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

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1-01

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小说最近章节已经出来了,传言梨唐国女帝丑陋无比且胸无点墨,骄奢淫逸且面首爆满后宫。 传言女帝之侧有位貌比潘安的辅臣,独揽朝政大权,却一直忠心耿耿。 当是时,三国鼎立。梨唐国国力巧妙居中。 so,作为穿越到女帝身上的耿悦正以痔疮这种羞于言说的谎言为借口整日休朝,安逸度日。 却不想美貌辅臣翻脸,夺了皇位。连一向安静的邻国大军也来攻城。 女帝坐不住了,女帝屁股下的‘痔疮’也表示坐不住了…… 总之,这是一个***女在后宫谋求生路的故事。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耿悦是飞起来了,然而又不幸掉入水池中,所幸正值盛夏,荷花开得正盛。

作为砸倒一片艳艳荷花的大功臣,耿悦昏了过去,但头皮火辣辣的疼,耳边永远是水流的急促声,她额边都是豆大的汗珠,看到水朝她涌来,只得一直跑着,而水依旧如森林巨兽般欲将她吞咽,随之而来的还有生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如是,不仅头皮疼,脑袋也痛到要炸,生疏又熟悉的记忆不经答应,强制性灌入脑海中,入眼的全是乌黑的袍角,阴恻恻的脸和一张惊恐而丑陋的脸。

她本能的对梦境反感,脑海中就如快进的电影一样,一遍一遍的在重播。

梦中,她歇斯底里的哭着,觉得脸上有湿润的感觉,然后就听得有人在喊她。

“女皇,女皇,快醒醒。”声音略急促。

耿悦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双可爱的娃娃脸,在担忧的看着她,手中拿着绢子帮他擦着泪痕,见她醒了,眼中的心疼略增,柔声问道:“女皇,刚刚做噩梦了?”

耿悦在脑海中找寻那些记忆碎片,然后看着那张娃娃脸,又看了看那额上的一片淤青和结痂的伤口,瞬间与脑海中的一张脸对上了,想了半晌,问了句:“你是期颐?”

“是啊,奴婢是期颐。”期颐点点头,眼眶有些红了。

耿悦擦着脸上的泪,慢慢坐起,打量着屋内的布局,纱幔浮动,古色古香,又低头瞥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 顿时停住了。

确认片刻后才掩面痛哭,一开始还吐字清楚:“我竟然没死,呜呜……竟然没死,还、还穿了,呜呜呜……”

“女皇,是期颐无能,护主不周。”期颐也是眼眶泛红,语气很是自责。昨晚左仆射大人的做法她没料到他会那么狠。

“给我拿个镜子。”耿悦抽泣着说,然后依旧嚎啕大哭,幸福来得太忽然了。又开始‘哇’一声开始哭,嘴里含糊不清的哭诉:“我竟然穿到、到女皇身上、一阵blabla的嘟囔后,期颐去取镜子。

她似乎没料到耿悦这样的哭法,究竟照着以前,她多半是暗自抹泪,或是不吃不喝,鲜露笑颜。但转念又想起左仆射大人昨晚的惩罚确实太过狠绝。看了看她脸上早已分不清鼻涕和眼泪,眼底又满是心疼和自责。自古红颜多薄命吧,但愿这场发泄力度颇大的哭诉能让女皇想开些。

期颐递过一面精巧小铜镜,低哄道:“女皇,别哭了,身子要紧,您看看,这眼睛都肿了。”说完后,耿悦才好了些,然后瞬间止住泪,拿起镜子端看着。

出乎意料的是,镜子中的女子皮肤枯黄粗糙,雀斑密布,眼皮微肿,睫毛发白,一张大圆盘子脸无一处能看的,甚至于不仔细看的话,压根儿分不清男女。

看过这具女皇的外貌,耿悦虽然有些难以接受,但又转念一想:首先,自己命大没被淹死,还穿越了,这具身体虽然孱弱些,但好歹背着女皇的尊名不是?什么好男儿她寻不到?而且,这身份让她可以暂时坐吃等死了。

期颐看着耿悦脸上的表情如调色盘一样,变了又变,一时不知该怎么揣测劝慰,只得等着耿悦先说。

“左仆射大人昨儿个几时回宫的?”耿悦忽然想起昨晚的事儿,那一瞬间或许原主魂魄早已离体,她的灵魂才有跑进来的机会,只是她不明白为何一个臣子竟然敢明着让女皇溺亡?

她也不明白为何这女皇怎的就成了傀儡,记忆中,这原先的主子应该是个很要强的女子,七岁登基,有太后垂帘听政,应该皇位坐的稳稳当当,但现在朝中大权确实已经旁落。

耿悦努力回忆中间是否发生过什么兵变或是其他的事,奈何却没有搜寻到。

期颐听到左仆射,看了看耿悦的脸色,以前的胆怯并没表现出来,心下有些好奇,但并没多想,只是回答道:“昨夜,大人,玉、玉带扣断了,所以等到女皇被救起时,大人就已经出宫了。”

说起玉带扣这件事,她脸颊微烫,究竟那是她第一次看到左仆射大人的慌张神情和那大红色的……但期颐心内还是佩服女皇这一拽,因为昨天情况确实不似平常,昨天左仆射似乎很生气,那种狠戾她第一次见。若不是玉带扣被拽开,她就算是磕破脑袋,大人也绝对不会轻易饶恕的。

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耿悦觉得要想活得长久,还是得从巴结那位大人开始。昨夜拽坏了他的玉带扣,想必那人这几日暂时不会来。

“大人如若这几日要来看我,你定要殷勤些请进来,懂么?”耿悦还是有些虚弱,半托着床边吩咐着。

期颐忽然抬头,有些不解的看着,往日不都是寻个理由推辞了么?往日那么胆怯,为何却忽然要对大人殷勤些,果真想开了?

