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除灵师(阿提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除灵师(阿提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异界魔法 2018-12-31

《除灵师》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异界魔法小说,坐飞机出行的昆仑山二世祖。匣中一柄西江月,一柄胧关。 先天剑心的翩翩可人。驱剑心铸剑侠客行。 满口脏话的美少女。有恶魔领主当打手。 古中圣人的老师傅。直钩钓鱼,无牙无为,杏坛李树,干将莫邪,还有寒光中的龙泉剑,还有轮椅上的千载兵圣,还有那匹夫一怒的风萧萧兮。 那年谁去了美国?那年谁又杀穿了灵界?那年是谁的青丝遮望眼?那年又是谁的铁甲万里光寒? 且看纨绔二师祖如何笑对苍生,怒对众灵,不畏浮云遮望眼,向天再看最高层! 我们的目标终是那万里无云的天空,终是那辽阔的星辰大海!

除灵师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假如给明川再重来一次的机会,明川绝对不会上昆仑山。

看看人家龙泉宗,人家出行,那是御剑!人家穿的,那都是长衫白袍,文士儒衫!人家住的,都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人家吃的,那都是卖相色相俱佳的地道淮扬菜!人家打架,负手而立,张口都是一声声的剑来!剑舞!剑返!

明川去过几次龙泉宗,在一次的除灵任务中,师父派他去与龙泉宗的一位弟子联合,顺便在龙泉宗补给。身穿一身脏兮兮羊皮袄的明川站在白衣胜雪的龙泉宗弟子身前,一整风吹来,明川还不自觉地掏了掏裆部,面对着几百人的围观,用句当下人们都用的话来说,明川觉得那就是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出行时分,两个人随着一位龙泉宗的师长来到崖边。断崖旁,师傅替弟子细心的整理好衣装,检查好行囊,确认无误后这才拍拍肩膀,示意二人可以出发了。龙泉宗弟子转身跃下飞崖,一声暴喝,剑起!御剑扶摇而上,转眼间便消失于云气青天。

明川不由得又掏了掏裤1裆,不知从哪里摸出了几张皱巴巴的灵符,轻车熟路的贴在自己的双腿前胸上,一个助跑跃下飞崖,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呼喊,几张灵符发出模糊的昏黄色光线把明川拖了起来。不过飞起来是飞起来了,却滞留在了半空中,不见丝毫行动,明川嘀咕了几句,听起来仿佛是在说某个老头子做的东西不太麻烦不方便,再一掏裆,又摸出一叠灵符,筛选了一下,找好一张贴在了自己屁1股上面,明川这才感受到了这天空的博大宽广,感受到了这风和速度的力量。

看看人家吃的穿的住的,再看看自己,破羊皮袄就不说了,不知道是之前哪位昆仑山祖师爷留下来的,一直强调上面加了多少多少个防风保暖的法阵,加了多少多少个魔法防御物理防御的法术,总之就是多么多么强。不过看看上面破破烂烂几次缝补还都依然存在的洞,再仔细一拨弄毛都快掉了,明川开始无限的怀疑祖师爷是不是骗了自己……

昆仑山的环境自然是比不得龙泉宗的,龙泉宗地处江浙区沿海地带,宗门常年被白雾围绕,宗门前的迷幻大阵也是自己师傅几人联合步下,走错一步便永远寻不到龙泉宗的宗门所在。宗门内有无数的亭台楼榭,有飞檐的阁楼,有湖心的小亭,有远方巍峨的剑池山,剑池山里面便是有着世上全部剑客削尖了脑袋挤破头都想进入的剑冢,去过几次剑冢的明川明白,那剑冢里可不光是万把传世的名剑,更有着上万具枯槁败坏的尸身。

昆仑山上常年积雪,别说小楼东风,就连像样的房子都不见得几个,门口就算不设大阵也不见得有几个人能走到自己家门口,幼时的明川就想着趁着师傅的不注重,坏了这迷幻的大阵,自己也见见山下的活人,迷幻阵坏是坏了,可依旧见不得山下的姑娘汉子,牛仔裤***,听下过山的弟子们说山下的姑娘那可都是一等一的漂亮,胸脯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圆滚滚,胖呼呼。明川不说话,只顾着蹲在山门前的台阶上流口水。

