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首页最近更新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唐三小姐的小说)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唐三小姐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2-07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是一本超级好看的重生小说,作者唐三小姐的小说,洛君鸾前世爱上一个人,那个人眼中只有权力,甚至不惜利用她。害的她家人十月断头,血洒皇城;还有那未出世的孩子,也成为他的脚下亡魂。洛君鸾前世信错了人,庶妹阴毒,姨娘狠辣,害得她一世不安宁。等她踏着地狱烈火重生,风云幻变,斗姨娘,惩庶妹,治渣男,一切从头再来。然而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媳妇,孩子在踢我!”“姬千洛,你给我正常点!”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一路上下人们见到洛君鸾,不免诧异。这足不出户的大小姐今日怎有闲情出来逛逛?

面对下人们的异样眼光,洛君鸾并无多***动,而一旁的书棋却有些难过及愤怒。

她家小姐虽然平常都不出颜若宛,可这些个丫头也不必用看怪物的眼神看这洛君鸾吧,如若换作从前,在人多的地方洛君鸾便会变得急躁起来,可如今……

“哈哈哈,书香姐姐再高点儿,再高点儿,浅儿飞起来了耶哈哈……”

“小小姐,当心点儿,抓紧!”

一阵嬉戏声传来,孩童稚嫩娇俏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悦耳动听。

洛君鸾心中一动,脚下步子停了停,向声源走去。

近了,近了……

前世她欠的人太多,然而她的妹妹洛君浅,是她最为抱歉的人。小小年纪,便因为她而失了性命,错过了女孩家应有的快乐年纪,还没体会那青春靓丽的年纪,便殒命于十月。

“大小姐,是小小姐!”书棋欣喜地叫道,一出来,便碰到了熟悉的人。

这府内,也便只有洛君浅这个嫡妹和洛君鸾关系要好,至于洛雪蓉,那利用性的行为,让书棋很是担心。

“别出声!”

洛君鸾停住脚步,示意书棋轻声些,若她这样出去,只怕洛君浅都不熟悉她了吧?

入眼的是在花丛之中荡秋千的红衣女孩,五六岁的模样,梳着可爱俏皮的包包头,两边挂着的铜铃作响,包子脸配上灵动有神的大眼睛,如同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

眉眼之间,还有些与洛君鸾的相似之处。

“大小姐……奴婢给大小姐请安。”那给洛君浅推秋千的丫鬟见了洛君鸾,赶忙抽身行李。

洛君鸾点点头,从花丛中走出。她认得这个丫鬟,是书棋的妹妹,书香。

“大姐?大姐大姐,你怎么来了?浅儿好久没见到你了,大姐,快接住浅儿……”洛君浅见了洛君鸾兴奋的叫起来,她站起身,在秋千荡起的瞬间向洛君鸾的方向一跃。

洛君鸾向前一步,抬手便接住洛君浅的小小身躯。

软软糯糯的,很有手感,她似乎,从没抱过这个妹妹啊。

“大姐,你怎么才出来?浅儿等了大姐好久哦~”洛君浅紧抱住洛君鸾的脖子,生怕她又跑了似的。

“等我?”洛君鸾有些不明白。

她很少出门,就算在颜若宛,也不见任何人,可是若洛君浅想见到她,可以随时来看她的,莫不是不敢来?

“大小姐有所不知,小小姐日日吵着要见你,可到了颜若宛,书雪便告诉说大小姐不见任何人,每次都是如此,这一来二去,便……”接收到书棋目光的书香顿了顿,没再说下去。

“便什么?说了无妨。”洛君鸾皱着眉,她似乎一直不知好多事情。

好啊,书雪真是个“贴心”的好丫鬟,竟能代主掌院了。

书香得了准,也不顾书棋的眼神,为了自家小姐,于是便接着说:“小小姐已经有一年半没有见到大小姐了,为了大小姐,小小姐日日哭闹,甚至想爬墙进入颜若宛,若不是奴婢拦着,小小姐若出了诧子,可怎的是好?”

