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呆萌无抗力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呆萌无抗力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1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最近章节阅读内容怎么样?女扮男装坐江山,虽非她愿,却避无可避。 为守秘密,如履薄冰。 千年预言,玥朝遗孤,天命之女,瞳孔异色,三世记忆。 开始:"我一生,只为他倾尽全部。" 后来:"他若有事,我定让你陪葬。" 前世之因,今世之果。 是今朝不梦生死,还是来生不再相见。 (这是一个披着悲,带着喜的文。) 【此文以全本,欢迎亲们关注新文女配要逆袭】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呆萌无抗力的小说)免费章节完整阅读

小乞丐也是个说干就干的人。拜托破庙里另一个乞丐大婶照顾着男孩,她就又往城镇走去。江家的所在地她是不知道的。但究竟是大户人家。随便问个老一点的乞丐便能知道。

“怎么进去呢?”小乞丐站在江府不远处,托着下巴思考。

江家是大户人家,若冒冒失失让家丁去通报,定然是没人相信的。江家嫡女怎么可能和一个小乞丐有关系,这不是笑话么?

“要不去后门转转好了。”思考了半天,小乞丐也只憋出这么一法子,私闯民宅这事她没做过。不过之前看小说的经验告诉她,但凡大户人家,都会有个狗洞而今她这小身板,钻个狗洞,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

绕了一圈,小乞丐来到了江府的后门。果不其然,后门旁的一个小角落有个不大不小的狗洞。正好可以容纳她钻过去。

小乞丐蹑手蹑脚的走到了狗洞旁,用手弄开杂草,弓着身子爬过去。想她何时干过爬狗洞的事,如今是头一遭,但愿也是最后一遭。

从狗洞里钻进江府后,小乞丐先是左右看了看是不是有人,见没人,就匆匆的跑到亭间的一根柱子后边躲起来。随即又左顾右盼的看了下,再接着走。江府很大,楼台亭阁,无不彰显着府中的富有。若此时不是来找人救命的,她绝对会留下来慢慢欣赏。

“糟了,有人来了。”走着走着的小乞丐忽然闻声有讲话声,便一个闪身跑进了一旁的花丛躲着。

在花丛里,小乞丐很是紧张,生怕被人发现她躲在这。

“欸,听说了没,昨天小姐又在虐待她房里的丫鬟了。”

“是吗?那丫鬟又犯什么事了?”

“听说是偷了小姐的东西。”

“呵,我看八成是子虚乌有的罪名,小姐就是看人不顺眼吧。”

“嘘,别胡说。这些事你我心里知道便可,万一被哪个狗腿子闻声,我们就惨了。”

“秀秀姐教训的是。”

“好了,别聊了,我们还是快些将这些吃食送去小姐房里吧。”

“是……”

两名丫鬟走远后,小乞丐才从花丛里跳出来。心想跟着这俩丫鬟就能找到江浅了吧。据她所知,江家只有俩个女儿,嫡女江浅,年芳十岁,嫡次女江华,如今仅不过六岁。有能力虐待丫鬟的,怕只有那江浅了。

思考至此,小乞丐不远不近的跟着俩丫鬟,不一会,便来到了江浅房门口。俩丫鬟放下吃食就退出了江浅的房门。躲在一旁的小乞丐见没啥人了。便瞅着那未关的窗户爬了进去。

房里的江浅正吃着东西,忽然闻声里房传来一声稍微的声音。才想起窗户没关,心道,哪个不要命的敢闯她的房间。

小乞丐爬进了房,朝外间走去,正好与来查看的江浅撞了个满怀。

“哎呦,哪个蠢货敢闯本小姐的房。”江浅退了俩步站定,恶声恶气的抬头道。

“江浅,是我。”小乞丐见此连忙做着嘘声的表情。

“咦?牧玖笑?你怎么跑这来了。”江浅看清人后,轻声问道。

“有事找你帮忙,帮不?”牧玖笑自顾自的跑到了桌边,拿着桌上的杯子给自己倒了杯水。仰头喝了一口。才慢慢言道。

“什么忙?”江浅坐在牧玖笑的对面脸带迷惑。并没有因为牧玖笑是一个小乞丐而嫌弃她。

“借我点银子。”牧玖笑低头看着手里的杯子,脸上泛起了不自然的绯色。

“银子?多少?”江浅拿起桌上的糕点放嘴里咬了一口。不在意的问道。

“二两银子。等我有钱了就还你。”牧玖笑头撇向一边,她知道江浅有钱,二两银子在她眼里也许不算什么,但对现在的她来说,二两银子无外乎天文数字。因为,她是乞儿。

“你要这银子干嘛?”虽说钱在她眼里没什么,但她想不清牧玖笑有什么地方需要向她借钱。他不是一直排斥自己吗?

