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22

当生活中碰到任何困难的时候,你都可以向它求助,它永远不会背弃你,它就是书,一本好看的小说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带给你,“和时代讲道理,愚蠢至极。”——弗朗西斯·亚摩斯

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海圆历1510年

这是动荡的一年,整个世界都隐隐弥漫着不安的气息。

这一年大海贼莫利亚同洛克斯海贼团前船员凯多在新世界展开大战,最后以莫利亚惨败逃离新世界告终;

这一年大海贼红发香克斯和世界第一大剑豪鹰眼交手,结果不得而知,但此战成为了响彻四海的传说;

这一年世界政府定期举办的世界会议禁止了鱼人岛参加;

这一年红发香克斯断臂,世人皆震动不已,何人斩断了红发的一条手臂这个问题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这一年的北海乌罗罗岛乌罗罗村,也在发生着一件对于小岛居民而言天大的事情……

有三个人躺在乌罗罗岛某个小山头的树荫下,其中一个是油腻腻的地中海发型男子,一个是嘴里哼哼着什么的金发少年,被夹在中间的是和金发少年看上去年纪相仿的男孩,他有着一头简短的黑发,嘴里叼着根树枝,目光透过层层枝叶,思绪深陷于湛蓝的天空中。

“该死,新来的那批家伙占了我的床位,院长让我最近先打个地铺凑合睡,等他安排,现在天天醒来骨头都酸痛酸痛的。”金发男孩哼哼着说道。

“呵呵呵。”中年油腻胖子发出傻傻的笑声,他脸上永远挂着笑脸,仿佛身体里缺少了一种叫做悲伤的东西。

金发男孩相当不满足那听上去有些像是嘲讽的笑声,他瞥了男子一眼道:“乌索夫,你整天除了傻笑还会干什么?难怪这辈子都是个看大门打扫卫生的!”

乌索夫依旧笑着,只不过没有发出声音。

夹在中间的黑发男孩一直没说话,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天空。

金发男孩扭头又看了一眼黑发男孩,他似乎习惯了黑发男孩的少言寡语,自己一个人闷闷不乐地闭上眼睛睡起了觉。

“海是蓝的,天也是蓝的,真美。”黑发男孩喃喃道。

金发男孩将身子扭到一边念叨了一句:“乌索夫是整天傻笑,你是时不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怎么就跟你们两个脑子有问题的家伙混在了一起……”

“呵呵呵。”乌索夫又笑了。

黑发男孩将树枝吐了出去,双手枕着脑后,失神了。

他是穿越者,来自地球,在地球时是一个写着三流小说的作家,同时也是海贼王漫画的忠实读者,三十岁那年小说反馈给他的依旧是勉强满足温饱与籍籍无名,四个字概括他的奋斗史那就是一事无成。三十岁生日的那晚,只有他自己,他祝自己生日快乐,然后不断地灌酒,从意识模糊到意识清楚的那一段时间他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反正一醒来,自己成了襁褓中的婴儿。

他还以为自己重回三十年前了,后来渐渐发现并不是,从一些蛛丝马迹上他很快发现,自己到了海贼王的世界。

出生到现在已经十五年,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好说得,该接受的都已经接受,也并没有出现什么金手指和小说里那样年纪轻轻就和四皇并驾齐驱平起平坐,荒诞而可笑的拉拢大海贼、遇见强大的恶魔果实这种事情一个也没发生,只是一直平平淡淡生活在这座岛上。过了这么久,他倒觉得以前活得那三十年,不过是大梦一场罢了。以前的那个名字变得生疏,现在这个被人叫了十五年的名字则重新烙印在了骨子里。他现在叫弗朗西斯·亚摩斯,亚摩斯的意思是任重道远的人,弗朗西斯的意思是自由之人,他喜欢这个名字。

在他思绪神游的时候,有人拍了他肩膀一下,他抬头一看,是刚刚睡觉的金发少年,他是莱泽因。

莱泽因伸了个大懒腰:“该回去了,再不回去院长可能就要发现我们偷溜出来了,而且我可不想错过饭点。”

