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铜雀绾帝心上君嫁到(南柯陆深深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铜雀绾帝心上君嫁到(南柯陆深深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玄幻修真 2019-01-12

铜雀绾帝心上君嫁到小说最近章节已经出来了,她是月神精魄化身的月光狐,自上古灵莲之中醒来,却身受灵火反噬之苦。生命垂危之时,一人广袖宽袍,一滴心头血,一支铜雀绾,一句等待,便是离别。 此后的岁月,她夜夜惊梦,梦中都是那人。 混沌一战,却让他和她再度遇见,四目相对,情意交织。 “花株易败,那便细心安放,仔细照顾,免风雨,去霜降,养日光,淋甘露。你觉得可好?”“其实,狐儿她,也是孤的劫,但纵然是劫,孤甘之如饴。” 然而这一切都宛若一场梦境,梦醒之后只有她一人在极寒之池岸边翩翩起舞,赤红的大袍随风而扬,像极了她与他大婚那日,她一身的嫁裳。 “是不是我毁了这一身的修为,我毁了这无用的皮囊,就能换来我再见他一面?”

铜雀绾帝心上君嫁到(南柯陆深深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镜宫的香炉白烟袅袅,雪白的玉石地上映着点点闪闪的光,宫殿空无一物,唯有正中间流光溢彩的罗盘上混沌镜淡淡地散发着浅金色的莹光。守护在混沌镜前的小童正坐在地上,头一点一点地在打瞌睡。睡着睡着忽然觉得似乎整个宫殿都在震动,迷蒙地睁眼一看,顿时面色煞白。

那已经平静静谧一千年的混沌水面,此时上空雷电交加,混沌之水正中心的水眼正向外翻涌……

天界的神最向往进入的地方并不是天帝的天宸殿,也不是君华帝君的长卿宫,而是一个桃花小神的院落。这个院落本来已经有些荒废,只是两百年天帝为了一位特殊人物翻新重建,命名为“桃机宫”。相传桃机宫中,假山流水、小径香路,桃机宫中遍布由神力培育出来的桃花树,常年花开不败,微风吹过,每一缕桃花香都蕴含着云水台仙姬赠予的天地纯灵,满园漫日桃粉色。全部神仙们都想能被容许进入,看一看那极美的桃花,嗅一口那纯澈的花香。但是桃机宫却是非得到桃机宫主人的答应不能进出,整个桃机宫都笼罩在结界中,至于为什么,这还是往事的遗留。

此时的桃机宫中,桃花姬妲月正乐呵呵地为园中的桃花浇仙水。清江躺在美人摇上安闲地看着一卷佛经,青丝铺开,自摇椅上倾泄到地上,宛如一段精美的绸缎,眉目宛若烁,唇不点而樱,额中的一朵极浅的桃花更加映衬着她的容貌绝色,安静下来的她的确是一位世间罕见的美人。

“上君,你为什么最近天天都抱着佛经啊?”妲月起身揉了揉腰。

“要是你天天熬的安神汤能有点用的话我何必把佛经当催眠书,阿弥陀佛,不知道西方极乐世界的佛祖知道后会不会怪罪我。”清江淡然地摇摇头,一副嫌弃妲月的模样。

“上君你又嫌弃我,我……啊……”妲月正说着,忽然天界一震,她身形不稳就向后倒去。一团灵光支撑住她,她起身,惊魂未定地问:“上君,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清江坐起,目光远望到远处的天空,喃喃道:“混沌……”

天宸殿前的议政钟响了七声,代表着特殊紧急的事情发生。

天帝子敖面色沉重,下方众神都低头不语,被移来的混沌镜此时正在天宸殿中心展示那一方的昏暗波涛。天后依莞坐在天帝左手边的凤座上,面色有些担忧:“不过才一千年,魔帝就要破除封印了么?”子敖点点头。依莞惊奇:“怎么会,力量怎么会…这么强……”司命星君道:“回天后,魔帝乃是上古杀神转世,一千年前先帝羽化之际担心魔帝会对天帝不利,便集结了天界众神联合将其封印在了混沌之界,但是混沌之界本身也有强大的灵力,魔帝一千年来在其中修炼,力量自然也有所上升。”听司命天君说完,子敖的眉头皱得更紧。

北斗七星之一的摇光星官上前拱手道:“陛下,魔帝出世还须三日时间,陛下可效仿先帝集结天界众神用灵力加固结界。”

子敖道:“朕想过,但是先帝时还有一些灵力强大的神者,那几位神者都已经追随先帝羽化,如今再想封印魔帝却没有强大助力。”

天权星官道:“君华帝君可否?”

子敖摇头:“君华帝君已经不问政事,朕也不想去扰帝君清静。”

依莞想想后,嫣然一笑,对子敖说:“魔帝是上古杀神转世,咱们天界不是还有那位人物嘛。”

天权星官怔了一下恍然道:“天后说的是桃机宫的清江上君。”复而大喜,“清江上君是万年灵莲蕴化出的月光狐,灵力强大,若是清江上君能够出战实在是***添翼!”

