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大汉龙骑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大汉龙骑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10

大汉龙骑小说在线带给你,读书是一架梯子,他能引导我们登上知识的殿堂;读书是一叶小舟,带你遨游汉字王国;读书是在品尝营养面包,它能让人布满了精神粮食。这是英雄集结的时代,这是群英辈出闪耀争雄的年代。这里有守护袍泽亲友,不做英雄做狗雄的猪脚刘德然。这里有宁叫我负天下,誓不叫天下负我的奸雄曹孟德。这里有半生孤苦飘零,建立蜀汉昭烈帝的枭雄刘玄德。这里有饮马长江东流,霸王再生奠基业的英雄孙伯符。

大汉龙骑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司马!东门已破……”

“司马!南门已破……”

“司马!西门已破……”

硝烟弥漫的战场横尸遍布,到处可见残肢断臂,污血横流,***无比。

曾经巍峨的卢龙塞望京楼残破不堪,一位七尺身高,双眼如鹰、耳似弥勒、双手似猿的少年傲立在斑驳的城楼之上,血染战袍。

少年名叫刘澜,乃是卢龙塞别部司马,在与鲜卑人连番大战之后白皙面庞已被血污沾满,就像是来自远古的嗜血狂魔,阴森可怖。

三座城楼已破,而身边‘大汉龙骑’团战友更是全部战死杀场,如今身边只有寥寥无几还活着的部下NPC。形式十分危急,可刘澜却终究保持着他那份从容,用衣袖胡乱擦了把脸上血迹,回头望了眼不到百人的NPC,嗓音嘶哑,对面无表情目光呆滞的亲卫李尚说:“怕不怕!”

NPC李尚顿了下,有些迟钝,似乎在过滤司马对他说什么,半晌,机械的回答:“怕!”

刘澜笑了,毫无生气的回答让他仰天大笑,他们终究都只是一窜数具,不知生老病死,喜怒哀乐啊,刘澜的面容变得狰狞:“我连掉级都不怕,你们这些连感情都没有的NPC怕什么!!!”

这是网游三国龙腾团任务:《血战卢龙》,而刘澜一开始领到的任务就是在卢龙塞拖延时间,等待团长带大队团员到来!

只是五天四夜过去了,团长终究未出现,卢龙守不住了,可就算掉级,刘澜也要战斗到最后一刻。

寒芒逼人的鱼肠剑瞬间出鞘,眼中透着冰冷,高喊一声:“誓与卢龙共存亡,杀啊……

~~~~~~~~~~~~~~

惨烈而疯狂屠戮的场景一遍遍在刘澜脑海里重现,好似幻灯片,反复的,不间断的播出着。

我到底是怎么了?

浑浑噩噩中,刘澜只觉着置身在混沌初开的世界,睁开双眼,但眼前依旧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可耳边却如此真实听到了来自四面乱糟糟的声响,甚至还有妇孺痛不欲生的抽泣声,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幻听吗?

刘澜摆摆头,嘈杂声并没有消失,但记忆却更清楚了。

他记得。

记得最后他与NPC士卒被包围,鲜卑人在马上欢呼雀跃,肆意凌辱着他们这支不到百人的残兵队,然后他看到一名鲜卑骑士快马飞奔到鲜卑千长身前,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千长急不可耐的大喊一声,指挥着鲜卑骑士弯弓搭箭。

当黑压压如同黑云一般的箭雨将头顶上空覆盖时,刘澜知道自己今天铁定掉级了!

心情郁闷,已经开始骂娘,带着团里精英守了‘卢龙寨’五日,盟主慕容武竟然没有从土垠城赶过来?他是白痴吗?就是蜗牛都能爬来何况是他!

看着密集飞来的箭矢他连拨打的心情都欠奉,现在就想着快点死,到回城点复活然后去质问慕容武这一仗到底是怎么指挥的,若是不给一个说法他不惜和慕容武翻脸……

羽箭落下,刘澜闭上了眼帘,当他被无数羽箭射穿如刺猬,当身后NPC悲鸣似鬼嚎,他却就此失去了记忆,对之后的情况一无所知。

大脑一片空白,双眼迷茫,毫无焦距望着眼前漆黑一片的天际,站在这暗无天日的天地间,连思考都慢了半拍,久久才自言自语说:这里是哪?我又在哪?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啊~~~~~~”

凄厉的惨叫声就在耳边响起,很真实,带有感情的痛苦呻*吟声,可刘澜的眼前依旧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澜慌了,急不可耐,与小说大全中从容淡定的他完全就是两个极致。

滴!

