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三国之龙图天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三国之龙图天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25

三国之龙图天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是一本内容非常出色的都市类小说,神州烽火,诸侯纷起!武将争锋,谋士扬名!苍茫乱世,谁可为皇!北魏东吴,牧明为尊!锦绣河山,舍我其谁!——牧氏龙图。

三国之龙图天下全文阅读

汉,中平四年。

寒冬。

这是腊月的天气,天地之间,风萧萧,雪飘飘,寒风萧冷之下,到处都是一片白皑皑的美妙雪景。

南阳郡,大汉第一大郡。

蘑菇山。

这座山峰并不陡峭,山如其名,形如蘑菇,远处看起来地势有些的平坦,但是这里的位置倒是有些隐秘,夹在左右前后的山体之间,距离官道遥远,不轻易被发现。

假如站在南阳郡的大地图来看,这是位于位于舞阴城和堵阳城之间的一座很普通的山峰,山的东面已经几乎靠近汝南郡。

蘑菇山的山腰是一个平坡,平坡之上是一片比较开阔的民居。

这一片木屋联排而成的房舍与其说民居,不如说是一个贫民窟,都是用山上的树木搭建修成的简易房舍,铺上一些稻草,只能勉强住人,不能御寒,在寒风冷雪之下,能听到有人潺潺发抖的声音。

但是就是这一片民居,从山腰东面延绵到西面,足足住着四百多户,加起来有一千五百多人,比一个繁华热闹的小镇的人口还要多,已经赶上了一些边疆城池的人口。

不过在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一些老弱妇孺,其中成年的男丁只有不到三百多人而已,每一个成年男丁不管穿着如何,脖子上都会系上一条很有标志性的黄绸布条。

在联排的民居最中心的位置,倒是有一座房舍建立的比较完整,以土石修建,上盖瓦顶,正堂上牌匾——忠烈堂。

入夜之后。

天上的雪也渐渐的停了,但是被小雪覆盖的山居闪亮这栩栩光线,照耀在这黑野的天际之下。

夜色笼罩,山上很是清幽,只有忠烈堂之中还存在一盏油灯的光线在的威风之中的摇摆,微弱的灯光映照忠烈堂之中跪坐的五个四四方方的大脸庞。

这五人男子都是孔武有力的中年大汉。

为首一人,约莫四十岁出头,高有八尺,满脸胡须,孔武有力,脖系黄绸,眼眸如铜铃,加上左脸庞之上一道如同蜈蚣攀爬般的疤痕,骤然一看,就会让人莫名的就感觉道凶神恶煞的气息扑面而来。

他跪坐竹席首位,在他的左右两侧,各跪坐两人,中间是一个普通的案几,案几之上,一盏油灯,灯光在四面微微侧风之中摇摆而闪烁。

他们五人的目光对着油灯而看,思绪长鸣,沉默了良久。

为首的刀疤汉子抬起头,眸子一扫而过,看着身边四人,沉重的开口:“今天老王叔死了,他是活活的饿死的,在这么下去,山上的老人孩子估计连树皮都没得吃了,我们得想想办法,假如再找不到粮食,可能今年我们可能都要饿死在山上!”

“大当家,现在张咨的兵马在满世界的追赶我们,想要提着我们的头颅去朝廷邀功,假如我们这时候下山,必然会遭遇官兵追堵,不如我们去投靠汝南的刘渠帅吧!”

坐在左边的一个汉子,他名为成罗,字子登,看起来三十岁出头,下颌留下美髯,看起来有些斯文,也读过基本圣贤之书,在蘑菇山,算是一个的狗头军师的职务,他沉默良久之后,才低声的说道

“憨巴子,投靠刘辟,你脑子有病是不是?”

坐在成罗身边的汉子孔武有力,名雷公,一开口声大如雷,脾气很是急躁,他的目光瞪着成罗,道:“刘辟当年对渠帅他见死不救,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南阳黄巾的败亡,别说他不会收留我们,就算会,我们也不能投靠他!”

