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Face娱乐资讯网

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25章节

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25章节

言情小说 2018-12-07

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25章节说着,米莎就踩着高跟鞋走到云薇薇面前,颐指气使地道,“你怎么擦个地板这么慢,快点!”云薇薇捏紧了手里的抹布,地上的碎花盆和花泥泥泞了一地,大的瓷片可以捡,但小的瓷片靠抹布拢着擦,势必会伤到手。

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第25章游轮那晚

云薇薇怔怔地看着邱夫人,有些不知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她知道,一定是云熙儿把照片发给邱夫人看了。
她并不想要撒谎,可也只能。
垂着脸,云薇薇低低地道,“妈,对不起,是我对不起连尘。”
以为,邱夫人会生气的。
但短暂的沉默之后,是邱夫人更重的叹息声,“薇薇,别说对不起,就连尘对你做的那些事,连我这个妈,都看不过去……”
“妈相信,当年,你肯定没有背叛连尘,妈更相信,是熙儿离间了你和连尘的感情,可连尘那混账小子,他不信。”
“薇薇,是妈没有劝住连尘,妈答应你妈要好好照顾你的,可妈没有做到,是妈对不起你……”
“妈,你千万别这么说。”云薇薇哽咽着,抱住了邱夫人。
邱夫人同样眼眶通红,“薇薇,妈知道你这些年过的苦,连尘都没有给你钱,妈要给你,你死活不肯要,你在云家受委屈,在我们穆家还受委屈,如今那墨少,若是真能待你好,妈也就欣慰了。”
云薇薇没想到邱夫人会如此说,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邱夫人又轻拍着云薇薇的手,说,“薇薇,妈不是什么封建的人,我听闻那墨少从来不近女色,如今他肯陪你逛街买衣服,说明他心里有你,墨家是豪门中的豪门,你若是能嫁进去,妈自然不会拦着你。”
“妈……”云薇薇说不出这只是一场交易,只能不停地掉着泪。
“好了,别哭了,你有了新的生活,妈替你喜悦。就当连尘和你有缘无分吧。妈只希望你好好的,嗯?”
送走了邱夫人,云薇薇有些茫然坐在沙发上,环视四面,这是她住了三年的地方,承载了她全部曾经的希冀和后来的痛苦。
结束了,终于要结束了。
上楼,云薇薇将一件件衣服收拾进行李箱,她的东西本就不多,再加上一些护肤品,也只装了半个箱子。
拉开抽屉的时候,看到了那条断裂的红豆项链,之前被云熙儿扯断了,她虽然把红豆珠都捡了回来,但因着后来忙,一直没来得及重新串上。
如今看来,也是没有必要了。
红豆生南国,此物最相思。
这是穆连尘送她的第一份礼物,那时他们还都是孩子,因为母亲辈的关系,她和穆连尘从小就熟悉,她一直盼望着能嫁给穆连尘,她也确实嫁了,只是个中心酸,就像这红豆项链,终是又断裂了。
真的是有缘无分么。
云薇薇红着眼,将抽屉阖上,这项链,就留在这吧,留在这座她死守了三年的婚坟中。
咔哒。
云薇薇关上铁门,拉着行李箱,离开。
……
“妈,你要我和云薇薇离婚?!”
慕氏总经理室,穆连尘难以置信地瞪着自己的母亲。
“没错。”邱夫人轻啜一口茶,嗓音淡而柔。
“为什么,当初不是你硬要我娶她的么?”
“当初是妈错了,妈以为时间可以消弭你心中的恨,但这三年,你除了往薇薇心中填刺,你还做了什么?”
“那是她欠我的!”穆连尘咬牙。
邱夫人摇了摇头,“连尘,你和薇薇从小青梅竹马,妈以为你们之间最不缺的就是信任,可到头来,你终是不信她,如今你失去了他,也是你自作自受。”
“你要我怎么信她!”穆连尘眉眼猩红,“我亲眼看到她躺在别的男人床上!我一复明,就看到那样的画面,我当时恨不得我瞎一辈子!”
邱夫人不再说什么了,有些事,除非当事人自己想明白,否则旁人再劝,都是枉然。
“既然如此,那就放手吧。”邱夫人说,“和薇薇离婚,让她去寻找新的幸福。”
“我不离!我凭什么让她好过!”
“你以为离不离是你说的算么。”邱夫人将茶杯放下,叹息一声,“你爸昨天都告诉我了,慕氏这些天被墨氏抢了不少生意。墨氏和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它大打出手,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穆连尘抿紧了唇,不说话。
“连尘,妈都看到了,薇薇和墨少在一起了,那墨少明知薇薇已婚,还能逼你离婚,可见他对薇薇势在必得。”
“既然你不是薇薇的归宿,就放她离开吧,或许墨少才是薇薇的良人。”
