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慕君倾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慕君倾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1

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小说最近章节已经出来了,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慕君倾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共享给大家,为了不被皇上看重,她费尽了心机。 但是她万万没想到,另一个悲剧出现了…… 她竟然嫁给了一个太监?!这日子没法过了!

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慕君倾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顾若晴在街上一脸嫌弃地摆弄着自己的衣服,也关不上自己这动作雅观不雅观,只想把这带着浓浓男人汗臭味儿的衣裳脱了去,可她总不能穿着中衣在外面晃吧?就算她现在女扮男装,那也是不妥的。

现在她终于知道兰儿把衣裳递给她的时候那意味深长的表情到底是什么意思了,她当时太着急,竟没注重到这一点,现在也是悔之不已。

算了,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管不得其他。

在市井街头,人多口杂,尽是传达一些闲七杂八、是是非非的就是酒馆,在那里大家三三两两坐在一起,一壶酒,几盘小菜,就可以畅所欲言,似乎无所顾忌一般,她便把目标放在了那里。

“小二,来壶酒,在来一盘花生米。”顾若晴一副男人的模样,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

“好咧,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小二一边吆喝着,一边去迎另一个客人,“客官,您请进,您看现在单桌没有了,您要不拼个桌?”

来人环顾了一下这店里面的环境,颔首道:“可以。”

小二走到顾若晴身边,客气地问道:“客官,您看现在店里的人有点多,有个客官想拼下桌,您看您可否方便?”

顾若晴眼珠一转,究竟自己是要散播谣言的,自己一个人总不能自说自话,来个人一起坐,聊着聊着就把这话题聊出去了,正合她意。

那人坐下之后便礼貌性地和顾若晴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顾若晴也点头以回应。

她顺便还细细地打量起了这个人。

此人长得倒是不错,剑眉入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得她有些心慌,仿若雕刻出的脸庞,更显得俊秀,却又不缺男人味儿,是个不错的胚子。这人的妆扮不像是大富人家,但也不寒酸。

自知自己不管是以男人的身份还是女人的身份这么盯着一个人都是不礼貌的,她赶忙收回自己的目光,尴尬地把眼神转向别处。

那人点了一壶茶。

这让她很羞惭。

人家一个真正的男人点了一壶茶,她这个假男人倒是点了一壶酒,大半天的饮酒也确实怪异了些,狂气她根本不会喝酒,她只是觉得既然身在酒馆,理所应当要一壶酒才对吧?

“咳,能相见就是一种缘分,既然有缘坐在一桌,倒不如再多点几个菜,咱们一起吃吧。”顾若晴建议道。

那人看了顾若晴一眼,笑道:“不用多点什么了,我只不过是在这里坐一坐,尚未到吃饭的时间,现在吃得太多也不好。”

“嗯,兄台说的也是。”她努力板着自己的声音,尽可能地收去小女儿家的那种细声细语,努力让自己粗着嗓子说话,想是一个粗犷的汉子。“听兄台的口音,似乎并不是本地人。”

那人颔首道:“我是京城人,来这里办事的。”

“啊,原来如此。”顾若晴的眼珠子转了转,用脑子迅速思考着什么。

“二位客官,您们点的东西来了。”小二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知趣地离开了。

那人倒了一杯茶,端起来放在嘴边抿了抿,而后一饮而尽。

顾若晴学着那人的模样,倒了一杯酒,端起来用鼻子闻了闻,而后也一饮而尽……

“咳咳咳……”

她并不是第一次喝酒,在过年的时候,她也会讨个热闹,在府上喝一杯梅子酒,不过这店里的酒显然比梅子酒烈了不少,才小小的一杯就呛得她不行,嗓子火辣辣的疼,像是要被烧掉一样。

那人显然也没料到会发生这一幕,见她被酒呛到,表情僵了一瞬,而后赶忙倒了一杯茶递给她。

“赶紧喝口茶缓一缓吧。”

“谢,谢谢,咳咳咳……”

她现在脸红得不行,一是因为被酒呛到,二是觉得太丢人了,竟然在一个生疏男人面前出了这种糗,她可真“伟大”。

仿佛是为了确认这酒到底有没有本事造成眼前的后果,那人拿起她之前用过的酒杯嗅了嗅。

“看来你之前不怎么喝酒,这酒可算不上烈,而且还掺了水,若非平时滴酒不沾或鲜少饮酒之人,绝不至于到你这样。”

“咳,我确实不擅饮酒。”

“既是如此,那你就该要壶茶的。”

顾若晴心虚地缩了缩肩膀,待她缓和之后,赶忙转移话题,免得再尴尬下去。

“既然你是从京城来的,最近我倒是知道一些和京城有关的事情,你要不要听听?”

