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

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1-01

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全文阅读带给你,霜花变,繁花尽,何人在盼故人归? 皇权变,阊阖开,谁人谋了这天下? 侯门深宅,中宫之策,康庄大道,谁在回廊挑灯看剑? 乱世之中,锦绣坦途,幽怨深深,何人等到繁华落尽? 于红尘中,谱写一首离歌清唱。 犹记梦回当年,一度坚城万里,再度缱绻柔情,三度爱恨别离。

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楚琉月厌恶的皱了皱眉,身躯如同没有支撑点一样,直奔宋平煜的怀抱而去,当下抬起那双秋水般的双目凝泪的望着宋平煜,当真是委屈的不行。

宋平煜双手抱着楚琉月的***,轻拍安抚着,温柔极了。他的黑眸如鹰隼,凝这本身就严寒四射的眸子,冷峻无情的盯着楚琉素,"毒妇!琉月好心好意来此看望你,你不但不领情反而咒骂琉月,真是最毒妇人心,朕当年怎会看上你这个贱人!"

楚琉素冷眼看着眼前的作秀,噗屑道,"她好心来看我?假如是好心她为何会抢我皇后之位?假如她好心为何会给我灌下汤药让我终身不育?我呸!当真是好心啊!"

楚琉素当真就突出一口唾液,这对狗男女的作为让她觉得无比的恶心,她抬起脏乱无比的小脸,能看见的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眸,冷光乍现,恨不得将面前的两人千刀万剐!

青布衣衫的太监努力察言观色,当下挺直腰板上前,"啪"的一声狠狠打了楚琉素一个耳光,楚琉素生生吐出一口血来,当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几滴鲜血不慎***在宋平煜的金靴上,顿时惹来他恶心的目光,"是朕要让琉月做的皇后,是朕让你怀不上孩子,一切都是朕,你有什么资格怪琉月!琉月是这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只有她最有资格做朕的皇后!你楚琉素,不配!"

铁腥味布满楚琉素的整个口腔,混斥在脑中让她有些模糊了视线,眼前这个男子真的是她爱了这么多年的人吗?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变得如此生疏?为什么他们就像是恨了好多年的仇人一样,见面就杀?

楚琉素惨淡一笑,"是啊,我不配!我为了你接近先皇最宠爱的皇子,努力让他爱上我,而你为了得到他的情报,不惜把我牺牲给他,也对,我这残花败柳之身怎能和谪仙一般高高在上的姐姐比呢?"

"可是!"楚琉素面目忽然狰狞起来,如同蓄势待发的猛兽一般,"你明明答应过我不杀宋清的!为什么要食言?宋平煜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啊!宋清他真的无心皇位,你为何还要把他千刀万剐,让他死无全尸?"

说着说着,楚琉素的眼眶却渐渐红了,曾经不管她受了多少委屈,不管吃过多少苦,她都不曾落过一滴泪,可是现在一提起宋清,她却哭了,宋清该是楚琉素在这世上唯一对不起的人了,当年她带着目的去接近那个如莲一般的男子,让他爱上自己,虽然她成功了,可是他最后却惨死在宋平煜手中。

"吃里扒外的贱人!我就是死了也不可能让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坐上皇后之位!更何况,宋清他该死,谁让他比我更为博得父皇宠爱?!谁让他与我争夺皇位!"宋平煜双目狠辣的盯着楚琉素,像是能把她杀死一般。一提起那个曾与他争夺皇位的男子他便愤恨不已,凭什么宋清他不费一丝一毫便能唾手可得到皇位而他要费尽心思才能得到?

他不甘啊,即使宋清死去他也不甘!

楚琉月柔弱的倚在宋平煜怀中,***不已,只是那盯着楚琉素的眼神却是冷的让人发寒,这一场戏不看白不看,她倒是想看看这贱人临死前的挣扎。

只有宋清这样的男子才能带给北宋一个盛世太平,而你宋平煜做不到!但这些话楚琉素并未说出口,只因这一切都为时太晚了,一切都来不及了。

"来人,赐酒。"平静下来的宋平煜冷冷地说道,不给楚琉素任何反驳的机会。可是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奠定了这女子最后的结局。

五年夫妻,同甘共苦,守望相助,他最困难的时候身边只有她,可是这一切却抵不过他成功后身边一位貌美如花的女子,一切的一切全数被抹杀覆灭了,连带着楚琉素心底最后的一丝软弱都被抹杀没了。

好啊,蛇蝎心肠的姐姐,弃之敝屣的宋平煜,古人诚不欺我啊,果真是祸害留千年,她这个做了一辈子的好人竟落得个这般下场,真是讽刺啊,讽刺自己不知好歹,竟看不清人心险恶!

太监不屑的看着楚琉素,手中端着令人致命的鸩酒,凉薄道,"楚氏,请吧!"

