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魅惑众生殿下请禁爱(闲云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魅惑众生殿下请禁爱(闲云的小说)免费章节全文阅读

异界魔法 2019-01-14

《魅惑众生殿下请禁爱》是一本超级好看的异界小说,作者闲云,“假如回忆往事会让你痛苦,那么我选择让你忘记,从今天起,这个世上便在没有暮云晓。”暮云晓抱着怀中的玉子瑾笑着说道。 桃花林中,艳烈的桃花翻飞,玉子瑾独自看着这满目的凄凉:“一些已经融进生命的东西,真的会忘记吗?” 总有这妙曼的时光,水云流肆,奢山盟,忘海誓,只这一时一辰握在手里盘剥,一寸光阴浅浅留白,一念牵心慢行轻言,片刻时光已盈盈,故事成土,回首是芽。

魅惑众生殿下请禁爱(闲云的小说)出色章节免费阅读

烟花三月,绝盛烟柳,素锦城中,繁华一片。

刚刚初春,寒气刚刚退去,城中已然热闹起来,沈灵月身怀六甲,满脸幸福的和自己的丈夫暮凌走在街上,沈灵月秋水碧眸,甚是灵动可爱,暮凌在一旁关切的问:“累不累?”这番景象真是羡煞旁人啊。

老者说的不错,那时城中有一位妇人,可是,他没有说,那个妇人不仅仅是妇人,她是安锦王府的郡主,是的,当年被烧死的那个妇人就是安锦王府的郡主,沈灵月。沈灵月一生就像素锦城的名字,素默锦年,可是,结局却是一把火,轰轰烈烈,烟消云散。沈灵月是幸福的,一出生便是王室之女,出阁嫁给了一位如意郎君,便是暮凌,他们的姻缘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才子佳人,天生一对。

嫁给暮凌,是沈灵月的幸运,也或是她的不幸。暮凌对她很好很好,嫁给暮凌的第二年,沈灵月便怀孕了,那时的他们,在别人来说是一对璧人,沈灵月也一直这么认为的,暮凌有着一张好看的脸庞,对她温柔体贴,百般呵护。

那年初春,沈灵月已经怀孕8个月了,他们上街想置办一些初春的用品,虽是初春,但是寒意甚重。“今年的春天很冷呢。”沈灵月笑了笑说。暮凌温柔一笑,抱紧了她:“还冷吗?”,沈灵月喜悦的摇摇头:“有相公在,不冷。”那笑脸像个孩子,暮凌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娘子真傻。”

“娘子真傻”这句话,如今往返味,倒真是,沈灵月真傻。

他们相拥的走在街上,满脸甜蜜。

暮府内,暮凌还在书房处理这些事情,沈灵月端来一杯茶,轻轻的放在桌上:“相公,天气冷,喝杯茶暖暖身子吧。”灯火明灭,暮凌看着眼前的女子,有一种恍惚,忽而又笑了:“娘子,知道天冷,还不好好照顾自己。”顺手把沈灵月的手握在手里:“冷不冷?”,

沈灵月笑着说:“相公多虑了,妾身只不过端杯茶给相公暖暖身子而已。”

暮凌将沈灵月拥进怀中:“娘子,现在你怀孕了,不同以前了,照顾好自己,罢了,为夫今日也累了,我们去休息吧。”笑意盈盈,打横把沈灵月抱起,沈灵月一惊,转而笑了起来。

很快,日子一天天过去,沈灵月临盆的日子也快到了,沈灵月幸福的摸着肚子:“孩子,你要乖乖的哦。”满脸慈爱。

暮凌回府,沈灵月笑着迎上去:“相公,今天这么早就回来啦?”暮凌笑了笑:“是啊,娘子有没有想为夫啊。”沈灵月轻掩朱唇,噗嗤一声笑了。

“相公,明天我们去郊外走走吧,天天呆在府中真的好闷哪?”