“嗯。”亚摩斯应了一声,站了起来。

旁边的乌索夫也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树叶,跟在了二人的身后。

乌索夫是孤儿院看门的,也负责孤儿院外的卫生。他脑子有点问题,似乎是以前受过什么重大打击。平时就是埋头干活,什么也不过问,唯一的爱好就是站在岸边看海。听他少有的说过,他喜欢风吹过精致的脸庞、柔和的秀发的那种感觉。此人曾在海边站了半天吹海风,后因中暑昏厥被送至村治疗所。

至于莱泽因,和亚摩斯一样是孤儿。

乌罗罗岛位于北海海军233支部四周,因此鲜有海贼侵扰。二十年前海军遭受过一次重创,支部大量海军战死,产生了不少的孤儿。后来经支部拨款,在乌罗罗岛建造了一家孤儿院,专门接收战死海军的遗孤。

亚摩斯的父母却不是海军,听院长说他是被遗弃在了海军支部大门口,后来破例同新一批海军遗孤送往孤儿院。在没有来孤儿院之前,他记得很清楚自己家境不好,在一个闭塞、布满战火的村庄里逃窜,父母都只是很普通的渔民罢了。

莱泽因比他大一岁,是院里除了他唯一一个也不是海军遗孤的孤儿。十多年前一艘从伟大航路驶来北海的商船碰到暴风雨沉没,莱泽因的母亲奇迹般地带着他乘坐小船逃出生天,最后漂泊至乌罗罗岛,不过途中因为将仅剩的食物和水都给了莱泽因,又在海面上被太阳暴晒了几天,最终脱水而死。

乌罗罗村民捕鱼时候发现了莱泽因,看到小船上一具女性尸体已经大致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将可怜的莱泽因带回乌罗罗的岛,孤儿院破例将他接收。

莱泽因经常自诩自己为贵族,他也能回忆起一点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大家对他是贵族深信不疑是因为村子里很多人连恶魔果实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小时候就已经吃了一颗。

超人系恶魔果实,纸纸果实。

莱泽因初来的时候孤儿院里的其他孤儿对他很不满足,因为他的父母并不是海军,他们认为莱泽因没有资格来这里,后来……莱泽因凭借果实能力一个一个把他们给打跑了。

一年后亚摩斯来的时候,俩人是孤儿院里唯二不是海军背景的人,所以莱泽因对亚摩斯很有好感,主动结识,两人顺理成章成为了好兄弟。

原本自傲的莱泽因想让亚摩斯当他小弟,但亚摩斯对这一套根本不感爱好,后来慢慢地发现亚摩斯对很多事情上都有成熟的见解,于是关系颠倒,服从亚摩斯对一些大事上的决策。

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孤儿院并不远,没花多久就回去了。乌索夫停在了大门口,拿起扫帚开始打扫地面,他做事一丝不苟,自从聘用他,孤儿院内环境变得相当好,可惜工资从来没涨过。

亚摩斯和莱泽因继续深入,发现四周并不见路过的其他孤儿院孩子,莱泽因叹了口气:“估计又集合了,这下完了。”

“嗯。”亚摩斯嗯了一声,情绪没什么波动。

孤儿院一大批的海军遗孤支部并没有想直接撒手不管,他们都对海贼有着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孤儿院成立的第二年,支部就已经为孤儿院孩子们谋划了未来的出路,那就是成为海军。

原海军233支部上尉西瓦尔因为1492年时受过重伤退役,现在被派来负责练习这些孩子们,为海军源源不断地提供有生力量。

经过二十年的培养,已经有几批优秀的新人加入了海军支部。

近些年支部加大了对孤儿院的培养力度,新增了几位教官。

亚摩斯和莱泽因不幸地被分在了最严厉的西瓦尔手下,莱泽因经常因为顶撞西瓦尔和迟到等等原因遭受各种惩罚,于是慢慢和西瓦尔成为了死对头,这次迟到,又必然会被西瓦尔狠狠处理一顿。