“雷大嘴,现在我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官府追杀我们,山上连一口粮食都没有了,距离我们最近的就是他,只有他有粮食接济我们,我们不去投靠他,投靠谁,别他娘的说没用了,你假如要是有本事让怎么一千多***下去,我就听你的!”

成罗也有些来火了,他目光斜睨了一眼雷公,冷冷的道。

“哼,就算饿死,老子也不去投靠刘辟那个小人!”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尊严能比得上让山上的人吃饱饭吗?”

“反正我不同意!”

“不同意你就自己去找粮食!”

“找就找!”

“……”

两个大汉在这么吵起来,让坐在他们旁边的两个比较年长的男子不禁对视一眼,莫名的苦笑,他们不能说谁对,不能说谁错,只是生活已经把他们逼到了这一步。

“你们都别吵了!”

其中一个最为年长的男子已经有五十出头,他的两鬓有些白发丛生,名为张谷,颇有威严,一开口,成罗和雷公就闭口不言,只是他们的仿佛如同斗牛的目光看着对方。

“大当家,这事情你怎么看,是投靠刘辟,还是继续留在南阳,我们都听你的!”

张谷转过头,目光看着刀疤男子,沉声说道。

“假如刘辟肯收留我们,我亲自跪求他收留又如何,但是刘辟和龚都他们当年对渠帅尚且见死不救,恐怕也不会收留我们这些南阳余孽!”

刀疤男子的身躯很是高大,他名为牧山,字元中,今年四十岁不到,但是显得有些苍老,脸庞上的蜈蚣疤痕狰狞,身上的煞气外泄,善用铁锤,在战场上很少有人能挡得住他三锤之力,外号称之为牧三锤,是当年南阳黄巾了一员猛将,如今他也是蘑菇山上这一千五百多口人的老大。

他这么一开口,几人顿时有些垂头丧气。

“但是无论如何,为了我们山上的人有机会活下去,总要试一试吧!”

他斟酌的很久,道:“子登,你明日一早,你马上快马加鞭去一趟汝南,去见一见刘辟和龚都他们,把姿态放第一点,试探一下他们,看他们能不能拿出点粮食救济我们!”

“诺!”

成罗读过一点点书,是一个寒门读书人,如今也是牧山的智囊,他点头表示赞同。

“但是即使如此,我们也不能把希望都放在刘辟和龚都身上,我们还是多想想其他出路!”牧山长叹一声,说道:“山上这一千五百多口人,这样下去,熬不住三五天的时间,必须找到粮食才行!”

“大当家,不如我们去攻打舞阴城,听说舞阴之中有一个粮库!”

雷公说道。

“雷公,今时已经不同往日,当年渠帅在了时候,我们就算打宛城都没问题,但是我们现在能打仗的就几百人而已,武器更是少之又少,能打的下舞阴吗?”

沉默不言的赵平开口了,他虽然比张谷小一点,但是也将近五旬,眸光猎猎,平日之中虽沉稳,但是小心谨慎,众人都敬重他,他冷声如冰,道:“舞阴可是一座大城,城里面不算那些家族私兵,单单是县衙,就最少有一千县兵镇守!”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我们总不能饿死吧!”

“南阳太守张咨心狠手辣,他现在恐怕巴不得我们出兵,一旦我们出兵,被他摸透了我们的方位,恐怕南阳郡兵瞬间而至,到时候我们必死无疑!”

“好了!”

牧山听着他们的争吵,脑子里面浑浊一片,摆摆手,说道:“攻打舞阴城的事情我先考虑一下,如今天色已晚,都去好好休息一下吧!”

“诺!”

