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大汉奸臣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大汉奸臣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青青校园 2019-02-11

沏上一壶茶,在缕缕轻雾中捧起一本书,品着茶香,嗅着书香,品茗读书,反复咀嚼,品味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个深刻的道理。愿你能读书品茗,享受美妙生活!大***臣全文阅读带给您,十分好看哦!穿越回东汉末年,立足关陇,争霸天下,奉天子以讨不臣!

大***臣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清凉的雨,不断的向大地倾泻,到黄昏时才停下来。

空气十分清新,带着一丝土壤的气息。

段增的心情却是无比迷茫。

就在三天前,他还坐在自家阳台上,与几个朋友一起喝酒聊天。

几杯白酒下肚后,有些晕头晕脑的他大着舌头吹牛道:“假如哪天我穿越到了古代,要是天下太平,那我就做个大将军,带兵扬威异域;要是天下大乱,那我就要起兵平定天下,开创一个全新的朝代。”

然后下一刻,一道闪电忽然击中了他,随即他便穿越了,他的灵魂来到了一千八百年前的汉灵帝时代,汉末乱世即将来临之前。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自己重新变成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更重要的是,这个少年的老爹竟然便是东汉名将段颎。

提起段颎,一般人可能没听过他的名字,不过段增在穿越前有个爱好便是历史,恰好便对段颎有所了解。

这位段名将出身凉州武威郡,他最大的成就,便是平定凉州的羌人作乱。

这个时代的羌人乃是东汉王朝的心腹大患,就好比西汉时期的匈奴一般。

自东汉建立之后,羌人引发的战乱终究没有停止过,朝廷不管是派重兵前去清剿,还是派大臣前去招抚,却终究没有太大成效,反而损耗了太多的国力。

几年前,段颎领兵出征,与羌人展开多番血战,最终平定西羌,并一举击灭东羌,可谓战功赫赫,名震西凉。

后世唐朝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这其中就包括了段颎。

之后宋朝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上榜的七十二位名将中同样包括段颎。

此外,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及明代成书的《广名将传》中,段颎亦位列其中。

总之,单从战绩来看的话,段颎百战百胜,足以与古之名将并驾齐驱。

可惜这位段名将在后世却没啥名气,便是在这个时代的名声也是毁誉参半,究其原因嘛,却是因为他杀戮过重,乃是有名的屠夫。

这个时期在平定羌乱的过程中,先后出现了三位名将,分别是皇甫规、张奂和段颎,因为他们的字里都有一个“明”字,所以被统称为“凉州三明”。

这其中,张奂和皇甫规二人都主张对羌人进行招抚。

然而段颎却激烈反对招抚,他认为羌人作乱多年,叛服不定;若是朝廷大军征缴,势大难敌,他们便会向朝廷投降;等朝廷大军离开后,他们又会起兵造反。

所以段颎觉得招抚并无意义,最好的办法就是将羌人杀光。

是的,按照他的说法,只要将羌人杀光了,自然就万事大吉了;所以在平定羌乱的过程中,段颎率领的军队一路杀戮无算,只要是造反的羌人部落,不管是选择顽抗到底,还是选择投降,他都只有一个对策,那就是杀。

而最终的结果嘛,西羌的叛乱遭到沉重打击,之后安稳了十多年,直到黄巾之乱后才重新冒头;至于之前对朝廷危害更大的东羌,干脆就被段颎给彻底灭族了。

这样极端的做法自然不为士人所容,名声也就好不到哪里去。

当然,若只是名声差点倒也没什么,究竟段颎的战功摆在那里,有这样一位老爹罩着,段增安心做他的将二代,过他的滋润小日子倒也舒服。

但问题是,据他所知,这位段老爹最后的下场却不怎么好,而其中的原因则是因为他依附于权阉王甫、曹节等人。

在后世,因为演义的缘故,以张让、赵忠为首的十常侍可谓臭名昭著;不过在现在这个时候,宦官集团的头领人物乃是王甫、曹节二人。

这两人操纵朝政多年,甚至连当今天子刘宏都是他们扶立的。

段颎在屠灭东羌后,被朝廷征召入朝为官,为了保住富贵,他选择了依附于权倾朝野的王甫。

结果虽然短时间内保住了自己的富贵,但最终,段颎却受到王甫的牵累而被下狱,最终***于狱中,连家小也受到牵连,被发配到边疆去。

“一代名将没有死在战场上,最终却死在牢狱之中,实在令人扼腕叹息啊。”

此时,段增站在屋檐下,像个小大人一般,双手背负在身后。

一旁,十几个下人正小心伺候着,随时预备听候差遣。

此外,还有六个侍卫肃立在旁,各个身材高大,面色坚韧,腰间配着一把环首刀;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肯定都是厮杀惯了的沙场老卒,个个手中都有不少人命。

院子里,刚刚被春雨滋润过后,草木都在拼命生长着,散发出勃勃生气。

“不管怎么说,前世已经过去,如今既然重生了,那就好好活出新的人生吧。”段增心中感叹着。

这时,一声尖叫从旁边的院子传来,打破了眼前难得的宁静。

“杀人了!”