就在这个时候,刘澜感受到似乎有一股粘稠物溅落脸颊,黏黏稠稠正一点点的顺着脸颊滑落,直到嘴角。这是什么?下意识舔了舔,咸咸的,还有些腥!

等等,这不对劲,这粘稠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伸手蘸了点,粘粘的,湿湿的,可为什么看不到,难道自始至终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四面漆黑一片的梦魇?

灵台尚有的一丝清明让他疯狂挣扎起来,甚至用上下牙狠狠去咬舌尖,也许是用力过猛,剧烈的疼痛瞬间让他大呼一声的同时打着激灵睁开了双眸,可突如其来的刺眼阳光好似能够焚灼眼球,让他觉得眼前空间都变成了黑白色,远处树木人影好似和身前的草坪重叠在一起,黑白两色使头脑更胀了,似乎要炸掉一样,痛苦的呻,吟,可紧随而来的副作用则让他头晕目眩好似整个天地都在眼前晃动,天旋地转头晕恶心。第一时间闭上眼睑,可就算这样也只是让灼炙眼珠的痛楚消失却依然无法缓解如同戴上紧箍咒般的痛苦。

痛苦的指挥着颤抖的双手揉着太阳Xue希望能够缓解撕心裂肺的痛楚,慢慢的,也就是几秒钟,也不知是闭眼后眼前再无黑白色而是再次陷入漆黑一片的原因还是双手的按摩起了作用,反正头部疼痛和剧烈的呕吐感觉终于开始缓解。

直到头部再无胀痛也再不头晕,刘澜又试探着睁开双眸,这一次没有再向刚才那样骤然睁眼,只是微微的眯着眼缝,试探着眼球所能承受的底线。灼痛的感觉依然很强烈,似乎辣椒水入眼,眼泪不受控制倏倏流下,但头晕恶心的感觉却彻底消失了,这让他看到了希望,必须要坚持下去,不仅要与天斗,与地斗,更要与心中放弃的意志斗。

区区眸子火辣的痛楚是无法打败我的。

刘澜坚定着信心,其实他如此坚持正反应出他内心的害怕,他害怕一旦妥协这辈子就只能与黑暗相伴,他不要,正是这股强烈意志燃起了心中的勇气,就这样眯着眼适应着眼前的天地。

他很快就尝到了成功的滋味,晕眩的感觉开始消退,而眼前的一切也不再只有黑白两色,而是出现了晃目的绿色和刺眼的红色。

忽然,就在他彻底睁眼一瞬间,他看到身前出现了一位如同站在哈哈镜前的高壮汉子,梳着小辫,蓄着胡须,竟然还穿着厚重的皮革袍子,遮天蔽日别提多好笑了。

但瞬间他就笑不出来了,眼前装扮怪异的男子举起了手中的长鞭,真真切切照着他甩落。

“你疯了?”

刘澜下意识就要站起躲避,可却发现双腿根本不听指挥,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闭上了眼,然后手臂护住头部,随即“啪!”的一声响,手臂间传来的巨痛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疼,好疼,尤其皮鞭抽在手臂火辣的感觉更如同蜘蛛网一般开始扩散,钻心的疼痛很快遍布全身,痛入骨髓的滋味让他紧抿着嘴唇,额头的汗珠还有泪腺已开的双眸更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咬牙吸着凉气,如同痉挛一般抽抽着脸,因为晕眩他的反应有些慢,直到此时双腿才接收到刘澜站起来的命令。

蓦地站起,可那拿鞭子的壮汉已经转身走出了三步,当第四步步点刚落下时,才用着十分蹩脚的国语喝骂了一声:“再敢大呼小叫小心你的脑袋!”

微微眯缝着眼帘的刘澜看着大汉离去,而他的目的地竟然有着为数众多与他样貌服装一样的壮汉,这,这是,因为眩晕有些反应慢的刘澜这一次瞬间反应过来,他们根本不是现实的人物,而是小说大全中的鲜卑骑士,也就是说自己并不在现实中而是在小说大全里,心下大骇,难道我并没有死,而是被俘了?

可是明明调整过小说大全中关于疼痛这类感觉的敏感度,为何还会有这般痛入骨髓的感觉?

