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拜师英叔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拜师英叔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20

书籍具有不朽的能力,它是人类活动的最长久的果实,一本小说是作者的灵魂绽放,小编很喜欢拜师英叔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小说,现在就带给你,黄符木剑今犹在,重现当年捉鬼人,谨以此文,献给全部人童年之时记忆深处的那位英姿飒爽的伏魔真人!

拜师英叔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月黑风高,树林中到处传来猫头鹰,蟋蟀以及不知名的虫声,这声音交织在一起,再加上淡淡月光倾泻而下照的树林阴暗的色彩,总让人感到一阵阴森恐怖,更别说还有高低起伏的一堆堆泥土,看起来更像是坟堆。

然而阿山却丝毫不怕,大踏步向前走去,他是茅山师傅英叔的徒弟,虽然本事不高,平日里经常被英叔骂,但总没觉得这有什么可怕的。

“刚刚喝了那么多汽水,该是开闸放水啦!”

阿山自得一笑,冲着一团低矮茂密的灌木丛解下了腰带,刚刚飘香楼新开业,老板拿出了许多吸引人的小玩意儿,好多都是阿山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见过的,似乎是西洋来的洋玩意儿,阿山手快,拿了两杯洋气水和一小块黑黑的,苦苦的长方形糖块,听人说这叫做什么巧克力,很小一块,却很贵。

“嗯,贵的东西肯定是好的,幸好今晚没有在英叔家里过夜,否则就碰不到这样好的事了。”阿山抖了抖身子,放完了水系上腰带,他今晚也实在是喜悦,竟然没有看到那灌木丛中藏了一个大坛子,这是***骨灰的金塔。

而他正好就尿在那金塔上面,当他转过身后,那金塔之上飘出来一道青烟,隐隐***型,气恼不已,就要伸手抓向阿山,却忽地看到后方漆黑一片,好似有什么东西过来,大叫一声:“我惹不起!”然后一溜烟躲进了金塔之中,而这一切,阿山丝毫不知。

脚踩在草地上响起沙沙声,原本他可以一直这样无忧无虑的走回家,却忽然闻声“轰——隆!”一声打雷,哗啦啦劲急的雨点立马就下,阿山愣道:“怎么会有雨!”于是连忙在树林中奔跑,他刚买的新衣可不能就这么打湿了。奔跑时猛然间看见树林中竟然有一个破败的小木屋,这时虽然下雨,但光线还有微弱的一点,他耳清目明还看得见东西,心下虽然希奇这片树林自己走了几百次从没见过这个木屋,但也没有多想,认为是这几天人们刚刚搭起来休息的,反正能暂时避雨,这对他来说再好也没有,于是直接冲了进去。

刚一进屋子雨势似乎猛增,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密集的打到阿山背后,一阵生疼,匆忙之间他来不及多想,随手就把那破旧木门狠狠一关,却听得“砰!”的一声闷响,那小屋子差点支撑不住散架开来,发出呻吟声。

“希望雨赶紧下完,要不然就只能在这呆一晚上了。”阿山无奈的嘀咕道,同时在木屋里拾了一些干草用火柴点燃,渐渐地屋里有了些亮光,慢慢暖和了起来。

外面的雨下的很密,密的仿佛一条条织线,把整个世界围起来一般。

“咚咚!”

忽然之间传来一阵清楚的敲门声,在孤寂的雨夜里显得那样突兀!四周的下雨声都仿佛在这一刻停滞,专门为了这敲门声!

阿山连忙回头看去,木门此时已经几乎站立不住,斜倚着,却见那屋外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身穿黑衣的矮瘦老者,此刻正在蜷着腿打着哆嗦,一只手痛苦的摩挲着门板,看着阿山想进又不敢进来,一个劲的吸着冷气,站在倾盆大雨的泥地里,模样甚是可怜,阿山见了心中马上大急,他平时虽然十分捣蛋,跟茅山师傅英叔的另一个徒弟阿全经常搞怪,但也见不得老人家可怜,何况这木屋又不是自己的,于是连忙开门上前把老者搀起来,说道:“老伯你没事吧?”