蘑菇山上的商讨会议散去。

牧山也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返回自己的一个小院落之中,这个小院落在忠烈堂的后面,四周用半人高的篱笆位围着,只有一栋不大的小木屋。

他摸着黑,顺着外面雪映出来的光线,走了进来,看了看床榻上在寒意之中潺潺发抖的少年,虎眸有一丝丝的柔软。

如今山上能御寒的棉被根本没有,家家户户能有一张张破旧的布当被子而用已经是万幸,南阳这里的不是很冷,但是到了这个腊月季节,没饭吃,没棉被,冻死饿死的也数不胜数。

“景儿,你放心,无论如何,爹一定能找回来粮食来!”

牧山拳头握紧,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然后把自己身上那一件灰色而且都是补丁而单薄的外套套在了少年身上,便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当他离开之后,木床上躺着的少年忽然之间睁开了一双明亮的眸子。

在窗外白雪映照的光线之下,少年脸庞上的轮廓被映照出来了,看起来十一二岁左右,肤色白皙,五官端正,很是清秀,有点稚气。

“中平四年,也就是历史上公元187年,东汉末年,真好一个大时代,我这一脚踩下去付出的代价可太让人意外了!”

少年低语的叹息仿佛在怀缅一些过去的事情。

少年叫牧景,是蘑菇山大当家牧山的独子,十二岁,他也许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山贼少年,但是同时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他也一个很特殊的人。

他的特殊之处,在于三天前。

三天之前,在很遥远很遥远的一个时空,一个叫牧龙图的天才商人,白手起家,不到三十,百亿身家,年少多金,叱咤商界,不过因为一次意外杀人,成为了一个通缉犯,被警察追击,追至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一脚踏空,坠崖而死。

然后……

没有然后了,牧龙图死了,重生的是在寒意之中冻死的牧景,他就变成的今时今日的蘑菇山少当家,一个小山贼。

这就是穿越。

灵魂的穿越,穿越了时空,从二十一世纪回到了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东汉末年。

也许是因为他在坠山的时候怨念太重了,老天爷都不愿意收了他,所以他成为了大汉朝中平四年的一个小游魂。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足足三天了,他已经可以适应了这个身躯,适应了那个雄壮沉默而有担当的男人当父亲,适应了这种吃不饱穿不暖的苦难日子。

三天时间,他足够了解这个时代的事情和这个时代的人。

中平四年,也就是历史上的187年,闻名的黄巾起义才刚刚过去不过三年,距离当今大汉至尊汉灵帝驾崩估计只有一年多了,距离三分天下,也已是为时不远也。

这是一个即将进入乱世的时刻。

最让牧景刻骨铭心的是……

他已经足足饿了三天。

从来都没有感觉自己这么饿过,天天一块那牙齿都咬不进去的树皮,别问他为什么要吃,这是一个生存问题。

“一切的怀缅,一切的好奇,一切的疑问……所以全部都是多余了,什么时代都不不重要,什么金戈铁马,什么雄心壮志,都是虚的,现在来说,生存才是最大的问题!”

这是牧景对自己深刻的检讨。

三国之龙图天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翌日。

上午。

今天的天气看起来好了一点点,天上没有下雪,但是阴阴的天乌云密布,根本看不见阳光的存在,不时之间有寒意嗖嗖的冷风吹过,让人不寒而栗。

牧景的身体已经好很多了,他虽然这几天啃树皮啃得有些发慌,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适应过来,如今已经差不多适应过来了,身体自然就恢复了不少。

他虽只是一个十二岁少年,面容清秀,但是承继了他父亲牧山的武将基因,骨架还是很高大的,而且他父亲牧山从小教他练武,年仅十二岁,也能上马而战,双臂看起来长骨头不长肉,但是已有百斤之力,举起百斤石锁不在话下,身体承受力很强。

这时候,牧景蹲在后山的一个山沟的旁边,目光看着山上的一个个百姓拖家带口,正在挖野菜,掘树皮,山上只要能吃了都摘回来,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观的看到了古代贫穷很严寒。

“曾经多少鱼翅鲍鱼放在我面前,我都懒得看一眼,如今却只能看着这些野菜树皮发呆!”

他仰天无语,长叹一声:“这日子该怎么过啊!”

