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梦携尘缘(浅墨幽紫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梦携尘缘(浅墨幽紫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2

梦携尘缘最近章节阅读内容怎么样?剑煮酒无味饮一杯为谁你为我送别你为我送别胭脂香味能爱不能给天有多长地有多远你是英雄就注定无泪无悔这笑有多危险 是穿肠毒药这泪有多么美 只有你知道这心里有你活着可笑这一世英名我不要只求换来红颜一笑这一去假如还能轮回我愿意来生做牛马也要与你天边相随。

梦携尘缘(浅墨幽紫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你在意的,终究只有这些,不是吗?”

“是,又如何?”

“祝你活得幸福。”

“会的。”

一袭红衣的女子抬起清逸的双眸,轻轻抵住横在她颈前的玉笛,泛起绝色的笑靥,耳上玲珑金坠轻摇,摇荡着天边的一弯寒月,还有,她,的心。

“那句话……你真的不告诉我吗?”

“那么,晚时帝殿下。”笛中银亮的尖针划破她的手腕,几滴殷红鲜血滑落在他的指尖,他微微一颤,随即迅速拭去,“您,还想知道什么?”

她紧紧握住那只如雪的玉笛,缓缓逼近他。

“然,我从未后悔爱你。”她隐着泪黯然开口。

那么,你呢?是后悔爱,还是从未爱过。

冰冷的光拂过她一如既往孤傲的脸颊,随即拂过她转身时滑落的泪。

祝你活的幸福,染珃然。

还有,来生不要再遇见我。

随着这几乎冷凝的风,世界落满雪白。却不似他曾见过的一般,随意地在风中婆娑姿态。仿佛即便狂风肆虐,雪落如席,都不得以移动它们分毫。墨衣男子的心震颤着,忘却了严寒,亦忘记了开口说话。

因为白雪再大,在红色之中都一样会被染红的。如同身边女子一袭红衣似血映在这片白雪中,真的是那般妖娆张扬的绝世风姿。

虽是圆月,却只有一片孤寂清冷,还带着挥之不去的幽暗。正如女子心底的寒凉与惧怕。一片水月清辉的寒凉里,她悄然静默,第一次为曾经欠下的血债而悔过。倘若可以,真的希求她不是。

她的心已经不在,还会感到心痛吗?

绝代的容颜之上,朱唇牵起一抹笑靥。是夜,她耳上玲珑金坠轻摇,摇荡着清秋天边的一弯寒月,清清冷冷。月影迷离,揽一篮清辉。

世事变迁,谁还会记得当年那个女子的惊鸿一瞥,谁还会忆起那倾城一笑?那是她自己灿烂的锦绣芳华,在她的倾城年华中,她遇上了他,从此,只一眼,便注定万劫不复。

谁的嘴角泛起笑靥?,谁的泪眼早已朦胧?一念情深。险恶江湖,爱恨浮沉,流落朱纱,浣水蒹葭,谁念痴情人。

听此,也许,直到这一刻,她才真正淡化了一切虚无缥缈的荣华,真正看透了千秋霸业只是空。霸业宏图谈笑间,不过人间一场醉。但,是不是已经迟了?

从头到尾,她就一直这样寂寞。即使穿上艳丽的红衣,即使褪去繁丽的装饰。

殊不知那繁丽的装饰于她,又何尝不是万丈枷锁,不只是困了她十年的芳华,更是锁住了她的一辈子。

世人只看到她傲视天下的风姿,又有谁懂当中人憔悴。

那一夜,天空深远无极,星子疏疏朗朗,皎皎空中孤月轮。她隐着泪和他说:光如天宇飘落雪花,拂过他们脸颊。

那女子当日,面对死亡的从容与高傲:一袭美得惊心的红裳,面庞上凝香的胭脂粉黛,金钗绾起的如瀑青丝……——完全看不出一个将死之人的痛苦与憔悴,妖娆似血,夺人心魄,一如当年王者之位上绝世的风姿。

那一抹嫣红,在白雪中是那般妖娆绝世,但越是鲜妍的花朵,凋零时就越是凄绝,冰雪间的红影,刺痛了谁的眼眸?