透过淡淡的光线,阿山看到这老者头发灰白,甚是干瘦,双眼凹陷无光,一脸的褶皱就像是老树的皮一样,衣服也是破旧不堪,十分可怜,扑面一股难闻的腥臭味传来,好似某一种酒味儿。

“原来老伯也在避雨啊”阿山心想,刚触动老者的胳膊,阿山只感到一阵冰凉,好似冰块。

“好冷啊——好冷!”老者颤颤巍巍的说道,这时候恰巧一阵阴风吹过,刮得阿山浑身发抖,他觉得老者更不好过,于是心生怜悯。

“老伯,你快进来歇歇!”阿山愧疚的说道。

“好——好!谢谢你啦年轻人!”

那老者缓缓沙哑着嗓子道,一头灰白头发在空中凌乱飞舞,皮包骨头的身子也一直在颤抖,凄凉无比,他原本就矮小,这样一低头就变得更加瘦小了,简直像个侏儒,阿山这才看见他背后背着个大葫芦,葫芦都快有他一半高大,看起来有些滑稽,要是在平时他便要和阿全取笑了,而此时却只感到伤心,不过这葫芦竟也是黑色的,这倒是阿山从未见过的。

“老伯,你千万别这么说,这屋子也不是我的。”

“我知道,但你大开方便之门,我还是要谢谢你的了,我们这等醉鬼,生来就是命不好,活该在水里泡的,年轻人,你不用解释的了。”那老者把手一摆,一步一步艰难的向屋内走去,腮帮子一鼓一鼓,倒像只竖立行走的黑猴子。

雨下的又急了,阿山也连忙进了屋子,屋内又冷又潮,刚才的一点点暖和荡然无存,阿山打了个冷颤,“噌!”的一下,没来由的火苗竟然迅速缩小,害的阿山急忙又放了些干柴,这才稳住火光。

那老者眉头一皱,坐的离火焰远了点。

阿山没注重这老者的动作,只是觉得屋里一边冷,一边热,泾渭分明,于是开口向老者询问道:“老伯,你很冷吗?刚刚我感觉你的胳膊好凉啊。”

老者哆嗦着嘴唇,耷拉着眼皮,叹道:“冷?——当然冷啊,在水里呆的久了自然就冷了。”

阿山以为他说的是站在外面等自己开门,被雨淋久了,心里过意不去,便问道:“老伯,要不要把我的衣服给你披上?”说罢,阿山就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下来,要递给老者,那老者闻着阿山布满阳刚生气的衣服正要笑眯眯接过,却忽然看见阿山脖子上带着的一块银锁。

这银锁是阿山周岁时,父母去庙里求的,一直戴在阿山身上,被衣服遮掩,这时候显露了出来,隐隐泛着精芒,那老者随手捋了捋无多的头发,用手避开了精芒,说道:“年轻人,天太凉,你还是穿着吧,老头子没什么的。”

阿山也觉得有些凉意,就不再推让,自顾穿了起来,挡住了银锁,老者就把手放下,津津有味的看着阿山,似乎发自内心般的喜悦。

“老伯,这么晚了,你老人家为什么还要一个人走夜路啊?”

“哎!你们这种人当然不用这样了,可我们这种老醉鬼还要出来找吃的。”那老者无奈叹了口气。

“噢!原来是这样,老伯那你为什么不白天出来,晚上很少人做生意的。”

“白天?嘿嘿!”老者眼中闪过一丝惧怕,缓慢说道:“白天上面管的太严,我们不敢出来,只好晚上出来找些倒霉鬼了。”

阿山以为是镇上保安队管得严,不觉有他,抬头望了一眼大雨,说道:“老伯过得也不轻易!这鬼天气,明明没有雨的,朝霞不出门,暮霞行千里,看来俗语也不一定对,真是天有不测风云啊。”

“是啊!人也有旦夕祸福啊!”老者抬头笑了一下,意味深长。

雨下的愈发大了,噼里啪啦的用力拍打木屋,阿山都有些担心这小木屋能否坚持的下去,屋内那柴火一点一点变小,阿山不得不时时添柴照料,火光晦明阴暗,照在屋内两人脸上都有些朦朦胧胧,仿佛刮了一层黑烟,更显阴森,那老者忽地冲着窗外大喝一声:“啊!”