段增吓了一跳:“什么?杀人了?这可是段府,段老爹如今官拜司隶校尉,相当于后世的检察总长,谁敢在段府里杀人?不想活了吗?”

随即,整个院子都乱了起来,刚才还各自侍立的下人们纷纷乱作一团,一些人甚至慌不择路下相互碰撞,跌倒在地,引发更大慌乱。

倒是那几个侍卫此时还神色镇静,一个个拔出腰间环首刀,冲到段增身旁,将他护卫在中间。

段增见了心中暗自点头:“不错,听说这些侍卫都是当初跟随段老爹征战沙场的百战精锐,果然不同凡响。”

见其他人依旧混乱不堪,他面色一摆,大声呵斥道:“慌什么!都给我安静下来!”

可惜他现在还只是个稍显稚嫩的少年,就算再怎么装腔作势,努力保持威严,也无法让人感到畏惧。

倒是跟随在一旁的一个侍卫听到他的声音,见众人依旧慌乱,当即站出来大声喝道:“都给老子安静,听小公子怎么说!再有慌乱者,立斩不饶!”

段颎乃是以军功发的家,他在治家的时候不可避免的也带着军队的痕迹,讲究的就是令行禁止;比如此时,侍卫说了若是再有慌乱的便“立斩不饶”,这句话可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预备这样执行。

所以在明晃晃的环首刀的威慑下,很快那些下人就被震住,纷纷安静下来。

“很好,你叫什么名字?”段增面露赞许之色,向那侍卫看去。

“小的曹安,见过小公子。”那侍卫头领答道。

段增点了点头,道:“你安排一下,咱们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曹安并没有什么废话,他直接抱拳应道。

在六个侍卫的护卫下,段增很快来到旁边的院子。

段家原本乃是武威大族,前些年段颎入朝为官后,一家人才搬到洛阳来;这里高官权贵众多,段颎虽然军功显赫,但在朝中却没有太高的地位,段家的府宅自然也不能与那些深宅大院相比。

整个段府被简单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的用作接待客人之所,后面则是家人居住之地。

段增虽然年纪还小,但他却是段颎老来所得之子,被看得极为金贵,所以得到一个单独的院子居住,又有六个侍卫贴身保护他。

在他上面还有两个哥哥,这两个哥哥里,大哥段塘早就结婚生子,搬出去居住了,二哥段坤今年十六岁,如今还在府中居住;此外,段增还有一个姐姐,不过早就嫁人了。

刚刚传来尖叫声的,正是二哥所住的院子。

刚踏入院门,便见到二哥段坤匆匆上前来道:“老幺,你来这里作甚,二哥我现在正忙着呢?”

段增眨了眨眼,道:“刚才听说杀人了,所以小弟过来看看。”

“不是杀人,是有人***了。”段坤脸上露出懊恼之色,“之前有人向我告发,说我身边有个下人伙同他人一同盗窃我房里的宝贝,预备拿出去卖了换钱。”

说到这,他看了看段增,随即摇摇头苦笑道:“算了,和你说这些干什么,说了你又不懂。”

“谁说我不懂的?我可不是三岁小孩。”段增有些不满。

他心中有很多事情想做,但问题是他现在这具身体才十一岁,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个小孩而已,根本不会重视他。

不过眼下这件事却是让他有了想法,若是能找个机会适当表现一下自己,或许能让其他人正视他,不再将他看做小孩子。

“是,你不是三岁小孩,你是十一岁的小孩。”段坤笑着打趣道。

“切,你别瞧不起人。依我看,肯定是你想将那人抓来审问,好从那人身上挖出他的同伙,却不想那人***了,如今断了线索,对不对?二哥,让我过去看看如何,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起追查贼人呢?”

