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

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

重生穿越 2019-01-01

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小说结局是喜是悲呢?主角是司徒诺的小说名字叫《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司徒诺,长相倾城,司徒将军的心肝宝贝,却在这漂亮容颜下藏着另外的身份,为了职责嫁给一起长大的王爷,并且寻求机会杀他。沐安,郝氏的项目经理,董事长钦点的儿媳妇,虽是家族婚姻,但是她爱郝云飞,然而丈夫却背着她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两个不同时代,不同长相的女人,在经历一些变故的时候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一切都是未知。

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沐安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知道自己投胎了,房间里面的布置让她顷刻间明白自己到了古代,而枕头边就放着她从阎王殿里面带出来的镜子。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一个小丫鬟扑了上来,沐安努力搜索信息,才知道眼前的女子是自己的贴身丫鬟。

沐安笑笑说,“彩蝶,我有点饿了。”

“奴婢现在就去做。”

等彩蝶走后,沐安赶紧下床,她想看看这具身体主人的摸样,还真别说是个美人,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真是秀美无比,可怜如此美貌却是红颜薄命。

沐安依附的这具身体原名叫司徒诺,父亲是皇上非常器重的大将军司徒询,由于长相出众,皇上就将她赐给了晋平王,一个不学无术,只知道花天酒地寻欢作乐的王爷,妻妾成群,其中一个就是司徒静,她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次她被活活打死也是她的杰作。

啧啧啧,这么美的女人都舍得下手,南宫辰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小姐,快来吃饭吧。”彩蝶将饭菜放在桌子上,然后过去扶司徒诺坐到桌子前。

“谢谢。”沐安习惯性的说了声,只听“扑通”一声,彩蝶跪在了地上,“小姐,奴婢该死。”

沐安被她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她过去扶起彩蝶,说,“你没有犯什么错,起来吧,坐下”

“奴婢站着就行了。”彩蝶不敢。

“我让你坐就坐,不然我真的要生气了”害怕自家小姐生气,彩蝶只好坐下来,这时沐安的脸 上才出现出笑脸,“彩蝶,因为这次事件让我失去了很多记忆,给我讲讲以前的事情吧。”

彩蝶犹豫了一下说:“好”

从彩蝶的嘴里知道了,皇上赐婚给他们,原本喜悦地事情,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变成了仇人,也就是那时开始,司徒诺就掉入了地狱,后面的事情沐安都知道了。

“这南宫辰还真是个混蛋,脑子里面全部是坑。”沐安愤愤不平,他怎么可以对一个弱女子下手,还活活打死了。

“你胆子不小啊,竟然敢骂本王是混蛋”门外传来了南宫辰的声音,随后就看到一身白色长袍,上面渲开着几朵墨竹的英俊男子走了进来,年龄二十七八,挺帅的嘛,沐安在心里傻笑,她运气不错,在现代虽然郝云飞是个花心大萝卜,但也是个美男子,没想到转世之后遇见的还是个美男子。

“奴婢参见参见王爷。”彩蝶赶紧 跪下,倒是旁边的沐安并没有下跪的打算,“小姐,小姐,快给王爷请安啊。”看着自家小姐站在原地不动,彩蝶有些着急了。

“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干嘛要给她下跪啊”沐安本来对他还多多少少有一些好感,可是想到他那么对待司徒诺,彻底就不想再见到他。

“你是不是还想挨打啊?”南宫辰没有想到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的司徒诺竟然不再忍气吞声了。

“王爷,你除了会打女人以外,还会做点别的吗?打女人只是无能的表现。”

“你。。。。。。”南宫辰气结。

“你什么你啊,假如没有什么事情就请王爷回去吧,我这里太简陋,不适合你观光旅游,况且你也不想看到我,何必呢,走吧走吧。”说着她像赶鸭子一样把南宫辰赶了出去,然后笑着说,“好了,现在可以安静的吃饭了。”

彩蝶跪在地上,惊奇的看着沐安,“你快来吃饭吧,他都走了,别在地上跪着了。”沐安催促了半天都不见彩蝶有反应,她又问道,“你怎么了?干嘛一直盯着我?”

