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阴阳鬼事(人生地不熟的小说)20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阴阳鬼事(人生地不熟的小说)20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悬疑推理 2018-12-17

《阴阳鬼事》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悬疑推理小说,多年以后,翻开我的人生记事录,我才发现我这一辈子都在和鬼怪打交道……命运多舛,我不得不踏上除魔卫道之旅,从而泥足深陷一重一重的险境…… 鬼怪横行,惊险丛生的一路上搞怪趣味,漫长旅途中别有一番风韵……

阴阳鬼事全文在线阅读第21章节

南方肇俞中学高中部。

“叮铃铃”伴随着清脆悠扬的下课铃声,难熬的化学课总算下课了。我打个哈欠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后桌的小八卦曾良这时候轻轻地拍了我后背一下。我诧异的扭过头问:“干嘛?”

曾良在校园出了名的八卦,学校哪个跟哪个有一腿,哪个男老师泡女同学,哪个老师勾引副校长……一类的八卦讯息特殊了解,所以人赐江湖“小八卦”的大名。

他小子神神秘秘左右顾盼,像是做贼心虚了一样见不得人。我怀疑他是不是***哪个女同学的隐私了,这个哥我倒是来爱好了,忙催促他说:“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搞得便秘似的憋死人。”

“不是。”他摆摆手,还故意压低声调,故作高深的说道:“最近我们学校发生了许多不安宁的事,你应该都知道吧?”

***你大爷的,合着我心痒痒半天,以为这小子给我透露的是某位女同学的秘密。谁知道你竟然给我提起这一壶毫不沾边的事,霎时将我的热情似火浇了一盘冷水。

但是他说的不错,我们学校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最近老出一些离奇古怪的诡事。例如高二的一个女生莫名其妙的跳楼,还有一个高一男生动力不明的自焚,一切一切都他妈太诡异了,闹得学校人心惶惶。

更诡异的还在后头,先前几个星期内,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组群死亡的案例。死状统一惨烈,很多人盛传着五脏六腑被掏空,眼珠子被挖空,更有甚者头颅神秘消失。不过这些都是以讹传讹想象力丰富的同学加以一番的吹牛逼的成果。

实际怎么样,我也不大清楚。有人说这是恶魔鬼怪作祟,我却认为不一定。假如是鬼怪作祟,我们一整所学校早已经被血洗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安全无恙的上学?更大的可能是,有一个凶悍的杀人狂魔在学校四周转悠,专挑一些手无寸铁的同学下害毒手。

我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也不担心有杀人狂魔找上门,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内宿的。

同时说一下,我是地地道道农村爬滚出来的孩子,从广东一个不知名的县城封城来到市内读高中,现在是我的第三个年头,属于最辛劳的高三阶段。这所繁华的高中学府全是清一色的达官贵人的孩子,无非都是家里用钱或者是靠关系买上去的。而我是考试作弊没人发现,虽然做法有点卑鄙,但也顺利上来了这所高中。

在这所高中校园,笔仙碟仙很是风靡流行,一些朋友都会互相约在一起玩,主要目的在于占卜成绩和桃花运。

前不久,据说在女生宿舍就有一个女生成功请出了笔仙,让笔仙成全她和她叫“阿泰”的男神在一起。没过几天,那个男神真的主动追求那女的。要知道那女的其貌不扬,那俊小伙的倒追求者要钱的有钱,要美貌的有美貌。一个俊小伙怎么会拼力倒追一个猪扒?肯定有内情!所以导致了笔仙的灵验性急剧加升,不少人对于笔仙蠢蠢欲动。

但我认定也是个虚假消息,天下哪有那么多鬼啊?天天都在恐吓别人,鬼岂不是都忙死了?

话归正题了。

我无语的看着曾良,叹口气说:“大哥,废话你也问的出来,你到底想要透露什么事情?”

曾良汗颜了许久,脸上嬉皮笑脸地露出一个看不顺眼的笑脸:“没事,我想告诉你,化学笔记你得重新抄十遍,今晚晚修之后要交上去,不然罚扫地一周。”

我当时想都没想,直接一脚踹过去。

敢情你神秘了半天,你就给我透露这件破事!不过话说化学这婆娘太狠了吧,***,我就字迹潦草一点,就要我罚抄十遍!后来才知道,哪个***在我作业本上写着骂化学老师的话的?栽赃嫁祸啊!

