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星空克苏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星空克苏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11

以书为友,一生受益;以书为伴,一生充实;以书为乐,一生幸福。让书籍成为您生命的一部分。小说星空克苏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给朋友们,我原以为我们已经足够强大。我们的文明,覆盖诸天万界,横跨无数多元宇宙。我们能调制空间,调控时间。我们把握了永生的奥秘,我们勘破了能量的真谛。我以为我们无所不能。直到那天……我才惊醒。这无尽的星空,竟是文明的坟场。

星空克苏鲁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道源观,曾经的修道圣地。号称万法之源,诸教之首,威压诸天万界。然而,这建造于大道缘起之处的古老建筑,本应清幽、神秘,此刻却是人声鼎沸,人来人往,将那原本崇高的意境破坏殆尽。

从平台处的试道石,到那十万里证心路,再到那七脉十二峰,大道经阁,古兽试炼场,甚至那传说中危险无比的、位于时空尽头的破碎天,都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影。这些人大多三五成群,衣着简便,互相之间都有说有笑,不时还比划着些什么。

道源观最深处,道源殿内,三名鹤发童颜,身着道袍的老人凭空端坐。隐约望去,周遭似有神秘气息环绕,无数世界生灭,星辰破碎。等再仔细看时,却又什么异常也发现不了。而这三名老人脸上,出现的却是与他们气质完全不符的神色。只见三人都眉头紧锁,面色不愉的盯着前方。

在他们端坐的前方,与道源观其他地方一样,也是人满为患。这些大多都是年轻人,饶有爱好的四处打量着四周的景色,不时还伸出手来在各种器物、桌椅上摸一摸。大呼小叫的人群对这三名老者却视而不见,仿佛这三人都不存在一样。

“顾生生,快过来帮我们拍张照!”只见三个女生静静的越过地上的警戒线,跑到了三老所在的内堂之中,兴奋的朝外大喊着。双手不时挥舞,几乎要碰到了其中一人的胡子。

这名老者的眼皮跳了跳,陡然睁大了眼睛,正欲发作。

“了然!静心!”

中间为首的那名老道忽然出声。

了然道人深深吸了口气,将眼睛缓缓闭上,只是那不断上下翻飞的胡子暴露了此时他内心的不平静。

而这三个女孩子显然没有意识到在她们上方还坐着三尊大神,只是不断地朝自己的伙伴呼喊着:“别偷懒了,顾生生,好不轻易出来趟,你怎么这么掉链子!”

“是啊,小胖子,别坐那了,快过来帮我们拍照!”

“这道源殿每三个月才开放一天,入场费也是天价,要不是这次我爸爸的客户有事没来,把名额让给了我们,我们还真进不来呢!”

“对啊对啊,听说这地方可是那道源三道首修行的地方,***着大道源点,非常了不得呢。到了这里不留个纪念怎么行!”

……

显然经不住这三个女孩七嘴八舌的狂轰乱炸,坐在不远处一个椅子上的小胖子,极不情愿的拖起了自己沉重的身躯,走到了三个女孩面前。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番,顾生生不耐烦的问道:“这样行了么?”

“不行不行,把我拍丑了,等等,我加个滤镜。”其中一个女孩连忙摇头,手指在虚空中连点,过了许久,才满足的点了点头。“这样才好。”

“三二一,茄子!搞定!”顾生生迫不及待的的按下了快门,“这下没我事了吧,我回去休息了。”

“什么,就拍了一张照片就想溜?这怎么行?我还没试试我刚刚在外面买的道袍呢。”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女生听到顾生生的话,顿时不乐意了。只见她说话间,身上原本白色的连身裙,在光影变幻间,变成了一席黑白相间的道袍。简单的线条在衣服上勾勒出玄妙的图案,透露出一股神异的气息。而紧身的道袍将原本就凹凸有致的年轻身躯衬托的更加妙曼。

小胖子顾生生却是对这美景无动于衷,淡淡地打了个哈切。“张思绮,你不觉得你这一身道袍配个双马尾很违和么?”

