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挖坟去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挖坟去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2-21

挖坟去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已经出来了,天生重瞳识人不清,我以为这是缺陷,可是在墓里,我才是真正的王。长生渊里长生不死,魔鬼岬外镇海妖楼,南檀梵境龙脉藏地,那些墓里面存在的,隐在***暗中的,绝对是你想都想不到东西。现在香燃了,你要随我下去吗?

挖坟去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五十年前,某处山口。

二三十个妆扮利落的***衣人,一边擦着油光澄亮的几杆枪,一边势在必得的盯着眼前的黝***山坳。

“当家的,这盘口都看妥当了?”问话的是个方脸圆眼的汉子,他利落的给枪上了膛,看着底下的眼睛闪闪发亮。

握着罗盘查探位置的叫王归,是这一次倒斗的挑盘人,九岁下***,十三翻尸,到现在已经在道上积累了好些名声,这一次倒斗也是因为王归,才聚集了几十口人,十多杆枪。

黄铜锻造的罗盘看上去已经年岁颇远,三根菱形的指针在盘面上往返旋转相互,最终还是重叠指向了眼前的山口。山为阳,水为阴,这里双水环山,阴阳相调乃是真龙显相之地,底下必然有大家伙。

“就是这里了,”王归抬头看看天气。

今天天色看上去不是很好,阴云压***不说,还又闷又燥,看上去不像个好兆头,不过这并不碍事,“收拾收拾,等到午时一到咱就下去。”

“这、这不好吧,”后面随着的是个半大青年,他叫二虎,这是他第一次随着下斗,看上去有些***张,“王大哥,不是说有香师跟着,咱们不再等等?”

二虎这话一说出来,几个汉子唰唰看向王归,“大哥请了香师过来掌香?”

非是几人不信,倒斗这活计很是凶险,有些墓里不仅有死的不能再死的干尸,也有那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活粽子。本来他们也不怕这些,究竟富贵险中求,遇上这些虽然艰难一些,但是总能用办法对付的,他们真正怕的是那些个镇墓的阴邪玩意。

这些虚无缥缈,来无影去无踪玩意就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正所谓捉鬼找道士,念经找和尚,香师这个行当,虽然曾与时妖这种巫骗混为一谈,更一度被人归为怪力乱神,但是只有他们这些在地底下活下来的人才知道,倒斗时要是有香师同行,就好比多了一面保命牌。

也是因为这个,香师在盗墓行业里地位极重,有时候你想请他们同行,他们也未必赏脸。

擦枪的李三满脸喜色,“大哥真请了?”

面对期待万分的一干兄弟,王归叹了口气,“我确实给京城里的陈二爷去了帖子,但是这种小打小闹,他未必看的上。”

“小打小闹?”先前还万分期待的李三不乐意了,“你看看这翻上来的五色土,你再看看这风**位,咱们这次保不其挖的就是个住着皇帝的大家伙,这人竟然还看不上,我看他不是怕的腿软吧。”

“管好嘴里的口条!”

王归凌厉的看着李三,“别忘了这道上规矩。”

不提还好,这一提李三更不乐意了,“这道上谁都知道,只要香师跟随,不论下去得了啥好东西,都先***着香师先挑上一样,就这还不乐意,他不是怕,是什么?”李三混不在意的握着枪,眼里写满了鄙夷,“人人都说他陈秀二爷怎么怎么神乎,我看他就是个腿软上不了炕的!”

“你又没跟我***过,怎么知道我腿软,怎么知道我上不了炕。”

几人这里正吵嚷着这事,一转眼就看见个穿着青衫白褂的男人,咬着个青苹果站在旁边挑眼看着自己,他面容清秀,身材瘦长,眯着眼睛笑时,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小白牙。看上去,这人怎么都像个提着鸟笼在闹事悠闲而过的公子哥,一见到这人,挑盘子的王归却是对着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陈二爷,底下人不懂规矩,您莫见怪。”

陈秀看着那个叫李三的,一口小白牙将苹果咬的咔咔作响,“这没啥,人活着吗,总是要招惹三两人嫉妒嫉妒的,要不然这活的多没意思。我对活人尚且如此,又何况对着一个死人。”

“你、你什么意思……”李三握着枪******的盯着陈秀,都说香师这一张嘴是阎王爷身边的判官,他说你要三更死,你就绝对活不过五更天。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呗,”陈秀看看气氛骤然变得***张的小队,咧嘴一笑,“不只是他,只要你们今天入了这斗一样是个死。”

“那咋办?”二虎吓的都快哭出来了,求救似的看向王归,“香师的话从来没有错落,王大哥,咱这墓……还下吗?”

“你别听他胡说!”李三恼怒的瞪着陈秀,他先前得罪了这人,对方一定是在这里存心恐吓自己,“我们要是会死,他就不会跟着来了。”

陈秀看着这人生百态悠悠一笑,“不管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来这里就是为了看我这九死一生究竟是个怎么死法。”

————————————

“然后哪?”