邱夫人一番话说的语重心长,可穆连尘却听不进去,“什么良人,我看那墨少不过也就是玩玩她,像她那种贱女人,才不配被人爱!”
归根到底,就是被嫉恨蒙蔽了心眼。
邱夫人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儿子,许是从小都太顺遂了,只是碰到一道坎,就陷在里面,再也拔不出来了。
或许,人真要彻底地痛摔一次,才能明白自己错在了哪里。
“连尘,和薇薇离婚。”邱夫人这次的话语中多了几分严厉,“妈不是在和你商量,而是命令。还有,和熙儿结婚。”
穆连尘一怔,“你不是一直不喜欢熙儿么。”
“妈确实不喜欢她。”邱夫人也没隐瞒,“但她怀了你的孩子,妈见不得穆家的孙子成为私生子。”
当然,邱夫人有一句话没说,她在赌,赌云熙儿会在婚后露出狐狸尾巴,大不了再离婚,就算是给穆连尘一个教训也好。
“好了,妈过两天会向云家提亲,你白睡了熙儿三年,你以为不需要还?”
邱夫人话中不知道是斥责是嘲讽,起身离开。
砰!
穆连尘一把将茶几上的茶杯都摔在地上。
满目猩红。
……
云薇薇打车来到了浅水湾,但站在大楼的钢化门前时,她却有些犯难了……墨天绝让她搬来住,可这里从大楼到电梯都是指纹锁,她一个人要怎么上楼?
“云小姐么?”
保安从里头走出来,恭敬地说,“墨少说了,您直接刷自己的指纹就能上去。”
刷她的指纹?
那男人什么时候窃取她指纹做输入了?
心里头莫名发憷,云薇薇僵笑了一下,在门锁上摁上了大拇指,果然嘀嘀两声,大门开了。
搭电梯,进公寓。
待将行李都放好,云薇薇决定去一趟超市,她知道墨天绝应该是三餐都外食的,因为厨房连粒米都没有,可她穷,还是自己煮来吃省钱。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大袋子,装了几卷挂面,一些蔬菜和肉糜。
切番茄,翻炒煮烂,再加入面条收汁,最后煸上滑蛋,云薇薇煮了一碗色泽油亮的番茄面,砸吧了两下嘴,预备开吃。
叮咚叮咚,门铃响。
云薇薇捏着筷子的手不禁一抖,才五点半,墨天绝就回来了么?公司下班这么早?
瞥着眼前的面,云薇薇莫名心虚,她是想着墨天绝肯定不会回家吃饭的,所以就煮了自己的份,现在被抓,搞得像吃独食。
可转念一想,不对啊,墨天绝能刷指纹,按什么门铃。
起身去应门,竟然是肖逸南。
“你属乌龟的,怎么现在才开门。”肖逸南提了个箱子大喇喇地走入,边走还边数落,“不是让你来医院换药膏么,怎么不来,还让小爷我亲自上门,你脸大呀?”
云薇薇这才想起昨日肖逸南确实叮嘱过自己要去换药,但她忘了。
“没关系不用换……”
“然后留疤了让绝往小爷我脸上划一刀么。”肖逸南提起这事还气闷,“自个往沙发上坐好,小爷我忙完还赶着去泡妞呢。”
“这啥味,这么香。”
肖逸南经过餐厅,鼻子一阵嗅。
丢开手提箱,肖逸南直接坐在了餐桌上,一脸惊奇,“这面是你煮的?”
看着卖相还真不错,那浓郁的番茄酱汁和肉糜,香味扑鼻,简直不输高级餐厅的意大利面。
正好也没用餐,肖逸南直接拿起筷子就吃了起来,这一吃,更加惊艳,“你以前做过厨师?”
“没有,但自己做多了,就熟能生巧。”
云薇薇见自己的面被吃了,也只能再进厨房,再煮一碗。
肖逸南捧着碗跟上,边吃面,边瞅着她切番茄的手,那五指还包着纱布,不禁有些困惑,“绝没给你钱么,为什么不出去吃?”
云薇薇动作微顿。
今早她醒来的时候,确实在沙发边的矮机上看到了一张银行卡,应该是墨天绝留给她的,合同里说了,除了事成之后的两个亿,他每个月会给她五万做生活费。
但,未来是无法预知的,谁能保证她一定能拿到那笔钱?而且,她若是现在不继续打工,她这三年来积累的关系客户就等于自动放弃,未来再想重拾,就需要重头再来。
所以,她怎么想都觉得靠人不如靠己,她的打工不能断,至于墨天绝那卡里的钱,她就一直存着,权当母亲未来的住院费了。
重新切着番茄,云薇薇淡声,“我自己能挣钱,饿不死。”
肖逸南啧啧两声,“女人呀,干嘛不好好享受,给你钱不花,蠢呀。不过,比起那韩诗雅,你倒是没那么惹人厌,那女人骄横,也不知道墨老爷子喜欢她什么。”
提到韩诗雅,云薇薇眼眸闪烁,忍不住问出了那个自己一直想确认的问题,“不是说韩小姐怀了墨少的孩子么,那墨少,应该没那么讨厌她吧?”
肖逸南讥笑一声,“呵,什么不讨厌,简直是深恶痛绝,那女人竟然敢给绝下药,还想靠着自己的肚子逼婚,简直是可笑。”
云薇薇眸光一紧,追问,“那韩小姐下手的地方,该不是公共场合,所以才敢将事情闹大,逼墨少娶她?”
“咦,你怎么知道?”肖逸南一惊,继而嫌恶地道,“该不会你们女人都一个龌蹉心思吧,竟然敢在游轮这种地方公然发.情,幸亏小爷我第一个赶到,才避免了一场腥风血雨。”
云薇薇听着“游轮”那两个字,心尖不禁沉沉一跳。
果然……那一晚、那个占有她的男人,是墨天绝……
可,韩诗雅呢?她当时不是晕过去了么?怎么也怀孕了?
难道,在她逃离后就醒了?然后又给墨天绝下了一次药?
还是……根本没怀?

