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汉时明月何时归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汉时明月何时归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10

高尔基如是说:“我读书越多,书籍就使我和世界越接近,生活对我也变得越加光明和有意义。”一本好书汉时明月何时归小说在线带给你,她只身向汉,桓帝庶女,曾以麒麟女之名闻达天下,后封五原长公主却在河套种着田。

汉时明月何时归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楔子这就是大汉啊

敕勒川,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歌是美的,游牧民歌总是诉说着一些目光所见的东西,或是遍地花海,或是驯服牛羊,总能成为游牧生活的一味调味品。

云卷云舒,北境的戈壁与草原是那种空旷的漂亮,时光匆匆,云下风吹草低,牛羊随草而动,这片土地养育着骑在马背上的民族。

不过这般美景未曾让这些民族感到满足,这些马背上的民族自由安闲惯了,便养成了骨子里的占有性。

假如说马背上的民族心里都有一个方向代表富裕,那个方向应该是中原,因为自祖辈说来的多少繁华事都与那个叫做中原的地方有关。

于是他们便会成群结队的去那个方向拿到些自己所需的东西,如此便难免的会与中原民族产生接触。

而这接触并不友好,因为他们骑在马背上习惯了举起弯刀,从别人的手里抢东西,并且做些兽性作为,而这种行为被那些受侵略的人称为寇边。

千百年来,这一幕慕便在两个民族之间上演,如同今日一般。

“报,将军,前方斥候来报,草原之敌犯边,匈奴鲜卑联军数万余骑数道入塞来犯边境各郡,匈奴三千余骑正驱马往九原袭来。”

一斥候于中军大营报军情的急切之声,便如此破了边界来之不久之宁静。

中军大营,五原郡东部都尉陈成听闻声息,虎目一张,道:“速聚全营兵马回营集结以待战,并知会九原县令着令九原城及南城麻池城外村民即刻找寻地方避难。”

军令一出,军中斥候四出,九原县治所九原城内全城戒严。

此地为大汉帝国五原郡,九原县之边军驻地所在,而边军第八营与第九营,便驻扎于与南匈奴接壤之地。

而此地常年招南匈奴打草谷,以资其冬用。

草原之民,自古以来,若雨水不均,草原之雨水不足养牛羊成材,则其马上之族便南下劫掠,以资其族人过冬。

自秦而至汉四百余岁,草原之民世代更迭,然而侵边境掠粮渡冬之举,数百年不断。

中原之民抵御他们侵略的行为,亦是数百年不迭。

战国,为赵国守边境,即使长平之战时也有李牧镇守。

秦时,秦将蒙恬领军二十万驻于北境以镇匈奴,会秦亡,天下大乱,匈奴才敢南下。

后大汉初立,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御驾而征,然因才平天下,又无多少战马以战,步兵以战骑兵,留白登之耻。

会汉武帝时,厉兵秣马,又逢卫青,霍去病,李广等将出立,聚全国之力,击胡而直捣龙城,自持匈奴诚服。

时光流转,而今至延熹九年(公元166年),匈奴虽渐弱,然又有鲜卑崛起,由檀石槐鲜卑于永寿元年(公元155年)真正吞了北匈奴。

檀石槐其人(137年―181年),鲜卑部落首领。少时有勇有谋,被推举为部落首领。东汉末在高柳北弹汗山建立王庭,向南劫掠沿边各郡,北边抗拒丁零,东方击退夫余,西方进击乌孙,完全占据匈奴的故土,东西达一万四千余里,南北达七千余里。

而今鲜卑势力增长,又逢有雄主檀石槐领鲜卑各部,侵吞临部以壮大鲜卑。鲜卑自此锋芒盛露。

延熹九年六月初,鲜卑携南匈奴,并乌桓之数万军马,入塞攻略延边郡国,是故出现开头一幕。

…………

……

此时,九原县外某处,入眼有些荒凉,黄土地面上夹以杂草遍地,风时不时刮着,卷起一道道沙尘。

其中有一人一马于空旷之地上延车马印迹走着,那人牵着马,手里拿着一根手杖在地上左右敲打地面,她走的不慢,安然前行,而身后牵的那马也悠然自得,因为缰绳够长,它能时不时将路边野草咬上一口,悠然嚼着。

