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异事怪谈(紫坠儿的小说)第15章至16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异事怪谈(紫坠儿的小说)第15章至16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

悬疑推理 2018-12-17

异事怪谈全文阅读带给你,异事怪谈(紫坠儿的小说)第15章至16章完整全文在线阅读: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 八卦定位,驱邪。 吃阳间饭,走阴间路。睡墓地,捉僵尸,从小看林正英大叔僵尸片长大的,却没有想到我也会在某一天去捉现实中的鬼魁,僵尸。 爷爷是阴阳师,我是他唯一的衣钵传人,且看我是怎么行走在阴阳两界。

异事怪谈15章全文在线阅读

担心什么来什么,话说;杨灵儿对我的狡辩半信半疑,开始是害怕蟾蜍出现,在后来她为了想证实心里的想法,而专门恭候蟾蜍的光临。
准点准时,蟾蜍在晚上九点钟出现在她的卧室。
杨灵儿戴好手套,蹑手蹑脚捉住蟾蜍,再用一根白线拴住它粗短的后腿;一切搞定之后,她用一只塑料口袋把蟾蜍装好,丢进屋后的树林里。
一个是老师的再三无法抗拒的死命令,一个是心理作祟愧疚吧!第二天义务送人读书的我们俩,到杨灵儿家门口等待——
矮冬瓜告诉一件事。
“沐风,你知不知道有人喜欢你了?”
“谁?”
他故作神秘状,东看看西看看见没有人,就掩嘴窃笑道:“涂春兰。”
“滚粗——”我还想骂人,看见杨灵儿出来,就对他说道:“去看看涂春兰是怎么回事?”
“我不去。”矮冬瓜拒绝,却又怯懦的望了我一眼“她说不要我扶,要你扶……”
“你们在说什么呢?”杨灵儿今天精神不错,笑吟吟的样子。看矮冬瓜还在,就希奇道:“你没有去接涂春兰?”
矮冬瓜动动嘴,想要说话,我狠狠的给瞪了回去;并且催促道:“快去,我们先走一步。”
看他磨磨蹭蹭的走一步三回头,我暗自好笑。丫的,想精想怪的,胡编乱造说那些屁话想忽悠我?
一路上,我满以为杨灵儿一定会提到蟾蜍再次出现的事;没想到她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父母询问额头受伤的情况,剩余时间都被单调的脚步声跟沉默替代。
她越是只字不提蟾蜍的事,我心里就没底。
“哎!等一等。”是矮冬瓜在后面大喊大叫的搀扶着涂春兰一路赶来。
涂春兰的伤口在痊愈中,那只右脚走路的时候还是在颤抖;农村孩子不能跟那些养尊处优的大城市女孩相比,她就得学会坚强,学会忍耐、学会顺其自然。
涂春兰看见我跟杨灵儿走得很近,没有说话,也没有笑意,总之一脸阴沉。
微微侧目瞥看她脸上不悦的神色,觉得她似乎有话想跟我说;不过我不想听,********的在想那只蟾蜍究竟昨晚上出现在杨灵儿家里没。
这一天不知道是怎么混过的,上学、下课、更多的时间是在想那只蟾蜍。
矮冬瓜见我心事重重的,也不敢多说话,就像跟班那样子,远远的看着我,哪也不去。
而杨灵儿跟涂春兰的关系,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在发生微妙的变数。
她们俩不再像以前那样同仇敌忾,亲密无间;而是彼此不相信对方,在仇视那种样子。
我有一次无意间的瞥看到涂春兰在背后狠狠瞪杨灵儿。
浑浑噩噩的一天就那么过去了,涂春兰跟杨灵儿同时拒绝我跟矮冬瓜继续做护花使者。
我们俩重获自由喜悦无比,绷紧了好几天的神经得到释放;得好好的玩一把,去到后山捣鸟窝、钻玉米地逮野兔。
因为贪玩,把心理惦记的蟾蜍事件给忘记了;直到天黑才回家的我,懊悔不已,想去杨灵儿家看看的,可是老爸老妈看的紧,基本没有机会出去。
终于再次在教室中看见杨灵儿没事,心里的担心和压力稍稍减轻了些。
当我把书包放进课桌时,感觉有东西堵住,就伸手去掏——妈呀!一把冰凉冰凉的肉疙瘩,吓得我失声大叫弹跳出课桌位置时,我瞥看到杨灵儿唇角一抹冷笑。
一根白色线头拴住的癞蛤蟆,在同学们嬉笑的表情下,被我从课桌下面拉了出来。
是杨灵儿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可怕的报复,不得不说,这个女生有点可怕,我那么那么的专心对待她,竟然还想方设法报复我!