“小姐,这是你第一次用刚才的口气对王爷说话,而且还把他给赶出去了。”在彩蝶的记忆里面,司徒诺在王爷面前大气都不敢出,更别说赶人了。

“哦,这不是我刚刚醒来,脾气有点大,对于不喜欢的人也没有必要笑脸相迎。好了,你不要想这么多了,快来吃饭吧。”沐安不想再说下去,害怕露馅,也就是从这一刻起,她开始成为司徒诺。

清晨的阳光很温顺,空气也很清新,因为在二十一世纪是上班族,所以她起得很早,吃过早饭,司徒诺便让彩蝶带她到处转转,可是偏偏碰到了司徒静和另一个小妾,本来想绕道走,可是对方根本就不给自己机会。

“呦,姐姐今天的气色不错啊。”司徒静满脸鄙夷的神情,一双勾人的丹凤眼,嘴巴小巧玲珑,总体来说长得还算是规整,不过就是衣服不搭调,红色绸缎的拽地长裙,简直俗不可耐,至于她身边的小妾,司徒诺还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

“彩蝶我们走吧,这里的空气不是太清新,我们换个地方。”司徒诺说着便离开了,只剩下司徒静站在原地恨不得马上上去杀了司徒诺,“贱人,你竟然敢对我这般无礼,我不会放过你的。”

“小姐,你不该得罪二小姐的。”上次的事情就是因为二小姐挑拨离间,大小姐才会受伤,彩蝶害怕再发生一次。

“没事的,彩蝶,以后不会有人再敢欺负我们了。”因为现在的司徒诺已经脱胎换骨了,“对了,刚才那个小妾是谁?”

“她叫沈月玲,父亲是户部尚书沈耀庭,她平日里和二小姐一起欺负你,这些你都忘了吗?”

“没,这怎么能够忘记呢。”她真是服了阎王爷了,重要的记忆不保留,不重要的保留一大堆,真是的,她现在恨不得穿越回去问问那十大阎王是怎么工作的。

让沐安没想到的还在后面呢,司徒诺在妹妹面前低声下气也就算了,就连仆人都不把自己放在眼里,见了她就像是空气似的,司徒诺啊司徒诺,你的千金大小姐是怎么当的,“彩蝶,这些仆人平日里都是这种态度对我吗?”司徒诺冷冷的问道。

“嗯,小姐,有的时候还会变本加厉,本来衣服都是下人来洗的,可是小姐的衣服全部是你自己洗的,一双手在冬天冻得通红,在司徒家小姐何时受过这样的苦。”彩蝶很难过,而司徒静赶紧拿出手看了看,长长舒了口气,“这晋平王福晋不是盖的,大冬天用冷水洗衣服竟然没有害冻疮。”

“小姐,你在说什么啊?”

“没什么,我们再去转转吧。”

换了个地方,司徒诺的心情好多了,“喵”不知从哪里来了一只野猫,她转过身看到的是全身黑乎乎的东西,她笑了笑弯腰抱了起来,“你真是个黑煤球”她忽然想到了古剑奇谭里面的黒曜,于是说道,“能够到处跑,看来你是个野猫,那我就叫你黒曜吧。”

司徒诺逗弄着黒曜,在她的怀里黒曜很温顺,这时一个女子急急忙忙走了过来,“原来你在这里啊,害我找了半天。”司徒诺抬头,只见眼前的女子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无骨入艳三分,惊梦的刚刚点到脖子,还有金色绢花衬边,鼻似悬胆,藏娇口,碧玉含,两耳坠八宝环,嫣然是个美女。

来人笑着俯了俯身子说,“姐姐,真的不好意思,小丁过来打搅你了。”

显然这个小丁说的是她怀里的这只猫,“没有,它很乖的。”司徒诺也笑着说道,现在她附在别人的身上,而原来的主人在家里面的地位又是如此境况,眼前的女子看似平易近人,但是司徒诺还是从她的眸子里感受到她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司徒诺站起来,将猫递给女子说,“妹妹,我出来的时间太长了,应该回去了。”

“姐姐慢走。”司徒诺转身的一瞬间,原本微笑着的女人,脸上换上了冰冷的表情,司徒诺,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你背叛主人的证据。

“彩蝶,刚才那个女的是谁啊?”司徒诺边走边问身旁的彩蝶。

“小姐,你不熟悉她了吗?”彩蝶很迷惑,小姐和安蓉的关系最好,现在怎么忽然就不熟悉了。

司徒诺知道彩蝶开始怀疑了,她赶紧说道,“之前受伤遗忘了很多事情,一时半伙想不起来了。”

