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驱魔师在现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驱魔师在现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2-13

一本好的小说驱魔师在现代带给你,读书是一架梯子,他能引导我们登上知识的殿堂;读书是一叶小舟,带你遨游汉字王国;读书是在品尝营养面包,它能让人布满了精神粮食。末法时代,术法式微,蔺苒睁开眼,面对的便是这个灯红酒绿的世界,守着一间破道观,随时都有饿死的风险……ps:本书无男主,无男主,无男主

驱魔师在现代免费章节阅读

梅兰市城西的步行街,这两日都会有两个年轻女孩子在这摆摊给人批命算卦。此时已近黄昏,年纪大一些的那个正在树荫下摆弄着器具,年纪小些的则负责到处招揽客人。

可惜并不顺利。

两人摆摊的地带还挺繁华,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但一则她们两个年纪小看着便不靠谱,二则现在大多数人都讲科学,封建迷信逐渐成为需要舍弃的糟粕,路边摊上多的是江湖骗子,真正相信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

两天下来,毫无收获。

蔺苒坐在树荫底下,不急不缓地从签筒中抽了支竹签出来,签上书曰:韩夫人惜花。

她是内行人,只一眼就能想起签文。

东园昨夜狂风急,万紫千红亦尽倾。幸有惜花人早起,培回根本复栽生。

单从签文上来看,前两句说的是狂风之中百花倾侧的惊险之象,乃是大凶,但也不是全然无救,后两句又说有惜花之人扶助,花木得以复生。

险中有救,得遇贵人,转危为安。

总的来说,这签算是中吉。

只不过……

“谁是贵人?”蔺苒喃喃自语。

[当然是我了!]

一个声音紧接着响了起来。

头顶天线的球状物体正挥舞着身侧的两只小短手,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努力地刷着自己的存在感,生怕别人瞧不见它。

但奇异的是,能够看到它并且听到它声音的,只有蔺苒。

蔺苒瞥了眼,对于这个自称是驱魔师导航系统的东西,她已经从最开始的惊异到现在见怪不怪了。

[本系统致力于培养一代优秀驱魔大师,宿主能被本系统选中并绑定,乃是三生有幸!╮( ̄▽ ̄)╭]

看到系统胸前屏幕上滚过的荡漾表情,蔺苒微微一笑,“那你好棒棒哦。”

系统不禁捂脸:[多谢宿主夸奖?(????ω????)?]

蔺苒的语气更温柔了,“那么,系统大人能给我变两张毛爷爷出来吗?”

[……]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好一会儿,才听到系统磕磕绊绊的声音:[超,超出业务范畴……]

在宿主似笑非笑目光的洗礼下,系统渐渐没了声,默默蹲到了墙角。

蔺苒终于落了个清净。

她是三天前来到这个世界的,最开始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破道观里,离这里不远,公交车也就几站的路程,开到西山脚下,往上走到半山腰就能看到。

道观的名字也希奇,叫有间道观。

那道观当真是又小又旧,更像是个居士的清修之所,因为年久失修,屋顶还有些漏雨,正殿里面的三清像连漆皮都快掉完了,门可罗雀,香火冷清。

据说曾经的道观也热闹过,但那都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

梅兰市在华国的南方,南方多寺庙,佛文化比道文化发达,梅兰市里面就有一个大佛景区,每日都有数不清的游客或是善信前往,香火鼎盛,反观这座小小的道观,却是一代代没落下来,只剩了个空壳子。

这一代的观主道号清惠,是个女道,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叫庞薇,便是那个忙着拉客的年轻女孩子,另一个就是原主,名字也叫蔺苒,两个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

到了这一代,观里就只剩她们三个了,庞薇和原主在义务教育之后都没有再继续读书,而是选择跟在了清惠法师身边传承道法。

道观没有香火,清惠法师就时常去给别人批命卜卦、看风水阴宅,如此也算有些收入,可前段时间清惠法师却忽然急病过世了,师姐妹两个严格说起来都是俩半大孩子,涉世不深,好不轻易磕磕碰碰地办完了丧事,正是对前路一片迷茫的时候。

屋漏偏逢连夜雨。近些年来,西山山头都被开发起来了,山下的房子一间间地拆掉,早就有人瞄上了半山腰的道观……

清惠法师在世的时候,和宗教委员会的关系还不错,那边多少都会有些照应,何况有间道观好歹也是有合法认证的正经道观,绝对拆不到这里,但等清惠法师去世后,眼看着观里只剩俩年轻姑娘了,既没人脉又没阅历的,就有人动起了这块地皮的主意。

