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

悬疑推理 2019-01-11

无论在什么时候,要想摆脱令人烦恼的胡思乱想,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小说可以看一看,一日结契,终身不离;恩怨两清,去留随意。 “是不是很惊喜呀?小木头,师父这次可是真正下血本了,你那栋房子比我们现在的房子好多了。” “房子再好,也是阴地...”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

黄沙漫天,却有一抹绯色穿行如风。哒哒的马蹄声像小鼓连击,由远及近。枣红骏马之上,骑者是个身着裘衣的异族少女,绯红的短披风滚滚如尘。她两道黛色的眉,如同展开的鹰翅,杏眸高鼻,神采飞扬,鲜衣怒马;正当好的年纪,一身华服也包不住英锐之气。林下风度。玉臂舒张,飞箭如星,一只沙狐应声倒地。马速稍减,一道长鞭已从少女身后飞出,一放一收间,猎物已经到手。“公主的箭法又进步了。”持鞭之人驱马赶近,却是一副中原人的妆扮。绯衣少女飞身下马,走近鞭子的主人。不等那人离鞍,抬手就扯住辔头,吓得骑手面上一惊。她反倒不慌不忙,只仰面问道:“比起你的箭法,我这个还是不够看吧。”那人无奈地一笑:“公主今年才十三岁,在下已经成年了,五年前,我可绝对没有这等本事。”听他这么一说,公主这才一展笑颜,松开了扯住辔头的手。那人娴熟地翻身下马,又拍拍马背上的猎物,笑道:“这些是公主给大可(大汗或可汗)汗预备的礼物吗?”公主摇摇头:“不,这些是给阿朵妹妹预备的,阿嬷说她前几天又风寒了,今天打的这几只沙狐,正好给她做件皮袄。哦,对了,云臻,你的皮袄做好了吗?阿爹说再过几天我们就要迁去雪山脚下了。”云臻下马,拱手道:“劳公主挂心,云臻已经备好御寒用具。”“劳我挂心?”公主大大咧咧地拍他肩膀:“你们中原人就是规矩多,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总是这么客气,真没意思。”云臻退后一步,再度拱手,道:“公主千金之躯,又是云臻的救命恩人,云臻自然应该敬重些。”公主撇撇嘴:“算了算了,你总有道理,我说不过你,你待会儿还有事吗?我们去找白老吧,听说他新收了个徒弟,我们去看看长什么样子。”云臻无奈地道:“那大可汗的礼物?”公主一向娇惯,这事又是心血来潮正在兴头,哪里听得进云臻劝阻?“没事没事,既然去白老那里,正好向他讨些丹药。阿爹的生辰年年都有,早就不稀罕那些狐皮兽骨了,我不如送他一件中原的新鲜物什。”这话说完,公主就转身上马,马鞭一扬,人已如离弦之箭,向远处去了。云臻赶紧上马,追了上去。“叮零零——”铃声打破了秦沫的梦境。小纸人悠然飘至半空,像是被微风吹起,又似在水中遨游。正面看起来,纸人胖乎乎,浅墨勾勒出五官有着丰富表情,憨态可掬极为可爱。侧着一看却是薄纸一片,小纸人手上团着一块血色玉佩,它缓缓飞向秦沫。秦沫睡眼惺忪地按掉闹钟,起身穿好衣服,接过玉佩,笑着戳戳纸人的脑袋:“谢谢南南。”小纸人发出一阵铜铃般的笑声,打着旋儿落在被子上,伸了个懒腰。秦沫戴好玉佩,转身预备下楼,却在窗台不起眼的角落里看到了一支木簪,正是她昨天把玩的那支。难道是南南拿着玩了?她并未在意,将木簪收回盒里,就下楼去了。清晨的空气里带着泥土气味,一扫昨天的酷暑之气。小路两旁的树叶已经在夜里重焕生气,青翠欲滴。秦沫一袭泼墨山水画的棉布长裙,手里提上一只浅绿的毛线包,在林荫小道上施施然。“秦小姐?”身后传来一个问声。秦沫转身站定,声源正是昨晚见过一面的邻居:“安先生,早上好。”安阳走近两步,一身的休闲装扮,仍然背着昨天那个画夹,面上带笑,令人如沐春风:“早上好,没想到这么巧。秦小姐也是去上班吗?”秦沫点头,边走边说:“我在7号街区工作。”安阳一愣,道:“这么巧,我工作的地方也在那边,步行只有一刻钟的路程。”秦沫微微一笑:“那一起走吧。”那儿四周有学校吗?秦沫并没印象,直至两人走到街口才要分手。“我工作的花坊就在这里。”秦沫驻足微笑。安阳正要开口道别,听秦沫这一说,不觉有些惊奇:“这可真是巧了。我的画室恰好就在对面。那么就此别过,下次再聊。”话一说完,街角的绿灯亮起,安阳就匆匆穿过斑马线去。撞见这么有缘的事,秦沫打心眼里觉得愉快。花店的工作分明是自己在网上找的,竟然又恰好和自己的新邻居隔一条街。