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造化之王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造化之王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21

造化之王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勤勉而顽强地阅读,可以使你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无论工作和生活,你会发现脑子灵光了,多读XXX这类小说,出色不断哦!小编给你带来了XXXX,一夜之间,少年叶真忽然发现自己拥有了一项奇异的能力!  山间虫兽那无意义的叫声,传入他耳中,就变得不太一样。  老鼠兄弟吱吱的叫着:兄弟,后山里能让我们体型增长数十倍的宝贝快滴落了,快走!  一群蚊子在叽叽喳喳:那两个家伙又在树林里脱光了,兄弟们,快上,吸个饱!  一只云翼幼虎面对叶真发出一声又一声慑人心魄的虎啸:妈妈不在家,别过来,再过来吃了你!  一切,都因此改变!  新书上传,请兄弟们多多照顾。  嫌新书字少的兄弟,可以宰杀猪三的万订热读老书《掌御星辰》。  最后,老猪向兄弟们伸蹄子啦!  求票,求点击,求收藏!

造化之王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炎夏六月,黑水国,齐云宗。

齐云宗做为黑水国历史最为悠久的修行宗门之一,在其山门前,有着一处巨大无比,长宽超过千米的广场。

此时的齐云宗宗门广场前,却是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

挤在这里的人,无一不张望着齐云宗山门之内的小道,每当山门之内有身着灰色杂役弟子服的年轻人奔出,就有一两位中年人惊喜奔出,进而相拥。

齐云宗对门内的杂役弟子治理极严,凡是齐云宗的杂役弟子,非人伦大事不得离山。

不过,齐云宗杂役弟子不得离山,但是杂役弟子们的亲人,每年却可以前来探视一次。

六月,乃是齐云宗每年答应亲人探视门中杂役弟子的唯一月份,故而,从六月初一开始,齐云宗山门广场就挤满了前来探视儿女的亲人。

哪怕如今已经是六月底,但前来探视的齐云宗杂役弟子的亲人们,依旧络绎不绝。

叶天成夫妇,也在此列。

早上山门刚开时,他们就递了信,如今已经时近中午,却还没有见到儿子叶真的身影。

叶天成还可以,可是一旁身背长剑、贤惠中透着几分英气的叶真母亲米江雪,却急得满头是汗。

若不是齐云宗规矩极大,米江雪估计都有冲入齐云宗内找自个儿子叶真的冲动了。

突地,米江雪抓往叶天成的胳膊猛地一紧,叶天成的目光,也陡地变得惊喜起来。

“真儿,是真儿!”

齐云宗山门内,一位身着灰袍,身材硕长,剑眉斜飞的英气少年,正满头大汗的奔跑而来。

齐云宗内峰头林立,地域广大,从接到管事传音之后,叶真就马不停蹄的疾奔过来,但依旧让他跑了两个时辰余,才到达山门前。

“爹!娘!”

老远的,叶真就看到了焦虑等候在那里的父母,一声惊喜中带着哭腔的叫喊声中,叶真就扑了过来。

在叶真还在犹豫的时候,米江雪一把就将儿子揽进了自个的怀里。

十五岁离家进入齐云宗成为杂役弟子,虽然是叶真自己的坚持。

但近一年的远离,依旧让叶真极为思念双亲,乍一见到,鼻子就发起酸来。

“真儿啊,你瘦了,也黑了。”

一家人移到道旁的凉亭,诉说着离别的思念,尤其是米江雪,左摸摸右看看,无论哪里,都是儿子瘦了,吃苦了。

至于叶真这一年来胳膊上坟起的肌肉,变得坚固的胸膛,却是全当没看到。

“真儿啊,入宗已经一年了,这一年来,你修炼得如何?”一番家常之后,父亲叶天成开口询问起来。

一听这个,叶真的脸色就是一黯。

这一年来,叶真自信他付出的努力不别人少,但是修为进展,就是比较缓慢。

“爹,刚刚突破到练血一重练力后期,力量在一千斤上下浮动,堪堪血气盈脉。”叶真声音有些发弱。

叶天成与米江雪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叶天成的眉头更是皱成了川字。

“不应该啊,纵然你的血脉天赋只有三脉中品,但是十一个月的时间,怎么着也应该血气如浪,达到练血一重巅峰,力量接近两千斤左右才对啊?”