遭受鞭抽的手臂皮开肉绽,火辣辣的,等下退出小说大全一定要调整小说大全敏感度。

小说大全里人物小命既然得保,若刚才是其他玩家或是现实中被人抽鞭子他当然要大打出手,就算打不过也不能白挨鞭子啊,可既然知道那是NPC,也就忍耐了下来,并没有同这些没生命的数据过多计较和纠缠!

刘澜捂着皮开肉绽的手臂在原地颓然蹲下,嘴角还滴下了一滴血,正是刚才昏迷中的粘稠物,只是他并没有注重到。

很快,蹲下来的刘澜发现微微眯眼已经适应了眼前的天地,试着半开阖双眸,黑白相间的感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眼球有的只是绿色草坪更加脆嫩,红色野花更加绚丽,发现半开阖着双眸并无异常后,彻底睁开了双眼,日已西斜,残阳似血,此刻出现在眼前是一幅芳草萋萋,天高云淡的草原景象,四面是一望无垠的草场。

草原很美,如同地毯一样的碧绿草丛从脚下一直蔓延到了视野尽头,草丛随处可见一丛丛狗尾草,期间还夹杂着各色野花为广褒无垠的草原平添了几分绚丽色彩。

而在他们四面,孤零零的柏树,突兀的槐树夹杂在野草杂花之间,而在这些树木之旁则是全副武装的鲜卑兵,此刻他们将一大群汉族妇孺壮汉围在核心。

奈奈的,也不知道慕容武到没到卢龙寨,若是连最简单的剧情任务都失败,到时候在论坛里还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虽然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但还是用意念想要打开好友栏,可他却终究无法打开好友栏。

难道是因为在做剧情任务的原因?

做剧情任务时是无法使用聊天功能的,只此一点刘澜便判定出血战卢龙任务并没有结束,不然他该退出剧情场景才对,想到任务并没有失败的刘澜只觉天塌地裂,颜面无存!悲叹一声完了,五天都没完成剧情以后可就真成笑话了,‘大汉龙骑’还怎么在小说大全里混!

蹲着有些腿麻,随手一按地面想要借力起身活动,可在一按之下却发现按在了一摊粘稠湿滑好似浆糊一样的水滩里,撇头去看,立马五脏翻腾,翻江倒海,呃的一声干呕起来。

刘澜看到的是一具无头尸,胸口被刨开五脏六腑滑流在草地,而他的手掌则不偏不倚按在了无头尸流出血水肝脏积成的一个血泊里。

怪不得这些NPC都远远的蹲着。

瞬间退到了大部队里,过了好久,五脏六腑翻腾的感觉才有所好转,可是这样***场面却让他再也无法平静了,反而还有些心有余悸,要知道这款小说大全虽然有热血有厮杀,可绝不会这般***暴力,再说被杀的NPC在死亡同时就会消失,可那位被刨膛的NPC已死很久了,可尸体为何还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惶急的朝四面察看,想找寻答案却发现身边这些被裹挟的妇孺壮汉都是颓然坐在原地,眼睛里虽然木讷,可与NPC的木呐眼神完全不一样,光线中渴望生存,虽然是无助,是彻底绝望,是喊天不应喊地不灵,但却是活生生的,如人类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到底是在哪里!刘澜快要奔溃了,他忍受不了百姓们的目光,忍受不了这悲痛凄凉的感觉,他要快些退出小说大全,从此再也不碰这该死的网游三国龙腾!

可是,他又该如何退出?

愣在了原地,忽然,让他有些措手不及,脑海之中开始出现大量的记忆残片,如同潮水一般涌来。

刘澜,字德然,出生在幽州涿郡涿县,参军后因功累迁至右北平都尉公孙瓒帐下别部司马一职,率本部坚守卢龙寨五日,城破被擒!

胡扯,我叫张澜,祖籍河北,现如今生活在内蒙,喜欢玩网游,是标标准准宅男一枚……

刘澜极力排斥着如同潮水般对他灌输的信息,可反抗强度越大,信息强制Xing也越大,他被强制Xing灌输了全部关于刘澜的记忆,一点一滴从他出生到现在全部的记忆都在霎那间涌入了他的脑海中,如同是生疏人闯进了主人的空间,虽然主人挥舞着大棒想要驱离**者,但由于**者的强大最终被制服……

随着刘澜的记忆逐渐变得完整,对穿越这词汇并不生疏的他通过这些生疏的记忆可以肯定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汉灵帝光和六年也就是公元一八三年。

可这一切太过荒诞不经了吧?