“呃?”暮凌被她的话一惊:“娘子闷了啊,那……好吧,明天为夫陪你去郊外走走。”然后一脸期待的抚摩着沈灵月的肚子:“孩子,明天爹陪你们出去走走,你说好不好?”沈灵月在一旁也笑了,这样的日子,真好,锦年安好。

春天的郊外,一片姹紫嫣红,煞是好看,暮凌搀着沈年悦在散步,这样一幅画面,任谁看到都不会忍心打搅的吧。沈灵月腆着个大肚子,行动不是很方便,暮凌慢慢的陪着她,沈灵月呆呆的看着暮凌的侧脸,忽然间就笑了。暮凌一头雾水:“娘子,笑什么呢,告诉夫君,让为夫也喜悦喜悦。”沈灵月将头靠进暮凌的怀里,低声软语:“妾身能够嫁给夫君,妾身很幸福。”暮凌笑了,也抱紧了她;“娘子真傻。”沈灵月“呵呵”的笑了起来。

忽然间,天色突变,整个阴沉下来,暮凌皱了皱眉:“娘子,我们回去吧,看样子天要不好了,不能让你淋雨,走吧。”沈灵月乖巧的点了点头。他们匆忙的转身离开,沈灵月有孕在身,根本走不快,刚走了一会,就气喘吁吁,暮凌关怀的抱着她:“娘子,没事吧,要不,咱们到亭子那里休息一会吧。”说着扶着沈灵月到亭子里,刚走到亭子里,天边下起了雨,暮凌关切的问:“娘子,没事吧。”沈灵月轻轻地喘着气,说:“没事。”笑了笑。

亭子中,暮凌焦虑的走来走去:“怎么会忽然下雨呢,怎么还不停?”沈灵月笑着安慰道:“相公,不要再走了,你着急雨也不会停 啊。”暮凌笑了笑。正在谈笑间,一阵风刮过,一只奄奄一息的红狐躺在亭子边,沈灵月看见了,心生怜惜,慢慢地走到那只红狐身边,蹲下身子,将她抱起,暮凌看见了,说道:“娘子,你小心点,你怀着身孕,不要乱碰这些山野动物。”沈灵月笑了笑:“没事的,你看啊,他都快死了,我不能弃之不理啊。”说完,爱抚的摸着红狐,红狐抬了抬眼皮,感激地看着沈灵月,沈灵月似乎也感应到了,对着她笑了笑:“不要怕。”

沈灵月拿出自己的手帕细心地为她包扎起来,红狐闷哼了一声。沈灵月笑了笑,:“没事的,等雨停了,我带你回去在处理一下伤口,不会有事的。”红狐哼了一声,似乎在回应沈灵月。

渐渐地,雨停了,天空也放晴了,暮凌笑了:“娘子,天放晴了,我们可以回去了。”沈灵月抱起那只红狐,慢慢的走回去,暮凌看了,也无可奈何,搀着她,疼惜有加。

回到府中,沈灵月就忙碌起来,让人拿来伤药,细心地为红狐伤药包扎。暮凌在一旁看着,笑了笑,自己的娘子真的太善良了,处理完红狐的伤口,沈灵月将其放进为她精心设计的小窝里,暮凌从背后轻轻地抱住了她;“娘子啊,你这么善良,你让为夫该拿你怎么办啊。”沈灵月笑了:“你能拿我怎么办啊。”暮凌笑着,将沈灵月抱得更紧了。

日子慢慢过去了,抱回红狐的第五天,沈灵月生产了,那时红狐的伤势也好得差不多了,产房外,红狐在门外,似乎在守护着沈灵月,暮凌在门外紧张的走来走去。“恭喜公子,夫人生了一个千金!”产婆的一声惊醒了暮凌。

暮凌听到这个消息第一反应:“我娘子没事吧。”

产婆笑了:“没事,没事,夫人和孩子一切安好,恭喜公子。”

暮凌舒心的笑了,抱着孩子走了***,此时,沈灵月虚弱的躺在床上:“孩子……孩子,没事吧。”

暮凌笑着说:“没事,很好呢,是个女儿,你看,多漂亮,跟你一样。”

沈灵月笑着闭上了眼。暮凌看着,温声软语道:“辛劳娘子了,睡吧。”

