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无形的罪(子非鱼的小说)第18和19章免费在线阅读

无形的罪(子非鱼的小说)第18和19章免费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8-12-13

《无形的罪》是一本非常虐心的推理小说,你知道办案推理需要什么吗?你知道在作案的时候犯罪嫌疑人都在想什么吗?你知道这一刻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看,而他们的内心又都在想什么吗?夜色下哭泣的孩童,卧室里闪烁的橘色台灯,流血的玩偶 ,这一切又说明了什么?假如你不知道,那让我来告诉你……

无形的罪第18章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我和钟建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了迷惑,连忙向男人追问事情的经过。

男人有便秘,经常会半夜起来上厕所,而且持续时间都会很久。他住在顶楼,卫生间的厕所里有一扇小窗。凌晨他正在厕所里抽烟时,看见对面顶楼有希奇的东西,和玩偶的外形十分相似,这东西像是自己走过去的,然后一下子跳了下去。

中年男人就住在尸体被发现的那家蛋糕店对面的那栋楼,那是一栋上世纪建成的老式楼房,一共六层。

我和钟建一起挨家挨户的敲门走访,除了有两家似乎没人在家,其它的几乎都没有什么发现。

最后我和钟建来到了楼顶,楼顶是成片的太阳能水箱,有一些凌乱的脚印,并没有可以采纳的地方,这不禁让我有些沮丧。

物证勘察看样子已经十分仔细,报告单我也已经在来的路上看过了,案子的棘手已然超过我的想象。

头脑中像风暴一样将这些年里我看过的全部案例一一回顾,依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忽然,脚边似乎有什么异物出现。我赶紧停下动作低头去看。

是一个烟头,看起来没有什么严重的尘土印记,前段还是白色,证实是最近产生的。而在烟头的旁边,有一滴极小的迸溅型血迹。

我示意钟建,他心领神会的用取证袋装好烟头,又开始小心翼翼的采集那一滴血迹样本,我心里了然,凶手很有可能真的是从楼顶抛的尸,那么那一滴血迹应该就是死者留下的,而那个烟头,则最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走访暂时没有再得出新的线索,我和钟建也就返回了警队。一路上我一直在思考,得出了一个大概的结论。

常藤街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建筑大多是上世纪末留下的,没有安装过摄像头。

而常藤街地形复杂,大街小巷出平台非常多,想要通过监控来寻找犯罪嫌疑人几乎是不太可能的。而凶手之所以选择从楼顶抛下尸体,应该就是为了避开目击者。

但我心里又有些迷惑,既然凶手心思如此缜密,就不太可能会在楼顶留下那个烟头,难道那个烟头的出现只是个巧合?

我甩了甩脑袋,把这些想法暂时压下了。现在尸检报告也没出来,死者身份也没有确定,几乎是完全没有头绪,唯一的线索就是常藤街的居民提供的几句话,全部的一切都只是我们自己的猜想而已。

一直到了下午,初步的尸检报告终于出来了。

死者年龄大概在二十一至二十四岁之间,致命伤在胸口,被锐器直接***心脏致死,在死者身上没有发现明显的搏斗痕迹。

而且从死者的瞳孔和肌肉收缩的情况来看,法医推测死者极有可能是在毫无预防的情况下被凶手一击致命。

而且死者生前性侵过,但暂时没有提取到其他人的体叶或者毛发,死亡时间在昨天夜里凌晨一点到三点之间。

而且尸体部分骨骼和身体软组织都有不同程度的断裂或者损伤,看上去像是从高处跌落形成的。但可以肯定是死后造成的,也就是说死者遇害后尸体可能被从高处抛落过。

同时我们从楼顶带回来的血液样本和烟头的检验报告也出来了,那滴血正是死者的,而烟头上也提取到了一些唾液,可带来的可用度不大。D市虽然是繁华的首都,外地流动人口极多,对比出来结果的机会很小。

这些信息倒是和我们已知的线索非常吻合,我快速在脑海里把这些信息都整理了一遍。

而这时候负责去调查死者身份的同事刘军也回来了,表情有些别扭,说确定死者身份了。

“死者叫苏雅,四川人,来到D市快一年了。”