就这么穿越了?只会出现在电视和小说里的事情就这么不期发生了?这也太过匪夷所思了,可就是这样难以置信的一件事,却真真实实发生在刘澜身上!

穿越到这个世界中,与小说大全人物一模一样的人物身上,难道这一切不太过巧合了点吗?尤其是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是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里。

颓然无助,刘澜坐在芳草萋萋的草地上,双眼无神而又迷茫,他一点也不想穿越,虽然那个时代他失去了全部亲人,可那里还有朋友和死党,刘澜不想失去他们,尤其是在失去全部亲人后这份友谊就变得更加弥足珍贵,可为什么会这样,他的双手紧攥成拳,指关节发出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为什么,为什么连仅剩的这份友谊你也要从我身边夺走!为什么!不甘心,真的不甘心,他在心中大吼着,是向命运反抗,可又该如何才能回去呢?心里一阵阵发苦,这感觉就像被无数把钢刀戳心,痛彻心扉,让他全身都在抽搐!

半晌这种窒息能够让人停止呼吸的感觉开始变淡,可对如何回去依然一筹莫展,想到从此以后就要留在这个世界,一个即将刀兵四起的世界他都要疯了,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出现在这里的目的何在?更不知道自己一个苦逼小宅男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能做什么!

你刘澜想着靠军功入仕,可我张澜却并不想去上战场厮杀啊,这类的小说大全玩多了,死人也见多了,虽然死再多NPC都是麻木的,但现在都是鲜活的生命啊!

他不认为自己能担得起这样的责任,更无力去拯救汉室或是去争霸天下,他只希望能逃过目前这场大难,然后找到办法回到现实的家中!就算再也无法回去,那也要找一片世外桃源,安安静静的过完这一生。

“踏踏!”

隆隆的马蹄声响起打断了刘澜的思绪,远处一队队鲜卑骑士掣马奔来,而在他们身后,一名汉族士兵被绑着双手,拖行了何止上百米。

远来的一队骑士大笑着翻身下了马,动作飘逸而潇洒,迈着大步,耀武扬威来到同伴身边,与同袍笑谈着时不时传来一道道哄笑声,最后还不望回头对那名被绑着双手在地上拖行的汉朝士兵指指点点。

此刻的汉族兵士已经奄奄一息,但在某一时刻,他艰难抬起了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向四面望了眼,眼中满是对生的渴望。

刘澜看到了他的目光投来,似乎是在求助,希望有人可以救他,而他在看清了那人的俊秀模样后,如遭雷击一般,愣在场中,太过震动了,原来那人是他小说大全中的NPC亲卫李尚!

没有木讷的眼神,气息恹恹在草地间趴着向四面求助着,忽然,刘澜看到一名鲜卑骑士向李尚走来。

他手中拿着酒壶,酒壶非铜非铁,而是破开的头颅。以人颅装酒的鲜卑人对身边其他同伴乌鲁巴索说了些什么,然后仰天大笑一声,随即刘澜发现他们接下来的谈话自己竟然听懂了,他当然清楚这完全是因为‘刘澜’极具语言天赋,把握并能够熟练说出一口流利的鲜卑语,是以他能知道远处鲜卑人的对话是什么。

“哈哈,我要去把这个汉人的脑袋砍下来装酒!”

“百夫,为何不留着他,等回狼头后割下他的脑袋然后襄银当做装饰岂不更好?”

“这里这么多汉人,还怕没有做装饰的脑袋!”