阿山应声急忙回头去看,却见那老者忽然诡异一笑,朝着阿山吹了一口气,阿山立时打了个冷颤,接着转回来看见老者颤颤巍巍,浑身抖着筛糠一般站了起来,阿山大喊:“老伯,你怎样了?”

老者颤抖着身子,晃悠悠的从背后取下黑葫芦,干哑的声音传来:“怎样?当然是肚子饿要吃东西喽!”

“都这样晚了,您老还没吃东西呢?”阿山希奇道。

那老者无奈叹道:“哎!老醉鬼,骨头软,又没力气!肚子饿,找了几天都没有找到吃的,越来越不中用了”,阿山摸着他的衣服,总感觉这衣服材料很特殊,自己似乎还有些熟悉,但老者叹气的话还是打断了他的思路,觉得十分心酸,所以也没有多想,便开口说道:“老伯,我这里有些钱,你拿去用吧。”

老者低头一看,阿山手中有12个铜板,这铜板经过千万人的沾染聚满了人气,呈现一种包浆圆润的颜色,阳气十足,足够这老者吃喝一顿的了,但这老者双眼一眯,并不接过,说道:“年轻人,我可花不了这钱的,我这里有一壶酒,存了好些年的,你要不要尝尝?”说罢,就把葫芦塞子打开,一股奇异的酒香飘了出来。

阿山刚闻一下就觉得有些恶心,但再闻一下竟然觉得十分醇香,被这酒气熏了一下仿佛整个人都有了几分醉意,不自觉的张口道:“好香啊!那再好也没有”。

老者十分喜悦,就似乎小孩子拿着自己的玩具要给大人共享一般,急忙把那葫芦往前一凑,阿山拐着头顺着葫芦口张开了嘴,老者反应竟然十分迅速,连忙把酒一倒,灌了阿山一口酒,这下子阿山就变得更加神志不清,分不清楚东南西北了。

“怎么样?这酒好喝吗?”老者笑眯眯的诱惑道,笑脸之中有种异样的感觉。

“好喝!我还要,老伯!”阿山迷糊着大嚷。

老者把头一摆,说道:“不成的了”

“怎么不成?”

“外面不下雨了,老头子要回家了!”老者说着就要一步一晃的走出门。

阿山抬头一看,月明星稀,果然不下雨了,暗道这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可实在不愿意让这老者就这么走了,十分贪恋那葫芦酒,于是心下一急,便张口说道:“老伯,我背你回去好了。”

那老者扭过头来笑道:“小伙子,事不关己,己不操心,你做了好事我老醉鬼一个,可不会报答你的了。”

阿山把胸脯一挺,说道:“没关系,做好事不图回报!”

“哦!原来你不图回报的啊!”那老者又是一笑,因为他个子矮,又是低着头,所以这两次笑都没有被阿山看到,假如他看到了就会发现不妥,这老者笑的十分的喜悦,喜悦到了诡异的程度,也是阿山粗心大意,假如有往日的机灵就好了,他实在应该往地上看一看的,因为只要他往地上看,就会发现,地上除了他自己的影子外,并没有其他人的影子!

这老者,不是人!

