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午夜守灵人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午夜守灵人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2-26

劳作一日,可得一日果实;运动一日,可得一日健康;读书一日,可得一日充实。闲暇时光看上一本如午夜守灵人出色章节全文阅读的小说,也是人生舒服之事啊!古人认为,人死后三天内要回家探望,因此子女守候在灵堂内,等他的灵魂归来。我叫唐远,是一位职业守灵人,想跟大家谈谈我的这份非凡工作,以及做职业守灵人这几年碰到的离奇古怪事情。百岁老太、殉情夫妻、失身少女、鬼脸娃娃、夺命河神、荒村骷髅……更多出色尽在午夜守灵人。

午夜守灵人全文阅读

有人说,人生的本质其实就是一个慢慢走向死亡的过程。

死亡是一件值得全部人敬畏的事情,不论身在何处,人们对办理身后事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显得格外重视。

人死后要设灵堂,发告***友,守灵,吊丧,下葬,祭奠,等等一系列极其复杂的流程。

哪怕是最简单的葬礼,一般都要持续好几天时间,直到死者下葬以后方才告一段落。

我叫唐远,1989年出生。

我所从事的是一份很非凡的工作,是一位专门替死者守灵的职业守灵人,我的故事要从几年前开始说起。

22岁那年我大学毕业,很快就领悟到毕业即失业这句话的真谛。

毕业后我陆陆续续找了很多工作,最后的结果不是我不满足那些公司,就是那些公司看不上我,拖拖拉拉三个月也仍然待业在家。

而在这三个月时间里,我仅有的一点积蓄也在一点点的耗光。

最后唯一所剩的就是床头上那个干瘪瘪的钱包,不用打开看也知道,里面只有不到一百块钱。

光凭这点钱,别说是付下个月的房租了,只怕再过几天连饭都吃不起。

我不禁有些唏嘘,自己好歹也算是一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竟然也有窝囊到付不起房租的一天。

可是就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假如再过几天还交不上房租,只怕就要被房东太太给扫地出门了,到时候又该何去何从,总不能回到家里去啃老吧,我丢不起那个人,我的父母更丢不起。

“算了,先去找个兼职好了,至少把眼前的难关熬过去,工作的事情后面再想办法了。”我自言自语了一句,打开电脑开始翻看起某家招聘网站的信息。

一条一条的信息翻过去,过了大约半个小时仍然没有看到适合自己的工作,这年头找份称心如意的工作也太难了。

这些兼职工作大都是一些发传单和家政之类的,明显不适合我这样***格的人。

正当我预备关掉招聘网站之时,一条招聘信息映入眼帘。

招聘信息的内容是这样的:诚聘夜班人员一名,男***,无需工作经验,唯一要求胆量过人,工资日结,待遇丰厚。

看到这条招聘信息,我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根本没心思去分辨真伪,稍微犹豫过后就照着上面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听筒里传来一阵忙音,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接通。

电话那头有些吵吵嚷嚷,时不时还能听到一些敲锣打鼓的声音,只听一个有气无力的男人声音说道:“你找谁?”

“那……那个,你好,我是找工作的,请问你们这里是不是招人?”我硬着头皮问了一句。

“招,我等下把链接发给你,下午六点钟之前找我报道就行了。”那人说了一句,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我不禁有些发愣。

这就挂断了?这就找到工作了?未免也太简单了点吧。

要知道我以前找工作的时候,那些招聘单位不是盘问学历就是问你有什么工作经验,拿过什么出色奖励,反正就是恨不得连你的祖宗十八代都打听清楚。

尽管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凭我现在的处境,根本没资格去挑剔什么。

假如对方当真是骗子的话,大不了等我到了地方再坐车回来好了,我堂堂一个大男人,对方总不能把我给卖了吧。

大约两三分钟过后,手机短信的提示音响了起来,显示的发件人正是我刚才拨通的那个号码。

我急忙查看短信,对方果真如之前所言发了一个链接过来,这个地方对我而言比较生疏,是江城市郊区一个叫宋家村的地方。

为了搞清楚路线,随后我又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个宋家村的具体位置,似乎离我现在居住的地方不太远,乘坐公交车也就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现在倒不用急着赶过去。

现在是上午九点钟,距离电话里那人所说的六点钟还有很长时间。

既然要上夜班,当然是要提前补觉的,匆匆忙忙吃了两块面包,我就继续蒙头大***起来。

下午四点,闹铃准时响了起来,这个时间正是房东太太出门买菜的时间点,也不用担心会碰到她,满心期待的出了门。

由于对路线不甚熟悉,我一路辗转,用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来到宋家村,此时已经五点四十。