本来也是好商好量地给钱封口,但两人却想守着这份基业愣是没同意,双方没有谈妥,开发商就想来硬的。

原主买了瓶农药,上了市政府门口大闹,闹上了社会新闻,原本暗箱操作的事就这么被放大到了广大人民群众面前。

***压力之下,开发商也焦头烂额,拆迁的事总算是告一段落,可原主也随后大病一场,没多久蔺苒就过来了。

观里本来就没什么经济来源,清惠法师那场病几乎花了全部的积蓄,蔺苒和庞薇两个一没文凭二没什么大本事,仅会的那点玄门道术又没几个人相信,思来想去只好先来街边摆摊。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蔺苒不无叹息。

曾经在玄门中有着一席之地的蔺苒法师,竟然也有一天沦落到来街边摆地摊为生。

不过她也知道,那个驱魔师蔺苒已经死在一场蓄意谋害里了,连她在内,玄门之中大半术士尽数伏诛。

蔺苒本来也没觉得怎么样,干这一行的,经常会碰到各种危险,朝不保夕的,她早就有这方面的觉悟了。

但她却没有和想象中的一样,死后去阴曹地府报到,反而是被系统绑定,投放到了这个世界,以另一种方式存活。

现在的她,只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小道姑……

说实话,蔺苒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真的是懵的。

十里长街,高楼林立,灯红酒绿,每个人都奇装异服,屋舍楼宇鳞次栉比,连车马都是奇形怪状的,一切都颠覆了她原有的认知。

系统和她说,她生活的那个年代再往后发展七百年,便是现在这个样子,她可以称之为末法时代。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既来之则安之,蔺苒也能把这当做是一次修行,而且融合了脑中原主的记忆,想要适应当前的环境倒是不难。

可惜生活远不止这么轻易。

如今摆在她面前的,就有温饱这一大难题。

而且她已经占了原主的这具身躯,便是承了这份因果,自有义务帮原主达成她的平生夙愿。

原主的心愿倒是朴实无华,不求将道观发扬光大,只求可以守住有间道观,继续一代代传承下去。

只是依着现在的情势看,也不轻易。

蔺苒再次轻轻一叹。

兀自沉吟的时候,正和路人攀谈的庞薇忽然被人一把推在了地上,蔺苒忙快步跑过去把她扶了起来。

推人的是个中年女人,单手叉腰就开始破口大骂,“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倒是会在这里骗人了,我看你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嘴巴怎么这么臭,出门就不知道刷个牙?有娘生没娘养,一点教养都没有,真不知道你爹妈怎么教的!”

十七岁的年纪,放在这个世界还是个未成年,被人指着鼻子骂,庞薇也只是低着头闷声不吭。

蔺苒看女人趾高气昂的样子,薄唇紧抿。

若不是生活所迫,她们何至于来这里低声下气?

她问庞薇都说了些什么,庞薇小声道:“我说她的婚姻不顺,命中可能没有儿女缘。”

蔺苒迅速看了眼女人的面相。

鼻梁低陷,人中有痣,一般来说有这样面相的女人子女缘确实是会比较浅,即便有了儿女彼此之间的感情也不会亲厚。

正常女人的嘴角都是微微向上***的,可她的嘴角却自然下垂,加之奸门凹陷,眼尾宽大,很明显的夫妻宫有所缺陷,感情上轻易不顺,婚姻也很可能不圆满。

虽说庞薇年纪小,但在相术上还是懂行的,没有把握的事还真不至于随随便便乱说,这女人反应这么大,无非就是戳中她痛脚了。

蔺苒心中了然,把庞薇拉到身后,笑了笑说:“小孩子年纪轻,就这么随便一说,大姐大可以随便一听,我们在这里给您道个歉,实在是对不住,您大人有大量,犯不着和一个孩子一般见识吧?”

对于蔺苒的恭维,女人并不领情,冷笑了一声,继续咄咄逼人,“我偏就要和她计较怎么了?”

蔺苒无奈一叹,“那就没办法了,大不了我们俩站在这里,任您随便骂,直到您消气为止,反正我们也不会少块肉。”

说着便拉上庞薇,并排立正在女人面前,听凭处置。

女人瞪大眼,刚一张嘴,话还没吐出来,目光就先看向了四面。

步行街的人流量一向大,真要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不依不饶地教训起两个年轻女孩子,愉快倒是愉快了,旁人却指不定怎么说呢。

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顿了一瞬,女人咬咬牙,又瞪了两人几眼,终是骂骂咧咧地大步走开。

蔺苒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回头就看见庞薇通红的眼眶,轻轻摇了摇头,“不早了,收拾东西回去吧。”

庞薇讷讷说好。

两人摆的地摊也就是在一块布上放了些道具,收拾起来很方便,一只包就能搞定。

回去的时候她们走了条小吃街,蔺苒数了数兜里的钱,又闻了闻空气里各种食物混杂的香味,只能去买了几只白馒头。

驱魔师在现代出色章节阅读

庞薇步步跟紧在她身侧,低头认错:“师姐,我又惹事了。”

蔺苒停下来看她。

庞薇正忐忑的时候,就听对方说道:“说话是门学问,别人来看相,你总得先拣着好的说,即便是不好的,也得尽量委婉着些,客人上门主要是为求心安,就算对你说的不尽信,听着好听的心里也能舒坦。”

“旁人找上门来的另当别论,咱们自己去拉客人,也得擦亮眼睛。”

说到这里,蔺苒不由皱起鼻子,“你瞧瞧刚才那女人,颧骨突出,印堂纹多,一看就是个尖酸刻薄还喜欢没事找事的,你搭理她干嘛!”