再看那人,脚踏一双露脚步履,身着一身蓝银色汉服,面带伶俐素女妆,头梳刘海放两侧,长发盘了在身后,背上背着一把布包七弦琴,身后马儿驮着行李。

今日北境天气晴朗,因邻近大河之河套之地,又于南阴山西侧,如此乃是遍布黄土与沙石之地,草多是着泛黄绿之色,树不多,固不得风沙,故而经常尘土飞扬。

烈日在当空,行人若想休息,只能在时不时出现一片小树林中小憩,其余多是小山沙石间以杂草,找一阴凉之地不易。

其实这路上平日倒时常有商队经过,但今日路上几无行人,遇的一队马商言语中却是逃难之词,只言那匈奴要打过来了。

“这就是大汉啊,最后几十年的光阴,似乎太平越来越远了。”听了讯息,那牵着马儿往前走之人停住脚步,嘴里自言道。

她摇摇头,又往前探了一段,心下觉得也有些疲累,正好发现前方有几棵矮树,舒了口气,往那树下去。

“呼呼呼。。。”

起风了。

这般悠然靠着矮树坐下,倒是安逸。

借着这片阴凉稍作休息,顺便也可以拿出羊皮袋灌些清水,好去去暑气。

而那马儿倒是很欢喜,只因她放开了缰绳,任它自己活动一番,通人性之马是喜人的。

“唏律律。”

它吸了几口气,示意谢谢主人停下脚步,然后自己就在矮树阴凉处四周扯着杂草吃着。

“咕噜。。。”

清水灌入了喉咙间,倒是舒坦的紧。

那清冽的水只缓缓解开了热气,然后让人不禁安静了下来,放下疲惫,只这时思维才能在脑中回响,想起一些不喜悦或是喜悦的一些大汉往事。

大汉,是的,这就是大汉王朝,一个曾经辉煌的时代。

终结了暴秦,经历了楚汉争霸,文景之治,汉武大帝封狼居胥,而后所历王莽之乱,光武中兴等等闻名历史的朝代。

不过现在大汉的光华却是要逐渐退去了。

公元166年,这是辉煌褪去之际,汉末到来之前,在位的乃是东汉的第十位皇帝,刘志,后世称为汉桓帝。

再过一年,桓帝便会驾崩,汉灵帝刘宏继位,汉末时代正式开始。

亲贤臣,远小人,此为先汉之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之所以倾颓也。

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这便是《出师表》中诸葛孔明说给蜀汉后主刘禅所说的时代。

只是,每个朝代都有盛,都有衰,既有辉煌成就,又会有有乱世英雄而出,不然也不圆满。

果然,这样的时代就是大汉啊。

汉时明月何时归小说免费章节

第一章女子

树下休憩的女子,蓝天白云下的红马,杂草布满黄沙地的原野,一条大道从这头通往那头。

似乎并没有甚么违和感,只是因为这女子脑中多的那些东西,让她此时这个休息的空档,在回望往事时唏嘘不已。

“呵,真是造化弄人啊,大汉朝来了我这个闲人,还给我安排这么个尴尬身份,也是不知道是得罪了哪路神仙。。。。。。”女子悠悠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要说,这女子是谁?

她名叫刘荨,在后世名叫刘迅,来到这大汉朝也该有二十载了。

当然在很多地方还是忘不了那个也只是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

回想一下,这不知不觉,后世一个为生活奔波的苦逼人,然后稀里糊涂的中了奖。

碰到了摔跤都能穿越之大潮,因为一场意外便让他越过千年,直通了这汉朝,这是多么的‘幸运’。

是啊,这真的幸运的都可以怒发冲冠,仰天长啸说“我穿越了。”

呵呵,其实吧,这是报应,至少刘荨是这样认为的。

当初,在后世过苦逼人生时,他闲暇时间为什么不去运动?

为什么不信那句真言“生命在于运动。”

竟然喜欢看看小说,一头扎进了书海,还美其名曰那是知识的海洋,其实只是给懒找借口。

时光匆匆须臾过,抬头再探非少年。

青春留下的是观阅了那些撰写穿越的点击榜内容,还有那些主角们,旷世奇才,英明帝王,逍遥王爷等等。

多潇洒啊,若能学到几招,便于古代寻平安之地,建功立业,并无难事啊。

所以刘荨说着大话,“这穿越算个什么玩意?根本不打紧啊。”

