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亿万甜妻娶一送一(东弦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亿万甜妻娶一送一(东弦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豪门总裁 2019-02-07

亿万甜妻娶一送一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陆云深的小说名字叫《亿万甜妻娶一送一》,和全部狗血小说一样,机缘巧合下,叶知秋在为了一岁的心脏病宝宝叶安安求医时碰到了孩子的亲生父亲,对方家境优渥,高大帅气,是心外科主任,在其爷爷陆崇洲的主持下,两人顺利结婚,从此不用再为了孩子的医药费操碎了心,灰姑娘一夜变成了公主。 只是……她替他挡刀,他替她解围,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两人会不会显得太熟络? 陆云深内心os:这女人简直是受虐狂,我对我媳妇比其他女人好点,难道不正常? 叶知秋内心os:原以为是高冷医生,谁知竟是逗逼?

亿万甜妻娶一送一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何静把体温计重新放好,说道:“我这正量体温呢,你们两个别那么大动作。”

陆云深小心的把手指从安安嘴里抽出来,转身时,叶知秋才闻到他身上一股浓烈的酒味,话不经大脑的就问了出来:“你昨天晚上喝酒了?”

问完才觉得这话说的有点暧昧,这几天他们几乎都是只打照面,说的话寥寥无几,假如没有昨天晚上不算意外的意外,至少她觉得两人的交集和平行线没太大区别。

好在何静正顾着观察安安情况,陆云深轻“嗯”一声,就走出了病房,徒留叶知秋尴尬的看着他的背影发呆。

“知秋姐,知秋姐?”何静拿手在她眼前晃来晃去:“你不会爱上陆主任了吧?”

“啊?”

叶知秋回过神来,讪笑的说道:“没有,怎么可能……”

“切,我才不信,那你干嘛对着人陆主任背影发呆,就差流口水?”

“叶知秋有些囧,又不好解释,刚才她还说何静花痴,这回轮到她了。

不过陆云深确实帅,浓密的眉头,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雕刻般的俊脸,以及……让人血脉喷张的身材,是个女的都会心动!

长久压抑在安安的病身上,现在安安有所稳定,叶知秋的情绪不自觉就转移了。

陆云深刚走出病房,就有小护士通知他:“陆主任,院长让你先去趟办公室。”

小护士的表情很不安闲,陆云深直觉没什么好事。就问怎么了。

“那个……这个……”她吱唔了会儿,说不上来话,陆云深加重了口气,把小护士吓得不轻,最后说了句:“你去了就知道了。”后就溜之大吉了。

陆云深扶额,加紧步伐去了院长办公室。

“叩叩叩……”院长办公室门口,他犹豫了几下,用手敲了敲门。

“请进。”

待坐下后,陆云深还没开口问原因,院长就一副忧虑的样子:“小陆啊,你还记得昨天急诊没救过来的那个孩子吗?”

陆云深点头,那么可爱的孩子,就算没出事也会让人难以忘记。

“出什么事了?”他问。

“唉。”院长叹口气:“孩子不是没抢救过来嘛,这对医院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可是孩子家属不能接受,非说是我们医院故意为之。”

陆云深放在沙发上的手紧攥着,心中已了然:“所以他们就来医院闹了?”

院长点头,点支烟,接着说道:“昨天晚上就一直赖在医院,孩子尸体也不肯抬走,你来之前我去找过他们,想私了,能赔钱解决也行,但孩子家属死活不愿意。”

陆云深觉得事出蹊跷,刚想开口,门就发出“砰”的声响,夹杂着男人愤怒的声音。

“陆云深,有种你给我出来,你个敢做不敢当的懦夫!”

院长看了陆云深一眼,语气颇无奈:“你没来之前他都闹过几回了,本来我是想给你打电话让你暂时在家避风头,但你手机一直关机。”

他今天醒来后就直接来了医院,压根就没注重到手机没电这事。

撞门声依旧在持续,男人嘴里吐着更难听的话。

叶知秋出来上厕所,正好看到男人撞门这一幕,她寻思着估计是医闹,没太在意,直到注重到他头上戴的白布条。

这不是今天早上撞到她那个男人吗……

陆云深深吸口气,过去把门打开,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道:“袁先生,有话好好说。”

男人叫袁大伟,是昨天死亡男孩的父亲,此刻正一脸愤怒的瞪着陆云深,朝地下啐了口唾沫:“呸,伪君子。”

有几丝唾沫星子溅到陆云深脸上,他没伸手去摸,也没反驳,而是直入主题:“证据。”

“什么?”袁大伟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说是我害死你儿子?口说无凭。”陆云深问道,冷峻的双眸里透出蚀骨的寒意。

“你!”袁大伟被震慑住了,后退一步,只是嘴上依旧强硬:“我要是有证据就直接去法庭起诉你,又何必在这里跟你纠缠。”

