,让贤弟你这样的堂堂大丈夫,世间伟男子成为入赘之婿,备受别人嘲笑蔑视,将来你的子孙也只能姓折,而不能姓崔,贤弟有何面目面对列祖列宗以及天下的读书人?为兄真替你不值。”

听完这一席话,崔文卿暗叹不止。

说起来他的这位前世真的有些悲催。

本就才学普普通通,又在科考中碰到苏轼、苏辙、曾巩、王观等等几个惊才绝艳的妖孽,而获得状元之人更是当朝宰相司马光之子司马唐。

想来即便是历史出现了岔路,但历史名人出现时间并没有太多的改变,故而面对苏轼等文坛妖孽横空出世,崔文卿科举落地也是必然。

还有崔文卿听来,折继宣说出这番话的用意并不简单。

似乎有挑拨他与折昭夫妻关系,蛊惑他离开折家的意味在里面。

若他还是以前那个不谙世事的秀才,说不定就大感屈辱,头脑冲血,任性行事,从而着了折继宣的道儿。

想到这里,崔文卿轻轻一笑,好整以暇的开口道:“赘婿啊?我觉得还不错呢。”

折继宣本以为崔文卿会如成亲那晚,听到此话就怒而拍案,大骂折昭强抢民男,一气之下说不定还会与折昭强硬和离,但他完全没有料到崔文卿竟然是这种神态,这种语气?

这穷秀才该不会掉进水池后脑子进水了吧?他的满腔热血去了哪里?他的文人傲骨又去了哪里?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

折继宣心念闪烁不停,干声笑道:“呵呵,在下不太明白贤弟的意思……”

“继宣兄不妨想想看。”崔文卿一把揽住了折继宣的肩头,语气忽然有了几分商人般的市侩精明,“即便我崔文卿将来能够进士及第,也不过当个八九品的小官儿,现在呢?嘿嘿,我可是振武军大都督折昭之夫,要吃有吃,要穿有穿,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在府州一亩三分地上,折家更是土皇帝一般的存在,做折府的赘婿又有什么关系!”

未等崔文卿话音落点,折继宣、折继长兄弟俩均是震动了。

他俩如同呆头鹅般张大嘴巴望着眼前这位喋喋不休的赘婿,如同看到了史前怪兽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耳朵。

这……什么鬼?这穷秀才发什么失心疯?有他这么不知廉耻的读书人么?还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真乃恬不知耻!人间蛀虫!斯文败类啊!

霎那间,两兄弟看穷秀才的目光中开始有了几分鄙夷。

折继长再也忍不住心头愤懑,冷哼出言道:“贤弟此话在下实在不敢苟同!我折家乃云中尚武大族,为大唐大齐两朝戎边御敌两百年,族中子弟哪一个不是孔武有力,破军杀将如探囊取物?即便是折昭堂妹,也是武功高强,选少有能够与她拼斗十回合之将,贤弟这般没有男儿骨气,甘愿在女子胯下含辱度日,将来生出来继续折家的儿子能有何出息!想必也是一个如你这样的窝囊废。”

崔文卿眼眸中厉芒一闪,却又很快泯灭不见,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开口道:“在下以为,武力高超并非是制胜要害所在,相反,在战争当中,智谋的作用要远远超过武勇。”

折继长本就是爱武如命之人,听到这手无缚鸡之力的穷秀才贬低武功,登时怒了,拍案而起高声喝斥道:“你这穷酸书生满嘴喷粪,自己窝囊却说武功比不上智谋?真乃笑话,信不信小爷我一只手就可以捏死你!”

崔文卿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言道:“这样吧,我跟继长公子打个赌。”

折继长想也不想,立即昂然顶上道:“赌什么尽管说!难道本公子还怕你这个穷书生不成!”

崔文卿站起身来,目光扫过水榭之外的池面,用手一指开口说道:“这片水池池底有一块大石,咱们就赌谁能凭借一人之力,将大石从水中取出,不知继长公子意下如何?”

折继长抬眼望去,可见水波荡漾的池底,有着一块长方形的石条,半截埋在淤泥里,大概有一两百斤的样子。

折继长也不待与折继宣商量,气昂昂的点头道:“区区百斤大石,小爷我举起跑一圈都没问题,自然与你赌。”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崔文卿拍手一笑,“若是你输了,须得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折继长眯着眼睛寒声一问。

崔文卿鼻端轻轻一哼,这才语调舒缓的说将起来。

及至他说完,折继长折继宣两兄弟又是呆住了,这厮真是……太无耻!太卑鄙!太没节***!这样卑劣的赌约也想得出来。

“如何?”崔文卿嘿嘿一笑,开口询问。

折继长咬咬牙关,猛然点头道:“我答应你,但咱们丑话说在前面,若是你输了,也必须像你说的那样做,而且,马上给我滚出折家。”

“好!”崔文卿伸出手掌道,“为防违约,咱们在此立誓,若有违反必定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家中子孙男为贼,女为娼,永世不得翻身!”

折继长慨然点头,击掌而誓。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妻为大都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