当年,这一袭红衣,傲视天下,独绝尘世,今番,这件衣裳已是染尽红尘,浸透鲜血。这件红衣,在这同一个女子身上,曾经与她独揽芳华,共舞银针金线;今夕随她月下归去,荒凉一世情深。

多年里,他看遍了生死,心早已被麻木得冷酷,而她不过也是将要被他杀了一个人而已……为什么,为什么心中竟是这般前所未有的悲痛?

也许,只因为是她吧,他将要亲手杀死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女子……

谁懂这荣耀背后窒息的痛苦和孤冷?一身伤痛,一心沉重,煎熬一般的生活,她为何还要苦苦支撑?不离开那误了她一辈子的地方?没有人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为了谁。

一段年华盛开的相遇,如夏花般灼灼其华,却注定红颜瞬间。

繁华只为一树开,亦只为一树落。梦醒时徒有她痴痴地笑着,念着那个牵绊一生的名字,想着恍如隔世般的曾经,睁开双眸,在烛影摇红的破碎中,却终究什么也抓不住了。

在命运的逼迫下踏上了那布满诡异迷雾的红尘陌上,背离一切风花雪月,抛弃全部碧水琳琅,为了生存而被扭曲着年轻的心境。

风清月皎,朦胧天光。凝眸满天繁星,忽而落下泪来。也许是中了如水银月的蛊惑,心中话语百转千回,终徒剩默然无语。

落尽灯花,眼前却只有迷朦,一切的一切,都化作梦幻泡影。忘不了就是忘不了,她真的…真的真的无法释然,无法解脱,与他同行相伴的那些岁月,是她此生最美妙的回忆。这红尘俗世里的那段故事,她是那样执著和眷念,因为曾经的日子,留存着此生最美妙的场景。却都在这红尘一梦,须臾间消弥。

忘不了,放不下,只剩泪光晕开的惨淡韶华。

红颜转瞬,繁华云散。

水寒山静,回雪流风,胭脂泪,几时重?满满脑海都是他的影子,一颦一笑,一嗔一痴,都被那个深情的她留存在心间,良辰美景也好,西风残月也罢,尽萦绕在心头,无法散去。

也许曾几何时,恍然间就像空气中浸透着温柔与清凉,无法抑制地弥漫开来……终究只是昙花一现的吧……就像划过天际的流星,须臾间拖着光影,在心中留下了温润如水的明澈与莹然,却再难以捕捉到确切的痕迹……氤氲着的…悲凉与虚无,飘缈云烟般,不知所往,心在北风里挣扎徘徊。

青丝低垂,檀香消弥……回首穿越漫天纷扬的花雨,将曾经的那份灵动温婉或是希冀留存在记忆。泪眼朦胧间,恍惚晕开那白衣胜雪,影落婵娟……一抹淡然的笑在半梦半醒间若隐若现。

烟柳断肠,寒雪冰封,从此濡染成一点暖和而疼痛的朱砂。淡了韶华,错了牵挂,一纸素笺,怎写点点芳花?