张思绮听了一愣,脸上微红:“我这不正在弄发型么?”她对着前方的虚空连点带划,似乎在挑选着什么,过了一会,惊喜的叫了叫:“就这个啦。”

说话间,她扎成马尾的头发四散开来,随后迎风便涨,直到及腰方才停了下来。然后好似有一股无形力量,将长发盘起,聚在头顶。又凭空出现一根玉簪,扎入乌黑的头发之中。

此时,这名叫张思绮的小姑娘,穿着一身将身材映衬的恰到好处的道袍,头戴玉簪,配上那精致的面庞,出尘的气质,几乎就如同上古时期的仙姑一般。不仅顾生生看的停住了,就连上方的三道首周遭,都隐隐传来一丝波动。

“我道源观,数万年之前,也是不乏如此灵气的小姑娘的。”

“哼,什么时候的老皇历了,还好意思提。”

“了然,名空,静心!”

三名老者的对话丝毫没有影响到下面几个小姑娘,在换了不知道多少套服装与发型后,她们终于拍出了一张满足的照片。

“上传!三姐妹的道源观一日游!呜呜,大家快给我点赞!”

“我也上传了,我们互相点啊!”

三个小姑娘兴奋的讨论着。只有顾生生一脸的无精打采。“不知道这破地方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去星空大战的遗址看看呢,***与机甲,才是男人的浪漫啊。”顾生生摇了摇头,一脸生无可恋。

“顾胖子,少废话,当初可是你缠着姑奶奶带你一起来的,现在又摆出一副死人脸给谁看。”三个小姑娘中最高的一个,也是身材最火辣的一个,猛地出现在顾生生背后,手中不知从哪掏出一个木棒,批头盖脸的朝顾生生打了下去。

“哎哟,赵大姐,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疼,疼!”

足足过了五分钟,在顾生生一再表示痛改前非,果断认错之后,赵霞终于满足的收了手。

“走,下个目的地,极南之南,万龙渊,出发!”在三个小姑娘兴高采烈的呼喊与顾生生的唉声叹气之中,四人的身影仿佛被定格了一般,静止不动,随后一层层光线闪耀之下,逐渐变淡,最终完全消失不见。

而道源殿内其他游客对此显然已经习以为常,没有丝毫异常反应,只有一名年轻人,看着这一幕,露出饶有爱好的神色。

而道源观三道首,在见到这一幕后,先是一阵沉默,随后各自感叹。

“灵虚投影……”

“仙网之能,可怖可畏……”

“看似在,实不在;看似不在,实在。虚虚实实,壮哉大道。”

“仙网,大道。自从二者合一之后,愈发不是我等能够看清的了。”

“三万年前,仙网初建之时,以我之能,能够轻易的分清实体与灵虚投影之间的区别。俩万年前,需要动用法术方能分辨。一万年前,就算动用天衍神算也会出错。现如今,就算在我面前,可只要不曾实际触碰,就不能分辨出虚与幻,真与假。”

说着,三位老者中名叫了然的道人忽的起身,瞬间来到一个人影身边。只见了然伸出了手,想要触碰,但只是光影一阵闪烁,了然的手就穿了过去。而这个人影似乎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依然和身旁的人在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

叹了口气,了然回到了原本的位置,默默地打着座。

“不错,据说通过这灵虚投影可到万界万处,只要仙网所及,大道所至,皆能到达。并且五感、六识通通会被一起投影,可以说跟实际去没有什么俩样。并且由于只是投影,还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如此手段,万年之前,真是想都不敢想。”

名空老道也一声长叹,来到一人身旁,长袖一挥,只见那道原本有说有笑的人影忽然变得模糊,闪烁了片刻,不再是人的外形,却是变成了一片漆黑幽深的空洞之所,不时有一道道代表着数据的玄光在上面流淌而过。

“自从灵虚投影普及之后,人人可足不出户而游遍诸天万界,以至于一时间即使以万界之浩瀚,都有点人满为患的感觉。”

“而想我道源观,万年前好歹也是修道圣地,不知多少修士欲求一入而不可得,门内天才更是数不胜数……没想到,现在竟然被强制征用,当做旅游景点,真是……”名空悲愤的声音在大殿之上回荡。“真是愧对祖师,愧对祖师啊!”