“大小姐也知道,小小姐自小除了夫人老爷便最黏大小姐。大小姐这般,心中……怕是没了小小姐了吧?”

语毕,四面寂静,无人不敢喘气,怕惹了晦头。书棋紧张的看着洛君鸾,生怕下一秒出什么变故。

洛君鸾这才知道,她一直以为的亲人的疏离,却是别人的杰作。

洛君浅低着头,不敢再闹腾,也知道如今气氛不对。她小声对洛君鸾道:“大姐,你别怪书香姐姐……”

软糯低小的语气,让洛君鸾心一疼。

“浅儿,以后不许爬墙了。明白吗,若是想见我,便让书香姐姐带你进来,若有人敢阻拦,姐姐定不饶她。”洛君鸾说道,抱着洛君浅的手紧了紧,说不出的担心,也为以及从前的过失感到愧疚。

洛君浅抬起头,惊喜从眼中迸发而出,“真的吗?太好了,浅儿以后可以去找大姐玩儿了!哦也!”

“那你答应我,以后都不能在做这样危险的事情了,明白吗?”洛君鸾惩罚性的刮了洛君浅的鼻子。

洛君浅吃痛,捂着小鼻子,一脸无辜。

书棋松了口气,幸好。看了书香一眼,她低声请求:“小姐,书香也是无心,一时口无遮拦……”

“起来吧,我不怪罪她。”洛君鸾对书香道。

“大小姐……”

书棋噗嗤一笑,将书香拉了起来,“怎么?方才还那般勇气,现在软了腿了?”

书香一怔,脸红红地,有些不好意思。“多谢大小姐。”

洛君鸾摇摇头,说:“你将浅儿照顾得很好,有你,我也放心些。”

“大小姐说的哪里话,这是奴婢的本分。”书香有些难为情,刚刚她说了那些话,洛君鸾不怪罪,还如此与她说话,顿时觉得心里愧疚。

洛君浅一直侧头看着洛君鸾的侧颜,小脑袋歪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的想起什么,洛君鸾问道:“浅儿,母亲在吗?”

“在呢。”洛君浅点点头,不知洛君鸾要干什么。

听洛君浅这么说,洛君鸾不自觉展露笑颜:“走,随我一同去找母亲。”

听罢,洛君浅先是一喜,后小眉头一皱,气呼呼地道:“浅儿才不去呢,洛雪蓉在那儿,讨厌死了。”说完,她慌忙捂住小嘴。她这样说洛雪蓉,大姐会不会又不理她?

以前大姐最爱跟洛雪蓉玩儿了,每次她偷劝大姐,大姐都是好久都不理她的。洛君浅想道。

看洛君浅如此动作,洛君鸾恍然想起自己从前都是分外护着洛雪蓉的,有时甚至为了那个庶妹而不理自己的亲妹妹,以至于让洛君浅为了讨好她而不敢说洛雪蓉的坏话。

空气又一次陷入凝聚,无人敢大气喘一声。

“怎么了?”洛君鸾问道。

洛君浅揉捏着衣角,神情黯然:“浅儿这样说,大姐是不是又不喜欢浅儿了?”

是她对不起她,她又怎么会怪罪呢?洛君鸾想。

“她再好,也不及浅儿不是吗?姐姐从来便只有浅儿一个妹妹,从前帮她,不过是尽了一主之宜,却不想让她成了气候,让浅儿不快了。如今姐姐知错,向浅儿赔罪,行吗?”洛君鸾道,无一字不是真心。

“真的吗?那大姐不生浅儿的气吗?”洛君浅有些不可置信,但心中却不可抑制地欢喜。

洛君鸾点点头,对一旁地书棋道:“带路吧,去母亲那里。”

“大姐大姐,等会儿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去浅儿那里?浅儿藏了好多东西想给大姐看呢!”

“还有哦,听说明日北南街会有杂技表演,大姐一起去看吧!浅儿听说有好多好多小动物呢!”