“哦,她叫安蓉,四福晋,比小姐早两年进王府,平日里和小姐的关系最好。”彩蝶真的就当司徒诺生病之后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比我早两年,那就是四年了,,为什么王爷膝下无子r呢?”司徒诺有些不明白,难道说南宫辰那方面不行?假如真的是这样,那他就太可悲了,天天抱着***欲滴的女人,却无福消受。

“不知道,几位小姐来了好多年了,却没有一个孩子,就连夜夜受到宠幸的二小姐,肚子也没有半点动静。”

彩蝶的话让她更加相信王爷不行,想到这里,她心情好了很多,接着思绪又回到安蓉的身上,我明明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息,绝对不是有好亲切,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司徒诺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

在王府里转了整整一天,由于“失忆”,彩蝶不得不让她重新熟悉每一个地方,现在就剩下一个地方了,司徒诺回房休息了一会儿说,“我们接下来去哪里?”她需要尽快熟悉这里的一切。

“洗衣房。”

“刚好昨天晚上换了一大推衣服,顺便拿去洗了吧。”司徒诺说完话都好一会儿了,彩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怎么了,让你去拿衣服,杵在这里干什么?”

“小姐,你的衣服都是自己洗的,洗衣房的仆人见你不受宠,所以都欺负你,不给你洗,之前也有把衣服送过去,可是最后收衣服的时候告知衣服不见了,还被洗衣房的奴才羞辱了一番。”彩蝶说起司徒诺成亲两个月后的场景,她当时记得很清楚,那个仆人说自家小姐无能,新婚之夜,王爷去了二小姐的房间。

“假如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更应该去了,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作为奴才应该做什么。”司徒诺说着就出了门,彩蝶抱着衣服小跑跟了上去,她在心里默默的祈福自家小姐千万不要出事,上次的事情瞒住了老爷,假如这次再出事,自己肯定就惨了。

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司徒诺和彩蝶来到洗衣房,正如彩蝶说的那样,里面全部的仆人都当她们是空气,司徒诺将这里的一切全部打量了一番,然后说道,“你这里的头儿是谁?”

这时,一个年级看起来四十多岁满脸褶子的女人走了过来,满是鄙夷的神色,用傲慢的语气问道,“不知道大福晋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司徒诺示意彩蝶把手中的东西递给那个胖女人,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阿翠”依旧是傲慢的语气,司徒诺很生气,可是现在不是收拾她的时候,让事情在发展一会吧,“你把这些衣服拿去洗干净,三天后我会让彩蝶过来取。”

然而阿翠这个笨女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触礁,现在的司徒诺灭了她的心都有,“福晋,恐怕我们现在没有时间,这里还有别的夫人的衣服,所以还是你自己去洗吧。”

司徒诺依旧是笑着的,“你真的不打算洗吗?”

“福晋,我们真的没有时间。”阿翠转身的时候还补了一句,“自己有手有脚不知道洗啊,王爷又不宠爱,还真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主人了。”

声音不大,可是偏偏钻进了司徒诺的耳朵里,顿时,一股火冲上心头,“站住”然后走到阿翠的前面说道,“你把你最后一句话再给我说一遍。”

虽然王爷不喜欢司徒诺,但是她再怎么说也是皇上亲赐的婚,之前在后面骂骂就算了,现在被她听到了,阿翠结结巴巴的重复了刚刚的话:“自己有手有脚。。。。。。不知道自己洗啊?”

阿翠的话音刚落,司徒诺一巴掌就上去了,力道很大,阿翠被***在了地上,此时的司徒诺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笑脸她冷冷的说:“这一巴掌是让你记住怎么应该给主子说话。”接着司徒诺蹲下来,笑了笑,又在她的右脸上来了一巴掌,说:“这一巴掌是让你明白自己只是个下人,主子交代的事情只有无条件服从哦。”

司徒诺似乎记起一些事情,趴在阿翠的耳边说,“我知道你丈夫三年前出事残了一条腿,而你的两个孩子都很小,为了拿更多的钱,你才敢这样对我,不过,你现在最好是想清楚,假如还要继续下去,那我会让你永远见不到你的儿女,不信的话就试试。”