唉!错在我,逮住癞蛤蟆,我恢复如常的神态,淡定自若的从同学们惊奇的目光下走了出去。
一把小刀切断了癞蛤蟆的头,也切断了我对杨灵儿施用的恶作剧;但是也让我对她有了另外一种看法,此女心机深,还是远离的好。
下课间隙,杨灵儿在其他女同学的陪伴下去郑老师那换药。
涂春兰的脚后跟已经痊愈,难得的没有去陪杨灵儿;教室里的人不多,我在摆弄刚才因为惊吓搞得乱七八糟的的书本。
她看我一眼,很快的走了过来;一脸复杂的表情,扬眉淡笑道:“你知道那只癞********放的吗?”
我佯装不知道反问道:“是谁?”
“杨灵儿,就是她放的,亲眼所见。”
“哦。”我淡淡的答复一声,起身预备走出去。
涂春兰喊住我问道:“嗨,你就这么放过她?”她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杨灵儿故意安排她来试探我的?
我没好气的看她一眼道:“你想我怎么做?”
“至少去告诉老师,得取消她的班长资格。”涂春兰这话,让我心里徒生厌恶;我没有多说什么,掉头就走。
接下来的事似乎复杂化了,涂春兰跟我说的话,不知道怎么就溜进杨灵儿的耳朵里。
她们俩为了这件事搞得是剑拔弩张,最后发展到激烈的争论,相互攻击,唇舌相讥,吵得是面红耳赤。
女生就是牙尖十怪的,我跟矮冬瓜嗤之以鼻,懒得理会,该怎么玩还是怎么玩。
面对升学考试我无压力。
杨灵儿跟涂春兰闹崩,两个人成了无缘无故的仇敌。
形影不离的两个人成了单形影单离。
也就是在她们俩闹崩之后,怖寒镇出事了。
最先出事的是杨家祠堂的人。
杨家祠堂是由杨家多个小家庭组成的。在怖寒镇多以杨家为首,次后再是涂家姓氏,之后就是杂七杂八的姓氏。
杨家祠堂有一个成员碰到一件诡异的事,他叫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碰到的这件事,让黑无常直接把他的名字从阳间册子上删了,拉黑到地府去了。
他下班回家,路过一道堰;农村说的一道堰,就是水渠第一道关口,浇灌农田需要水,那么就得去第一道关口去放水。
他下班时天很黑,长长的路、就像一天随时在自动延伸永无止境的黑色带子;带子在玩花招,让他迷失、恐慌、困惑,总是不能到达目的地。
终于他听得很清楚,哗哗的声音是第一道堰石墩子下发出来的水声。在石墩子上,有一个人;一个貌似在鬼祟放水的人。
在怖寒镇有很多希奇的传说,一到晚上凭你有多胆大,都不会在夜里来第一道堰来放水。
只因,第一道堰还有一个隐晦、怕人的名字,鬼洼坑。
据说鬼洼坑曾经淹死过人,淹死的人都变成了水鬼,就要找替身。
因此,他在经过时,只巴望走快点,再快点、看也不敢看蹲在石墩上的人。
可是不知道是邪门了还是怎么回事,他在经过石墩时,眼睛不受控制的就看了那个人。
此人浑身黑乎乎的看不清楚,只是下蹲的样子很诡异;他倒不像是在放水,而是专门在这里等他的。
越想越怕,他几乎是跑的,冲过蹲在石墩上的那个人;问题就出在这儿,假如他不跑,蹲在石墩上的人或许不会追来。
他有觉得身后如影随形传来希奇的声音,还有窸窸窣窣的怪声;他跑咚咚的跑,大口大口喘息的跑,不敢停下来,也不敢看后面……
可是身后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就像这根带子无止境的延伸,终于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哆嗦一句自己都没有听明白的话,扭头一看——