说着,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哭起来:“还有没有天理,还没有王法了,光天化日下,你们这些医院就是恶魔,我的儿啊,快还我的儿……”

袁大伟的行为引起了四周患者的围观,医生护士都见惯了这种事,没太大反应。

“听说了吗?是昨天死的那个小孩的父亲,闹着呢……”

“可不是,这男人离异了,独自带个小孩,也挺不轻易的……”

“谁知道,反正我相信陆医生是好人……”

人越多,袁大伟就闹的越欢,甚至不惜把趴在地上,抱住陆云深的裤管:“我不要你们赔偿,我只要一个公道。”

陆云深的脸色已冷若冰霜,强忍住把他一脚踹飞的冲动。

“让一让,让一让……”

叶知秋扒开人群,走在了前边,看到此情此景,顾不得太多,蹲下身去对袁大伟说道:“大叔,你还记得我吗?”

袁大伟看着她,稍加思考后说:“没印象。”

“就是那个。”叶知秋用说比划着三明治的外形,袁大伟终于有点印象了:“上午我不小心撞到了你,抱歉。”

叶知秋冲他微微一笑:“咱们也算是有缘人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抓着陆医生不放?”

陆云深听此脸都要绿了,一个不够他烦又来一个。

“姑娘啊。”袁大伟像是找到了知心人,把事情和盘托出,自然的,免不了添油加醋的成分。

“这样啊……”叶知秋做出了然的表情,袁大伟有种被认同的感觉:“就是这样的没错。”

“大……”

见叶知秋又要开口,陆云深拎小鸡似的把她拎了起来,语气冰冷:“这事和你无关,你回去。”

叶知秋挣扎着身子,尽量把身体扭在袁大伟那一边,讪笑道:“大叔,你别看陆医生这副样子,但他对患者还是挺关心的……”

一直处理其他事的院长从办公室走出,蹲下身子对欲和叶知秋理论的袁大伟说道:“袁先生,这件事好商量,我们私底下可以换个地方说。”

袁大伟听是求和的语气,态度一下就傲慢下来:“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除非你们心里有鬼。”

这话明显激怒了陆云深。

“滚开。”只见他一个甩腿,把袁大伟的身体直接甩到了对面的座椅上,袁大伟的头磕到了椅子,起了个大包,晕了几秒钟后站了起来,手指着陆云深控诉:“你们看,你们看,陆云深就是这种人……”

叶知秋也随着陆云深的力道差点摔在地上,好在院长及时扶住了她。

“小姐,没事吧?”院长问。

叶知秋回:“没事。”看着愈发抓狂的袁大伟,她试图安抚他的情绪:“大叔,我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我能理解您痛失儿子的心情……”

袁大伟只停下半秒,没给她接着说下去的机会,嘴里一直重复着:“我不要赔偿,我只要陆云深当着媒体的面给我道歉,承认错误,被医院开除,并且让别的医院永远也不录用他!”

陆云深嘴角一抽,不屑的看着袁大伟,假如说刚开始还对他有点同情心的话,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恶心了。

他像个王者似的慢慢向袁大伟靠拢,袁大伟不自觉的往后退,直到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

陆云深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薄唇轻吐。

“做梦。”

说完后也不管袁大伟有什么反应,转身就走,叶知秋欲上前解释,被院长拉回。

“小姐,我知道你是好意,但请站在医院的立场上考虑下,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让医院穿出负面消息。”

“抱歉,是我欠考虑。”叶知秋说道:“我也有患病的孩子,觉得陆医生应该不是这样的人,所以……”

办公室里。

何静听说这事后,生气的掐腰:“这都什么人啊,太过分了。”

陆云深今天被迫暂停了工作,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只好带着失落回家,他坐在办公椅上,一言不发。

叶知秋站在门口,小心挪动着身体进来:“陆医生,对不起啊,我刚才没想那么多,就……”

安安已经在护工的照顾下睡的正熟,她越想这件事越觉得自己做的不对,就跑到陆云深办公室。

她不是第一次进这里,上次还是陆崇洲用看诊的名义把安安抱在这里,那时后头还排的有人,爷孙两个只用眼神已经交流了一切。

还没安安时,叶知秋也和普通女生一样,喜欢看言情小说,幻想着白马王子出现,只是这梦在安安出生后就碎了。

至于她和陆云深,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就算发生了那种事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夫妻。

“怎么会?知秋姐,你都快成心外科男神陆主任的绯闻女友了。”

何静上前,一脸崇拜的看着她。

片刻后,陆云深清了声喉咙,以和叶知秋商量安安病情的名义,将何静支了出去。

陆云深说:

“叶知秋,我希望你摆准自己的位置,我们之间除了安安的事情,没太多交集。”

“哦。”

叶知秋点头,表示明白,没一言不合就跟她争抚养权,就很好了。

不就是保持距离嘛!