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第26章你在脸红什么

“哎,你想什么呢,都快切到自己手了。
肖逸南出声提醒。
云薇薇恍然回神,低头一看,真的快要切到自己的手了,赶忙收了菜刀放下,然后开始下面。
将面端出厨房发的时候,玄关处的门恰被打开。
云薇薇诧异地望去,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走入,灰色的衬衫,黑色的西裤,整个人显得矜贵而冷峻。
“咦,绝,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肖逸南惊奇地挑眉,谁不知道某男是个工作狂,几乎天天加班到九点才肯回家,不禁调侃,“该不是,呵呵,回家看‘娇妻’?”
墨天绝冷冷剜去一眼,直接朝着卧房走,“美国分公司出了点问题。”
意思,是要去出差。
肖逸南屁颠地跟上,帮着把衣服塞进行李箱,吐槽,“你就不能换几身颜色的衣服,人家阿玛尼又不是只有黑白灰的布料。”
墨天绝瞥了眼肖逸南身上酒红色的衬衫,冷眉冷眼,“像个骚包。”
“切,小爷我这叫时尚!”
肖逸南瞅着两人叠得不怎么整洁的衣服,撇着嘴道,“家里不是有女人么,做什么自己叠衣服?”
墨天绝瞥了眼局促坐在餐厅的云薇薇,垂眼,继续叠自己的。
肖逸南无语凝噎,“有必要么,还嫌被女人碰过的衣服脏呀,你这么洁癖,干脆别穿衣服了,要知道你这衣服每次送去干洗店,不也得被店里的女人碰么,还不止一个,这么说,嘿呀,不等于轮.奸呀。”
“你嘴贱?!”墨天绝黑了脸。
“女人就喜欢我这张巧舌如簧的嘴。”肖逸南吊儿郎当,扭头就朝着餐厅喊了一句,“喂,云薇薇,你老公喊你给他收拾行李!”
“……”
这喊的什么话。
云薇薇面色涨红。
而很快,肖逸南就硬是拉着墨天绝进了餐厅,然后指着桌上那碗还泛着热气的面,信口雌黄说,“瞧,你女人居家,特意给你煮的,感动不?”
“……”
他在胡说八道什么。
云薇薇面黑,而肖逸南接下来又硬是将筷子塞进墨天绝的手中,催促,“快尝尝,别辜负了你老婆的一番心意。”
墨天绝眼神幽幽,诡异地盯了眼前的面一眼,又瞥了眼林薇薇,半饷,执筷、抬手,将面放入了口中。
云薇薇从不知道男人吃东西也可以这么雅致,明明只是一碗面,他却像是在品尝什么用银器盛的食物,看着矜贵极了。
“怎么样,好吃么。”肖逸南在一旁问。
墨天绝略一沉吟,评价,“能下咽。”
“……”
能下咽的潜台词不就是难吃么?
瞬时,云薇薇的脸更黑了,而肖逸南讪笑一声,又是将她硬推进了卧室,说,“你老公吃你面了,喜悦不,现在,快给绝收拾行李。”
她干嘛要给他收拾行李。
云薇薇被肖逸南闹腾得无语凝噎,但,瞥着行李箱里那几件被叠得歪歪扭扭的衬衫西裤,还是蹲身重新收拾了起来。
这男人啊,公司做再大,在做细活方面还是只能打负分。
衬衫、西装、西裤、领带,云薇薇一件件地叠好,只是在整理到内裤的时候,她的耳根子不可抑制地红了。
其实手中的布料就是中规中矩的四角纯棉,连颜色都是黑白灰的单一色系,显示着男人应该人如其衣,沉闷禁欲。
但,游轮那一夜,他却是凶猛***,每一下都把她撞得很疼。
混蛋禽兽,把她的清白还给她!
“你盯着绝的内裤脸红个什么劲?”肖逸南不知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
