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娘娘别怒(兮锦的小说)

娘娘别怒(兮锦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2-07

《娘娘别怒》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穿越小说,姑娘很荡漾,继母太悲催,姐妹坑太大,队友像棒槌。 但是太子爷初见您就是来抢我兜肚的真的好吗!您是不是有非凡癖好啊! 再见面,山贼窝里,姑娘一脸诚恳:“殿下,此诚危急存亡之时,臣女只好委屈您先当一晚上的压寨夫人了。”音落,太子爷就被某姑娘下了药,送上山贼头子的床……慢着!等一下!这画风走向是不是错了啊?! 某姑娘笑:“这年头性别不同怎么谈恋爱?本姑娘这是在拯救一段姻缘啊。”

娘娘别怒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回了院子,那嬷嬷便离开了,听到声响里边儿有侍女迎了出来:“大姑娘,您没事可真是太好了,方才听了消息奴婢们还怕是他们诈咱们的呢,现在见着了,可算是放心了。姑娘快些快进来罢,仔细别着了凉。”

桑璎听言轻笑:“这有什么,也就你们这般担心着。”说着举步进了厢房,屋子里显得有些空荡,艾菊见桑璎的的脚步顿了顿,这才笑道:“这屋里的东西都叫夫人拾撮着收起来了,这一时半会儿的也整理不好,不若姑娘如往常一般在软榻上歇歇?奴婢明儿个再找人收拾?”

“不必了。”桑璎听言眸中流光婉转,看向艾菊的眸光轻轻浅浅,却不知怎的竟叫艾菊心下一凉:“那姑娘可是有什么主意?”

“本姑娘觉着这院子住着也不舒适,今儿晚上就去老祖宗那儿叨扰一夜好了,只是……”桑璎说着抚了抚身上的白裙:“本姑娘这去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竟觉着这些年过得着实不像官家小姐了些,艾菊……你可是明白了?”

“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艾菊不明白。”艾菊心头一颤,桑璎抬手抚上她的眉眼,笑得温柔可亲:“真不明白?艾菊,你说你在本姑娘身旁伺候多久了?嗯?”手指下滑掐住艾菊下巴:“可是你怎么就不懂这背主会有什么下场呢?这好好的一个美人胚子……可真是可惜了。”说着松手将人轻轻一推:“去吧,看在你好歹伺候了本姑娘这么些年的份儿上,今儿个就饶了你,不过你也用不着在这揽香苑里伺候了,去找母亲瞧瞧给你个什么好差事吧。”

“姑娘……”艾菊跪在地上,音色轻颤,桑璎却是头也不回地出了院门,径自往桑太夫人的院子里去。

桑璎记得,整个桑家除了桑太夫人对原身一直疼爱有加外,其他人莫不是视她为眼中钉肉中刺,可桑太夫人到底年纪大了,基本上住在寿康堂修身养性,不管杂事。而她那尚书爹爹则是日日忙于政事,不管后院闲杂,是故原身就在林氏的刻意溺杀下变得骄纵跋扈,头脑简单。

所以说,桑璎才会觉着原身是被自己笨死的。

桑璎想得入神,她方才前前后后可谓是当众打了林氏的脸,现在的她可得为自己找个靠山,而思来想去,除了桑太夫人似乎再没旁人了。桑璎不由摇了摇头,她果真就是个操心的命,上辈子为家里大大小小的杂事操碎了心,如今重活一世倒是更糟心了。

拐过抄手游廊,桑璎忽然被面前蹿出来的人吓了一跳,细看之下发现竟是个孩子,那孩子身高瞧起来不过七八岁左右,生得粉雕玉琢十分讨喜,一身织云锦袍,显然是府里的主子。桑璎静静地笑了,这可不就是方才她爹说的珞哥儿?她的同胞弟弟?

“怎么了珞哥儿,不认得姐姐了?”

桑珞闻言忽然瞪大了眼,桑璎有些希奇地看着他,却忽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冲击力,桑珞整个人如同树袋熊一般挂在了她的身上,脑袋不停地蹭着她的脖颈,小孩子还未变化的声带软软糯糯地,一声一声地叫着姐姐。

桑璎忽然就心软了,抬手摸上他的脑袋,她记得原身的生母是在生桑珞的时候难产死的,后来桑珞就被她的外祖父护国公接了过去教养,他们姐弟二人只在逢年过节时见上一面,当时的她对这个弟弟并无多少亲近,却不想这个孩子竟对他的姐姐如此眷恋。一时间,桑璎觉着心里头有些麻麻地,不由抬眸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啊,都过去了,姐姐在呢,别怕。”

“嗯。”桑珞糯糯地应了声,忽然觉得桑璎的身子似乎有些僵硬,不由抬眸关切地问道:“姐姐怎么了?”

桑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挤出一抹笑:“你能不能先下去?姐姐腰要闪了!”

闻言,桑珞忙不迭地跳到地上,一脸讨好:“姐姐没事吧……”

桑璎轻轻一哼,桑珞忙伸手扯住她的衣袖,如同一只被抛弃的幼犬:“姐姐,姐姐……姐姐你不会生气吧?”

见状,桑璎禁不住抬手扶额,这才刚见面,她怎么就觉着这辈子她就要被这个小屁孩吃得死死了呢?她对萌物天生没有反抗力啊摔!