子敖没有说话,眼中深色复杂,袍袖中的拳却已经握了起来。

铜雀绾帝心上君嫁到(南柯陆深深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桃机宫外一辆精致华贵的辇车停着,车身的晶石在日光下闪烁着缤纷的光线。桃机宫的结界只供清江和妲月进出,小童自然是进不来的,只好在结界外和妲月商谈,可是谈着谈着就变成了争执。清江坐在小池边的凉亭内,轻轻向池中撒着鱼食,妲月和侍童争吵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她却恍然未闻。争执声在最高时戛然而止,过了许久,妲月慢慢走到清江的身后:“上君。”

“嗯?”

“侍童说,天后当时交代他,若是你不答应,就说去天宸殿议事,是……”

“是她为我修好铜雀绾的代价。”清江借口,妲月低头,复而又抬头说:“上君,此次议事定然是为了魔帝出世这件事,他们请你议事无非是想让你出战!”

清江浅笑一下,道:“那又如何?”站起身走向内室,“两百年了,去见故人也该认真妆扮才是。妲月,我记得我有一件浅金色的衣袍,你替我取来吧。”

妲月叹口气:“是。”

清江坐在铜镜前,身后妲月为她梳着发。手指轻轻抚过一个金丝梧桐木盒,打开来时荧光奕奕,浅白色光线中精致的铜雀绾静静在锦缎中。

不久前的一天,一个小童携着天后旨意请求入见,清江破例答应他进来。小童瑟瑟地将一个散发着浓郁灵气的木盒交给她,颤抖道:“天后让转告上君,修复铜雀绾所用的冰魄寻找了一百年,集合天界巧匠之力修复了六十年,又在云水台用天地之灵供养了四十年。如此珍贵之物,请上君珍惜。”她轻笑一下,道:“回复天后,她为本君修好了铜雀绾,这代价,任她什么时候来取。”

“上君,来请你的辇车在宫外等候着呢。”妲月出声打断了清江的思绪,清江“嗯”了一声,将铜雀绾***发髻,对着镜子浅浅一笑。

子敖,要见面了呢。

辇车在天宸殿缓缓停了下来,车帘被掀开的那一刻,霎那光华蔓延而来,四周的侍童和侍女都在心里默默赞叹。清江扶着妲月的手下了车,在殿门便行了跪地叩拜大礼:“清江,见过陛下。”

子敖看到殿门处跪下行礼的清江,心中有复杂的情绪,既不想见到,却又急切地想见到。袍袖下掩着的手微微有些颤抖,他出声:“免礼。”清江起身抬头进来,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的心里的波动更甚。两百年她并没有改变,容貌依旧,额中那一朵极浅的桃花依旧奕奕,可是她又是变了,因为那一双清亮的眸子中再无当初的情意。

清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整了整袍袖,抬头正对上依莞。依莞落落大方地一笑:“清江上君最近可好?”“一切安好。”清江淡淡道。说完看向子敖,淡淡一笑:“不知道陛下叫清江来此,是为何事?”子敖看了看她,又看向天宸殿中德混沌镜,道:“你定然知道,混沌封印要破了。”清江目光也随之移到混沌镜上,道:“不过三日,即可破阵而出了。”子敖点头:“经过商议,决定在三日之后魔帝破阵之时重伤魔帝且加固封印。”

清江思考了一下,道:“这是唯一的法子,既然商议好了,又为何叫清江来呢?”子敖看着清江,忽然不忍开口,与魔帝抗争,他知道有多危险。清江的神力虽强,但是对上魔帝胜算仅仅有几分而已,一旦失败,非死也是重伤。依莞看着子敖不忍伤害清江的模样,心中妒火隐隐,面上还是不变,微笑道:“天帝决定由上君来担任先锋,带领众神再次封印魔帝。”清江挑了一下眉,笑道:“天后忘记了,本君已经两百年不问政事了。”“此战关乎天界存亡,还请上君出战才是。”依莞声音中略带些恳求,让人不由心软。

清江不言,依莞把目光投给子敖,子敖沉声道:“清江,你……”

“陛下要说什么清江都知道,但是陛下也知道,清江出手必定要收取代价。”清江起身,看着子敖略一施礼,“这件事的代价太重,还望陛下三思。若没有别的事,清江告退了。”

转身走了没几步,就听到子敖急切的声音:“阿江,就当是……那件事你该付给朕的代价!”

清江定住脚步,轻笑一声,微微偏头:“你终究还是承认了,你一千年前救我一命,我今日还你一命,就此了结。清江告退了。”

子敖起身,想伸手去拉,但是却硬生生地忍住了,手攥紧成了拳,他喃喃一声。

“阿江……”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