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夏末天初晴(夏末兮颜的小说)

夏末天初晴(夏末兮颜的小说)

青青校园 2019-01-09

女主角叫夏末的小说——夏末天初晴带给你,她6岁时,10岁的秦天面带不屑,砸破了她的额头。她微笑着对他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夏末。” 她17岁时,他喜欢上了她,却年少轻狂,不懂得表达。她虽同样不懂爱,却能了解他拙劣的喜欢,心中欢喜。 她18岁时,他扼住她的脖子,话语冰冷的没有感情,“夏末,你去死。”她沉默,收拾好东西,悄然离开。秦天,对不起,她还有心愿未了,不能死。 她20岁时,他望着她精致的妆容,厌恶道,“夏末,你真丑。”她笑,“秦天,这与你无关。” 她24岁时,他坐在窗边,捧着报纸,注视着报道上那铅灰色的两个字,喃喃自语,“夏末,你在哪?”她泪流满面,站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心中带着歉意的感激,“秦天,还好你不在。” 她28岁时,他结婚,新娘漂亮动人。一个来自海外的贺礼上,签着她的名字。他看到后,浅浅一笑,“夏末,你放心,我很好。”

夏末天初晴(夏末兮颜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这是市区西郊一处花园别墅小区,小区内有三套一模一样的三层别墅,分别坐落在小区的西北,东南,中间三个方位,别墅一圈树木葱郁,更有一条人工小溪缓缓流过三家别墅门前,小溪蜿蜒曲折,别有一番匠心独运。

车子停在东南那座别墅门前,夏末拿了韩菲身边自己的行李,跟在她身后。

门口一位大概四十岁左右,管家模样的人迎了上来,“秦总,夫人。”

一路上,韩菲见夏末举止乖巧,心中不快早就没了影,她拉了夏末,接过她的东西,“顾嫂,这是夏末,以后就是我的女儿。”

夏末上前一步,含笑问好,“顾姨好。”

顾嫂见夏末瘦弱的样子,眼中不由自主就红了,她抢过韩菲手中的东西,笑着说道,“夏末,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了,顾姨保证把你喂得白白胖胖的。”

夏末心中感激,朴实无华的语言,让她眼圈一红,哽咽起来,“谢谢顾姨。”

摸了摸夏末的头顶,韩菲疼惜安慰,“夏末,不哭,有叔叔阿姨还有顾嫂呢!”

闻言,夏末吸口气,对着两人露出笑脸,“夏末知道了。”

小刘自去停车,韩菲,顾嫂一路说笑逗弄夏末喜悦,三人缓缓进了屋。

秦羽在背后看着,眼眶微微泛红,他没有忽略夏末时不时偏头看看他的小动作,心中暖和的同时,又有些心痛,叹了一口气,他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刚走进屋内,一个黑色的物体扔了过来,夏末没有多想,冲上前去,护在走在最前面的韩菲面前。

本来扔向韩菲的东西,砸在了夏末额头,脑袋一懵,她顿在原地,眼前无数画面闪过。

“夏夏小心。”一个女子解开安全带,转身护住旁边的小女孩。

“妈妈,你醒醒,你醒醒,你看看夏夏啊!你快睁开眼睛,快睁开眼睛,不要在睡了!”小女孩满脸是血,声音惊恐,使劲摇摆着伏在她身上的女子。

“大人死了。”医生同情的看着床上的小女孩,询问旁边的同伴,“她身上没有什么证实,怎么办?”

“先治好她的伤再说吧,真可怜!”同伴看着小女孩,眼中满是怜悯。

“夏末,夏末,秦羽,她流血了!”

耳边传来尖叫,夏末回过神,眼前惊恐的女子与小女孩的表情是如此相似,她抬手握住韩菲,轻声道,“阿姨,不要怕。”

韩菲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她蹲下来,抱住夏末,断断续续呜咽,“夏末,孩子,对不起。”

夏末望着拿来医药箱的顾嫂,心中忽然响起一句话“夏夏,再怎么难,也不要忘了微笑”,她吸气笑着安慰道,“顾姨,我没事。”

秦羽跑上前来,单膝跪下,仔细检查了夏末额头,见只是擦出一个口子,他呼出一口气,接过顾嫂手中的医药箱,给夏末上起了药。

“我记得,我还没死呢!”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句话,正在上药的秦羽手一抖,夏末忍不住抬起头,随着夏末的抬头,棉签深深戳进伤口深处。