叶真默然。

“当年我在齐云宗时,血脉天赋比你还要低半品,只有三脉下品,但是一年时间,修为也顺利达到了炼血一重巅峰,通过了宗门第一年度的考核,如今一年之期将至,你是不是偷懒......”

叶天成正板着脸的时候,米江雪猛地肘了一下叶天成,瞪眼道:“说什么呢?”

“我儿子天赋一般,我认了。但这血脉天赋爹生娘养的,怪不得他。但是谁敢说我儿子修炼不努力、不专心,老娘跟他拼命。”

被米江雪一瞪,叶天成却是苦笑起来,“齐云宗一年一考,杂役弟子入宗一年,修为若是不到炼血一重巅峰,可是要被直接驱逐出宗的,我这不是着急......”

齐云宗杂役弟子十五岁入门,一年一考,三年一进。

若是在十八岁时,修为突破炼血三重巅峰,就可以进身为前途远大的外门弟子。

齐云宗的外门弟子,那可是黑水国的军官摇蓝。

只要能够成为齐云宗的外门弟子,哪怕日后修为再无寸进,那最低,黑水国军中一个千夫长是跑不了的。

千夫长这个军职算起来,在黑水国军方勉强够得上中层了。

对大多数人而言,千夫长这个职位,已经是平步青云了,稍稍发展一下,就可以传家立族。

但反之,若是十八岁时修为没有突破到炼血四重,连杂役弟子都没资格做。更遑论获得齐云宗的推荐,到黑水国军方出任军职了。

更要命的是,齐云宗一年一考,杂役弟子入宗一年,修为若是达不到炼血一重巅峰,可是要被直接赶出宗门的。

而如今,再过一个月,叶真就将迎来齐云宗对杂役弟子一年一度的大考。

叶天成的担心也正来源于此。

看看为自己担心的父亲,再看看极力维护自己的母亲,叶真一脸涩然。

父亲的迷惑,也正是他的不解。

入宗十一个月以来,叶真的修炼不可谓不刻苦,但是修为增长就是格外的缓慢。

与他同时入宗,甚至血脉天赋只有二脉的同门,也早在两三个月前就突破到了练血一重后期,少说也有一千四五百斤的力量。

跟他血脉天赋差不多的同门,修为早已经达到了炼血一重巅峰。

这种情况,让叶真极为不解。

有时候,叶真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血脉天赋是不是被测错了。

可是当初测试血脉天赋时,胸前出现的三道半血脉浮影,却又是他亲眼所见。

有了这么一出,一时间,气氛就变得有些沉闷。

忽地,叶天成长吸了一口气:“儿啊,要不跟爹回家吧。呆在齐云宗也没啥奔头,白受几年罪。跟爹回家,咱吃穿不愁,何苦来受这个罪?”

“对,真儿啊,咱家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凭这把子力气,只要肯吃苦,镇上的姑娘,为娘给你娶个五个六个的,还真不在话下。”米江雪拍着胸膛说道。

“给儿子娶五六个?”叶天成一怔,似乎被米江雪的这番话给惊着了。

米江雪横了叶天成一眼,“怎么着,你也想啊?”那眉目间的剽悍劲,已经展露无疑,就等着叶天成应这个话茬了。

叶天成急忙摇起头来,生怕否认得慢点,那可就得遭罪喽。

这一幕,看得叶真不禁失笑起来。

一家人笑毕,米江雪的神情变得郑重起来,“真儿,娘是说真的,要不,就跟娘回家吧,受这罪干嘛?娘啊,只盼着你这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

叶真神情一怔,微微仰头,看向了湛蓝的天空。

曾经惊鸿一瞥、看到一名少女仿佛仙子般从头顶飞掠而过的情景,再次出现在眼前。

那一幕,让叶真产生了极其强烈的冲动——他也要在这蔚蓝的天空纵横,那将会是何等的潇洒?

少年人一时的冲动,就成为叶真毕生或者说目前追求的梦想跟坚持。

看着儿子的神情,叶天成虽然有些不忍,但还是开口了:“儿子,就算此时不走,一个月后,就是齐云宗一年一度的杂役弟子大考,那时候......”