朝露降,暮色起,天边斜阳,转瞬月影照无眠。斩断情思,半纸残词。淡墨洇染半卷素纸,静静描摹着那句话……却已然搁置起了缕缕情意绵延。

流水落花,有意无情,谁点烛光,莲曲谁心上,敛藏芬芳。此情依依,却已无关风月。

且留那一段情衷共春风,只当心路里一场飘缈朦胧从不真切的雪月风花。

果真不过,错了年华。含着一汪清泪,转身,安然如初,笑靥如昔。菩提树下,细数满帘落花,觅一方青石拈花一笑,了然心间……

落落清风,心潮已平,不再彷徨,不再低眉,不再挣扎……

迎着飞舞的琼花,恍若白雪衣袂曳过朦胧剪影……此刻,释然,安宁,如初。百转千回的心事瞬间风化,盈盈浅笑,一如初识时的样子……

梦携尘缘(浅墨幽紫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多年前

零乱的落叶下,波心荡漾,碾碎的记忆里,问君几愁。

叶落纷纷如雨,无声的冷月下,是谁,在感叹尘世的悲凉;亦是谁,在渐渐地坠入往事的伤痕里。

叶的褶皱里,收藏了几千繁华往事。留恋处,是谁在往复幽咽,却只得满地落叶,愁绪被写成淡淡的一笔,化为一首低吟的哀曲,在夜空中弥漫。

是谁把眼泪洒落,是为那数不回岁月,也许更是因那一曲流觞,漾开的痛吧。数不尽的繁华,终成一席幽梦。

一片落叶,睡了等待。是谁还拾拣起那觥筹交错的光景,却只留下了徘徊,还是徘徊。

残月拥抱着欲泣的残叶,颤抖着血红色的泪。烟花易冷,琉璃易碎,是谁一指戳破那绚丽的肥皂泡,华丽不再。

缤纷的记忆退回了黑白,回忆里只写下了生疏。一层泪光浮上眼眶,涣散了的繁华一点一点破碎了记忆。一缕月光,折射出尘埃的模样,散落在了断了弦的古琴上,琴乱,心更乱。

一叶知愁,昔日的繁华流转为历史的回声,一切的熙熙嚷嚷都湮灭一世的落莫,络绎不绝的往路上,空荡荡的……

梦散了,凌乱了,徘徊了,心碎了。

全部的眼泪已然在心里风干。世界被染上了空白,是你留下的泪晕开。每一个惆怅的夜晚,落花,落叶,落爱……

短短几天的初恋,就这样结束了……

“纵然伤心,我也不要愁眉不展,因为你不知是谁会爱上你的笑脸……为我的曾经拥有”她低喃语,长睫低垂,脸颊有如冰雪般晶莹的颜色。凝眸顾盼,有天空的深邃的颜色,她的脸颊被一丝薄纱轻掩,披着一袭的白衣,犹似身在烟雾里,似真似幻,所散发出的清冷气质摄人心魂,她缓缓立于落叶之中,唯美,令人不敢正视。

她拥有一片花海,一个幸福的花海足矣,足矣!

它们飞舞着,一片璀璨,只可惜可见而不可及。醒后,一片怅然。

有时候,有点忘我,虚虚实实,实实虚虚,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总分不了。

如同,他一般……

那袭白衣……

她微微颔首,漫步于那片花海,指尖不自觉的轻轻滑动,却,不是他的名字,也不是、白色的……而是,墨色……

想到这里,不知为何,月若殇的心里忽然溢起一抹心疼,似乎丢失掉很多深沉的美妙一般……

攸地,月若殇额头已经沁起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

假如她想探寻最深的记忆,头会痛得十分厉害。

她定了定神,走向由幻之灵之力所编制的思影阁,房间的一切都很素雅,怎么说呢,就是有种舒适雅致的漂亮吧。细细闻闻,似乎还有这淡淡的鸢尾香,细而入味,只是似乎很淡。

她不喜悦,许有丝丝忧愁,孤独,即使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谁知她的向往,哥哥忙于天下大事,父皇多年不归,在母后改了天规后,姐姐们都寻得真爱,唯一的好姐妹水碧不知去向,幼时的好友不知在何处,人间一年,天上一天,如此算来,她不过是一个15岁的小女孩,却有如此的忧愁。

"公主殿下,王母殿下找你。〃

那侍女微微仰首,只见月若殇淡然伫立原地,一双墨眸如清泓般清亮动人,似乎能看透一切。莹白的十指纤纤,淡然交织在胸前。

她步履轻盈地越过走廊,引来众多惊艳的目光,这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走出自己的幻境世界。

"母后。"她迎风而立,长衣雪白胜雪,服顺地贴着,朝王母颔首后,雅致矜持的轻踱到位置上坐定。

"殇儿,地魔清醒的日子已预料到了,七星还差三人,你要预备了。〃乌黑的秀发松散在肩上,将她衬得略显***,红色凤袍披在加身,露出她粉白玉露的脖颈和清楚可见的琐骨。

"我明白,我可以先下凡吗?〃见面前的女子肤若凝胎,眸若寒星,眉目如画,一排纤长的睫毛安静的嵌在乌黑的眼睑上,眸子里透着璀璨夺目的光线,整个人自信满满,站在那里清丽绝尘,美得风华绝代。

"计划还未预备好,你……〃

"我只想了解一下人间。〃

"好,注重安全〃王母略犹豫,但还是答应了,她的眼神似乎在担心什么,但梦并没注重到。

暮然间,她巧笑如嫣,柔柔的眼波荡漾,动人心魄。

(注:地魔是天地邪灵的首领,万年前被七人共同封印,七人同时阵亡。七人之剑万年流传,只在七人出生轮回之际,才在现。七星分为梦、冰、月、智、水、星、火。如若生为星影,则需集七剑集七爱,则可保全另六人。)

