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北凉岁月深(雁南渡木落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北凉岁月深(雁南渡木落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重生穿越 2019-01-12

《北凉岁月深》是一本文笔精湛内容非常出色的穿越小说,她一生曾遇见过许多男子。良人却隔山隔水隔云端。隔了红尘年岁遥遥不见。 红莲折扇。碧玉素簪。萤火星光。梅林映雪。 那些绝世出尘男子,曾领她赏过盛世美景,许诺过岁月从容。 可是良景荒,岁月长,白首一愿终虚妄。 她爱过的人,一人坐拥了天下失了她,一人换得了荣华弃了她。 爱过她的人,一人拳拳心意她从不入眼,一人她自始至终虚与欺骗。 要蓦然回首才有灯火阑珊。他倾尽一生守候,却半生不得她回眸。 于是她有了流不尽的泪,道不尽的悔,感慨不尽的物是人非。 “梨花都开了,你瞧我,这才想起来那坛梨花酿,明日就给你带来。” 她倚着墓碑,絮絮私语,泪眼潸然。 世间爱恨千般苦,奈何情深。

北凉岁月深(雁南渡木落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大周启运十九年,这一年,我虚岁十六。

我是开国将军府的三小姐,北辰月。

我的父亲北辰翰,不仅是开国之将,而且平生驰骋沙场,从无败绩,是当之无愧的战神。

可是我小时候,爹爹老不在家,每次他出征,娘亲都要和两位姨娘斋戒拜佛,直至爹爹平安归来。外人眼里我北辰一族无限风光,可无人知道,爹爹出征在外时,整个将军府里是怎样一副肃穆光景。不可声乐,不可杀生,不可无故争斗。早晚一炷香,跪在佛前叩拜,虔心乞平安。

我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一个妹妹,可是爹爹最疼我。他次次出征前都会问我:“月儿,你想要什么,爹爹都给你带回来。”

我想要他不走。

可是既然不能,就只能求他平安归来。

今天就是他归来的日子。我一大早,缠着两个哥哥带我去城门看看。大哥性子直,说话也直截了当:“不成,今日大军进城,人一定很多。你一个女孩子,去瞎凑什么热闹。”

说不动大哥,还有二哥。我二哥北辰尧,饱读诗书,气度高华。打小做了太子侍读,在京都众多官宦子弟中可是头一等的人物。可是孔夫子一早教诲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是他的妹妹,从小,他就是拿我没什么办法的。

这一次却连他也说我越发不成样,死活不肯答应。

我心里愤愤不平。他们不许我去,就只因为我是个女子,没有官宦人家的小姐四处抛头露面的道理。我自是知道这些的,平日里无不谨守着规矩。可是我已经整整一年没见到爹爹了,我从没有这么长时间不见他,我只想快些见到他,这有什么错?

“你没错,可是我们若偷偷带你出去,母亲或许只会责备你,可我娘那里我可交不了差。月儿,父亲反正已经回来了,早一刻晚一刻有什么差别?”

二哥试图说服我,可他显然是忘了,任凭他舌灿莲花,从小到大却从没有说动我的时候。

“你不过是说我是女子,怕惹了麻烦。那我换了男装,你守在我身边,就带我上城楼看一眼好不好?”

我如愿以偿上了城楼,居高临下,举目四望,视线极为开阔。我扮作了二哥的随从,换了男装,低眉顺眼的跟在他身边。

这城楼上站的都不是平常人物。我打眼看去,瞧见了太子,然后是……阿澈。瞧见他的同时,我忍不住往二哥身后躲了躲。二哥瞧见了,戏谑的一笑,走到我身前半步挡住阿澈的视线。

左等右等,终于,远处起了烟尘,马蹄声近了,一人轻骑来报,大军已不过数里。

太子明寰朗笑一声,对着二哥招手道:“辰尧,随我下去亲迎北辰将军。”

二哥拱手应了是,随即拉了我的衣袖,极轻快地说:“你千万紧跟着我。”说完追随太子脚步而去。

我本该如二哥所言,可是我刚走了一步,就被人扯住了头发。我疼的倒吸一口气,却不敢惊叫,回头看见一双似笑非笑的眼。

“我说这位小兄弟,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恨得咬牙切齿:“明昭,你给我松开!”

