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

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1-01

《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是一本超级好看的重生小说,作者陆柒,“有人吗!”一个光头的中年男子不耐烦地粗声说,他满头大汗,边走边脱下了身上的半袖,露出金链子加龙纹刺青的标配,“***,什么鬼天气,热死老子了!” 他一面说一面用衣服作毛巾擦着脸上的汗水,因为脱掉了上衣,他浑身上下就只穿着一条到膝盖的大短裤,趿拉着一双脏兮兮的人字拖,踢踢踏踏地推门进了小院,往屋子里走。

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柴东盯了光头一眼,原本火爆如炮竹的光头就像烧得正旺的炭火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滋啦”一声,全部火气只剩下一缕青烟。

“您有什么事?”柴东趴在柜台上问。

光头这才想起来自己好歹也算是这家店的顾客,梗着脖子道:“我请香!”

但声音已经较之前低了个八度。

“哦,请香。”柴东低声重复着,推开柜台后一节活动的小门,从台阶上走了下来。

即使不站在高处,柴东的身高也能看到绝大多数人的头顶。他上身套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圆领T恤,下边穿着随处可见的迷彩工装长裤,脚上蹬着一双轻便的夏季陆战靴,T恤下肌肉坚固,将整个人勾勒成一个完美的倒三角。

他走到光头面前,微微弯腰,用一种大型犬类特有的无辜眼神看着他,老实巴交地问:“您想请什么香?”

光头顿时又找回了自信,他高声说:“当然是请最大的!最贵的!你们家在网上的店我早就在关注了,评论都说全杭州就你们无味居的香最灵!”

柴东认真听着,仔细思考了一下,然后走回到柜台后鼓捣了一阵,抱出几个盒子。

他将光头引到太师椅上坐着,把手里的盒子一一排在八仙桌上。

柴东打开一个精致雕花的木盒,露出里面一柱儿臂粗的高香,诚恳地道:“您说得对,请香最主要是心要诚。您看看,这柱是越南的紫檀香,在我们店里也是压箱底的东西,网店那边都没上架,除了您我还没给别人看过。”

光头探头看了一眼,除了确实很大之外,也没看出什么子午卯酉,却装着很懂的样子连连点头:“这就对了,我就是要高香!别藏着掖着,把你店里最好的都拿出来!”

柴东憨厚一笑,接连把其他几个盒子打开,一时间金光灿烂,香气缭绕,柴东恭敬地把香放在桌上,推开几步,说道:“您请挑,都是上好的高香。”

光头装模作样地转了几圈,指着其中一个道:“这个多少钱?”

柴东比了个“五”。

“五百?”光头哈哈一笑,“来十柱!多多益善嘛!”

柴东一边点头答应,一边颠颠地跑到柜台后去开票,抬起脸对光头阳光灿烂地微笑:“您刷卡?”

光头拿出鼓鼓的腰包,自得一拍:“刷什么卡,现金!”

“好咧!”柴东刷刷几笔填好单子,又一溜小跑回来,“您好,您消费五万元整!”

“什……什么?”光头一愣,“怎么可能!五百块一柱,十柱香哪来的五万块!”

“五千,先生,”柴东比出“五”的手势,“我可没说是五百块。”

“尼玛,”光头急了,“黑店啊!”

他下意识地撸胳膊就想给柴东一下,但是下一秒钟却平视到柴东壮硕的胸肌,整个人顿时僵了一下,想退出门去,却又觉得不甘心,脸红脖子粗地愣在那里,屋里空调再凉也挡不住他额头滚滚而下的汗珠。

“恩?”柴东往前走了一步,他不再笑了。他一不笑,眼神就显得格外锐利冰冷,“你说谁是黑店?”

“你、你……”光头情不自禁地又退了两步,色厉内荏地吼,“你想怎么样?你敢打我?你知道我谁吗你!”

柴东咬牙露出一个狞笑,轻声说:“我管你谁。”

“柴东!”

就在光头内心哀叹“我命休矣”的时候,那个少年的声音忽然清楚地传出来。

接着他发现刚才还磨刀霍霍的柴东,神情一瞬间就发生了变化。

那是一种大型犬类见到主人一样的温驯。完全不同于之前跟他摆出来的假憨厚,那是一种心甘情愿的臣服感。

他转过身,微微低下头,平静地喊了句:“老板。”

光头这才算真正地见到“无味居”的这位老板。看起来二十三四岁的年纪,穿着一件棉麻质地的白衬衫和一条同质地的米色休闲长裤,个头大概在175CM左右,偏瘦,肤色很白。

他插着裤袋站在跃层的台阶上。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身上还带着清新温文的书卷气。

但他神色里却有着和年纪毫不相符的沧桑感,让人与他对视时,能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心不在焉。

那是一种对待万物众生都一视同仁的神色,乍看之下并不刺眼,但看得多了,就隐隐让人在心里产生巨大的压力。仿佛在他眼里,一切景致皆如蜃楼,一切生命皆如蝼蚁。

他不带温度地笑了一下,轻声对光头说:“我的伙计跟您开了个玩笑,您别当真。我是这家店的老板,我叫许飞捷。”

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许……许老板……”光头咽了咽口水,他已经对这家不按常理出牌的店产生了惧怕感,“我不请香了,我,我能走了吗?”