说了大话,便要构想,按照他所想,就是自己真遇此奇事,穿越了汉末三国什么的根本无防。

自己并没有争霸之野心,或许可以练武强身健体,去做个商人,赚得了足够财宝,便娶几房娇妻,然后往江东或成都遁去。

待争霸起,自己也无心争斗,便直接养几许家兵,再结交些士绅,自当土财主也不错,逍遥快活一世,那小日子是要多滋润便有多滋润。

。。。。。。

。。。

幻想总是美妙的,而现实往往是残酷的。

没错,后来他真穿越了。

只是悲催的是他既无法遁世而去,亦无法争霸而生。

“老天,我们该好好谈谈啊。”这便是他得知自己穿越重生后最想说的一句话。

究竟他也不知是得罪上天与否,重生而来竟然天生失明。

“行吧,盲人就盲人吧!慢慢也会习惯的,可是你为什么对我动刀?比送我去泰国还惨啊。。。”

是的,他还变了性别,变成了一个她,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是也。

千辛万苦,跨越千年,刘迅变成了汉朝之刘荨,这上天到底给她安了个什么命呀,打开操作完全不对好吗?

假如生在普通人家,刘荨便是要凭借士可杀不可辱之秉性,了然结束一世的呀。

但刘荨之命运却不可言死,只因其生世并不一般,也尚且还有人牵挂于她,所以经历了一些事情后,她无奈何的还是选择活了下来。

说来也可笑,刘荨之生父乃是当今大汉皇帝,后世称为毁汉室江山桓灵之汉桓帝刘志。

这操作你以为是给了金汤匙吗?答案肯定不是。

要说这桓帝刘志生性喜色,于14岁时(公元145年),强纳侍奉之貌美侍女杨氏杨异为妾,不曾想侍女很快便得孕,次年就生下了刘荨。

又是公元146年,汉质帝刘续崩。

而正是此年,刘志被梁太后兄大将军梁冀迎入南宫即皇帝位。

这刘志做了皇帝,入了皇宫便被外戚控制了,没有作为的能力,每日为生死担忧的他,只能假意沉迷于皇宫美人中,迷惑外戚之眼,以求活命。

至于家中的杨氏并非刘志妃子,虽被其宠幸,也只是侍妾,而刘荨,只是庶出的女儿而已。

再说天子表皇室威仪,梁太后不允扫皇家颜面,言天子当娶名家女子为妃,不承认杨氏之身份,又将与自己的妹妹嫁与刘志,以巩固梁家的地位。

作为傀儡的刘志也并无意见,没有理会家中的亲人。

所以杨氏没名分,刘荨又是天生失明者,梁太后也不喜,便命杨氏与刘荨留于河间国蠡吾候府故宅居住,不得入京畿。

再说家中条件,刘志入了京畿,做了皇帝,蠡吾侯爵没有传承,府中家产做了变卖,仆人只能遣散了去,只留下了些钱财与杨氏抚养刘荨。

这孤女寡母,不得宠,只每个月有些许例银月奉,照料起居方面,也只有几个侍女在照顾,男子劳力都没有,为生活只能凡事亲力而为,自耕而养己。

刘荨从穿越开始,到身体稍长,便时常为自己即失明又变为女儿身而烦恼,有时觉得心死而去寻死,以头覆石,疤痕留于发间,鲜血直流,昏迷在地。

或许是命不该绝,母亲杨氏发现得早,及时送了医,而后等她醒来,便拥她入怀而泣。

母亲杨氏说“”母只余你,莫弃我而去”那哭声似乎就这般刺动了刘荨心弦。

后世少亲人疼爱的刘荨,感受到了母爱,为报杨氏再生之恩情,又只两人相依为命,算是死过两次之刘荨想开了,也不再寻死,只好好安心而活。

凡事都有两面,有好有坏,穿越之人大概都是有些金手指的,这不必说。

她发现自己眼虽盲,但是耳力通明,可轻易听清四周事物。

只要有响动,她便听出了四周事物的外形,脑海中会自动构成了一副黑白动画一样的画面,倒是和后世看黑白电影一般。

所幸她活了两世,在后世看过了大自然的七彩缤纷,将那色彩配上去后一切却是又那么出色,这般专心看到的画面,却是让她更加珍惜。

是故凭着这个优势,在花了许多功夫与时间后,她凭双耳之听力,做到能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四处走走也没有问题,而且人家做什么她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即使有人在她身后,她也可特殊自信的道“出来吧,我闻声你了。”

