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2-08

暖暖的阳光,静静的时光,淡淡的花香,平静不悲伤。也许我们身边没有这样的环境,却能专心灵去创造这样的环境。多读书,多思考,愿你的每一天都很美妙。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小说十分好看,见鬼准精分嘴炮有病不良半仙易双一×精装阳气罐武力找死良善狱警黎添;当有病没良心的穷困半仙,遇上了来历不明的堪比妖物的监狱大队长,那么:狱友相残,家暴,美男扒皮,死吃不胖,圣母***.....一系列让人崩溃的事情就踩着风火轮砸到了易双一和黎添的脚背上。跳脚之余,易双一被封存几世记忆也终于裂了一条缝。黎添表示慌得一批:这次她怎么不瞎了!她要是不杀我了怎么办!披着灵异外皮的暗黑现实文,单元形式剧情流要害词:都市灵异,暗黑现实,犯罪,鬼神,善恶。

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半透明的小鬼抬头,飘飘悠悠的走在夜间的小路上,手里拽着一个小小的车子。车子上放着整天喊饿的主人的续命粮食:几大袋泡面让抬头拉的非常吃力。拉一会就得停下来歇一歇,发出气球放气一般“嘶--嘶--”的声音。

抬头生前就不是什么身强力壮的家伙,死了之后反而要干这些体力活。人间不值得......但是谁让抬头脾气好,任劳任怨的,这才让包租婆一般的主人随意使唤,还毫无歉意。

“反正是个鬼,又累不死。”易双一每次都这样告诉自己,然后再让抬头去超市偷点罐头回来。

狗子也从来不拦着,反正人吃的它都吃,只要易双一这个小骗子有东西吃就不会少了它的。它干嘛要拦,天天躺在镜子前面欣赏自己美妙的容貌还不够它忙活的,哪有心思普度众鬼。

终于到了!抬头看见那个破破烂烂的小楼发出的昏黄的灯光,他权当自己是个人似的,松了一口气。

小车的轮子有些不太好了,在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磕磕绊绊的,又和车体分离了几公分,咔哒咔哒的,还有金属硬生生相蹭的尖锐声音,听着就烦。

破烂小楼的二楼窗户忽然被人打开,易双一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长发,脸上装神弄鬼的大浓妆还没卸完,眼圈黑得被被人塞进了煤堆里做了半小时钟摆运动。她对着抬头喊道:“抬头!快点!老娘要饿死了!”

狗子“蹭”的窜上她的肩膀,也开口道:“就是就是,本姑娘也要饿的苹果肌都凹陷了!”

易双一往后一扇,把狗子扇到桌子上:“你他娘的哪来的苹果肌!”

抬头用他细细的飘飘忽忽的声音说道:“就来了......”中间夹杂的气流声像是哪家煤气又漏了。

说着他就拉着小车,飘进了小楼,小楼的楼梯立马响起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易双一披着自己改良的“巴黎高订版”破袍子,飞快的下了楼。狗子仗着自己灵活,先她一步下了楼梯,窜到小车旁边嗅来嗅去。

抬头慢吞吞的放好绳子,从车上掏了一盒巧克力奶出来:“今天他们这个特价,就剩一个了.......”

狗子“喵”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但随即纵身一跃,把抬头手里的巧克力奶盒子扒拉了下来。它熟练的用牙和爪子把包装弄开了一个***,然后推着奶盒子,到了自己的饭碗旁边,轻轻一推,巧克力奶尽数倒进了小小的瓷碗里,闪着美味的光泽。

狗子一头扎进去,等它把脑袋拔出来的时候,易双一能联想到的只有出门右转的那个坑里的东西。

易双一正寻找着最精选馋人的红烧牛肉面,虽然她已经拿了一包在手里。易双一从不隐瞒自己是饭桶的事实。一顿两包方便面加仨鸡蛋,心情好的时候还能塞下一碗红烧肉。虽然她已经很久没正经吃过肉了。

