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九天炼神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九天炼神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2-22

书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它不会因为你的贫穷而弃你不顾,也不会因为你的富有而趋炎附势。一本如九天炼神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好看的小说自然也是少不了读上几遍的,三载缠绵,无非梦幻泡影,一朝梦醒,却是红粉骷髅。这是一个天才铸剑师,以魔入道,问剑天下的故事。

九天炼神诀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绝情涯。

残阳似血,青山如黛。

一位少女推着轮椅,亭亭玉立在悬崖边。

少女五彩的裙摆在风中翻飞,宛若一朵***的莲花。

轮椅上的少年,十五六岁,黑发垂肩,眉清目秀,此刻正入神地吹奏着笛子。

如泣如诉的笛声,融入到空濛凄美的山色之中。

一曲吹罢,余音不绝。

少年缓缓放下笛子,眼中闪过痛苦之色,失神远望着苍茫的远山。

青山前,青山后。

登高望两处,两处今何有。

烟景满川原,离人堪白首。

清丽少女悠然出神,片刻才喃喃道:“离人堪白首,好伤感的诗。”

“是很伤感。”

“只是伤感吗,长生哥哥,难道你不恨我?”

“不恨?你们害死了我的父母,夺了我叶家的家产。为了让我铸剑,你又虚情假意,欺骗了我三年,我怎么可能不恨呢?”

叶长生凄凉一笑,“可是恨有什么用,婉儿,假如我没猜错,你是来送我最后一程的吧?”

洪晓婉贝齿轻咬着红唇,幽幽点了点头。

“能给叶家人一条生路吗?”

“……”

“能放过铸剑堂的人吗?”

“……”

“婉儿,你真的,从来没有喜欢过我?”

“没有。”洪晓婉吐出冰冷的两个字,缓缓松开了双手。

轮椅顺着斜坡滑落,向着深不见底的悬崖坠落而去。

叶长生像是折翅的鸟儿,在空中翻滚着,栽进缥缈的云雾之中。

假如有来世,长生哥哥,一定不要爱上一个恶毒的女人。

……

“轰!”

叶长生的脑海中,响起一声巨大的轰鸣,直觉天旋地转,昏沉不已。

心脏传来难以忍受的刺痛,让他不禁发出痛苦的闷哼之声。

“少堂主,少堂主……”

耳边回荡着悠远的声音,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叶长生的眼帘痛苦颤抖着,缓缓向上挑了起来。

一个黝黑的少年的脸庞,映入眼帘。

我,是在阴曹地府吗?

看着这张熟悉又亲切的脸,叶长生胸中涌动着热流,淡淡一笑:“大锤,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王大锤一脸茫然,挠着后脑勺呵呵笑道:“少堂主,您真会说笑,半个时辰前咱们还见了呢,是我亲自将您放进池子的。”

池子?

叶长生怔了一下,旋即看到自己浸泡在药池中的身体,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

身体传来阵阵灼烫,鼻腔里塞满了草药的气味儿,一切都那么真实,四周的场景也那么真实。

这里是铸剑堂的药浴池?

“难道说,我没死?!”叶长生露出惊恐之色,却也躲藏着一丝激动。

他清楚记得,自己被洪晓婉推进了绝情涯,断无活着的道理。

就算他坠入悬崖被人救活了,可大锤早就死了,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猛然想到这里,他直盯盯地看着大锤。

大锤被看得心里发毛,担心地说道:“少堂主,您没事吧,昨晚第八次铸剑的时候,您就差点晕倒呢。”

昨晚,第八次铸剑?

第八次铸剑?!

大锤就是死在第八次铸剑之后,而他自己,是死在第九次铸剑之后。

两者相隔了三个月。

难道说,我活过来了,重生在三个月前?

氤氲的雾气中,叶长生呼吸急促,表情不停变幻着,双拳因为攥得太紧,剧烈地颤抖起来。

裹上一条宽大的浴巾,长生被大锤背回到隔壁的房间里。

躺在床上,他一边笨拙地穿衣服,一边打量着熟悉的房间,悲喜交加。

这里是他在铸剑堂的居所。

靠近床头的书架上,摆放着二十多本佛经。

沦为废人的三年里,除了婉儿的甜言蜜语,唯一能够缓解他痛苦的,便是这些经书。

房间的其它地方,都被各种笔记给堆满了。

为了铸造空灵之剑,三年的时间里,长生日夜不停地演算,只是炭笔就用掉了十几捆。

到头来,不过是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三载缠绵,无非梦幻泡影,

一朝梦醒,却是红粉骷髅。

想到前世悲惨的命运,叶长生的双眸中,透出深邃的寒意。

假如他没记错,红叶山庄的武士很快就会来找他,让他去见庄主洪云涛。

也就是在这个夜里,他儿时的玩伴,最忠实的仆从,王大锤,被那三个武士秘密杀害,抛尸乱坟岗。

可怜那个时候的他,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铸剑上,竟然连“大锤去外地寻亲”这样的鬼话都信了。

直到他被洪晓婉带上绝情涯的路上,才知道了真相。

果然,长生的念头刚起,门外就传来一个阴柔的声音:“少堂主,庄主大人让你去见他。”

叶长生静默无声,忽然爆发出癫狂的笑声,脸上爬满了泪痕。

果然是重生了,连这个阴冷的声音,都和前世一模一样!