云薇薇一吓,对上肖逸南促狭的贱笑,瞬时面上黑红交错,“我、我没有……”
“还狡辩,我和绝都看到了。”
“……”
云薇薇这才发现墨天绝也进来了,那目光幽沉,一如鹰隼地盯着她。
“我真的没有……”
云薇薇表情一慌,干脆来了个逃遁。
“喂,你跑什么呀,绝可是很欢迎你来扑的……嗷呜……干嘛踢我!”
“唰……”
云薇薇拉上厨房门,靠着门板轻喘。
话说,她干嘛要逃,不等于做贼心虚?
很快,外面传来咔哒的关门声。
云薇薇拉开移门出去,已经没了墨天绝和肖逸南的身影,两人都离开了。
餐桌上,留着两罐药膏和半成品的棉布,以及,墨天绝吃了面的空碗。
明明嫌难吃,还给吃完了。
什么人。
……
托肖逸南留下的药膏的福,云薇薇脸上的伤口渐渐脱疤,而墨天绝,依旧在美国出差。
这一天周六,云薇薇来到香格里拉酒店,参加一场婚礼。
婚礼的新娘是纪茶芝的表姐,纪茶芝知道她缺钱,除了公司的商务活动外,还向四周的亲朋好友推荐她这个插花师,她今天就是作为插花师来帮忙的。
“薇薇!”
纪茶芝穿着伴娘小礼服奔过来,抱着云薇薇一阵猛跳,“我好久不见你了啊,你还说要约我逛街,结果我连个鬼来电都没等到。”
“抱歉啦,之前有些事。”
“是为了躲穆连尘么?可你现在住哪?在外面租房子吗,那还不如继续住我那呢。”
“这个说来话长。”
云薇薇一时不知道怎么说,尤其事关墨天绝,忖了忖还是先走到墙角,从自己的包包里拿出一个衣袋,说,“对了茶茶,这条裙子送给你,过几天不是你生日么,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这是墨天绝买给她的CHANEL裙子,还一连买了十几条,可打工场合根本不适合穿这样的裙子,与其放家里堆灰不如送给纪茶芝,这是水蓝色的,纪茶芝最喜欢的颜色。
当然,在送之前,她故意把裙子上的吊牌和标签都剪掉了。
“哇塞,好漂亮呀。”纪茶芝平时也不关注名牌,只觉得裙子漂亮得过分,不禁往云薇薇脸上吧唧了一口,“薇薇我好爱你啊。”
“啪……”后背被什么撞了一下。
“抱歉。”
是搭台的小工,不小心把手里搬着的灯柱给撞云薇薇身上了,那灯柱的接口有些锐,有些锐,还把云薇薇的雪纺衫给划破了。
“真的不好意思,这衣服多少钱,要不我赔你。”小工很年轻,也就20来岁的模样,身上的T恤衫因为布置展台而碰擦出不少脏兮兮的污渍。
都是为钱生计。
云薇薇笑了笑,“没关系,就几十块钱的衣服。”
小工还是往自己兜里掏,拿出几张皱巴巴的十块钱,“这些,够吗。”
“真不用,这衣服我去年买的,穿了好久了。”云薇薇赶忙摆手。
小工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红着脸说,“那、那稍后我去买瓶饮料,请你喝。”
“嗯。”
小工走了。
纪茶芝瞅着云薇薇后背说,“薇薇,这衣服口子虽然不大,但你的胸衣肩带露出来了。”
“是么。”云薇薇自己看不到,“那怎么办?”
“这不有现成的裙子么。”纪茶芝一把将手里的裙子塞给云薇薇,“快去换上。”
“这可不行,这是送你的……”
“没事,我又不介意你先穿过。”
纪茶芝硬是把云薇薇拉进了洗手间,云薇薇没办法,只能换上。
“哇塞,这衣服拿在手里漂亮,穿在身上更是美若天仙呀。”纪茶芝一阵惊呼,继而惋惜,“就是,你这双帆布鞋和这裙子有些不配,要不你穿我脚上这双鞋吧。”
纪茶芝作势要脱下自己的高跟鞋。
云薇薇感动又莞尔,按住她说,“你今天是伴娘,自己美美的就行啦。”