刘澜难以置信听到的这一切,可看着走向‘李尚’的鲜卑百夫却不得不相信自己并没有听错,对于他这样的现代人很难想象见到以杀人取乐,以人头当装饰品或是酒具的一幕。若这里只是小说大全世界,这些NPC死多少他都不会皱一下眉头,本来就是一窜数据,对待他们的生死,刘澜是麻木无情的,就算都死光,又能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现在的情形不一样,这里不是小说大全,而是真会死人的现实世界。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此刻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这么冲出去的后果会是什么,但他还是毫不犹豫扑了过去挡在了李尚的身前,义无反顾,面向鲜卑百夫祈求着,祈求着他能够放过李尚。

鲜卑佰长显然对他会说鲜卑话错愕了一阵才让他挡在了身前,但也只是极短的时间他就一脚将前者踹在了一旁,手起刀落,斩下了李尚的人头。

被砍下的人头就滚落在刘澜的手边,脖颈间飞溅而出的鲜血喷在他的脸上,滑落到他的衣衫上,更落在他的心间。

眼前碧绿草地被染成了红色,就连天空似乎也骤然变成了酡红,那杀人后的开怀大笑声是那样的刺耳,以杀人为乐,而且还是当着救人的刘澜面前杀人更让百夫感觉刺激,而其余鲜卑人在发现了这一幕后也都大笑了起来,嘲笑刘澜,嘲笑全部人,嘲笑他们永远也改变不了结果,也救不了任何人,笑声是那般刺耳,刘澜的心刺痛不已,这是他第一次切身感受到人命贱如狗,而这也更让他体会到这里的人物并不是NPC,他们会哭会痛,会流泪也会笑而且还有感情与亲人……

他们死的时候不会变成一滩血然后消失不见,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鲜血飞溅在脸上更是热的……

“啊~~~~~!”

刘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疯也似的大吼一声,这到底是什么世道啊!

这世界人活着怎么能跟畜生一样啊!!

大汉龙骑小说免费章节

百夫长手中仍在滴血的马刀指向人群,血珠一滴滴落下,混于草毯中,忽然沾血的马刀朝着人群,恐吓着凌空劈落,百姓瞬间躁动,人群无比惧怕,男人们缩成一团惧怕不安,女人们将孩子揽在怀中似惊弓之鸟,看着这一幕,百夫长很享受的大笑着:“绝望吧,惧怕吧,你们不会有任何希望!”

李尚尸体就在刘澜面前,这是他第一次直面死亡,他不是NPC,他是活生生的人,小说大全中麻木的刘澜双眸间流下了两行热泪,没有去擦拭,任凭流淌,想要记住这心痛的滋味,永远要记住,记住自己终究是个人,而不是连最后一点良知都泯灭的畜生,他发誓自己决不能为了自己而活着,他存在于这个三国世界是有道理的,不管日后有没有三国乱世,他都不要再见到残忍的场景发生!

李尚的死对他的触动太大了,原来死亡离他如此近,他惧怕,人类天生就对死亡心生畏惧,可他并不害怕,面对强权,他毫不犹豫选择了抗争,就算牺牲掉Xing命也无所畏惧,可他并没有冲动,他明白光靠他一个人莫说是惩罚这些刽子手了,连反抗都不会溅起一丝波澜,白白搭上一条Xing命。

必须要团结一切能够团结的力量,刘澜看向人群,可人群里个个都噤若寒蝉,在目光投射过去后,全部人都慌也似的躲避或垂下眼睑避开了他的目光。

国人从来不是没有血Xing的,尤其是大汉朝,没有受到‘中庸’余毒,可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却全盘否定了他的全部认知,难道连汉时百姓也失去了反抗的勇气?

或是说他们从被鲜卑人抓获的那刻起,就彻底失去了希望,甚至连生存的欲望都消失了,任命了!

难道你们不明白李尚的结局就是你们的未来?这一幕让刘澜的心如同被无数钢针刺着,很疼!很痛,疼到痛彻心扉,痛到无法呼吸,必须得想个办法,必须鼓动这些百姓,虽然手无寸铁,但人数却是这支鲜卑人的三倍,只要大家齐心合力找准时机,就一定会能够取得成功。

希望,必须要让大家看到希望。当看到这些百姓绝望的眼神时,刘澜心头忽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有那么一丝冲动,希望靠大声的辱骂和提气来重振他们的士气,让他们能有血Xing站出来随他一道反抗,但最后时刻他还是放弃了,先不说喊完话的效果会如何,但在清醒时分明听到了鲜卑人蹩脚的汉话,这足以说明鲜卑人中有人听得懂汉语,所以他不断的提醒着自己不能鲁莽,必须要冷静,必须要小心筹划。

“你,卑微的汉人,用你们的汉话告诉他们,逃跑的下场就是这样!”百夫长语气冰冷的说着,马刀却指向了李尚的尸体。睥睨天下,就像是天地之主宰,在这里,鲜卑百夫就像是王一般的存在,主宰着汉人百姓俘虏的生与死。

刘澜瞥了眼鲜卑百夫,从草毯爬起,拍了拍身上尘土,走回了人群,完全没理会他的要求。

这一变故非但没有让凶残百夫勃然大怒,反而饶有兴致看着那道离去背影笑了笑,笑脸忽然变得阴冷还有些瘆人,而一名鲜卑骑士则奴颜媚骨凑了上来,道:“这汉人骨头很硬,百夫,要不要我去把他的头拧下来给您做夜壶?”