得了,今晚晚修全部的时间都浪费在化学笔记身上了。

……

晚自修,校园一片难得的肃静。“叮铃铃”又是一阵下课铃响起,打破了可贵的平静。此时已经是晚自修放学,将近晚上十点半了。

一整晚自习我都在拼命抄化学笔记,不得不说化学婆娘忒没人性了,手都快抄断只抄出第九遍,还有最后一遍我才可以功成身退。

我瞄了一眼教室,班上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偌大的教室只剩下几个人,寂静的走廊里时不时传来沉重的脚步声,交杂着追逐打闹的声音,当然这是男和女之间的嬉戏,关我个鸟事。

我大感稀罕的是,平时班里经常打闹放任的几个男女学生,今晚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下课铃一响就拼命跑出课室。而是出奇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聊什么,有说有笑的,似乎内容老少不宜啊。因为其中一个男同学是我宿舍的叫马森联,为人在教室通常十分正经(装逼),在宿舍换了一副面目猥琐佬,经常聊女生隐私的问题。

尽管我也经常加入讨论……

现在我赶着写化学笔记,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他们胡闹。忽然,教室发生搬动桌椅的声音,我停下笔一看,原来是几个男同学在第二组中间搬出了个足够他们六人坐在一起的空位。马森联奸笑着过来拍了拍我桌子说:“学霸啊,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快熄灯了你还在做作业啊?”

操你大爷的,分明是在调侃我被罚抄化学笔记。

我头稍微抬起来,看着他欠扁的样子说:“学你妈的霸,我有权留在这里写作业,怎么你不给啊?”

“斯文人不爆***。”他顿了顿又笑着说,“你写我当然给,只不过等会儿我们玩笔仙,我们怕你见到笔仙的样子会害怕。”

说实话,这小子的***比我还多还猛,竟然还自个说出斯文人这三个字。着实让我觉得好笑,挤出个吓人的鬼脸说:“放心吧,谁怕谁是孙子。你们玩你们笔仙,我写我的笔记,井水不犯河水。”

“既然这样,那你就等着吓到屁滚尿流吧…哈哈……”

他说完这句话就回去和其余玩笔仙的同学打了声招呼。预备好一张白纸在地上,拿出一只红笔在白纸的四个角写了四个字:是,否,男,女。

听闻这是用来让笔仙占卜的,总不能让笔仙给你写出几个字吧?还不吓死你?

六个人又分别围坐在地上,每人伸出右手共同执笔。马森联故意压低声音,阴森森的说:“大家预备好了吗?一旦小说大全开始,就千万不要停下退出,否则笔仙会怪罪下来,大祸临头!”

***,说成这副怪异的口气把我的心都说得发毛,感觉室内温度骤降了几度,不禁打个冷颤。我正想继续写作业不管他们,门口就传来了一个清亮银铃般的女孩声音:“我来迟了……呼,刚才有些事要处理,所以来晚了,怎么样,开始了没?”

“还说,就等你了,快过来吧。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我班上的一个女同学刘钰说道。

我头也不抬,听这熟悉的声音就听出了是本校的女神千羽纤,家里有钱就是任性,喜欢干一些冒险的事,这不就来玩笔仙了嘛。但是我没想到堂堂一个校花,马森联他们从哪里勾搭来的。平时我能和班花都没说上两句话,更别说校花了。那只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千羽纤加入玩笔仙后,重新排了位。马森联这猥琐佬故意往千羽纤身边蹭,一直献殷勤,看心思就知道这小子怀的什么诡计。肯定是制造恐怖情景借机抽油水,或者是来一场英雄救美,好抱得美人归。

我低下头继续写作业,反正这也不关我事。但还是感到好奇,偷偷瞄了几眼。他们用普通请笔仙的方法,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握一只笔,七人双手交叉,把笔夹在两手间,将笔立在纸上,都不要给笔加力,只要保证不让笔倒下就可以了。马森联这混蛋故意把手握在千羽纤小手上,笑的特殊猥琐说:“请神小说大全开始咯。”说着七个人就同时闭上眼,嘴里轮回念着:“前世,前世,我是你的今生,若你要续今生缘,请你在纸上画圈…前世,前世,我是你……”

