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欺世盗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欺世盗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21

读书能怡情,读书能养性,在书中看大千世界,在书中品人情冷暖,在书中增才智德学,在书中得财富宝藏。多多读书吧,用知识填充我们的大脑,用才学补充我们的精神世界。一本好看的欺世盗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小说带给朋友们,五十年前黄巢晚死,五十年后历史变样,这里是架空的五代十国。基层官员陈佑穿越成乱世一将领,是怎样一步步成为国之柱石,又为何蜕变成朝臣口中的窃国大盗。算计、野心、感情、理想,陈佑该如何抉择?景瑞三年四月,外有敌,内不安,上不可依,下不可信,只能靠自己搏出一条生路。

欺世盗国全文阅读

“大郎?大郎?马上要点卯了!”

迷迷糊糊听到一阵喊声,同时感觉有人在摇摆自己的肩膀,陈佑艰难地睁开眼,看到一个青灰色的人影在眼前晃悠。

“这是哪?”一声无意识的呢喃把陈佑吓了一跳,这声音,不是自己的!

脑子里有那么一瞬间的空白,紧接着还有些迷糊的陈佑马上清醒过来。

睁开眼,只见眼前一个身穿青灰色短褂的中年男子一脸庆幸:“大郎总算醒了!刘队正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快端水来给老爷洗漱!”后一句却是对候在一旁的丫鬟说的。

这口音听着倒像是湖北那边的,自己在那边工作生活了三十多年,此时听起来倒是格外亲切。

可是,这“大郎”、“队正”又是怎么一回事?

躺在床上的陈佑眼中露出一丝迷茫,随即挤出一丝笑脸:“不着急。”

说着,就双手撑着床板坐起来,这时候感觉身体十分沉重,使不上劲。

眉头轻轻一皱,强忍着没露出异样,眼见丫鬟端来了洗脸水,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那丫鬟将洗脸盆放到木架上,又急忙过来扶着陈佑。

陈佑也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这丫鬟,只好面无表情地被丫鬟扶到木架前。

这脸盆是黄铜制成,装上水之后,勉强可以看清倒映在其中的人脸。

清瘦,年轻。

这是陈佑看到水中倒影的感觉,这张脸明显不是自己的。这张脸的主人最多二十出头,他可是记得自己昨晚睡觉之前还是一个五十多岁的清闲局长,没想到一觉睡醒就换了一副皮囊!

没时间多想,接过丫鬟递来的毛巾,浸水搓了几下,敷到脸上。

被温热的毛巾这么敷着,感觉整个人都精神许多。

长出了一口气,这才开始仔细擦脸。而这丫鬟也没有闲下来,在房间内的柜子里翻出了一根木棍、个陶瓷杯和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子。

将木盒放在桌子上,丫鬟再次走出去。

这时,之前那中年男子捧着一叠甲胄走到陈佑旁边。见他状态有些不对,忍不住絮叨一句:“马西这贼子!明知道大郎身体不好,还让你冒雨巡视,现在大病初愈连个休息的时日都没有!”

陈佑放下毛巾,笑道:“无妨。”

正巧丫鬟端着接了大半杯水的陶瓷杯走了进来,陈佑接过陶瓷杯,拿起杯中的木棍,发现这木棍一头钻了一些小孔,绑着一些灰褐色的短毛。【1】

心里明白,这应该就是牙刷了。

果然,那丫鬟将杯子递给陈佑后,又打开那个木盒,捧到他面前,伸手捻了一撮盐,洒在牙刷的毛上。

陈佑犹豫了一瞬间,含了一口水咕嘟几声吐在脸盆中,紧接着把蘸了盐的牙刷送进嘴里。还没开始刷牙,就感觉一阵苦涩。

一边刷牙,一边考虑自己目前的处境。

就凭自己起床这段时间的经历来看,自己的身份不低,而且家里还算有钱,不然养不起管家和丫鬟。

那管家手里捧着甲胄,虽然没有仔细看,但不似那种高级的战甲、软甲,也不像低级军官的皮甲,所以自己应该是军中一个中高层的武官。

而那个被管家骂做贼子的马西,应该就是自己的直接上司,而且和自己关系不太好。自己之所以感觉身体沉重无力,就是因为被命令冒雨巡视而生病了。

嘿!从一个郁郁不得志被排挤的现代中低层公务员变成了一个被排挤的古代中高层武官,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至少年轻了三十多岁

心中百转千回,表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快速刷完牙,在管家的帮忙下穿好甲胄。同时丫鬟也是抓紧时间为他梳好头发,用绳子扎紧,戴上头盔。

这甲主体部分是动物皮革所制,但胸前胸后都嵌有金属甲片,一些要害部位也缀有甲片,看起来防护能力还算不错。

匆忙喝了一碗粥,吃了几口饼,陈佑终于走出这个屋子。

既然说是要点卯了,现在肯定没出卯时,按照二十四时制,也就是没超过早上七点。

但现在不说天光大亮,至少视物不成问题。再看管家丫鬟的着装,现在要么是春末夏初,要么是夏末秋初。而看院内植物,应该靠近南方。

刚走出房门,就闻声一个大嗓门喊道:“参见将军!”