“嗯?和京城有关的什么事?我倒是很好奇,是最近发生的?”

“对,就是最近的事。”若晴喝了口茶润润嗓子,预备认真地为自己造谣。“不是说皇上要选秀么,现在已经派了人到各处宣旨,让适龄的官宦家小姐进宫去。这事儿闹得沸沸扬扬,你应该知道吧?”

那人颔首:“自然是知道的。”

知道就好办了。她心里这么想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咱们这小地方符合条件的人家不多,不过有一个情况极为复杂。我听说县令家的女儿也被选在内,过几天就要进宫去了,你可知道那顾小姐是个什么人?”若晴故意卖个关子顿了顿,乐呵呵地看了那人一眼,继续说道,“那顾小姐可是个克夫的命啊。之前都给她许配了两户人家,结果那两家的公子在成亲前都没命了。唉,这次听说她也被选到了进宫名单中,虽然不该在外面私下议论圣上,但我觉得皇上他老人家一定还不知道这件事。现在大家都在祈祷着皇上千万别选中顾家小姐,不然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那可是要天下大乱的。”

顾若晴认为自己把这故事说得非常动听,而且也没做什么过多的修饰,只是强烈地表现了她忧国忧民的心情,以及八卦的热心肠,表演得坦诚完美。

她在心里自得了一会儿,便开始去偷看那人的表情,不过却让她有些失望。

那人并没有如她所想对这个故事表现出多少的好奇心,仍然是淡淡的模样,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把她说的故事听进去。不过他没听进去也无妨,她方才在说这话的时候可以提高了嗓音,旁边桌的人也都听到了,随后自行讨论了起来。

这样就对了,大家只消好好闹一闹,相信一定会传到宫里人的耳朵中去。别看距离宣旨也就剩下几个时辰,但传言的能量不可估计,一传十十传百,而且这事也并非无中生有,总会闹大的。就算来不及阻止宣旨,等皇上反应过来,他也会把她当成瘟疫一样避之唯恐不及,而后把她划出去。

她果真是个聪慧的女子。

就在她自得的时候,她完全没察觉到她旁边的人一直在观察她,眼神中透露着几丝意味深长。

看着顾若晴像是小孩子偷到糖一般地笑得自得,那人的眉头微挑,他似乎已经看透了什么。

看来有一些好玩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任务完成,看着时辰已经不早,顾若晴意识到自己该回去了,回去把这一身臭衣裳换了,再喝一碗甜汤,刚才那酒味儿现在还在她的嘴里挥之不去,真是烦躁。

“时候不早,我该回去了,兄台这一壶茶我请了,究竟刚才我也喝了不少。”她朝着小二挥了挥手,“小二,结账!把这兄台的账也给我算在一起。”

“客官,一共三十文钱。”

她点了点头,而后在身上摸着钱袋,只是找了好一会儿都没寻到钱袋的影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出来的匆忙,只顾着换衣裳,根本就没带钱。

这下倒好,刚才还那么大方地说要请人家喝茶,现在连自己的酒钱都付不起。

顾若晴顿时有一种想钻进地缝里冷静冷静的心情,这辈子的脸恐怕都在这一会儿给丢尽了吧 ,而且还是在同一个人,一个生疏男人的面前!

“那个……”

顾若晴要借钱的话还没说出口,那人便从怀里掏出一锭碎银子递给了小二。

“我和那位兄台的账一起结,不用找了。”

“好嘞,谢谢您。”

小二喜笑颜开地把银子收起来,然后还不忘瞥了顾若晴一眼,嘴里小声念叨着:“没钱还装什么大方,真寒酸。”

顾若晴咬了咬牙,在心里默默地做了一个严厉认真的决定——她以后再也不踏进这家店了!

