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柳娇娇老马小说已全本枯木逢春第26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柳娇娇老马小说已全本枯木逢春第26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言情小说 2018-12-07

柳娇娇老马小说已全本,这本言情小说叫《枯木逢春》我教会自己喜欢的人学会如何去爱,只可惜……他爱的那个人不是我。非常火热受欢迎的一本都市小说,建议追书的读者到本站体验柳娇娇老马小说已全本枯木逢春第26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

柳娇娇老马全文阅读第26章

老马也算快速,在和柳娇娇说完没多久,就有护士进来和柳娇娇说回去需要注重的问题什么的。
柳娇娇心理有火却发不出来。
他依然和五年前一样霸道,也依然觉得她会受制于他。
柳娇娇手把握成拳,却也知道自己必须妥协。
护士解说的全程柳娇娇都冷静脸没有说话,空气相当压抑。护士说完就赶紧离开了。
老马在外面看着,眸底滑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他已经安排人把家里给打扫了一遍,关于楚梦溪的东西也全部送到了海边别墅。知道柳娇娇不喜欢,家里没有留下任何属于楚梦溪存在过的痕迹,并且让佣人用了清新剂给从里到外的喷了一遍。
一个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了。
柳娇娇知道自己必须妥协,不管是为了儿子沈梓安的安全,还是为了自己计划的实施,她都必须答应老马的要求,可是明知道如此,这种被人强迫着的感觉真的让人恨不能接受。
她以为自己利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来缓解心情应该会好一点,但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她依然郁闷的难受。
老马一直站在外面,手里拿着一支烟,不断地把玩着,看得出来心情十分复杂。
宋涛电话打来,说叶宅都收拾妥当了,问要不要过来接的时候,老马忽然不想破坏两个人独处的机会了。
不用了,这边我自己处理就好。
这还是老马第一次处理这种私事。
宋涛有些惊奇,老马却已经挂断了电话。听着电话的忙音,宋涛重新开始评估起柳娇娇在老马心里的位置。
看来这个女人他的好好伺候着了。
老马挂了电话之后就去了住院部结算去了。关于柳娇娇的任何事情,他现在都想亲力亲为,只是不知道柳娇娇还会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柳娇娇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老马,她有些纳闷,难道这个男人忽然改变主意了?
这样的想法让她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回来重新面对老马,她想过会各种纠结,但是没想到会这么艰难。
她宁愿快刀斩乱麻的和老马把一切都处理好,也不愿意明明心里恨着他,还得让他爱上自己,然后心甘情愿的拿出她所需要的东西。
老马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柳娇娇一脸纠结的坐在那里。
柳娇娇看到他的时候,眼神恨恨的,那种不甘心却又不得不屈服的样子,莫名的取悦了老马。
考虑好了?
你给我考虑的余地了?
柳娇娇说的咬牙切齿的。
老马似乎看到了好几年前的柳娇娇。记得刚开始碰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个青春洋溢的小姑娘。当时她对他仰慕爱恋的眼神,他至今记得清清楚楚。
曾经是那么美妙的年纪,美妙的情感,他怎么就没有看明白自己的心呢?好在现在也不晚,既然老天爷给了他机会,他就不会再放手。
如今柳娇娇恨意慢慢,老马却故意忽略掉了。他起身亲手将柳娇娇的东西给收拾好,特殊是收拾到柳娇娇贴身衣物的时候,他那种自然的表情看得柳娇娇很不舒适。
这个男人五年没见,脸皮倒是见长。
柳娇娇心不甘情不愿的跟着老马出了医院。她因为腿伤不方便,被老马抱着往外走,接受着旁边人的注目礼,柳娇娇莫名的觉得有些烦躁。
给我个拐杖,我可以自己走。
她声音闷闷的。
我就是你的拐杖。
老马的话随口就来,可是柳娇娇却不领情。
两个人一路沉默无语的回到了叶宅。
管家张妈还是第一次见到老马亲自抱着一个女人进来,而且这个女人长得还特殊的妖艳漂亮,她想起以前的太太柳娇娇,多少有些膈应,也自动的把柳娇娇划分为外面那些想要攀龙附凤的女人了,自然脸色没什么好看。
叶总,房间都收拾好了。我给凯瑟琳小姐收拾了客房,不管怎么说,她究竟不是太太,不能和叶总住在卧室里。
张妈的话很是坚持。
她是老马小时候就在叶家工作的老人了,当初叶妈妈奶水不多,特意聘请的张妈过来,也算是老马的乳娘了。虽然说这些年一直是管家身份,但是老马对她还是比较尊重的。