“还有还有,昨天国公府的瑞兰表姐来信,让我们去一趟呢,听说瑞兰表姐生了个小侄子,可喜了。”

“好了”,洛君鸾有些头疼,洛君浅还是这般活泼,叽叽喳喳爱说个不停,“姐姐允了你便是,再吵可不饶了你。”

“呜呜,大姐坏……”

“姐,”书香轻声叫道。

书棋回过头,见自家妹妹一脸迷惑,“怎么了?”

“大小姐,是不是有些不一样了?”

书棋微嗔了她一眼,“主子可是咋们能议论的?不过说来也希奇,自从几当前病了一场,大小姐是变了许多,不过总算是看得比从前通透,咋们做奴才的也喜悦不是?莫不是……还像从前那般,被那二小姐蒙得团转,却还不能说什么,总在心里瞎着急也是无用。”

听罢,书香心里的石头总算是落下了。她笑道:“如此也是好的,对小小姐,老爷夫人来说,是个好消息呢。不过姐姐……”书香顿了顿。

“怎么了?”

“你的脸,这样,可还怎么见人啊?那洛雪蓉也是……”

“香儿!”书棋止住她,有些怒有些无奈,“再如何她也是府中二小姐,是咋们的二主子,还是守些本分吧。姐姐的脸……不碍事的。只要大小姐不嫌弃,那便无事了。”

“可是姐姐……”书香含着泪,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却被书棋制止。

二人理理情绪,跟上了走了好远的洛君鸾姐妹二人。

洛君浅依旧说个不停,洛君鸾却已神思其处。

书棋的脸一定会治好,对她好的人她也不会再让他们受到伤害,那些曾经让他们痛苦的人,全部堕身地狱吧。洛君鸾想着,唇角绽放出一抹冰冷的笑意。明明是美极,却生生透着严寒。

四面空气凉了凉,后面的丫头缩了缩脖子,鸡皮疙瘩不知为何起了一身。

“大姐,你说好吗?”说完一大堆藏了不知多少的话后,洛君浅问。

“好,好啊。”

宦官大人这个毒妻有点冷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牡丹堂。

门口的秦嬷嬷老远便看见一袅袅身影朝自己走来,心中暗感熟悉。想了想可是心中那人,却还是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谁知那人走近了,秦嬷嬷不由讶异。

“大……大小姐?”

“是,秦嬷嬷。母亲在里面吗?”洛君鸾让以往生硬的音调柔了柔,听着让人甚是舒心。

“在……在呢。哦,真是失礼了,老奴给大小姐请安。”秦嬷嬷这才反应过来,行了一礼。

洛君鸾扶住她,“嬷嬷使不得,您是府中老人,鸾儿敬您才是。”

“大小姐折煞老奴了。”秦嬷嬷谦道。

“怎会?劳烦嬷嬷向母亲通报一声。”

“不用不用”,秦嬷嬷笑着摇了摇头,道,“大小姐和三小姐是府中嫡女,按规矩是可以免了通报直接给夫人请安的。”

洛君鸾听罢,摇了摇头,“礼数不可废,还是劳请嬷嬷通传一声。”

秦嬷嬷见洛君鸾如此知礼,心中喜悦,便允了进屋去了。

她刚走,洛君浅便开口说话了:“大姐,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洛雪蓉她都大摇大摆地***了,这样等着,别人会看不起咋们的。”

“这是谁告诉你的?”洛君鸾皱眉问道。

洛君浅没发觉洛君鸾的不对,想了想道:“是阿蓉。”

阿蓉?

洛君鸾仔细在脑海中搜索,却并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这时书香上前,在洛君鸾身旁附耳道:“是柳姨娘送给小小姐的,说是长得讨喜,能讨得小小姐欢心,便送到浅波宛了。”

柳姨娘?她给的人可不能马虎,到底还是要摸清楚:“品行如何?”