明昭松了手,抱着胸,好整以暇的看着我:“原来是三小姐,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冷冷看他一眼,赌气转身要走:“要你管。”

“哎,你还真要下去啊?”他手伸过来拉住我,“你来看北辰将军,在这里更好。”

明昭说得不错,若不是二哥嘱咐了,我也不想下去。既然明昭说了,我就,可以借他的名,正大光明的留下来了。

我觑他一眼,冷嘲道:“六皇子,现下太子殿下都下去迎接了,你却还在这里站着,合适么?”

“怎么不合适了?太子是领了父皇的命令,至于三哥么,他是为了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像我这样的闲人,无处可去,也就随处可去了。”

我觉得他话里有话,正想细问,闻得喧闹声起了,我远远望去,大军已然临近。那骑马位于三军之前,一身红色盔甲,英气凛凛的,正是我的父亲。

我跪在地上,那宣旨的公公尖利的嗓音落在我耳里,我觉得有些难以置信。直至那公公陪着笑脸,把那一卷明黄的圣旨递到我面前。

“老奴方鸿,给郡主道喜了,还请郡主快些领旨,老奴好回宫复命去。”

我伸手接了,着人给了赏送出了府。

除了爹爹和二哥,全家人都在这院子里接旨。此刻传旨的公公走了,二娘三娘忙着给我道喜,大哥一言不发。我的妹妹北辰星一脸天真的喜悦,说着姐姐真是了不起。

我的目光却避过了全部人,只看向娘亲。此刻她盯着我手里的圣旨,神色莫名的有些难看。方才传旨,我就跪在娘亲身边,在听那公公念出我的郡主封号的时候,她分明颤抖了。

念盈。

不过是求一个完满的意思罢了,有什么不对么?

娘亲淡淡道:“够了。”众人当即哑了声。她也不再说什么,搭了丫鬟的手回房去了。

到了晚间父亲才和二哥一并回来。他还是那一身浴血盔甲,摘了头盔抱在手里,腰间别了长剑,剑穗是他出征前娘亲新织的,可是如今也旧黯了色。

我几乎是奔到他怀里的。

“一年不见,月儿都长成大姑娘了,爹爹差点都认不出来。”

辰星撇嘴道:“爹爹,我也长大了呀,我还长高了,你怎么就看不见了?”

他笑得开怀,拿手捏了捏辰星的小脸,取笑道:“长高了倒是没看出来,只是真胖了不少。”说得辰星苦了脸,众人倒一齐大笑起来。

娘亲推开房门,站在门边,周身那一股清冷高傲的气质是我从未见过的。她缓缓开口,直呼了父亲的名讳,那语气与其说是在相询,不若说是在质问。

“北辰翰,我想你有必要向我解释一下今天的事情。”

父亲在我们一干人的目光中解下来身上的佩剑,随手掷到地上,我们以为他是生气了,他却微笑起来。

“兵戈止息。我用兵权给咱们的女儿换了一个前程,给咱们全家谋了一份平安。阿盈,这样不好么?”

阿盈?

在其余的人眼里这或许是再无关紧要的一个称呼,可我隐隐约约想到了什么,却逼着自己不要去细究。

北凉岁月深(雁南渡木落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爹爹上交帅印和兵权换来的,并不只一个郡主的虚名。

大哥一直渴望着和爹爹一起上阵杀敌,建功立业。他从小习武,有一身好武艺。可是不知为何从前爹爹并不许他参军,又不知为了什么此次竟亲口向圣上为他讨了个五品武将的官职。

大哥即将赴军营就任,离别之日在即,连日来家里因父亲归来的喜悦也淡去了不少,倒是大哥踌躇满志,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二娘一直依依不舍眼泪汪汪,却又不敢违反父亲的意志,不顾儿子的心愿。可是慈母之心,总是放不下的。于是一天到晚担心这个,叮嘱那个。

大哥听得烦了,拉上从宫里回来的二哥,叫了我跟小妹,去了后院,掩上门,喝酒。

这是初春时节,***静好。院里一院梨树,满树梨花。梨花簌簌的落下来。

我来的时候吩咐人提了小火炉,此刻炭火正红。院里只我们兄妹四人,我在火炉上温了酒,温好了,递给辰星。辰星接过去,给哥哥们斟上。

大哥看着清丽梨花,看着朦胧月色,酒不醉人人自醉。他和二哥碰了杯,手随意搭在二哥肩上拍了拍,对二哥说:“这一别,也许很久都不见了。阿尧,家里和妹妹们就都交给你了。”