现在的人都太信科学,一个二个趋之若鹜,不也是一种迷信吗!买那些劳什子电子产品动辄大几千上万的,不如花点零头算算命,让她去迷信最新款手机。

易双一作为一个野生半仙,招摇撞骗的相当有良心。因为有抬头这双看透祸福的眼睛在,她说的全是大实话,但却老不招人待见。

上次来的一个大龄孕妇,要她算算是男是女,抬头一看就知道她生不下来。易双一跟人家实话实话这孩子会死在她的肚子里,趁早流了拉倒,可那大妈不领情,临走少给了算命钱不说,还骂了易双一一顿,唾沫星子都快把易双一的睫毛膏给喷化了。

她终于找到了红烧牛肉味的白帽子师傅,熟练的烧上水,从灶台下面掏出一个咸鸭蛋,用手掰了,放在旁边。

没过多久,泡面的香味连隔壁老找家的狗都闻见了,又开始狂吠起来。抬头低着头飘了出去,他刚飘出去没有两秒,那狗就被人按住了消音键,易双一只能闻声大黑狗烦躁的刨爪子的声音。

她拉过桌子上装逼用的卦命书,垫在泡面锅下面。这书跟了她四年,垫过锅,垫过桌子,垫过床,还垫过易双一的屁股。

易双一一边吃一边划拉手机,网上又开始吃一些无聊的瓜,什么十八线明星劈腿网红啊,一线明星出轨整容怪啊......无聊......易双一又漫不经心地点开同城一栏,往下划拉,一行字一闪而过:今年我市将推出史上力度最大的房产扶贫计划.......

易双一动了动腿,不小心把那块松动的地板又给压开了,她用脚后跟使劲一砸,又把它砸回去。她的手指仍然不停的翻动网页,没在废话上多做停留。

吃完了泡面,她拉过背后的靠枕,把拉链拉开,伸手掏了掏,掏出几张花花绿绿的票子来,她数了数,歪歪头,又数了一遍。

“***,我这样下去真的要饿死了。抬头,你说我要是死了你得多带带我,论死你是前辈。”易双一冲抬头挑挑眉毛。

抬头低着头喃喃道:“好......”

易双一皱皱眉头:“抬头啊,你能不能抬头说话啊,枉费我给你起这么一个名字!你就算是个失忆倒霉蛋也不至于这么唯唯诺诺的吧!”

抬头闻言立马艰难的抬了点头,脖子上的刀疤稍微露了点出来,能看见隐隐的红色。易双一骂了句脏话,从桌子底下掏了张符纸出来,看似随意的划拉了几下,直接贴在抬头的脖子上。那些隐隐的红色顿时消失不见。抬头的脖子看上去和其他鬼没有什么两样了,苍白又透明。

抬头用修长的双手摸了摸脖子的位置:“谢谢......”

易双一摆摆手,站了起来,去水池洗锅去了。狗子甩了甩她沾满棕色液体的毛,巧克力奶顿时飞到了屋子各处。

易双一连头都没回,就恶狠狠地说道:“狗子,你再甩毛我就把你卖给饭店!”

狗子也使劲翻了翻自己那双漂亮的猫眼,发狠似的咧了咧嘴。易双一又道:“我闻声你咧嘴的声音了!”

狗子发话道:“你那破耳朵能不能留着用在正事上!没事听什么听!”

抬头缓慢的插嘴:“我们似乎没有正事可以做.......”

狗子冲抬头的方向空挠了两下:“就你有嘴!”

抬头又低下了头,默默把小车子拉到房间角落里,拿一块大大的粗麻布盖好,然后就无声无息地飘到了二楼。

易双一洗完了锅,顺便弯腰呼噜了两把脸,一摸一手的黑色眼影。易双一在斑斑驳驳的袍子内侧抹了把手,转头对狗子说:“去查一下符,没事就上来睡觉!”

说完就一步两个台阶地跨上了二楼。

狗子迈着猫步在窗户,门边各走了一圈,检查完毕之后,在易双一摆出来的算命桌子腿上挠了几把。还没收回爪子,就听脑袋上易双一的声音道:“狗子!”