刘军顿了顿:“暂时联系不到她的亲人,据调查她已经有几年没和家里联系了。我看过派出所的户籍档案,家里人早就搬走了。不过,她的邻居倒是说,她有三天没有工作了。”

“邻居?”钟建皱了皱眉头,向刘军投去询问的眼神。

刘军尴尬的笑了笑,说应该也是小姐。包括苏雅在内,她所租住的那一带有很多底层小姐,通通聚拢在常藤街一带招嫖,价格廉价而且大多数都是年轻化。

她们的招嫖对象一般也是社会底层的人物——农民工,或者是家境一般又寻求刺激的普通百姓。

这些小姐一般都是在自己租住的屋子里进行卖隐活动,一般不会去票客家里或者宾馆,只有熟客才能让她们上门。而这类小姐和那些会所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她们的***范围更广,接触的工种和人物更加复杂。死者苏雅正是在三天前凌晨离开了住处,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钟建点点头,沉思了一会儿,开口道:“小刘你把链接给我,我要再去调查一下这个苏雅失踪前几天都和什么人接触过,小杜你去调取苏雅的通讯记录,看她失踪前和哪些人联系过。”

钟建打算换便装去跟那些小姐套话,可是在正预备出门的时候却被白队叫住了,说有事情要和他说。

钟建只好先进了白队办公室,我也起身预备去调取苏雅的通讯记录。

这个任务其实很轻松,半个小时后我就已经把苏雅生前一周的通讯记录都调出来了。

我发现苏雅在死前三天通讯记录完全是空白的,也就是她失踪的那三天。

而再往前,她的通讯记录也十分简单,尤其是在她失踪的那一天,苏雅和一个本地号码有过三次通讯,时间都不长,只有两三分钟。第一次是那个号码联系的苏雅,后两次皆是苏雅主动联系那个号码。

这是近期内苏雅唯一有过互相通话的记录,而且时间是在凌晨一点多!

很快我就查到了和苏雅通话的那个号码持有人的身份,彭强,男,1992年生,本地人。

这个彭强之前有过前科,可以说是个混得还算风生水起的小混子。我从档案治理员那里得到了这个彭强从前的入狱档案。

出狱之后没有稳定工作,还因为和城管动手几次都被治安拘留。脾气急躁,喜欢动手,难以找到稳定工作,很有动机。

我回到办公室没见到钟建,就打算自己去调查这个彭强。今天是我回到D市的第一天,除了钟建几乎就没和其他人有过什么接触,只好自己一个人前往彭强的住所。

彭强住的地方很偏,是个城中村,这种地方情况很复杂,治安一般也不太好。

房东一听我是来找彭强的,马上警惕的看了我几眼,语气生硬的问我是什么人。

在我出示了证件后房东态度立马变得拘谨起来,说彭强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据说是到外地去了。

“那个……警察同志,彭强又犯了啥事儿了?那啥,我就是一靠租房为生的老百姓,租客犯事儿,牵连不到我吧?”

我一听房东的话心里顿时一动,不动声色的问他彭强经常犯事儿?房东希奇的看了我一眼,说具体他不知道,只知道彭强因为聚众斗殴被抓过几次,不过每次都是没几天又给放出来了。

在我的追问下房东终于说出,彭强是本地一个帮派的小混混,整天不务正业,还经常带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回来,搞的他也经常提心吊胆的,他这栋自建楼房好多租客也都因此搬走了。

但彭强凶狠好斗是出了名的,他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只能盼着彭强哪天在这里住腻了赶紧搬出去。

在和房东的对话中我了解到一个信息,彭强是个老票客,因为性格急躁没有女朋友,所以经常半夜带着小姐回家。

说到这里房东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问我彭强到底犯啥事儿了。我给房东递了支烟,笑着说也没什么事,只是有些事情要找他问话。

“对了,三天前的夜里一点钟以后,有没有听到或者看到彭强带人回来?”我点上一支烟,随意的问道。

房东马上肯定的说没有,一周前似乎听彭强说要去外地收债,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听到这里我心里一沉,彭强一周前就去了外地?那三天前为什么会跟苏雅通话?我看着房东的样子不太确定他有没有说谎,便让他带我到彭强的房间看看。

