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权妃重生庶女也倾城(殀儿的小说)出色章节赏析

权妃重生庶女也倾城(殀儿的小说)出色章节赏析

重生穿越 2019-01-07

权妃重生庶女也倾城小说在线阅读已经出来了,前世夜轻云轻信家人,却是给嫡兄***铺路被推入深渊。 以为是老天垂怜觅得良人,倾心相待,最后却落得千刀万剐含冤惨死的下场。 重活一世,必当眼明心亮,灭仇敌,抱大腿,力争权贵荣华。 视仇敌如蝼蚁狠狠碾于脚下,让他们求而不得,生不易死不得! 为了复仇,她毅然走出深闺小阁,上沙场入朝堂,锋芒毕露绝世风华。 一朝重生为复仇,从此良心是路人。 幸而有那白衣铅华之人,终究含笑相陪,不离不弃。 她说:“我助你盛世江山,你许我一世荣华!” 他说:“成交!”

权妃重生庶女也倾城在线阅读

说起这个贵人,是户部尚书独子刘坚,京城臭名昭彰的纨绔子弟,强抢民女无恶不作,此人好色却身患隐疾,被他盯上的女子皆不得善终,无不是被折磨死后扔了乱葬岗。

刘坚年纪轻轻,却是个变态,夜轻云前世被夜家那群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利益算计跳了火坑,不堪折磨几番出逃皆是未果,甚至还被断了手脚,手镣脚镣加身被困于柴房,活得连狗都不如,之后的事情……

夜轻云闭了闭眼,不愿再回想。

视线再落在那套新衣上,夜轻云笑了。夜家想要利用自己攀附刘家,她自是不会让他们如意,不过,却不妨碍她将计就计做点击榜!

心里有了计较,夜轻云当即便不再磨蹭,动作麻利的换好衣裳,便径自出了安身立命十六年的下人院子。

去祖母高氏的正房,嫡姐夜轻岚的院子乃是必经之地。若是平时夜轻云也就绕了,今儿个却是刻意放慢了脚步,来往返回在院子口晃荡了好几遭,见夜轻岚带着丫鬟出来,这才低着头装出闷头往前走的样子。

“云儿!”

果然,夜轻云没走多远就被叫住了。

“哟,还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这新衣裳往身上一穿,倒是衬出几分姿色来了!”

这尖酸的语气……

夜轻云转身看去,这才发现,和夜轻岚一起走来的,还有二房嫡女夜轻婵。两人相貌皆是不俗,一人白衣一人红裳,一个柔静如水端的是清丽脱俗,一个朝气蓬勃黛眉微挑尽显刁蛮。

两人均年长夜轻云一岁,彼此之间也就相差十来天,夜轻岚年长。

看到夜轻婵,夜轻云眼眸闪过一丝意外。

前世她在这天是按规矩绕路去的正房,所以并不知道夜轻婵会在,但这并不妨碍她的计划。夜轻岚素来温婉得宜,心思深又谨慎,多个性子火爆冲动的夜轻婵推波助澜也不错,就是不知道,这俩人对所谓的‘贵客’一事知不知情了,假如不知情,事情自然就好办,要是知情嘛……且先试上一试吧。

“大姐二姐。”见两人来到近前,夜轻云怯弱的低着头,略显局促的抻了抻身上的衣裙。

夜轻云这一动作,夜轻岚含笑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反应平淡,夜轻婵眼里没有意外,却燃烧着两簇不甘之火,半眯着眼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单看这两人反应,夜轻云便心下了然,这两人应该都是知情的。

“江洲织锦的料子?”两人一走近,夜轻婵就不客气的上前拉起夜轻云的衣袖又嫌弃的扔掉,言语直冒酸气儿,“呵……这可是前年祖母过寿,我外公家送来的,祖母一直宝贝的收着,今儿倒是给你得了便宜做了衣裳!”

夜轻岚秀眉微蹙,警告的瞥了夜轻婵一眼,“你要真那么心气儿不顺,尽管去向祖母讨要便是。”

“哼!”接收到夜轻岚眼色,夜轻婵撇撇嘴,“一个一出生就克死亲娘被扔到仆役院连族谱都上不了的丧门星穿过的,我才不稀罕,省得过了晦气!”

夜轻云没有抬头接话,扭着手上的帕子一脸的不知所措,低垂的眼眸里却戾气蒸腾。

“哎!”夜轻婵别扭过了才想起一事,“你去正房不是一向绕路的么?今儿怎么走这儿来了?该不是想着得了一匹好料做的衣裳,刻意上咱们跟前儿显摆来的吧?”