狗子虽然停了爪,不情不愿地扭上了楼,但是仍不忘回嘴道:“就不能给我换个名字吗!“易双一道:“你虽然是一只猫,但是我觉得狗子这种欠揍又顺口的名字更适合你。“说完,易双一就脱了外衣躺在床上,狗子没好气地一爪子糊灭了灯。

破破烂烂的两层小楼的灯也灭了,如流路上顿时黑了个透,只有路尽头的陌城监狱高高的围墙里透了一点点的光,亮亮的,但是莫名的飘着悲戚的味道。

抬头不需要睡觉,他守着易双一和狗子睡着之后,又在丑时的时候飘出了外面挂着残缺不全的“易”字旗的小楼。

如流路是陌城郊区的一条路,又老又破,只有11路公交车通到这里来。如流路挨着墓地和监狱,一般脑子正常或者有钱的人不会在这里住。但是巧的是,易双一又有病又没钱。

生老病死在这条路上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没准昨天看见的邻居家小孩还被老黑狗吓得乱蹦,今天就能看见他们家大人一身白衣哭哭啼啼的守着小小的棺材。长期以来,这里人少鬼多,死气沉沉,白天的时候有工作的出去打工,没工作的就在家里守着孩子,晚上大家都在家里睡大觉。

如流路的夜晚就变成了鬼魂们的天下。

易双一的死鬼老爸好死不死的只给唯一的闺女留下了这里的一栋房子,她但凡有一点钱都不会跑来这里住。刚搬来的那天晚上,一帮无聊的小鬼照例来吓新住户,还没等他们发出希奇的声音,易双一就睁开了眼,淡淡的说到:“那边飘着的,第二个鬼,对就你,你裤子拉链没拉。”

假如鬼会脸红的话,那只鬼估计已经成了被朝天椒腌过的烂番茄了。

从那之后,再也没有常驻在如流路的鬼敢来骚扰易双一了。

倒是抬头很喜欢夜里跑出去和同类们待在一起,他也不说话,就是坐在某个角落静静的听着他那些半透明的同类说鬼界的八卦,看鬼贩强买强卖那些已经变质的眼珠子,然后被一个原来当兵的鬼把舌头拔出来,捆了个坚固。

那些鬼们都知道抬头是住在如流路9号那个能见鬼的女人带来的失忆鬼,有一双厉害的眼睛,也都不怎么招惹他。只是有时候人间出了什么事会来问问离人类最近的抬头知不知道什么猛料。抬头总是万分从容的把自己知道的告诉他们,每次都会把几只本想听热闹的鬼说的昏昏欲睡险些直接掉回地下。

今天抬头出门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可是越往监狱的方向走越觉得难受,说不出的窒息感。虽然他早已不能呼吸,更提不上什么窒息,但就是那种没由来的压迫,似乎有一双大手把他握在了手心,使劲的攥紧。

抬头看见了那个鬼贩正在急急忙忙的收拾摊子,似乎要提前回墓地的样子,抬头飘过去,问道:“怎么了......”

鬼贩机关枪一样的说道:“你个傻鬼,没感觉到吗?阳气啊,多浓重的阳气!你要是不怕被烧死就往前去!”

说完鬼贩就带着自己新进的一批舌头窜回了墓园。

抬头长期呆在易双一身边,被她贴了抑制阳气伤害的符,在一般人身边根本没问题。这种感觉倒是第一次。他抬起了头,尽力的往远方远望,只见远方监狱里开出一辆白色的运送犯人的车,开着远光灯,奔驰而来。

抬头感觉到那种窒息感越来越重,出于本能的,他加速往回飘,终于在车子经过的时候完好的回到了小楼里。

他只来得及看清坐在驾驶的男人冷静的表情和挺直的后背。

这辆车一旦驶离了抬头的视线,那种窒息感就立马消失殆尽。

安睡在自家小楼的床上的易双一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一向安详的梦境中头一次出现了不安定的因

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陌城监狱的监狱长办公室里,响起了催命般的电话铃声。监狱长烦躁无比的接起:“喂?又怎么了!”

外面站着的预备进去给监狱长过目财务报表的女会计,被里面的声音吓了一跳,静静问外面的小狱警:“监狱长怎么啦?”

小狱警刚要开口,就听里面炸了一声:“死啦!”然后就是三秒的沉默。

小狱警以为没动静了,又想开口八卦,结果里面直接炸了个窜天猴似的:“操!”