事后被发现自然少不了一顿毒打,那几个老头子看着枯瘦,力气可是不小,毒打完说明缘由罚跪面壁自然是少不了,几个老头子在一旁的密室商量对策,明川竖起耳朵听也听不到几句关于山下的漂亮姑娘的话,不由得撇撇嘴,原来师傅这么厉害,也是没见过山下的姑娘的,其余的什么“这小子的天赋确实是一等一的高,想当初我费尽灵力设立的大阵,龙泉宗那宗主也不见得能一剑斩去,不成想就这样被这小子轻易地破去,也不知限制他修灵力是对是错啊。”自然被明川忽略了。

能让明川流口水的自然不只是山下的姑娘,还有山下的美食,山上吃的整天都是什么青稞面,青菜面,夏天到了还少不了蘑菇面,冬天到了没有了青菜蘑菇,自然还有树皮面,也不知是谁美名其曰药材面,山上那不有人参吗,你倒是做药材面啊。辛辛劳苦抓的牦牛,也被二师傅一句万物皆有灵,我等修道之人不可妄***生没收。可是天又知道第二天他们房子后面的几根牛骨头是哪来的。做饭也不知道施阵,满山的牛肉汤的香气。面对着山外几千弟子异样的目光,几个老头却也憋得住脸不红心不跳继续执导课业,想到这里明川就不自觉得扶额,哎,自己的这几个笨师傅啊。

山下倒是有几个和师傅同名的人物,那可都是一等一的圣人,和大师傅同名的叫姜子牙,传说那可是辅佐周武王灭纣的人物,一手封神榜,册封诸神,施恩天下,最后却唯独自己落了个闲人野民。虽分封异姓王,却也不及位列仙班来的愉快爽利。回首看看师傅和自己出去钓鱼时候的开怀笑颜,明川宁愿这叫姜子牙的两个老傻瓜不是同一人。假如没有自己,那这老傻瓜可就孤独了千年。

明川又想起了幼时和大师傅一起钓鱼,大师傅总是习惯换上一根直钩,明川怒喊:驴操的笨蛋,你咋这么不长心眼,这样掉个瓜皮的鱼!大师傅却也总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淡淡的道:罢了,罢了,愿者上钩,愿者上钩嘛。也不知是大师傅学了山下的那人的故弄玄虚,还是这样两个不同的人身体里,其实住了一个相同的苍老灵魂。

明川从来不去询问大师傅,反正问来问去都是一个伤心的人,这样一看钓不上鱼来反倒不算什么伤心事了。

和二师父同名的是老子,老子姓李名耳,字聃,二师傅也是。不过不同的是人家是道家的创始人,二师父则只是道术的教导人,闲暇时顺便步下了山前的迷幻大阵。几次下山碰到除灵的同行,被问到师从何处,明川都回答说是老子,问的人1大多都是大笑,说:我知道我知道,我也是我也是。亦或者少数几个人听到之后就会恼怒,回声喝道:你怎么骂人呢?

二师父道术同样高深,但是要是说与那道家创始人的老子相比,不说这道术层次,单是一想同名的那位位列仙班,列的那可是太上老君一职,就觉得和二师父那是八竿子打不着。

二师父和人家身为仙的气度就不止差了一筹,想想二师父设计的这作为空间存储器的裤子,明川就气不打一处来,人家龙泉宗御敌那都是灵虚一指,亦或者腰袢一剑,再看自己,那首先就是要掏掏裤1裆,从裤1裆的空间里掏出几张灵符。以至于自己现在都养成了没事做或者一紧张就要掏裤1裆的习惯。

干1你娘咧太上老君!

