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妃我莫属王爷先靠边(夜紫娘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妃我莫属王爷先靠边(夜紫娘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1

《妃我莫属王爷先靠边》是一本非常虐心的穿越小说,乔舒鱼,身为努力生存的孤儿,一朝中了彩票,迎来的却是被投进了古代,还未喘口气,又被大叔以命相逼冒充代嫁,哪知没捞着好处,差点送了小命,好赖没死成,又走背字。自此,被***,青楼成名,再遇冤家。。。她真是忙的不亦乐乎。这一切,和那个叫慕凌宗的官二代脱不了干系,我虽一介女流,会怕了你,带着此等心思她再踏王府,又有什么在等着她呢?? 对于以上种种,用情至深,亦可绝情寡义的慕凌宗只是冷冷的一句话:你死了逃出七王府的心思吧。

妃我莫属王爷先靠边(夜紫娘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乔舒鱼坐在轿子里,鲜红繁复的嫁衣层层叠叠的堆在她身上,感觉呼吸都变得细微起来,喜轿密不透风隔绝了大部分的嘈闹。晃晃悠悠中乔舒鱼头一歪睡着了,还没睡够就感觉身子一晃,轿子停了下来。

戴着喜帕,只瞧得见自己的脚尖,乔舒鱼撇着嘴嘟囔“真无聊!”被搀扶着行过了各种大礼,乔舒鱼很快就被按在了椅子上,四面静静静地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肚子都快饿死了,乔舒鱼撩开喜帕一角,在坐着的屋子里寻找着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她不关心新郎长得如何吗?不忐忑吗?没有就希奇了,只是想了也白想,还不如把眼前的小需求先解决。

随便的啃了几个盘子里中看不中用的点心,乔舒鱼这下有了力气去打量她很有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住宿的地方,比薛府的还宽敞,还气派,还漂亮,乔舒鱼不禁眉开眼笑,那个薛老头没骗她,的确像是个有钱的人家。总算填补了她没能拿到奖金的遗憾。

乔舒鱼这边摸摸那边瞧瞧,嘿嘿的贼笑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天会发现这个错误把她再招回去,什么古董她可不要,留在身边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还是小物件实惠又方便。

乔舒鱼的行事宗旨就是想到就去做,世事无常说不定就成了。转悠了一圈,乔舒鱼没发现什么值钱的玩意,也就只好老老实实的坐着。

托着脑袋,乔舒鱼盘算起来,要是嫁的人太差劲她该怎么办,在这种年代,只能牺牲做点坏事换休书什么的才能走吧。越想越觉得七上八下的,新婚之夜还要行周公之礼,虽然她没真的试过但是作为资深宅女加剩女的她可是有一长串的理论可供参考。

乔舒鱼仰起头默默感叹,自己的年代她只能孤芳自赏,到了恨嫁的年龄也只能天天捧着那些恋爱一百条什么的看看,没想到到了别的地儿她直接入了豪门,幸福来得太忽然,她都觉得恍惚。

天色逐渐深沉,乔舒鱼发呆的都快流口水,门外终于响起了声音,乔舒鱼一个激灵赶忙盖好喜帕,端坐着,大家闺秀无非就是怎么别扭怎么来而已。

喜帕被撩开,乔舒鱼做了个扭捏的侧头表示出她的害羞,脖子都快扭断了,也没预想中的一双大手轻轻扳过她的脸,乔舒鱼只好自己转过脸抬起头,一张英气逼人的脸离她的鼻子只有大约一寸,乔舒鱼生怕自己会变成斗鸡眼,作势就要往后移。

那张脸的主人嘴角挂着冷笑,一只手拽起乔舒鱼的头发用力一甩,乔舒鱼悲惨的以一个很尴尬的姿势扒在了地上,嘴巴里都是尘土,这什么情况啊。

“薛暮雪,你看看这是谁!”原来替身的正主叫这个名字,那好吧,以后看来只能勉强接受这个名字了,乔舒鱼打算尽快融入这个角色。头发被向后拉扯,头被迫抬起,她记得那个薛老头说过,自己要嫁的是一个叫慕凌宗的官二代。听说是个王爷,怎么这副德行上来就打人呢。

“给我鞭尸!”慕凌宗看着目不转睛盯着地上的薛暮雪,很是满足她眼里透出的惊恐,大手用力一甩,薛暮雪再次跌在尘埃里,慕凌宗冷冰冰的低喝一声,慢悠悠的踱到桌边坐下,讥诮的笑挂在嘴角,一动不动的看着薛暮雪的反应。

乔舒鱼慢慢的抬起头,地上那具男尸直挺挺的摆在她眼前,她清楚的看见尸体眼睫毛的长度,心里不禁干呕了一顿,鞭子无情的落下,乔舒鱼还在努力的改变自己接受新的身份,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令人发指的一幕,她不禁哀叹,这个薛暮雪还真是倒霉,也就代表着她也很倒霉。

尸体因为蛮力,开始翻起黑红的血肉,脸上还带着泥土,分明是刚抬出来的,好吧,乔舒鱼催眠着自己,现在她就是薛暮雪了,一定要忍,否则恐怕小命堪忧。

慕凌宗冷冷的看着地上狼狈不堪的薛暮雪仰着头看着被一遍遍抽打的尸体,却没有他意料的惧怕,颤抖,她只是冷静的看着。连眼泪都没有流一滴。慕凌宗恼羞成怒,这个无情的女子,见到自己昨夜还拼命与之私奔的心上人却漠然的敢瞪着眼睛看。无耻毒妇!