女会计赶紧抱着报表去找副监狱长转交了,小狱警两次嘴张开话却没说出来,生生憋了回去,又老老实实在门口站着,等候指令。

监狱长果然没一会就出来了,穿着制服带着帽子,对门口等着的小狱警道:“走,开我的车去市一院。”说完就气势汹汹得把车钥匙一扔,迈开大步走了。

小狱警连忙接了钥匙,亦步亦趋的跟着,感觉领导的怒气把帽子都顶的比平常高一些。但假如他能看到办公室里刚刚的情景就会知道,那是被监狱长自己挠乱的头发的功劳。

监狱长和小狱警到了市一院门口,隔了老远就看见同样穿着警服的同事在等着。监狱长一下车,脸色黑得向包公,沉声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裴甄作为昨晚运送重伤犯人到医院的随行警员之一,跟着监狱长一边大步走着一边说:“杜浩的亲属昨晚就赶来了,来的是他亲弟弟杜瀚还有他爷爷;监狱长这边走,”裴甄示意监狱长右转,又接着说道,“范长进的妈妈今早凌晨来的,一直在哭。怎么劝都劝不住。”

监狱长听到这忍不住说道:“范长尽妈妈哭个什么劲儿!又不是她儿子死了!不对,”监狱长顿了一下,问道,“杜浩妈妈没来吗,她不是经常来监狱看他吗,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反倒没来?”

裴甄点点头:“黎大队正在联系,昨晚一直联系不上她。我们也觉得有点希奇。”

“到了。”裴甄打开医院专门给他们空出来的一个小会议室,会议室里坐了一个面无表情的高中生模样的男孩子;一个白发苍苍皱纹多的堪比新疆梯田的老人,此时眼圈红红的,眼睛看上去像是快要溃烂;还有一个一直在哭哭啼啼时不时喊两嗓子的中年妇女,她手里拿着纸巾,哭得满面通红,发髻散乱。一个狱警手足无措的在旁边给她递纸巾。

见两个大盖帽警察进来了,她哭得更惨了,简直是哭天抢地,要不是在场这么多人监狱长觉得她甚至能滚在地上哭。

小狱警哪见过这种场面,一时有些慌,静静问裴甄:“裴队,这这这什么情况?”

裴甄低声道:“你少说点话。”

小狱警赶紧闭了嘴,往后退了一步,乖乖站着。

监狱长最烦这种什么话都不说什么问题都不解决上来就哭丧的家属。他沉下脸大喝一声:“范长进妈妈,请您冷静一点!”

范长进妈妈被监狱长气沉丹田地这么一喊顿时收住眼泪,咳了几下:“监狱长,我们家孩子造孽我知道,可是他那么好的孩子,肯定.......”

下一句肯定是什么“肯定我家孩子受欺负了才起来反抗的,我们家孩子不会这么干的”啥啥啥的。

这一类说辞不光监狱长听得多,就连刚刚来监狱一年的小狱警都听过好多次了。监狱长挥手打断范长进妈***话:“到底怎么回事我们调查之后再说。”

监狱长快步绕道杜浩家属的那一边,杜浩的爷爷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杜瀚扶着他的一只胳膊,两人向监狱长鞠了个躬。监狱长连忙让老人家坐下,拍着他的肩膀:“老人家要节哀啊,发生这种事情我们监狱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会查清楚并且负责到底的。您放心,您孙子在我们监狱表现很好,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

杜浩的爷爷颤抖着声音,连连点头,“好,好”,伸手胡乱抹了抹眼睛,裴甄给小狱警使个眼色,小狱警赶紧掏出纸巾递给老人家。老人家颤抖着接了,连声道谢。

监狱长坐到会议室的主位上,扭头问裴甄:“杜浩妈妈那有消息了吗?”裴甄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黎大队没有联系我,估计是还没有联系上吧。”

监狱长用嘴型骂了句脏话,脑袋再次转回来,面对家属。

杜浩的妈妈是在中午的时候才到的医院,据她自己说是在外地出差手机没电了,一直忘了开机,一接到消息就买了火车票赶了过来。

黎添把她送进会议室之后,监狱长示意他把杜瀚和杜浩的爷爷带出去,平复一下情绪。于是黎添带着他们退出了会议室。快走到走廊尽头的时候,裴甄的一条消息发了过来,黎添打开手机一看:监狱长让你排除一下后患。究竟这是他在职期间咱们监狱第一次出人命。

黎添回复道:好的。

裴甄看着黎添回复的短短两个字,心里莫名的踏实了很多。

事情一直处理到晚饭时间才算完,期间陆陆续续的来了几拨人,杜浩远亲来探望的,监狱领导来了解情况的......