念咒般念了几分钟,一直没什么动静。我完全被这种奇异的做法给吸引住了,停下手头的作业呆呆看着究竟笔仙是假是真。

十多分钟后,他们还在无聊继续着。我看的都累了,心想笔仙不靠谱啊。刚好口渴,就起身去班里的饮水机打水,这时候感到后颈微微一寒,似乎让人吹了一口气。我警醒的掉头张望,只有地上围坐着请笔仙的七个人,气氛有点诡异。

我心说是自己多疑了吧。打了水就回到自己座位上,喝了一***水,滋润滋润干燥的嘴唇。就在这时教室内的灯管“啪”的一下,全熄灭了。

本来这是学校规定的晚自习教室熄灯时间,说明学生不能在教室里逗留,要回自个家了,这也很正常。

可***教室铁制的门无风自关是哪回事?难道我的教室门有自动关门这么先进的功能不成!我在这读了三年书,从来没遇见过这种诡异的情况,并且我的教室在三楼楼梯转弯口,压根一点风不会吹得进来,所以是风吹的可能性不大。

一灭灯,教室内陷入一片黑漆漆。让人感觉黑暗中某处躲藏着一对诡异的眼睛盯着你看,盯得心里直发毛。而马森联玩笔仙的七个人中,只是刘钰胆子稍微小点受到了惊吓,尖叫了一声就被马森联给喝住了:“不要慌,就算有笔仙也是我们的朋友。假如真让我们请出了笔仙,我们应该感到骄傲不是吗?”

他自己说不要慌,可自己的声音颤抖频率就跟他人在南极说话似的,说话都一点儿不流利。

他颤抖着声线在黑暗继续说:“不要停下来,继续,大家不要放开笔。”

马森联一番威逼和安慰,他们七个人继续在黑漆漆的教室中念请笔仙咒语。此时这种咒语在我听来,根本就是象征着死亡!隐隐夹带一种特殊的声调,既像女人凄凉的哭泣又像刮擦的风声。

他们或许因为专心请笔仙又或者是紧张没听到,我是听得清清楚楚,那诡异的声音在黑暗中愈来愈近,仿佛尽在我耳边悠悠的哭泣,如泣如诉。

阴阳鬼事(人生地不熟的小说)20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我的心登时加速“扑通扑通”跳动,倒吸一口凉气,心想该不会与鬼片一样忽然在我眼前跳出个女鬼吧?

我极力镇静惊慌的心神,拍一拍胸口心说这是幻听,人在黑暗中难免脑神经波动不正常。心想是这么想,腿脚还是发软没半点力气。

教室是待不得了。我摸黑摸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又凭黑摸起我的水杯和书包想要逃回宿舍。就在转身想要离开教室的时候,黑暗中极速闪烁过一丝幽幽的绿光,我晃晃脑袋,瞬间又不复存在。

妈呀,刹时让我头皮发麻。吓得我撒腿就往教室外跑,差点忘记了教室铁门已经被关上,黑暗中又看不到。“嘭”的一声我的脑袋和铁门来了个亲密接触。事实证实铁门的质量还是不错的,只是我的眼睛会冒星星了。

过了会,脑袋清醒了很多。极力控制发抖的手打开了教室门,刚要走的时候后头马森联他们就惊天地泣鬼神般的惨叫,顿时教室内炸开了窝一样杂声四起。桌椅磕碰声,哭泣声,还有马森联喊爹叫娘声,全都混杂在了一块,一时间比菜市场还热闹。

我正要想要不要回去帮他们呢,这时已经迟了。我的身体忽然不受控制的倒退,又退回到教室内,铁门重重的又合上。

紧接着黑暗里传来了刘钰杀猪般的惨叫,惊悚整个教学楼。本来碰到今晚诡异的情形胆子就吓了个半死,如今又听到惨叫。我腿不由一软,人都瘫软在地板上懵了。

这时又听到马森在我正对面联嘶力竭喊叫:“鬼…鬼…鬼杀人啦!”同时对面传过来一阵热骚味,看来被吓得尿裤子了。

我闻声刘钰的惨叫声就已经发觉脑子空白一片了,再听到马森联说的鬼。立马脑海中想象出来一只吊死鬼的模样,鸡皮疙瘩起满一身。

“桀桀…不是你要我来的吗,干嘛还要躲开我,来嘛。”黑暗中忽然出现了第九个女人幽怨的声音。让我明白了体会了如坠冰窟的感觉,全身由头凉到脚。

“不要…你不是笔仙,你是鬼!”黑暗中我也看不清情形,哪个人在哪个地方我都不知道,只听到四面都有零碎的哭声。还有知道说话的人是马森联,说着就往外跑,然后似乎被桌椅磕倒了,发出了急促的痛叫。