叶天成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此时不走,一个月后就得被赶出宗门。

叶真看得真切,父亲叶天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已经写满了失望。

父亲叶天成当年也曾入学齐云宗,可是三年之期内修为没有突破到练血四重,被齐云宗驱逐出宗,纵然后来苦修让修为突破到了练血四重也是枉然。

可这件事,一直被叶天成引为终生遗事。

叶天成本来将这个心愿寄托在儿子叶真身上,可如今叶真......

叶真的脸色骤地就得坚毅而郑重:“爹,娘,我不回去。我发誓,我一定会成为齐云宗的外门弟子的。”

“还发誓?”

父亲叶天成的眼睛立时瞪了起来,“不说你三年之内能否突破到炼血四重,就说眼前,一个月后的宗门大考你怎么过?”

再重的话父亲叶天成已经不忍说了。

“爹,娘,相信我,我一定可以的!”信誓旦旦的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真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前些日子发现的那个xiǎo mì密,目光陡地变得无比坚毅。

无论是为了自己儿时的梦想,还是为了自己的愿望,他都要坚持!

叶天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却又被米江雪肘了一下,气氛再次变得有些沉重。

“好,你想留着那就继续留着。”冷哼一声,父亲叶天成便冷静脸不再多说。

母亲米江雪却是将叶真拉到了一旁,塞过几个包裹说道:“你爹知道齐云宗里边的门道,里边很多东西都需要额外花钱。

这里边,是你爹这一年辛劳赚来的一百两银子,你收好了,缺啥,就买点啥.......”

“这个包袱里边,是娘亲手给你做的几双鞋,还有几套新衣,还有你爱吃的烧鸡,腊肉.......”

听着母亲米江雪的话,叶真的双眼瞬地模糊了。

自家的家境自家清楚,虽有几亩田地,但是吃饱轻易富足难,还要接受宗族的盘剥,若不是父亲有着炼血四重的修为,能做些苦力气活赚些银子贴补,哪有他如今的日子。

一年未见,父亲的鬓角已经多了一丝苍然,显然是下苦过甚。

这一瞬间,叶真几乎有一种跟爹娘回家的冲动了。

“给,拿着。”看着儿子眼中弥漫的水气,母亲米江雪强把包裹塞进了叶真的手里。

“等等!”

就在米江雪把包裹塞进叶真手里的时候,叶天成突地大步过来,接过了包裹。

然后,在米江雪和叶真有些讶异的目光里,在自个怀里模索了一下,掏出两个大大的银**,塞了进去。

看着叶天成的动作,米江雪楞了一下,“天成,你怎么把回去的盘缠塞进去........”

话说了一半,反应过来的米江雪就猛地掩住了嘴唇。

父亲叶天成却是没有理会母亲,将包裹重新塞回了叶真的手里,“真儿,我记得在齐云宗内,血元丹一颗两百两银子吧?

我给你凑了两百两银子,回去了记得买一颗。

有了这颗血元丹提升修为,足以让你撑过齐云宗一年一度的宗门考核。”

言毕,叶天成像往常一般一巴掌狠狠的拍在了叶真的肩膀上,“好小子,可别让你爹失望!”

感受那一巴掌上比以前锐减的劲道,再看看父亲叶天成如今衰败的脸色,叶真神情一疑,一把把住父亲的腕脉,陡地惊叫起来,“爹,你的修为?”

以前,父亲体内汹涌澎湃的气血,跳动的腕脉,能将叶真的手指弹得隐隐作痛,这是小时候叶真跟父亲亲热时最爱玩的小说大全,总觉得好玩。

可是如今,那腕脉的跳跃力度.......

“大惊小怪的,你爹的修为又没有突破到精元境,人一老,气血衰败,这修为,自然就跌落了.......”

叶天成有些强硬的从儿子手中抽回了自己的手,极力的掩饰着脸上的苦涩。

“儿子,我们走了,爹看好你!”

使劲的挥了挥手,父亲叶天成拉了一把还想说点什么的米江雪,向着山下走去,只留下叶真呆怔在原地,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父亲今年四十岁都不到,正是壮年。

只要补益得当,气血怎么可能衰败?

那分明是父亲为了攒银子,狠命的干力气活,又舍不得吃点好的.......