将一把黑色的手弩固定在小臂上,叶长生重新坐上轮椅。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了。

三个黑衣武士大步走了进来,为首武士昂然道:“少堂主,奉庄主大人之命,请你过去一趟。”

叶长生冷淡道:“假如是你们庄主大人的书房,你们也敢没有答应就直接闯进来吗?”

黑衣武士怔了一下,眼中闪过阴郁之色:“少堂主,我等只是奉命而来,若有什么不满足的,大可直接去对庄主大人去说。”

王大锤站在叶长生的身后,气得满脸通红,怒声道:“你们太放肆了,这里是铸剑堂,不是你们红叶山庄!”

黑衣武士不屑地看了一眼大锤,懒得废话:“职责所在,少堂主,请吧!”

说着话,他的嘴角勾出一丝嘲讽的冷笑,傲然向着叶长生走去,

给脸不要脸,你以为铸剑堂还是你说了算?

给你面子叫你声少堂主,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不是!

叶长生看着昂然走来的武士,不禁也笑了。

他搭在轮椅上的手臂,缓缓抬了起来。

“嗖!”

黑色的弩箭快如闪电,毫无征兆地从袖筒里钻出,向前飞去。

“叮!”

染血的弩箭钉在门板之上,箭杆犹自剧烈颤抖着。

黑衣武士的后颈,一朵血花飚飞而出,溅在身后两位属下的脸上。

黑衣武士突兀着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叶长生,噗通一声,尸体栽倒在轮椅下。

叶长生看着两个吓呆了武士,冰冷的嘴唇吐出一个字:“滚!”

九天炼神诀全文阅读

寂静的石板路上,轮椅的木轮发出吱呀响声,六月的夜竟也如此清冷。

锻造房,打磨房,制范房,水房,库房,粉碎房,配料房,送料房,纹饰房,铸剑室,……,道路两旁耸立的高大建筑,在长生的泪光中一一闪过。

八年前,他的父亲叶铁心流落到三水镇,在镇南的山谷中,开设了一家叫做铸剑堂的小工坊。

凭借着叶家精湛的铸剑术,铸剑堂很快就名声鹊起,规模不断扩大,成为整个***郡最大的铸剑工坊。

长生在这里度过了无忧无虑的八年,和红叶山庄庄主洪云涛的爱女洪晓婉,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然而三年前的那场事故,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

父亲叶铁心在炼化一块天外陨铁的时候,忽然发生了意外。

炸裂的炉鼎碎片,当场将他的父母打成了筛子,十几道烧红的铁片钉入他的身体,废掉了他的双腿。

至今还有一块铁片插在他的心脏上,带给他无尽的噩梦和痛苦。

若非如此,三年来,洪云涛的“关爱”又怎能显得如此难能可贵?以至于让他丧失了警惕?

若非如此,洪晓婉的“不离不弃”,又怎么会让他甘愿付出九滴本命精血,也要为她铸造出一把空灵之剑?

到头来,一切都是阴谋。

就连那场意外都不是意外,他的父母,是被人害死的。

叶长生泪眼婆娑,攥紧了双拳,嘴唇已经咬出血来。

不,我绝不认输。

我是天才的铸剑师,我是神炼血脉的传承者,我是铸剑堂的少堂主,我绝不会认输。

我叶长生对天起誓,我要拿回失去的一切,我要让那些伤害过我的人,伤害过叶家的人,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擦干眼泪,叶长生侧过头,向着王大锤道:“大锤,从今天起,你就搬过来和我住,寸步不能离开我!”

在前世最后的三个月里,他身边的亲信不是失踪,就是被调开,换上的都是洪云涛的人。

等他醒悟的时候,已经迟了。

重活一次,叶长生怎么可能再让悲剧重演?

他已经改变了大锤的命运,就一定能改变其他人的命运

假如他的重生只是一场梦,那也应该是一场没有遗憾的梦,一场复仇的梦,一场酣畅淋漓的复仇的梦!