“桀桀…今晚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幽怨的鬼音刚落,门口处的马森联也发出和刘钰一样惊悚的惨叫。没过几秒马森联的声音完全消失在黑暗中。

妈的,依情形看来又有一个人遭到了死鬼的毒手。虽说马森联平时总是挤兑我,可也算个宿友和同学,眼睁睁看见几分钟不到连续两个同学遇害。心里义愤填膺,惧怕感消失了一大半。反正做反抗也是死,不做反抗也是死,为毛选择坐以待毙呢。

另外两个班里的男同学就跟在马森联后面,闻声马森联的惨叫,都似乎反应特殊快躲到了讲台下面。因为我就闻声桌子下面有几个人在大粗喘气。

笔仙又发出一阵毛骨悚然的冷笑:“躲在哪都不管用…桀桀。”

“桀桀”都没完,一阵冰凉的阴风刮脸而过,听到离我较近的另外两个男同学闷痛一声,悄无声息就似乎中了笔仙的毒手。几乎是同时,幽***室角落方向响起一阵桌子稀里哗啦撞倒的声音,两个女孩惨绝人寰的痛叫声伴随着杂乱声,传入了我的耳朵。我心说这他妈简直就是杀人于无形。

此刻我还谈毛线义愤填膺,都他妈是窝囊废了。吓得一个跳身就想跑,他大爷的桌椅太多,黑漆漆中脚被撩到,一个趔趄摔了个跟头,一头栽在了柔软的怀中。还热乎乎散发出喘息。

刚碰到那团柔软的东西,眼窝就无故端挨了一拳。我还没问话呢,那人又直接说也不说给了我一脚踢在脸上。妈的肯定我成了熊猫眼了。

你打我,我当然也不能自甘示弱。脸感到一股击打的劲风往我打来,我快速的用手挡开,趁机牢牢的捉住了那东西。是一只脚,有体温就是人了。我小声问:“谁?”

“你是谁?”是千羽纤的颤抖的声音。

汗,看来刚才是占了千羽纤的便宜,她还不熟悉我的声音,平常我哪有机会和这些大美人接触啊。想起刚才的事不由脸颊感到阵阵发热。试问这年代有哪个男生占了女生便宜,竟然是男生脸红害臊的?幸好是在黑暗里她看不到,不然让她看到我脸红的羞样那我的面子还往哪搁。

我拉起她冰凉的小手,蜷缩进其中一张桌子底下,压低声音说:“你可能不熟悉我,但是我也是人。你就在这待着,我去引开笔仙。”

我知道我自己有多少能耐,恐怕引不开笔仙就壮烈牺牲了。

我钻出桌子,就闻到空气中弥漫开来一股强烈浓重的***味。到处充斥着死亡的气息,爬了两步向前摸索,就摸到了一具冰凉的尸体。吓得我一愣又退了回去,偏偏这时,我屁股似乎撞到了一只寒冰般的手,蓦然觉得背脊一冰。千羽纤的声音从后面的桌子底下语气很急的警醒我:“小心你后…后面。”

说实话我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东西,不用想鸡皮疙瘩就掉落一地。不得不又爬过了不知道是谁的冰凉尸体,手掌心粘满了液体。我这么大了第一次干如此晦气的事,后面有鬼,前面有尸体,真他妈事事不顺。

“桀桀…小鬼,还想去哪里啊?”