老板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我去了彭强的房间,掏出钥匙给我开了门。

事实上我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是没有权限这么做的,但是房东并不知道,只觉得警察让他这么做他不敢违抗,这种地方布满了赌博和招嫖,房东极度配合生怕彭强犯了事和他扯上关系。

而我也只是打算进去看一看,不会动里面的东西。

一进入房间我就停住了,就连房东都一脸意外的表情。

彭强的房间在三楼,是个一室一厅,带着厨房和卫生间。屋里东西很乱,到处都是酒瓶和垃圾。

但最重要的是,整个房间里到处堆着一些和人等大的玩具布偶!

无形的罪第19章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我看着满屋子的玩具布偶停住了,整个房间里几乎能放东西的地方都被摆上了布偶,而且清一色的都是和人等大的大型玩偶。

这么多大型玩偶密密麻麻的挤在一个房间里,看着有些让人头皮发麻。一般情况下男性很少会在房间里摆放这种玩偶,尤其是彭强这样的混混,更何况是一次性摆放这么多!

我细数了一遍,房间里一共有五十七个玩偶!我在心里记下这个数字,多年的学习经验告诉我,没有任何的线索是完全没有作用的。

这间屋里放了这么多玩偶,明显是不正常的。我扭头向房东投去询问的眼神,房东也一脸迷茫的说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彭强的房间他也进来过几次,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些东西。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细细打量屋子里的东西,房东则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跟着我。

房间里的陈设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平常的地方,唯一让人觉得诡异的就是这满屋子的玩偶。

娃娃看起来都是八九成新,看起来比起之前的那只质量差多了。

我检查了一遍,发现门窗没有被撬过的痕迹,倒是在彭强的床边发现了一些烧过的纸灰。我蹲下来仔细看了一眼地上的纸灰,却没能看出什么来,但是心里隐隐觉得有问题,谁会在床边烧纸?

没有搜查令我不能擅自动屋里的东西,只好拿出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就退了出来。

在房东锁门的时候我问他有没有发现彭强最近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房东下意识的就想摇头说不知道,我让他再想想,比如彭强的性情有没有明显的变化。

房东说他以前从来没有在彭强的房间里见过这些玩偶,那就有两种可能,要么是有人在彭强离开后到房间里放了这些玩偶,要么就是彭强忽然碰到了什么事情性情大变,忽然想在房间里放这些玩偶。

房东在我的提示下终于想起来了,说话有些紧张:“似乎最近这个把月彭强心情都不太好,经常发脾气!”

“大概一个月前我听到他在屋里砸东西的声音,而且见谁都凶巴巴的。似乎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没看到彭强带着他那些兄弟或者女人回来过。”

“你是说从一个月前开始,彭强性情大变?”我盯住了房东的眼睛。

“也算不上大变吧,他这个人平常脾气也不好,我想可能是那时候遇上了什么烦心事也说不定。”房东不确定的说道。

我点点头,又询问了一些其他问题,不过没有再问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我叮嘱房东今天的事情不能外传,又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留给了他,告诉他假如有彭强的消息或者是他回来了,马上通知我。

从城中村回到警局已经到了傍晚,下班时间到了,同事们陆陆续续开始离开办公室。

钟建还是没在办公室,同事说他出去了还没回来。我想把今天的事情跟他说一说,就留在办公室等他。

一直到天快黑的时候一身便衣的钟建终于回来了,我叫住了他,把今天的事跟钟建说了一遍。

钟建皱着眉头说看来这个彭强果然有问题!钟建刚刚从死者住处走访回来,说从那些小姐口中套出了不少话。

其中就有人提到那个彭强,说是她们那里的常客,几乎那一带的小姐都熟悉彭强,有不少被他带回家过过。

但是她们也提到,彭强已经差不多一个月没找过她们了。

这倒是和我从房东那里得到的消息基本吻合,可是彭强的房间里为什么会放着那么多玩偶?而且彭强又为什么忽然性情大变,一个月左右没有去找过小姐?

我觉得一定是在一个多月前发生了什么事,而这件事,会是这个案子的要害!