“乐观点么,名空,好歹昔日的道门五圣地中,我道源观这些年的旅客流量还是排第一的。凭借分红我们也能自给自足。不像万剑仙宗那群老家伙,还要出去打杂补贴家用,真的是惨。”了然道人嘿嘿一笑,一脸幸灾乐祸。

“了然,我让你在仙网上发布的招生启示有人回复了么?”三道首当中的一人皱了皱眉,打断了了然的贱笑。

了然的笑声为之一断,随后支支吾吾的吐出了几个字:“没人理我啊,大兄。你也知道,如今这年代……”

“哎……了然,这已经是我道源观四千五百八十个没有新弟子入观的年头了,你任重而道远啊。下个千年,若是再没有新弟子,恐怕你就要亲自出去一趟了。”

“明白,明白。”了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住点头称是。

三名老者随后沉默了下来,一时间大殿内虽然依旧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但是却有一种诡异的安静的意味。

“时间已到,这次道源殿的开放参观时间已过,诸位道友请回吧。”不知过了多久,了然霍然出现在了大殿之中,而这一次,他的本身却没有消失。显然,用的应该就是那灵虚投影之术。

四周的旅客显然也看到了了然,不过对于这忽然出现的老道,众人脸上并无慌张的表情。而是像发现了什么稀世珍宝一般,兴奋的叫了起来。

“啊,这是了然道长!”

“道长看这里,笑一个!”

“道长来合个影吧!”

……

了然的投影一阵波动,深吸了口气,了然勉强挤出一丝笑脸:“呵呵,时间已到。诸位,请吧。”

了然的话音落下,那大殿中的一道道人影逐渐的虚幻,经过几次闪烁之后,渐渐消失不见。

“呼,总算送走这些瘟神了。”了然长呼了一口气,刚想再说些什么,却发现道源殿内的氛围有些不对。

原本应该全部离开的投影中,竟然还有一人依然存在于大殿之中。

这是个穿着白色衬衫的年轻小伙子,此刻他的目光无视了然的投影,正笑眯眯地盯着三道首所端坐的实体所在。年轻人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然而他此刻嘴里说出的话,却让了然心惊肉跳。

“闻名风景区道源观的负责人了然,背地里谩骂游客为瘟神。啧啧……”白衣年轻人,摇了摇头,一副你完了的表情盯着了然。

“这位小友,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了然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切断了道源殿与仙网的投影联系,这年轻人却依然在这。不过他知道假如他那句“瘟神”假如传出去,那么接下来千年内,他们道源观的游客量肯定会迎来断崖式的下跌。

了然道人正欲说些什么,名空道人忽然出声打断了他。

“这位小友,不知千里迢迢,来我道源观,所为何事?”

话语间,已然多了几分郑重。

了然一愣,竟然产生了一种时光交错的恍惚感。依稀记得,在数万年前,有人来访时,才会说上一俩句类似这样的话。只是,现在……

瞬间间,了然顿时明白过来。

原来这个年轻人,不是灵虚投影,竟然是真身来此!

感受到三道首的目光在身上聚集,这位年轻人也收起了脸上戏谑的笑脸。

“开个玩笑,三位道长勿怪。”

双手结了个古老气息的道印,白衣小伙子稽首长拜,朗声道:“小子张三,见过道源道启,名空,了然三位道长!”

星空克苏鲁全文阅读

愣了片刻,但是源于记忆深处的那强大惯性,道源三道首还是一一回礼。

“道源道启。”

“道源名空。”

“道源了然。”

“见过小友。”

原来,这张三打出的法印在万年之前有个名头,叫拜山印。姓何名何,来意是善是恶,只要施展法印,便会由本心沟通大道意志,向旁人一一证实。

在几万年之前的那个年代里,一般是生疏的修士拜访山门所用。自从仙网降世,笼罩诸天之后,游走于天下的修士越来越少,近乎绝迹。道源三道首们已经很长时间没看到有人施展这种法印了。

不知为何这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会用这古老的法术?三道首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迷惑。

不过拜山印做不得假,既然对方没有恶意,道源观三老道也不怠慢。

“此处不是待客的地方,这位小友,请随我来。”只见道启伸出手指,在空中一点,四周景色大变。原本清幽神秘、散发着玄奥气息的道源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云雾缭绕的山顶小亭。

张三跟着三人在亭中坐下,远远望去,亭外云海茫茫,一派仙家气象。

“说起来,我道源观已经几万年没有修士访客了呢。真是寂寞啊。”道启的语气中,布满着怀念。

“酒!”