慕凌宗的脸蒙上了一层阴霾,嚯的站起,抓起地上的女子粗暴的捏起她的下巴,根本不在乎她皱起的眉,渗出的血丝。只丢下一句话“今夜你只准跪着,不得离开尸体三步之内”在薛暮雪耳边狠狠地说完,大力一挥,看着薛暮雪歪倒在尸体上,惊得弹起身,这才露出报复的微笑。果然这个贱人还是在意的,只不过怕死所以才装的若无其事。我慕凌宗的尊严怎么能让你这样的女人玷污。

“以为你薛暮雪有多重情,原来也是个大难纷飞,明哲保身的贱人!”慕凌宗看也不看地上的两团人影,鄙夷的对着薛暮雪哼了一声,扬长而去。

刚才那执鞭的高大壮汉收到门边,一刻不松懈的监视着房间里唯一活着的女子,薛暮雪叹了一口气,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曲起小腿,静静的跪在尸体旁,可是脑海里打转的都是刚才那张英气俊朗的脸,真是太符合她的想象了。

眉毛浓密眉形挺直,眼窝深沉,眼神幽深,鼻子也是那样的挺括,特殊是那一张嘴,上薄下厚,微微凸着,连她这个女人都不如他的嘴唇粉嫩。简直就是一个帅哥来的。

就是初次见面的场景太惊悚,不过她也知道薛暮雪在出嫁前却与别人私奔,两情相悦的两个人是喜悦的要死,作为未婚夫那可就是抓狂了。那个薛老头也真是狡猾,偏巧碰上她这个倒霉蛋,为了自保把她推了进来。这荣华富贵她拿在手里还真觉得是烫手山芋。

事实已经促成,在懊恼也没用,这个慕凌宗显然是个更狠的角色,横竖都是绝路,不如就逆来顺受,总好过死翘翘的强还是为了一个已经死翘翘的,真正的薛暮雪都死了,她这个替身对于地上那个更加倒霉的家伙至多就是同情,慕凌宗想用来恐吓欺侮她是打错算盘了。

思来想去,脑子用的过度,乔舒鱼干脆打起了盹,慢慢的她就那样跪着低着头睡着了。

妃我莫属王爷先靠边(夜紫娘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日上三竿,难得的好天气,慕凌宗起身,看着窗外的艳阳,眼睛露出邪恶的火苗,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现在是怎样一副样子。梳洗一番,黑色的衣袍,暗蓝的束腰,凌厉的气势尽显。慕凌宗看着那贴着喜字的房间。加快脚步,大手一推,房门应声而开,瞧清楚房间里的一切后,睚眦俱裂,胸口那团火燃烧得更旺。冷下脸,定了定神,慕凌宗抬起左脚用力地踏进房门。吓得歪在门口的大汉一个激灵鲤鱼打挺垂手而立。慕凌宗一抬手,大汉知趣的闭上嘴,静静地退了出去。

啪啪两声脆响,还滴着口水的女人轻轻的扭动了几下,睁开眼,映入眼的是一张好看的男人脸,傻傻的痴笑了两声,慕凌宗气的肺都要炸了,提起薛暮雪,又是两个巴掌下去,薛暮雪慵懒的想伸懒腰的欲念马上烟消云散,无辜的睁着双眸看向慕凌宗。

“来人,给我把这个女人扔进冷院。”慕凌宗推开薛暮雪,不屑的看着她捂着脸颊的楚楚可怜,咬牙切齿的逼近,伸出食指勾起薛暮雪的下巴,冷不丁的捏紧,血丝马上汇成一条清楚触目的血线挂在薛暮雪的唇边,鲜红的唇色和嫣红的血色糅合,生出别样的凄美。

“薛暮雪,原本你要是愿意跪着,爬到我面前请求我的原谅,我还可以容忍你在府里,你却偏偏找死,既然你愿意抱着你的情郎,睡得安逸,那你就带着他滚出去。别以为我会休了你成全你,我要你独守空房,直到死。”这个女人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不但和别人私奔毁了他的颜面,竟然还公然的敢抱着别的男人,即使新婚之夜他不在,她也只该卑颜屈膝来求他。宁愿要一个死人暖身。真是气死他。

全程薛暮雪一句话都不说,完全是因为嘴巴脱臼,实在疼得要死,真是作孽,她睡着能怪她吗,这是正常生理机能好不好,这个男人脾气还真是狂躁,不怜香惜玉也就罢了,就算不解气也等她清醒了再说嘛,一大早的闯进来就是几个嘴巴算怎么回事啊,薛大叔,我诅咒你祖宗八辈,我薛暮雪还真是悲催啊。乔舒鱼这个代号沉进心底,不得已变成薛暮雪,她却要承受别人的惩罚,心里不禁疯狂的咒骂。