两世为人,有了非常人之契机,刘荨生的天生力大,便喜爱练武,说白了凭着记忆瞎练。

少时,闲暇时间于田间游玩被欺负,在教训过顽童们之后,村中同龄之男孩皆不敢与敌了。

刘荨也好文,虽不可视,但只需手敲物件,便可听文书之内容。

所以刘荨生来二十载,文武修养并重,倒是没有给穿越者丢脸。

只是在河间生长近二十载,却也没有刘志来信,亦不得召见之令,刘荨对这个便宜父亲倒是早就忘记,心中的疙瘩也早就生起。

十八岁时,母亲杨氏为生活积劳成疾,家中钱财耗费了差不多一空,虽月奉长了些,也不够那寻方问药之钱。

刘荨便往私塾去教授学生,好在人家也不嫌弃刘荨,钱财方面也没有短缺。有时她也往山间打猎,所赚钱财来补贴家用。

一年,杨氏渐愈,只是郎中说药里总缺几味药,少了那几味药,治疗效果便少了几成,痊愈之期还远。

只是此药只北境有,近年边关烽火,平常商贩并不得贩运,无储备之药材,郎中也无良策。

如此刘荨为母亲身体康复,她便只身一人来到了这北境寻那药材,如今已过二月噫。

…………

……

“列国皆以弱灭,唯汉以强亡。史书倒是这般说过,只这般岁月,战火纷飞近一个世纪,苦这天下万民,五千万众削至数百万。何其惨烈,英雄辈出?呵,杀戮之刃也,一将功成万骨枯。与这万民有何相助之力?”刘荨自言自语道。

刘荨虽然看不见,但可闻声,来这北境许久,多听民众谈论匈奴劫掠之事,小股之敌尚如此,到那诸侯混战又如何?

走吧,刘荨之力能做什么?也不再多想了,只想些现实的,再往北走走,与那北境村落之民多购些药材,便返家罢,只是不知母亲现在如何?心想仍在担心自己吧。

休息足够,刘荨便起身牵着缰绳往前走了,身后红马了解主人心意,也轻快的跟着。

“唏律律。”它吸了一下鼻子,表示没有不满。

刘荨嘴角微微上扬,觉着这倒是一匹好马,也不枉自己两年前在拒绝众多骏马的诱惑下将它买下,并养成坐骑。

马儿名叫红狮子,两年前刘荨在河间马市购得,当时这马便只一岁,那马主人也是生活囧困,人尚且不足自养,马儿也瘦而露骨。

此马一出现在马市便引得众贩马之人嬉笑。

虽马如此,但那马主人出价还高达五千钱,又引得众人一阵唏嘘,世人皆知普通马值五六千钱,平常好马也不过几万钱,一屋新房也尚且万钱。

有三四千钱便可购得一牛儿,可耕地拉车,一石粮食只百余钱,是故何人有这闲钱买这瘦马?不若买匹健壮之马,也这价。

当然,这冤大头刘荨却当下了,瞎子买马,本就好笑,还花大价钱马了一匹瘦骨马,可笑可笑矣。

想来,刘荨也是可怜那卖马之人可怜,那人家中穷困,然昔年也是边关有功之将士之后。

他父辈得将军赏赐良马,可惜家道渐渐中落,只得将家中北境良马产之良种牵来贩卖用以糊口。

而当时刘荨也是听那马儿其实筋骨俱佳,身形稳实,只是太过瘦弱而已,只要养起,应就是匹良驹,是故买下了这红狮子。

虽往日成为了众人笑柄,但今日这红狮子伴她千里来北境,又对她格外温顺,现其外貌早已大变,身材比之常马更高大,且根脚稳实,体态骏逸,健步如飞,马鬃飞扬,比当时一般马更骏,也不知当日那些人此时作何感想。

“额,又渐渐想远了,这人啊,看不见就喜欢胡思乱想,红狮子你说是不是?”刘荨有点感慨的道。

马儿似乎懂得,只听主人唤了姓名,是故又吸了吸鼻息,以回应。

刘荨回头摸了摸红狮子的大头,表示感谢它的回应。心里也是颇为安慰。

此时日渐西山,天气越发凉快,倒是适合赶路,刘荨便又牵着马在道上走了起来。

复行了许久,也不知走到了何地,忽然不远处传来许多恐叫声,其间夹杂着火焰焚柴火之声,细听更有惨叫之音。

刘荨听到心头不由一紧,半当前便听闻有匈奴犯边,想来是有村落遭难了。

刘荨之性格乃是不可见汉人被外族欺辱的,知晓这马虎不得,随即也不磨蹭,马上翻身上了马背,想着凭着自己之武力也要去看一番,只喝了声“红狮子,驾。”

座下马儿见主人上了马背,也觉察了远处声响,只通灵性一般便只撒开四蹄往声源飞驰而去,身后空留一纪绝尘。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汉时明月何时归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