“少当家,这是我们刚摘回来的野果,你先填一填的肚子吧!”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兴匆匆的远处走过来,背着腰间别着一把刀,背上背着一柄弓,双手捧着几个野果,颇为有些讨好了看着的牧景。

这个少年牧景也熟悉。

雷虎,十五岁,个头魁梧,人如其名,即使一头老虎,他爹就是的雷公,雷公脾气急躁,但是战斗力很强,号称蘑菇山上仅次于牧山之下的最强武将。

“虎子哥!”

牧景站起来,拿了一个野果,咬了一口,酸酸的,味道很难吃,但是总好过吃树皮,他问道:“你的这野果是从哪里摘的?”

蘑菇山四周的山坡都是空荡荡的,有野果也早已经被摘掉,这时候能有野菜树皮填肚子已经不错了。

“山的那边!”

雷虎有一张愚厚的脸庞,他挠挠头,指着蘑菇山北面。

“那边?起码十几里路,你昨天晚上就已经去摘了?”

牧景抬头一看,远处看起来有些遥远的山影,距离蘑菇山起码十几里路,这样天气,起码昨晚出发,才能这时候摘到野果赶回来。

“我爹说少当家生病了!”

雷虎有些羞惭的说道:“让我去山里面打猎,预备打个野鸡或者什么猎物给少当家补补身体,但是我走了十几里路,没有看到猎物,只找到这个!”

牧景之前也许是寒意入骨,高烧不退,整整烧了四五天的时间,所以那个有些悲催的少年就一命呜呼了,然后就是牧龙图鸠占鹊巢,成为了一个全新的牧景。

“虎子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牧景有些感动,轻声的问道。

“因为你是少当家啊!”

雷虎理所当然的说道。

“少当家?”

牧景看着淳朴的雷虎,笑了笑。

初来乍到这个时代,他是这么一个小心谨慎的人,自然要了解一下自己目前生存的环境,这些天他已经从全方位的模式了解了一下蘑菇山的情况。

蘑菇山上的百姓也好,青壮也好,其实基本上都是当年南阳黄巾留下来的余孽,所谓余孽,就是应该死去而没死干净的人,但是说到底都是黄巾军,是朝廷反贼,所以哪怕苟延残喘下来,也一直被朝廷兵马追赶。

他们逃到了蘑菇山这里,当了山贼,在牧山的率领之下,这两年靠着抢夺过日子,多多少少还是的能活下去,但是今年的寒冬特殊冷,而且年轻前被南阳太守张咨伏击了一次,死伤不少,没有能储备足够的粮食过冬。

说起山大王牧山,他这个身体的亲生父亲,那可不是一个泛泛之辈,最少在南阳郡这里赫赫有名,可是官府通缉的大反贼。

当年黄巾起义,南阳郡是一个主战区,南阳黄巾的首领是张曼成。

张曼成可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黄巾六张之一,在黄巾军之中算得上的是首领人物,仅次大贤良师张角之下,领导南阳黄巾,率兵十几万,杀了南阳郡守,占据了宛城。

张曼成麾下有五大部将,赵弘,韩忠,孙夏,孙仲,牧山。

南阳黄巾相对于整个黄巾军来说,是一个有独立领导权的军队,只受张曼成独自统领,虽视大贤良师为精神支柱,但是外人插不入兵权的统领,张曼成战死宛城之后,他的部下开始分裂兵权。

赵弘是副帅,所以张曼成死后,他最大,领兵十几万,可是赵忠和孙夏这两个人并不服从他,因此三人各领兵权,共同统治宛城,但是没多久,他们就因为内战的关系,而被外面的汉军攻破了宛城,三人连连战死。