“母亲特地关照让好好妆扮妆扮,可我没有胭脂水粉……”夜轻云深吸口气压下眼底的森寒煞气,这才抬眼可怜巴巴的看向夜轻岚,“不知可否,借大姐的一用,云儿自知唐突,可难得母亲一番心意,我不想辜负惹她不喜悦。”本来想着要是夜轻岚不知情就借她之手摔一身脏毁了这身衣裳,灰头土脸去正房躲过这劫,既然知情,那就从另一方面着手了,还好先见之明做了两手预备。

“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夜轻岚笑脸温婉亲切,上前拉着夜轻云的手折身就往院子里走,“这么好看的衣裳,理应好好妆扮妆扮才相衬。”说罢却是暗中给夜轻婵递了个眼色。

夜轻婵撇撇嘴,不情不愿的跟了上去。

权妃重生庶女也倾城免费章节阅读

夜轻岚将夜轻云带去厢房,拉着人坐到梳妆台前,非但亲手为她梳妆妆扮,甚至还翻出自己最喜欢的蝶翼白玉发簪为她发式妆点别上,笑脸亲切,端的是一个好大姐。

“这玉簪可是大姐最喜欢的,这都舍得送人,可真是大方。”夜轻婵在一边瞧着眼热得不行。

“都是姐妹有什么关系,你要有看上的,也送你一支便是。”夜轻岚端详着夜轻云满足的点点头,“嗯,略施薄粉后看着果然顺眼多了,云儿长得好看,就是太瘦了,听说你很是挑食,这个习惯可不好,往后得改。”

这话说的,不变着法的克扣她的温饱就不错了,还挑食……

夜轻云简直要为她的脸大鼓掌喝彩了。

夜轻云美眸放光的对着铜镜照了好一会儿,这才起身踟蹰的问两人,“大姐二姐也是要去给祖母请安么?”

“我们今儿不去!”不待夜轻岚应声,夜轻婵就道,“今儿是十五,祖母要招待客人不能去大佛寺祈福,所以让我们代为前去。”

夜轻岚点点头,道,“时辰不早,云儿要去给祖母请安可得赶紧过去,误了时辰又该挨罚了。”说罢便径自带头往外走。

夜轻云故意辍在后头,趁着两人转身,就着袖子里藏着的麻叶胡乱往脸上一抹。她打小就对麻叶过敏,一旦皮肤接触皆会起红疹疙瘩,这么一抹,一会儿脸准红肿成猪头,虽然那又刺又痒又痛的感觉很是难受,但只要能逃过此劫,受点小罪又有何妨?

出了院子,夜轻岚俩人便带着丫鬟婆子与夜轻云分道扬镳。

夜轻云目送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扬起一个阴测测的笑脸,这才转身朝祖母高氏所在的正房走去。一路上,脸都奇痒难忍,待到高氏的院子,脸上红疙瘩叠红疙瘩,如愿肿成了猪头,连眼睛都眯缝成一条线了。

刚走到门口,门房丫鬟如雪就啊的一声惊叫,还好理智还记着里边正在接待贵客呢,及时用手捂住了嘴,瞪大的双眼却很是惊异不定。

夜轻云也不进去,就在门口跪下了,扬声喊道,“云儿给祖母请安!”

如雪惊恐的瞪大眼,一个跟跄险些给摔了。

“三三三……三小姐!”

如雪磕磕巴巴的话音刚落下,门里就走出一个婆子,正是高氏身边的管事妈妈,杨妈妈。

“作死啊,大清早鬼喊鬼叫的作甚?”杨妈妈斥了如雪一声,转头看向夜轻云亦是惊了一跳,不过终归资历在那摆着,很快就镇静了下来,皱着眉道,“是三小姐来了,老太太让您进去。”

随着夜轻云的进门,不待她上前给高氏行礼,屋子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抽气声。

“云姐儿这脸怎么弄得?”比起大家吃惊的反应,高氏捏着帕子掖了掖嘴角,眼皮耷拉如老僧入定,端得是高深莫测。

老太太这话虽然问得不痛不痒,可元氏却知道她这话是冲着自己来的,是在暗斥自己办事不力呢!

不待夜轻云回话,当即就跳了出来,“我不是早就嘱咐过你,今儿有贵客上门,让你好生妆扮再过来的吗,怎生还弄成这副鬼样子了?!”

“我……”夜轻云被呵斥得身形一颤,刚抬起一半的头遂又低了下去,“我也不知道……母亲让好生妆扮,女儿有记着的,可我那没有胭脂水粉,就去给大姐借了,大姐非但借了我胭脂水粉用,还亲自为女儿上妆,梳了好看的发式,还,还送了支发簪给我……之前都好好的,可过来的路上脸就痒得难受……”

“哟,听你这意思,还是我家岚姐儿害你不成?”元氏阴阳怪气,儿女就是她的逆鳞,眼下被夜轻云触及到,她是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

“当然不是,大姐好心好意,云儿感激还来不及。”夜轻云惊惶摇头。

“你去岚儿院子,可有人看见?”问话的却是大房嫡长子夜文笙,一身暗绣滚边素白长衫衬得身形颀长挺拔,一手虚握置于腹前,一手负于身后,眉目俊朗,尽显文人风骨。

夜家虽是世代商贾,高氏娘家老爹却是县令师爷,勉强算得官宦人家出身,自认与众不同高人一等,贪慕权势,年轻时候也就罢了,竟是老了也不肯将掌家权交出来,元氏这当家主母可谓是有名无实相当憋屈,多亏了这么个儿子争气,不足双十就考了进士,现今更是官拜从九品的刑部司狱,这才得了一半的掌家权挺起了腰杆子。

然而,也正是夜文笙,前世却是夜轻云悲剧人生的起源。只为他官场通达,夜家便将她夜轻云利用了个彻底!

“当时二姐也在的。”夜轻云偷摸瞥了夜文笙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哪怕内力情绪翻涌,面上却丝毫不露破绽,在外人眼里,就是个十足怯弱好欺的庶女。

这话一出,便见高氏眉头一蹙,微敛的眸光晦暗泛沉。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