我将切好的苹果放在爷爷身边,这位曾经叱诧江湖的陈二爷,此时正握着自己那块怀表,坐在竹椅上悠哉悠哉的喝下午茶。

他已经年近七十却根骨健壮,虽然脸上风霜之气渐浓,但精神却是良好。年轻时是清俊秀气的陈二爷,即使老了也是帅爷爷一枚。

等到一盘子苹果吃没了,陈秀这才后知后觉的看了眼自己的***孙女。

“你爷年纪都这样大了,你还这样考验他四十多年前的事,孝心何在?有这功夫不如将我教你的《配香方》再背上几遍。”

“怎么又背那个。”我心里一阵嘀咕,据说,我们陈家这姓氏来原本复姓“勾陈”,出自自勾陈上官天皇大帝,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伏羲氏,传闻我们先祖曾被大神伏羲赐予执五方香火供奉神灵的重责,这一大IP的确凿***已经无法考察,但是我陈家确实是有一本世代口口相传的《配香方》存在,本来也就是个祭奠时烧烧香问问平安的主户,但是不知道从那一代开始,我们陈家竟然入了盗墓的坑。

盗墓这水***啊,一***这人就淌不出来,不知道多少抱着发财梦的人下去,却变成了陪葬的枯骨。据说我祖上也是家大业大,浩浩汤汤几十口子,可是现在就撇下我爷爷和我这么一根独苗,所以我被再三勒令禁止在岸边上,只能看着盗墓这潭水搅浪花,却碰都不敢碰一下。

但是这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你越是禁着,我越是伸长了脖子想往那水里看一看,我偷偷瞥了爷爷一眼,他的眼睛睿智而***邃,只被那么打眼一瞧,就仿佛能看透你全部心事,可惜,就是这么一双好看的眼睛,却有一只布满白霾,完全看不清东西。这就是爷爷避而不谈他最后一次下墓的原因,那天他出门前照例为自己点了一炉香,却烧出一炉九死一生,那时他少年成名,年少轻狂的厉害,也就随着王归那一伙人下了墓。

爷爷以前最喜欢给我讲墓里那些事,唯独这件事他忌讳极***从不提起。

我只知道,那个昔日在京城赫赫有名的陈二爷,是满身鲜血从墓里爬上来的,命是保住了,但是却赔上了一只眼。

或许是因为这只眼睛,陈家就此从京城消失,只隐居在这么一个小镇,开了家香火铺子。现在不是以前,对于丧葬事不再看的那么重,偶然过来个买香烛金箔的就已经是大主顾,好在我们并不指望这个度日。

“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你最近是不是托人打听消息了,我今日在咱们门缝里发现了张知更鸟的朱砂印。”

知更鸟,又叫百舌鸟,是一些暗地里买卖消息的人惯爱用的标志。

“那鸟嘴是张着还是闭着?”

“张着的。”

那就是自己让人打听的事有眉目了,陈秀从竹椅上站起来,捶捶自己的膝盖又抻了个懒腰。

“这几天铺子别开了,明天我要出趟远门。”

“嗯……”我闷闷的应着,对于爷爷时不时“出远门”这件事我已经习惯了,短则三五天,长则三五月,他出门时间最长的一次,是过了半年都没回来,就在我都想要不要给他立个衣冠冢的时候,他却在某个清晨昏倒在香火铺子门口。

这一次他断了三根肋骨,其中一根***他的肺里,他在床上整整躺了半月才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来,可因为这个他的肺脏留下了旧疾,一去到阴冷的地方就忍不住咳嗽。

“你这次又去多久?”

“尽快吧,”陈秀想了想,“应该十来天就能回,你在家听话些,我回来带你出去玩。”

“爷,我不喜欢有太阳的地方。”我从有些昏暗的室内看向爷爷,狭长如丹凤的眼睛,据说像极了我那个惊才绝艳的父***,但是我却天生双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重瞳。

据说楚霸王项羽也是重瞳,所以他天赋异禀,生来就力大无穷,是个人人敬仰的大英雄。

可惜同眼不同命,我不仅体弱多病的厉害,这视力更是差到极致,一去到有光亮的地方,就与瞎子无异。

看着这双眼睛,爷爷叹了口气,重瞳出现的几率从来微乎其微,因为这双眼睛千秋无法正常去上学,也没有出过什么远门,甚至没有什么玩伴。

但是在香师里,这样一双重瞳却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可惜了,他陈家折在墓里的***命已经够多了。

“老规矩,我不在这些日子,你不准去香堂,更不能掌香。”

我不无不可的耸耸肩,“香堂里阴里阴气的,我才不愿过去。”

“那就好,”爷爷拍了拍我的肩膀,“千秋,你大了,以后要学着好好照顾自己。”