亿万甜妻娶一送一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安安有专人照顾,叶知秋并不用怎么费心,看安安在一天天好转,她心里的石头落下了不少,回别墅后开始专心写稿。

陆云深在她临走时被院长叫走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医闹是否还会有后文,叶知秋敛了下思绪,她的确应该和陆云深保持距离。

编剧是叶知秋的业务爱好,有灵感时,就写在纸上,之后汇成思绪,尝试投稿,没想过竟得到了吴山导演的赏识,点兵调将让她写新电影《我心永恒》的剧本。

《我心永恒》是一部青春文艺片,该片子的定义是青春和遗憾,叶知秋避开了青春片的全部雷区,以平凡普通的方向来引起观众共鸣。

刚写完一个场景,陆云深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了。

“少爷,你回来了。”

自陆云深做医生后,就没怎么回过别墅,这里一直很冷情,除了定时来打扫的人外,没有其他佣人。林嫂此刻眉开眼笑,上前帮陆云深把外套脱下挂在玄关的衣架上。

陆云深微点头,算是应和,林嫂更来劲了,恨不得把全部食材都列出来,然后问他:“少爷,想吃点什么?”

“随便。”

林嫂想了会儿:“那就做你平常最爱吃的油焖大虾,还有……”

叶知秋听到动静踢踏着拖鞋从卧室出来,听林嫂在报菜名,忍不住问:“他能吃得下那么多?”

“和你有关?”

“切,小气,我就是问问。”

林嫂看着两人忍不住勾唇,看来老爷选择少奶奶是正确的,说不定能让少爷有活力些。

陆云深瞟了她一眼,叶知秋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说道:“我懂,我懂,咱应该保持距离。”

“知道就行。”陆云深完美从她身边绕过,叶知秋眼神跟随着他的走动流转,心里千万种不满袭上心头。

不就是长得帅,不就是家里有钱,有什么好拽的?

几秒后,她又打翻了原有的想法,耷拉下肩膀。

好吧,确实挺拽!

叶知秋正在脑海里尽情yy时,陆云深兀的转过了头:“我真看不透你这女人。”

“为什么?”她愕然。

陆云深没回答,只是朝她高深莫测的摇摇头。

晚饭十分。

陆云深看着对面餐桌吃虾吃的不亦乐乎的女人,忍不住皱眉,桌子一角被她堆满了剥的虾壳,她更是不见外的把整个盘子里虾的三分之二全数弄在自己碗里。

本来就没什么胃口的陆云深看到此情只吃一口就预备去休息,叶知秋舔了口手上的虾肉,不解:“这么好吃的东西,你怎么不吃?浪费了多可惜。”

林嫂也附和:“少爷,多吃点,”

林嫂是从小看他长大的,甚至把他当成了亲生儿子,他不好反驳。

陆云深重新坐定,叶知秋依旧我行我素,看的久了,他竟也有些馋了,极不自然的问林嫂:“大虾还有吗?”

“有!还多着呢!”林嫂大声应和,顿时引来了叶知秋调侃的目光:“刚不还不吃吗?”

陆云深这厮的脸都快黑成包公了。

林嫂把大虾端上来,眉笑颜开:“这是少爷小时候最喜欢吃的。”

叶知秋不无惊异,对林嫂说:“安安这小东西也特喜欢,每次看见虾就跟着魔了似的,要不是……”

陆云深以为她会伤感,没想到她只是顿了下,又把一只虾填在嘴里,接着说:“我没钱,买不起这么贵的龙虾,现在给他找到了有钱的爸爸,等他病好了,想吃多少吃多少,想怎么吃怎么吃……”

林嫂心里也是捏了把汗,陆云深拉近两人的距离,希奇的看着她,足足几秒。

叶知秋后知后觉问:“怎么了?”

陆云深依旧摇头,他记得刚见她时,她哭丧着一张脸,给人天要塌下来的感觉,现在又这种态度,真让人捉摸不透。

林嫂识相的静静退回。

叶知秋正要接着问时,陆云深手机响了,隔着桌子,她都能听出对方焦虑的语气。

“陆主任,你快来医院看看,出事了!”