“我一直都是一国之主,但左仆射也一直都是辅弼之臣,这些都改变不了,那么就明哲保身,所以,日后记得左仆射的大人的传话要听,懂么?”耿悦记忆中的信息告诉她这个傀儡过得并不好,因为经常反抗这位大人。

期颐嘴角抽了抽,这些话是她以前用来劝女皇的,今日倒被反过来用在自己自己身上了,但不管怎样,女皇想开就行。期颐点点头道:“嗯,奴婢定牢记在心。”

耿悦觉得又有一波记忆在脑中冲撞,便吩咐道:“我饿了,你去传膳吧。”

期颐看着她稚嫩的脸上多了些往日少有的从容和风轻云淡,心内不觉想到一句俗气的话:死过一次的人就是不一样,总会看事情通透些。心内不禁有些欢喜,随即道:“奴婢这就去御膳房传膳,您先躺会儿。奴婢去喊豆蔻进来伺候您穿衣。”

耿悦抿唇轻点头,挑起眉毛,待看着期颐跑出门外,才立马又将小镜子拿起来,咧嘴咯咯笑着,最后抱着镜子猛猛的‘啵’了一声。不知为何,现在她满心欢喜,尽是期待。

门外清冷的长廊上,两个丫鬟在窃窃私语——

“豆蔻,女皇今日心情挺好,你去先伺候女皇洗漱,要照顾好。”期颐皱着眉头,向对面心不在焉的豆蔻吩咐道,她怕的是女皇虽然表面看起来乐观,但依然想去寻死。

豆蔻嫩气十足的脸上则一脸不悦,把玩着手中泛着流光的玉簪,语气略带讽刺:“姐姐总是把女皇当祖宗供着,但事事还是要劳烦我照顾,明明就是一个窝囊废,还被……”

“闭嘴!”期颐怒着直接伸手一掌扇过去,怒瞪着她,目光凌厉,狠狠低斥一声,“没良心的蹄子!一荣俱荣!若不是女皇,你早就不在这世间了,你若是良心都喂了狗,那么就趁早滚出宫!”这一掌呼过去,期颐顿时周身那种霸气的大丫鬟气场就出来,所以,气场或许只是一个耳光的事儿。

豆蔻立马变了脸色,捂着被打的半边脸,忙跪了下来,紧咬着唇,哆哆嗦嗦道:“豆蔻知错,姐姐莫要生气。”

期颐轻垂眼眸,面色松了松,下巴朝门内轻点:“进去伺候女皇更衣洗漱,我去传膳。”

“是。”豆蔻身体伏的越低,只是眼中泛出了一丝寒光。

午后,暖阳照进屋里,紫檀木桌案上放着一摞奏折。室内无比安静。

只余下耿悦一个接一个的哈欠,她连奏折上的字都看不懂。

一旁的豆蔻只是安静的磨墨,有稍微的摩擦声。耿悦抬眼瞥了眼豆蔻,问道:“明日几时上朝?”

磨墨的素手顿了一下,看着耿悦,低眉道:“回女皇,寅时上朝。”

耿悦正出神间,之间一个小太监匆匆忙忙连滚带爬跑了进来。“陛下!左仆射大人来了!”

捉狼毫笔的手猛抖了一下,几滴墨汁甩到手上,该来的还是会来,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好吧!***……不对,“快快将大人请进来!”声音已经隐约有了狗腿子的韵味。

耿悦随手拿起手帕擦了擦手上的墨汁,坐的端端正正。

小太监扶了扶自己的帽子,看着耿悦脸上那庄重厉穆却没有胆怯的表情,一时有些懵了,之前她不都吓得抖么?今日这么从容。

“左仆射大人到!”一个公鸭嗓子响起来,来人脚踏黑靴,穿着石青色缎面彩绣官袍,金绣遍布袍身,袍上绣着五爪金龙。那金龙甚是刺眼。

耿悦这种花痴都呆住了没去看那张俊脸,而是目光不移的看着那官袍上的五爪金龙。五爪为龙,四爪为蟒。耿悦心里‘咯噔’一声,一个大臣竟然穿龙袍……这难不成已经预备好要篡位了? 于是,细白的嫩颈上忽然有一丝凉意。

空旷的厅中,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微臣参见陛下。”

耿悦这才回过神,看向那看似恭敬的作揖的颀长身姿。忙说了声:“闻爱卿快快平身,日后这礼节就免了啊。”左仆射本姓闻,名莫寒,字逸之。

“赐坐!”耿悦瞥了一眼有些胆怯的豆蔻。随后又看着厅正中的左仆射,只见他微微抬眸,冷冽而毫无情感波动的眼神,却如墨玉一般刺眼夺目。紧抿的唇很薄,却粉嫩如女子的樱桃小嘴。只是刚毅而冷峻的面容让人有些望而生畏。

耿悦看着他迈着雅致从容的步伐入座,且又雅致的拿起茶杯品茶,那随意劲儿就如在自家一样。 好吧,这又充分证实了原主确实是个胆怯的傀儡。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丑女为凰很萌很倾城(殊徒的小说)出色内容,想看更多章节请点击下方吧!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