从她的话里面阿翠能够听出来司徒诺这次肯定能够做到,她赶忙爬到司徒诺的面前,求饶:“大福晋,求您放过他们吧,以后奴婢会好好听你的话。”阿翠一个劲儿的磕头。

司徒诺起身说道,“只要你好好听话,一切都好商量。”她刚刚说完,司徒静就进来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全部看见眼里。

“姐姐,你干嘛和一个下人过不去,况且你也没有资格在这里闹事吧。”司徒静脸上是妩媚的笑脸,语气中还有明显的嘲讽,全部的仆人都屏住了呼吸,平时大家都听惯了二福晋对大福晋的冷言冷语,可是刚刚的事情让他们心有余悸。

司徒诺平静的笑了笑,说:“资格?司徒静,你应该想想自己有没有资格,主子教训下人,按照规矩,作为侧福晋的你应该更没有资格说话,难道你出嫁的时候你母亲没有告诉你吗?哦,对了。”她的嘴角再度向上扬了扬,说:“她当然不知道如何教你规矩,你母亲是京都名妓嘛,整天只知道拉客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你。。。。。。”司徒静的脸都气绿了,虽然大家知道这些,可是没有人敢说,现在被司徒诺赤裸裸的提出来,她肯定生气,“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等着,你最好是能够将我整死,否则我怕后果你承受不起。”司徒诺的脸上换上了温柔的笑脸,司徒静看着她的背影恨得直跺脚,看了一还在发呆的仆人,吼道,“看什么看,还不去干活。”说完也走了。

“小姐,你今天真的是太让人解气了。”彩蝶手舞足蹈的说,这两年来自家小姐受的苦太多了,因为小姐不记得了,所以她也不想再说。

然而,司徒诺并没有太喜悦,她在想司徒静会用什么方法对付自己,上一次已经死过一次,这次又是什么呢?

“小姐,你在想什么呢?”彩蝶问道。

“没什么,我累了,想去休息一下。”司徒诺躺倒床上,她搞不懂,原来的司徒诺和南宫辰青梅竹马,而且从遗留的记忆中她知道南宫辰很喜欢司徒诺,为什么成亲之后是这番场景,到底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司徒诺猛的坐起来,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少的可怜,已经是深秋了,她却只有两件厚衣服,看色泽应该是穿过很多次了,不会吧,这个南宫辰也太过分了吧,再怎么说也是大福晋,却给的如此寒酸,本来想试试古装的她 ,瞬间就放弃了这个念头,她关好衣柜,重新趴在了床上。

事情果然像司徒诺想的那样发生了,只是结果有些出人意料,“小姐,小姐,不好了。”大清早的,彩蝶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司徒诺微微皱了一下眉,边整理衣服边说,“什么事情如此慌张?”

“对不起小姐。”彩蝶能够听出来司徒诺有些生气,缓了一口气,说:“洗衣房的阿翠死了,尸体被浸泡在了湖水里。”

“她不是昨天晚上还好好的吗?今天怎么会死在湖里。”

“不知道,几个福晋都过去了,王爷也去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走吧,过去看看”司徒诺不是个喜欢挑事或是凑热闹的人,可是她明显感觉到这件事不是这么简单。

当司徒诺道湖边的时候,那里已经围了很多人,大家看到她都让开了位置,“王爷。”司徒诺俯身请安,而南宫辰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倒是一旁的司徒静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姐姐,阿翠用死来逃避你的威胁和毒打,你现在应该喜悦了吧。”

司徒诺厌恶司徒静的嘴脸,瞥了她一眼,走到阿翠的身边,蹲下来检查尸体,确实像司徒静说的,阿翠身上有明显被毒打的痕迹,“阿翠是被打死后扔进湖里的,死亡时间是午夜左右。”此话一出,她被自己吓了一跳,我怎么会知道这些,之前从来没有和法医这行打过交道。

“哦!姐姐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你见过?”司徒静咄咄逼人。

“从她的尸体上就可以找出来,假如死亡时间短的话就不可能出现隐隐约约的尸斑,而且刚才我有拍她的肺部,没灌水的声音,所以我断定阿翠是死后被抛尸。”她再次被吓到了,可是感觉有一股力量在推着自己不得不说。

“姐姐,看来父亲让你学的这些今天全部用上了,不过,有人看到你昨天晚上找过阿翠,之后她就出事了。”

