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阎王锁婚(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阎王锁婚(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灵异恐怖 2019-01-01

阎王锁婚全文在线阅读内容怎么样?年等待,千年重逢,再见却是人鬼殊途。那么,我便逆了这苍生又如何! 那夜,误闯古宅一夜***,那大红色的喜袍刺红了她的眼,与她脖颈***的究竟是人是鬼?

阎王锁婚(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小说)出色章节在线阅读

盖在身上柔软的被子终究不能成功的保护夏梵。

在被掀起的那一刻,夏梵看见了那个人,或许可以称之为人。

那样的视觉效应假如非要用语言形容,那便是妖艳。

白如雪,唇如绛,几滴血迹沾染在那白皙的脸上,夺人心魄的是那双眼,那究竟是一双怎么样的眼,黑白分明,像一片死水再无波澜,让人沉溺,几缕红光一闪而逝,在他眼里,再无活物。

与苍白脸色形成对比的墨色发丝垂落着,无风飘荡的发丝带着丝丝冷意,这人连发丝都是冰冷的。

他身上穿着的那件染血的长白衫不知何时变成了一身大红色的喜袍,泛着金光的图案竟跟床上那件喜袍相映得彰,大红色的马褂没有一丝褶皱,干净整洁的仿佛刚刚那个浑身血迹的人不是他那样。一块血丝玉被红绳绑着静静的垂挂在胸前,晃了她的眼。

夏梵的呼吸停了一秒,她无法遏制的颤抖和害怕,那浓重的***味再无遮挡直面扑鼻,一股阴冷悄然席卷而来,好不轻易聚起来的勇气早已消散不在。

“放过我……不要伤害我好吗……”

本是***动人的脸蛋被泪水糊了脸,斑斑泪痕丝毫没有影响夏梵的美,反倒多了丝我见犹怜的意味。

被子被大力的扯开仍向空中,夏梵努力的挪动自己的身体想要逃离,下一秒一股剧痛来自于脚腕,让她失声痛喊。

咔擦——

骨头错位的痛觉让夏梵整个人的被冷汗浸湿,身体更是颤抖地厉害。

男人松开了自己的右手,他笑了,那一笑透着深深的残酷,竟也美得让人无法移开目光,然而下一秒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让夏梵另一只完好的脚遭遇同样的待遇,这一次,夏梵再也没有力气叫喊了,躺在床上只有喘气声。

她恨不得自己能晕过去,然而剧烈的疼痛并没有让她如愿,反而意识更加清醒了。

男人缓慢的,一点点的,解开自己身上那件红袍马褂上的纽扣,一粒,一粒,用着与之前撞门速度相反的耐心脱下了喜袍,那件镶着金丝的喜袍就这么随意的被仍在地上。

裸露出的上身,更为恐怖,在那苍白的没有血色的胸膛上一道道深可见骨的疤痕,像历经岁月洗礼的沟壑,一道叠着一道,精壮的胸膛竟是没有一块好的皮肤。

他爬上床,一点一点靠近床上的人儿,双脚没有穿鞋,沾着血,在红色的床单上留下了泛黑的印迹。

夏梵被疼痛侵蚀的身体尚有知觉,她不明白这个魔鬼为何还没有杀她,甚至还将她蜷缩的身体一点点扯平,直至两人面对面,他就这么跨坐在她的身上看着她,用着那双闪着红光的眼睛。

为什么,要给一个魔鬼这样好看的容颜?

在意识混沌的脑袋,夏梵还是无法抑制的蹦出这个念头。

很快她就收回了没有被杀掉的庆幸,因为,这个魔鬼正慢慢的揭开她身上的带子。

脑光一闪,带子?!

她穿的明明是简单的tshit!

夏梵视线下移,这一看身体马上僵住了,不知何时床上那另一套喜袍竟穿在她的身上,贴身严合,就像比着她的身形缝制一般,那胸前绣着的凤凰更是栩栩如生,夏梵的意识恍惚了,她明明没有碰过那件喜袍!