“底子……不纯。平常是没什么可说的,只是背地里爱小偷小摸的,好几次让人抓了显形,想借口塞回去,可人家又不认了。”

身边有这样的奴才,只怕主子的名声,都要败光了。

洛君浅到底单纯,书香年纪也小,不如书棋老练稳重,对付不了柳姨娘那样的狠角色,看来她得多培养几个心腹,以备后用。

不过一会儿,秦嬷嬷便出来了。她满面笑脸,喜道:“小姐快进屋,夫人听说大小姐来了,喜悦坏了。”

“多谢嬷嬷。”她颔首,抱着洛君浅进了屋。

书香跟着***,而书棋顿了顿,最终没走踏进那屋里去。

“棋丫头,怎么不***?”秦嬷嬷问道。

书棋有些难为情的抚上脸上的伤疤,“奴婢这样,只怕会吓着夫人。”

“哎,可怜的孩子。”秦嬷嬷心疼地叹了口气。

再看屋内。

洛君鸾几人来到大厅,四面是暖暖的气息,没有外面那冷风划得小脸生疼。

大厅里,也就只有三四个人而已。人虽少,但看起来气氛不错,尤其是洛雪蓉如银铃般的清脆笑声,绕得她耳朵发疼。

那首位的软座上,半躺着一贵妇人。橙色外衫,不显老,反而让她靓丽不少。眉目柔和,嘴角挂着浅笑,肤白貌美,风韵犹存,眉宇之间还有几分与洛君鸾的相似之处。发鬓上斜插一支白玉镶红珊瑚珠琉璃金钗,眉间翠钿,显得愈发尊贵。

她便是洛君鸾与洛君浅的生母,当今长公主,洛将军的妻子,洛夫人。

“母亲……”洛君鸾试探性地叫道,小时候,她只要如此一唤,洛夫人便笑着回她“娘亲在。”

洛君鸾转眼看到堂下坐的人,便是一身白衣的洛雪蓉。

红唇微张,小巧的鹅蛋脸,挺俏鼻,双眸欲饮欲泣,惹人怜爱,眉目没有洛君鸾来的冷艳绝美,但一看却也是一柔弱佳人。双蝶钗环坠于双鬓上,白玉耳垂上坠着一副蝶玉耳坠,也是分外精致,越发显得她娇柔可爱。一身白衣穿在身上,却显得有些不搭调,明明看起来分外漂亮的一个人,却穿着冷色调的白衣,恰恰沉没了那份美感。

恰巧,今日的洛君鸾也是一身白衣。洛君鸾整个便是一冰美人,白衣正好衬她。白衣素净挺拔,衬出佳人袅袅身姿,裙边绕绣了一圈水红色晕染的流云小花,再用银丝线勾边,红与白,形成鲜明对比,让洛君鸾更是出彩。

众人更是惊艳了,她们知道洛君鸾是京城第一美人,却没想到是如此的美。

冷艳如红梅,惹人眼红。

而一旁的的洛雪蓉恨恨地咬着牙扯了扯自己的衣裳,狠狠地瞪了自己身边的丫鬟一眼。这衣服是早上那丫鬟配的,说是配她最美她才穿了那颜色。如今和洛君鸾一对比,简直是东施效颦,反而让她一脸的不光彩。

真是个下贱胚子!洛雪蓉在心中骂道,恨不得撕碎洛君鸾的脸庞。

“鸾儿!”洛夫人急急向洛君鸾走去,生怕她下一秒便不见了似的。

看着自己女儿向自己走来,那同样的神采,熟悉的气息,让洛夫人不觉有些感动。这么久了,她终于出来了。

无人不知她多盼望洛君鸾能从那不见天日的颜若宛出来,只要她出来,一切便好,她便再无他求。

看到方才还与自己笑语相还的洛夫人见到洛君鸾的神情,洛雪蓉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果然,她再好还是不得宠,只有取代洛君鸾的位置,她才可以成为人上人,成为让人臣服的人。

那样就没有人可以看不起她了!洛雪蓉恨恨地想。

她故作惊奇的上前,“姐姐,你怎么出来了?”