柳娇娇看着这个自从她嫁进叶家就对她极好的老人,一时间心里思绪翻滚,脸上却不显,并且笑着说:你是谁呀?竟然可以当起叶家的主了,难不成是叶老夫人?
这句话说得张妈脸上有些挂不住了。
这位小姐,这里是叶家,叶家有叶家的规矩。叶总让你进来住,可没有给你放肆的权利。
她有。
老马终于开了口,不过说出来的话却让张妈惊奇不已。
这五年来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老马对柳娇娇的感情。自从五年前那场大火过后,哪怕老马让楚梦溪住进了叶家,也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一眼,更别说让楚梦溪进老马的卧室了。
如今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忽然间就来到了叶家,还让老马这么在乎,张妈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
叶总,你是忘了太太了吗?
柳娇娇的心微微一顿,身子不自觉的僵***一下。
离开了五年,牵挂自己的人恐怕也只有眼前这个耿直的老人了。
想起五年前张妈对自己的好,柳娇娇决定不作了。
算了,我住哪里都一样,况且我对侵占别人的地盘也没爱好。
别人的地盘?你确定?
老马直直的看着柳娇娇,那双眸子意味不明。
柳娇娇明知道老马什么都清楚了,如今还不得不和他打哑谜,她连忙别过了头说:在叶宅,客房恐怕也不错吧?
老马见她这鸵鸟版的心态,不由得笑了笑,抬脚朝卧室走去。
先生!
张妈忍不住的换了称呼。
自从老马接管叶家以来,张妈就开始称呼他叶总,除非非常坚持某件事情的时候才会唤他先生,可见张妈现在有多么在乎卧室这个位置。
柳娇娇不由得有些感动。
她以为她死去了五年,在这些人眼里,自己早就像晨雾一般烟消云散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个老人终究惦记着自己。
先生,楚小姐为叶家生了小少爷,都没有能够住进卧室,这个女人何德何能住进先生和太太的卧室?难道先生就不怕半夜醒来梦到太太吗?
张妈知道自己逾越了,可是叶妈妈不在,她得为老马把好关,况且她比任何人都知道老马心里爱的人是谁,她的帮助柳娇娇留住那最后的一方净土。
老马的脚步有些停顿。
他看着这个从小看着自己长大的乳母,低声说:张妈,五年了,我天天都希望蔓歌能够入我梦来,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五年来她从来都没有回来过。假如我让别人住进我们得卧室能够让她回来质问我,又未尝不可?这件事儿我已经决定了,张妈你就不要多说了。从现在开始,凯瑟琳在叶家,等同于蔓歌的存在。她不管做什么说什么,你们听着就好。在这里,她又放肆的权利!因为这权利是我给的!
先生!
张妈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可是老马却仿佛铁了心似的什么也没说,抱着柳娇娇就上了楼。
柳娇娇却沉默不语。
这话他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吧?
五年前,他们还是夫妻的时候,也没见老马对她这么好。整个叶家,除了张妈,没人觉得她是真正的女主人,甚至对她爱答不理的。
现在他竟然说她有在这里放肆的权利,简直是可笑至极!
柳娇娇垂下头,并不答话,任由着老马把她抱紧了卧室。
进来的那一刻,柳娇娇还是被震撼住了。
五年了!
这卧室竟然和她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
甚至连化妆台上的化妆品都还在,只不过换了新的套装了,牌子还是她一直喜欢用的。
她天天晚上喜欢看半个小时的书,那些书依然放在床头柜上,看纸张磨损的程度,应该是五年来天天都有人翻阅过的。
床上换的依然是她曾经最喜欢的床单,还有她喜欢的娃娃,甚至连她晚上喝水的水杯都在原来的位置。
一时间,柳娇娇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回到了那个全心全意爱着老马,整天跟着老马屁股后面跑的时光里。
这里有她太多的悲欢离合,有她太多的情感寄托。五年的时间似乎什么都没变似的,身边是她的丈夫,这里是她的天地,可是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她很快的缓过神来。
不!
还是变了!
她变了!
老马也变了!
柳娇娇闭上了眼睛,将那些曾经的思绪完全的压在心底。
老马从她进门的时候就观察着她的脸色,她的震动,她的依恋,她的恍惚,到最后她的冷漠和收敛,他都一一的看在眼里。
在柳娇娇闭上眼睛的时候,老马的心也抽疼了一下,他知道,她人回来了,心却丢了。
不过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让她主动承认她就是他的妻,就是这里的女主人!
老马将柳娇娇轻轻地放在床上,却忽然听到柳娇娇问道:这是你和你太太的房间?
是!
老马哑着嗓子回应着。
柳娇娇却笑着问道:那为什么没看到你们的结婚照呢?难道说叶太太只是个挂名的?
这句话直接让老马的动作僵硬掉了。