两人说说笑笑地回到签到台,迎面,正好走来一个穿着大拖尾婚纱的女人。
“表姐,你换好妆了。”纪茶芝挽着云薇薇迎上去,笑嘻嘻地说,“表姐,这就是我朋友云薇薇,你看,她插的花很漂亮吧。”
女人挑剔地看了眼签到台上的插花,淡淡道,“一般般吧。”
说着,视线转向云薇薇……
云薇薇心里一个咯噔……
虽然,女人化了有些浓的妆,但那五官还是让云薇薇认出,女人就是之前她送花去某公司,结果花盆摔地上了,出现一女秘书,对她指手画脚,墨天绝当时也在场,然后寥寥几句,就害那女秘书被解雇了……
怎么这么巧,竟会是纪茶芝的表姐。
云薇薇正紧张着,就听女人勾着玫瑰红唇,讥嘲一笑,“你这裙子是高仿的吧。”
米莎并没有认出云薇薇,反倒是睨着云薇薇身上的小礼裙和帆布鞋,轻视地道,“穿不起名牌就别穿,弄件高仿的来我婚礼上,要是被人笑话,丢脸的还不是我。”
云薇薇一怔,反应过来,米莎这是在说,她身上的这条CHANEL裙子是仿冒伪劣产品。
但,被说穿假货就穿假货吧,没被认出来就好,她可不想在这样的婚礼上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不自然地笑了笑,云薇薇不说话。
米莎以为她是心虚,不禁口吻更嘲讽了,“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哪,就是虚荣心作祟,有本事就像我一样留学海归然后找份月薪两万的工作,靠着穿仿品,只会拉低自己档次。”
“表姐,薇薇是我朋友,你别这么说她。”纪茶芝出声护短。
“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么。”
米莎又是睨了云薇薇一眼,这次的表情带着浓浓的不悦,“一个插花师罢了,穿着仿品来显摆,谁知道存的什么心眼,该不是想来傍什么大款吧?我告诉你,我这婚宴可是请了不少合作过的老总,你可别给我做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事来。”
归根结底,就是瞧云薇薇这身模样不顺眼,她的婚礼,一个插花师竟然比她漂亮惹眼,这算个什么事儿。
“表姐,薇薇她不是你说的这种人……”
“我看你就是社会阅历太少。”米莎不耐地瞪了纪茶芝一眼,“要不是你千夸万夸你朋友插的花多漂亮,你以为我会请个不靠谱的人来我婚礼上?还有我拜托你,你现在好歹也在墨氏上班,别什么不三不四的朋友都交,像这些个连正经工作都没的人,你还是趁早绝交比较好。”
数落完,米莎提着婚纱裙摆走了。
“对不起啊薇薇。”纪茶芝语带歉意,“我这个表姐向来是家里头最出类拔萃的,所以难免有些心高气傲,你别介意啊。”
“没关系。”
云薇薇是真的不在意,她的朋友叫纪茶芝,不叫米莎,犯不着为了一个未来都没有交集的人生气。
只是,她以为的相安无事,很快就破灭了,并且,带起了一连串更大的“灾难”。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带来的“墨少轻宠小逃妻全文完整章节在线阅读25章节”,喜欢的朋友千万不要错过了哦!

推荐阅读指数: ★★★★★微信搜索【莲花读书】关注后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点击榜

瓜子小说阅读|热门小说阅读|QFace素材大全|天羽外传小说资讯|天羽外传免费小说|51小说网