道启食指敲桌,清喝一声。

只见云海缓缓分开,躲藏其中的不是什么连绵山脉,而是无数灿烂星辰。星辰按照一定的规律默默运转,在道启一声令下后,全部星辰都散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白光。

无数白光汇聚,自云海下方集结而来,穿越了茫茫云雾,来到了众人所在的小亭之内。了然不知从哪掏出了一个酒壶,这白光有灵性一般,也不见了然怎么动作,就自己钻了进去。

了然摇了摇酒壶,听了听其内晃荡的声音,满足的点了点头。

四个酒杯出现在桌上,了然脱手,酒壶自行飞了过去,缓缓将酒斟满。

张三低头望去,酒杯内哪里是什么白光,分明是一道流淌的星河!

道启见状,也不停歇,继续又一敲桌。

“食!”

云海聚拢,等再度扩散开来时,下方的星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硕大无比的世界。四人正如神灵一般,高座云端,俯瞰众生。此刻下方的世界内的历史,正以无数倍于四人所处地域的速度流淌着。家国兴衰,爱恨情仇,生离死别,战争、和平、杀戮、欢庆、悲伤、愤怒、绝望,欢喜,无数景象、无尽众生意念,在道启一声令下中,化作一团金光,投射到众人面前的盘子中。

金光之内,张三隐隐看到一个世界诞生,一个世界毁灭。

而这依然还没完。

“歌!”

又一清脆的打击声响起。

四周的云雾,尽皆消失。遥远的天幕仿佛被撕开一个口子,一道璀璨无比的亮光闪过,随后传来了震撼天际的鸿蒙天音。那是一颗超新星爆炸所发出的声响。

而这只是伟大乐章的序曲的第一个音符。

随着乐曲的奏响,天空在黯淡的同时又明亮起来。

黯淡的是原本的天空,而照亮天空的,是一颗又一颗,不断亮起的毁灭之光。

每一个音符,都是一颗恒星的最后绝响,每一段乐曲,都是无数庞然大物的集体葬鸣。在乐曲中,那偶然响起的重击音符,是一个星系的湮灭;那连绵不断的弦音,是横贯星河的戴森结构的崩塌。

这无数星体的毁灭,这才构成了这鸿蒙天籁的篇章。

张三将盘中的金光倒入酒杯中,摇了摇,将金光融入星光,就着这宇宙最原始纯真的声音,一饮而尽。

随后猛地鼓起掌来。

“星辰之光以为酒,红尘众生以为肉,宇宙生灭以为歌,接下来,就是在上古时期都赫赫有名的时光之舞了吧!”

“愉快!”

张三猛地一拍桌子,将道源三首都吓了一跳。

看着张三摇头晃脑、兴奋至极的样子,道启想到这次的花销有些肉痛,但是想到这是道源观三万年来第一次招待客人,怎么说也不能丢了面子,于是咬了咬牙,不顾了然与名空的疯狂眼神暗示,就要喊出那个“舞”字。

“慢!”好在张三即时打断了道启的行为。

“三位道长,此次已经花费颇多了,就不必再铺张浪费了。”张三打了个饱嗝,脸色一正,说起了正事。

“我这次来,是想借贵观《道》《法》《术》三书一观。”

听到张三的要求,道源观三人集体停住了。

张三轻笑了声:“我知道三位道长迷惑,这三书在仙网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花费数千贡献点便可一看。不过,投影究竟是投影,与原本到底有些许差距。我之所求,不过书上道韵而。”

道韵,玄之又玄的存在。即便以仙网之无上威能,能够复制投影万物,但是某些神异的存在,本体与复制体之间,还是会有那么一丝丝的区别。这一点区别,一般人根本感觉不出,但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讲,却又至关重要。

听了张三的解释,三位老道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难不成,小友也是修士?”了然激动的问道,甚至拔下来自己几根胡子而不自知。

修士,数万年之前,还是天地的主宰。但是自从仙网合道之后,大道成空,天下修士,除了诸如道源三道首这些实力极为强横的存在尚能苟且,其他尽皆灭绝。

而今天,他们竟然看到了一个二十几岁的修士,这怎么能不让人感到惊诧!