“你倒是猜的准,不过死人有什么好看的,看多了当心做噩梦!”段坤恐吓他道,随即面色一摆,“好了,快回去吧,二哥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别打搅我做正事。”

段增依旧坚持道:“二哥,让我看看嘛,我保证不打搅你。”

段坤迟疑了一下,随即点头道:“好吧,既然你坚持,那就由的你了。”

大***臣全文阅读

成功的获得准许跟在段坤的身边后,段增提出来先去见见出首的那个小厮。

那小厮名为孙惠,今年二十多岁,身材较为短小,身穿一身青衣,头戴一顶小帽,见了段增二人后连忙请安道:“小的见过两位公子。”

“嗯,你将之前的情况再来说一遍,不要有什么遗漏。”段坤没什么废话,直奔主题道。

“是,二公子。当时正在下雨,二公子您又不在家,所以小的和其他下人都待在屋里避雨。之后小的因为喝多了水,就出去如厕,谁知道就在回来的时候,小的刚好碰到那潘德从二公子您的房间出来,见了小的后神色慌张,也没和小的打招呼就匆匆走了。”

“小的心中生疑,便想着追上去问问,没想到那潘德走得太快,怀中忽然掉出一件玉佩来。小的捡起来一看,却发现那玉佩正是二公子您经常佩戴的,顿时便吓了一跳。等到二公子您回来后,小的便马上找您来告发了。至于之后的事情,二公子都是知道的。”

这孙惠口才不错,三言两语就将事情经过交代清楚了。

这时段坤看向弟弟,补充道:“他向我告发后,你二哥我便命他带人去捉那潘德,谁想到了潘德住的屋子后,却发现那潘德已经上吊***了。”

“原来是这样。”段增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么,叫了官差吗?”

在后世,像这种命案肯定是绕不过警察的,民众的第一反应也是打电话报警;所以他下意识的便开口询问了。

可惜他却忘了这不是法制健全的后世,而是在东汉;他更忘了,段家可不是一般人家,哪个官差敢来管他们家的事情。

所以段坤听了后有些希奇的问道:“官差?叫官差来干什么?他们什么事都处理不了,来了也只能看热闹。”

其他人也都面带不解的看向段增。

段增被噎得无言以对,只好问道:“那么仵作呢?”

“仵作?仵作是什么?”段坤更加希奇。

段增这才想起来,或许这个时候还没有仵作这个职业出现呢,又或者有了这个职业,但名字却并不叫做“仵作”。

段增接连问了两个类似白痴的问题,不好再胡乱发问,只得提道:“二哥,小弟想去看看那潘德的尸体,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不怕做噩梦就行。”段坤笑道。

段增耸了耸肩道:“怎么可能?”

此时潘德的尸体已经被放下来,摆在院子里,用一段麻布遮住。

他走上前去,也不劳烦其他人,便直接掀开麻布,露出一张惨白的脸,或许是因为痛苦的缘故,面相有些扭曲了,看不清样貌。

尸体全身穿着下人们常见的青色长袍,下半身处有湿痕,段增知道这应该是死者在死前大脑控制不住身体,以至于失禁了。

段增仔细查看了一下尸体,见尸体上没有任何伤痕,又看向尸体的颈部,顿时目光一凝。

一旁,段坤见他如此做派,忍不住道:“我说老幺,你这是在做啥呢?对着尸体翻来覆去的看,你就不怕晚上做噩梦吗?”

段增没好气的道:“就算做噩梦,也吓不到二哥你,你急什么?”

“我是不急,不过看你这般装模作样的,难道你还真能找出那潘德的同伙来不成?”

段增耸了耸肩,笑道:“谁说得准呢?”

段坤虽然觉得今天弟弟的表现有些反常,似乎与平时不一样;平时的段增非常调皮,爱打闹,是个小霸王;而此时的段增认真起来,还真有几分大人的模样。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只是待在一旁静静观看着。

段增看了一会儿后,用麻布重新将尸体遮盖起来,随即站起身来,看向孙惠道:“你是说,你和另外两人一同去捉拿潘德,亲眼见到他上吊自尽了?”

孙惠道:“是的,不过小的并没有亲眼看到他上吊自尽,只是进了房后才发现,他已经挂在房梁上了。”

段增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另外两个陪同他一起去的下人,那两人也都证实孙惠所言非虚。

段增接着又走进潘德的屋子,见屋子里比较乱,桌子椅子都倒在地上,床铺等都被翻过,顿时翻了个白眼:“这些白痴,连保护案件现场的觉悟都没有,把这里搞得乱七八糟,一点线索都找不到。”