这葫芦酒是鬼酒,醉鬼最爱喝,但人不能喝,一喝就变得神志不清要生大病,喝多了就会直接丧命,能拥有鬼酒这种东西,看来这老醉鬼也有些道行。

阿山把身子一蹲,说道:“老伯,你上来吧。”

话音刚落,那老者古怪一笑,曲腿一跳竟没有刚才的病弱之态,而是十分有力,就像猛虎扑食一样往阿山身上一扑,只闻声“噔噔!”两声响,阿山实在没有想到这老者看似瘦弱,竟然这般沉重,放佛背了一百多斤的石头一样,没留神之间被这老者跳上来的冲击力撞得连走两步,这才稳住下盘。

“老伯,没想到你这样重!”阿山沉声道,虽然他在茅山师傅的座下修习这么多年道家功夫,体质大大增强,虽然只有20岁,但力气反应度着实不亚于一般的成年人,但背着这老者还是有些吃力。

老者笑道:“年轻人,怎么样了?”他的两只干瘦的手牢牢搭在阿山的肩膀上,阿山竟然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感觉肩膀有些冰凉,列位看官,要说这俗话说得好: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鬼怕人的东西有很多,或是人身上的杀气重,或是正气重,或是人气旺,或是福气足,或是气血盛等等,但是最怕的还是人身上的三把阳火,头顶一把火,两个肩膀各一把火,这三把火代表了人的生气。

假如人体虚生病,那么这三把火就会暗淡或是衰小,假如人身体健康,气运正浓则这三把火就会越烧越旺,越明越亮,只要鬼魅敢近身就会被这阳火给烧掉道行,那道行低的鬼会被直接烧成飞灰,道行高的会被烧成重伤,不过也有那道行特殊高的上百年,数百年乃至千年的凶鬼或是鬼王,那就另当别论了,通常人们的三团阳火都有半尺来高,男人的火比女人的火要稍稍壮大。

但这老者为何就能够让阿山背他还不受阳火的烧烤呢?那是因为这老者极为阴险,刚刚故意造起声势,引得阿山急忙回头看向屋外,趁着这个时机直接吹灭了阿山的三盏阳火,并且还引诱阿山说出了一句话:‘我不图回报!’,列位看官,这句话可不能乱说的,一旦说了就等于昭告天下,自愿让这老者近身,便是阴曹地府来罚这老鬼,这老者都有话说,是以现在阿山的三盏阳火只剩下零碎点点的几个火星,冒着青烟,已经奈何不得这老者了。

阿山说道:“我还坚持的住的。”

那老醉鬼看着三团阳火拼命护主,火星又生起了几道小小火苗,呈现了要烧他的疯狂架势,心中虽然有些害怕,但仍轻视说道:“你还挺认真的!”

阿山以为老者说的是他,把这话当成了夸奖,于是把头一扬,喜悦说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我们那里的人都这么说我!老伯,你家在哪里啊?”

老者哈哈一笑,说道:“是了,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啊,我家在安子营。”

“什么!这样远?那岂不是我要背你到天亮!”阿山惊呼,那安子营是这里的一个小镇子,离这里有三十多里远,还要经过一大片荒郊野地,其中还有乱葬岗,阿山心下便有些后悔,那三团火感受到了主人心境的变化又是猛烧起来,这下子老者感觉到了有些发烫,于是连忙说道。

“不用这么久的年轻人,这里有一条近路,等下我指点你走。”那老者神秘一笑,抬手一指,说道:“你看”

阿山应声看去,却发现眼前云雾翻滚,滚滚而来,忽然出现了一座山,他此时鬼迷心窍也不去想这地方自己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有这样的一座山?却是喝了鬼酒之后眼前被老者施了邪术,出现了幻像,老者“桀桀”笑道:“翻过了这座山,老伯我就到了家,年轻人,这条路近多了,你快走吧。”

阿山叫了一声:“天太黑我怕看不清!”

老者笑道:“没关系,这夜路老伯天天走,熟悉的很,老伯指点你走,快走快走!”