薛暮雪捂着嘴巴,吐出血水,冷冷的看着慕凌宗,这几巴掌我薛暮雪记住了,你等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得罪女人你就死定了。

按住下巴,狠下心一个用力回位,薛暮雪疼的眼泪哗的就下来了,以前下巴就因为摔过跤而脱臼,医生如何替她回复的过程她可是记得一清二楚。

几个体格健壮的下人很快的到位,动作迅速的架起薛暮雪就往外走,薛暮雪摆脱开,这么用力很疼好不好,她自己会走。薛暮雪吐词不清的勉强说出“我自己走”,几个男子一致的看向慕凌宗,见他冷着脸没有反对,也就随薛暮雪去了。慕凌宗盯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恨恨的捏紧拳头,竟然还敢反抗,这个女人总有你诚服在我脚下的时候。

在几个下人的推搡下,薛暮雪跌跌撞撞的到了一座精巧的小院,目测二百多平米,最扎眼的就是石砖铺就的荒凉空地上一座二层阁楼耸立着。薛暮雪看了一圈,真不愧是冷院,一进来就觉得凄凉的很。

几个下人看任务完成扭头就走了,人情冷暖。好在她根本不在乎,小时候就没有什么人疼还不是活的好好的,薛暮雪啊薛暮雪,你在天之灵就看我怎么替你活出个样子来。

四下看了看,薛暮雪自己撑着酸胀麻木的双腿慢悠悠的往小楼踱,这里连棵小树苗都没有,真是荒凉,也没什么好看的,薛暮雪径直的进了小楼。

原以为小楼里会是到处尘土,老鼠遍地的凄惨景象,没想到却被收拾的干净整洁,和外面的死气沉沉完全不一样。“这个慕凌宗还算有良心嘛。”薛暮雪懒懒的感叹着。

“谁?”一声清脆婉转的惊慌声暴起,薛暮雪吓得啊的一声叫唤。循着声音朝里面看,两个俏生生的丫鬟妆扮的女子也同样探着脑袋往外看。

“你们好,我是薛暮雪”没想到这里还会有人,薛暮雪那颗苍凉的心总算有点慰藉。“你就是薛暮雪?”两个女子互相望了一眼,冷下脸该干嘛干嘛,薛暮雪走也不是进也不是,完全摸不着头脑。

“额,你们为什么被弄到这里的?”薛暮雪没话找话,企图打破尴尬局面。“我们和你可不一样,才不是不顾女子廉耻的人,我们是得罪了主子,被打发到这里看着这个院子而已。”两个女子捧着绣筐,埋下头不理睬薛暮雪。

笑了笑,薛暮雪进了屋子,她是被分配到这里的,有什么好窘迫的。不就是两个不知道实情的小屁孩嘛,往后还得靠她们,小不忍则乱大谋。

“两位姑娘怎么称呼?”薛暮雪搬过一张凳子杵在两个女子的面前,既不靠的太近,也不离得太远,看她们好意思不理她。薛暮雪拿出最大的柔情笑的温婉。两个女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犹豫着还是妥协了,究竟她们还是下人,低人一等。即使薛暮雪等同被废但是王府的规矩还是要守。

“我叫碧潭”“芹香”薛暮雪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愿意开口就好。“往后我们就是相依为命的,这个算是见面礼吧,以后还请你们多照顾”薛暮雪掏出两个陪嫁的精美发簪分别塞给了两个人。没让他们来得及拒绝。两个丫鬟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啊,马上就趴下身子直说着不敢。

“我这人不喜欢无聊的规矩,你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把我放在眼里就行,我以后保证你们过的不会差。”薛暮雪为了拉拢两个人也不怕吹点牛,不过薛老头面子工程做得很好,陪嫁给的足够,就算她坐吃山空起码也得要一年半载吧。偶然给点小费没什么大不了。

碧潭和芹香连连点头,薛暮雪趁热打铁在她们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否则光靠表面功夫,对她不够心诚还是没用。“我也知道你们听过一些关于我的事情,私奔那是别人臆测,我只是不愿意嫁而已。”薛暮雪也不管那么多了避重就轻,本来就不愿意嫁要不然私奔干嘛,但是不愿意嫁就不一定会私奔了。

碧潭芹香抿着嘴点头,她们哪知道其中的具体经过,其实也只是作为打发时间的谈论而已,任何言论传了出来,到最后还不知道会变成什么版本。进了她们耳朵后就变成了薛暮雪与人私定终身,后又贪图荣华隐瞒出嫁。薛暮雪听碧潭和芹香吞吞吐吐的道出原委,非常识相的摆出了一个愤怒鄙视的表情。“谣言止于智者,随他去吧”碧潭芹香一看薛暮雪这番表现心里的天平立马倾斜。人心其实很轻易被左右。薛暮雪初战告捷。

看着外面荒凉的景象,薛暮雪还是担忧起来,这日子看来过得不会舒坦了。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