“红烛光下,龙凤呈祥,郎情妾意双还归,生生世世不分离,***床上莺交凤,良宵一刻值千金……”

是谁在忽远忽近的吟唱着歌词,这声音像拨开了脑子生生的灌进去。

夏梵忍不住大声哭喊着:“不要,不要这样……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或许这个“杀”字彻底打破了男人的缓慢,双手一扯,那大红色喜袍便化作碎布飘落地上,夏梵身上全部的衣服都被撕裂了,宛如婴儿一般的躺在雕花红床上,白嫩的肌肤在红色的照应下更显诱惑。男人眼里最后一丝清明消失了,红光占据了眼眸。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一场不愿醒来的噩梦。

无法形容的痛,那种被生生撕裂的痛苦是夏梵从未体验过的,明明他的身体冷得冰块,感觉却如烈阳,冰火两重天的体验险些让夏梵昏厥过去。

夏梵一口咬在身上人的肩膀上,牙齿深陷,血液流进了嘴里,而这却无法缓解一丝一毫的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碰到这个人?为什么她要遭遇这种事?为什么……

意识恍惚中,夏梵的眼神开始涣散,那种非人的折磨还在继续,而她还没醒来,疼痛渐渐麻木,夏梵将头扭向一边,这是噩梦吧,假如是,能不能醒过来?

意识远去,精神恍惚。

如同狂风暴雨的撞击下,夏梵终于忍受不住,如愿以偿的晕了过去,昏过去前她甚至感受到,那个人没有停……

夏梵是再一次被痛醒的,整个身体像被火车碾压了一样,动弹不得,她忍不住发出了痛呼。

“醒了。”

夏梵努力睁开了眼睛,看着昏暗的天花板,意识有些迟钝。

她在哪里?

零碎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夏梵的脑海里,那种深入骨髓的绝望和害怕再一次席卷而来,眼泪又一次落了下来,对,她被施虐了,被一个魔鬼施虐了!说到底,她只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孩子,遭遇这些事,该如何面对?

“你的伤,很重,醒了就喝些水吧。”

夏梵闭了闭眼,将眼泪挤出眼眶,告诫自己不能哭。艰难的砖头看向说话的人。

那是一个带着眼镜的英俊男人。

那,不是他。不是那个魔鬼。

夏梵的心缓了缓。

“水……”

男人将床边的玻璃杯拿了过来,淡然又不失温柔的扶着夏梵起来,喂水,因为太渴,加之身体的确动不了,夏梵没有拒绝。

“够了吗?”

“谢谢……这里是哪里?”

“恩。”明显不愿意回答。

“能不能,帮我报警……我……”夏梵咬了咬牙:“我要报警……”

“没用的。”

“什,什么?”

“我说,没有用的。”

男人扶了扶眼镜,一脸冷漠的开口道,仿佛刚刚温柔喂水的人不是他一样。

“我,我听不懂,先生,我,我要回家,我要报警……”

夏梵崩溃的开始喊叫起来,她惊恐的看见这个男人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只针孔,那细长冒着寒光的针头向着她。

夏梵想逃,但是身体太疼了,只能挪开了一点点距离,眼睁睁的看着针扎进了手臂,一阵眩晕感袭来,夏梵晕了过去。

钟馗看着熟睡过去的女孩,那苍白的小脸还带着泪痕,真是惹人怜爱。

可惜啊……

“尖叫可不是好的习惯,要是把大人吵醒了,可就麻烦了……所以,你还是睡一会吧……人间的工具挺不错的嘛,但愿下次你能乖点。”

女孩刚刚挣扎露出来的皮肤上满是红紫,甚至还有见血的咬痕,简直惨不忍睹。

男人的眼神暗了暗,伸手将被子给盖上,随后离开了房间,余下一室黑暗。

阎王锁婚免费章节阅读

碰——

花瓶被砸碎的声音,各种器物被摔坏的声音也陆续传来,透过沉重的木门,传到每一个人的心底。

站在门边的男人扶了扶眼镜,叹了口气,他身旁一个穿着古时丫鬟服饰的少女一脸担忧的看着木门,目光仿佛要穿透这扇门传达给那个人。

“大人,似乎更严重了……”

“不,间隔周期已经明显变长了。”

“那个女人呢,为什么不动手?她已经属于大人了!”

“沈月,你逾越了。”

“可是……我这是为了大人!这里,不需要多余的“人”!何况,这本来就不是那个活人该闯进来,她还抢了月挲的……”

“别放肆。”

沈月咬了咬下唇没再吭声,刚刚是她太着急了,冷静过后更是害怕,究竟男人的身份不是她可以质疑的,但是骨子里的不甘还是让她吐出了一句:“你戴眼镜真丑。”

钟馗沉默以对。

持续不断的杂乱声仍在继续,而门后已经再无他人。

夏梵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路上拼命奔跑着,就似乎要躲开身后追来的洪水猛兽,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只有空气,来不及松口气她便撞上了一堵有些柔软的墙。

夏梵僵硬的回过头,视线上移,那张熟悉又生疏的妖艳脸庞,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

“不要——!不要!”