阿山就开始背着这老者向着山路左边走去,那老者随即道:“往右往右,小心有块石头!别撞着!”说罢,阿山就看到眼前白雾一震,现出一颗粗壮的巨石来,急忙往右避过。

老头欢呼道:“对喽!对喽!继续向前走啊!”阿山依然照做,就这样一直走来走去。

有句俗话说:‘望山跑死马’,虽然看起来这山就在眼前,但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到跟前一样,却是这老者施了法术把那山路弄得弯弯曲曲,安排好了路线,他指挥阿山不停地转向,阿山背着老者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已经是累的气喘吁吁,多亏了他修习了多年的道家功夫,否则便是一般成年人也没这等体力,但终究是功力不够,现在连不上气了。

那老者阴险的笑道:“年轻人就是有力气啊,越有劲儿越好啊!”两条腿死死夹住阿山的腰,甚是有劲,阿山汗流不止,喘息道:“老伯,我太累了!”

老者哈哈一笑,那笑脸极其古怪,要是让人见了必定毛骨悚然。

拜师英叔全文阅读

阿山实在是太累了,腿肚子都在打颤,脸上汗如雨下,有些发白,脑袋也晕晕的,他转了转脑袋,总该想起来自己是茅山术的传人,虽然这些年顽劣不堪,但跟随师傅学了这么多年道术,体内的真气多少还是有一些的。

于是急忙催动体内淡薄的可怜的真气运转周天,一运之下那醉晕晕的感觉马上淡了三分,这下子忽然想起来了英叔曾对自己和阿全说道:‘你们两个衰仔,头脑这么不灵,多念点《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吧!’,这篇点击榜虽然只有五百九十一个字,但自己当时贪玩,总是没能够背全。

这下子阿山想要赌一赌运气了,他是在受不了这种晕眩的感觉,肚子里也开始有些翻滚,有些难受,于是就开始心中默念这半部经文,也总算他傻人有些傻福吧,多亏了他身体还比较好,又有些真气护体,这老者给他喝的虽是鬼酒,但究竟只有一口,又糊弄了他这么长的时间,这股邪气终于淡薄了不少,他这一念经文,虽然只有半部,但脑袋眩晕时念出反而一心想清静下来,专心更加专一,是以威力甚大!

比往日念得那么多遍加在一起都更有效,要是被英叔看见了,定会讥讽道:‘太阳打西边出来啦,真不轻易!’

那老者一直在背上极其有兴致的看着阿山紧皱眉头,汗流满面,好似阿山越痛苦他越喜悦一般,两条腿死死夹着阿山的腰,丝毫不放松,老者笑了:“怎么样?年轻人。”

而这时阿山的半部经已经默念完了,顿时间耳清目明,灵台澄澈,一阵清爽,阿山放眼一看四面,只见自己面前一片清幽的大湖,黑绿色的水草缠缠绵绵,疯狂生长,黑压压一大片,一眼根本看不到边,就像人的头发一样密集,风吹不起白浪,死气沉沉,漂浮着许多恶臭腐朽的动物尸体,而自己正站在那湖崖边五六丈远的位置,要是再往前跑就只有堕入湖中,死路一条!顿时间大吃一惊,心中大叫:“这不是那死人潭吗?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一路上跑了总该有七八里吧!”总算他没有蠢到家,没有大吼大叫,要是换了阿全在这,那就不一定了,他再微微斜着眼往地下一看,只见地上只有自己的影子,哪里还有背上的老者影子?!

忽然想起来了这老者的衣服自己为何总有一股熟悉感,这分明就是寿衣啊!

心下霎时间冷嗖嗖的,哪里还不明白自己遇见了什么?皮肤上已经起了不少鸡皮疙瘩,瞬间间千百往返里脑中已经想起了不少儿童时期听大人讲过的鬼故事和死人潭的来历,心脏已经凉了半截,额头上又流下了汗珠,不过这一次可是冷汗,他尽量稳住心神不让自己看起来有什么异样,开口朝老者微笑道:“老伯,我很累,要歇一歇。”

老者哈哈一笑,道:“当然,你已经很累了,那就歇一歇吧,等会儿到了我家,就让你睡个好觉!”这老者还没有发现阿山已经看破了他的幻像,于是把腿一缩,就跳了下来杵着黑葫芦笑眯眯的盯着阿山。

阿山此刻心中极为害怕,根本就不敢看老者,若无其事的往旁边走了两步,故作伸拉状态,余光瞥见那老者阴气森森的看着自己,心里更是一阵严寒恶心,多亏他较为机灵,便朝老者说道:“老伯,你家里还有几口人啊?”