看着父母的背影消失在群山中,叶真狠命的挥了挥手,提着手里越发沉重的包裹,向着山门里边行去。

行走在山道上,眼泪已经擦干的叶真,神情已经变得坚韧无比。

“我一定要成为外门弟子,只有成为外门弟子,才能减轻父母的负担,完成父亲的愿望。”

叶真知道自己的坚持太过倔强。

但叶真却不是那种死脑筋、死钻牛角尖的人。

叶真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修炼速度,别说是修为突破到炼血四重成为外门弟子,就是顺利通过齐云宗一年一度的大考,都很有问题。

造化之王全文阅读

回转自己所居住的百松峰的路上,叶真提着包裹在山路上疾步奔行,气喘如牛。

时不时有一些同样是见亲归来身穿灰衣的杂役弟子从叶真身后超越,健步如飞,但却面不改色。

脸不红,气不喘,引得叶真一阵的羡慕,心头火热。

这些在山路上健步如飞、气息悠长,但速度却要比叶真奔跑还要快上一线的杂役弟子,那修为,最不济也是练血二重、纳息境的弟子。

真玄大陆武道传承,认为血脉乃是人之根本。

人无骨可活,无肉无筋无皮可活,但无血不可活。

血脉乃是人存之于世的一切根本,武道起始,也是从练血起始。

武者练血分为五重,第一重练力壮血,第二重纳气长息,第三重血气凝珠,第四重血精淬体,第五重凝精聚元。

如今,叶真的修为,正处在练力壮血的境界。

若是能够突破到第二重纳气长息,则气息悠长,气血绵绵不绝,就能在在这齐云宗诸峰之间奔走如飞,面不改色。

那样的话,叶真从自己居住的百松峰到山门之间,也用不着狂奔两个多时辰了。

看着一个个从自己身后超越的同门,叶真羡慕之余,暗自里又有了几分期待。

若是他的那个xiǎo mì密持续下去,说不定他突破到练血二重,指日可待。

这也是叶真坚持留在齐云宗的原因。

一想起自己的xiǎo mì密,叶真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他那xiǎo mì密持续了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这几天就到了收获的时节了。

叶真一路狂奔,越过十一个山头,当看到一座墨影重重,到处是高达十几米甚至是近百米的老松的山峰时,叶真松了一口气,到了,那就是百松峰。

百松峰以此得名,同时,叶真身为杂役弟子,天天所做的杂役,就是砍伐这百松峰上特有的铁枝老松。

踏上百松峰的时候,叶真却没有顺着山道回转居所,反而从小道边上直***一旁的松林中。

寻了一处人迹罕至的隐秘处,找了几株嫩松,扒开厚厚的松针,挖开一个深坑,将爹娘给自己的两百两银子埋了进去,又重新掩埋起来。

一切收拾妥当,又做了标记之后,叶真离开这里,重新踏上山道,提着仅装着母亲带来的衣物跟食物的包袱,向着半山腰的居所行去。

叶真回到半山腰居所时,天已经擦黑,居住在百松峰上的三百杂役弟子,此时都已经闲暇下来,三五成群的聚在大院里聊天。

院子的最中间,一位虎背熊腰的青年正逍遥的躺在摇椅上逍遥的晃着,叶真认得,这名杂役弟子乃是百松峰的大师兄马元武。

此时的马元武身侧正围着五六位杂役弟子,两位身材稍显单薄的杂役弟子,正半跪在一侧,给马元武捶肩揉腿。

实际上,齐云宗别说是在杂役弟子中、就是在外门弟子中,都不排大小,压根没有什么大师兄。

所谓达者为先。

一峰之中的杂役弟子中,修为最强者,就会被同峰的杂役弟子在私下里称为大师兄。

不过,一峰之中杂役弟子中的最强者,却有一个官面上的称呼——种子人选!

齐云宗数百杂役峰之中,每一峰的杂役弟子中,最有可能进阶成为外门弟子者,被称为种子人选。

再通俗一点,每一峰的种子弟子,都是各峰的一霸,连各杂役峰的管事都要忌惮几分。

“叶真见亲回来了!”

也不知谁喊了一声,这百松峰杂役弟子院近三百杂役弟子的目光,齐刷刷的就聚集到了刚刚踏进了院门的叶真身上。

正确说,应该是聚集到了叶真手中提着的包裹上边。

尤其是马元武身旁的几名杂役弟子,更是像饿狼一般盯着叶真手中的包裹。

“嗬,好大一个包袱,你爹妈来看你,肯定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吧?乌建,拿过来我瞧瞧。”躺在摇椅上逍遥的马元武,眯着眼睛轻喝了一句。

“是,大师兄!”