许飞捷笑了,他摇了摇头,对柴东说:“你吓着人家了,柴东。”

柴东斜睨了光头一眼,希奇的是,他即使做这种表情也只让人觉得他老实憨厚,也算是天生的销售奇才了。

“一路大呼小叫地冲进来,自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柴东不屑道,“我只是小惩大诫。”

“你去后面吧,我来招呼他。”许飞捷说。

他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是柴东立即就收起了多余的神色,匆匆走回了柜台后。

很快,打字声和旺旺的“叮咚”声又此起彼伏地响起。

光头不禁啧啧称奇。

“您别在意,”许飞捷笑着对光头说,“我这伙计是个直肠子,没什么坏心眼。”

他还没坏心眼?长着副纯良相,张嘴就坑人钱!

光头在心里腹诽。

许飞捷请光头重新坐下,为他斟了茶,问道:“您请香,是要求什么?”

光头不知怎地对这位年纪轻轻的许老板竟然有种敬畏感,老老实实地回答:“求财。”

许飞捷摇头道:“烧香拜佛是求不来财的。”

“不可能吧?”光头反驳道,“我镁簿碴年都求,这不今年我正好进货路过杭州,都说灵隐寺佛灵,无味居香灵,这才想从你这请了香上山去烧。菩萨都是有求必应的,怎么会不能求财呢?”

许飞捷说:“佛经上的确讲过,‘佛氏门中,有求必应’。但你要懂得这其中道理,你所谓求财,也要如理、如法去求。你知道为什么拜佛要烧香?”

“烧香拜佛、烧香拜佛嘛,”光头挠挠头,“这还有为啥?”

“燃香成灰,即佛门所说的‘布施’。”许飞捷说,“众生求财求福,就先要舍财种福。舍是因,得是果,舍得不二。佛门常讲‘命由己造,福由己求’,就是这个道理。”

“所以我来请高香啊!”光头说,他说完又对自己打断许飞捷的话有些无措,嘿嘿一笑道,“您接着说,您接着说。”

不知不觉,他对许飞捷已经开始使用敬称。

许飞捷饮了口茶,说道:“所谓的烧高香发大财,纯属是世人以俗理揣度诸佛的心思。烧香礼佛时应当心地清净,假如能做到一尘不染,那才真正是获福无边,功德无量。佛经上讲‘礼佛一拜,灭罪河沙;念佛一声,福增无量’就是这个道理。”

光头茫然道:“许老板,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了。按你的说法,那我就不用拜了?”

“拜当然还是要拜,礼佛需诚心,你既然大老远来了,去灵隐寺烧柱香礼礼佛也没什么不好。”许飞捷起身,走到柜台旁的架子上取下一小盒佛香,拈出三柱,递给光头,“只是烧高香不必,要多烧更是不必。”

“这……这……”光头瞠目结舌地看着手中三柱既细又平常的佛香,“这也太……”

“你只需把香点燃后应插在香炉中间,第一支香插在中间,心中默念,供养佛,觉而不迷;第二支香插在右,默念,供养法,正而不邪;第三支插在左,默念,供养僧,净而不染。”许飞捷缓缓地说,他语气平静,神色安然,“上完香后,再对着佛像肃立合掌,恭敬礼佛,就可以了。”

“这就可以了?”光头难以置信地道。

“恩,礼佛需诚心,最重要就是你的心。你假如回去后能再力所能及地做些慈善,乐善布施,就更功德无量了。”许飞捷又数出一些,用纸袋装了,递给光头,“就算你去寺里把每座大殿都拜上一拜,这些香也足够了。”

光头简直三观都被刷新了,期期艾艾地接过香,问:“那,那我该给多少钱?”

许飞捷忽然一笑,狡黠地道:“人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你觉得我这一席话值多少钱?”

“啪,啪,啪”三声拍掌,一个女子的声音脆生生地道:“不愧是许老板,就是会做生意!”

许飞捷扭头,看见门口出现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因为逆光,看不清她的脸,但是外头的热浪和光线却将她的身影勾勒成非常漂亮的剪影,及腰的大卷发微微带着光,纤腰不盈一握,两腿修长,带着极其美妙的弧度。

“许老板。”那女人说,“你可还记得你那块枉生石?”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天书奇谭(陆柒的小说)出色内容,想看更多章节请点击下方吧!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