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绝世王爷的烈妃(燕子飞去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绝世王爷的烈妃(燕子飞去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1

《绝世王爷的烈妃》是一本超级好看的重生小说,作者燕子飞去,莫名穿越,被人追杀,走投无路之时,她置之死地而后生,诡异音乐杀人于无形……逼王爷做挡箭牌……

绝世王爷的烈妃(燕子飞去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下一秒,纳兰馨恢复了冷静,转身——

抬首间,不由错愕!

男人身材挺拔,衣着华丽,束发金冠,一双鹰眸冷冽逼人,看的人心悸,五官精致如鬼斧神工雕刻所致,他紧抿薄唇,下巴倨傲的微微扬起,这倒是令纳兰馨想起了一个成语——目空一切!

是的,就是这样的神情,这样的男人,无论哪一个举手投足都有着君临天下般的强大气势。

而男人,正注视着她的小脸——不可否认,她真的很美,尽管满身鲜血污垢,外貌狼狈,但还是遮掩不住她的天生丽质,在她的身上有一股空谷幽兰一般的气质,高傲,而又洁净美不胜收。如烈火,却又冷若冰霜。

许久,俩人几乎同时缓过神来,纳兰馨波澜不惊,淡淡的说道:“睿王?”

独孤锐有些意外的撇了撇眉:“你熟悉本王?”

纳兰馨笑了:“木羽国,功高震主,手握大权,令皇帝不敢妄动,周遭大国不敢喘气,声名赫赫的睿王,民女就算是再孤陋寡闻,也当如雷贯耳!”

“相府千金何时成为过街老鼠的?”独孤锐剑眉挑起,反唇相讥。

纳兰馨对他的话置若罔闻,杀气腾腾的说道:“你跟踪我?”

独孤锐淡淡的说道:“路过!”

纳兰馨冷哼一声:“既然这样,那不打搅了。”说完之后,直接转身就走,独孤锐蹙眉,冷声命令道:“站住!”

她脚步一顿,眉心不悦的皱了皱,这什么语气 ?转过身子,不悦的盯着眼前的男人,独孤锐大步上前,眼神阴冷如刀似乎要贯穿纳兰馨的身体。

她攥紧拳头,盯着一步一步朝她逼近的男人。

独孤锐上前捏起她的下巴,语气不容抗拒:“想走,东西先留下!”

他指尖的冰冷直抵纳兰馨心尖。

纳兰馨本想狠狠地将他的手推开,但是……她忽然,急中生智,干脆的回答:“可以!”

她压根就不知道独孤锐口中所说的东西是什么, 不过,他这么一说,她倒是明了了,他和那些黑衣人一样,跟踪她,步步紧逼,大概是想要她手中的什么东西,这东西,一定很重要!

独孤锐楞了一下,有点意外,纳兰馨冷冷的扫了一眼他捏着她下巴的手,冷声说道:“松开!”独孤锐眉心紧拧,纳兰馨伸出手,沾满鲜血,脏兮兮的小手用力去扳他的大手,她抵触他碰触她的动作惹恼了独孤锐,他眉头蹙起,松开手,手臂一伸,愠怒的将她拽入怀中,低头,冰凉的手指暧昧的划过她的脸颊。纳兰馨猛的抬起头,撞入他的眼睛,他的脸,他的气息,甚至是他的血液都是冰冷的,他坚硬的胸膛她也感觉不到半点温度。

突如其来的肢体接触令纳兰馨的气息紊乱,他低头,讥讽的说道:“碰你一下就碰不得?”

纳兰馨挣扎一下,眸子里寒光直射,言辞激烈的说道:“想要东西就松开!”

独孤锐面无改色,眸光轻佻,指腹在她的脸颊处往返摩挲,第一次,他第一次见到敢对他出口不逊,而且还厌恶他碰触的女人。

纳兰馨气急,手中的萧抵入唇边,他邪气的笑了,慢条斯理的夺她的萧,因为她身体负伤,浑身无力,现在还被独孤锐,紧紧摁在怀中,所以萧被他轻而易举就夺了过去。

她气得咬牙切齿,却无奈,挣扎不开,他打量她的萧:“就这点本事?”

纳兰馨愤怒到极致反而变得冷静:“我数三下,再不放开,我让你悔恨终身。”

独孤锐眉头紧锁,纳兰馨果断的数数:“三、”

他眸光暗沉,纳兰馨继续:“二、”

他还是没反应,当纳兰馨嘴唇翕动,打算数第三下的时候,禁锢在她腰间的手臂松开,猝不及防的纳兰馨险些摔倒在地,她站稳身子后冷嗤一声:“你可以不放!”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争夺要争夺的那个东西太重要了——可她确实没有得到过什么宝物。

独孤锐阴鸷的眸光盯着她:“俩个选择,一是活命,二是东西给本王!”

纳兰馨斩钉截铁的说道:“东西可以给你,但需要给我一段时间!”

独孤锐眉耸动一下,冷硬的说道:“在本王这里你没有谈条件的余地!”

“那好,睿王,咱们,后会无期!”纳兰馨说完之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鬼魅般的身影闪过,独孤锐就堵住了她的去路,纳兰馨挑衅的盯着他的脸,他薄唇开启:“敢跟本王谈条件者,你是第一人!”

纳兰馨冷哼一声:“多谢夸赞!”

不等独孤锐说话,纳兰馨继续说道:“想要东西,可以,但必须答应我条件!”

独孤锐挑眉:“约法三章?”

“可以这么说!”