他看见了什么?我不知道,很多人都不知道,只是家里人发现他时,人已经不行了——他倒在进门的门槛上,近在咫尺的距离,他没能进屋,可能是他频频回头看,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那头以顽固僵硬的姿势扭向后面,死白色的面上那双眼睛鼓突蛮吓人的。

异事怪谈16章完整免费阅读

有老人们说杨家祠堂死的这位,是吓死的。
是被什么吓死的?无人得知,天高皇帝远,每一天都在死人,怖寒镇那么多死人,增加一个死人,少一个活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
在爷爷过世之后;老爸没有传承他的本事,加上我年龄小,怖寒镇再有什么大事小事,没有人再来我们家登门拜访、求帮忙。
老爸跟老妈没日没夜的蹲在那一亩三分地里扯草,锄地、家里的用度都是爷爷留下来的老本。
我在很早以前就听爷爷讲过关于怖寒镇的故事。
在很久以前,李家老祖宗,为了躲避朝廷的追捕,好一番测算只能来此地才能躲过一劫。
如此怖寒镇李家算是最早来怖寒镇入驻的住户。
而杨家是朝廷忠心耿耿的一位将军,也是追捕老祖宗来此地;却被老祖宗高深莫测的法术迷惑在此走不出怖寒镇,无奈之下这对生死冤家最终各据一方在此驻扎繁衍子孙后代。
杨家跟李家的渊源很深很深,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的。
李家帮人、帮鬼、泄露天机,触怒神明受到惩罚;所传承下来的子孙要么就是夭折,要么就是一代单传。
杨家却不然,枝繁叶茂、一家发展成为好多家;可谓是,人多势众,不可小嘘。
今早吃了几个土豆,肚子不舒适,在上课期间我就坐卧不安;好不轻易盼下课,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进厕所。
静静静的厕所,我使劲的憋――噗!好响亮的一个屁,肚子舒适了,舒服的站起身拉起裤头――
隔壁有人在骂――擦!
我起身抹一把刚才憋出来的一头冷汗就想走出去。
“唉!你别走好吧!”不知道是谁,似乎是在喊我。
“你谁啊?”
“你有纸吗?”
原来是问我要手纸的?进厕所不带手纸搞毛啊?我郁闷出口问道:“你没带手纸?”
“带了,刚才你一个响屁吓得老子把手纸掉坑里了。”
我哑然一笑,转身掏出手纸从木板下递过去――
一双白煞煞的手掌心,没有纹路那种,一看就不是人的手掌;我迟疑片刻,还是毫不犹疑的把手纸放在他手掌心里转身就走。
学校厕全部鬼的传闻我早就知道。这还是第一次碰到,鬼也会被我的响屁吓住?好希奇。
走出厕所迎头看见杨灵儿,蟾蜍事件已经过去,她脸色苍白;黑眼圈却似乎有加重的现象,整个人的精神头也表示没有之前好,在看见我时,眼神躲闪、刻意错开走向别处。
我远远的看,就看见她头罩黑气,她一定有事发生。
刚刚想走过去,蓦然想到她报复我的那件事,不由得停住脚步――爷爷说人比鬼更可怕,杨灵儿古灵精怪,的确是一个难以驾奴的狠角色,还是远离的好,她有什么事跟我没有关系。
身边擦身而过一人,没有看见面孔,声音微冷丢下一句:“谢谢你刚才的手纸。”
靠!他不是鬼?我看他修长的身材,消失在人群中;懒得继续看,不如去矮冬瓜教室看看丫的在干什么?