她倒吸口气,一动不动,血液顺着光洁的额头缓缓流进眼中,面前本来彩色的画面一瞬间血红起来。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秦天冰冷的面容浮起一抹嘲弄。

夏末闭上眼,擦去左眼里的血液,但咸涩的感觉让她还是有点不适,她看着站在楼梯上的清俊男子,咧起唇角,“你好,我是夏末。”

秦天一愣,薄唇一勾,眼神邪恶,“爸,妈,这就是你们给我找的未婚妻啊?”

夏末身体僵硬,定定看着楼上面容清秀的男子,唇畔笑脸不减。

秦羽早在刚才就扔了棉签,去拿药棉。听到秦天的话,他停住手,站起身,“顾嫂,你带夏末去收拾收拾。”

韩菲也缓缓起身,双手紧握,看了看丈夫,又看了看儿子,不知道说什么。

夏末听话的转过头,从另一边,去了二楼。

来到洗手间,顾嫂温柔的给夏末擦洗额头,小心翼翼的给她上好药。

“谢谢顾姨。”夏末微笑着道谢。

顾嫂暗暗抹了抹眼睛,“好孩子。”她起身带夏末来到一处房间,“这里,以后就是你住的地方了。”

夏末看着里面,粉色的公主床,大大的布娃娃,粉色的衣柜,粉色的天花板,粉色的窗帘,一切的一切都是粉色的,是女孩子喜爱的布置,她牵起顾嫂的手,走进房间,“顾姨,谢谢你们。”

“顾姨,你跟我讲讲秦天好吗?”夏末在房间中转了一圈,眼中布满好奇的问道。

关上门,顾嫂叹口气,跟夏末讲起了秦天。

秦天现在十岁了,从秦天出生,或者说,从秦总韩菲结婚起,她便在这里照顾他们一家了。可以说,秦天是她看着长大的。

小时候,秦天是个调皮捣蛋鬼,他把花匠刚种的花拔了,把别墅旁边的草地弄的一片混乱,总之,只要他看到的,他想起来的,他都会凑上前去,把他们弄乱。

秦天还喜欢踢足球,他踢完足球,每次从外面回来,都要笑闹着把身上的汗水蹭到他爸爸的身上;秦天还很聪明,他不好好学习,但每次考试都拿第一,气的教他的老师又怒又喜。秦总去开家长会也没少听老师告状,就这样,直到去年夏天,秦天不知道怎么生了一场大病。

在一个暴雨滂沱的晚上,去学校接秦天的司机,没有等到秦天,他的同学都说秦天一放学就跑了。司机老赵听了之后,以为秦天跟他开玩笑,又打车自己回家了,以前也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他开车回了家。

到了家,老赵找遍别墅也没有发现秦天,他慌了神,打电话告诉了秦总和夫人。

那时候秦总在谈一个合同,无法及时走开,夫人在开会,是秘书接的电话,秘书听说秦天不见了,他没怎么当真,随便敷衍了老赵几句就挂了电话。

老赵别无它法,开车又去学校,沿途一路查看,还是没有找到秦天。

终于在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秦天一个人回来了,他衣服湿透,面容呆滞,回到家里便一病不起。夫人在凌晨回来后,带着秦天去了医院,秦天发了高烧,睡着的时候说胡话,骂人。但醒来后,又开始砸东西,性格大变。秦总是在第二天回来的,看到秦天这个模样,他慌忙带着儿子去更大的医院,可是半年过去了,秦天的病却不见好转。

最后,过年的时候,秦总带着秦天去了乡下。路上碰到一个算命先生,那人说秦天病了,叽叽咕咕说了半天,秦总都没听清楚,但那人最后叹了一句,“给他找个童养媳,说不定就好了。”然后,那人转身就走,无论秦总怎么喊,他都不停。秦总本来不信这一说,但夫人却想治好秦天,就带他去了几个先生,后来算命的先生都这么说,夫人和秦总也便相信了。

开春三月,秦总夫人看秦天性子稍缓,就回来了。布置好一切后,就去了孤儿院。

顾嫂说完,歉意的看着夏末,“孩子,顾姨跟你说了实话,你若是不想住下去,夫人秦总他们是不会怪你的。”