“罢了,只是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在屋里歇着?”

“我其实跟了姐姐一路了……是姐姐自己没发现。”小正太仰着脑袋看她,素鸢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好,是姐姐没发现……等等!你这么大一人怎么可能跟了我一路我却没发现?!”

娘娘别怒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次日,桑璎是在桑珞的院子里醒来的。自昨儿个夜里在半路被桑珞拦下来后桑璎索性就跟着这个便宜弟弟回院子歇了一夜,却不想一大早便有侍女端着衣裳首饰面盆进来,桑璎挑了挑眉,看向领头的侍女:“你们是谁派来的?”

“回大姑娘话,奴婢是昨儿夜里接了国公爷的命令,领着三个丫鬟一个嬷嬷过来伺候大姑娘的。”

“外祖父?”桑璎有些惊诧,按理来说她这个外祖父对她是算不得上心的,究竟原身的性子确实太过于欠扁了些,不过心里头虽这般想,明面上却是做得滴水不漏:“即是外祖父派来的,便来伺候我更衣吧。你叫什么名字?可知道外祖父身子如何了?”

“回大姑娘话,奴婢白芨,后边的是刺槐、金琥、绿萝。安嬷嬷在揽香苑里拾整院子,这才未过来拜见。国公爷身子硬朗,惦念着大姑娘呢。”白芨是个极细致的人,如今见了这个外边儿名声狼藉的桑大姑娘也不露半点异样。只在打量过后方才觉着这传闻未免偏颇太多,虽说只短短交谈两句,可这大姑娘明明教养礼数都是极好的,怎会骄纵跋扈?莫不是有人……

白芨一惊,忙敛了心思上前替桑璎梳洗,刺槐领着几个尚书府的侍女,手上都托着衣裳,金琥身后的都托着头面首饰,绿萝身后的则端着食盒。这些个尚书府的侍女都是一大早尚书大人派来揽香苑伺候的,由此看来,他对这个嫡女也是有几分心思在的。

待桑璎挑了件丁香色撒花对襟褙子,换了身同色对襟裙,金琥这才上前见了礼:“请大姑娘安,不知今日大姑娘想挽个什么模样的发髻?”

桑璎闻言挑了挑眉,自盘中挑了套紫玉攒花头面,道:“你看着挽就是了,只是有一点,我不喜欢太素净了,别埋没了这头面。”

金琥闻言看了一眼桑璎手中的紫玉头面,心下暗暗有了计较,三两下挽了一个飞天髻,仔细将头面簪入发间,又上了个淡淡桃花妆,这才退后两步问道:“不知这样大姑娘可满足?”

桑璎闻言抬眸看向铜镜,不甚清楚的镜中映出女子姣好的五官,周身华贵却不落庸俗,不由满足地笑笑:“金琥这双手果真是灵巧极了,本姑娘即便想挑刺儿也挑不出来了。”

金琥垂首道了声万福:“大姑娘折煞奴婢了。”

“好了,你们即是外祖父家里送来的,想必也是忠心的,一家子人就别这般拘谨着了,往后这院子里的事情,还得靠你们多打点打点。”

四人听言明白桑璎这是要重用自己了,忙退后两步俯身施礼:“奴婢定当不负姑娘厚望。”

“行了,本姑娘希望你们记着今日自己说过的话。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既然到了我院子里头,此后你们的主子除了我,便再没别人了,你们可明白?”

“奴婢明白。”

“明白就好,摆膳吧。”

“是。”

然,在桑璎早膳方才用了一半时,就见绿萝从外头进来:“大姑娘,海棠苑来人说请姑娘过去一趟。”

“哦?不知来的是谁?”桑璎闻言放下手中玉箸,饶有兴致地开口。

“是夫人身边的桂嬷嬷。”

“是嘛?”桑璎敛眉笑了笑:“那就叫桂嬷嬷多等等吧,本姑娘这早膳还没用完呢。”

“是。”

宫中,当朝太子公子渊正陪着太后逛花园。宫人皆被安排到了后头远远跟着,祖孙二人一处说了些朝廷上的事情,太后又将话锋一转,提起公子渊的亲事:“聿怀啊,这桑府的嫡女你可见过了?”

“未曾,孙儿只是听闻死了一趟没死透,又活过来了,生命力挺顽强的。”公子渊垂着眼睑,面无表情地开口。太后闻言一噎,不由瞪了公子渊一眼:“有你这么说自己未过门的妻子的吗?”

“您也说了未过门,也许明儿个又死了呢?”

“……”太后忽然觉得心好累,为什么一提婚事她这孙子就没半句好话?不过太后到底比公子渊多吃了几十年的盐,不一会儿就笑开了:“没关系的,国师既然说了此女今后定当大富大贵,肯定死不了,你也不用担心守寡问题。”

“……”公子渊默然,究竟谁能来告诉他,他一个大男人到底守的哪门子寡?

眼见公子渊吃瘪,太后心情忽然变得愉快,这些年她那不成器的孩子终日沉迷酒色,她一个老太婆也把持朝政这么多年了,实在是心累得紧,如今孙儿长大了,再过不久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吧?不过在此之前,督促孙儿生娃这件事是不能落下的!宋太妃那厮都当曾祖母了好吗!前些日子还抱了曾孙过来炫耀,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