我这会真佩服我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掉头反驳:“你才是鬼,你全家才是鬼。”说完我肠子都悔青了,一生中第一次看到了鬼的模样。

一只身穿白色蕾丝裙悬在空中的女鬼,脸如白霜的鬼面上瞪着灯泡大小空洞的眼窝,两道血痕从黑漆漆的眼洞里流了出来。看着又恐怖又恶心,惊得我一下子忘记了逃跑。

“桀桀…怎么样,姐姐我漂亮吧?”笔仙就像***一样对着我撩玩那长发及腰的鬼发,就往我甩来一堆的头发。那场面你可能真的没见过,铺天盖地的全是黑头发如同破浪一样冲着我来,壮观之际还十分诡异。

我再不跑我就是傻逼了,当下站起来就跑。没跑几步,又撩到一具尸体,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鼻子都热热的流出了鼻血。这会儿后头蜂拥而至的鬼发已经缠住了我的脚逐渐藤蔓般蔓延上来,无法动弹。

看来逃不掉了,今晚真他妈当黑倒霉。要是我早听马森联说离开教室我就不至于落个陪葬的下场,还是死的不明不白,就希望笔仙善心大发给我留全尸。

鬼发终于把我整个人打包似的缠住,特殊像给我做了个虫茧把我包裹在里面。正当鬼发缠绕我脸上的时候,情况忽然峰回路转。

不知道什么原因导致鬼发上滋滋冒起浓浓白气,一堆缠绕着我的鬼发退了出去,笔仙也叫起了瘳人的痛喊。悚人的高分贝鬼音差点没把我耳鼓:“好你个小子,竟然给我撞上了阴阳血。这次我放过你,下次再遇上你就没那么好运了。”

我听不明白它在说什么阴阳血,没回过神来。它怨毒阴厉的盯死我,我以为它还要再来杀人灭口,抱头蜷缩进四周的桌子下,大气也不敢出。出奇的是,它没有来找我,而是神奇的逐渐被黑暗吞噬,一点一点消失在幽黑的空间中。

我望着漆黑的空间中没异常,微微缓了过神,就在桌子底下出来喘了口大气,也叫出来了还在另一张桌子底下发抖的千羽纤。由于黑幽幽的伸手不见五指,这时想起手机闪光灯这个功能。打开手机闪光灯往四面照看,十分惨不忍睹。马森联横倒在教室门口,肚肠横流一地,别提多恶心和***,千羽纤当场干呕不止,我就是乡下人看多了杀猪杀牛的画面,对***免疫能力较强,忍住没吐出来。我一闭眼,过去又看了看其余几个同学的尸体,一样的触目惊心,死法都是差不多。

没想到这半个小时不到,竟然6条鲜活的人命一命呜呼。心里不胜唏嘘,我看了两眼还在后怕的千羽纤说:“报警吧,我们没办法和那灵异鬼怪作对。”

那晚报了警后,警察只是对我和千羽纤单独审问过后,得到了灵异案件的结果。归纳进灵异档案就没有追查什么,一是因为灵异案件警察也没那胆子受理。二是校方为了保住学校声誉,砸钱过去让警察局免于追查此事,所以这件灵异事件最后变成不了了之。

一度我还担心笔仙会真的履奉她放出的狠话,再来单独找我报仇。所以以后晚自习有了下课就回宿舍的习惯。

那件事发生过后的两个月内,我也没有见过千羽纤。临近高考的时候,也一直相安无事,学校里还是流传着一些鬼怪的传言。但是我也信了,因为我自己就碰到过了灵异事件。

这一天天色灰蒙蒙的,给人感觉很不详的预感。经过快两个月的沉定,笔仙事件的阴影差不多也消失了,忽然看见这天气,又想起来了那晚的惊心动魄。

往常一样回到教室上完课,回到宿舍后正在吃饭呢,忽的感觉后脖被人莫名吹了一口凉气,身子都凉嗖嗖的。心觉不妙,下意识回头一看。顿时吓得我把饭盒一丢,瘫坐在宿舍的床位上,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吊在厕所门口上狠毒的盯着我看。虽说满脸是血,但鬼脸的大概模样我也看的出来,这一辈子都不会忘掉。

这他妈就是笔仙!

“桀桀…两个月不见了,小鬼你还活的好好的啊?”

听它的口吻就是想把我置于死地。我吓得就马上抡腿跑出宿舍,希奇的是它没阻碍我,只是在我后头说了一句轻飘飘凶残的话:“你走吧,我看那晚的小妞能跑哪里去,后天我就真正的复原,到时我要你的小妞魂飞魄散!”

等我回头一看时,宿舍内早已经恢复原样,死人头不翼而飞。

他大爷的,看来笔仙的祸害苗头又针对了千羽纤!既然它告诉我要找千羽纤的麻烦,我怎么的也要从笔仙毒爪中把千羽纤拉回来,不能又让白白的一条生命香消玉殒!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