红狐也跟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眼眶也有点湿润了,他们,真的好幸福啊。

魅惑众生殿下请禁爱(闲云的小说)出色章节全文阅读

看着沈灵月虚弱的侧脸,暮凌有点心疼,抱着手中的孩子,看了看,笑着说:“孩子,你看,这是你的娘亲!”说完,将自己的脸靠了靠孩子的脸,无比宠溺。

沈灵月躺在床上,暮凌抱着孩子坐在床头,沈灵月笑着说:“相公,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暮凌想了想:“那叫她‘云晓’吧,暮云晓。”

“云晓。”沈灵月念了一遍。

夜晚,虽是暮春,夜间还是很冷,不知今年的天气怎么回事,以往的素锦城四季分明,这个季节早该几近初夏了。沈灵月一脸慈爱的哄着暮云晓入睡。红狐安稳的睡在暮云晓身旁,无比乖巧,似乎在守护着她。暮凌还在书房处理着一些事情,他想着一些事情,那年,安锦王府,安锦王爷将沈灵月托付给他,安锦王爷对他有知遇之恩,他也知道沈灵月喜欢他,那年,他娶了沈灵月为妻,他不后悔,沈灵月是个好妻子,温柔娴淑,美貌善良,想到这,他微微笑了,素默锦年,就该如此安好。

日子一天天过去,无风无浪,暮云晓也渐渐长大,虽只是个两岁多的娃娃,却长得甚是水灵,她在花园里与红狐嬉戏着,说来,那年救回来的红狐在暮府呆了两年多了,沈灵月与红狐的关系甚好,每日都与她作伴,这样的日子,过得如此悠闲,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一天晚上,暮云晓在沈灵月怀里睡觉,忽然间就大哭起来,沈灵月怎么哄都哄不住,于是唤来红狐,却发现红狐不见了,沈灵月焦虑的哄着暮云晓:“云晓,云晓,你怎么了?”渐渐地,暮云晓的哭声平息下去。沈灵月心里却慌了起来,暮凌不在身边,最近,素锦城不太太平,据说有妖孽横行,暮凌边去处理那些事情了,经常早出晚归,久久的,沈灵月都没有入睡,被云晓的哭声扰乱了心神。

第二天清晨,沈灵月起来便去寻找红狐,却怎么也找不到,沈灵月心里有一丝不安,只能坐在家中等待暮凌归来,这个时候,暮云晓又大哭起来,沈灵月有点手足无措,抱着暮云晓:“云晓,不要再哭了,你哭的娘亲心里好乱好乱,云晓,乖。”云晓还是在哭,怎么哄也不管用,没办法,沈灵月只好将暮云晓交给下人,自己只身去找暮凌。

来到府衙,不见暮凌,便问官差,“最近城里多起事端,今日山上又死了一个人,大人去山里勘察了。”暮云晓皱了皱眉,但她心里很乱很乱,说:“可否麻烦你,带我去找你们大人?”官差看了沈灵月一眼,点了点头:“好。”

真的,真的,心里好慌,沈灵月真的好想见到暮凌。走在山间小路上,道路坎坷,有点难走,对于沈灵月这样的女子更是有点吃力。几个官差扶着沈灵月,小心翼翼的走着。忽然,树林间起了风,让人有点不***。

“哈哈哈——”忽然而来的一阵笑声吓坏了沈灵月一干人等,几位官差立马警惕起来,保护着沈灵月。

“区区几个凡人,真是可笑。”话音刚落,沈灵月抖了一下,身边的几个官差应声倒下,沈灵月吓坏了,沈灵月大叫出声:“救命——暮凌,救我!”话正喊出声,一个黑影从沈灵月眼前晃过,沈灵月倒了下去,意识全无。

沈灵月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熟悉的房间,看见熟悉的面孔,立马抱住眼前的人,哭了起来:“暮凌,暮凌……”暮凌拍着沈灵月的后背安慰着:“没事了,没事了。”沈灵月哽咽着:“不,暮凌,不,我好怕我好怕……”暮凌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受惊的沈灵月,轻轻安慰着。