“说!”他面无表情冷硬的说了一句。

纳兰馨单刀直入:“第一, 关于你要的东西,我这里还有点麻烦,暂时不能给你,所以给我一段时间!第二……”

她说道这里停下,美眸意味深长的看着他,独孤锐勾唇:“第二呢?”

她果断的回答:“娶我!”

绝世王爷的烈妃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独孤锐一怔,她给他的已经不仅仅是意外,而是不可思议,他震动于她的胆大妄为,不知天高地厚,逼他娶她?这是多么惊世骇俗的一件事情。反观她则,淡定自若,仿佛这件事情对她来说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独孤锐许久才回过神来,冷哼:“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吗?想攀我皇家高枝头的人数不胜数,你这个方法……倒还真的是别开生面!”

他的唇角是显而易见的嘲讽,在独孤锐渐渐地进入状态的时候,纳兰炊忽然说道:“假的婚姻!”

独孤锐脸色不悦,纳兰馨解释:“用你一个王妃的头衔换取你想要的东西,这无论怎么说,受益者终究都是你,我说的要你娶我,不过是一场假的婚姻,等合适的时间一到,我将东西给你,而那个时候也是我的自由之日,但是在在我们还是夫妻期间,我们除了交易关系再无其他!”

其实,纳兰馨并不知道独孤锐想要的是什么东西,现在很多人都为了那个东西来追杀她,所以自己现在是九死一生——虽然她手中真的没有他们想要的东西,但是那些人认定了,就一定不会相信自己自己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要的是什么东西,她可不想刚死里逃生就又陷入天天亡命天边的日子,全天下,要说权利,睿王绝对是首位,她要做了他的王妃的话,有谁敢动她?暗箭难防,那倒是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她“嫁”给他之后可以睡个安稳觉,在他的王府不必担心有人来刺杀她。

纵然,她现在有能力自保,但是也保不准哪一天被人暗处下手,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所以,找个位极人臣的靠山,还真的不失一条妙计,等风头一过,她就远走高飞,一走了之,至于他,让他自生自灭。

“听起来,本王确实不吃亏!”

他平静的脸色以及语气令纳兰馨捉摸不透他的情绪,纳兰馨淡然一笑:“王爷,意下如何呢?”

他大手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力道大的令纳兰馨清楚的感觉到他的强硬,下一秒将她扯入怀中,纳兰馨忽然皱眉,胸口处的伤口被扯动,似乎又裂开了,低头,新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衣服。

伤口又开始痛了起来,独孤锐这才觉察到她的异样,将她横抱起来,低沉的说道:“还欠本王一命!”

纳兰馨再次醒来的时候,一派古色生香的景象映入眼帘,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香气,她坐起身子,手揉了揉太阳穴,经过一整晚的休息,倒是清醒了不少,伤口只是隐隐有几分稍微的疼痛……

衣服也是干净的,身体各处除了昨天的伤以外也并没有其他任何异样,看来衣服是下人给她换得。

纳兰馨匆匆洗漱一番,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反射出了她绝美的容颜。

一袭翡翠紫衫,袖挽泥金带,宝髻斜歪,小脸光滑精致,眉若远山,怎么看也是一个美人胚子,许久,纳兰馨回神,深吸一口气,既来之则安之吧!当务之急,是应该回那个相府看一下,相府千金都被人追杀了,那丞相家的人呢?会是怎么一副景象?

纳兰馨大步走了出去,应有的回府计划全部落空。

因为出了闺房之后,便是错落有致的房屋,数条路纵横交错,她都不知道该往哪条路走,整座王府,***绿瓦,气势恢宏,府邸内,又有数座小的院落,可以称之为“府中之府”,巧夺天工,别具匠心的设计先不说,单单是奢华,这一点儿足以令人望而却步。

纳兰馨只好摸清楚地形,然后再来向王府主人离别。

书房内,桌案边,男人神色认真,目不转睛的盯着桌子上的兵书,正出神之间,门外传来细微的响动的时候,他的瞳孔猝然缩紧,千钧一发之际,身子微微向后一侧。

“谁?”

“砰——”电光火石之间,一只插着纸条,不到二十厘米长的小箭威力十足穿透兵书,深深嵌入桌子内,箭身往返晃动着。

短短的一瞬间,惊心动魄,空气中散发着劫后余生的味道。

独孤锐眸光警惕,拔起小箭,打开字条,字条上,是几个大字:七天之后,来娶我!

字迹娟秀,又笔走龙蛇,简短的几个字,不含蓄,不委婉,有着一股浓烈的果断。

他剑眉扬起,嘴角抽,动一下,七天?太长了!独孤锐起身,打开门,已经远去的紫色身影只留给他惊鸿一瞥。

……

纳兰馨一路径直回府,相府并没有如她想象中的那般乱,她刚回到府中就引来了许许多多的目光,她能够想象得到,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那些下人是怎么乱嚼舌根的。

也无非就是说,关于相府大难临头,而她也还活着的事情。

她刚推门而入,丫鬟就小跑着追了过来,纳兰馨转身。

潇潇小心翼翼的看着不喜悦纳兰馨。

“小……小姐,怎么了?”

纳兰馨无奈的笑了笑:“家里人呢?”

这相府,虽然说不乱,很平静,但是却平静的希奇。

潇潇犹豫着低下了头,纳兰馨急忙说道:“到底怎么了?”

许久,潇潇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小姐……相爷失踪十多天了,大小姐也没有影踪,对家里不闻不问。”

“失踪?”纳兰馨脸色大变,潇潇点了点头。

“这几天,我们就等着你,府中的下人都说,说……什么,相府,要生变故了,说相爷不知所踪,大小姐自私什么都不管,二小姐,被人追杀,只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