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莫南渡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莫南渡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异界魔法 2018-12-31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最近章节阅读内容怎么样?一场大战,牵扯出两代人的爱恨情仇,本该结束的缘,再一次遇见,背后那人到底是谁?且跟着画皮师花相容的刀,一探究竟。 花相容——世间仅剩的两位画皮师之一,开了一家名叫“雅韵”的药店。 当外冷内热的她碰到外热内冷的他,注定擦出爱情的火花,但注定不会有好的结局。 而她,面对对她深情的他们,注定辜负。 只叹,人生碰到的每个人,出场顺序真的很重要,很多人假如换一个时间熟悉,就会有不同的结局,但人生注定没有假如,只有发生...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免费章节阅读

如今是凤家当帝第八十九年,许多地方都已换了名字,然而陵安却还唤陵安,相传陵安桃花四季常开,从未凋谢过,于是,桃花舞,桃花酿便成了陵安的标志,相传陵安暮霞如烟,浮云千幻,比之江南更胜,故而,凤家上位后,到如今已是第三代,唯陵安还唤陵安,风景、风情一直未被影响,到是难得的世外桃源。

陵安桃花盛处,有一家单纯卖药的医馆,名唤“雅韵”,而这“雅韵”的老板兼伙计都是一位名叫花相容的女子,她面孔文静秀气,只道一般,却有着宝石般明亮的双眸,单看她那眸子,就认定她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子。

这花相容倒也奇异,开着一家名唤“雅韵”的药店,不仅不雇伙计,还时常不开店,有那有钱的人来找她看病还得看人家心情。

所幸这花相容医术高超,偶然来一次问诊便能赚上那平常百姓家一个月的伙食费,所以从未见她缺过钱花,少过吃穿。

然而,花相容靠行医得来的钱财,早在当日便离她的腰包而去,支撑她活到现在,甚至时不时还匿名救济灾区,主要还是靠她另一门手艺——画皮。

花相容自成为画皮师后,找她画皮的人多到她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他们这一派有有一个规矩,来画皮者除了要带够画皮师需要的钱财,最重要的是要有“故事”,若“故事”令她满足,则帮之画皮,反之,就算你有万两黄金,也不要妄想画皮,总而言之一句话,全看画皮师心情,心情好了,甚至不收你一分钱。

虽然据花相容所知,画皮师这一派如今只剩她与其师兄了,但也不妨有其他画皮师还存活于世。

画皮师在帮人画皮后,其必须要割舍其原本的身份,使用画皮师给予的身份继续存活于世,事后,无论结局是好是坏,是喜是悲,都与画皮师无关,不得后悔,但要想办法将“故事”给画皮师讲完,你可以亲自来找画皮师,当然,也可以以书信的方式,甚至是遗书。

其画皮后,不可再找其他画皮师再为其画皮,也不可将画皮师的身份透露出去,否则,必遭天谴!

而在花相容这里,又多了几条规矩,称之为“三不画”,其一,不为奸诈小人画,其二,不为贪官污吏画,其三,不为大奸大恶的犯人画。

有“三不画”,自然有“三画”,其一,为身世凄惨之人画,其二,为被欺骗感情之人画,其三,为投缘之人画。

这上百年之间,花相容为无数人画皮,期间,画皮之人,有为进宫以求荣华富贵,有为得到夫君怜爱,有为接近喜爱之人,有为报仇……怎么样的都有,结局也有悲有喜,有哭有甜,有爱有恨,甚至有伤有死,她见证太多,听了太多,早已麻木了。

世间虽有真情在,但终归是少数,但凡沾上情这个字,终会伤人伤己,只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也会碰到……而直到她亲身经历过她从明白,有些事情,就算听的再说,只有自己经历了,碰到了南墙才会真正的明白,才会真正的死心。

空中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芳香,是大自然的味道,花相容尤其喜爱这种味道,见雨也不大,便撑着油纸伞漫步在小巷中,呼吸着泥土的味道。

画皮师系列之陵安花相容(莫南渡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花相容走了一半,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不由得停下了脚步,惊呼一声:“啊!我的莲花!”

花相容在很小的时候就养着一株白莲,她也很惊异那朵白莲竟然可以活这么久,不过却也让她在孤独岁月中多了一丝暖和,她有什么都会与白莲倾述,虽然它不会回应她,但这么多年来,她早已不把白莲看作死物。

白莲平日里都被她养在屋里,只有雨天才会将它抱出来,而今日她竟然将这事给忘了,不由得懊恼,连忙往回走,可惜她不会武功,否则早就施展轻功回去了,哪里还需要这般麻烦?不由得懊悔当年选择了医术而不是武功。

就在花相容经过离她家不远的小桥时,花相容站住了,她看到了一位女子,身着一袭绫罗绸缎,没有撑伞,任凭雨水打在她的身上,她却似乎浑然不知,雨水顺着她的脸颊滴落,花相容望向她的眼眸,她正望着桥下发愣,低垂的眼帘被雨滴打的一颤一颤,惹人怜爱,花相容望进她的眼,她眼中的伤感竟让花相容都在以为,这天公下雨不过是为她哭泣。

花相容一手撑着油纸伞,一手提起裙摆,跑上了桥头,因为小跑,语气有些着急,将伞朝那女子移了移,道:“姑娘,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轻生啊!”

那女子一脸诧异的望向花相容,有些迷惑又带了丝好笑的询问:“姑娘何以见得我是要轻生?”

花相容微微挑眉:“这场面任谁来看都会觉得你要轻生吧!”

那女子轻笑出声:“小姑娘,你可真是有趣,我不过是没拿伞罢了。”

花相容谈谈的问道:“那姑娘为何不找处地方躲雨呢?或是跑回家?”

那女子收了笑,望向远方,眼神有恢复了方才那般伤感:“家?正是因为不想回家,我才会选择在此淋雨。”

花相容也学着那女子的模样远望远方,大概觉得这样她也能拥有像那女子那般凄婉的气质:“这雨是一年的春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的,姑娘可以先来我家避避雨,也可以向小妹我说说你的故事,看看小妹有什么可以帮上忙的。”

那女子又看向了花相容,唇角轻勾:“姑娘看样子也不过二八年华,论起来你叫我一声姐姐也不为过,我自己都帮不了自己,更何况姑娘你呢?又能帮上我什么忙?”

“与我说说吧!兴许我可以帮上忙呢!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也可以为你分忧解难。”

花相容走上前,与那姑娘并肩站着,将伞分了一半给那姑娘,自己的肩反而暴露在雨中。

“姑娘大概猜不出来,其实我已嫁为***,本来我与夫君相濡以沫,很是幸福,而那日,夫君从外地经商回来,身边却带着一个女子,就连作为女子的我也不得不叹一句,那女人是真真貌美,后来我才知道,那女子是另一个地方一家花楼的花魁,与夫君情投意合,夫君便为其赎了身,我一直以为我与夫君还可以像从前那般,结果却不曾想,夫君一步步将那女子扶为平妻,将我的权力一点点的交给了她,这我也就受了,究竟我是爱他的,却不想,他竟然那般狠心,丝毫不顾及我们之间的情份,竟然想将我休之,唉,恨就恨在,我没能生得一副好相貌。”

花相容听后一阵沉默,那姑娘也没有再开口,她本也只是想找个人倾述一下罢了,半响,花相容像是无意的一说,语气极淡:“那就换一张呗。”

那女子脸上端庄的笑被花相容这一吓,一脸懵逼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