站在马元武身后的乌建欣喜的应了一声,立即大步的走过来,冲叶真冷喝道:“拿来!”

叶真的牙关立时紧咬在了一起,双手将手中的包袱攥得紧紧的。

纵然在回山时,叶真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将其中价值最大的银子藏在了山上,但当真正遭遇这一幕的时候,一种难以形容的屈辱感猛地涌上了上来。

“拿来,瞪什么瞪?一个马上就要被赶出宗门的废物,还敢瞪老子?再瞪,老子挖了你的眼!”

等得有些着急的乌建嘴里骂骂咧咧的,一把抢过叶真攥得紧紧的包袱,狠狠的推了一把眼睛怒瞪的叶真,扬长而去。

“大师兄,叶真的包袱!”

乌建在叶真面前够嚣张,但是到了百松峰的种子人选马元武面前,嚣张姿态瞬间收去。

“嗯?”

马元武翻身坐起,扯开叶真的包袱,颇有些急切的翻找起来。

每年的六月,也即是诸多杂役弟子家人前来探视的时候,就是各杂役峰的种子人选日子过得最舒适的时候。

每位杂役弟子的家人探视时带来的东西,不论贵贱,都要在他们的手上过一遍,好东西全部要归他们。

至于凭什么?

实力!

他们强大的实力。

不服?

先来比比拳头!

至于齐云宗,则不会管杂役弟子间的这种烂事。

齐云宗号称杂役十万,杂役弟子间天天打架斗殴断胳膊折腿的数不胜数,哪有那个精力管。

原本满心欢喜翻看叶真包袱的马元武,脸色渐渐变得不爽起来。

翻了个遍,就找到了几件衣服跟吃食,银子半两都没找到。

眼睛一眯,马元武那双三角眼毒蛇般的盯向了叶真,“我说叶真,你家境也不是太差,你爹妈一年见你一次,就给你带几件破衣服,几块臭肉?银子呢?”

破衣服?

臭肉?

这几个字眼一入耳,叶真的双拳就立时攥了起来,拳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

若不是叶真还有着几分理智,不远处鼻青脸肿,断胳膊断腿的几位同门的惨状在不停的提醒着叶真,叶真几乎就要冲上去拼命了。

那些东西,那可全是娘一针一钱缝制出来的。

“扫兴!

废物家送来的东西,也是废物!”

没有找到能够帮助修炼的东西,马元武一脸的不爽,报复似的将叶真包袱里的鞋袜、衣服一件件的扔向了他四面的杂役弟子们。

“这些破衣服就分给你们了。”

马元武身边的乌建跟几位杂役弟子,立时发出了一声欢呼。

说话间,马元武狠狠的咬了一口叶真母亲亲手做的腊味,“嗯,这臭肉味道还不错。嗯,你们也来尝尝。”

倾刻间,叶真包袱中的烧鸡腊味就被马元武散了个精光。

噗!

一块被撕扯了几嘴的烧鸡腿被马元武凌空甩出,砸在叶真的胸口之上。

“嗯,你家里送来的,你也来尝一口,可别说我马元武全给你霸占喽。”

看着脚下沾满了泥块的烧鸡腿,远处因为不合适被他们撕破的衣服,叶真额头的血筋开始凸凸的狂跳,胸膛仿佛扯风箱一般剧烈起伏起来。

一股愤怒,一股难以抑制、难以明状的愤怒,直冲叶真的脑门。

热血上涌的一瞬间,叶真直欲冲上去跟马元武拼命!

也就在叶真爆发的边缘之际,不远处的沙飞猛地扑了过来,抱住叶真就往屋里拉。

“叶真,你还没吃饭吧?你今天的晚饭跟血元汤,我都给你领来了。”

齐云宗杂役弟子两人一屋,沙飞是叶真的室友,也是这杂役弟子之中,跟叶真颇为合得来的朋友。

沙飞比叶真早入门一年,对叶真颇为照顾,也亏得沙飞的指点,让叶真少吃不少亏。

“哼!算你们聪明!”

看着被沙飞生拉硬拽进房间的叶真,马元武不屑的吐出了一块鸡骨头,“废物!”