“救人。一句话,借不借!”牧玖笑定定的看着江浅。语气虽然强硬但丹凤眼中却流露出了祈求的神色。

“借。我借还不行嘛。”说完,江浅起身就朝自己放置钱财之物的地方走去。

江浅的钱财放在一盒子里,打开盒子,江浅从里边拿出了二两银子。随即将二两银子放在了牧玖笑的面前,牧玖笑见此伸手去拿,却不想江浅又将银子拿了回去。

“你干嘛?到底借不借啊?”牧玖笑颇是恼怒道。破庙那小屁孩还等着这银子救命呢,她时间不多,可经不起这么折腾。

“不借,但这银子可以送你。不过得说清楚。收了这银子,你长大后得嫁给我。”江浅算盘算是打的噼啪响。二两银子换个夫君,着实很划算。

闻言牧玖笑只想扶额,她就知道不能来找江浅。那次不小心冲撞了江浅以后,江浅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硬是说要娶她。可她是个女子,怎么可能嫁给她?真是荒唐,也怪她自己一开始就是扮做男孩,加上她自己声音嘶哑。这乌龙真的是让牧玖笑有苦说不出。可事到如今,她要再说不同意,那破庙的小孩肯定会死。真的是!唉。罢了,大不了以后再同她讲清好了。先答应再说。

“嫁你嫁你,行了吧。钱给我!”

“给。那我下次去找你玩。你住哪啊?”牧玖笑一声答应,江浅立即屁颠屁颠的给了她银子。她可是很喜欢这小夫君的。会讲那么多有趣的事,长大后娶他肯定很好玩。

“城郊的破庙。我先走了啊。”拿到钱的牧玖笑果断大爷了,丢下一句,就飞快的爬出窗户跑的没影了。留下江浅一人待在那生闷气。

出了江浅房的牧玖笑顺着来时的路很畅快的出了江府。出了江府的牧玖笑速度很快的跑到了一家医馆,将钱摆在桌子上就拉着大夫朝城郊走去。

到了破庙,牧玖笑朝替她看护了小男孩好一会的乞丐大婶点了点头。表示谢谢她。随即拉着大夫到了小男孩的身旁。

“大夫,你帮我看看他。”大夫年龄不大,三十多岁,是个女子。

“好。”大夫应了一声。便放下自己肩上的药箱,取出诊断要用的东西。

大夫先把了脉,后又检查了男孩的身体,才冲着小乞丐道“这孩子受得都是些皮外伤,后着凉导致发烧,我写个方子,你随我回医馆拿药,将药天天一次,煎给他喝,三次即可复原。”

“好。谢谢大夫”

朕本红妆:拐个帝师当老公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牧玖笑随大夫去医馆取了药,便回了破庙,回了破庙牧玖笑就地取材的将药给煎了,随后用她平时用来乞讨的瓷碗把药汁到了进去。

不是很熟练的扶起男孩,托着他的嘴,将药吹凉一些,给他喂了进去。

做完这一切,天已经快黑了。牧玖笑见男孩依旧不见有醒的迹象,便自顾自的将男孩挪到了平时自己睡觉的地方,而她自己则和出去讨了一天钱回来的乞丐们聊起了天。

“莫婶,今儿个讨了多少啊?看你回来的挺早,莫不是遇着贵人了?”莫婶就是先前牧玖笑委托她帮忙照看一下男孩的大婶。

“别提了,今儿财没发,反倒破财了。”莫婶颇为懊恼的拍了拍乱糟糟的衣服。

“此话怎讲?”牧玖笑来了兴致,莫婶性子挺温顺,但腿脚不方便,因此才沦落至乞讨。每次清晨她总是出去的最早,回来的最晚。不过每次收获都不错。这其中要害在于她选了个好地方。

“今儿个我照往常一样去那酒楼门口蹲点,没曾想,才半天多,酒楼一管事的就出来轰我走。还把我碗给摔了。碗没了,还得去买个碗,你说是不是破财了?”莫婶不及不缓道。

“平时不是挺好的嘛。今日那管事是怎的了?”牧玖笑不解。平日里莫婶也是在那乞讨,那儿的管事倒也通情理,不曾为难于莫婶。

“听说是酒楼上头来人了,所以门前不得出现我等乞儿。”莫婶语气了。无不透着无奈。

乞儿。对啊。乞儿是最卑微的那个。毫无尊严。

“莫婶别难过。等我长大了,就去找个差事。到时养你。”在牧玖笑眼里,莫婶待她很好,之前几次她没讨到钱和吃食,都是莫婶帮助的她。这一年来,对她而言,莫婶就像她的母亲。