这话看似责骂,实则也是在传授经验。

蔺苒心想,这小姑娘还真是耿直得让人无奈。

当然这并不是错,只不过阅历太浅了,以后轻易吃亏。

庞薇把她说的话一一记在心里,但真的要把理论付诸实践,却并非一日之功,只能一点点慢慢来。

两人边走边吃,两个馒头啃完了,蔺苒也只是半饱。

她单手插在口袋里,里面有几个硬币随着她的走动丁零当啷地脆响。

这是她们两个仅剩的现金,等花完之后大概就真的要喝西北风了。

“驱魔师混到我这个份上,也是绝无仅有了。”

蔺苒随意发了句牢骚。

系统飘到她面前,幽幽开口:[宿主打算什么时候开始任务?三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 ̄へ ̄哼!]

蔺苒扯扯嘴角,“你倒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来这里的第一天,系统就发布了任务,它既然旨在培养驱魔师,任务自然也是与这方面相关的。

蔺苒收到的第一条任务,便是让她在一月之内度化一只十年阴灵,任务完成以后,系统还会给予相应奖励。

对她而言,度化阴灵确实不是难事,但在这之前,她得先保障自己的正常生活。

见自家宿主不为所动,系统很是头疼,语重心长道:[再下去你就要饿死了!]

蔺苒看得很开,“离一个月还有二十七天,你急什么,我有手有脚,不会养不活自己的,实在不行我就去餐厅洗碗打工呗。”

[……]

[!!!∑(Дノ)ノ洗碗?!]

系统似乎受到了什么特殊沉重的打击,险些从半空坠下来,又赶忙跟上去围着她转个不停。

[你,你作为驱魔师的尊严呢?上天赐你一双除魔降妖的手,你就拿它来洗碗?!]

系统指着蔺苒,气得小短手都在发抖。

蔺苒轻笑一声,“你理智一点,这个时代哪还有什么妖魔?再说了,尊严能当饭吃吗?你这么有本事,倒是想办法给我变只鸡腿出来啊!”

[……]

系统连表情都做不出来了,胸前屏幕上飞快地闪过一段乱码,再次默默蹲回角落。

蔺苒数了数口袋里的钱,回去的路都不打算乘公交了,她决定,腿走!

庞薇也很同意,乘公交的钱,假如只吃白馒头,都够她们两顿的伙食费了。

街道的十字路口处是一座大型超市,两人在等红绿灯的时候,从超市里出来了一个抱着孩子的年轻女人,那孩子一个劲地哭,哭声响亮连嗓子都喊哑了,小脸一片通红,任由女人怎么哄都哄不好。

年轻女人估摸着也是个新手妈妈,眼看着孩子哭得这么凶,抱着孩子手足无措。

庞薇听到哭声,瞥过去看了眼,忽然伸手扯了扯蔺苒的衣袖,“师姐,那个孩子……”

蔺苒挑起眉。

庞薇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她是天生的阴阳眼,能够看到很多旁人看不到的东西。

这个时代许多人都不相信鬼神,但事实上,它们确实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着。

蔺苒虽然没有阴阳眼,但对阴物一向都比较敏感,这个时候也隐隐能看到那孩子的眉间有一点黑气缠绕。

很多时候,鬼魂阴灵是普通人的肉眼看不见的,只有当它们想要害人或是愿意在人前出现的时候才会现出形来,当然像庞薇这种是特例。

但还有一些情况,比如当人的火气弱运势低的时候,或是八字比较轻的人,都轻易撞到鬼,而小孩子的灵魂纯净,偶然也会看到一些阴物。

修行之中,积累功德是一部分,蔺苒既然看到了,就免不得帮个小忙。

她和庞薇走到近前,伸手抚上孩子的头顶,掌心闪过一道几不可察的灵光,就像拂去尘埃一样,轻轻三两下,便将孩子眉心那点黑气尽数扫开,而后单手虚虚一握,像是凭空抓住了什么东西。