孙仲虽为南阳黄巾的后勤大管家,但是在宛城被攻破的时候,他也无法幸免,战死当场。

唯有牧山一人,因为张曼成的败亡而心灰意冷,也不愿意去争夺兵权,所以率本部八千,远走舞阴县,宛城被攻破的时候,他倒是逃得一命,但是随后他率领的八千兵马也在官兵不断的逃亡之中,消耗殆尽,仅仅残余数百兵丁,还有一千多黄巾老弱妇孺,逃到了蘑菇山,占山为王,算是有了一个立足之地。

蘑菇山这里不算一个险要之地,但是贵在隐秘,灯下黑的原则之下,很多人没想到蘑菇山上会藏着一群黄巾反贼。

这些年他们的保密工作也不错。

南阳太守张咨多次出兵剿贼,都只能打了一个外围伏击,终究没有找到他们的老巢。

让牧景比较意外的是,山上的人对牧山这个大当家倒是比较爱护和尊敬,唯命是从,从雷虎对自己这个少当家的态度已经说明了问题,这也行就是这些年蘑菇山一直耸立不倒的原因之一。

他们团结。

“虎子哥,你知道我们山上还有多少粮食吗?”牧景咬着野果,问道。

“少当家,我们哪里还有粮食啊,粮仓基本上都空了,山上天天都有人饿死,成叔父如今已经去汝南求粮食了!”

雷虎有些的兴致勃勃的说道:“但是我听我爹说,这两天我们山上的人可能要去打仗了,要打舞阴县城,只要打下舞阴城,我们就有粮食了,我今年已经十五岁了,我爹批准我可以跟他一起上战场了!”

“攻打舞阴城?”

牧景皱眉,山上的青壮三百出头,能为兵丁,但是假如想要攻略舞阴这座大城,不太可能吧。

据他这些天所了解,舞阴可是南阳郡之中一座规模不小的县城,城墙高厚,城内还有县兵把守,出入都有兵丁搜查,入城要交税,根本不好混进去。

……

两天之后。

蘑菇山上。

雪越来越大,风越来越寒,在这寒意和冰雪交融的山峰之上的,每一个人都冻得发抖,饿都发慌,在战战兢兢之中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忠烈堂。

屋子之中的,气氛阴沉。

牧山跪坐首位之上的,面容如水,脸庞上蜈蚣般的疤痕狰狞无比,他低沉的声音在屋子之中回荡:“子登还没有消息吗?”

他们虽然在南阳,但是距离汝南根本不远。

一天的路程就已经足够去一趟,两天的时间足可往返。

“大当家,如今寒冬腊月,大雪天气,到处都是天冷地冻,原本要一天的路程,起码要一天半以上,没有三天,根本不可能有一个往返!”

年长的中年张谷回答说道:“假如龚都他们故意刁难一下,最少要四五天时间!”

“可是我们现在等不了!”

赵平的声音阴冷的有些颤抖:“昨天到今天,山上已经活活饿死三个老人了,在这么下去,别说老弱妇孺,就算我们壮丁也撑不住,我们山上根本支持不了几天就要全部饿死!”

“大当家,我们出兵打舞阴吧!”

雷公看着牧山,声大如雷:“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两天,恐怕我们连打舞阴的能力都没有了,将士们饿的头晕无力,怎么会有能力打仗!”

“大当家,这一次我赞同雷公的说法!”

张谷平日很沉稳,但是如今蘑菇山之上已经山穷水尽了。

“好!”

牧山拳头握紧,虎眸之中一抹烈焰在燃烧,缓缓站起来:“我们不等了,想要粮食,还得靠我们自己拿命去换,雷公,你马上去擂鼓,传令山上十五岁以上,五十岁以下的男丁,预备集合!”

“诺!”雷公拱手领命。

“张谷!”

“在!”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去预备一顿饭,必须让出征的将士吃饱,只有吃饱了的将士,才有力气攻城!”

“好!”张谷点头。

“赵平!”

“在!”

“去库房提武器,全部武器都拿出来,能用了,不能用了,都用上!”

牧山高大的身躯如同一座山耸立,眸光看远方,冷厉而果决的说道:“我们要如同西楚霸王一般,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三国之龙图天下免费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