楚琉素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癫狂的状态像是发疯了一样,"怪我自己识人不清啊,若有来世,我定然要亲手杀死你们,以报我心头只恨!"

酒杯破碎的声音凌厉的回响在破落的房屋之中,发狂的嗓音久而不散,嘶喊的声音像是诉说着这女子凄惨的一生,楚琉素倒地之际,那双清明的双眸竟是不甘的睁着眼……

也不知何时,天空中的闷雷,滚滚落下,大雨哗啦哗啦的倾盆而下,乌云笼罩这这无边无垠的北宋,闷得让人发慌,带着几丝说出的凄凉……

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一阵新雨过后,青山翠谷越发显得静幽,山间的空气愈发的清新无比,香气扑鼻的芬芳幽幽飘散,悠转百里,透过帘幔的缝隙传进马车内,楚琉素动了动身子,柔软的软榻让她不安的蹙起了眉,却忽然清醒了过来。

神智呆滞至极,耳边嗡嗡作响,让她分不清今夕是何年。

身侧,一位名唤冬棂的丫鬟不停地道,"小姐,此次回府是个大好机会,大夫人能想起您证实还是念着您的,您一定要在府中好好表现,让府中的小姐公子们对您刮目相看。但是风头切不可超过府中的嫡出小姐,您现在刚刚回去,根基不稳,所以说凡事应当学会隐忍,就算是府中小姐,公子给您脸色看您也切不可与他们正面冲突。"

楚琉素眼眸直直的望向前方,脑中呆懵不已,却又闻声——

"大夫人执掌府中中馈,全部的婚事也要经她之手,为了您能寻得一处好姻缘,您还是尽力讨好大夫人比较好。虽说奴婢觉得这个法子不是上策,但形势所迫,该认低头还是得低头。"

楚琉素听到这下意识的巡视了一下四面,马车四面皆是昂贵精美的丝绸所装裹,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挡住了外面的碧绿青山。而她坐在镶绣金色牡丹的软榻上,面前是紫檀檀木案几,上面檀香飘飘,香烟袅袅上升,沁人心脾的芬芳传进鼻息。那般的真实,却有那样的不真实。

"小姐,您在听吗?"

楚琉素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却脸色发黄的小俩,正含笑,那是常年营养不了造成的,而她现在正在用一种迷惑的眼神看着自己。

冬棂看着楚琉素凝滞的模样,苦涩的笑了笑,道,"瑞嬷嬷刚刚去了,现在就只剩下奴婢与小姐了,还望小姐要懂得明哲保身。"

这话说的隐晦,楚琉璃却马上反应过来,浑身皆是不停的打起战栗,眸中却忽然升上一种极度惧怕之色,瑞嬷嬷是她的奶娘,而冬棂说她刚刚去了,这是何意思……?

楚琉素颤抖着唇瓣,里面带着自己都不曾发觉的颤音,"今儿是什么年?"一开口,楚琉素才发觉不对劲,这青涩的嗓音根本不是她的。

冬棂被楚琉素这句话问的摸不着头脑,却如实回答,"庆历三十二年。"

惧怕不安的情绪猛然席卷全身,楚琉素指尖微微打怵,冬棂为何会还活着?她又为何会活着?当年在府中冬棂不是因为偷窃楚琉月的金钗而被乱棍打死了吗?

一个个疑问油然而生,吓得楚琉素心脏都漏了一拍,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她又问,"瑞嬷嬷是不是前天刚刚死了?"

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楚琉素在心里喃喃自道,假如冬棂回答是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冬棂听后,蜡黄小脸染上了些苦涩的笑意,周身散发着悲哀的气息,"是的,小姐。还是咱们两个给嬷嬷挖的坑把她埋了起来。"

马车颠颇的感觉,耳边冬棂的苦口婆心,鼻息间的芬芬檀香,瑞嬷嬷的死,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她,自己还活着,而且回到了十三年前。

她十五岁嫁给宋平煜,在旁辅佐五年,而宋平煜登基后,她在冷宫被关了整整八年,死的时候已经二十八岁,可是现在她身在马车内,眼前的一切,都在告诉她,她重生了。而现在她正在回府的路上,假如她没有记错的话,过不了几天她便要及笄了。

楚琉素心中百感交加,往事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如同过眼云烟,缥缈云散,可是那受的苦却是那样的真是,她的眼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酸涩的感觉充斥着她的每一处感官,竟小声哽咽起来。

冬棂担忧地说道,"小姐,我知道您这些年受委屈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京都会有您的家的。"

她声音急切而关怀,是发自内心的,楚琉素闻言思绪百转千回,暖涩交加,前世她竟然那般相信楚琉月的话,可所谓是唯命是从,她说冬棂偷了金钗她便认定冬棂偷了金钗,结果却苦了这丫头的一片心血,竟让她在恶人手中死不瞑目。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侯门庶妃(泛凉的小说)出色内容,想看更多章节请点击下方吧!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