“嘿嘿!我家里——”那老者张口便答,阿山趁他不注重说话的时候,猛的拔腿便跑,那一个逃窜竟比追兔子狗还利索,一步跨出两三米远模样甚是猥琐,谁知刚跑了没几步只感觉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力大无穷,就要把自己压在地上,背上一阵火辣辣的疼,两眼也是火冒金星,呼吸之间已经是感到全身被四个铁箍套住,丝毫动弹不得,那分明就是老者的四肢。

阿山此时肝胆俱裂,亡魂大冒,满嘴乱吼乱叫:“救命啊!救命啊!救救我啊!”全身不住地扑腾乱滚,拳打脚踢,激起草地上尘土飞扬,哪里有半点下过雨的痕迹?只求得满天神佛前来救他,可就是甩不掉背上的老者,那老者阴恻恻笑道:“年轻人,说话要算话,怎么这么着急就抛下我老人家不管啊?”

“啊呦!你老人家这么有力气那里还需要我送啊?”阿山哭丧着脸叫道。

在慌忙之中还能够如此吐词清楚的回答,也真的难为他了,话音刚落,只见那阿山两脚一处使劲,一曲再一弹,脊背一弓便是一个跳跃,只不过后背朝地,他要狠狠的把这老者撞在地上,却不想,那老者古怪一笑,早已没了身影,阿山只觉得身子在半空中猛的一松,暗道一声:“不好!”

紧接着就是“咚!”的一声沉闷巨响,“哎呦!可疼死我啦!”阿山自己背部着地,狠狠地撞在地上,把他摔了个七荤八素,仿佛背上挨了二三十拳一样,五官都皱在一起痛叫了起来,那老者愈发喜悦起来:“年轻人,多用点心!多用点心啊!”他蹲在地上,活生生像只野猴子,贪婪地看着阿山。

阿山强忍着剧痛,依旧大喊大叫,然后猛地一个鲤鱼打挺直接翻身就要逃跑,那老者一个弹腿直射而出如同皮球弹了起来一样,飞速的往阿山背上猛扑,却不想阿山这一招只不过是诱敌之计,他还暗藏了后手,终于在这紧要关头使出了他的小聪明,他知道现在在荒郊野外,平日里就没有人敢到这死人潭边来,现在大半夜就更不会有人来了,根本除了自己就不会有别人帮忙,于是把自己逼到了绝路,反而激发了潜力。

就当那老者就要扑到阿山背上的时候,阿山听声辩位,一个转身避开了这一击,同时倏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张黄符,朝那老者奋力拍去!

这黄符是英叔拿着藤条逼着他跟阿全写的,为了写对这符不知道被英叔抽了多少下,是最简单不过的平安护身符,阿山念它来之不易所以一直贴身收藏,刚刚才想起来,真是感激涕零幸福无比,一时间对英叔的打骂声无比的怀念感激,虽然这种护身符比较简单,并且阿山真气淡薄,法力不够,道行太低,但这茅山符箓的威力着实不小,不愧为道教三大符箓派之一,刚一拿出来,那老者眼中只看到一团浓烈炽热的金光大放,道道金光朝他射来,身上一阵灼热巨疼,心中又惊又怒。

老者连忙大叫一声,急忙后退了两步,避过金光,不敢上前,张着惊恐凶狠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阿山,嘴里气急败坏道:“好家伙!好家伙!瞧你不出!”

