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嫡女谋略王妃太有财(叶葭冉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嫡女谋略王妃太有财(叶葭冉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0

《嫡女谋略王妃太有财》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重生小说,前世家族破败,她惨遭休弃,葬身青楼。 再睁眼,她奇迹般回到九岁。 护慈母,育幼弟,保家业,一掷千金成为伯府郡主,嫁得如意郎君。 “夜深了,该就寝了。”王爷一把拉住她。 她展颜一笑:“王爷忘了,你我只是盟友,本妃出钱你出力。” 帷帐落下,男子邪魅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正是呢,王妃出了钱,本王该出力了。”

嫡女谋略王妃太有财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正思考着,便听门外传来临水、照花的声音:“奴婢临水(照花)请姑娘安。”

温飞絮扯开了脖子上挂着的平安福袋,将珠子放了进去,又把福袋塞进了衣服里,这才应声道:“进来吧。”

只听吱呀一声,温飞絮回头便看见门外逆着光走进两个妙龄少女,约莫十二、三岁的年纪,左边一人手里端着净面铜盆,右边一人提着热茶壶,两人望着温飞絮都是面带微笑,只不过照花较之临水要圆润些,笑起来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腼腆,临水却俨然有了大丫鬟的气势,背挺得直直的,让温飞絮不禁回想起那些两人在苏府相依为命的岁月,以及最后临水惨烈的死,不禁悲从中来,两行清泪便滑下脸颊。

“姑娘莫哭,是不是哪里不舒适了?”两个丫鬟对视一眼,放下手中的东西便一左一右将温飞絮围了起来,见她迟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们流泪,临水急了:“这样不行,照花,你在这儿照顾着,我去让管家请大夫给姑娘看看。”

“别去,我没事,”温飞絮从照花手中接过丝帕,拭着两颊不断滚落的眼泪,慢慢平复着蔓延在心中的各种情绪:“你们扶我进去沐浴。”

泡在温热的浴桶中,温飞絮开始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临水和照花是她七岁时娘亲指给自己的一等丫鬟,可以说她们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名为主仆,却胜似姐妹。

前世临水终究追随着自己,而照花在娘亲难产死后被自己派去照顾弟弟,却在十五岁那年被人发现偷盗弟弟的财物,被继母辇了出去。后来弟弟逐渐被继母派去的小厮带坏,养成了吃喝嫖赌的恶习,最后被发现死在青楼花魁的床上。

温飞絮闭上眼遮掩住那些蚀骨的恨意,心下已是一片清明,眼下她要做的便是帮助娘亲平安产下弟弟,只要保住娘亲的性命,那温家就绝不会有那位继母的容身之地。可想到娘亲的难产,温飞絮不禁暗暗皱眉,如今的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小丫头,又能做什么呢?

“姑娘,该起来了。”

温飞絮任由照花为自己换上中衣,然后坐在梳妆镜前用棉帕子给她绞干头发,临水则替温飞絮挑选着适合出门的衣服,奈何临水将全部的衣服都介绍了个遍,温飞絮却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充耳不闻。

“姑娘,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吧,赏奴婢一个眼神可好?”温飞絮这才回过神,看向临水带着关切的目光,露出一个浅笑:“就拿那件娘亲亲手做的大红撒金袄子。”

照花愣了愣,停下了手中绞发的动作:“姑娘,那件衣裳…”

温飞絮笑道:“娘亲总说我穿着那件衣裳看着喜庆,现在娘亲怀着身孕,又多日未见我,心中定是十分想念我,若是看见我穿着她做的衣裳,一定会很喜悦得。”那件袄子是娘亲高氏在她九岁生辰时亲手为她做的,当时她很是欢喜了一阵,可现在她还有一个月便要十岁了,袖子明显短了一截,索性她这次病了一场,人清减了不少,袄子穿在身上反而格外贴身。

照花巧手翻飞地将温飞絮不算长的头发盘成了两个包包,又从盒子里拣出两朵精致的绢花分别插在包包上,顿时将她因病而瘦下的脸蛋衬托得圆润了点,又看了看她略显苍白的脸色,便在两颊淡淡地扫了胭脂,这才让温飞絮看起来与平常基本无异。

“临水你留下将房间收拾干净,照花随我去给娘亲请安。”温飞絮不动声色地将临水的错愕和照花的平静收入眼中,转身走出房间。

阳光洒在身上的那一刻,温飞絮有一种像是魂魄要被烤至灰飞烟灭的疼痛感,她张了张口,却没有痛呼出声,痛了才好,痛了才证实她是真的活着。

“姑娘,这日头可毒着呢,您身子刚好若是走去主院怕是吃不消,奴婢着人抬了软轿来可好?”照花拿着绣帕轻拭着温飞絮额头的薄汗。

“无妨,咱们沿着抄手游廊走过去,病了这许久,院子里的花倒是开了不少,我想好好看看。”