“对了,还没问兄台你尊姓……”大名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她一转头就看不到那人的身影了。

她还想问问那人姓甚名谁,现在住在哪里,好把欠他的酒钱还给他,可是那人一转眼竟然就跑得没影,让她把没说完的几个字硬生生地又吞回腹中。

果然是因为她刚才太丢人了,所以人家才连一句话都不愿再多说,就仓皇逃走了吗?

值得欣慰的是,她并没有白走一趟,虽然有些丢人,但想想假如结果如她所愿的话,那丢人也是值得的。

昏嫁:嫁个公公又怎样?出色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圣旨到……”

顾若晴非常失望,但似乎也是在意料之中。虽然她昨天确实很努力地给自己脸上抹黑,给自己造谣,但究竟当时想到这法子就已经晚了,倘若再早几天,肯定就到不了这一步。

虽然传言的威力很大,但想要传得热闹还是需要时间。

宫里来宣旨的人天天只去一家,所以现在宣完了旨,按理说他们就该把宣旨人留下来招待一餐,这是礼节。

只不过当顾若晴起身,眼神无意扫到宣旨那人身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个人不就是昨天她在酒馆里碰到的男人吗?

不对,怎么可能那么巧?顾若晴摇了摇头,她觉得自己一定认错人了。可再看那人的相貌,虽然换了一身衣服,但从长相来看,分明就是同一个人,而且那人也说他是从京城来的,就算是巧合,也不至于这么凑巧。

其实这一点并没什么,他们这小县城也就那么大点地方,只不过是遇见了熟人,也不那么新鲜。但新鲜的是,这人竟然就是来宣旨的人,而且还是一身太监的妆扮!

不对,还是不对,她现在完全放错了重点。

昨天她在酒馆里那么抹黑自己,他在一旁听得清清楚楚,可他今天仍然来宣了旨。当然,他只不过是个来宣旨的太监,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至于别的事,他也没那么权利去干涉。可现在他们再度见面,他会不会认出她来?她昨天那么丢人,他要是把这事在她爹面前提起,那就大事不妙了。

“公公远道而来一定劳累了,饭菜已经备好,就请公公赏光在府上用一餐吧。”顾县令邀请道。

“也好,既然您盛情邀请,我也不好推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

顾若晴听着这虚伪的对话嘴角抽了抽,这本来就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吧?还这么假惺惺的推脱?真有意思。

“不知公公如何称呼啊?”昨天她这话还没问出来,他就跑了,今天他既然主动送上门来,她就得再问上一句,也算为她昨天丢人的事情做出一个了结,当然不是杀人放火。

那人嘴角微扬,得体地回道:“敝姓刑。”

“哦,原来是邢公公啊,那公公全名方便说么?”

顾县令皱着眉头小声打断顾若晴道:“不得胡闹。”

“我没有胡闹啊,只是问问他姓名而已,这又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顾若晴看着邢公公,挑眉问道:“公公觉得呢?”

“小主说的是,这确实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在下邢清风。”

“邢清风?”顾若晴点头,“还真是个文雅的名字呢,人长得也文雅,要是没看到你穿这身衣裳,再加上你的名字,简直就是个读书人,还真可惜。”

顾县令眉头皱得更深,拉了拉顾若晴的袖子,提醒她注重点自己的谈吐,别得罪人。虽然邢清风是个太监,但到底是宫里给皇上办事的,她这么口无遮拦,要是得罪了人家,将来进宫可有的受苦日子了。

“小主说笑了,光是个名字和一张脸能有什么用,因为家道中落,若非无可奈何,也不会走到这一步。”邢清风叹气道,“在宫里做太监的,还不都是迫不得已,要不然谁也不忍心让自己的儿子进宫断子绝孙啊。”

听邢清风这么说,顾若晴倒是有些愧疚了。她觉得自己有点过分,竟然问到人家痛处,还往人家身上撒盐,真是有点缺德。

“那个……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你别误会。”顾若晴弱弱地解释道,“让你想到不太喜悦的事我很抱歉,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你就随便一听,别太在意。”