接下来的日子,暮凌依旧忙着城中死人的事情,基本上无暇照顾沈灵月,城中的死人越来越多,却查不出个头绪。白天,沈灵月都在家里照顾暮云晓,云晓最近安静了下来,没有红狐陪她玩耍了,爹又经常不回家,娘亲也经常郁郁寡欢。

“报告大人,有人前来报案,说是有见到妖孽的模样。”

“哦?真的吗?”暮凌很喜悦,立马把那人请了进来,这无疑是一个突破。

屋子里,暮凌坐在那喝着茶,心事重重,那人说,见到那个人像沈灵月的身影,不,怎么可能,他那温柔善良的妻子怎么会是杀人狂魔,平时连只鸡都不敢抓,怎么可能。暮凌摇摇头否定掉了,然后又笑自己:“怎么会是月儿呢。”

当夜,暮凌回到府中,这么多天,苦了沈灵月,看着沈灵月有点憔悴的样子,暮凌有些心疼:“娘子,有责怪过相公吗?”沈灵月将头靠在暮凌怀里:“怎么会,相公公务繁忙,妾身又怎会有怨言,更何况,相公是为了百姓安乐,只有这样做,才是我的好相公。”暮凌欣慰的笑了,得如斯美妻,夫复何求。

第二天,暮凌早早起床又去衙门处理事务,可那天,却没有死人。而暮凌却没有在意。又有人来报,说是见到凶手的模样,而全部人的矛头都指向他的妻子——沈灵月。不,他不相信。暮凌怀着心事又来到那些死者现场,这次,他发现在树枝上发现一块布,那块布,相信他比谁都要熟悉,那是沈灵月衣服上的,暮凌不相信,他以为是巧合,是的,只是巧合,他一直这么安慰自己。

当夜,他没有回家,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担心什么。暮凌半夜在街上游荡,一个黑影闪过,暮凌立马追了上去,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咬着一个人的脖子,那时,暮凌呆住了,他不相信,即使是他亲眼看见了,他还是不相信,他低低唤了一声:“娘子。”

那人身子顿了一下,却没有转过身来,然后迅速放开手中的那个人,迅速离开了。

暮凌看到这一幕,这次,他相信了,那人真的是,真的是她的妻子,她真的是沈灵月,他暮凌的妻子,为什么,怎么会,这是个梦,只是个梦,一切来得太平静,来的太忽然,他接受不了。

他走到暮府门口,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走***,他忽然害怕面对府中的那个女子,他还是不是他的妻子?

第二天清晨,暮凌还是走了***,他看见自己的妻子安详的睡在床上,这么美妙的一个女子,怎么会……昨晚是他想多了吧,那只是一个梦吧。他轻轻的抚上沈灵月的青丝,却忽然发现她的发丝间有隐隐的血迹,忽然间又将他拉入昨晚的回忆中,他惊恐,他不敢相信。

忽然间,沈灵月醒了:“呃?相公,你回来了。”满脸的惊喜。沈灵月看见暮凌惊恐的表情,眼中满是不解:“相公,你怎么了。”说着,将手抚上暮凌的脸上,暮凌躲开,看了她一眼:“娘子,昨晚你睡得好吗?”沈灵月满脸的不解看着暮凌。

“相公,你问这个干吗啊,妾身很好啊。”

“那娘子昨晚可有外出?”暮凌狠下心,步步紧逼。

“相公,你怎么了,今天怎么希奇?”

暮凌紧紧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他到底是不是昨晚那个女子,假如不是,为何身影那么像,我唤她她为何会有反应,而且昨晚我看见她行凶她为何不杀我灭口。太多迷惑涌上心头,暮凌茫然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假如不是沈灵月,那她发间的血迹是哪里来的。他不敢想下去,全部的证据都指向他的妻子,可是,他的妻子,那么美妙,看她的样子也不像在说谎,为什么,怎么会这样,他想不明白。

推荐阅读指数: ★★★★★全文在线阅读<<微信搜索【狗弟阅读】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瓜子书吧|好天气小说资讯网|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威影小说导航|罗丹时尚小说资讯| 羞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