宋家村位于江城市郊区,属于城乡结合部,大多数房子都还是很老旧的,居住的也大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和一些因为打工而租房在这里的年轻人。

我注重到很多住户的房前屋后都种着树,许多树都高达十几米,***的树冠遮天蔽日,使得整个村子看起来都有些阴森森的。

时间所剩无多,我赶***找到上午的通话记录拨了过去,询问对方在什么地方。

“喂,找谁?”电话那头再次传来懒洋洋的熟悉声音,与此同时电话里的喧闹声音也比上午时候大了许多。

“你好,我是上午找工作的那个,现在已经到宋家村了,请问你在哪里?”我回道。

“原来是你啊,直接来村东头就行了,我在门口等你。”没等我再开口询问,对方又再次挂断了电话。

我摇了摇头,总觉得这个所谓的兼职越来越不靠谱,对方哪里像是要招人,说话语气怎么听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快步向宋家村的村东头走去,我耳中也逐渐传来一些敲锣打鼓的喧闹声音,听起来颇有些热闹,也不知道是在做什么,难道是村子里哪家在办喜事?

很快我就知道自己猜错了,走了将近五分钟过后,我来到了这些喧闹声音传出的地方。

这是一栋修着两层民房的人家,在大门两侧还摆放着十几个花圈,门口也挂着大白灯笼,很明显这里不是在办喜事,而是在办丧事。

我有些好奇的看了花圈几眼,花圈上贴着一副挽联:一生俭朴留典范,百年勤劳传嘉风。

横联:宋德才赠李老夫人。

九年义务教育总算是派上用场了,我从花圈上的挽联得知了死者的身份,这是一位李姓百岁老太太的葬礼。

正在这时,大门口一个穿着***色短袖,正蹲在地上抽烟的男人站起了身,径直向我所在的地方走了过来。

我打量了这人两眼,五十来岁,个头并不是很高,皮肤稍微有点***。

“找工作的?刚才打电话的那个?”那人走到我面前直接问道。

在这一刻,我有一种想要转身逃跑的冲动。

我是来找工作的,可也没说要找这样的工作啊。

办丧事在大多数中国人看来都是不吉利的,别说是自己凑上去了,就是在大街上碰到了办丧人家都要绕着走,究竟没有谁想要触霉头。

“你怎么知道我是找工作的?”我问道。

“看你呆头呆脑的,明显就没见过什么大世面,不是找工作的还能是什么?”那人有些不屑的说了一句。

我有些无言以对,活了几十年似乎都是在学校里度过的,要说没见过世面倒也没毛病。

“还愣着干什么,赶***跟我进来。”见我没有回话,那人再次说道,便预备走进大门。

“等一下……我现在有点蒙,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们究竟是做什么的?我又需要做点什么?”我赶***叫住了他,同时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没看到吗?替人办丧事的,至于你要做的工作就是天天晚上替老太太守灵,具体需要注重的事情我稍后会跟你交代清楚。”那人说道。

闻言,我彻底停住了。

替死者守灵,岂不就是要我晚上一个人***在灵堂里,并且旁边的棺材里还躺着一具生疏人的尸体。

别说是真的替人守灵了,这样的画面光是想想都有些瘆得慌,万一死人从棺材里爬出来可怎么办?

得知工作内容后,我已经预备开溜。

虽然我现在穷得快要吃不起饭了,不应该再挑剔什么,但要我做这样的工作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傻站着干什么,守灵一晚上五百,要做就做,不做赶***滚蛋,别浪费老子时间。”正当我有些犹豫不决时,那人再次开口说道。

“一晚上能挣五百,你确定?”我有些欣喜道。

有钱能使鬼推磨,守灵人这份工作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可假如有足够的报酬,也不是不能做的啊。

一晚上挣五百块钱,熬过了今晚下个月的房租可就有着落了,再也不用天天像做贼一样的躲着房东太太。

“屁话那么多,你到底做不做,不做我就另外找人。要不是老子白天还有事情不能熬夜,这种好事情哪里轮得到你?”见我迟迟不给答复,对方有些不耐烦道。

“做,当然要做,不然岂不是白跑一趟。”我赶***说道。

害怕归害怕,这种赚钱的好机会我还是不想错过的,万一真被房东太太给扫地出门了,岂不是要***大街上。

闻言,那人这才满足的点了点头,随即带头走进了大门。

院子里吵吵嚷嚷,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大都是宋家村的村民以及老人的***戚,来送这位百岁老人最后一程的。

经过后面的攀谈,我知道原来这位负责招聘的人叫老魏,本名魏昌盛。

他们一行人是专门帮人做丧事的,似乎还懂一些风水道术之类的东西,至于是真的还是在吹牛,那就不得而知了。

“对了,顺便提醒你一句,不管你晚上守灵的时候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要当做没有发生过。”即将走到灵堂的时候,老魏忽然转身,表情严厉对我提醒了一句。

午夜守灵人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老魏突如其来的严厉,让我有些***不着头脑,更加让我***不着头脑的是他所说的那些话。

什么叫守灵的时候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守灵的时候都已经是大半夜了,还能看到什么哦,难道还有会人跑来偷尸体不成?