矮冬瓜在力争上游,想要跟我一个年级,想要一起升学考试就拼了命的学。
功夫总是不会白费的,矮冬瓜的学习不是吹的,一直在榜上有名;比我还略胜一筹,苦孩子不负众望,每一次的考试分数都高我几分。
我从窗口看他,丫的正咬住笔头思考问题。
“矮冬瓜你哥来了。”是他同学在喊。
矮冬瓜回头看我,嗨嗨一笑道:“沐风。”
“没事,你做题目,我去外面转转。”招呼之后,我信步走下阶梯下到操场。
操场上欢声如雷,同学们正在踢足球。
足球失控滴溜溜转动,笔直砸向一个人――真的是冤家路窄,足球谁不好砸,偏偏砸向低头走路,心事重重的杨灵儿。
要是我无视眼前一切,杨灵儿势必会受伤,假如我出手――事不宜迟,就在足球飙风般飞向杨灵儿时,我飞纵狂奔,在足球挨近她之时,吱!刹住、伸手硬接足球――手臂却触碰到一抹柔软――
杨灵儿手起――啪!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我脸上,抱起的足球也滚落在地。
惊乍乍呆立看着眼前一幕,踢足球的男士们都不明就里;杨灵儿怎么会出手打人,打的还是帮了她的我。
不用照镜子,凭滚烫、火辣辣的感觉;我就知道左脸颊已经有五根爪痕,一头黑线的我耸立不动,目光如炬、狠狠瞪着杨灵儿。
好男不与女斗,我忍!
杨灵儿也不甘示弱,秀眉一挑,杏眼圆睁怒不可赦的样子――
瞬间间,在操场上全部的人,都团团围住我们俩。
我们俩就像两只一雌一雄的斗鸡,剑拔弩张、一触即发中。
矮冬瓜也闻讯跑来,涂春兰也挤在人堆里看热闹;她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带着一丝复杂的笑意,没有出面来阻止杨灵儿,也没有出来对我说什么话,就那么冷眼旁观看着。
喧闹声,惊动了老师,我们俩还没有开战;就被双双带走到办公室,她是班长终归是没有错的,错在我。
不过众怒难犯,很多我的伙伴,来到办公室门口,七嘴八舌的说杨灵儿不知好歹;要不是我李沐风出手,她就被飞来的足球砸了。
老师迫于压力,最终惩罚我们俩去学校后屋厨房;就是小黑屋,关禁闭、反省错误。
杨灵儿怕黑,怕得一塌糊涂,进去不到一分钟就吓得呜呜大哭。
我抱肘靠在墙壁上,满眼的黑,闻声她的哭声;吵得不行,就烦躁骂道:“你家里死人了?哭毛线。”
“你们家才死人了,你们家都是搞巫术的,害人不浅都该死。”
“我***。”大骂一句,我捏紧拳头,牙齿咬得咯咯响,极力忍耐心中暴涨的怒火道:“要不是我爷爷,你们杨家还有今天?巫术你妹啊!死三八。”
杨灵儿被我这么一骂,只有哭的份。
别说我欺负女生,你们都看见的,她丫的就是一忘恩负义的人。
虽然在接足球时,不小心碰到她的小兔子,但那也是无心之过好吧!干嘛出手打人?老子心里叫屈,闭眼假寐中,反正这一呆怎么也得呆到下午放学,不如就闭目养神好过听她叽叽呱呱的哭。
杨灵儿哭了一会,自己觉得没劲,也安静下来。
没有了她的哭声,黑屋子里一下子安静许多;寂静中,听得见她的呼吸声,时不时的啜泣声。
“哭够没?”
杨灵儿没有理睬我的问话。
“你是不是有神经病啊?”问出这句话,我自己都觉得太过。
杨灵儿还是没有理会,丫的要是早有这么能忍,咱也不会进小黑屋不是?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