我欲言又止的看着爷爷,这句话每次爷爷出门都会说,这是他对我的期望。

我看着爷爷花白的头发,“爷,别找他了。”我们两个都没有提及他是谁,但是我们都心知肚明,那不能提及的名字,是爷爷的心病。

“放心吧,我有数的。”爷爷***了***我的头***,“千秋,你要好好的。”

我觉得他是想对我笑笑的,但是那笑太苦了……

挖坟去全文阅读

爷爷走时说的是“尽快”、“十几天”,可是这一晃二十多天过去,我一开始还能气定神闲的喝茶喂鸟,兴致颇高的拿着毛笔绘制仙灵异兽,可是随着爷爷音讯全无的时间越来越长,这心里也开始心浮气躁起来e。

这种没来由的感觉让我很不安,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当初爷爷离开时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想想他离开前说的话也让人很是琢磨,没头没脑的要我好好照顾自己做什么?

我站在楼梯前,带着松柏香气的楼梯曲曲折折的通向我陈家的香堂。

“要不要去香堂看看?”

香师出门前都会为自己掌一炉香,以判定此行吉凶,爷爷现在都没回来,会不会……这个念头一出来,就开始像野草一样疯长。

我这里正犹豫着,就闻声院门被人敲响。

“谁啊?”心里有事,语气上自然也不大好。

门外的人没有出声,只一个劲的继续叩门。

神经病吧,“今天不开门,回吧。”

这大约就是所谓的火上浇油了,我这里本来就又急又燥,偏还遇见个不懂脸色的客人。

我撑起屋里放着的一把***伞,烦躁的跑去打开了门栓,通常只有我一人在家时,这大门是锁两层的,第一层是门栓,第二层是穿过门辕的***链,这里临街而建,我倒不怕门外站着的是什么坏人。

我将水曲柳的木门拉开了一道缝隙,只从门缝里往外看,今天天好,这就使得门外的阳光分外强烈。

剧烈的阳光刺的我眼睛***,我眯着眼睛往外看,只能从一堆像是冰激凌融化一般的模糊景物里,看见个像是人的东西。

我眯了眯眼睛,叩门的是个生疏的瘦高个,感觉年纪应该不大,穿着一身***灰色的迷彩服与同色的作战靴,看上去似乎是一副军人的样子。

见着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要关门,因为即使这人离得不大近,我也能闻到他身上带着的那种土腥气和***味。假如这人不是个经常下斗的盗墓贼,那他一定刚刚杀了人,而且还心情不错的埋了尸。

这不是个善茬。

“你找谁?”

“你是陈千秋?”门外的人看着我,一双眼睛刺骨的凉,“我老板让我接你过去。”

老板?

没头没脑的哪来的老板。

“不去。”

我做势要关上门,却被他用手掌生生撑住快要合拢的门,我盯着他撑住门的那只手掌看,他的食指指腹与虎口上带着与他年纪绝不符合的老茧,那是常年用枪才能留下的印记。

“有事说事,没事离开,我不熟悉你说的什么老板。”

“你看看这个。”一张照片凑到门缝上。那照片凑的太近,我退后一步眯着眼睛仔细看,这才从那张被人随手拍下的照片里,看到一个穿着青衫白褂,握着怀表站在那里的老人,他似是在于别人交谈,眉头不自觉的颦起,这是我爷爷。

“你怎么会有我爷的照片!”

他言简意赅,“陈二爷在等你救命。”

“我爷爷他怎么了!”

他没有回答只是指了指身后的越野车,“我们要去的地方有点远,你最好快点。”

我考量的看着这人,不知道他说的话值不值得相信。但现在相不相信的还重要吗,只要这人愿意,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将我带到那位所谓的老板面前,不管我想不想。

更何况,他说的很有可能是对的。

我撑着伞匆匆跑回屋里,噔噔上了二楼的香堂,等到下楼时,除了手里的***伞,身后还多了一个背包。

他看了眼我背着的背包上了车,我收起***伞也跟着坐了上去。

我不是一个健谈的人,跟生疏更是沉默,我不出声开车那人也不是个多话的,一时之间车里竟然有种诡异的寂静。

我觉得这样挺好,车外的太阳太大我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脑中飞快盘算爷爷可能碰到的变故,绑架,受伤,生病……我想了许许多多,却悲催的发现每一条都有可能。

外面吵杂喧闹的声音,开始变得越来越安静,我听到树叶沙沙的声响,睁开眼睛时,就发现车子停在某处树林前。

“下车。”

这里树木高大茂密,四下无人,看上去很是适合杀人抛尸,我撑着***伞依言下了车,挑了一个背阴的地方站着。

我看到他也下了车,也不见他如何动作,直接***出一把枪对着油箱的位置“嘭”的来了一下,***的爆炸声传来,先前还载着我的那辆崭新越野,在火光迸射里四分五裂。火焰炙烤的人脸***,那人对我做个手势示意我跟上去,僻静无人的树林越走越荒凉,我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看见那架停在那里的军用直升机。

“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神农架……”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挖坟去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