在庞薇眼中,便是那个全身被烧得漆黑、睁着一双幽绿眼睛趴在小孩头顶的东西被蔺苒牢牢抓在了手里,如何都摆脱不开。

庞薇眼疾手快地取出了一块黄布,团团包住了这只野鬼,塞进包里。

年轻女人见孩子不哭了,心下松了口气,还以为蔺苒有什么非凡的哄孩子技巧,本想和蔺苒道个谢再讨教一下,可眼看着她们俩的动作,尤其是看到那块黄布上用朱砂画的符咒时,面色陡然惊异不定起来。

“你,你们……”年轻女人抱着孩子,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不想与她们过多接触。

对于这种情况,蔺苒已经见怪不怪了。

她看这女人眼下青黑,印堂暗沉,显然被阴物缠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便出言提醒道:“任何术法都不能保证十全十美,当初既然求法,就别忘了许下的承诺,否则即便日日供养,也会翻脸无情……你们大人火气旺,一时半会儿或许没事,可小孩的天灵盖没长全,灵气外泄,便轻易招上脏东西。”

女人面色大变,将孩子抱得更紧,连连后退,口中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她不欲与二人多谈,脚步慌乱地匆匆走开。

蔺苒不置可否。

绿灯亮的时候,两个人穿过马路,庞薇终是忍不住好奇,小声问道:“师姐,刚刚那位女士求了什么法啊?”

蔺苒边走边说:“那个女人眉清目秀,耳厚珠垂,中亭饱满,正常情况下,到了中年就会发迹,财运丰厚,可我看她鼻尖泛红,却是近来突发横财之象,其上又有隐隐阴气缭绕,显然是与鬼怪打了交道,你觉得会是什么?”

庞薇仔细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五鬼运财!”

这算是道门中一种广为人知的求财之法了,求财者在家中供奉五方生财鬼,搬运未来财运,将后世之财挪为今用,而且还不是没头没脑地从天而降,而是以合法合理的方式出现,若是命中有偏财的,一夜暴富也不是不可能。

但既求此术,就得行善积德。

说穿了,人利用鬼神的力量搬运钱财,鬼便需要借人的福德轮回转世,这是一个互利互惠的过程。

可还是有不少人被突来的横财迷晕了眼,只为一己之利而忘记行善,紧接着就惨遇反噬。

先前吞了多少,现在就得加倍的吐出来,倾家荡产都算是轻的,有的甚至把命搭了进去。

那个年轻女人,十有八九就是犯了这个忌讳,惹了小鬼生气。

小鬼一旦生气,后果可大可小,像女人现在这样运势低迷招来阴物还只是个小小的警告,若是能及时醒悟过来,也许还不至于闹出大事,可若是继续不知悔改下去,五个小鬼加起来可不是好糊弄的。

蔺苒轻叹声:“反正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至于怎么做,就看人家的了。”

庞薇点点头,又把包里那个裹成一团的黄布拿了出来,“那这个东西怎么处置啊?”

蔺苒瞥了眼,道:“并未沾染血煞之气,死后未曾害人,只是路旁的孤魂野鬼,下意识地被吸引过去而已,回去后超度了便可。”

两人在夕阳下渐行渐远。

蒋方娜步履匆匆地走在大街上,不时地看向身后,在确定那两个年轻女孩没有跟过来后,才微微松一口气,停了下来。

怀里的孩子哭累了,已经熟睡过去,蒋方娜看着孩子的小脸有些出神,又不免想起先前蔺苒说的话。

放在半年前,假如有人对她说这些,她大概会一笑了之,或是直接把人当成是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

但自从丈夫的公司出现危机,他们走投无路之下剑走偏锋,经一个朋友介绍熟悉了一个游方术士,供起五鬼后起,运势就好了起来,自此蒋方娜也不得不对鬼神之说心生敬畏,时不时还要去烧个香求个符。

一开始也确实如那术士交代的一样,他们一家发财之后确实有做慈善,但慢慢就不那么热衷了,似乎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家里人经常做噩梦,霉运连连。

刚刚蔺苒把话说开,蒋方娜的第一反应就是心虚。

家里供着那种东西,有的时候她也觉得毛骨悚然,但这件事只有家人知晓,她从没和外人说过,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人把秘密揭穿,她下意识地就想逃避。

等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其实蔺苒根本没有恶意,反而是在指点她,而且自己儿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还是那两个小姑娘给解决的。

蒋方娜也知道有的时候人不可貌相,那两个女孩子看着年纪虽小,说不定还是有真本事的。

她平复下心情,看到路边有个乞讨的老头走过来。

换作以前,蒋方娜都是直接将人无视掉的,但这次她却是从包包里把钱包拿了出来。

她出门大都是刷卡或是手机支付,但钱包里也有几百块的现金应急,蒋方娜一股脑把钱都放进了老头的碗。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驱魔师在现代免费章节在线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