夏末摇摇头,语气坚定,“顾姨,你放心,我会留下来的。”

帮着夏末收拾一会后,顾嫂出去了。

待房间里只有夏末自己的时候,她坐在窗前,望着外面那棵大树,陷入了沉思。这里终究比孤儿院好,她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手心有硬硬的茧子,这是在孤儿院干活留下的。她不仅回想起刚去孤儿院时的情景。

院长领着自己,对着面前的二十几个孩子笑着说道,“欢迎夏末小朋友。”

孩子们鼓起掌来,个个热切的看着自己,她觉得自己有了家,很感动,当时还哭了起来。当天晚上,夏末便知道自己错了,十几个女孩子把她围在中间。

“身上有钱没?”最大的那个女孩恶狠狠的问她。

她抱着自己的东西慌忙后退,身后却有人踢了她一脚,怀里的包袱散开,她仅有的几件衣服,治病剩下的一点钱,还有装着她母亲的骨灰盒,瞬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们一哄而上,她忍不住大叫,换来的却是狠狠的一巴掌,她被打的摔倒在地,放声大哭的时候,抢完她东西的孩子听到哭声,又回来对她拳打脚踢。

无论她怎么哭喊都没有人出现,那一夜,她抱着妈妈的骨灰盒,睁着眼睛在地上躺了一夜,心也在冰凉的地上慢慢绝望。

第二天,有人走过来踢了踢她,扔给她一把扫帚,“去,把院子里面扫干净。”

她倔强抬头回瞪过去,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

夏末天初晴(夏末兮颜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这是规矩,新来的总是要受些教训。”打她的那名女孩嚣张笑道。她忍着泪,接过扫帚,抱起骨灰盒,在后边小树林里埋在了母亲,和戴在脖子里幸免于难的项链。

后来夏末知道了,打她的人叫陆瑶,再后来,她也慢慢适应了在孤儿院的生活。

敲门声响起,夏末收回了思绪,跑过去打开门,她微微一笑,“叔叔。”

秦羽站在门口,“夏末,叔叔……”

夏末眨着眼,“叔叔进来说。”

秦羽走进房间,看着满室的粉色,他迟疑道,“夏末,这房间你喜欢吗?是叔叔照着旁边你蓝叔叔家小诺的房间布置的。”

夏末走了一圈,甜甜一笑,“叔叔,有些地方我不太喜欢啦!”

秦羽眼中露出宠溺,“没事,你喜欢什么样子的,告诉你阿姨,咱们从新布置。”

夏末面色一红,“叔叔,不用那么麻烦的,夏末慢慢适应就好了。”

摸了摸夏末的头发,秦羽为难道,“夏末,你顾姨对你说了……你,还愿意留在这里吗?”

夏末低下头,“假如叔叔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夏末就愿意留下来。”她说完有些怯怯的看着秦羽。

“说吧,孩子,是什么?”秦羽眼眶微红,这个孩子太敏感了。

“我希望叔叔答应我,永远不改变我的姓氏。”夏末期望的看着秦羽。

秦羽抬起头,“夏末,我答应你。”

韩菲走了进来,她眼圈微红,“好了,有什么话以后再说,现在该吃饭了。”

秦羽笑了,“好,都听菲儿了。”他抱起夏末,夏末乖乖抱紧他的脖子,三人下了楼。

餐桌上面,秦天坐在座位上,见到秦羽抱着夏末,嗤之以鼻,“真是好爸爸啊!”

秦羽脸色微凝,他放下夏末,“秦天,以后夏末就在家里住下了,你最好老实点。”

秦天嚯的站起身子,把手中的水杯摔向地面,“你教教我怎么老实!”

夏末小跑到秦天面前,她焦虑道,“哥哥,你不要生气,叔叔阿姨最疼的人还是你。”

秦天一把推开她,“你滚开!”