“叶真,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先忍着,你要是跟他们起冲突,被他们打断了腿,那你就完了!你忘了半年前被打他们打残的成阿狗了?”

拉叶真进屋的沙飞,关上门之后,一个劲的劝起了叶真。

良久,叶真剧烈起伏的胸膛才慢慢平静下来,冲沙飞挤出了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谢谢你,可惜,没能给你带点什么。”

“咱们兄弟,谢个屁!”

“别生气了,好好修炼,将来修炼有成,将马元武这孙子揍个哭爹喊娘,一口气将这些年受到的气全找回来。”沙飞有些言不由衷的劝着叶真,因为他明白,按照他跟叶真的情况,以后,怕是永远都没有这个机会了。

用不了一年,或许半年之后,马元武就能进阶为外门弟子,外门弟子的修炼资源更多,修炼速度更快,马元武恐怕会永远压他们一头。

听到沙飞的话,叶真却是瞬地来了精气神,满腔的怒火全部被压了下去,转化成了修炼动力。

“好,苦修,今天受的气,将来一定要从马元武这孙子身上找回来!”叶真毅然道。

当明月东升的时候,先前还有些嘈杂的百松峰,立时就变得安静异常。

全部人,包括叶真在内,都自觉钻回了自己的房间,盘膝坐在床上,晚课的时间到了。

几口喝干净那一筒宗门发下的血元汤,运转起齐云宗传给他们的在齐云宗极其普通,但在世俗间却颇珍贵的血气决,做起了天天的晚课。

齐云宗杂役弟子修炼分为早晚两课,早课练拳练力,晚课修炼血气决壮大气血练力。

血元汤入腹就化作滚滚热气,在血气决的运转中,那血元汤中蕴含的热力就散向了叶真的四肢百骸,随着血气运转。

热气每消失一分,叶真的血气就壮大一分,充盈一分。

一刻钟之后,血元汤的药力炼化完毕,叶真有些怅然的睁开了眼睛。

这一份血元汤,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太少了,每晚两个时辰的晚课,药力只能持续一刻钟。

若是血元汤的药量足够多,药力能够持续两个时辰的话,叶真估计,他的修为,怕是早就突破到了纳息境,达到练血二重。

宗门内有一种丹药名为血元丹,就是父亲叶天成让他买的那种丹药,据说药力是一份血元汤的数十倍还有余,专供那些血脉天赋极佳的外门弟子服用。

可惜,叶真他们这些杂役弟子,只能服用炼制血元丹的下角料制作的血元汤。

重新闭上眼睛,叶真颇有毅力的持续运转着血气诀。

无血元汤支持的情况下运转血气决,血气壮大的速度就变成了龟速。

叶真估计,这样苦修两个时辰的效果,还不如服用血元汤之后修炼一刻钟的效果。

不过,武道一途,贵在坚持,这一点,叶真极为清楚!

两个半时辰之后,当叶真感觉体内的血气有些不稳的时候,就停止了修炼,这也是宗门为什么规定晚课两个时辰的原因了。

睁开眼睛,叶成看到,与他住在同一房间的沙飞,已经修炼完毕沉沉睡去。

他们这些杂役弟子,白天劳作很重,晚上几乎是头挨上枕头,就能沉沉睡去,打雷都不醒。

叶真却没有马上去睡,反而轻手轻脚的穿上衣服,轻掩房门,闪身出屋,在此起彼伏的呼噜声中,叶真猫身向着百松峰的一个小山头上奔去。

花了小半个时辰,叶真疾奔到这个近半个月他几乎是夜夜来此的小山头上。

踏足这个小山头时,叶真立时调匀了呼吸,支起耳朵,侧耳倾听起了这满山的声音。

最初,传入叶真耳朵的只是满山的松涛声,蚊虫鸣叫声,但随着叶真完全静下心来,叽叽喳喳的小兽叫声,立时传进了叶真的耳朵。

“吱吱吱.......”

一只老鼠的吱叫声传入了叶真的耳朵,但听在叶真的耳内,却是别有天地。

别人耳中毫无规律的吱吱老鼠叫声,叶真却能听出极为清楚的意思。“十七哥,快,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快走。”

这,就是叶真的秘密。

**********

老猪新书正式上传了,目前天天两章。嫌少的兄弟们可以看看老猪的老书[bookid=2031341,bookname=《掌御星辰》]!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造化之王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