不过看二师父整日念叨的无为而治,不争便是争倒是与那同名一人宣传的思想相差无几。

和传说中最像的就是三师傅了,听惯了人界的传说以至于明川自己都怀疑自己的这位三师父就是那传说中的孔圣人了。大概是三师傅总念叨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刺激了自己,又或者是师傅给自己定下的“不迁怒不贰过不迎合不错过不疯魔不苟活”太过高深,明川总不愿意相信三师傅就是那门生三千的圣人。

圣人因何不如灵界?凡人又因何活过了千载时光?总之都是千般谜团,谜底又何尝不是百般痛苦。读过你的圣贤书,又有几人读得你的一盏迷。

明川不愿意相信,就如同曾经明川读过的一本从山下带回来的书,书的时间太长,只剩了半本,作者大抵也早就死了,书里描绘了不知多少吃人社会的的黑暗心酸,辛而生命有时尽,痛苦大抵也都随着生命的逝去而消失。可是这活过千载的圣人又如何看的过如今这悲惨社会?

幼时的明川踮起脚拍拍坐在玉虚峰发呆的三师傅。

不迁怒不贰过不迎合不错过不疯魔不苟活也好,老家伙你起码要加个不要葱不要辣啊。老年人要注重身体啊。

三师傅回身脸都笑成了菊1花,看的明川一个冷战,赶忙一溜烟的跑开。

昆仑山上还开炼器课,炼器的宗师有三个,干活的却只有一个,干将莫邪只喜欢秀恩爱,欧冶子大师则无论酷暑严寒都在赤膊铸剑。见过的灵多了,明川也就信了,这三位那可都是古人啊,真正的古代人,人界才默许了这三位的存在。每次看到欧冶子师傅在苦寒中依旧赤着膊铸剑,明川那心中都是一阵戚戚然,即惋惜灵来到人间不易,又愤怒干将莫邪又出去四处旅游,抛下了欧冶子大师自己铸剑。

教兵法的是孙膑老师,教武道是荆轲,见怪不怪的明川,已经不执著于这两个人又到底是不是那传说中的兵圣和匹夫一怒,流血一人的勇士了。

这昆仑山就是这样,这里处处都不如意,这里又处处都是奇迹,看到漫山的弟子,还有几位老师傅凑到一起不知道又商量什么龌龊的事情猥琐的傻笑。明川想,假如自己再重来一次的机会,自己绝对不会上昆仑山。

上了这贼船,天下又有哪里可以另寻心安?想来这昆仑山上就是那天底下最美的风景了。

明川自爱这白雪皑皑,爱这白雪皑皑装饰的群山,爱这群山上的众人,爱这众人中兀自傻笑的老师傅。

不敢重来,只怕我再爱上这鲜活的土地。

明川自立雪山之巅,阳光不及沾身,云海在脚下翻腾。默默的笑,默默地想,默默的掏裆。

除灵师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万物有灵,万物可成灵。

镜中有灵,镜中自有鬼。

人界总有些迷信的说法,例如午夜倘若有人叫你,千万不要答应,答应了鬼就有了上你身的方法。还有老人说的午夜不要削苹果,更有午夜不要照镜子的说法等等……

假如你觉得这是迷信,那明川一定会告诉你,这都是真的。

世上的灵有很多种,更有着多种的划分方法,以属性划分,可划分为:圣、仙、神、鬼、妖、魔六种。而按照化身的原型划分则,圣和鬼,都是人所修,仙妖又都是天地各种生灵都有,天地灵物居多。神魔则多是天生之物,多为血脉导致,少数则可依靠种种或诡异或神圣的方法修成神魔之身。

人间修灵力者大抵都为了个成仙成圣。

昆仑山却不一样,山上数千弟子,见灵则如见之生死大敌,昆仑山弟子不求长生,不求位列仙班,只求将这天地间全部入侵到人界的灵全部驱逐屠灭。

相似的地方还有龙泉宗,美国的尼斯圣院等等……

众人遇灵则亮剑,遇人间不平事则拔刀,遇魔则戮魔,遇仙则诛仙。两界皆称:除灵师!