夏末身子瘦小,被推倒在地,后背猛的一痛,她脸色煞白,双手不由自主握成拳。

韩菲惊叫一声,她冲到夏末面前,“秦天,你做什么!”顾嫂忙跑到夏末身前,她扶起她,“夏末,有没有摔着,快起来。”秦天冷哼一声,上了楼。

夏末摆脱顾嫂的扶持,“顾姨,我自己能起来,你快去看看哥哥。”

顾嫂身体一顿,她放下夏末,“好。”

顾嫂跑去楼上,韩菲抱着自己,坐在地上痛哭起来,秦羽气的坐在椅子上,骂了起来。

夏末缓缓站起,她正对着两人慢慢挪向楼梯,在两人不知情下,她挪到二楼拐角处,“叔叔阿姨,夏末不饿,就不吃饭了。”

秦羽看了看她,眼中有愧疚,他点点头,。韩菲冲向秦羽,“都是你,都是你,你那什么破合同,都是你那合同害的天儿,你还我的天儿,你还我的天儿!”

夏末不再理会楼下的争吵,她冲到自己房间,跑到洗漱台,侧过身子,去看镜子里自己的背部。

镜子的放置有些高,她不得已搬来一个凳子,踩了上去。

白色的半袖上点点嫣红,在最上面肩膀那处,透明的玻璃反射着刺眼的光线,红色愈甚,她咬紧下唇,脸色惨白,拔去那片大玻璃。

血液涌出,顺着衣服流出一条蜿蜒的弧度,她挣扎着掀开上衣,正要探视伤口的时候,背后忽然出现一个人。

她抿紧唇,抱紧衣服,望着镜子中的男孩,眼中有惊慌和祈求。

镜子中的女孩脸色苍白,额头上有一块纱布,消瘦的背部上,一道细小的血色曲曲折折,旁边点点红星,还有很多数不清的紫黑色於痕,这些伤痕灼伤了秦天的眼睛,他返身离开。

夏末呼出一口气,看到旁边的淋浴蓬头,她吃力走进浴盆中,打开喷头,暖和从头顶落下,伤口似乎不是那么疼了,她咧着嘴,在这淋浴下终于哭了出来。

朦朦胧胧中,有人进来了,她慌忙摸了把脸,转过身去。

来人一把关上喷头,抱她出了浴盆,清新的男子气息将她包围,夏末脸色微红,咬唇任由秦天把她抱到窗边椅子上,“把衣服脱了。”

抬起头,夏末满脸愕然,她护住自己,有点结巴,“你,要,做什么?”

秦天绷紧面容,“先用这个浴巾裹住自己。”

“你转过身去。”夏末知晓他的意思,红了脸。

秦天依言转过身,她脱下湿衣服,乖乖用浴巾包好自己,“好了。”

“现在去床上趴着。”秦天命令道。

夏末嘴唇蠕动,“谢谢。”她趴到床上,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秦天缓缓拉下浴巾,仔细拔去那些小碎玻璃,侧头看到夏末流泪,他放轻了手上动作。

“我记得,我关上了门。”夏末闷闷道。

“那又怎样,这房子全部的钥匙我都有。”身后传来男孩霸道的声音。

夏末迟疑起来,“秦天,你来做什么!”

背上动作一停,夏末忍不住回过头,牵扯到肩部的伤口,她龇牙咧嘴,又趴了回去。

秦天声音冰冷,“我来警告你,这个家全部的东西都是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夏末认真说道,“一直都知道。”

他问的漫不经心,夏末心头一跳,“你不要告诉叔叔阿姨。”

秦天弯腰,扳过夏末的头,与她对视,“不用你来命令我,告诉我,怎么回事?”

望着眼前如墨玉般的眸子,夏末呼吸紊乱,她静静盯着他的眼睛,那里一团漆黑,但在最深处,却有点点星光,璀璨如天上的星辰,漩涡般吸引着她,她忍不住抚上他的眼睛,喃喃道,“好漂亮。”

秦天抿紧薄唇,放开夏末的头,继续上药,“说。”

夏末叹息一声,“打架。”

背后,男孩听后,动作粗鲁的按上纱布,“这几天,不能见水。”

说完这句话,秦天转身就走,夏末爬起,对着他的背影说道,“谢谢你。”

秦天回头,夏末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女孩身上,给她瘦弱的身子镀上了一层金黄的光边,暖和而祥和。虽然逆着光,看不清她的表情,但秦天能感受的到,她在笑,还笑的很喜悦。内心深处,某个坚硬的角落似乎出现了一丝坍塌,他抿了抿唇,最终什么都没说,走了出去。

夏末来到秦宅的第一次吃饭,就这样结束了。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