突如其来的一声喊,倒把陈佑吓一跳。

回过神来仔细打量发声的人,只见一个身穿土黄色布衣的青年男子抱拳站在一旁,面容严厉又带着些恭谨,眼睛盯着陈佑脚下。

这就是刘河了,管家说他是队正,应该是自己的亲兵队正。

陈佑点点头,道:“出发吧。”

“是!”刘河当即应一声,先行出去整队。

陈佑也带着管家一路朝外走去。

到了门外,只见二十多名同样穿着土黄色衣服的士兵已经排成了三排,一个小厮牵着一匹黑马候在一旁。

见陈佑出来,那二十多名士兵齐刷刷抱拳道:“参见将军!”

陈佑点点头,也不多说话,但心里却想的是:这可比自己当一个档案局长威风得多!

走到马前,那小厮立马把缰绳递给他,单膝跪下,双手搭在右腿上。

陈佑心领神会,右脚踏在小厮手上,就预备翻身上马。可惜他忘了自己现在还使不上多少力气,幸好刘河眼疾手快扶住了他,这才没出丑,顺利跨坐在马背上。

抬头看了一眼门头的牌匾——“陈府”,也是姓陈。

心中有数,调转马头,由刘河牵着一路向前。

一路上,陈佑都在仔细观察四周。

这一片都是高墙大瓦,比较安静,看来是非富即贵,这么想来,自家也有一个不俗的家世了。

看这身体,也不过二十多岁,竟然混成了将军,虽然很大可能只是最底层的那一种,但没有后台是想都不要想。

而且那管家称自己为“大郎”、“老爷”,又说自己生病,却没提到父母妻儿。这么看来,父母应该是早逝,而自己还未娶妻,无牵无挂。

正想着,转过一个街角,一阵喧哗扑面而来。

街面上商铺不少,看来现在应该是在唐朝之后,因为唐以前坊市分开,不可能答应商铺直接开到街面上。

问题是,街上的行人貌似少了一点,而且时不时有一对士兵穿行而过,走在路上,都能感觉到一种人心惶惶的气氛。

欺世盗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陈佑不由皱眉,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看了一眼前头牵马的刘河,计上心来,以一副感伤的口吻说道:“这街面上也是乱了。”

刘河听后,接道:“可不是吗?自从周国攻破归州后,这南平城中是越来越乱了。”

周国!

陈佑眉头一跳,唐朝之后以“周”为国名的,只有郭威建立的后周!

这么说来,自己所在的这个势力,即将完蛋?

原本还预备慢慢融入这个时代的陈佑忽然有了一种紧迫感。

不提他心中怎么想,很快一行人就到了一处军营,查验身份后,陈佑下马朝中军大帐走去,身后跟着刘河。

刚掀开帐门,就响起一阵鼓点,紧接着就听到一个阴鸷地声音:“陈副将来得蛮及时嘛!刚好是最后一鼓。”

陈佑抬头看去,说话的是坐在正中的一位大汉,这大汉面皮白净,但偏偏腮边有一道寸许长的疤痕。再配上那一对细长的眼睛,削瘦的嘴唇,看着就很让人难受。

这就是那个刁难他的上司马西。

陈佑左右一扫,发现大帐内只剩下马西右手边最上首还留有一个空位,当下拱拱手,面无表情道:“多谢将军夸奖,我自不会迟到。”说着,走到空位上坐下。

马西见他这副模样,冷哼一声。

帐内众人应该都是见多了这种情况,此时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不语。

由此,陈佑也知道,这马西最多借着职务上的便利来刁难自己,双方在家世上倒也差不了多少,不然此时就该有他的亲信群起而攻了。

等陈佑坐好,马西轻咳一声开始说话:“想必各位也都知道了,周军最迟还有两天就要兵临城下,到时候朝堂上要是没个主意,咱们宫卫军也是要做好上城墙的预备的。”

帐内的一种将军校尉纷纷点头,一个个都面色凝重。

而陈佑脸上没什么表现,心里却是掀起惊涛骇浪。

宫卫军,听名字就知道是守卫王宫的!这么说,这南平城实际上是某个小国的都城!