“不必,我要留着他!”百夫拍了拍手下的肩膀,对他的行为很满足,一同返回驻地,忽然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一字一顿,对身边鲜卑骑士狞声说:“等回到狼头,我要亲手把他的头拧下来镶银,不,我要把他开膛破肚,整个人都镶成银器!”

百夫说得很大声,汉人都听清了,尽悚然!

而鲜卑人则对百夫佩服得无以复加。

而百夫则咧着嘴,轻轻回望那汉人,用欣赏艺术品一样的眼神望着走回人群,一屁股坐了下去刘澜,笑了。而后者此刻全然没有精力去想所谓的未来,对他来说逃不出去他将没有未来,所以他的脑海中从没有冒出过会成为银器念头,他所想,只是该怎么活下来,怎么能逃出去,帮助这里的人逃出去。

可现实终究是残酷的,在他落座的一刻,他没有受到任何英雄礼遇,甚至离他最近的人群开始疯狂移动,如同躲避瘟疫一般,只是片刻,便又孤零零一个人坐在场中。

心中无法理解死到关头了他们为什么还这样,空有一手伏虎技,却毫无办法,难道就这样听之任之,坐等死神来临?不,绝不,既然他们指望不上,就只能靠自己,在他在他再不报任何希望的时刻,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希望正在瞧瞧靠近,一名身材瘦小,脸颊消瘦的青年出现在他身侧,神情紧张朝四面望了望,鲜卑人并没有注重到他后,脸上立时露出了喜悦的笑脸,是发自内心的笑脸,对着刘澜施了一个大大的军礼,无比郑重,无比激动的低声,道:“末将见过刘司马!”

这里除了已死的李尚还有人熟悉自己,难道还有‘刘澜’的老部下活着?刘澜心里十分兴奋,假如真是这样,那就不会是孤身奋战了,急忙转身,急不可耐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刘澜此时有多激动,没有让他失望,身侧出现的乃是佰长张正:“张正,是你……你还活着!”刘澜的双手紧紧攥住张正破烂不堪的衣衫,没谁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他比任何人都害怕这是一场梦境,他比任何人都害怕一松手衣服的主人就会飘然离去。

司马的反应让张正哽咽,这一刻他再也不是孤军奋战,主心骨,这感觉是很难以形容的,他激动,他喜悦,他甚至她伤心欲绝:“司马你知道吗,我以为我死定了,和老兄弟一起战死在卢龙,可没想到我还活着,还能侥幸捡条命!”张正哭着哭着就笑了,说着说着又哭了,他说他想要和兄弟们一起战死在卢龙,而不是在这里当俘虏,假如不是发现司马也在队伍里,他就要受不了,就要自尽了。”

三千余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人还活着,他每日里都饱受着煎熬,一闭上眼就会见到血肉模糊的老兄弟,他快要疯了,听着他的哭诉,刘澜的眼神变得无比黯淡,连神情都变得沉痛许多,可一想到李尚,一想到这里如此多的百姓,他的神情又变得无比镇静:”我们不能死,不能就这么轻易去死,要活下来,带着大家一起活下来!“

主心骨的作用发挥了,在情理之中,但又在意料之外,之前因想起曾经同袍音容笑貌一脸悲伤的张正神情变得严厉,无比认真的说:“活下去,带着大家一起活下去,我似乎明白司马您现在是什么想法了,可根本就不现实,我们手无寸铁,面对这股鲜卑人没有丝毫的胜算!”

“不!”刘澜反应有点大,眼中迸出一抹寒光,以不容质疑的口吻,说:“你说的不错,假如只是你我面对这股鲜卑人确实没有丝毫的胜算,但有这些百姓帮忙的话,未必没有可能!”

“若真是这样……”张正目光熠然一闪,假如这样还真像司马说的那样有几分胜算,可他又垂下眼睑,可又该如何去说服这些百姓呢?最后似乎下了极大的信心,不管如何都要去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看向司马,请缨,道:“若司马真的愿意带这些百姓逃离魔爪,末将愿意一试,劝说他们!”