本来事情很简单,但是范长进妈妈一直不依不饶的说自己儿子不可能伤害别的犯人。监狱长不想跟她多废话,表明这种犯人非正常死亡案例监狱没法管,是要交到检察院进行处理,要哭找检察官哭去。

反观杜浩妈妈,无论谁来说什么,她都冷静得很,说话也很得体,将悲伤躲藏在了异常的沉默里。但是在裴甄看,杜浩妈妈似乎对自家儿子的死感到毫不意外,是有心理预备的。

黎添做好了外面家属的工作,就进来找监狱长汇报,监狱长和裴甄刚把两位母亲送走,累得不想说话。

见黎添进来,裴甄对好友打了个招呼:“黎大队。”

黎添点了点头,对监狱长说:“家属那边都协调好了,他们表示会配合监狱和检察院的行动。尸体也同意交由我们处理。”

裴甄也说道:“监狱那边的报告中午发过去的,现在检察院派的人正在过来。”

监狱长舒一口气,按了按眉心。

等法医检察官等人逐渐到位,黎添,裴甄陪着监狱长尽快赶回了监狱,留下两个小狱警帮忙。

回去的路上,裴甄轻声问黎添:“杜浩.....死的那么忽然,你也肯定不好受吧......”

黎添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十几个小时之前还染了杜浩的血,但是现在却毫无痕迹。黎添沉默着摇了摇头。

裴甄见他这样也就不再多问,扭头看向窗外。

黎添的警服口袋里静静的躺着一张折好的纸,是杜浩妈妈亲手给他的。这个雅致的女士一向很感激黎大队对自己儿子的照顾。她赶到医院的时候,没急着进去,而是把一张纸塞进了黎添的手里:“黎大队,这个给你。”

黎添迷惑道:“杜浩妈妈,这是.....”

杜浩妈妈叹了一口气:“黎大队我跟你说实话,其实我早就知道浩浩肯定是有这么一天的......”

黎添神经一紧,“什么意思?您是知道些什么吗?”

“我前段时间老是觉得心里不安,老是梦见浩浩出了事,就去找算命的算算,结果就算出了浩浩活不过今年,我,我,我当时还不信,没给人家半仙好脸色看。但是如今看来,竟是准的不能再准了。”杜浩妈妈叹了口气,“黎大队,你这么年轻,还在监狱这种地方工作,不得不注重安全啊。依我看,你也去找这个半仙算一算吧.......千万千万,千万不要像我家浩浩一样,进了监狱还被人给......”杜浩妈妈说到这里,撑不住了,言语间有些哽咽,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虽说是提前知晓了自家儿子的命运,可当那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有哪个母亲能真的不伤心呢......杜浩妈妈看着悲痛无比,可是黎添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但是看杜浩妈妈还想强行把眼泪憋回去,正用手扇着风。黎添压下心里的迷惑,一脸沉重地拍着丧子的女人的肩膀,以示安慰。

黎添就这么把纸条塞进了口袋,然后一直在忙,根本没有时间打开看。

直到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区域之后,这才打开纸条。

只见上面用清秀的字迹写着:易半仙祸福因果一算便知如流路9号

黎添有些苦涩的弯起了唇角:自己本就不算活着,哪来的‘命’需要算?

他看着窗外的天空,监狱的高墙一如既往地坚硬与冰冷,默默的伫立着。拦着犯人,也拦着看管犯人的他们。

黎添不禁又看向那张纸条。

昨天杜浩的死分明是有非人之物在作祟,今天又出来个半仙。

就算黎添不想生事端,只想好好走完这一世注定的命格,可是人没找到,反倒出了这样的事。

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和他关系最好的杜浩?这邪祟是冲着杜浩来的,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如流路9号的这个半仙,又是个什么人?怎么能算卦算的这么准?

黎添不相信凡人肉胎能经过所谓的“修炼”,练出一双看透祸福的双眼.......

要么这个半仙就是和害死杜浩的凶手是一丘之貉,要么就是个开过光的乌鸦嘴。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