他仔细回想,赵匡胤夺了皇位建立大宋后,貌似没有哪个被他平定的国家都城是南平,这也就意味着,在宋国建立之前,自己所在的这个国家就已经不存在了!

他这边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另一边马西继续道:“为了方便调动,咱们现在把守卫王宫的任务重新分一下。”

说着,不等众人反应,马西就自顾自地公布了:“今天是四月初八,初八初九这两天都由孙副将的左军来负责;初十、十一这两天由陈副将的右军负责,之后这么轮换,没问题吧?”

好歹是当过正处级领导的,刚听完马西的话,陈佑就猜到了他的用意。

之前已经说了,周军最迟两天就能到城外,就算还要休整一天,正好过去三天。三天后周军攻城,城内不可能一开始就把守卫王宫的军队调上去,所以这段时间安排陈佑守卫王宫。

等轮到陈佑休整的时候,假如周军还在攻城,这时候正好把陈佑调上去!

就算时间上有些误差也无所谓,马西作为主官完全可以调整过来。

想通了这一点,陈佑轻视一笑,这都有亡国之危了,还在这勾心斗角,这种国家不亡也算是没天理了。

这种“合理”的部署,他反对也没用,索性干脆地点头赞同。

见众人不因自己的“服软”而露出不同的神色,陈佑暗暗点头:有底气而又懂隐忍,原身也算个人物!

说完了最重要的事情,马西又说了几句,就公布散会。

左右两排人拱手行礼之后鱼贯而出,陈佑看到左边那一排都跟着那个孙副将朝东边营地而去,右边这一排的校尉都聚在自己身边。

见陈佑一直看着左军众人离开的方向,其中一个校尉忍不住出声:“将军......”

陈佑看了他一眼,挥挥手道:“先回去再说!”

说着,朝西边的营地走去,身后跟着一众右军的校尉。

转过几转,就看见一片低矮的帐篷间立着一个大帐,虽然不比刚刚的中军大帐,但也是另有一番威严,这正是陈佑平常办公的场所,也就是宫卫们私下称呼的“右军大帐”。

走进帐内在主位上做好,只见座位前的硬木条桌上摆着笔墨纸砚、令签、青瓷杯,以及一枚拳头大小的鼻纽铜印。

他拿起铜印仔细查看,只见印文是七个阴刻的篆字,仔细辨认,大概是“宫卫右军将军印”。

宫卫右军将军,这就是自己现在的官职了。

放下铜印,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

再看帐内,亲兵队正刘河立在自己身后,前方五名校尉和一位军司马分坐两旁。

在宫卫军中,五位校尉是领兵官,着皮甲;军司马主要负责粮草、军纪、赏罚,算是半个文官加监军,不着甲。

然而,陈佑一个都不熟悉!

他现在只知道这些人是自己的部下,像姓名、职务这些,一无所知,更别说和谁亲近、哪个不可信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搞清楚这些人究竟是谁,各自有什么想法。

大脑疯狂的转动,他食指敲了一下条桌,开口道:“刚刚马将军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有什么想法,就说说吧。”

六人一阵眼神交流,终于坐在陈佑左手边第二个的那个校尉率先开口:“将军,我觉得马将军此举必定不安好心!”

刚刚陈佑也在仔细观察着自己这六位部下,眼前说话的这一位刚刚和左手边第三个校尉以及坐在左手第一位的军司马眼神交流时间比较长,证实这三人关系比较好,而且三人之间以军司马为首。

那么另一边也是同样的情况了。

陈佑不经意地扫过右手边的三名校尉,又看向说话的这校尉:“哦?你说说怎么个不安好心法。”

“这......”这校尉一下子卡住了,尴尬地拱手道:“属下愚钝,还没看出来。”

“将军!吴校尉虽不知其所以然,但说的话却很有道理。”军司马站出来为自己的盟友说话:“属下认为,马将军此举,意在调我右军守城墙。”

陈佑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那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

这军司马也是停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时,坐在右手第一的校尉开口了:“将军!我赞同吴校尉和张司马的看法,同时,我认为我们应该积极争取守城墙。”

“哦?”陈佑眼神一动,扫视其他五人的面部表情。除了右手第三位的校尉目光微动、表情平静之外,其他四人要么皱眉、要么惊奇,军司马更是怒斥道:“荒谬!这岂不是消耗我们右军实力!”

“非也!我认为这样做才是对右军最有利的选择!”那校尉也在为自己的法子辩解。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欺世盗国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