二哥玩笑道:“你就是在家里,也不过是忙着练你的武,哪里管过家里的事情。如今你夙愿得偿,反倒担心起这些来了。”他手中琉璃酒杯一扬,杯中酒尽数入腹。手腕翻转,果然一滴不剩。

二哥肃了眉目,正色道:“你自好生保全自身,其余的有我,还有父亲在。”

大哥连说了几声好,饮尽杯中酒,赞叹道:“好酒,只是以后怕就喝不到了。”

辰星噗嗤笑出声来,边给大哥满上边笑言:“大哥在军营了,怕惦记这些酒都比我们来的多。不若让二娘给你备辆马车,把窖中好酒送一车到大哥的营帐里去?”

大哥扯了辰星的辫子,佯怒道:“小丫头,我还忘了说你,你今后可好好跟着你哥读书,多大的姑娘家了,一点姑娘样子都没有。”

辰星撇嘴道:“大哥你这语气跟我娘一模一样,你不也不念书么,可如今都要做将军了。家里有哥哥和姐姐一对才子才女不就够了么?”

我无奈,辰星这张嘴,任大哥如何也是说不过的。

“辰星,不许胡说。大哥读的是兵法谋略,哪里不念书了。”

“就是。”大哥放了辰星的发辫,清咳了一声,转过一张微红的脸对我说,“月儿,你看这梨花开得多好,你为我酿一坛酒吧,酿好了,就埋在这梨树下,等我回来就可以痛饮一番了。”

我微笑举杯:“大哥,月儿必不负所托,定为你酿出这世上最好的酒待你归来。”

大哥看着我,痛愉快快的笑了。那一夜,是我看见他最快乐的一夜。英雄壮志,锦绣前程,仿佛一切都唾手可得。

从后院出来,夜已经深了。我略饮了几杯,并无多少醉意,叫凉风一吹就醒了不少。倒是向来千杯不醉的两位哥哥醉倒了。

我吩咐了候在院外的随从去送哥哥们回房。我的贴身丫鬟初藕连忙迎上来,展了手上的披风给我系上。小丫头芜苏提了灯笼照着,初藕嗅见了我身上的酒香,低声问道:“小姐喝酒了?可是醉了?”

“只略沾了一点,无妨,回去吧。”

回到我住的院子里,惊觉爹爹就负手站在院子里,夜晚的风很凉,不停吹动他的衣袍。想来爹爹已经站了许久。我连忙走上前去。爹爹说:“月儿,你来,我有话跟你说。”我回头对一直跟着我的初藕说:“初藕,你回去吧。”初藕低声应了,把芜苏手里的灯笼交给我,转身离开了。爹爹怔怔的看了眼初藕离去的背影,转身跟我说,走吧。

我跟在爹爹身边,提着灯笼,这一晚我踩着他的影子,一直一直走。路仿佛没有尽头,我仿佛可以永远做了爹爹的女儿,一直一直跟在他身后。

最后爹爹还是停了下来,像是无故感慨有似乎别有深意的说:“月儿,你长大了。”

我不好答话,我知道爹爹话未完。

他长叹了一口气,才继续说道:“月儿,尊贵显赫的太子,落魄无依的皇子,你选哪一个?”

我心中一惊。我早知爹爹对我的心思清清楚楚,但我没料到他会这样直白的问我。何况……太子?太子与我有什么关联,为何爹爹竟拿他和阿澈相比。

“月儿,从我知道你心思的那一天起,就想着如何成全你。我为你求了郡主封号,本想让你与三皇子更般配一些,可是竟叫皇后对你起了意。”

“爹爹,”我吐气成霜,“我不做太子妃。我心匪石,唯有阿澈一人。”

“阿澈……呵呵,我的月儿真的是长大了。似乎昨天你还是个小婴儿,软软的躺在我怀里,一个劲的冲我笑。可转眼就过去了这么多年。”借着月光,他细细看我,轻抚着我的脸,说:“你长得跟你娘可真像。”

长久的沉默,他像是陷入了某种深远的回忆里面。我站在他面前,看着他眼里哀伤又喜悦的神情明明灭灭。

良久,他理了理我的披风,沉声道:“天晚了,回去吧。月儿,爹爹一定让你快乐。”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瓜子书吧】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