“真的?”刘澜有些狐疑的问:“你能劝服他们?”

张正摇头,他并没有把握,可他却无比认真,眼中焕发着光彩,信誓旦旦的说:“就算没把握,但我会尽一切努力去说服他们!”

希望从来不会凭空降临,命运更要通过努力改变,刘澜一霎那的犹豫消失不见,不管如何都该试一试,万一成功了呢?就算不成功,也会有别的办法,在记忆中‘刘澜’之所以能当公孙瓒辖下别部司马自然是因为他武艺非凡,只是现在自己鸠占鹊巢到底能发挥出来几成实力是要打上一个问号的,所以刘澜不敢太过鲁莽,才一直纠结于找帮手,如今张正主动请缨,也就是说在反抗的时候不会只是他一个人,那时不管是几人参与,这都是刘澜的信心所在,假如张正能说服全部人,他们可是足足有三百多人,到时候群起反抗对付百十来人的鲜卑骑士能有不赢的道理?

在张正离开之际,刘澜低声嘱咐:“联络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不要被鲜卑人发觉了!”

“诺!”

唱诺一声吼张正离开了,刘澜又变成了一个人安静的坐着,他不知道那些把他当做瘟疫的百姓会不会帮忙,甚至在某一时刻因为他们的态度他们投来的冰冷眼神会让他心中生出放弃救他们的冲动,可是他不能,他可以去质疑百姓的人品,却决不能坐视不管他们的Xing命,这与亲手杀了他们没有区别,这与人Xing的泯灭没有区别!

刘澜站了起来,试探Xing的挥了挥拳,虎虎生风,坚强有力,换做从前绝不会挥出如此有力量的一拳,可他还是摇了摇头表示不满足,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还远没有达到刘澜的真实水准,是‘夺舍’的后遗症,是对这具身体的不熟悉,看来需要抓紧时间磨合适应这具身体了。

时间飞快,就在刘澜抓紧时间适应身体时开饭的时间到了,三百人只有两百人的量,男人们都坐着,并不急着去争夺食物,而是优先让妇女和孩童们吃食,妇人们同样吃的很少,都留给了孩童,等孩子们吃完后妇人们才吃,她们吃完,男人们才起身。

主食是一些会做饭的百姓用鲜卑人缴获的汉人头盔烙的饼,但又与锅盔不一样,味道怪怪的但没有人抱怨,能有饭吃就已经是鲜卑人的恩典了何况他们都已经饿了一整天,饥肠辘辘,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谁又在乎那怪味道,吃着饼就着鲜卑人的肉干和Nai酒,肉干食指长短粗细,是牛肉风干,咀起来很有嚼劲,只是转眼间饭食便被哄抢一空。

刘澜远望了眼空空如也盛放食物的羊皮,饭食本就不多,何况还是妇人、孩子吃完后去吃,还能剩多少?好在他这具尚未融合的身体让他还感觉不到饥饿,所以从始至终就没有去哄抢。

刘澜一直独自一人坐着,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张正是会带着好消息回来还是坏消息,忽然低垂的面前出现了一双小手。

小手黑不溜秋脏兮兮的,左手握了半张饼,右手攥着三截肉干。

刘澜抬起头,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小孩子,最多四五岁大,蓬头垢面,一对扑棱棱的大眼睛正盯着他打转,虽然没有说一句话,但刘澜还是理解了他的肢体动作想表达的含义,愣了愣,指着自己,有些错愕:“给我的?”

小丫头重重点了点头,又将手臂往前伸了伸,Nai声Nai气说:“大哥哥,你一直没吃东西,喏,给你吃!”刘澜还以为他是小小子,这一说话才分辨出她是小丫头,他心中好不是滋味,刚才的一瞬间虽然不饿可是看着他们哄抢光食物还是在心中腹诽过,可最后他才注重到那些疯抢食物的汉子都把这些饭食交到了孩子母亲的手中没有吃哪怕一口饼一块肉,这是父亲的担当,也是父亲拼命哄抢的理由,刘澜摇了摇头,是发自内心的拒绝,摸着小丫头的小脑袋瓜,疼爱的说:“哥哥肚子不饿,快回去把这些东西交给母亲吧!”