邢清风低下头叹了一口气:“我也知道小主你是没有恶意的,无妨,反正也是本来就有的事实,没什么不能说的,只当闲话家常便是。”

“你不介意就好。”只是她说这话的时候还是掩饰不住的心虚。“你也别一口一个’小主’称呼我了,我这不是还没进宫,直呼姓名可能不太合适,不然你就唤我’姑娘’吧,听着也比’小主’舒适。”

邢清风想了想,颔首道:“这样也好。”

顾若晴又小心翼翼地偷偷往邢清风那边瞟了一眼,见他的表情也确实没有一场,这才真正松一口气。她真把自己刚才那口无遮拦一句话把人家的心给伤了。

想想他已经很可怜了,身体上有了残缺,要受到很多人的白眼,日子已经很不好过了,还被她这么提起来,揭开他的伤疤,那种屈辱感一定会爆发的。

虽然她昨天在他面前出了糗,但不得不说,要是没有他,她恐怕连酒馆的门都出不来,更何况她是要进宫的,还是和他好好相处,交个朋友比较好吧,将来在宫里也好有个照应,方便许多。

按说这种宴客的时候顾若晴身为女眷,而且还是未出阁的女眷是不该出现的,但是这次宴请的是宫里来传旨的公公,那就另当别论。

总之,顾若晴还是留下来一同用餐了。

顾县令向刑清风询问了很多关于进宫前后的大小事,一来是担心有什么事疏忽或是做得不妥当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二来也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拜托刑清风将来在顾若晴进宫之后帮着照顾一些。

皇宫那种地方,一不小心哪怕只是说了句错话都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要是没个人照应,以顾若晴的性子,确实是危险重重。

“我知道顾大人心中的忧虑,顾大人放心,进宫之后都会有专门的人负责她们的生活起居,教导她们言行。在刚进宫的阶段,直到教导结束,她们都是见不到皇上的,所以除非是刻意去找麻烦,不然还是很安全的。”

顾县令点了点头,然后颇具深意地朝着顾若晴看了过去。

虽然在前阶段只要不自找麻烦就行,但是他的女儿真的确定不会自找麻烦吗?这还真难说。

邢清风除了宣旨之外,他也负责把热带回去,否则路途遥远,他若是只为了宣旨,再犹另一批人来接人,那边麻烦了不少,也浪费时间,所以这阵子邢清风都会留在这小县城里,直到下个月初八。

并非只有顾大人想到要讨好邢清风,有个女儿要和顾若晴一同进宫的秦员外也想到了这一点。

邢清风前脚才刚刚踏出顾家大门,随后就被秦家的人给拽走了。

秦家是昨天宣旨的,按照不成文的规矩,昨天邢清风能就该留在秦家用膳,只不过被邢清风用借口搪塞了过去,秦员外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于是知道今天他要来顾家宣旨便派人跟着,没想到他竟然在顾家用了膳。

秦员外觉得自己的脸被打得生疼,就这么被回绝,说什么他也是不甘心的,所以为了自己女儿的前途,他今天就抱着哪怕是用绑的,也得把邢清风绑倒秦家去的决心,所以才会有了如此荒唐的抢人戏码。

“邢公公,秦某人特意为公公预备了一些趁手的礼物,还望邢公公笑纳。”

秦老爷子拿出一个精美的木质雕花小盒,看上去做工精良,紫檀木的材质,想必价格不菲。

邢清风挑眉看着秦老爷子手里拿着的东西,并没有伸手去接的打算。

秦老爷子以为邢清风只是碍于人多,所以不好收下,于是便让一旁伺候的奴才们都退下去,然盒子打开,里面是排着整洁的金元宝。

“秦员外这是什么意思?无功不受禄,我无非是个传旨的奴才,也没做什么,您却要给我这些,我实在是不能收。”

邢清风说出来的话倒是客气的推却,可眼神间却透着冰冷。

虽然知道这种现象是极为普遍的,大多就是给了便收,可拿人家的手软,总归要做点什么才行。

对此,邢清风是十分不屑的,他甚至对这种做法非常厌恶。

奈何这秦员外是个没有眼力见儿的,他只顾着要把这钱塞给邢清风,让他将来在宫里多多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以便能得到皇上的宠爱,他完全没有看到邢清风眼神中的冰冷和鄙夷,还是坚强地要把东西送出去,不然他心里就不踏实。