钟建同意我的观点,说接下来应该把重点放在彭强身上,或许找到彭强就能给案子带来实质性的进展。

这个时候已经是下班时间,大多数同事都已经回家了,我们只好明天再打算。

我也回到了老师为我预备好的住处,草草吃了些东西洗完澡预备睡觉。

然而躺下之后我却有些辗转反侧,大概是因为今天是我正式成为一名刑警的第一天就遇上了一件复杂的凶杀案,我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的出现出常藤街的那具尸体,以及彭强房间里密密麻麻的玩具布偶。

就在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突兀的铃声把我吓了一跳,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生疏号码。

我心里一沉,接起电话的同时按下了录音。

“警察同志!是我啊,那个房东!”

我马上反应过来,给我打电话的是白天那个房东!我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到凌晨一点钟了,他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难道是彭强有消息了?

“怎么了?你说。”

“警察同志!彭强!彭强回来啦!”

房东的声音明显的有些紧张,我只好放慢自己的节奏,引导房东慢慢说出怎么回事,追问彭强回来的一些细节。

“就刚刚,我看到他领着个女的上楼了!”

房东刻意压低了声音,似乎生怕被人听到似的。而且房东还说彭强进屋后却不开灯,然后他就听到了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女人的笑声。

我心里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在心头。今天早上那具尸体被发现前常藤街的居民也有人反应听到了女人的笑声!我让他别惊动彭强,同时帮我盯着,有什么情况马上通知我,我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我穿好衣服就往外跑,边跑边拨通了钟建的电话,简短解说了现在的情况,钟建马上让我把链接告诉他,在那边碰头。

那个城中村不近,我打了个车也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到。

这个时候已经一点半了,但是城中村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一片寂静,和想象中不同的是,反而比白天热闹了不少。

紧挨着的几家麻将馆灯火通明,传出嘈杂的麻将碰撞声和打牌人的笑声骂声吵闹声。

还有几家沿街开的烧烤摊,也是灯火通明客人满座,满地扔着用过的餐巾纸和喝过的啤酒瓶。

房东正在自己家的自建楼房对面的一家烧烤摊和人聊天,正兴致勃勃的时候一见到我马上迎了过来。

“进去有一会儿了,没有人出来也没有人进去,警察同志我都帮过你看着呢。”房东的殷勤中带着市侩,廉价的眼镜不住的滑下来,他一边推了推镜框一边指着自家的楼房小声说道;“警察先生,快去把他抓起来。”

然后又给我塞过来一把钥匙,说要抓人的话让我自己上去,他不敢领着我去开门,怕以后被报复。他的心思我可以理解,究竟这里环境复杂,恶意报复也不是没发生过的,他的害怕也算情有可原。

我点头接过了钥匙,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等着钟建。这栋楼唯一的出口就在我面前,既然彭强还没出来,贸然冲出去很可能打草惊蛇不说,而且我未必能一下子抓住他。

我的体能不算十分的出色,牵扯到命案的情况我也不敢擅作主张。

钟建的速度也算是快,并没有让我等太久,就赶了过来。

在尽量简洁的语言叙述中,钟建大概的知道了前因后果。我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上了楼,脚步也是越来越轻。

彭强的房间没有亮灯,里面也没有任何声音,静的连呼吸声都听不出第三个人。钟建给了我一个眼神,把手摸向腰间扬声说了几句话,仔细侧耳听着房间里的动静。

依旧静静静的,静到让我们两个心里都隐约不安,我示意钟建敲敲门试试虚实。

我的心都吊了起来,丝毫不敢挪开眼睛。只见钟建试探性的敲了一下门,门却借力被推开了一个细小的缝隙。

我心里马上警惕起来,钟建的表情也很凝重,然后朝屋里喊了几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难道因为我自作主张等待的那几分钟,这里早已人去楼空了?

出师不利让我心里不好的感觉越来越浓,看着钟建同样揣着迷惑的表情,我先蹑手蹑脚的进了房间,心里彻底沉了下来。

屋里依旧和白天我看到的景象差不多,不同的是这次我们看到有一个布偶横放在地上,正在往外渗血……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