我没有往鬼怪身上去联想,身为一个忠实的唯物主义者,我是果断不相信世上有鬼神存在的。

在我看来,守灵这种事情是很让人抗拒,尤其是替一个生疏死者守灵,但真要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多也就是躺在灵堂里,在棺材旁边***上三天而已,偶然半夜醒了看看香蜡和油灯熄灭了没有,假如熄灭了再重新点上也就是了。

总不可能尸体真的会从棺材里爬出来吧,要真是那样的话,我宁可现在就选择跑路。

“老魏,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能不能稍微说得具体点?”我对老魏问道。

“我劝你最好不要问,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要好,你要是相信我的话,一会儿就多喝点酒,最好一觉***到大天亮也就没什么了。”老魏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解释。

闻言,我心里非但没有任何轻松,反而没由来变得有些***张。

直觉告诉我守灵人这份工作似乎并不简单,老魏一定对我隐瞒了什么东西。

我心中感到有些不快,但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门都进了,不管怎么样都要先熬过这一晚。

就我目前的处境而言,五百块对我的***力还是很大的,完全盖过了心底升起的那一丝不安。

片刻后,老魏领着我来到了灵堂。

灵堂正对着大门的地方摆放的是供桌,中间是一个古铜色的香炉,香炉中间又插着三炷香,两支婴儿手臂粗细的白色蜡烛在香炉两侧正渐渐燃烧着。

香炉后方则是老太太的遗像和灵位,中间又摆放着一个白色老式瓷碗,里面装满大米,***上放着一个罗盘。

再往后,自然就是装殓着老太太尸体的那副漆***色棺材了。

我打量了一眼供桌上的遗像,老太太面容看起来很慈爱,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误以为看到了自己已经过世的奶奶。

相由心生,这样一位慈爱的老人,就算是死了也不可能变成厉鬼吧,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同时在老太太的灵堂里,我也见到了老魏一行人的其他三位。

坐在灵堂左边那位有些胖,长得像郭德纲的叫老曹,本名曹天生,工作是负责敲堂鼓。

坐在灵堂右边那个高个子叫老谢,本名谢明德,他手里的两个铜钹就是他的工作道具。

至于最后一位,现在正背对着我们跪在灵堂中间的纸钱上,手上拿着两片云锣敲打着,时不时还大声念几句含糊不清的经文。

他叫老许,本名许跃进,是一个很具有年代特色的名字。

老魏自己的工作则是敲大锣和吹唢呐,他是这群人的领头人,因为懂一些简单道术,老太太下葬的具体时间都由他负责推算。

见我和老魏走进了灵堂,三人都很不客气的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打开录音机播放哀乐,同时向我们走了过来。

单从面容来看,老许老曹老谢和老魏是差不多的,都是在五十岁上下的样子。

抛开他们的这份非凡职业,怎么看都是几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哟,老魏,没想到你还真带了个毛头小子过来,他到底行不行啊,别半夜吓得尿裤子了。”老曹上下打量我两眼,第一个取笑道。

“谁说我不行了,我从小到大看鬼片都是一个人看的,不就是守灵,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当即反驳道,是男人当然要说行了。

老曹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老许忽然又凑上前来,很是神秘兮兮的说道:“你说你鬼片看得挺多,那有没有见过真正的鬼?”

说完,还扮鬼脸对我伸了伸舌头。

“去去去,要是把这小子吓跑了,这三天就你们三个人轮流在这里守灵。”老魏瞪了三人一眼。

有了老魏出面,三人这才悻悻然没有说话,但是看向我的表情却都有些幸灾乐祸。

随后,宋家主人开始邀请我们吃饭,一同被款待的自然还有那些宋家的***戚和近邻。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席间我被老魏他们四人轮流灌了不少酒,而且全都是白酒。