“公公说这话就见外了,将来进了宫,小女还要靠公公照顾提拔呢。”秦员外一边说着一边有些犹豫,不知道是不是他备下的数量太少,所以才不肯收,随即补充道,“除此之外还给公公预备了一些银票,也算是聊表孝心。”

“不必。我只是负责传旨接人,将来的是谁也难以预料,这些东西我断然是不能收的。”邢清风不悦地说道,“若是您当真想巴结,不如去找宫里的人,兴许还能帮得上忙。”

“这……”

“请恕我还有些其他事要做,便不在此多留了。”

语毕,邢清风便匆忙离去,看着倒真像是有急事,只不过他却是因为实在看秦员外不顺眼,所以才急着走。

直到邢清风的身影消失一会儿,秦员外才堪堪反应过来。

他这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拒绝了送到眼前的钱财,他不禁怀疑是不是有人给了那邢公公更多的好处,所以才对他献上的看不上眼。

“老爷,您看这可怎么办?”

“怎么办?”秦员外冷哼一声,“把这些收起来,不然还能怎么办?哼,不过就是一个太监,装什么清高。他不收也罢,到时候直接送给宫里的人也是一样的。”

都是巴结、送钱,确实没什么差别。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只剩下了三天。

这段时间顾若晴一直在家里盼望着能接到邢清风送来的自己不用进宫的消息,可是没有。甚至她从那天传旨过后,她就没见过邢清风了。想想也是,人家只是负责传旨,圣上的旨意既已传达,他自然就没有再来的必要。

但也不知道是抽了什么风,她这几天心不在焉的,本来以为自己是在等公布自己不用进宫的旨意,但似乎并非如此,她似乎是在等那个来宣旨的人。

甩了甩自己的脑袋,顾若晴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进宫的事情受到了刺激,不然她怎么会惦记上一个太监?说句大逆不道的话,皇上和太监比起来,皇上至少还是个真男人呢。同样都是在宫里,她连皇上都不惦记,现在竟然去想一个太监,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小姐,三天后你就要进宫了,那我可怎么办啊?”兰儿苦着一张脸,郁闷地说道,“我从小就跟着小姐你,你这一走,我可就孤苦伶仃的了。”

顾若晴叹气道:“我要是能尽早离开皇宫,自然还能再见到你,若是不能……我会让爹给你找个好人家嫁了。”

兰儿摇头:“不,我不嫁人,我就等小姐你回来吧。反正也就四年而已,小姐在宫里四年,我便在这里等着,待小姐回来继续伺候你。”

“别傻了丫头,四年的时间可就熬成老姑娘了。我这是无可奈何,你别跟着我熬。虽说我是打算就这么安安稳稳在宫里做四年的宫女,然后出宫,但那也是很久以后的事了,谁知道这期间会不会有什么变数?你还是好好找个人家嫁了,这样就算四年之后我回来,做你孩子的干娘也是不错的。”

这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顾若晴也想了进宫之后的各种可能。

老实说,虽然她在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番计划,可计划赶不上变化,谁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呢?她又没有那通天的本领,不能预知未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可是小姐……你进宫不是也要带丫鬟的吗?不能带我一起进宫吗?”

“你觉得做宫女也需要带丫鬟么?只有被皇上相中了之后才会有这样的待遇,我可不想被皇上看中。”顾若晴顿了顿,继续道,“更何况进宫也不是好事,宫里是非多,说不定就犯了杀头的罪过而不自知,哪里有咋子宫外自由安闲的好。我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们虽然是主仆,但其实和姐妹一样,我也知道你不放心我一个人进宫,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一个人倒霉就够了,可不能再拉上一个。你就听我的,找个好人家嫁为***,为人母,你呀,也就圆满了。”

顾若晴叹了口气,用手托着下巴,没什么精神地说道:“虽然是普通的生活,但总比我要好,我可是一直期盼着能过上那样的日子,只可惜生不逢时,身不由己啊。”

只可惜到底还是逃不开进宫浪费时间的命运,真心酸。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