粉色的花瓣抹上星星点点的光晕,让人有一种心跳的感觉,美得让人眩晕。

一白衣女子端坐青石之上,对夜幕抚琴。怅然安放膝上,白玉纤指在弦间上下翻飞,几瓣杜若簌簌飘飞,及满裙襟。

夜幕下,飘来淡淡的笛声,蕴含着浅浅的忧伤,悠扬飘荡,萦绕着无限的思念与牵念,和着琴声曼妙轻舞,化作一曲清新的玄妙天籁……

她随笛声而去,层层幽深的竹林后,笛声愈渐清楚,已经能够看见那一道瀑布静静流泻着,水流缓缓绕过青石远去,还有圆月悬在崖边。而他,便立在青石之上对月吹笛。

一座古雅的院子坐落其后。

雍雅孤傲的脸庞,冬夜寒星的瞳眸,冰冷明澈中略带柔情的眼神,透出一股不可抗拒的清冷雍雅气息。长长的的墨发飘拂在他的脸庞,反射着月亮的光滑,仿佛发稍间微微泛着银色的光泽。

深邃的墨眸种散发着巨人千里以外的冰冷,大概,凭她特有的感觉,她能感觉到,他是皇子。

表面上雍雅平静,背后却藏着倔强,甚至隐隐夹杂着淡淡的忧郁,冰冷明澈中略带温柔的眼神,让看见的人为之一醉,久久都无法再移开视线。

那是,好熟悉的感觉,月若殇思绪被他冰冷的墨眸唤回,抖落身上的杜若花瓣。这个动作做来如此熟悉,以至于有瞬间的恍然若失。

他垂下的臂上似乎有斑斓的血迹,一种情愫在她的内心蔓延开来。

青石上的男子如行云流水般跃起身,只听“嗖”的一声,一阵冰凉的劲风滑过,男子已然飞至月若殇面前,手中玉笛与迅速抵在月若殇脖颈上。

冷风吹拂在男子如瀑的墨发上,墨发丝丝环绕。墨色长衣随风轻逸,微风一吹,肩头一缕细细的青丝随风飞摆,如同天空乌黑的缎带。

两人两两相对,月若殇自然看不清旒帘里男子的神情。不过她目光清冷,凑近男子耳旁,轻声道:“你想怎样?”

那男子玉箫仍然冷冷抵在她脖颈上,冷声道:“你管我想怎样?”

他闻到闻鸢尾的淡淡幽香,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墨眸有些失神,而这抹失神,也只是转瞬即逝。假如他右手轻抵,面前的女子也许会没命。

可他,犹豫了,只因那股略有些淡的鸢尾幽香。

花瓣细碎飘飞,如晶莹的雪片,微风轻拂月若殇乌黑的秀发,她看起很漂亮,显得温婉潇洒,眼神却一如既往的淡漠无比。

不知怎的,抱着她的感觉,他内心里竟然生出一股暖意。

忽然,男子右手攸地滑到月若殇耳畔,手指轻拈她耳畔的面纱,惊得月若殇迅速扯紧面纱,这个男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希奇的举动?

墨色的眸子里似被蒙上一层水雾,使得他的眼神看起来朦朦胧胧的,让人一眼看不真切。

“你究竟想干嘛?”月若殇冷冷咬着下唇,额头沁起细密的汗珠。

男子冷哼一声,眼里透着浓浓的不屑,讥讽道:“你不是看上我了吧!”

一说完,他攸地松手,月若殇眼里仍然是丝不淡定。她不是一向沉稳镇静的吗?为何与他对视时,眼里总会多些东西。

“好啊,就当我看上你了吧!”月若殇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清,一说完,手腕一转,似要反击。

惊觉到女子杀气正浓,男子眉眼微转,迅速言:“你干什么?我受伤了!”