“你的意思是我杀了阿翠?”司徒诺冷冷的问道,司徒静没有说话,只是轻视的笑了笑,似乎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会发生,“静儿,你觉得阿翠有什么值得我去杀的,因为她长期拒绝为我洗衣服吗?太可笑了,下人只要稍微训斥一切就搞定了,没必要大开杀戒,再说了,就算是我杀了她,会将尸体放在这么显眼的地方吗?你应该多用脑子想想,学学你娘。”

“你。。。。。。”司徒静气结。

“够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徐叔,把阿翠埋了,多给她家里给点钱。”

“是,王爷。”

南宫辰冷眼看了司徒诺一下,便拂袖而去,“二妹,在你不确定能够成功除掉我之前,这种伎俩还是少用,否则会惹祸上身的。”说完也走了。

沈月玲是来看好戏的,被这么一闹,完全没有了心情,随后也就走了,安蓉从来对这种事情就没有爱好,所以刚开始就没有来,司徒静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她没有想到司徒诺会逃脱,而南宫辰明摆着就不想惩罚她。

气冲冲的回到房间,司徒静将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扔在了地上,“贱人。”她的眼睛里面露着凶恶,恨不得将司徒诺千刀万剐。

小莲站在一旁动都不敢动,她从小跟着二小姐,只要二小姐一生气,她就会遭殃,十四岁那年二小姐受了气,拿起茶杯就扔在她的头上,差点连命都没了,所以她现在更加不敢动了。

“哎呦,谁惹w我们的大小姐了。”南宫辰人未到声音先到了,显然从他的声音里面早已没有了刚才的不悦。

“没什么,只是你现在有姐姐了,怎么还有时间来我这里。”司徒静有点闹别扭的说。

南宫辰笑了,走过去抱着她说,“你还不知道本王得心思吗?她只是个挂名夫妻,要不是有皇上,本王早就休了她。”

司徒静知道不用再演下去了,她转身抱着南宫辰说,“王爷,今天你干嘛不惩罚她啊,假如不是她,阿翠也不会死。”

“她究竟是皇上钦点的福晋,假如在调查下去会牵扯到一些人,本王不想让最后的美妙也遗失掉。”

司徒静并不是笨的无药可救了,她能够听得出来南宫辰话里面的意思,很显然,南宫辰知道事情的真相,因为昨天受气,所以就想出这么一招,没想到,却被南宫辰识破,好在他比较宠自己,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姐,今天的事情你怎么看啊?”站在旁边的小红问道。

“很明显,阿翠的死和司徒诺没有一点关系,不过我很希奇,为什么一个大家闺秀会对尸体研究的这么高?”沈月玲满脑子的疑问,和司徒诺相处这么久了,虽然不喜欢她,可是对她还是多多少少有了解的。

“刚刚二福晋有说,大福晋之前学过这个。”小红提醒道。

大将军家里的孩子怎么会去学这个,而且还是个女孩子,从司徒诺醒来的那一刻起,她就感觉到事情很蹊跷,之前的司徒诺除了呆在房间里,哪里也不会去,再加上不受宠,所以不喜欢说话,逆来顺受,更别说今天当众收拾司徒静了,沈月玲的直觉告诉她,现在的司徒诺变了,“看来司徒静终究会被踢出王爷府,我们必须改变一下策略。”

“小姐,你的意思是和大福晋拉近关系?”

沈月玲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大福晋虽然开始反抗了,可是受宠的还是司徒静,我们先看看形势。”

她才是司徒诺口中的聪明人,也许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关,沈月玲是沈耀庭的私生子,因为父亲太怕老婆,所以只能将她藏起来,直到十二岁那年母亲去世,为了生存她跪下来求父亲,然而在沈家,她并没有感受到暖和,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懂得如何看别人眼色行事,当她嫁给南宫辰的时候,就已经看清了这座封闭式古宅里面的关系。

一直以来,沈月玲一直奉承着司徒静,只是想要一点点权利,让沈夫人也试试她所受的苦,所以她要接近司徒静,要和她搞好关系,然而,司徒诺的改变让她不得不改变计划,如今她要从长计议,假如走错一步,可能会导致全盘皆输。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凤凰涅槃之君宠毒妃(零涵的小说)出色内容,想看更多章节请点击下方吧!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