枯木逢春全本阅读第27章

挂名的?
仔细想想,结婚三年,除了在家里,柳娇娇似乎哪里也没有去过,更没有融入过他的生活和事业,甚至一次都没有去过恒宇集团。结婚的时候大家都知道他老马娶了妻子,是一个靠手段上位的女人,他也没有想过要为她正名。三年的婚姻,貌似在外界还是他自己来看,柳娇娇这个叶太太貌似真的只是个挂名的。
当初的那场婚礼极其简单,而柳娇娇又以那么难堪的姿态嫁进了叶家,为此他的母亲叶夫人气的直接去了国外定居,三年来没有回来过一次,再加上柳娇娇三年没有怀孕,更是不得叶老夫人喜欢。
现在想想,柳娇娇嫁给他,除了他似乎真的一无全部了。当年的那场风波让沈家将柳娇娇除名,更是断了和她的亲人关系。她那么义无反顾的嫁进了叶家,得到了什么呢?
老马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对柳娇娇其实还算是不错的。虽然她不是自己想要的女人,但是那件事情出了之后,他娶了她,给了她叶太太的身份,并且婚后一直洁身自爱,除了她没有其他的女人。他以为这对柳娇娇来说就是最大的恩赐,可是现在看着和往常毫不相同的柳娇娇,老马知道自己错了。
或许柳娇娇变成今天这样,他和儿子分散五年都是他的责任!如今对上柳娇娇质问的眼神,老马难得的低声说:是。以前是我对不起她,让她背负了太多,失去了太多,而我却什么都不知道,甚至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她对我的爱。我给她的太少了,甚至连一场正经的婚礼都没有,更别提拍婚纱照了。假如老天爷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好好对她,加倍的对她好。以前亏欠她的,我都会还给她。我现在才知道,这个家少了她,已经不是家了。
柳娇娇的心忽然就酸酸涩涩的。
以前怎么都不肯相信老马会说出这些话来,如今听着她忽然觉得好难受。
她别过头去,冷笑着说:叶总似乎说错对象了,你这些话该对你的太太说,而不是我。你口口声声说要对她好,现在却让我这么一个生疏的女人住进了你们的卧室,这就是叶总说的要对你太太好的法子?
老马不是没有听出柳娇娇嘲讽的口气,不过他却没有在意,对他而言,只要柳娇娇回来了,一切都好说。
你先适应一下这里,我出去让张妈给你做点吃的。今后你就住在这里了。
说完老马转身走了出去。
柳娇娇在他离开房间之时就沉下了脸。
老马现在也学会和她打哑谜了吗?
明明知道她是谁,却不点破,甚至说些是是而非的话,是觉得她还是以前傻乎乎爱着他的柳娇娇回来了吗?
简直是可笑!
她单着一条腿站了起来,打开了柜子,扑面而来的都是她喜欢的衣服,熨烫的干干净净,整整洁齐的挂在那里,看得出来佣人很是专心的维护着这一切。可是对现在的柳娇娇来说,这一切都是她曾经愚蠢的耻辱!
柳娇娇关上衣柜,越发的觉得这里的空气特殊的压抑。
她曾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年,在这张床上睡了三年,甚至她还能想起新婚之夜老马在这张床上对她极其残暴的惩罚。
往事一幕幕的浮上心头,她忽然发现那些过往只能让自己觉得酸涩。
也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原因,柳娇娇直接将曾经最喜欢的窗帘给拽了下来,也把床上的床单被套全部扯了下来扔到了地上。
张妈!张妈!
柳娇娇大声的喊叫着。
张妈本身就看柳娇娇不顺眼,要不是老马拦着,她说什么都要让老马把柳娇娇给送出去的,如今听到柳娇娇这么大声的喊叫着,她的厌恶之情顿时表现在脸上。
老马将她的表情看在眼底,对张妈说:不管她做了什么,都不许为难她。要像对待太太一样对待她知道吗?
先生你这是为什么呀?
张妈不解的问着。
老马若有所思的看着楼上,低声说:迟早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另外找个人收拾一间房子出来,我会找设计师过来,设计成一间儿童房。
儿童房?难道她怀孕了?
张妈敏感的竖起了全身的神经。
不是吧?
这个女人不但明目张胆的住进来了,难道还怀了叶家的孩子?
张妈惊奇的表情总算是取悦了老马。
他笑着说:先上去伺候她吧。她的腿受伤了,不太方便,您多费心了。
说完老马转身走了出去。
张妈心理很不乐意,可是顾忌着老马的面子,还是抬脚上了楼。
当她打开卧室的门时,整个人都呆住了。
柳娇娇将全部的东西都给扯了下来,屋子里狼狈不堪。
你这是在干什么?这是太太最喜欢的床单,这是太太最喜欢的窗帘颜色,还有这套化妆品也是太太……