“不对,不对,我怎么完全感受不到你身上的修道境界,虽然有着仙网遮蔽,但是凭老道我的境界,不至于这一点都看不出来?”名空如同发现什么绝世宝物一般,紧紧盯着张三,随后又摇了摇头,语气中满是不敢置信。

“三位道长无需多虑,我修的***比较非凡,只修感悟,不修境界。”张三笑着解释道。

“只修感悟?不修境界?这岂不是无中修有?闻所未闻,闻所未闻。”饶是以三人数万年的见识,也没有听过天底下有这种***。

“小友莫误入歧道,不知小友可有师承,可愿入我道源观?”道启也不掩饰心中的激动,连忙问道。

不怪三位老人家如此激动,实在是这个年代,要找一个愿意修道的人,实在太少太少了。没看到了然几乎白白忙活了几千年么。

“小子已有师承,这入门之请,却是不能答应。”饶是三位老道巧舌如簧,几乎费尽精力,也没能说服张三。

无奈之下,三人只得作罢。

不过这些老道们也爽快,没在借书这一问题上为难张三。痛愉快快的将《道》《法》《术》三书拿了出来。

三卷天书浩浩荡荡的排列在天幕之上,威压之下,白云静止,太阳失色。

张三抬头望去,虽然远在天外,但是只要看到,那三卷天书上的内容便会自然而然的出现在脑海里。

“万法之源,道之原点。果然名不虚传。”只一个瞬间,张三的已看完了书上的全部内容。

“小友记住了多少?”道启颌首,缓缓问道。

闭目冥想了许久,张三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小子不才,只记住了一道一法二术。”

说着张三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三卷天书,一个人一生只能观看一次,能记住多少全看缘分与天资。不过饶是如此,我也收获良多。”

“小友不必谦虚,你的资质,即便在上古之时,也不算差了。老道当年也不过只记住了六术三法二道而已。”了然摸了摸胡子,笑眯眯地宽慰道。不过看到张三随之而来的若有若无的含有警告意味的眼神,了然识趣的收起了笑脸。

“呵呵,当我没说,当我没说。”了然尴尬的打了个哈哈。

看完了天书,张三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于是向道源三道人辞行。

老道们口头挽留了几句,见张三没有答应,也不再强求。

临行之际,这名叫张三的年轻人再次向几位道长致谢。

“来得仓促,没有预备什么礼物,反而叫道长破费,小子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这是晚辈的一点心意,还望道长收下。”

接受到张三传过来的贡献点转账请求,道启豪爽的摆了摆手。

“不过一个星域,百万颗恒星罢了,这点费用老道我还是……”

道启的话在看到张三的具体转账数额之后戛然而止。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零。”三千万的贡献点!

饶是道启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此刻也激动的手抖了起来。

要知道,道源观一年从仙网处得到的分红也不过百万,这年轻人一出手就是将近三十年的营收!

“这,这怎么好意思……”嘴上这么说,道启还是飞快的接受了请求,立马将这一笔巨款收入囊中。

得了巨大好处的道启笑脸愈发灿烂:“我道源观远在化外,离最近的传送点尚有不少距离。不知小友是怎么过来的?不方便的话,老道可以送你一程。”

“不牢道长费心。小子来去方便的很。”

说着,天地间豁然有股伟力降临,笼罩在张三身上。原本清楚的身体竟然如同那灵虚投影一般变得逐渐模糊起来。

“诸天跨界大挪移!”

感受到这股强烈的仙网波动,道源观三人一齐惊呼。

凡仙网所至,哪怕相隔万万界,也能瞬间抵达,这就是如今最为快捷的交通方式,当然价格也是天价!

一次挪移,千万起步,上不封顶!

“这,这是真正的土豪啊!”道源三人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这年轻人如此阔绰,刚刚说什么也要将他劝入观中啊!哪怕是用掉一些家底也无所谓啊。

“小友,小友,你的名字确是张三否?”就在张三快要离开的瞬间,了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急急问道。

由于仙网力量的隔离,张三的声音已经若隐若现。

“虽然名字古怪了点……小子的名字……确实叫张三……”

“张三小友,记得加个好友啊!”

在了然凄厉的叫声环绕下,张三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这道源观中。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星空克苏鲁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