男子墨眸里是满满的惊愕与探究,冷冷睨向月若殇。一个想动手杀他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凤凰儿,刚才那股熟悉的感觉瞬间消失殆尽。他根本不用扯开她面纱检查有没有胎记,单凭她那双冰冷无情的双眸,他就该感应到,这不是他的凤凰儿才对。

闻言,她走到他的身边,抚着那条受伤的臂膀,扬眉言:"你这样的人会怕这点小伤吗?〃

"我对你没爱好,别耍那么多花样!〃他冰冷的语调无丝毫的感情,冷的让人入身置冰窖。

月若殇暗忖一声,难不成,他以为她想勾引他,所以耍花样接近他?

"不,我只是被你的笛声吸引来的。〃她并不理会他的语调,反唇相讥道:“我对你,同样没有爱好。”

天空幽黑且宁静,漫天天天如银钻般挂在黑色的帷幕上,星星闪烁,稀稀疏疏。夜空中悬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华如水,星空璀璨,风儿轻轻,以天为幕,以地为席,似乎卸下满身风华,舒服安然。

"听的懂吗?〃他渐渐仰首,黯然语,“你走吧,我不喜欢有人打搅我……”

"听不懂——怎么可能?不就是在想你的母亲吗,我又不傻……〃月若殇一脸温柔,面带笑意,声音很轻,身后手尖轻轻滑动,医治好了他的伤势,“还有,我不会走了……我来这玩,没有人陪我怎么行,我呀——这一段时间就想赖着你了……看你的衣着,也挺有钱吧,你要管我吃、管我住……过段时间我再离开,嘻嘻……你休想摆脱我了!”

"你……〃那男子顿时无语,似乎没有察觉伤势的愈合。

"哈哈……晚上住哪啊?〃月若殇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着,带出墨色瞳眸中暖和的笑意,忽闪着明亮的光线。

“喂——早不疼了呀……你没有必要不理我吧!”

“你是不是还想继续疼啊……好啊,那可就做了……”

男子惊愕一下,努力隐忍脸上的痛苦,缄默不言。

"喂,那个,对不起啊,我刚刚太激动了。〃月若殇指尖随意一划,男子的疼痛已消去。

"我的名字是景澈寒。〃墨黑的丝丝发缕在微风地扶动下不住飞扬着,时而贴着他白皙晶莹的肌肤,时而又扶过他薄薄的微微扬起的唇。窄窄的鼻梁,如山上雪般衬着幽光,拔卓挺立。而那双细长剑眉下的眼睛,月若殇竟仿佛是第一次看清了它们的全貌,也不由停住了。

"我又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她小声嘀咕着。

他浅浅的笑了:"你呢?〃

那笑脸,恍如夏日黄昏时分的晚霞,纯真与妖艳并存,宛转与冷冽相映;在你还来不及品味的时候,笑脸就随着短暂的云霞一起消逝,好似指间流沙,终究捕捉不到,霞光扑面而来,笑脸缓缓沉淀。

"月若殇。〃

“你住在那里!”景澈寒闻言轻笑,随手指向身后的院子言。

次日清晨

雨淅淅沥沥,凄凄然然的下着。

“醒醒……醒醒!喂——那个景……景澈寒,我饿了!你起来啊——我想吃东西呀!景澈寒——”天还未亮,月若殇似发现什么好玩的东西一般叫嚷道,“我要吃东西啊——”

“你看我睡觉……嗯?”不知何时,他已经醒了,他的眼眸就仿佛是清亮的流水,可以在不知不觉间穿透你的思维,“叫完没?”

“没有!”月若殇睁着一双墨眸瞅着他,嘴角微微带笑。

“没有继续啊——” 一个清朗若风吟的声音轻轻传来,又仿佛环玉相叩,清越如乐,那么的不紧不慢,从容而雅致。

“哼……就会欺负我!你——带我去吃东西!”月若殇一把抓起景澈寒的衣角,似乎要把他揪下来。

“我这里放的有东西的!你没发现吗?”那眼神……眼色如琉璃。

“我……”一抬眼恰与景澈寒的目光相对,那样清亮却放肆的目光令月若殇一怔,脸颊蓦地微微一热,下意识偏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却仍感觉得到他的注视,不知为何被这样的目光盯着看顿让她觉得心慌起来,没有勇气说出缘由了……

“嗯?”景澈寒抿嘴一笑。

“就你那点东西——那够我吃啊……昨晚,昨晚,你睡后……”月若殇忍不住又转头看了过去,“我已经吃完了呀……”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