“你这小子。在这女子为尊的年代。你要想找份好差事谈何轻易。”莫婶摸了摸牧玖笑的脑袋瓜。

“莫婶你就相信我好了。”牧玖笑似乎不满莫婶的不相信。有些气恼的说道。

“好好好。莫婶相信你。”莫婶摇了摇头,看向了那个男孩道“玖笑,这孩子你从哪弄回来的。看样子是个富贵人家的小孩啊。”

“之前在镇里乞讨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他在挨揍。后来我见那群人走了,就想着看他死没。一时心软就把他带回来了。”牧玖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究竟她自身都照顾不好,现如今还搭上一男孩。想也明白日后的日子。

“那你请大夫的钱从哪来的?”牧玖笑她了解,这孩子以前很孤僻,但从一年前摔了脑袋醒来后,就开始活泼起来。不过,虽说活泼了,给人也是一种没心没肺的感觉,但其实这孩子心底还是凉薄的。救那孩子怕也是另有打算。至于钱,牧玖笑三天打鱼俩天晒网的乞讨方式,她真的不认为,牧玖笑会有存私房钱。

“找别人借的。”牧玖笑波澜不惊道。

“找……”就待莫婶还想再问些啥时。却不曾想没等她说完,本来躺在一旁没什么声响的男孩忽然出声了。

“嗯~水。”嘤咛的声音,很小,但牧玖笑还是闻声了。她飞快的跑去了破庙外边的一口井,用木桶将水从井底弄上来,再用双手捧了一点水,慢慢的走回破庙,将水送到了男孩的口边。

得到水滋润的男孩缓缓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昏暗的天色,再环顾四面无不透着破烂。再看盯着自己一动不动的小孩,似乎有些眼熟。很像之前那个乞儿。

“你醒了啊。”牧玖笑趴在男孩边上,陈述道。

“我怎么在这?”男孩费力的让自己坐起来。许是高烧才退,有些恍惚的晃了晃脑袋。

“这是我平日住的地方,是我救了你。”牧玖笑有些嘚瑟道。好看的桃花眼写满了,我是你救命恩人,快来感谢我吧。浑然将眼前男孩眼里的厌恶给忽视了。

“呵,说吧,你想得到什么。”男孩没有任何感激的表情和语言,仅仅是讥讽的笑了一声,冷冷开口。

“欸。”男孩的话,反倒让牧玖笑无法回答了。本来她是想忽悠忽悠这小屁孩,让自己以后有个着落。谁知道这小破孩这么早熟,还问了个让她无法回答的事。真是!

牧玖笑的迟疑更让男孩知道,他猜对了。果然,这就是现实,就算是一介乞儿,也是满腹心机。

要说男孩为何如此早熟,这和他的身世有着莫大的关系。东姬是个女尊国,男子地位本就不高,他生在月家,东姬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他母亲则是月家的家主。他爹爹是母亲的侧夫,家中他排第四,因为爹爹在生他之时难产,所以他从小便是由母亲的正夫带大。那个,他尊称了八年父亲的人。真是好笑,尊称了那么久的至亲却是害死自己生父之人。待他好,也仅仅是,想要母亲的专宠。在知道他知道真相后,又使计将他丢至这城镇中月家的旁支。他一开始不相信。可现实让他绝望。宠他八年的父亲,是杀父仇人,母亲也听信谗言,任他自生自灭。三年非人的生活,他早已看破了人情冷暖。若非他慢慢显示自己的才华,他恐怕,早已离世了吧。月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不要你报答我。我像是那种人嘛。”牧玖笑心里纠结很久。最终还是决定不让这男孩报答她了,看这小屁孩穿着虽不错,但那么早懂得人情世故,八成都是有不为人知的过去。她,不是什么好人。救他的确有目的。但她目的也挺简单的。就是想温饱而已。

“是么?”男孩错愕的反问道。

“对啊。我叫牧玖笑,你叫什么?”

“月夭。”月夭淡漠的吐出俩个字。

“月夭?你是那月家的天才小少爷?”牧玖笑有些夸张的捂着嘴。作为一个乞儿,最不缺的就是八卦。

平日没事,她总会和别的乞丐聊天什么的。人多嘴杂,八卦也就听得不少了。

月夭,洛湖月家的表少爷,从半年前,他可谓是流言不断啊。十一岁的年龄。已经可以出口成诗,四书五经,倒背如流。还能看懂账簿。不可谓是天才。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