他前世究竟不是搞公安的,对破案这些事情没啥经验,只能凭借网上看到的一些信息,结合一些小说中描述的,大致对现场看了看,见没有任何发现,便有些没辙了。

这时,下人来报说:“夫人来了。”段坤兄弟二人听了连忙出去迎接。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靓丽妇人,风姿绰约,面带贵相,身穿一身华丽衣裙,在诸多侍女的服侍下缓步而来,正是段府的女主人苏夫人。

“孩儿见过母亲。”兄弟二人连忙躬身行礼。

段颎今年五十多岁,他的第一任夫人早在多年以前生下长子段塘后就亡故了,如今的夫人苏氏乃是后来娶的续弦,出身于武功苏氏,也算出身名门。

苏夫人贤良淑惠,同时也是段增和段坤兄弟二人的亲生母亲。

她轻声道:“起来吧,听说这边出了点乱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时段颎还在衙署里处理公务,尚未回府,家中大小事务都是苏夫人处置,如今听说府内出了事情她当然要亲自过问一番。

“母亲放心,没什么大事,就是有个小厮盗窃财物,被发现后畏罪***,不想惊扰到母亲了。”段坤连忙答道。

“是哪个小厮?”苏夫人问道。

“是一个名为潘德的家伙,平素经常跟在孩儿身边,母亲您以前应该也见过他。”

“潘德?”苏夫人皱了皱眉,却想不起来到底是哪个,她转而问道:“你说此人是畏罪***的,此事可是确切?有没有真凭实据?”

“是的,此事千真万确,不会有假。当时孩儿命人去捉拿那人,等到了那人房间后,却发现那人已经挂在横梁上***了。此事当时有好几个人看到,应该假不了。”

苏夫人听了后,只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赶紧把尸体拉出去埋了吧,不要留在府中了。对了,被他盗取的财物可都找回来了?家里的损失大不大?”

像盗窃财物被发现后畏罪***的事情虽然少见,但在大户人家里也偶有发生,根本算不得大事,所以苏夫人也没有太希奇,甚至连处置起来都是如此随意而为。

而其他人听了后也没有半点表示,似乎这样处理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但段增听了后却是心中发冷,涉及到一条人命的案子竟然就这样草率的处置了,这也未免太过随意了吧?

要知道在后世那么发达的科技下,都免不了会办出冤假错案来,更何况现在这个时代?

苏夫人的做法,实在让段增难以接受。

不过他现在究竟才十一岁,说出来的话只怕也没人会听,所以他干脆闭口不言。

“母亲,孩儿已经在那人屋子里找到了一些盗取的财物,不过清点之后,还有一些没有找回来。想必那贼人还有同伙在,所以孩儿正在设法追查,定要将他的同伙追查出来。”段坤答道。

一听还有同伙在,苏夫人顿时发话道:“不错,一定要好好审查此案。敢在咱们府上盗窃财物,这些贼人胆子可是不小,必须严查。坤儿,为娘不擅问案,你父亲他又为公务所累,没时间打理这些事情,所以此事就交给你了。”

“是,孩儿一定会办好此事。”段坤连忙答道。

苏夫人点了点头,接着看向段增,有些不悦道:“增儿,你二哥正在办正事,你留在这里做什么?快随为娘回去,不要打搅你二哥。”

段增撇了撇嘴,他这位便宜老妈对他很严厉,段增在她面前甚至连顶嘴都不敢,当即便乖乖答道:“知道了,这就走。”

离开院子后,段增又在苏夫人那里坐了一会儿,便借口困了,告辞回了自己的小院。

刚回来,段增便把侍卫曹安找来问话。

“曹安,你在府中有多久了?”

“回小公子的话,小的在府中已有八年了。”

“那你与那些下人们的关系如何?对他们的情况是否了解?”段增沉声问道。

“这个,小的平时主要负责小公子的安全,与那些下人们来往不多,不过若是小公子想要打听什么事情,小的倒是能够做到。”曹安知道,段增肯定是想问他关于今晚这件案子的事情。

段增点了点头,道:“好,很好。我有一件要紧事让你去办,你若能办好,本公子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曹安惊喜道:“能为小公子办事,乃是小的福分。还请小公子吩咐。”

段增伸手招了招,示意曹安附耳过来,这才小声嘱咐道:“你去帮我打听一下,潘德和孙惠这两个人的情况,尤其是他们的家人如何,平时与哪些人来往等,都要严查。”

曹安有些迷惑道:“打听潘德的情况,这个小的明白。不过小公子为何还要小的去打听孙惠的消息?”

段增脸色一沉,摆着小脸道:“让你去办事你就去办,哪有那么多废话?”

“是,小的这就去。”曹安连忙答道,告辞离去。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大***臣全文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