正当明川坐在玉虚峰的山顶远眺时,一位昆仑山上的弟子寻到了明川。恭敬地叫了一声小师祖之后,便说明了来意。

原来是大师傅说是最近龙泉宗有除灵的任务,让明川跟着去观摩观摩。

明川自是不懈,区区的一个镜鬼,再强顶多也就是一个具灵中阶,劳烦得让我老人家出手?

来人弟子却是不紧不慢,不光是因为手中有着师祖给的底牌在手,不怕小师祖不去,更因为这小师祖,虽平时看着乖张跋扈,动不动就抄起木剑满口喊着“我日雷马油!”追着几位师祖满山乱跑,可是要是师祖责罚众弟子修炼不用功,小师祖那可是第一个带头反抗,被罚禁食也是小师祖偷了师祖们的食物分给众人,小师祖在昆仑山那可是只要一提起来,没有一个人不竖起大拇指来连声念好的。

来人不卑不亢,张口道:“师祖说,此次龙泉宗轮值除灵的弟子,可是某某年纪轻轻就剑道修为奇高,未来更是要成为剑道魁首的那一位。”

本是兴致索然的明川闻言一跃而起,道:“哼,大胆镜妖胆敢乱界,今日必要你吃我一兜的灵符!”屁屁都来不及拍就向着师祖的住所前去,看那急急忙忙的样子,自是找二师祖要灵符去了。

这位弟子目送明川离开,默默的展开笑颜,忽的又是一阵自嘲:“没了小师祖的这几日,怕是昆仑山又要寂寞少许呢。”

镜子,有的地方将它称为辟邪的灵物,贴窗对外而悬,据说可以吓走妄图进入室内害人的孤魂野鬼。有的地方则认为镜子是招惹灵异的邪物,半夜照镜子则被认为是很危险的一种事。

镜子的好坏不好分辨,因镜子单面,一面具阳,一面则惹阴。半夜照镜子很危险则是因为,午夜为天地间阴气最重之时,人的魂魄与身体的链接很是松散,经过镜子一反射就很轻易将人的灵魂逼出来,而此时,存在于镜子阴面的邪灵就会乘机而入,鸠占鹊巢。而贴窗对外而悬,自然也是取自镜子镇灵的同一道理,本就是灵魂体的鬼灵,经过镜子的一镇,又看到镜子阴面的其他邪灵,见此不入室内,自然也就防止两鬼相遇引起争端了。

此镜鬼所在的闽南区距离龙泉宗所在的江浙区相差不远,但是距离昆仑山那可是远到了天边海角,不过所幸今日可是二十一世纪,为了不让镜鬼多造祸乱,当然其实更多的是为了让那龙泉宗弟子少等几日,昆仑山方面早就定好了往返的机票。明川一路远行,中途都来不及睡觉,一路翘首期盼,恩,当然也少不了掏掏裆部检查灵符是否足够。

除灵自然是用不到自己,自己这一裆部的灵符,就算碰到一个具灵圆满的灵都能让他还手都来不及就直接堆死,明川求的是抢人!

明川又是掐指又是拍头,期间不断嘟囔着“一年前他就是具灵圆满,如今只怕没有跨过镇灵门槛只怕也相差不远了!”颓势骤起,看来今日也是不能把那习剑的九儿带回昆仑山了。

人人都可以看出剑九习剑的天赋,但是只有明川知道剑九的不易。明川不知劝了多少次那长相天赋俱是天下第一妙的可人跟自己回昆仑山,不去学这劳什子的剑道剑法,做这什么天下第一的剑神。

更是不知对剑九说了多少次跟我回昆仑山吧,那里虽然没有这里这么富庶,可也有终年不去的银雪,你没见过雪吧,在昆仑山上,西北风一来,漫天雪花飘扬,冷是冷了点,可那白雪皑皑的世界,就是天下第一的美景了。再说了,那可是我的地盘,到了那,可就没人再敢欺负你了!