在电话里谈好工作内容和待遇,今天正式开始上班。秦沫轻轻吸气,花叶芬芳布满了整个身体。她抬手敲门,上前迎接的却不是店长,是一个叫媛媛的小姑娘,那一脸笑意明朗地如同今日阳光。媛媛热情地带着秦沫,将店里大大小小的角落看了个遍,也将各类花草一一介绍给秦沫听。今天不是节假日,她们的工作并不忙。直到中午,太阳直射下的一切都变得刺眼夺目,这时店长才来了店里,也是一位年纪很轻的女孩,叫吴笙。人如其名,吴笙话不多,却给人感觉温婉可人。与店员们聊过几句,吴笙礼貌地告退,自己上楼去了,一下午就没再下来过。这位店长行事说话如此轻柔,好似微风细雨,这叫秦沫无故想到与自己毗邻而居的安阳,仿佛冥冥之中,这一切似有羁绊……傍晚时分,工作告一段落。崭新的一天总是丰富多彩,秦沫一边在心里默念着花草的形色名字,一边收拾着包。在楼上待了一下午的吴笙总算下了楼,似乎猫儿察觉到动静,漂亮的眼睛好奇地望向秦沫。秦沫见状一愣,手头的整理也不由得停了下来。“没有关系的,现在可以下班了。”吴笙大概是看出了她的不安闲,连忙开口。秦沫点点头笑答:“好的,那我先走了,店长,明天见。”吴笙回以微笑,摆摆手没有接话,只是到花店门前的椅子上坐下,若有所思地望向街对面。秦沫仿佛没有注重到店长的举止,收拾好东西,跟媛媛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刚到家,窗外开始淅淅沥沥,燥热的天气再度凉爽起来。秦沫坐在二楼阳台的木椅上,小纸人南南在她面前的桌子上转圈打滚自娱自乐。一只纸鹤穿过雨幕,降在秦沫的手心,竟无半点被打湿的痕迹。甫一降落,纸鹤就自行铺展成一张信纸,上面的字笔力苍劲,挥洒自如,那是秦川的字迹。“三日后到,有需要带的东西告诉我。师父今天吃了三碗饭,他身体很好,不要相信他昨天说的鬼话。”字句最后是一个挥着拳头的小人儿。“南南你看,这个小人儿和你长得似乎哦。”南南连忙跑过来观看,还对纸上画的小人做鬼脸。秦沫笑着摇摇头,将纸条投入桌上的茶杯里,不一会儿,纸上的字迹便随着茶水散开,一笔一划都成了旋转沉降的茶叶,而纸张又成了一张白纸。秦沫抬手扫过茶杯口,纸片便飞到了她的手中,滴水不沾。她将纸铺在桌子上,掌心与之相接,双目微闭,红唇微启,小声地念出几句咒语。片刻间,化为茶叶的比划也从杯子里排队跑过来,干净的纸上就多了几行娟秀的小字。其他没用上的笔画面面相觑,只好纷纷跳回杯里去了。秦沫撒手,纤纤玉手虚空一指,纸片自动还原成纸鹤的样子,又飞回了雨幕里。纸鹤刚消失在视线里,秦沫回头看到茶杯里已是空空如也,她哭笑不得:“南南,你怎么又偷喝符水了?”小纸人躺在桌上打着饱嗝,周身已经被茶水糊成里一团黑色,只剩下一张小嘴撇着,要哭不哭的样子。秦沫赶紧起身,去屋里取了朱砂和毛笔出来,一边按压它的身子,墨汁一股脑滚进墨水瓶里,给小纸人重新绘制五官,一边无奈地训着话。“第几次了?你说说,要是我不在,你就要出大事了知道吗?”秦沫戳戳小纸人的肚皮,手上的毛笔飞快地动着,一个与之前相差无几的胖娃娃又跃然纸上。小纸人飞到半空中做了一个鬼脸,讨好地说:“小沫姐姐,你最好了。”秦沫无奈地捏捏它的小脸:“你呀你呀,这么调皮,等师兄过来了,看他不教训你。”小纸人飞到秦沫身边,蹭了蹭她的脸,可爱的小脸蛋皱到了一起:“不要师兄,不要师兄,南南会听话的。”秦沫看着努力装乖的小纸人,忍俊不禁。此时雨已经停了,天上挂着朦胧的月牙,月晕很明显,小纸人坐在秦沫的肩膀上,踢着小腿。“小沫姐姐你快看,月亮长毛毛了。”秦沫转过头来,笑了笑:“月带晕,鬼怪惊。你今天晚上可要乖乖听话,姐姐待会儿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知道吗?”南南乖巧地点点头:“我知道了,小沫姐姐,我会听话的。”夜晚的小镇十分安静,昏暗的路灯下,树影婆娑,如同一位正在随风起舞的妙龄少女。秦沫将肉身留在了小楼里,显现出自己的鬼体,像一阵青烟般快速地擦过熟悉的街道,停在了自己工作的花店前面,脖子上的玉佩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发出暗红色的光线。秦沫右手微张,一柄幽蓝色的短剑慢慢显现在她手上,这是她的兵器——腾空剑,传闻是上古五帝之一的颛顼全部。《拾遗记》曰:颛顼高阳氏有此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在匣中常如龙吟虎啸。