性情纯朴的大锤,依旧没从少堂主杀人的震撼中缓过神来,片刻才憨憨地点了点头。

叶长生感觉到大锤的双手在哆嗦,轻笑道:“走吧,我们去看日出。”

看日出?!

大锤眼睛瞪得牛铃一般,您,您刚杀了人,竟然还有心思去看日出?

长生不是为了看日出,而是为了寻找答案。

他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会重生,为什么会重生到三个月前?

难道在绝情涯的涯底,存在着某种神通,可以让时光倒流?

内心里,一个让他战栗不止的野望,野草一般疯长着。

假如绝情涯的涯底,真的存在某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可以让时光倒流,那是不是,也能把他送回到三年前?

假如能重回到三年前,那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就不会死,他也不会沦为一个废人了。

山脚下,马车停止了颠簸,长生的思绪却依旧起伏着。

两个仆从将长生连同轮椅搬下来,守候在原地。

大锤推着长生的轮椅,沿着上山的小路缓缓前行,融入到如墨的夜色中。

长生有点恍惚,那个殒命的黄昏,同样如此清冷。

婉儿推着他,笑颜如花,在他耳边细数着三年来的一个个阴谋,将他的心扎得千疮百孔,撕扯得鲜血淋漓。

叶长生咬着嘴唇,死死按着刺痛的心口。

他生怕自己一松手,那颗破碎的心又会四分五裂。

不能流泪,为一个不值得流泪的女人流泪,不值得。

月凉如水,山风鼓荡。

绝情涯上,夜风吹拂着长生垂肩的长发。

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前一世,就是在这里,那个他心爱的女人,亲手终结了他的生命。

那一幕就像是发生在昨天,清楚,布满新鲜的痛楚。

青山前,青山后。

登高望两处,两处今何有。

烟景满川原,离人堪白首。

吟诵着同样的诗句,伤感依旧,却多了几分无法言喻的苍凉。

“少堂主,您的,您的头发!”大锤发出惊恐的声音,颤声喊道。

银色的月光下,叶长生的黑发迅速变白,如同被月光层层浸染,最后全部被染白。

叶长生抓起胸前的一缕银发,注视片刻,只是淡淡一笑。

离人堪白首?

那个离人,是前世死去的我,还是在心底死去的婉儿?

他从座椅下取出两大卷绳索,还有几根钢钉,递给了大锤:“大锤,把绳索固定好,放我去悬崖底下。”

大锤瞪大眼睛,慌张摆手道:“少堂主,悬涯底下都是鬼魂,您千万不能下去。”

镇子里的老人说,绝情涯在古代是殉情之地,无数悲情的恋人选择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

百年来,那些逃难到三水镇的灾民们,实在没活路了,就成堆地往悬崖底下跳。

今生他们做了饿死鬼,若能死在风景秀丽的绝情涯,兴许下辈子就能投胎到富贵人家。

当年大锤逃难到三水镇,要不是长生的父亲叶铁心收留,只怕他也早就跳下去了。

无论如何,大锤也不能让少堂主下去。

只可惜,少堂主的意志不是他能违抗的。

稍作反抗,大锤就乖乖地固定好绳索,将绳索的另一头缠绕在长生的腰间。

大锤胆战心惊,抓紧绳索,将叶长生缓缓放了下去。

预备的绳子终究不够长,叶长生没能抵达悬崖的底部,悬浮在半空。

除了冰冷的峭壁,四周茫茫一片,身下的深渊云雾翻滚,深不见底。

阴冷的风穿透单薄的衣衫,毫无阻隔地钻进皮肉,钻进骨头,激起阵阵战栗。

他的灵魂,也神秘地战栗起来。

就在长生的心快要冷透的时候,深渊的云雾,剧烈地涌动起来。

云海潮生,晃动起伏的波浪,泛起奇异的光,像是白色的,又像是黑色的。

一道道透明的人影,钻出云雾,扭曲着,摇摆着,拖曳着奇异的光,纷纷向着叶长生游荡而去。

鬼魂,幽灵?

无数道透明的人影,飘逸而又虚幻,在叶长生的四周盘旋飞舞。

下一刻,它们面目狰狞,张牙舞爪。

凄厉的惨叫响起,似乎锥子一般刺破耳膜,钻进他的灵魂深处。

黑色的雾气越发浓厚,将叶长生完全笼罩了起来。

在这一刻,愤怒,屈辱,无助,绝望,各种负面情绪潮水一般袭来,无情地将他给沉没。

“不!”

叶长生五官扭曲,七窍流血,仰天发出一声不甘的怒吼。

剧烈跳动的心脏上,一道伤口缓缓裂开,露出一截发黑的铁片。

“轰!”

黑色铁片轰然炸裂。

八万四千道意念,喷薄而出!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九天炼神诀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