如今住在这里的人是我,不是你家太太,所以张妈,把这些东西全部拿出去扔掉。另外,窗帘我不喜欢水蓝色的,给我换个大红大紫的吧,这床单的颜色,换个大红的吧。既然老马让我住进来了,这里就是我们得婚房,床单被套什么的全部换成大红色,还有那化妆品,这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用这种化妆品?淡淡的一点味道都没有,全部给我扔掉。还有,你找人把这个衣柜也撤掉,放在这里太碍眼了。哦,对了,我还有一张单人照,放大了,回头给我挂在床的上方,我这个人比较自恋,还有还有……
你够了!你真以为自己是叶家的太太了吗?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动了太太的东西?你给我等着!我要去告诉先生!
张妈直接打断了柳娇娇的话,气的浑身颤抖不已,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甚至第一次失礼的当着柳娇娇的面摔上了房门。
柳娇娇即便是做好了心理预备,也被张妈这么大的火气给吓了一跳。曾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她一直以为张妈是个没有脾气的人呢。如今为了曾经的自己这样大动肝火,柳娇娇莫名的有些暖心。
张妈一直跑到楼下还生气难当,直接去了老马的书房,没敲门就走了进去。
先生,你带回来那个凯瑟琳简直太无法无天了,她把太太全部的东西都给扯下来扔到了地上,还让我找人把房间的格局给改了,先生,你不能这么由着她胡闹!那可是太太最喜欢的!
张妈一口气说完,这才发现老马手里拿着柳娇娇曾经的照片出神。
这可能是柳娇娇唯一的一张照片,当初还是张妈看柳娇娇在花圃样子特殊舒适,偷偷拍下来的,没想到这反倒成了老马这五年来的相思之处。
张妈一时之间停住了,眸子有些酸涩。
外界都说老马冷酷无情,太太刚刚葬身火海,就把楚梦溪这个小三给接回了叶家,甚至还让楚梦溪生下了恒宇集团未来的继续人,可是只有她知道,老马从来没有和楚梦溪有过不正当的关系,甚至连牵手都没有。
她不知道为什么老马要把楚梦溪给接回叶家,按理说只有叶家的少夫人才有资格踏进叶家老宅,可偏偏楚梦溪进来了。
要是老马对楚梦溪有感情,这五年来,他却一直冷漠着楚梦溪,即便给她最好的生活,却不给她应有的名分,就让她这么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在叶家待着。
有好几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妈都看到老马拿着柳娇娇的这张照片喝酒,那眼神深情隽永,让人心疼。
如今再次见到老马此时的样子,张妈忽然间鼻子有些发酸。
先生,你……
老马连忙回神,将照片收到了皮夹里,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凯瑟琳怎么了?
这么一问,张妈的怒火再次被挑了起来。
先生,你到底从哪里找回来这么一个女人?她根本就不配住在叶家!
张妈把刚才的事儿又说了一遍,依然不能平息自己的怒火。
老马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低声说:把以前的东西都要扔掉吗?是不是包括我她也不要了?
先生,你说什么呢?
张妈有些听不懂,不过看现在老马悲伤的样子,她莫名的有些心疼。
先生,老太太打电话回来了,说最近身体不太好,你是不是去国外看看她?
张妈希望可以用叶老夫人把老马给调开,这样的话,不管凯瑟琳是什么来路,她总能让她知道,这个家除了柳娇娇,不需要别的女主人!除非那个女主人是和柳娇娇一样真心实意爱着先生的。可是她看得出来,凯瑟琳根本不爱老马!
老马的身子微微顿了一下,苦笑着说:我妈这是又要作妖让我去国外相亲了吗?她的身子好着呢。对了张妈,不管凯瑟琳要做什么,你听她的就是了。她说要把卧室装饰成新房的样子,那就按照她说的做吧。至于化妆品,你去问问她喜欢什么样子的,我会让人重新购买。还有,把柜子里属于太太的衣服全部收起来,我让宋涛送一些最新款的衣服过来。
老马不耐其烦的说着,眼底划过一抹温柔,却让张妈惊奇的张大了嘴巴。
这真的是那个深情的叶先生么?

以上就是小编为喜欢的读者,带来的柳娇娇老马小说已全本枯木逢春第26章全文全本章节阅读,追书的朋友,不要错过

推荐阅读指数: ★★★★★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