小丫头有些犹豫,在是不是该把食物交给母亲的问题上有了片刻的纠结,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眼中满是童真的说:“大哥哥,这饼真的很好吃的,你就吃点吧。”

刘澜听到了小丫头说完嘴里还嘀咕了句虽然没有爹爹烙的放着葱花的饼好吃,可是真的很香啊。这一刻他心中却是莫名的一抽,撕心裂肺,不知为何心脏会有被刀剜的感觉,就在他亲昵的想要抱抱小丫头的时候眼角余光忽然发现鲜卑佰长对身边两名鲜卑骑士使了个眼色,两人随机起身,向他这边走来,不用想刘澜也知道他们是冲自己来的,心下大急,几乎是吼也似的说:“我说了我不饿,你快点回去!”

说着就去推小孩儿,方法值得商榷,可究竟是因为时间太急,刘澜已经顾不得其他,就算会被小丫头误会,就算会被全部人误会,可小女孩却异常固执,就是不走,眼中含着泪花看着他,实在不明白自己好心给他吃的为什么还被他如此讨厌,刘澜估摸着是心疼小丫头伤心,力道就小了几分,可她的小手却又伸了过来。

被震撼得无以复加。

说真的,刘澜没想到这时代的孩子会是如此善良乃至于成熟,不到数个时辰的时间里,他亲眼所见四周很多这样的孩子替疲累的母亲看护着弟弟妹妹,替劳累的父母揉捏着肩膀,而眼前的小丫头更是善良到把仅有的饭食送给自己吃,多么善良的孩子,多么招人喜欢的孩子啊,可他们究竟只是孩子,会因为自己刚才忽然变的严厉的外表而恐慌,会因为急切的推搡而害怕,此刻刘澜对急切之举悔恨到了骨子里,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小模样泪腺不知道怎么就打开了,可是他没有流下一滴泪,不能啊,鲜卑人走过来了,万一对孩子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可怎么办啊!

“我说了我不吃,快走,快点走!”刘澜更加卖力的撵她走,可孩子们的思想却是很单纯的,也许现在所做的一切会被她记恨,可等她长大了,应该能明白自己的苦衷吧,刘澜试图为自己辩解着,然后就看到哭得稀里哗啦的小丫头跑开了了,百姓们义愤填膺,纷纷咒骂起刘澜的不识好歹,言语之恶毒令人发指,就像他推搡小丫头时一样,可刘澜此时却笑了,看着小丫头的背影笑,傻笑。

但他的笑脸瞬间就僵住了,脸色更变为苍白,最后几近狰狞,而四面百姓咒骂声也在瞬间停歇,全部人都发现了那两名鲜卑人,他们加快了脚步,赶到了小丫头的身边,其中一名鲜卑人的手掌挥了起来,刘澜蹭的一下坐了起来,胸中怒火滔天而起,疯也似的向着小丫头的方向飞奔而去。

鲜卑人挥下的手掌成功从小丫头的手中夺过了食物,摔在脚下脚尖用力拧着,恶声恶语:“他不吃,就都不要吃了!”与此同时,另外一名鲜卑人手中的马刀瞬间出鞘,但却没有后续动作只是回头远望着狂奔而来的刘澜,嘴角含笑,很期待即将上演的一出好戏。

鲜卑人开始挥刀,刘澜曾眼睁睁地看着李尚死在面前,他不要再见到小丫头死在自己面前,他要阻止鲜卑人的兽行,在马刀离小丫头只有几寸的距离时顾不了许多的刘澜因为距离太远只能向前鱼跃俯冲,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持刀的鲜卑人推开救下了小丫头。

千钧一发之际,当真是千钧一发之际,为小丫头提心吊胆的百姓长吁出一口粗气,此起彼伏,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能够放下了,可刘澜爬起来之后却像是一头猎豹,循着小丫头哭声望去,见到了小丫头的母亲奋不顾身冲上前把她抱开,可是鲜卑人并没有就此放弃,眼见小丫头无论如何都逃不出魔掌的刘澜如同猎豹捕食,蹭的一下就窜到鲜卑人与小丫头之间,面目狰狞朝鲜卑人极力大吼:“有什么冲我来!”说完,眼神冷冷不带任何情感地看着他俩。

拿着马鞭的鲜卑人这时却忽然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而被撞飞的鲜卑人则走到同伴身边,眼神戏谑的说:“好啊,那就赢了我,不然你们都给我去死!”

鲜卑人缓缓抬头,凌厉的目光盯着面前的刘澜,淡淡的声音中,涌着浓浓杀意。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大汉龙骑小说免费章节”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羞花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羞花阅读小说|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