这对于我这样一个才大学毕业,没有多少社交经验酒量也很糟糕的人而言,自然是有些致命的。

没来得及吃几口菜,脑袋已经变得有些晕乎乎的,看谁都像是在晃来晃去。

“小子,还没问你叫什名字?”老魏一边嚼着菜,一边对我问道。

“唐远。”我大着舌头回了两个字,总感觉再多说一个字就会忍不住吐出来。

“我们几个都虚长你几十岁,以后就叫你小唐了。”老魏笑呵呵的说道,说完又是一杯酒下肚。

我无力的点着头,他说的话都在我耳中嗡嗡作响,要不是坐在他旁边,我压根儿就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就比如坐在我们对面的那几个宋家人,他们一直叽里呱啦的大声交谈着,我就一句都没听清。

宴席来得快去得也快,院子里吃饭的人陆陆续续的道别离开,只剩下满桌子的残羹剩饭。

老魏见我脸色实在难看,于是打来一盆凉水给我洗脸,洗完过后这才好受了一些,尽管脑袋还是昏昏沉沉,至少不再像之前那样了。

“老魏,有件事情我搞不清楚,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为什么?”洗完脸后,我大着舌头对老魏问道。

“你想说什么?”老魏看了我一眼,淡淡道。

“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守灵这种事情应该要死者的子女或者后代来做吧,为什么会专门找外人做这种事情?”我想了想问道。

我记得当初我奶奶去世的时候,就是我爸和几个兄弟姐妹在灵堂里守灵的。

虽然中国疆域很大,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也都不太一样,但这种规矩是自古流传下来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

假如守灵不是由死者的子女来做,那似乎守灵这种习俗也没有什么存在下去的必要了,究竟守灵这种习俗最初的起源就是为了让子孙后代聚在一起缅怀死者。

“凡事有特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能以常理来解释,即便是守灵也不一定非要由死者的子女来做。”沉默片刻后,老魏才很是高***莫测的回道。

“小唐,你别听老魏胡言乱语,其实这些事情都是他说了算的,死者的子女能不能守灵全凭他一张嘴。”老谢在一旁插科打诨。

“原来是这样啊……”我感到有些无趣。

原本还以为能听到什么高***莫测的回答,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老魏几人是负责替主人家办丧事的,自然希望赚的钱越多越好。假如他说死者的子女不能守灵,想必对方也不会有什么怀疑,只能任由他从外面找人做这件事情。

如此一来,老魏几人自然就可以挣更多的钱了。

不用想也知道,宋家给老魏的守灵费用肯定不止一晚上五百,他也不知道在中间吃了多少回扣。

连死人的钱也坑,真没良心,这就是我现在对老魏的评价。

老魏气呼呼的没有再说话,四人来到灵堂,继续敲敲打打了将近半个小时。

敲锣打鼓结束后,就轮到死者的子孙后代上香敬酒环节。

老太太年过百岁,子孙后代数目是极其惊人的。排除那些因为工作原因没能及时赶回来的,老太太的子孙后代也几乎跪满了整个院子。

仪式庄重,整整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时间。

***在灵堂的大门一侧,静静看着这一幕,幻想着自己以后老去的时候,是不是也能有这样的待遇。

无意间我,抬起头看了一眼老太太的遗像。

这不看不要***,一看之下顿时魂飞天外,因为酒精作用而变得昏昏沉沉的脑袋也瞬间清醒过来。

只见那摆放在供桌上面的老太太遗像,此时竟然变得有些扭曲起来,似乎那老太太在咧着嘴对着我笑。

我后背有些发凉,额头上的冷汗也情不自禁冒了出来。

因为这种诡异笑脸,使得老太太原本看起来还很是慈爱的面容,瞬间变得阴森恐怖。

难道真是自己喝了太多酒,所以眼花了?

不过是一张遗像而已,又怎么可能会对着我笑,除非是老太太复活过来还差不多。

我揉了揉眼睛,再次看了一眼遗像,这一次遗像却又恢复了正常,依旧是老太太那慈爱的面容。

看来真是自己喝多了,竟然连看遗像也会眼花。

我暗自摇了摇头,没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预备找个地方醒醒酒。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祭奠仪式也接近尾声。

宋家这栋房子的房间有限,明显住不下这么多人,老太太的大多数子孙都在仪式结束后选择去镇上的宾馆居住,只有几个人留了下来。

“小唐啊,这里今晚上就交给你了。”老魏收起行头,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接着说道:“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不管你在守灵的时候听到什么或者看到什么,都要当做没有发生过,就当是自己眼花了。”

我点了点头,犹豫着要不要把遗像的事情告诉他,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老魏他们四人离开之后,我独自一人走到供桌前,毕恭毕敬的给老太太上了三炷香,自言自语道:“老人家,您一路走好早登极乐,我就是一个小打工的,有什么事情您也别找我。”

上完香,我又忍不住抬头看了老太太的遗像一眼,再次如堕冰窖。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午夜守灵人出色章节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