亚摩斯倒是无所谓,迟到该干嘛就干嘛,他的身体素质颇为优秀,在练习的这一批里和莱泽因一样拔尖,所以也不在乎什么被罚跑步还是关禁闭。

他们刚过去,就看到孤儿院大楼前的小广场上一批学员正在有序地列队,而西瓦尔就站在队伍前面,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全文阅读

“先归队!”现场静了好一会儿,西瓦尔打破沉寂。

亚摩斯和莱泽因走了过去,归进队伍,几个和他们不对付的学员幸灾乐祸地偷瞥他们。其实说起来,孤儿院里其他人几乎都和他们不对付,就因为背景不一样……

这种小孩子间幼稚的排斥感在亚摩斯看来很可笑,他也一直承受着这个年纪该有的幼稚……

西瓦尔穿着整洁的军装,整个人显得干练精神。他已经五十多岁了,当年腿部受的伤也恶化了一些,走路一瘸一拐一的。

他往返走着,审阅队伍。

“亚摩斯、莱泽因出列!”

西瓦尔下了命令,亚摩斯和莱泽因向前一步并排站在一起。

“目无军纪!这周禁止吃晚饭!体能练习增加一倍量!”惩罚逃不过,西瓦尔天天都在想着杀杀两人的锐气,一个是自傲,一个是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两个人的潜力都非常不错,亚摩斯的体术、莱泽因的恶魔果实能力,都足以让两人随时进入支部任职。

但他决不答应两人就以目前这个样子去当海军,必须要在他们接受征兵之前将他们的锐气磨平,让他们知道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以这样随性的心态进入海军,不论是海军还是他们都会付出代价。

亚摩斯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翻一倍又如何?他除了天天接受教官的练习,自己也有自己的体术练习安排。在别人眼中他是身体素质先天不错,对体术有天赋的讨厌鬼,但实际上背地里,他比别人付出了太多。这样一个成熟的灵魂,有了重来一世的机会,怎会还是浑浑噩噩地活着。

莱泽因倒是很不满足西瓦尔的惩罚,更多的原因是后面那些从小和他不对眼的家伙一直在偷笑,他很不爽,不过他也不傻,现在再顶撞西瓦尔只会导致惩罚变得更重,所以只得接受。

下午是日常的练习,体能方面是按个人能力定的。亚摩斯练习量最高,莱泽因第二。体能之后是体术教学,基本就是一些对敌时的招式和一对一木刀交手。

亚摩斯曾想学习海军六式,可惜西瓦尔也不会,听西瓦尔说他们支部的负责人卡龙上校会一些。

孤儿院的练习场地并未配备火枪和真刀,那些东西将在进入了海军支部成为真正的一名海军士兵时才会使用。

不过西瓦尔已经有打算要提前向支部申请这些东西了,因为现在常规的武器已经无法满足亚摩斯和莱泽因的练习。

体术练习完是晚饭时间,亚摩斯和莱泽因被罚不能吃晚饭,西瓦尔也趁这段时间督促他们两人继续练习,完成翻倍的练习量。

亚摩斯和莱泽因在夜里正在进行一对一的对抗。因为莱泽因有果实能力,所以西瓦尔给亚摩斯配备了一把木刀。

西瓦尔在旁观看,并且不断强调点到为止。

这两人的交手往往会吸引很多学员观看,学员们每看一次,都会丧失几分和他们作对的想法,相反妒忌在增加。

莱泽因五岁时候吃下恶魔果实,到现在已经十一年。这么长时间,果实能力已经再熟悉不过了,运用果实能力就和眨眼睛、呼吸一样自然。

他的两只手折叠成了螳螂臂,异常锋利。

亚摩斯看着莱泽因,将木刀直接扔掉了,因为木刀根本扛不住莱泽因的螳螂臂,索性扔掉不以它约束自己。

莱泽因率先出手,两脚猛地踩踏地面,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亚摩斯。

亚摩斯一跃而起,翻了一个身和莱泽因拉开了距离。

“别躲啊。”莱泽因耸了耸肩,很是无奈。他因为很小就吃了恶魔果实而相当依靠它,体术方面逊色亚摩斯不少,想追上亚摩斯很难。

“我又不傻。”亚摩斯摊开手道。

莱泽因咬了咬牙,身体像纸片一样继续折叠,成了一只翼展接近三米长的鹰,飞速掠向亚摩斯。亚摩斯这次不退反进,迎向了莱泽因。

就在莱泽因的两只爪子要抓住亚摩斯身体时,亚摩斯侧身险险地避过,就在他擦着莱泽因身体躲过的同时,他也拿出了火柴,将火柴划燃,扔向莱泽因。

莱泽因的身体顿时燃起火焰,他马上变回人形大声尖叫着拍打火焰:“亚摩斯!你又玩这招!”