洛君鸾不着痕迹地躲开洛雪蓉欲想攀上自己的手,将洛君浅放下,半蹲下行礼:“不孝女洛君鸾来给母亲请安,今日特来赎罪,请母亲降罪。”

“鸾儿”,洛夫人一听,鼻头一酸眼眶微微发红,声音都开始哽咽起来,“说的哪里话,你能出来便好,不像从前,让人担心。快,快起来!”说着,她将洛君鸾搀扶起来。

洛雪蓉有些尴尬地站在原处,伸出去的手显得分外多余。此时她心里憋着一股气,堵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心中暗恨:这该死的木头痨子不好好的在她小院里呆着,跑出来跟她抢什么宠?

心中虽是这般想,可面上却是做足了工夫。她似是欣慰地对洛夫人道:“太好了母亲,姐姐能出来,真是大幸事一件呢!”

洛君鸾心中冷笑,恐怕最不想她出来的,便是她洛雪蓉了吧。

如今,她要狠狠地撕下洛雪蓉的白莲花面具,让世人看看她到底有多肮脏。

洛雪蓉不知洛君鸾心中所想,面上摆出最可人的笑,握住洛君鸾的手,姐妹情深似的:“长姐,蓉儿想死你了!”

“母亲?”洛君鸾装作迷惑地看向洛夫人,看着洛雪蓉问:“她是谁?”

洛雪蓉如同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觉得面上异常生疼。握着洛君鸾的手不自觉紧了几分,恨不得捏碎它。

前几日她才去见过洛君鸾,虽然是偷偷的去,府上的人没有多少知晓的,可洛君鸾也不至于忘得这样干净。莫非是……她和书雪的谈话让洛君鸾听到了?洛雪蓉想着,开始暗骂书雪的大嗓门,藏不住事儿。

“蓉儿吗?啊!你弄疼我了……”洛君鸾低叫一声。

洛雪蓉这才反应过来,四周人看她的眼光有些变了,她慌的放开握着洛君鸾的手,“长姐,蓉儿不是有意的,只是见到大姐太激动了。”怎么没把你捏死?

洛君浅插了进来,小嘴不满地嘟起:“哼,真讨厌!大姐不疼,浅儿呼呼~”

“我无事的,你不必自责。”洛君鸾对洛雪蓉说道,不是像从前那样亲昵地称蓉儿妹妹,而是——你。

洛雪蓉气的想杀人,洛君鸾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洛夫人知晓洛君鸾几当前生了病,脑袋浑浑噩噩记不住事情,只能笑着“内容介绍”,“她是你的二妹妹,雪蓉。母亲记得你小时候最疼她的。”

“是啊,长姐最疼我了。怎么把能我忘了呢~”洛雪蓉委屈地道,眼里蒙上一层水雾。

洛君鸾歪头想了许久,顿觉得头有些疼痛。她知道,柳姨娘给她下过药,只要稍一用脑她就会头疼, 这也是她万事都不敢去深想的缘故。她捂着头,既然做戏,就要做到底不是?“母亲,女儿不记得她……”

“怎么会,长姐你再好好想想,我是雪蓉啊,我们几当前还……长姐,快想想……”洛雪蓉急了,看洛君鸾的模样不像是在装,莫不是真的忘记了?

不行啊!洛君鸾怎么可以忘记?那样她怎么借助洛君鸾去接近太子,怎么做未来的太子妃?