听筒里传来杂音,像是有人在打闹,陆云深焦虑的说:“你别急,我现在就去医院。”

“林嫂,我有事先走了。”陆云深起身,不等林嫂询问,他就径直的奔向玄关。

叶知秋放下手里的虾,胡乱擦一通,嘴里还有残余,也不管,顺手拿了放在沙发上的衣服,紧随而去。

林嫂只得在身后说:“少爷,少奶奶,路上小心。”

车库里,陆云深刚系上安全带,叶知秋就打开门,坐上了副驾驶座,手上一片油乎乎,没地方放。

“陆云深,你给我系下安全带。”

陆云深这会儿很急,没时间和她理论,就俯身给她系上了,他清爽的头发划过叶知秋的脸颊,痒痒的,俊脸在她眼前一闪而过,让她瞬间有些失神。

隐约的,她闻声陆云深说了句:“从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女人。”

刚到科室,陆云深和叶知秋就碰见了何静,何静一脸愤然:“陆主任,袁大伟这次带了许多人,还指名要见你,否则就赖着不走。”

“知道了。”

陆云深眉头紧锁,事情果然不会这么简单就结束,一脸阴郁的跨过去,叶知秋想追上,却被何静拦下:“知秋姐,你和陆主任一起来的?”

叶知秋呆了两秒,走的急还真没想太多:“没有……我们只是偶遇,偶遇。”

“真的?”何静一脸怀疑,见叶知秋坚定点头,有点失望:“还以为你们俩有什么花火呢。”

叶知秋糊弄了几句,问她:“今天这怎么回事?”

“还不是因为听说陆主任要恢复看诊,又没得到想要的结果。”何静一脸愤然。

“我过去看看。”

院长的依照袁大伟的意思让陆云深暂停看诊,平复了下他的心情,奈何科室里少了陆云深不行,至少暂时不行,就让他恢复了看诊,没想到这袁大伟动作也快,晚上就找来了一群人。

“陆云深你这个***,缩头乌龟,还我儿子来。”

估计是带了人的原因,袁大伟此刻底气特殊足,一帮穿着黑色衣服,和他一样,头上带些白布条的人站在他身后,手里统统拿着小刀,让人联想到黑社会。

心外科已然变成了菜市场,不断有患者围观,叽叽喳喳的吵闹,指指点点,医院当然叫了保安,来维持秩序,袁大伟铁了心的来闹,竟真的如上次所说找了媒体来。

陆云深一进入媒体视线,就被拦下。

“陆先生你好,请问袁先生向媒体披露的关于患者袁多多,由于院方的原因,而致其死亡是真的吗?”

“请您关于此事给个说法……”

“现今医患矛盾严重,发生了这种事,医院之前是否有过这样的案例,假如有,都是私底下处理的吗?”

陆云深自是一句话没回答,之前他一脚踹向袁大伟算不上冲动,只是为多多感觉可惜,从始自终袁大伟在乎的都只有金钱,而不是孩子的健康和快乐。

事已至此,他只能从容的走到袁大伟的面前,还没开口,对方就扑到了媒体面前。

“你们快看,这就是害死我儿子的陆云深,我孩子本来好好的,都是因为他。”

边说着又当着众人的面,跪了下来,对准摄像头,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断的从脸颊两侧滚落。

摄像头“咔嚓,咔嚓”的扑捉下几张照片,社会似乎总是毫无道理的同情弱者,甚至有资深记者用不满的目光瞪视着陆云深,好似他是犯下滔天大罪的犯人。

记者把他马上发起攻势,将他堵的水泄不通。

各种尖锐的问题接踵而来,保安拦都拦不住,袁大伟自得大扬起了嘴角,一直保持缄默的陆云深忽然发话。

“三人成虎,除非交给警方让法医做尸检,否则我一概不回答任何问题。”

他面对镜头,毫无俱意,不管听到什么难听的话,都保持绅士般的微笑。

袁大伟的如意算盘打空了,看来陆云深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冲动。

陆氏娱乐公司顶层。

一个身穿白色套装,头发梳的整洁利落,妆容精致的女人,在网络上看到消息后,压住心中的怒意,给刚从媒体手上脱身,正预备回别墅的陆云深打了个电话,关切的问:“云深,你那边情况怎么样,用不用我派人去帮你。”

***的力量很强大,围观人又不少,自然传播的很快。

陆云深抬手收拾了下衣领,回复道:“我没问题,你不用担心我。”

话音刚落,就见叶知秋推门而入,见他在打电话,做了个“嘘”的手势,表示自己不会影响。

女人犹豫了下,最后说道:“那好,有什么事记得及时给我打电话。”

等他挂了电话,叶知秋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这件事和你无关,你没必要卷进来,你只要写好你的剧本,照顾好安安,不给我找麻烦就可以了。”

陆云深平生还没对哪个女人这样无语过,先发制人的开口。

“啊偶……”叶知秋双手摊开,眉头紧锁:“放心吧,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管,我不是傻白甜,你也不是霸道总裁。”

她颇为无奈:“我来呢,只是想问,你平时还喜欢吃别的方式做的大虾吗?安安口味应该跟你差不多,等他他病好了长大了我就做给他吃。”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免费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