“你该练练体术了,这么慢别人很轻易利用你的果实能力弱点击败你的。”亚摩斯提醒道。

好不轻易将火焰扑灭,莱泽因大口喘着粗气:“我那也是刻意放缓了速度,不就是怕失手伤到你么!”

“行了,今天到此为止,回去休息吧!假如明天再迟到,惩罚再以现在的量为基础翻倍!”西瓦尔观看完比赛,警告之后便也去吃晚饭了。

莱泽因冲着西瓦尔远去的背影骂骂叨叨,亚摩斯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去外面烤点东西吃。”

“走着!”莱泽因揽着亚摩斯的肩膀道。

……

还是那个小山头,地上是枯树枝上摇曳的火焰,天空中是闪烁着的星辰。

莱泽因靠在***的树干上打了个哈欠,亚摩斯和乌索夫各抓着一个贯穿了肉块的树枝,将肉块悬在火焰上炙烤。

莱泽因因为果实能力带来的影响,非常怕火,所以平时烤肉的工作都交给了亚摩斯和乌索夫。他就直接负责抓野味了,以他的能力,在野地里抓点小动物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亚摩斯将烤好的肉递给了莱泽因,自己又串了一些继续烤。

莱泽因冲发烫的肉吹了吹气,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好吃……比院里做的饭好吃多了……以后就应该天天来吃烧烤。”

亚摩斯笑了笑没说什么,乌索夫边烤边盯着火堆傻笑。

这个小山头算是三个人的秘密基地,他们平时出来就会待在这里。村子里对于莱泽因是没什么好待的,主要是因为他是村子里出名的捣蛋鬼,人见人厌的家伙,哪怕他长得蛮帅。

剩余的肉也烤好了,亚摩斯和乌索夫也吃了起来。

三人靠在树干边吃着肉。

吃完肉后三人顺着小山头边上的坎坷小路走到了乌罗罗岛的岸边。

莱泽因坐在岸边打了个饱嗝,海风把他的头发吹成了大背头:“还是海上好啊。”

“想出海?”亚摩斯问。

“嗯,对外面的一切都很感爱好。”莱泽因的目光像是流转的钻石。

“会有那一天的。”亚摩斯双手支着下巴说道。

乌索夫就直楞楞地站在岸边,面露微笑,吹着海风一句话也不说。

亚摩斯和莱泽因之所以和乌索夫常年厮混在一起是因为小时候的一件事,那时候亚摩斯刚来孤儿院,六岁,因为背景原因,莫名其妙遭受到了其他孤儿院儿童的排斥。

当然,他本人对之不屑一顾,假如他是一个小孩,那么被如此孤立一定会很伤心。可惜他不是,他有时候会觉得这很好笑。而且这些小屁孩也对他做不出什么有用的实质性攻击,唯一一次是被围堵在了厕所,想教训一下他。

理由是他上课的时候回答了老师一个很高深的问题,实在太装逼,受不了。

当时正在打扫厕所的乌索夫挡在了他的身前,还是傻笑着说:“不要这样。”

乌索夫是个傻子全部人都知道,所以没有人在意他的话,反正引来更多的嘲笑声。

被一堆人指着脑袋说是傻子,乌索夫还是在笑,仍然重复那句话:“不要这样。”

然后莱泽因碰巧上厕所,见状直接一顿暴揍,该打跑的打跑,该打哭的打哭,那天起莱泽因和亚摩斯才正式熟悉了,也是那一天,七岁的莱泽因指着四十多岁的乌索夫拍了拍胸脯说这货以后他罩着了。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海贼之极恶的世代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