温飞絮仔仔细细地欣赏着院子里的一草一木,不少丫环婆子看到她都自觉躬身行礼,她却恍若不知。旁人只道她是小女孩心性,被眼前群芳争艳的美景吸引,也不以为意,行了礼便轻轻退下。可只有她被指甲掐得几乎泛白的掌心知道,时隔一世再一次看到这座母亲为她精心培育的群芳园,她的内心有多激动。

温飞絮默默发誓,娘亲她要救,弟弟她来护,上一世那些欺她辱她之人,她必会亲手奉还。

嫡女谋略王妃太有财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真是姑娘来了。”

温飞絮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竟已走到了主院的门口,娘亲身边的阮妈妈已等在门口,不由地快步上前:“妈妈。”阮妈妈乃是娘亲的陪嫁丫环,与娘亲自小一同长大,待娘亲嫁入温府后,她便由娘亲做主嫁给了府里的管家,很是得脸。

“诶,我的小祖宗,快让妈妈看看,身子可算是好了,这几日夫人一日三遍地念叨着小姐你,小姐再不好起来,怕是夫人就要起疑了。”说着转头就跪下朝着西方磕了三个头:“多谢菩萨慈悲,保佑我家姑娘。”

“妈妈快起来,我已经全好了,听周嬷嬷说娘亲这几日吃不好,睡不香,可是我弟弟不听话,等他出来,我这个姐姐可得好好收拾他。”说着温飞絮自己憋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我家闺女好大的威风呀,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温飞絮的眼泪终是忍不住流了出来,小跑着扑向了来人,却是在下一瞬被举起来飞高高:“爹爹。”

来人正是温飞絮的父亲温兆,他身着月白长衫,腰间坠着一块白玉,虽是商人,周身却毫无市侩之气,素有儒商之称的他此刻怀抱着爱女玩闹,让他平添了几分潇洒。

“爹爹,你终于回来啦,絮儿可想你啦。”温飞絮眨眨眼,伸出软软的小胳膊抱住温兆的脖子,自己生病的事娘亲还不知道,若是不小心说漏了嘴那可就不好办了,所以这事儿他们父女还得想法子圆过去。

“是嘛?我看你是想我给你带回来的那些玩意儿了吧。”温兆掂了掂,感觉轻了不少,想到自家闺女这几日来受的苦,当下也是一阵心疼,径自抱着就往正院儿里走,全然不顾老祖宗口中那抱孙不抱子的规矩。

温飞絮忍不住往温兆的身上靠了靠,享受着这难得的温情。

上一世娘亲难产而死,父亲因为被召回温国公府,赶回来时没来得及见娘亲最后一面,竟是口吐鲜血重病了一场,此后身子大不如前。而她将母亲的死全然怪在了父亲的身上,到后来父亲娶了继室,更是疏远了父亲,生生将父亲推向了那些蛇蝎心肠的人。

可即便她这般不孝,在她执意要嫁给苏易青时,父亲依然派人多方打听了苏易青的人品才德,更是语重心长地劝说过她,甚至不顾温国公府众人的反对,将属于娘亲的嫁妆全数交给了她,生怕她会因为缺钱日子过得不好。

现在想来她嫁进苏家后因多年无子到处延医问药,身边的药材偏方却从未缺过,定也是父亲花费了人力物力从各处寻来的。

“琴儿,可是絮儿来了?”一道温柔的女声传了出来,被唤作琴儿的阮妈妈躬身像温兆行了个礼便先一步进了内室:“小姐,来的可不止小小姐,还有姑爷呢。”

“当真,夫君不是说此次要将各地的铺子都巡视一番,少则三五月,多则半年,怎的这般快便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不妥?”

“哪里有什么不妥?你怀了身子,我又怎么能放心留你与絮儿在家自己远行?”说话间,温兆便已抱着温飞絮进了内室。

温飞絮的娘亲乃是正经的官家千金,家族子弟众多,且在官场上多有建树,温飞絮的外祖父高贤乃是先帝钦点的探花郎,虽已致仕,但其下门生众多,且因为官清廉,多为百姓所爱戴。

身为高家唯一的女儿,又是老来女,高氏自小便备受宠爱,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素有才女之称,尚未及笄时,满京城的媒婆险些将高府的门槛都踏平了。

故此,当年高家在众多提亲者中选择了温兆是大大出乎了全部人的意料,究竟高家的地位可不是一个空有虚名的温国公府的庶子能配得上的。

温飞絮是在外祖家玩耍时偷偷听到了舅母们的谈话,这才知道了其中的缘由,外祖父心疼自家女儿不愿让她入宫为妃,而温兆便是在这时亲自上门跪在外祖父面前发誓:若能娶到高氏,愿一生一世一双人,永不纳通房侍妾。这才打动了外祖父与诸位舅舅,出嫁时的百里红妆更是羡煞了全部未出阁的少女。

只可惜,当年母亲难产死后,温兆整日伤心颓废,守了三年后才不得不在温国公和嫡母的安排下迎娶了继室,也因此外祖家与温国公府彻底断了交往,时常在朝堂上争锋相对,但对父亲却没有半点责难,最后温国公府落败,外祖父曾劝过父亲与温国公府断绝往来,被父亲拒绝了。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