此剑原本是秦川全部,后来秦沫拜秦皈一为师,作为师兄的秦川便将腾空当入门礼送给里秦沫,让秦皈一着实眼馋了一段时间。秦沫一手握剑,一手捻出一个法术,只听轻声一响,锁就开了。四下无人,月色清冷,秦沫推开店门,缓步走了进去,细微的声响从二楼传来。秦沫站在楼梯口思考了一下,这是她第一次独自出门,多少还是有些紧张,她在心里将自己练过的法术默诵了一遍,无声地踏上了第一层台阶。这是秦沫第一次到二楼;上班的第一天,媛媛就提过,二楼是店长的私人空间,作为员工的她们,未经批准,是不可以上楼的。相比一楼的拥挤,二楼显得开阔多了,四十多平米的面积,只有一张小圆桌、两把椅子和一个被布遮住的长方形木架子。遮木架的布似乎被人动过,一半拖到地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木架上放着一把古琴。秦沫迟疑了一下,慢慢走了过去。窗外的月光透过窗户玻璃清楚地照在古琴上,秦沫上前观看,那是上好的梧桐木和天蚕丝做出来的,看成色,应该还是古董。详加细察后,嘴角雅致地弯起,似乎发现了什么……等秦沫回到家,南南早已睡熟了,大概是熟悉了新房所,竟无所顾忌地显出本体来——两三岁小孩的模样,胖嘟嘟的,极奇可爱。秦沫笑着将一颗亮晶晶的小珠子放到南南的小拳头里,珠子像是遇沸水的冰块,片刻间便化在了南南的掌心里——这是被秦沫刚刚在外面收集回来的灵气,没什么大作用,刚好可以当作南南的零食,为它今天的损伤做些补益。睡觉之前,秦沫照往常一样,将脖子上的玉佩取下,放在窗台上。梦境如期踏至。“你要回家了吗?”公主抱着双腿坐在沙丘上,歪着脑袋看着身边气宇轩昂的男子。云臻弯下腰,半跪在公主身后,眼神却如此坚定而温柔:“是的,家父来了信,家里有急事,我出门已有三年了,也该是时候回去看看他们了。”公主挥着马鞭,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问道:“那,那你还会回来看我……我们吗?”云臻伸手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别到耳后,坐在她的对面,一字一顿:“公主明年的***礼,云臻一定赶到。”公主双眸一弯,像是小孩抓住了最喜欢的玩具:“那可说好了,你一定要来,到时候,我去玉门关接你。”云臻慢慢敛住笑,缓声道:“成此一诺,必不敢忘。”公主想了想,从腰间的小包里掏出一支木簪,递给云臻:“你上次跟我讲过。你们中原人有‘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的说法;你来我们这已经三年,确实该归还故里了。我没什么东西可以送你,这是我自己做的簪子,你要记着,这里以后也是你可以归返的故土,你可千万别忘了这里,和我……我们大家。”云臻接过那支雕工并不精致的木簪,直视着她,笑道:“云臻不敢,公主的话,云臻必字字铭心。”公主看着云臻将木簪仔细地收好,心里似乎放下了什么重担一般,不敢再细看什么,拍拍手,站起身来:“天色已晚,我要回去了,你也早点回去吧。”说完,便匆匆往回跑去。云臻起身,叫了一声:“公主,云臻还有话要说。”公主停下脚步,头却没回,跺跺脚,几乎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了,急道:“你们中原人就是麻烦,有什么事赶紧说,阿朵妹妹还在等着我呢。”云臻走近几步,拱手笑道:“云臻只是想知道昨天托阿朵妹妹送的东西,公主可有收到?”公主拍拍腰间的小包:“收到了,可是你为什么要送我舞谱?我阿嬷说了,我跳的舞是我们草原上最好看的了,比你们中原女子的还要好看。”云臻站在公主身后,看着她的背影,认真地说:“公主的舞姿自然出众,但是云臻相信,中原的舞也很有意思。”公主回头抬眉瞥了云臻一眼,笑道:“昨天我在先生那里学来了一首歌,你想听吗?”云臻上前一步,躬身道:“云臻洗耳恭听。”公主清了清嗓子,歌声婉转,若空谷黄鹂。“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以上就是小编带来的“阴阳客行之前世今生出色章节完整版阅读”全部内容,点击下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