阿山被这符的威力也是吓了一大跳,看着老者恶毒的看着他,心里也十分的惧怕,但一想到手中有着护身符就安心了不少,终归是他法力不够,否则的话让英叔来写这平安护身符,那金光就会射出去一丈多远,直接重伤这老者!

阿山有了保障,直呼一大口气,看着老者不敢上前顿时就有些洋洋自得:“老伯!哦不,老鬼,你听好了,虽然你刚刚对小爷我图谋不轨,但小爷我宽宏大量,不跟你计较,我这就要走了,你可不许跟过来啊!”说罢,就扬了扬手中的护身符,一步一步倒退。

老者怒不可遏,冷笑的看着阿山,虽然不敢真上前去,但总是离那阿山两步远,紧紧跟着,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修炼出了道行,当然要拉个替死鬼托生,眼看就能把阿山诱到死人潭中去了,谁知道意外发生,这么多年的怨气一下子就涌了上来,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让他走。

一人一鬼一前一后,就这般勾心斗角的走了四五里路,走的阿山胆战心惊,一路上只听到自己咚咚咚的心跳声和慌乱的脚步声,那老醉鬼走路无声无息,是了,鬼走路怎么会有声音呢?每过一段时间阿山都要大喊大叫,希望人来帮忙,结果这一片子地方平常就很少有人走,到了晚上这个时候走的人就更少啦,无人回应他。

阿山看老醉鬼一步一步的紧紧跟着他,仍不死心,他手中有了护身符,多少也有些胆气,便朝那老鬼喝道:“你这老鬼好不晓事!怎么?莫非真要尝尝这符箓的威力?!”说罢,就要往前一步把符作势往那老鬼身上拍!

可谁知就在此时,那黄符没有任何预兆直接裂掉,金光顿时消失!

却是这护身符一直被阿山贴身收藏,刚刚下的大雨只不过是幻像,所以没有对黄符造成任何损伤,但阿山背着老鬼跑了好几里地浑身大汗淋漓,早就湿透了,所以这黄符也早就被浸湿了,阿山这一下子用力太大,所以一下子就把这黄符挣破!

“啊!”阿山顿时傻了眼,心立马就跳到了嗓子眼,鬼叫一声撒腿就跑。

“你跑不了啦!桀桀!”老鬼见状,咕嘟一声怪笑,满脸阴险,两腿一蹬就追了上去,别看着他身材矮小,还背着个半身高的大葫芦,但速度极快,几个起落就追了上来,两只干枯尖锐的巨大手掌箕张,恐怖至极,猛的往前一探一抓,眼看就要抓住阿山,情况非常紧急!

阿山瞬间间感到背后一阵阴风刮过,脊背一阵冰凉!简直透骨!

忽然间他想起了小时候在大街上贪玩被一头发疯的牛犊迎面撞过来的故事,一模一样的心悸恐慌!

“嗖!嗖!”破空声响起,那老醉鬼此时一副贪婪恶鬼的模样,浑身散发出凶猛的恶毒气焰,哪里还有半点的老弱?两只巨掌就要罩定阿山,传来恐怖绝伦的掌风!

“嘿嘿!将这小子拖到死人潭中淹死,成了替死鬼,我便能够投胎去了!”老醉鬼眼中凶光大盛,宛如吃人一般,阿山亡魂大冒,一股凉气直接从脚底板传至心脏,眼看小命不保,要命之时不管三七二十一,忽然朝背后一声大吼:“阿弥陀佛!”

嘿!这话要是让英叔闻声非要打得他连亲妈都不熟悉!一个堂堂茅山术的正宗传人竟然念佛号?这要传了出去英叔这张老脸还往哪儿搁?不把他往死里打才怪,他又是个极好面子的人!

众位看官,虽然阿山这一个道士念佛号不伦不类,但这圣号的确不同凡响,威力宏大,任何妖魔鬼怪见了都得行大拜之礼,不可亵渎这无上庄重,列位若是闲来无事之时,也不防念上一念,可增功德。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拜师英叔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