床上的人儿大喊着睁开了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

还是那白色的天花板,夏梵转转头扫视了四周,没有人,四面还是那样喜房的摆置,她试着动动手脚,发现被卸下的手腕脚腕都被接好了,身上很多地方都凉凉的,应该是涂抹了药膏的效用。

夏梵咬着牙,让自己坐了起来,虽然还是很疼,但跟那非人折磨相比还是可以忍受的。

她没有去理会不断传来抗议的身体,尝试着下床,然而还是太高估了自己,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力气不足以支撑身体的夏梵重重的摔在地上,甚至咬破了下唇,但是她没有哭,该哭的已经哭够了,骨子里的坚强撑着她。

想用双腿的力量让自己重新起来,然而一股撕裂的痛弥漫上来,夏梵一下子白了脸,冷汗冒了出来,有些湿润的触觉让她明白,肯定又裂了……

“别白费力气了,你伤得很重。”

夏梵被一双稳重的手给扶了起来,那手竟也是冰冷的吓人。重新回到床上的时候,她的表情已经是呆滞了。

男人看着女孩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摇摇头。

夏梵转转眼珠,看向了男人,这个带着眼镜一副白领精英样子的男人,“你……是谁?”

“钟馗,第一次,不对,第二次见面很喜悦,夏小姐。”

“你,你知道我是谁?”

“我想,没有谁是我不熟悉的。”钟馗淡淡的说道。

“能不能,放我走,我不报警了!绝对不报警!这里发生的一切我都不会说出去的,我发誓!”夏梵有些急切。

放弃了寻死的念头之后,现在的她迫切渴望活下去,既然发生了的事情无法改变,那么她只奢求活下去,忘记这一切,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她还……那么年轻……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

“我做不到。”

钟馗毫不留情的打坏了夏梵的奢望。

“这样不公平。他,他对我做了,做了那些事,我不报警了,为什么不放过我!”

“在这里没有公平可言。”

“你救了我,还帮我养伤,你肯定不希望我死去,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

夏梵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不能慌乱,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以离开这里她也不能放弃!

“你错了,不是我救了你。是大人要留着你。”

“那,那个疯子!”

“呵呵,你这样称呼大人我会不喜悦的。”钟馗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

“他不是人!我,我看见了!他杀了人!好多血!”

“夏小姐,你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看着夏梵有些神经质的指控,钟馗迅速的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针筒,看着那熟悉的针筒夏梵拼命摇着头,嘴里喊着不要,然而晚了。

“第二次了,听说注射第三次的话会变成痴呆的吧,人间的玩意……”

昏暗的房内,只有一丝微弱的灯光在忽闪着,肉眼可见的雾气慢慢凝聚着,在雾气中夹杂着浓厚的***味,似乎越来越冷了,床上的人儿被冷得下意思蜷缩着身体,然而冰冷却一点点靠近着。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带着异于常人的苍白,僵硬却又不容置疑的捂上夏梵的脸,细细的描绘着,忽然间一张脸就这么出现在上方,苍白可怖却仍难掩绝色,而那双眼竟是全黑,黑的不留一丝眼白,慢慢的就像是把黑色凝聚成一团,汇成一点,终于成了正常人的眼睛,只是仍然是黑色占据着大半。

假如夏梵清醒着定会发现,那个男人又来了……

“呵。”

骨节分明的手轻柔的挑开夏梵的衣裳,抚上那带着红红紫紫痕迹的身躯,一点点往下……

夏梵在睡梦中皱起了眉头,好冷,就像是睡在冰块上面一样,她想醒过来却又意识昏昏沉沉,似乎有人靠近了,有人在抚摩着她……

那手终停在了肚子上,往返的抚摩着,像是对待爱不释手的珍宝。

“回去吧……我会去找你……记住我的气息。”

在睡梦中的夏梵再一次感受到了那熟悉的痛苦,她想哭喊想要醒过来,然而脑袋像是被蒙住了一样无法传达她的意愿,只能一直昏昏沉冷静,感受着那一下下的痛苦。

这痛较之前尚且温柔了许多,加之已经熬过来初始的剧烈痛感,神经仿佛麻木了,对于痛还有一丝异样的感受……竟是欢愉……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