剑九一直不作答复,只是浅浅的笑。

幼时两人的第一次相见,破旧羊皮袄流着鼻涕的明川碰到了白衫胜雪明眸皓齿的剑九,口中的小姑娘,你长得可真好看刚刚说完,就被对面的可人抽出一柄木剑打了个鼻青脸肿鸡飞狗跳。还好美人拿的是一柄木剑,要不然明川今天可就要哑着嗓子做那曾经宫中服侍皇上的太监勾当了。

后来听闻龙泉宗其他弟子传说的身世之后,明川就再也绝口不对这位美貌的剑客提起任何关于性别的事了。

剑九再冷漠也敌不过明川的死缠烂打,天生剑胎剑心的剑九本身就是一柄人形的神剑,万般的不可碰触,稍微碰及其身就会被剑气所伤,剑气之强大就算是师祖一级的人物都不能轻易压制。可是明川碰到剑九的第二次就好死不死的抱了上去。

事后自然疼得龇牙咧嘴,卧床半月,可是两个孩子的关系却出乎意料的好了起来。不知是剑九彻底的烦了明川,还是明川抱住剑九时大声喊出的你看,你杀不了我,感动了剑九。总之其后每次有机会来到龙泉宗,总能看到剑九习剑的地方,一旁台阶上蹲坐着无所事事的明川。

明川想起小时候两个人一起玩泥巴,玩到最后明川浑身浴血,但是看到剑九第一次笑,明川依旧喜悦的呼号咧嘴,哪怕最后笑着笑着就疼出了眼泪,哪怕遍体鳞伤,依旧笑得爽朗。

听说后来你哭了?这句话明川从未问过剑九,明川或多或少的有一点读心术,这算是非凡能力?明川不知道,只是能够感同身受别人的痛苦,明川就从不认为这一能力有多么强大。

就像看过了几位师傅,明川虽看不出他们内心深处所求为何,但是能看到并且感受到一个人百年的孤独总说不上是一件好事。

剑九哭没哭,明川知道,但是看破不说破这件事对一个伤心但是强撑着坚强的人来说,怕是最好的恩惠了。

后来和剑九见得就少了,剑九为了能够提升实力,控制身上的剑气孤身入剑冢,只有轮值除灵时才会出冢,完成任务之后再入冢中,不见世人。这次听说剑九出山,明川自是喜悦的不行,连忙赶来见。

剑冢那地方,明川去过一次,里面都是为求剑道偏执愚蠢的疯子,不是常年来滴水不进的苦行者,就是为了一个馒头御剑杀个你死我活的疯子。剑冢内虽有万柄传世的名剑,可也有万具枯槁败坏的尸身!

飞机的速度真快啊,以往出门除妖的明川都是坐着火车出行,此次坐上了飞机这才感受到了人类科技创造的伟大。

这闽南地区真是太暖和了。一边腹诽这昆仑冷的明川走到了一处老式的居民区前,傍晚时分,几处废旧的老式楼房伫立在城市远郊。还能坚持站立的几层楼房,好几栋都已经空了。明川上了一栋楼房,镜鬼就在这栋楼的七楼。

镜鬼第一次出现是在一位老人的家中,老人午夜起夜,上完厕所无意看了一眼镜子,自此着了道,之后镜鬼借由老人的身体连续走访这栋楼的数十户人家,借此害了数十条人命。此时这名镜鬼就存在于七楼的一户家中。

房门前站着一位白衣美男子,听闻楼下上楼的声音,他张口道:“来了?”

在身后穿羊皮袄的少年也驻足脚步,道:“来了。”

“好久不见。”

“九儿,跟我回昆仑山吧。现在我在昆仑山……”

白衣美人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反手摘剑,抽剑一扫,收剑,剑刃复归剑鞘。手势放下,白衣的可人浅浅的一笑:“假如我去,你会被杀的。”

话毕,楼塌如山崩,整栋楼都随着这七楼的房门一起被整洁的切成两段,碎砖与镜中的被斩成两段的镜鬼一同坠地,碎成齑粉!

连着这身前美人的笑,惶惶乎竟如大雪崩!

明川忽然觉得,昆仑山的雪景似乎算不得什么了。

有此笑靥如花,就算被杀亦是大风流!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