“你不要逼我,你是谁?我头好疼,母亲……”洛君鸾痛苦卷缩着身子,脸色变得越发惨白。

洛夫人被吓坏了,这洛君鸾一来就变成这样,可把她吓坏了。她把洛君鸾搂在怀里,一边焦虑大叫着“府医”。

本来洛君鸾能来看她,她心中是分外欣喜的,可如今被吓成这副模样,她该如何是好?若是洛君鸾出了什么事,她也不活了。

“大姐……不要想她了,不要想了……母亲,大姐头疼,怎么办?”洛君浅焦虑地道,快哭了。

刚刚还好好的还跟她谈笑,还教训她的大姐现在变成这样,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她应该拦着大姐不让她来这里的,都怪洛雪蓉。

洛雪蓉更是尴尬地站在一旁,仿佛是全部人的罪人一样。

秦嬷嬷急急跑了进来,“夫人,府医昨日跟随陈嬷嬷回了老家,不在府上。”

“什么?陈嬷嬷?她怎么……”

“母亲勿怪,是女儿特许的。”洛君鸾显然有些有气无力,眯着眼还能看到洛雪蓉正狠狠地瞪着她,恨不得将她杀死一般。

这样就受不了了?放心,前世你逐加在我身上的,我都会一一还给你的。

洛雪蓉忽然看到洛君鸾朝自己笑了笑,那笑——是在挑衅她啊!洛雪蓉愤愤地想,果然,洛君鸾是装的!她自得地哼了一声。

“去,去外面请大夫,只要能救我的鸾儿,我重重有赏!”

“夫人有所不知,今日陛下龙体大突变,这御医们束手无策,整个京城的大夫都被姬千洛请入皇宫为陛下整治了……不过还有一人……”

“这个姬千洛!那人……难道是怪医白酒?”

“正是。”

白酒这人怪得很,无论出多少钱都请不到他,而且喜欢拿人做实验,京城中很多人都被他拿来做过实验。因此,白酒虽然医术高超,但很多人都不找他治病,以免成为他手下亡魂。可纵使他门庭之前寥寥无几,他依旧安闲逍遥,挥金如土。

“去请,无论他提出什么条件统统答应他。快去,秦嬷嬷!”洛夫人咬着牙道,为了女儿,她在所不惜。

“是。”秦嬷嬷跑了出去。

一听要看大夫,洛君鸾抖了抖。

“娘亲……鸾儿不要看大夫……”洛君鸾微哑着声道,小时候,她最怕的就是大夫。

她永远忘不掉那一年,她的祖母将犯了错她送去庄子上。她偶感风寒,她那狠心地祖母竟然随便找了个庸医,而后按照庸医的吩咐将一大碗浓稠黑苦的药带入她口中,洛夫人到的时候,她也只剩下半条命了。那时她儿时的噩梦,自此也开始怕看大夫。

“鸾儿不怕,这次祖母不在,没人给你吃你不爱吃的东西,娘亲在呢!”洛夫人搂着洛君鸾,啜泣着安慰。

“白酒是京城里最好的大夫,不会伤害鸾儿的。”

洛君鸾虽然迷糊着,却也捕捉到了洛夫人口中的要害字眼。

白酒?

洛君鸾想起前世,她在宫中曾偶然见过姬千洛一回,他身边就跟着白酒。那么这么说来,白酒背后的大人物,就是姬千洛。可是,既然姬千洛孝忠皇帝,那应该把白酒也带入宫去,怎么……

或许,她可以试图将白酒拉到自家门下。那样,她和浅儿的毒,也许就有解了。

可她蓦然想起姬千洛,邪魅暴戾的气息比那常年接触死物,以杀人的为生的刽子手还可怕。眼神,由于地狱死神,让人不敢承接。

对付这样可怕的男人,她还得另出对策。

可是无论如何,她都得拼一次。

“大姐不怕,浅儿陪着你,你就不怕大夫了。”洛君浅吸着鼻子,可怜巴巴地道。

“是啊,长姐,这样你就可以记起蓉儿了呢,请不要再忘记蓉儿了!”洛雪蓉哭成一朵小花似的,挤到洛夫人身旁紧紧握住洛君鸾的手,眼睛射出狠毒的光。

洛君鸾望着洛雪蓉,仿佛看不见她的目光似的,“放心,我一定会想起……”话未说完,便昏死过去。

“大姐!”

“鸾儿,鸾儿……”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站点地图|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POP小说资讯| 最新热读小说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